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86 我们分手吧,何其残忍(14更)

正文 386 我们分手吧,何其残忍(14更)

    ( )这一夜,大家都守在医院,几乎是彻夜未睡。

    黎悠梦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整个人是趴在床上的,浑身都麻掉了,后背传来丝丝痛楚,她想要开口说什么,“唔——”嗓子就像是被东西堵住了一样,干涩得发疼,她稍微动了动手,后背疼得她险些昏厥过去!

    “悠梦!”尤卫兰坐在床边,“怎么样!”

    “疼——”黎悠梦胡须变得急促起来,“我想去个洗手间。”

    “我扶你!”姜熹一直守在边上,绑着尤卫兰将黎悠梦扶起来,她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靠着别人的吃撑在勉强走到了洗手间的门口。

    “你们出去吧!”黎悠梦坐在马桶上,尤卫兰想要开口说什么,姜熹扶住尤卫兰的胳膊,微微摇了摇头。

    两个人走出来之后,黎悠梦双手撑着马桶一侧的扶手,走到门口,将门反锁起来!

    卫生间洗漱台上有一面镜子,黎悠梦看着镜子中的女人。

    脸色惨白,嘴唇干裂到流血,额头上到处都是肿起来的大包,脸上还有巴掌留下的痕迹,她伸手扯下宽大的病号服,脖子上胸口处大片大片青的痕迹,抓痕、鞭打的伤痕,看起来触目惊心。

    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昨天的一幕,就像是放电影一般在她脑海中不断地回放着,“啊——”黎悠梦忽然伸手将面前的洗漱用品全部打落,扭头走到花洒下,直接拧开,任由着冰凉的水从头顶浇灌下来。

    她双手施施撑着墙面,双腿一软,整个人直接跪在地上。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啊……

    那冰凉的水从头顶浇下来,她使劲拉扯着衣服,不断地搓着自己的皮肤,那个男人的痕迹,似乎无论如何都消磨不掉,她此刻触碰到自己的肌肤,都能清晰的感觉到男人留下的温度,恶心……

    “悠梦——”尤卫兰和姜熹一直守在门口,当她们听到动静,试图将门打开的时候,门却被反锁起来。

    “悠梦——”

    “啊——”黎悠梦使劲的搓揉着身子,缠裹的绷带已经被解开,凉水冲洗在后面的伤口上,疼得她嚎啕大哭起来,“为什么……”

    为什么是她!

    燕隋从外面买饭回来,还没进门,就听见了里面传来尤卫兰和姜熹的呼声,立刻跑进去!

    “怎么回事!”

    “悠梦把自己反锁在里面了!”姜熹急得要哭了!

    有水从里面门下面慢慢渗透出来,“燕隋!”

    “你们让开!”燕隋往后退了两步,直接一脚将门踹开!

    黎悠梦蹲在地上,双手不停的在后背使劲抓挠,本就触目惊心的伤口,变得越发骇人!

    “悠梦……”尤卫兰双腿一软,若不是姜熹即使扶住她,她就整个瘫软在地上了。

    “尤姨,你冷静点!”

    “到底是谁要这么对她啊,她才多大,为什么遭这种罪……”尤卫兰眼睛红肿,已经哭了一整夜。

    燕隋直接走到黎悠梦的面前,蹲下身子,按住她的手。

    黎悠梦抬手看向燕隋,她上半身几乎是**的,她拿起地上的衣服,试图遮掩,“你别看,别看……”

    “衣服湿了!”燕隋脱下衣服,要披在她身上,却被她直接躲开了。

    “别碰我,你走开,不要看我!”黎悠梦往墙上靠,血水从她后背蔓延到地上,染红了她身下的一大片水域。

    “悠梦!”燕隋试图稳定她的情绪,可是她显得尤为激动,对人的触碰表现出了强烈的抗拒。

    “我让你滚开!滚啊——”黎悠梦朝着燕隋大吼!

    “你过来!”燕隋压低声音。

    “我不要,你走开,我要洗澡,我说了,我要洗澡——”黎悠梦声嘶力竭的大吼,她的声音就像是干涩的大提琴,陈旧嘶哑,就像是从嗓子里面强硬的挤出来一般。

    “黎悠梦!”燕隋伸手按住她的肩膀。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黎悠梦的手一松,潮湿的衣服落下,“你看看我,我都变成什么样子了,你看啊……你还要做什么,你要干什么,我就是想要洗个澡而已。”

    “你不用洗澡。”燕隋知道,自己现在的情绪千万不能过于激动,他必须冷静下来。

    “你不觉得我身上很脏么,我需要洗澡,洗澡!”黎悠梦直接抄起地上的水,就往自己的身上扑打着,她的眼睛掠过一丝慌乱无措,她的身上已经猩红一片,到处都是指甲的抓痕,指甲缝里都是惨白的皮肉组织。

    “我抱你回去,你的伤口需要处理!”

