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75 两个菜鸟,慢慢摸索(3更)

正文 375 两个菜鸟,慢慢摸索(3更)

    ( )临城

    姜熹刚刚下了飞机,燕隋已经在出站口等候多时了,他快步走过去,伸手从姜熹手中接过行礼,“少夫人,车子已经备好了,您先上车。”

    “嗯。”姜熹笑了笑,这刚刚进入车内,就看见后面放着一大束玫瑰花,姜熹促狭的看着燕隋。

    燕隋被他看得脸涨红,显得有些局促不安,拿着车钥匙准备开车的手,一抖,钥匙瞬间掉落在地上,姜熹一乐,怎么还紧张起来了,难不成自己还能吃了他不成,“这花是准备送给悠梦的?”

    燕隋点了点头。

    “你俩发展得还挺快。”

    姜熹回来的消息并未对任何人提起,明天就是父母的死忌,明天去祭拜父母,大后天姜氏召开股东大会,姜熹已经缺席了几次,这次正好人在临城,顺带过去看看。

    “少夫人,那我们现在是去哪里,回燕家,还是去黎家?”

    “回姜家吧,我想回去收拾一下东西,对了,我回来的事儿先不要和黎家说,悠梦也是,也待不了几天,前段时间大婚已经为我忙活很多了,这次回来我想低调一点。”

    “嗯。”

    “等我把事情都处理完,再去看他们。”

    姜熹怀孕的消息早就已经传到了这边,这若是知道她回来了,估计又得大张旗鼓的折腾,姜熹还没觉得有那么的娇气,总是麻烦别人,她的心里也着实有些过意不去。

    “我让安叔过去陪你吧。”燕隋询问姜熹。

    “可以。”姜熹侧头看了看窗外,天气有些阴沉,这夏天的天气,果真是善变,出机场的时候还烈日当天,这会儿天空已经灰蒙蒙一片了。

    “你待会儿是要和悠梦去约会?”

    “约了黎家人一起吃饭。”燕隋下意识的擦了擦手心的细汗,这想着想着心里居然莫名的紧张起来。

    “你们这是正式见家长的节奏啊?”姜熹打趣道。

    燕隋微微点了点头,黝黑的脸上滑过一丝不自然的红晕。

    燕隋将姜熹送到姜家的时候,姜家门口的封条已经被取掉了,安叔带着几个人正在里面打扫卫生,见着姜熹连忙让她先去楼上,“楼上已经收拾好了,您先去歇会儿,下面都是灰尘,脏……”

    姜熹笑了笑,坐了大半天飞机,确实有些疲乏了,燕隋在送姜熹到这边,就直接去了医院。

    *

    医院

    黎悠梦刚刚换了衣服,正站在镜子前,拿着粉盒在补妆,看得周围的几个医生忍不住打趣她。

    “这果然谈了恋爱的女人就是不一样,这平时不爱化妆的小黎也开始化妆了啊。”

    “女为悦己者容嘛,正常,哈哈……”

    “我怎么总有种女儿要出嫁的感觉呢!”

    黎悠梦脸色微红,“主任,您就别打趣我了。”

    “快点出去吧,你男朋友在走廊等着了。”此刻进屋的一个医生笑道。

    “怎么这么快。”黎悠梦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表,距离约好的时间还有十分钟。

    她扯了包,和众人打了个招呼就往外面跑,燕隋站在走廊上,手里面抱着一大束玫瑰花,来往医护人员很多,都不自觉的会多看他几眼。

    燕隋的长相,过于刚正不阿了,刚毅有型,一看就是那种十分呆板冷硬的人,抱着一大束玫瑰花,总觉得有那么一丝违和感。看见黎悠梦出来,才信步走过去,黎悠梦看着他有些促狭的模样,嘴角止不住上扬。

    昨天和他出去吃饭,看见别的女生抱了一大束玫瑰花,黎悠梦就颇为感慨的说了一句。

    “你都没有送过花给我。”

