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77 燕殊的问候,战大叔(5更)

正文 377 燕殊的问候,战大叔(5更)

    ( )姜熹祭拜完了自己的父母,扭头往回走,“待会儿还得回姜家一趟,晚上还有悠梦一起吃个饭吧,你先别和她说,到时候给她一个惊喜。”

    燕隋点了点头,错开半步跟在姜熹后面,而此刻姜熹的手机忽然想起,那熟悉带着一丝流气的声音响起。

    姜熹的心情就像是一波春水般,缓缓的荡开了层层涟漪。

    “熹熹……”燕殊语气透着笑意,语气透着宠溺。

    “今天没有训练么?”

    “老战前些日子去见家长了,我帮他顶了两天,现在他帮我带,我在边上休息会儿!”

    燕殊坐在树下,嘴巴里面叼着一根杂草,双腿随意的交叠着,帽子斜斜的卡在头上,树荫在他身上投射下了斑驳的树影。

    就算是离得这么远,也能听见战北捷那粗粝的嗓门声。

    “你说什么?见家长?见什么家长……”

    “这老战同志和我们的小莫同志现在正在交往呢!”

    姜熹扑哧一笑,“不是吧,这什么时候的事情啊,他俩怎么可能在一起。”

    莫云旗像个小狼崽一样,凶猛而又凌厉,眼神透着一丝杀气,平素却也是呆萌可爱,只是见着战北捷就像是老鼠见了猫,躲都来不及,估计是被操练得很了,听着他的名字,她的神情都不对劲。

    而战北捷更是嫌弃这个总是给他惹事的人,这两个人怎么会忽然到了一起。

    这世界之大,还真是……

    无奇不有啊!

    “这春天到了,空气都湿润了,这一转眼啊,就到了动物交配……”

    “这夏天都过半了好么!”

    “老战反应比较慢而已!”燕殊笑了笑,“不过这两人现在还处于保密状态。”

    什么保密状态,莫云旗现在见到战北捷,已经嫌弃到不行了,恨不得离得远远地,反正就是名义上的男女朋友,这两个人该干嘛还是干嘛,一点都没有谈恋爱的迹象。

    “那还真是恭喜了,这两个人能走到一起,还真是有些匪夷所思!”姜熹觉得格外诧异。

    这两个人撞在一起,如果不弄个你死我活,就不错了,怎么就走到了一起,还真是出乎意料。

    姜熹哪里知道,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电话那头的那位。

    “你在临城那边怎么样?”

    “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姜熹垂头踢了踢地上的石子,“难不成是母亲和你说的?”

    “是你父母的忌日,每年你都要去祭扫。”

    姜熹眉眼弯弯,“燕先生,你对我还真是了解啊。你之前是不是跟踪过我?”

    “是啊,没事就去临城,盯着你看!”燕殊仰头看了看天空,这以前总觉得在部队的生活过得特别快,可是现在简直是度日如年啊,恨不得直接飞到她身边去。

    “媳妇儿。”

    “嗯?”

    “我想你了。”燕殊口气透着一点无奈。

    “嗯,我也想你。”姜熹伸手摸了摸肚子,“我们儿子也想你了。”

    “是我们的闺女!”

    姜熹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之前问他,这人信誓旦旦的说男女都无所谓,现在倒好,字里行间,完全是喜欢女孩的,这男人的的甜言蜜语,果然都是骗人的,说得比唱得还好听。

    战北捷冲着燕殊招了招手,燕殊匆忙挂断电话就朝着战北捷走过去,叫了几个人就一同去了办公室。

    “是不是那群人有线索了。”战北捷的办公室俨然已经变成了一个临时指挥中心,堆砌着各种资料,墙上就像是蜘蛛网一般,挂着许多的照片,密密麻麻的线不断交织着,形成了一张关系图。

