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74 见家长,意外结果(2更)

正文 374 见家长,意外结果(2更)

    ( )第二天两个人就驾车去了华西那边。

    华西距离京都数百里的距离,到了车站,直接坐了高铁,4个多小时,就到了华西。

    莫家在华西是大户,莫老爷子之前是上过战场吃过枪子儿的老同志,早年也在军中任职,只是后来身体抱恙,旧疾发作,很早之前就退了下来,副军长级干部,一直享受着正军级待遇,也是个颇具传奇性的人物,不过前些年已经过世了。

    他们刚刚下了高铁,莫家的车子已经在候着了,男人四十出头,浓眉大眼,精气神很足,见着莫云旗嘴角都笑得要咧开了,“小旗啊。”

    “郑叔叔,怎么是您过来了?”

    “听说你要回来,夫人一早就准备了,没到时间就催着我过来了。”老郑打量了一眼战北捷,“战长官,上车吧。”

    战北捷忽然觉得,自己昨天确实太鲁莽了,这莫家毕竟不是一般人家啊。

    黑色轿车,缓缓驶入军区大院,这边大多住着华西这边的军区干部,每家几乎都有个小院子,看起来格外的温馨平和,莫云旗歪头看了看战北捷,“算你走运,奶奶不在家,不然你肯定要被打死。”

    战北捷不说话。

    他现在已经做好了被打死的准备。

    估计在这边被打一顿,等回家之后,老头子也不会放过自己。

    当车子驶入莫家的时,远远的就看见了一个一身素色连衣裙的女人,围着一个围裙,睡凤眼漂亮而又清亮,眉眼细长,衣着朴素简洁,似乎翘首等了很久了,见着莫云旗小跑着就过去了。

    “小旗啊,你这孩子,还知道回来啊!”韩悦的口气透着一抹责备,却十分心疼的摸了摸莫云旗的小脸,“你瞧你,怎么瘦了这么多,之前在部队有个很好的文职工作你不去,非要去舞刀弄枪的,把自己折腾成这样子,给我看看,有没有哪里受伤了……”

    “妈——”莫云旗搂着韩悦的胳膊:“我没事啦,身体都挺好的。”

    韩悦目光从自己女儿身上移开,落在了战北捷身上,笑盈盈的透着些许打量,战北捷直接走过去,“莫阿姨。”

    “北捷啊,有十几年没见了吧。”

    “嗯。”

    “一转眼都长成大小伙子了!”

    莫云旗扑哧一笑,“都长成大叔了,还大小伙子了。”

    “莫云旗!”韩悦有些不悦的瞪了女儿一眼。

    这战北捷倒是想发作了,可是这毕竟是在人家地盘,他就是想发作,也没有任何办法啊,只能忍着。

    大叔?

    战北捷深吸一口气!

    冷静!

    “北捷啊,进去坐,你叔叔在等着你呢,知道你们今天来过来,还专门把藏了十几年的酒给拿出来了。”

    莫云旗睁大眼睛,直接扯过自己的母亲,“妈,爸是什么意思啊?”

    “什么什么意思啊,北捷来一次,肯定要好好招待啊,快点进去,进去再说!”

    “不是,妈……”莫云旗话音未落已经被推进了屋子里面。

    战北捷已经做好了坦白被揍的准备,只是他没想到,这刚刚进门,莫首长,对着莫云旗就是一顿训斥。

    “你这丫头,你还知道回来啊?不是说不回来了么!”莫正则冷哼。

    “爸……”

    “行了正则,你别当着北捷的面说这话,北捷,来喝水!”莫家没有下人,家也不大,看起来倒是格外温馨。

    “谢谢阿姨!”

    “不客气!”

    战北捷喝着水,对面坐着的两个人,齐齐看向他,弄得他一阵头皮发麻。

    “你俩在一起多久了?”莫正则开口。

    “我……”莫云旗和战北捷说好了,回来就是和莫正则坦白的,只是她还没有开口,莫正则就笑了笑。

    “你老实和我说,你拼死拼活非要留在北捷那里,是不是你俩早有一腿了!”

    莫云旗愕然。

    “爸,你都在想什么呢,怎么可能,我为了他去部队,绝对不是!”

    “你就别狡辩了,当时把你编在燕殊那里,死活不肯,去申请调到北捷那里,你还敢说不是!”

    “爸,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看就是,当时在军区的医务室,我就觉得你俩看着对方的眼神怪怪的!原来是暗度陈仓了!”

    有么?莫云旗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父亲想象力很丰富。

    “北捷啊,小旗这孩子从小被我们惯坏了,你多担待一下,这丫头有时候就是不太懂事,你多包涵一下!”

    “莫叔叔,其实我和她的事情,就是……”

    “对了,我和你父亲已经通过气了,你俩要是在一起就好好地,反正我是没什么意见,我和你莫阿姨也是相差了十几岁,现在也挺好的。”

    战北捷愕然,看了看莫云旗。

    莫云旗一拍脑袋,她怎么忘了这茬,他爸妈年龄就相差很多。

    所以年龄根本不会成为他们反对理由。

    “你俩在一起呢,我们也不反对,但是千万不要影响工作,我会让老卫注意一下的,这若是影响了工作,我立刻让人把你俩调开。”

    “爸,我有事和你说……”

    莫云旗说着直接拖着莫正则就往外面走。

    战北捷本来是来挨骂的,可是谁会想到,莫家的父母居然……

    如此热情,莫云旗年纪不大了,怎么看着他们像是要巴巴的把她嫁出去一样。

    院子中

    莫云旗伸手扯了扯头发,“爸,我和战队长,其实并不是那种关系,我和他其实就是……”

    “我知道,这得一步一步来,你能把这事情和我说,我已经很高兴了,北捷这孩子,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人不错,你要好好珍惜,别使小性子。”

    “爸,我和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胡闹,你俩没关系,他能和你来见家长么!”