    这呆子居然第二天就买了这么大一束,这花足有一米五左右,很大,燕隋走到黎悠梦面前,“这个……”

    “哪个?”每天逗弄燕隋,已经成为她的日常习惯。

    “送你。”燕隋说着将花往黎悠梦怀里一推,这花几乎将她整个人都能淹没,直接挡住她的脸,混杂的花香带着清冽好闻的香水味扑面而来,黎悠梦双手抱着花,微微挪开,想要和燕隋说话。

    这花刚刚挪开一些,燕隋那张放大的脸就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黎悠梦怔愣的睁大眼睛,看着这张脸在自己的面前不断放大,燕隋很紧张,他的呼吸都停住了,黑亮锐利的眸子,紧紧盯着黎悠梦的嘴唇,红润富有光泽,就像是果冻一样,燕隋知道,这个味道也是很好的。

    “你想做什么?”黎悠梦抬头看着燕隋。

    他们鼻尖的距离只有两三厘米左右,清晰可以闻到彼此身上的味道。

    “吻你。”燕隋可不是那种会甜言蜜语的人,完全是想什么就说什么。

    而此刻不断往这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黎悠梦娇嗔的瞪了燕隋一眼,“好多人在看。”

    “你害怕?”燕隋说话的时候都是极其认真的模样。

    “倒也不是……唔——”

    黎悠梦话音未落,燕隋就直接吻住了黎悠梦的嘴唇,并为深入,只是蜻蜓点水一般的落下,柔软轻盈,燕隋觉得喉咙发紧,浑身都开始燥热起来,他伸手按住黎悠梦的肩膀,忽然微微张嘴,小口的咬了一下她的嘴唇。

    嘴唇上传来异样的酥麻之感,黎悠梦红着脸,抱紧怀里的花。

    此刻的整个世界,仿佛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身体某处开始躁动不安的悸动起来。

    黎悠梦伸手推了推燕隋,燕隋才抽身离开,拉着她的手就往电梯走。

    黎悠梦直接用那一大束花挡住自己的脸,好多人在看啊。

    她几乎可以听见周围人的议论声。

    *

    晚饭是在黎家吃的,餐桌上,燕隋话不多,而黎锦荣总是用一种看情敌的目光盯着燕隋看,这让燕隋觉得头皮有些发麻。

    “燕隋啊,你多吃点。”尤卫兰笑着招呼他。

    “嗯。”燕隋点了点头。

    “燕隋啊,我就只有悠梦一个女儿,你可不许欺负了她,你俩谈恋爱呢,我们家也不反对,孩子喜欢就好,就是只有一条,你必须对我们悠梦好,不能辜负了她。”黎常泰出奇的认真。

    “是啊,你若是敢欺负了我妹妹,你就等着瞧好了。”黎锦荣总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

    “我肯定会对她好的。”燕隋放在桌下的手握紧黎悠梦的小手。

    “你可别只是说说而已。”黎常泰笑道。

    “我会用行动证明的。”

    “悠梦,如果哪天这小子欺负你了,你就和我说,哥哥肯定替你讨回公道。”黎锦荣说着还瞪了燕隋一眼。

    燕隋总有一种感觉,这黎锦荣把之前在燕殊身上受的罪,准备尽数从自己身上讨回来。

    “对了,过些日子,燕家那位大少爷不是要结婚么?你们机票定了么?”尤卫兰的脸色还是有些不好看,嘴唇有些青白。

    “已经订好了,我正打算趁着那次机会,将悠梦正式介绍给他们。”之前他们虽然和黎悠梦也认识,不过身份不同啊。

    “也可以,悠梦马上要毕业了,回头啊,也可以商量你俩的婚事了。”

    “妈——”黎悠梦嗔怪的瞪了尤卫兰一眼,“说什么呢。”

    “你看你,怎么还害羞了,我又没说让你明天订婚,脸红个什么劲儿啊。”尤卫兰笑了笑,“燕隋,今晚就留在我们家住吧,这已经十点多了。”