    “他们有人使用以前的号码,从北方的一个偏远山区,拨了一个号码出来,目前还在追踪具体信号源。”战北捷快速的找了地图出来,拿着黑笔,大致圈出了所在的范围。

    “这里是个小村庄?”燕殊挑眉。

    这些人若是想跑,也会选择一些人烟稀少的地方,怎么会在村子里。

    “他们应该在不断地改变着地方。”战北捷握着笔,抬头看了看对面站着的一群新兵,“你们对他们有什么想法。”

    “我觉得这些人现在忽然转移了地点,定然是已经收到了风声,或许是我们之前的一些前期侦查已经惊扰到了他们。”

    “本来就是想拨拨草,却不曾想惊扰了蛇。”莫云旗挑眉。

    “我们接下来就是一直关注他们的动向,我们在他们内部不是还有卧底么?”

    “已经失联许多天了,还不知道情况到底如何。”战北捷抿了抿嘴,“这次的任务是你们进入这里的第一场任务,我也会根据你们的表现对你们进行评分考核,如果说我觉得不合适的人,就会把你们送回原部队,知道了么!”

    “知道!”新兵们立刻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

    “这年轻啊,就是有活力!”燕殊耸了耸肩,“你们先跟我过来,我和你们简单说一些这群人的来龙去脉!”燕殊说着就直接走到了照片墙上,指着中间一个中年男人说。

    “这个人就是这次人物的头号目标任务,江湖人称‘阿虎’,这个人老奸巨猾,两个月前,我们接到举报,说他从事非法走私枪支,目前我们的人已经打入了他们内部,不过在几天前已经失去了联系,根据现在我们所掌握到的线索……”

    战北捷还在低头研究地图,看了好一会儿,才扭头看着燕殊,莫云旗站在一个拐角,手里还拿着一个笔记本,正在认真的记录着什么。

    等燕殊说完,他就先行离开,而战北捷给他们简单说了几句,便让他们散了,却唯独把莫云旗给留了下来。

    顶着队友意味不明的目光,莫云旗恨不得把面前的男人给剁碎了。

    “你这是什么眼神!”战北捷将低头粘在墙上,出声询问。

    “没什么啊。”

    “感觉你对我很不满啊。”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么?”这么明显还看不出来吗。

    “还是因为那事儿?这都过去多久了。”

    “在我心里是挥之不去的阴影。”

    “呦呵——小不点,你不觉得这段时间没有了父母的威逼,整个人都轻松不少么?”

    “有么!”莫云旗嘴硬。

    “我跟你说,等到时机成熟,我就去你家负荆请罪,就说我俩性格不合,我们分手了,一切呢,都是我的错,这样总可以了吧。”其实战北捷心里对她也有些愧疚,被逼得最紧的人是他,莫云旗才多大啊,莫家再催,也没有他们家急啊。

    “本来就是你的错,而且我俩的性格,从来没有合过!”莫云旗挑眉。

    “这几天你可是给我甩了不少脸子。”战北捷一边研究着墙上的照片,一边开口。

    “那是你活该!”

    “你还别以为我真的治不了你,以后你再敢瞪我,我就收拾你!”

    “你说完了么,说完我得回去休息了!”

    “莫云旗,你给我站住,我话还没说完呢,莫叔叔让我好好……”

    “你这是准备当我爸么?话这么多!战大叔!”

    战北捷背一堵,什么?大叔?

    他虽然比她大了那么一点点,可是也不至于到了大叔的年纪吧,这现在的孩子,真是……

    食堂

    燕殊在食堂碰到战北捷,看着他一脸郁色,估摸着又是被莫云旗给怼了。

    “怎么了,苦大仇深的,我们的小莫同志有把你给怎么了!”

    “哼——”战北捷轻哼。

    “这孩子挺不错的,平时训练也很认真刻苦,从不偷懒,长得也可爱。”

    “可爱?你眼瞎么?”战北捷冷冷一笑。

    “我说老战,人家好歹是你女朋友,你这是几个意思啊。”

    “还不都是你搞出来的破事,这丫头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现在居然敢……”

    “什么?”燕殊低头吃饭,“不是我说你也不能怪她,你俩那事儿吧,她是纯粹被赶鸭子上架,这心里面肯定是堵得慌啊,这弄得还见了家长,搞得你们两家都知道了,她这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听说还没谈过恋爱,就被你辣手摧花了!”

