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88 一唱一和的楚家兄弟(16更)

正文 388 一唱一和的楚家兄弟(16更)

    ( )医院

    伍思敏伸手挽着男人的胳膊,介绍道,“哦,这位是我的未婚夫,正好送我过来。”

    “那你们先聊,我就先回去了,思敏,你要是结束回去,给我个电话,我来接你!”

    “行!”

    叶南瑾冲着姜熹颔首示意,就和她擦肩而过,姜熹总觉得这个男人有些古怪,趁着关门的功夫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等电梯的人不少,他自己走的楼梯,而此刻关戮禾正好出了电梯,目光落在男人的背影上,面具下的眼睛变得越发深不可测。

    “你怎么来了?”姜熹有些诧异。

    按理说,这事儿和他已经没啥关系了吧,而且关戮禾看起来也不像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昨天能够帮忙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了。

    “你这话说得,好像很不欢迎我啊!”关戮禾抿嘴一笑。

    姜熹直接走出去,将门带上。

    “你这话说得,好像你走到哪里都很受人欢迎一样!”姜熹挑眉。

    “那倒不是,不吓死人就算不错了!”

    关戮禾整天都戴着面具,姜熹真的怀疑,这么大热的天,他难道就不会觉得热么。

    难不成是丑到无法见人?

    “话说我也没这么吓人吧,你怎么见着我就一脸防备的样子。”姜熹对他一直戒心都很重。

    “我有么?你可能看错了。”姜熹说得无所谓。

    “我若是真的想做什么,是谁都拦不住的!”关戮禾这话说得极其嚣张,“喏——”

    关戮禾将手中的袋子递给姜熹。

    “这个……”

    “你早餐已经吃了?”

    “吃过了!”

    “那就当午餐吃!”

    “不用……”姜熹先告推脱,他已经将袋子强行塞到了姜熹怀里,姜熹着实有些懵,这个男人到底要做什么!

    “你是想问,我到底想干什么是么?”关戮禾今天心情貌似很不错。

    “你会说么?”

    “之前和燕殊说,以后谁生了孩子,就认对方做干爹,我看这辈子他也不会让我当他孩子的干爹了,不过啊,也算你我有缘,或者说和这个孩子有缘,总不能让他饿着肚子!”

    姜熹听他口气很是无奈,这话说得让姜熹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

    “看在你肚子里面的孩子份上,有个事情,我得给你提个醒。”

    “你是不是知道伤害悠梦的人是谁了!”

    这个事情绝对不可能这么简单。

    “这个目前倒是不清楚,不过刚刚走过去的那个男人,你可认得?”

    姜熹一愣,“你是说穿着灰色pl衫的那个?”

    “嗯!”

    “第一次见!”

    “他是叶家大少爷,叶南瑾!”

    叶家?

    姜熹心里一紧,“难道说这件事情和他有关系?”

    “这个我可没说,你可以自己查,不过这叶南瑾不会平白无故出现在临城,你自己好自为之!”关戮禾说着转身就走。

    姜熹看着手上提着的袋子,这心里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这关戮禾到底是个什么性格的人啊,第一次见面拿枪指着他,第二天他废了沈安安,第三次帮了自己,第四次,居然是给自己送早餐?

    真是个怪人!

    不过自从叶楚佩和叶芷珏出了那事儿之后,叶家几乎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极少露面,姜熹更是已经将这家人完全抛诸脑后,她就说,刚刚那个男人看着她的时候,神情颇为古怪,这事儿……

    或许真的应该好好查查。

    *

    京都

    沈廷煊有个合作案要去临城一趟,加上黎家出了事情,燕持和叶繁夏又去了国外,燕老爷子专门给他打电话,让他务必去医院看看情况。

    他只记得昨晚和楚衍喝了点酒,楚衍就是属于不能喝还非要喝的那种,硬拉着他喝到后半夜!

    昨天晚上经理给他们找了个代驾,让他把他们送回家,可是当他醒过来的时候,这里并不是他家啊。

    这里装潢得金碧辉煌,满眼都是土豪金的颜色,晃得他眼睛都有些花了。中世纪的装修风格,身侧的台灯上面度了一层金,他直接掀开被子!

    卧槽!

    我的衣服呢!

    为什么只剩下一条内裤了!

    手机也没了,钱包也没了,衣服也没了,赤脚下床,打开衣柜,里面空无一物,我擦,这到底是哪里,这些东西难不成都是摆设么!

    而此刻门忽然被人推开,那人步子很大,没等沈廷煊钻进被窝,楚濛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我去,怎么是他!