    “我不要,你走开,我要洗澡,我身上很脏……”黎悠梦声音急切,伸手就把燕隋推开!

    “黎悠梦!”燕隋咬牙!

    “燕隋……”黎悠梦抬头看着他。

    “我抱你上床。”

    “燕隋……”

    “你身上很干净,不用洗。”燕隋将自己的衣服裹在她身上,伸手将她抱起来,黎悠梦浑身湿漉漉的,她将头靠在燕隋身上,不轻不缓的说了一句。

    “我们还是分手吧。”

    燕隋脚步顿了一下,“好!”

    黎悠梦死死咬住嘴唇,他说什么,他说好!

    好?

    黎悠梦白抱上床,医生已经等了好久,看到她身上被抓挠成这个样子,着急得直跺脚!

    燕隋将她放到床上,那动作格外温柔,他忽然低头吻了她的嘴角,“之前我就和你说过,只要是你提出来的要求,我都满足,所以……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就给你。”

    “不过这是等你伤好之后。”

    黎悠梦倏得睁大眼睛,燕隋伸手将她拨开她额前的碎发,“我先出去一下!”

    黎悠梦的手一直扯着他的衣服,她没什么力气,只能看着那衣服从她手心滑落,她宰相抓住的时候,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她睁大眼睛看着燕隋,开口想要说些什么,燕隋已经走出了房间!

    “怎么就把自己折腾成了这个样子,简直作孽啊!”都是一个医院的同事,给她处理伤口,这医生护士,心里也是百感交集。

    燕隋走到了楼梯口的通风处,从口袋里摸出已经被压扁的烟,颤抖的拿出打火机,这手却怎么都无法将火大着,而此刻一只手伸过来,从他手中接过打火机,“啪嗒——”点燃。

    “少夫人……”燕隋的烟已经点燃,他手指微微有些颤抖。

    “你要和悠梦分手么?”他俩那对话意思,若不是这个,又能是什么,“你确定要在这个时候离开她?”

    “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燕隋的思绪忽然飘飞到了小时候,那是一段他尘封了许久的往事。

    “她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你若是这个时候……”

    “你放心,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她。”燕隋吸了口烟,眼神变得迷离起来。

    “等她冷静下来,你们再说这个问题吧。”

    “嗯。”

    “燕隋,有个事情我还是想要问你一下。”姜熹喉咙有些干涩,“悠梦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你……”

    “少夫人。”燕隋忽然认真笃定的看着姜熹,那眼神有着她从未见过的认真,“你是想问,如果今天她是被人轻薄,我是否还会和她在一起么?”

    “这是她的心结。”

    “我只怪自己没有保护好她,她是我爱的人,无论变成什么样子,我都爱她。”燕隋猛地嘬了一口烟,“不是因为可怜或者同情,只是因为我爱她!”

    而此刻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正站在门口和尤卫兰交代着什么,姜熹和燕隋随即走了过去。

    “千万不要再让她做这样的傻事了,一定要看好她……”

    燕隋直接走了进去,她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趴在床上,听着动静微微扭过头,看到是燕隋时,有些怔愣,“你……”还来做什么。

    当燕隋靠近,黎悠梦闻到了他身上的烟草味。

    “你抽烟了……”

    “嗯。”

    “我说了,抽烟对身体不好。”

    “嗯。”

    “你的身体并不如想象的好,你……”

    “你都要和我分手了,还和我说这些做什么!”

    黎悠梦愣了一下,扭过头不去看他,燕隋坐到床边,嘲弄的勾起嘴角,“你还真的不打算管我了么。”

    黎悠梦死死咬着嘴唇,“燕隋……”

    “我和你说说我小时候的事情好了,我好像一直都没有说过……”燕隋默然一笑,絮絮叨叨和她说了半天,尤卫兰和姜熹就站在门口,燕隋的事情,姜熹之前就知道了,可是黎悠梦和尤卫兰并不懂啊。

    尤卫兰伸手捂住嘴巴,她根本无法想象,燕隋的童年是如何过来的。

    “之前在戒毒所,有人和我说,我们这种人,就是活该死掉的那种,活着也是祸害。”

    “这人命其实挺低贱的,你若是想死,其实也很容易,最难的是活着。”燕隋深吸一口气,“我的身子是残破的,我这颗心也是残破的,遇到你才觉得人生总算是完整了,现在你又要把这颗心硬生生撕成两半,你可真是残忍!”

    黎悠梦趴在床上,死死的咬住嘴唇,身子瑟瑟发抖,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看得燕隋心疼得要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