    “胡扯什么,如花似玉,那简直是洪水猛兽好么!”

    “那你俩以后的日子可有得磨了,这两个武力值高的人,最直接的解决方式,打一架!”

    “就她……”战北捷还没放在眼里。“不对,什么以后的日子,我和她什么以后都没有。”

    “行了吧,昨天战叔叔打电话过来,我都听见了,说让你抽空带她回去。”

    “你可别提我家那老头子了。”

    昨天午休的时候,战北捷忽然接到电话,吓得他以为来了什么紧急的任务,本能的反应就是一边穿衣服,一边接电话,听到那头是战霆的声音,才长舒了一口气。

    根本不让他开口啊,像个吃了枪子儿一样的,噼里啪啦的来了一大堆。

    “战北捷同志,这次任务完成得不错,小旗是个好姑娘,除了你的年纪比她大一点,其实都蛮好的,我和他父亲很熟,已经通过气儿了,你俩就好好处着,你也老大不小了,你要是迟迟不结婚,我怎么有脸见你妈啊!”

    “这逢年过节,清明去给你妈和我们家老战家的列祖列宗上坟,我都不好意思啊,你说我哪里有脸见他们啊!”战北捷伸手捏住眉心,燕殊是靠在他办公室椅子上睡得,此刻已经被吵起来,正一脸揶揄的盯着他看。

    “小旗呢,挺好的,你可一定要把握住,争取几年过年就把亲事给定了,过年结婚就直接带回来,不行,老莫就一个女儿,再不行,就把她爸妈接过来嘛,两家一起过年,也热闹,这亲事要是定了,就抓紧要个孩子……”

    战北捷絮絮叨叨听说了半个小时,这才将电话挂了!

    燕殊笑到不行,这战叔叔也太可爱了,这居然把生几个孩子都规划好了,他可从未见过战叔叔说这么多话啊。

    完全堵不住嘴啊,战北捷三番两次的想要插句话,都被他拦腰斩断了。

    *

    目光收回,战北捷叹了口气,“都是你出的馊主意,现在弄得我真的是骑虎难下啊。”

    “要不你就试着和小莫同志沟通沟通,多处处?”

    “你知道那小不点今天喊我什么么,战大叔,我呸,老子看起来有那么老么!”

    “噗——”燕殊一口饭喷了出来,一粒米溅到战北捷脸上,他立刻露出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看着燕殊。

    “你够了!”

    “我保证,我不是故意的!”燕殊扑哧一笑,“我说老战,你可别说,你比人家大了十几岁,叫你一声大叔也不为过啊。”

    “尼玛,搞得我总觉得像是在摧残祖国的幼苗。”

    “这棵幼苗已经发育成熟了,可以下手!”

    战北捷抬起就准备朝着燕殊甩过去,真是够了,一天到晚的不正经。

    “就你这德性,姜熹怎么喜欢上你,嫁给你的!”眼瞎么?

    “我跟你说,这男人追女人啊,一定要把握住几个关键的时间点,就比如说在她脆弱需要帮助的时候,该出手时就出手啊,不要觉得乘人之危什么的,想把人弄过来再说!”

    “强盗!”

    “这追不到喜欢的人,你表现得那么君子有个屁用啊,自己标榜自己是男主角,可是在人家心里,你就是个路人甲,所以说,该出手就出手。”

    “是你人家去你部队做咨询,你就把人给强吻了?”

    “这事儿怎么谁知道了。”

    “敢做不敢认啊!”

    “怎么就不敢了,我可没后悔过,我就喜欢她,喜欢就想占有,男人嘛,自然想她从头至尾都是自己的,这初吻什么的,该抢就得抢!”

    “流氓理论!”

    “好歹我有媳妇儿了啊!”

    “你给我滚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