    说实在的,或许是楚濛岁数比他们都大一些,加上周身这不怒自威,傲视一切的气场,沈廷煊总是觉得他是鼻孔看人的。

    “醒了?”楚濛眸子一如既往的深邃。

    “楚大哥!”沈廷煊跳上床,裹起被子。“昨晚……”

    “昨晚你和楚楚喝多了,代驾开车送你们过来,楚楚下车之后,你非要抱着他继续喝酒,两个人在客厅里面灌了一瓶红酒,吐了一身。”

    沈廷煊伸手捂着脸,“真是给你添麻烦了。”

    “不妨事。”楚濛盯着沈廷煊看了好几眼,沈廷煊怎么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

    “还有什么事么?”沈廷煊总觉得被他看得心里发毛。

    “昨晚你和楚楚互相咬了对方一口,你脖子上!”

    沈廷煊顺着他指的地方摸过去,还真的有一点疼,“你都看见了?”

    “我一直在客厅,看着你俩!”

    “那你怎么不把我们拉开!”居然还看着两个醉鬼喝了一大瓶红酒,互相“撕咬”!

    沈廷煊只要想到这画面,都觉得很美,他伸手捂住脸,简直了,没脸见人了!

    “你放心,我是不会把你俩还在客厅跳脱衣舞,秀肌肉的事情说出去的!”

    沈廷煊身子一僵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脱衣舞?秀肌肉?是他么?

    我擦,果然是和楚衍在一起待久了,自己都变得二了。

    珍惜生命,远离楚楚!

    “我是喝多了!”沈廷煊咬牙。

    “嗯!”楚濛说话就是一本正经的样子,一板一眼的极其认真。

    “能不能麻烦你找个衣服给我换一下。”

    “你的衣服已经洗好了,我待会儿让人送过来。”

    “麻烦了。”

    “不客气!”楚濛说着就走了出去。

    沈廷煊将头埋在枕头里,简直了,自己昨晚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啊。

    客厅

    楚衍早就醒了,他这喝酒也是习惯了,宿醉得没有沈廷煊那么厉害,“哥,廷煊醒了么?”

    “嗯。”

    “那就好,话说昨晚的事儿……”

    “下不为例!”

    “哥,人生苦短,我就是喝点酒……”

    “嗯?”楚濛轻哼。

    “不喝就不喝呗!”楚衍咬了咬牙,“凶神恶煞”的咬了一口面包。

    沈廷煊下楼的时候,楚衍正在吃饭,而楚濛则是坐在沙发上,十分认真的看着报纸。

    “对了廷煊,你今天不是要去临城么?”

    “嗯,下午的飞机!”

    “我哥也要去,你和他一起去吧,私人飞机,很方便的!”

    “不用麻烦楚大哥了,我机票都订好了。”

    “这有什么可麻烦的啊,对吧哥。”

    楚濛只是将视线从报纸上移开,看了看沈廷煊。

    “不需要了,我都安排好了,我估计楚大哥去临城也是有事的,我就不打扰了!”

    “不打扰!”楚濛开口,沈廷煊这口水咽下去,明明是冰水,此刻却忽然觉得有些烧嗓子。

    “廷煊,你看吧,我哥都说了,不打扰,没关系的,你就别推脱了,你说你再去机场等飞机,一来一去的,多麻烦啊,而且,你和我关系这么好,我哥就是你哥!”

    “他哥是战北捷!”

    “噗——咳咳……”沈廷煊这次是真的被呛住了,这男人未免过于计较认真了。

    “哥,你看你把廷煊吓的。”

    “你不想和我一起,是怕我?”楚濛将报纸折好,慢条斯理的端起红茶,抿了一口,那动作极其优雅。

    他的手指修剪的非常漂亮,你若是仔细看,楚濛这个人和楚衍是完全不同的,他虽然不刻意在穿着打扮上,可是身上的东西,却无一不精致,无一不是低调中透着奢华。

    “肯定不是啊,他怎么会怕你呢,廷煊,我哥是这个世上对我最好的人,你和我是好朋友,对他不用客气!你就安心坐着他的飞机走就成!”

    “我的行李还在家里,真的不是很方便。”

    “我让人帮你取。”楚濛盯着沈廷煊,那眼神深沉而又邃,让他觉得颇不自在。

    “真的不用麻烦了!”

    “就这么说定了!”

    “就是嘛,来,廷煊,吃东西!”

    沈廷煊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这兄弟两个人,一个是没心没肺自说自话,一个则是满肚子坏水儿,不知道在打着什么坏主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