    “我们今天过来,就是为了和您把事情说清楚!”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我也看得很清楚了,这孩子挺好的,年纪大一些也没关系,懂得疼你。”

    莫云旗现在整个头都要炸开了。

    莫正则根本不听她说任何话,无论她说什么,他总是可以反驳,这心里好像已经认定了战北捷,莫云旗瞬间觉得十分绝望。

    这到了吃饭的时候,更是完全无视她这个女儿,什么东西都往战北捷碗里夹。

    “北捷啊,多吃点。”韩悦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阿姨,您做饭真好吃。”

    莫云旗默默在心里吐槽:狗腿子!

    “好吃就多吃点,回头,我回头打包一点让你们带在路上吃,这要是有空啊,过来玩,阿姨再给你做!”

    “妈,我也想吃排骨。”莫云旗够不到,莫家吃东西是禁止起身夹菜,眼看着这一盘排骨尽数落入了战北捷的肚子里,莫云旗心里那叫一个着急啊。

    “你从小到大吃了这么多,还这么馋!”

    战北捷随手夹了一块给莫云旗,韩悦倒是一乐,“你看,北捷对你多好!”

    莫云旗咬牙,低头啃排骨,她现在恨不得撕了战北捷。

    “对了爸,奶奶去哪儿了?”

    “你姑姑去世了。”

    “嗯?”莫云旗显得很诧异,“不是已经断绝关系了么,怎么又联系上了。”

    莫正则无奈的摇了摇头,“怎么说都是你奶奶的女儿,这人都走了,还有什么可执着的。”

    莫云旗低头吃饭,战北捷只是安静得听着,这是人家的家事,而且看莫云旗听说她姑姑去世的消息,这眼中一点起伏都没有,就是他让她加训的时候,这丫头都能有点反应,这会儿居然波澜不惊。

    看样子关系也挺一般的。

    京都

    燕持的婚礼是很早之前就定下了日期和地点,倒是这秦二少,匆匆忙忙结婚就算了,这日子还和燕持的撞到了一起。

    最主要的是,这两个人的婚礼又都在国外,若是想要同时参加两场婚礼是完全不可能的,大家只能选其一。

    这就很为难人了。

    白露刚刚从片场出来,就被一群记者围住了。

    “白小姐,您的婚礼在下个月举行,请问都邀请了哪些群内好友呢?能不能透露一下。”

    “是啊,都邀请了哪些人啊,有许多圈内人已经在微博上晒出您分发的喜糖喜饼,请问这些人都是已经确定要出席的么!”

    “这个事情暂时保密。”白露浅笑嫣然。

    这人啊,果然都是一些会见风使舵的,之前在医院围堵她的是这些人,而现在来自己面前谄媚的仍旧是这些人,呵……这个圈子果然是够干净的。

    “白小姐,有消息称您已经怀孕了,那您还在不断地拍戏,对孩子难道没有影响么?”

    “谢谢大家的关心,麻烦让一些,我们要出去了!”助理将人隔开。

    “白小姐,您结婚的日子和燕家大少爷是同一天,请问这是刻意的么?”

    “听说秦二少对于燕家一直心存芥蒂,这次是不是故意选择了同一天!”

    “那天是好日子,结婚的应该不是只有我们吧。”白露笑了笑,便再也没有回答任何问题。

    燕家

    宋一唯将电视关掉,眼中滑过一丝异样的神色,“秦家这次做的这个事情,着实有些不厚道。”

    “哼——”燕老爷子轻哼,简直就是在添堵嘛,分明就是故意的。

    “燕持,这事儿你准备如何处理?”宋一唯看着正在一侧看报的儿子。

    “秦圣哲这段时间在京都是名噪一时,看这势头是准备将浥尘打压下去了。”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难不成真以为在秦氏工作几天,尾巴就能翘上天了!”燕老爷子轻哼,伸手摩挲着拐杖,“这是几个意思,谁不知道我们家要办喜事,还专门选了这一天,这是摆明了要和我们家作对是不是!”

    “或许是因为前些年小笙婚礼的时候,给秦家难堪了吧。”叶繁夏客观的分析,“秦圣哲现在势头很猛,大有将浥尘取而代之的迹象,京都很多人也纷纷向他们示好,现在肯定觉得优越感很强吧。”

    “贪心不足蛇吞象!”燕持将报纸折好,“我和繁繁先去公司。”

    “嗯!”宋一唯点了点头,“对了,下午试婚纱的事情,别忘了。”

    “我知道!”燕持伸手揽着叶繁夏的肩膀就往外面走。

    而此刻平叔拖着姜熹的行李下了楼,姜熹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连衣裙,外穿一件浅蓝色小针织,头发垂落在两侧,显得端庄典雅。

    “熹熹啊,要不你就缓两天再回去,你一个人回去我着实不太放心。”宋一唯走过去,自然的给姜熹拨了一下头发。

    “不用了,到了临城,燕隋负责接我,我祭拜完我的父母就回来。”

    “那我送你去机场。”

    “妈,你在家陪爷爷吧。”

    “我这个老头子有什么可陪的,送你去机场也耽误不了多大功夫。”

    姜熹点头微笑,这还没到车上,忽然拉杆箱的轮子一打滑,箱子摔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对不去少夫人,我一时手滑。”司机一脸抱歉。

    “没关系。”姜熹摇了摇头,只是心头一跳,滑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