    “不太方便吧。”

    “没什么不方便的,家里有客房,也不需要收拾,这么晚了,你回去也是自己一个人。”

    燕隋想了想,明天九点才去姜家接人,时间倒也来得及,便点了点头。

    *

    姜家

    姜熹收拾了一下自己父母留下的东西,之前只是带走了相册之类的,这回可以好好拾掇一下了。

    “少夫人,这些都要留下么?”安叔已经带人将楼的东西全部搬了下来,安叔随手打开抬下来的木质钢琴,常年浸透在潮湿的空气中,钢琴的支架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安叔随手按了按琴键,声音居然还很清脆。

    “还是以前的工艺好,这么多年了,还没坏,您若是想留下,回头我让人好好修一下。”

    “嗯。”

    那上面还有许多以前姜氏集团的资料文件,都是一些没用的,全部都被扔到了上面,不然早就被姜卫宗收走了。

    纸张泛黄,姜熹随手翻阅着,里面有许多地方有姜卫宗的备注,姜熹看了好一会儿,等到安叔催促才上楼睡觉。

    她的思绪飘忽到几个月前,她和姜卫宗因为分家的问题发生争执,第二天收拾了东西去了军区,之后就遇到了燕殊,而从此之后,她的人生轨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本来热热闹闹的姜家,也瞬间变得沉寂,没有一丝人气儿。

    *

    燕隋刚刚洗了澡,正准备睡下,就听见了敲门声,当他打开门的一瞬间,穿着浅粉色睡衣的黎悠梦已经端着一杯牛奶走了进来。

    “我妈让我来给你送个牛奶。”黎悠梦看了看房间,这是自己的房子,她自然很熟悉,只是这人洗了澡,都要睡觉了,这房间还整洁得像是不曾有人来过一样,就是洗手间地面的水渍都被清理得干干净净。

    “嗯。”燕隋端起牛奶,囫囵吞枣一般的就喝了大半杯。

    “你怎么喝东西这么快!”黎悠梦忽然看见他嘴唇边的一圈奶渍,趁着他黝黑的皮肤,还有那张冷峻认真的脸,忍不住笑出了声。

    “怎么了?”燕隋伸手要去擦,黎悠梦已经微微踮脚,伸手帮他擦拭。

    两个人的身子忽然靠得有些近,黎悠梦身上传来好闻的沐浴露味道,淡雅的玫瑰味,馨香而又好闻,燕隋只觉得下腹一紧,微微垂头看着黎悠梦。

    她梳着马尾,露出了光洁漂亮的额头,几缕碎发不安分的落在两侧,那双眼在灯光的映衬下,闪闪发亮,认真的模样格外漂亮,她的手指很柔软,不像他这般粗糙,摩挲着他的嘴唇,那种酥麻异样的感觉。

    仿佛在他心底住了一只小兽,此刻正在不停叫嚣着,不安分的要跳出来。

    “喝个牛奶,弄得嘴上都是,你是三岁小孩么!”黎悠梦嘴角噙着一抹清浅的弧度,燕隋只是下意识的伸手舔了舔嘴唇,滚烫的舌头忽然触碰到她冰凉的指尖,黎悠梦忽然缩回手,却被燕隋一把握住了。

    “你……”

    那种触感让黎悠梦没有由来的心慌意乱,她的指尖似乎还残留着那种酥麻异样的感觉。

    “你的手指上有牛奶。”燕隋盯着她的手指。

    “我帮你擦……你——”

    黎悠梦刚刚说要擦一下,燕隋忽然张嘴直接含住了她的手指!

    燕隋眸子变得晦涩,他在慢慢试探他们之间最合适的距离到底是什么,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触碰黎悠梦是不是会反感。

    当时越来越在意一个人的时候,她的一点想法,都能够左右你的心情。

    而黎悠梦心脏快是要跳出来了,小鹿斑比般的眼睛忽闪忽闪,心头的那抹悸动变得越发强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