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73 假扮情侣,还我清白(1更)

正文 373 假扮情侣,还我清白(1更)

    ( )京都某军区

    莫云旗坐在战北捷的办公室里面,两个人中间只隔了一个桌子,这战北捷把她叫过来,已经过去整整半个小时了,一句话都不说,这是几个意思啊,而且一直神情诡异的盯着他看。

    看得她心里发毛,难不成事情败露了?

    不应该啊,那按照他的脾气,早就在训练场收拾自己了,哪里还能等到现在啊。

    况且燕队长说了帮自己保密的,他应该不会去告密吧。

    而此刻战北捷目光灼然,却在心里暗忖:

    昨天晚上他和燕殊晚训结束,锻炼结束,去洗澡的间隙,战霆给他打了个电话过来,一开始就是说一些家长里短,问了一些他最近的工作情况,战北捷还觉得奇怪,战霆什么时候这般会心疼人了。

    果然两句话没说,又扯到了找媳妇儿的问题上,这让战北捷很是无语。

    而且扬言,如果不给他带个媳妇儿回来,他就别打算进这个家门。

    说真的,回不回家,对他来说倒是真的没什么要紧的,只是他若是敢把这话和家里的老头子说,按照他的脾气绝对会立马杀到自己面前,直接把自己吊起来打。

    最近卫首长也总是找他谈话!

    让他尽快解决个人问题,战北捷头疼得紧。

    “我说老战,我的那个方法你不如试试看!”燕殊一边洗澡一边看了一眼身侧的战北捷。

    战北捷站在花洒下,任由着水流从头顶浇灌,无奈的叹了口气,“烦着呢,别总出馊主意。”

    “我这是为你好,最近有个方士麟一直追着小莫同志满操场跑,那丫头看着他跟见了鬼一样,我看你俩凑一起得了,先把这段时间熬过去再说。况且又不是让你们真的结婚谈恋爱,就是假扮情侣罢了。”

    战北捷伸手使劲拨弄着粗短的头发,洋洋洒洒的水花溅到燕殊身上,燕殊挑眉,战北捷转过头,忽然瞥见他腰腹部的那条伤疤,鹰隼般的黑眸,瞬间变得冷冽。

    足足有十厘米的伤疤,那个伤口在肚脐下面,胯骨上面,几乎将他的腰直接划开一般,这伤口饶是现在看起来,也仍旧是触目惊心的。

    “这伤口那会儿真的差点要了你的命。”战北捷指了指他的腰,当时若是这人下手再狠一点,非得把这小子拦腰斩断了不可。

    燕殊伸手摸了摸伤口,低头一笑。

    “你小子也是命大!”

    “行了吧,你赶紧想办法吧,我看着你这样子都发愁。”

    *

    莫云旗被战北捷看得心里发慌,战北捷斜靠在座椅上,身子微微往后弓着,双腿随意的交叠,整个人完全陷入椅子中,显得十分的慵懒随性,粗粝修长的手指一直在把玩着一只钢笔,这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莫云旗。

    就是不说话!

    “战队长,您找我到底什么事啊!”莫云旗被他看得心里发怵。

    “你今年多大!”

    “再过两个月就整23岁。”

    够结婚了!

    我呸,战北捷,你脑子在想什么!

    “你之前谈过男朋友么!”

    莫云旗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该不会父亲找了战北捷,让他给她做思想工作吧。

    “战队长,我父亲找过你了?”莫云旗试探性的问道。

    “怎么这么说?”战北捷目光灼然。

    “父亲要我有空回家去相亲,我不肯,前段时间休假我也没回去,惹得他不太高兴,他该不会让您来做我的思想工作吧!”

    “那倒不是。”

    “那您……”该不会燕队长说漏嘴了?

    “你要不要找个男朋友?”

    “战队长,我的事情哪里用得着您操心,我……”

    “你觉得我怎么样?”

    莫云旗睁大眼睛,脑子有一瞬间是死机的,他在说什么?

    “战队长,您别开玩笑了?”

    “我没和你开玩笑!”战北捷直接从凳子上坐起来,双手撑住桌子,整个人居高临下的盯着莫云旗,莫云旗只觉得一阵寒意从脚底升起。

    “那您这是什么意思啊?”

    “我现在缺个女朋友,而你缺个男朋友。”

    “您是说我们……”莫云旗咬牙,“战队长,您喜欢我?”

    “不是!”

    “那您怎么……”

    “先应付一下长辈。”

    “这样不太好吧。”

    “那你给我找个女朋友。”

    “我去哪里给你找个女朋友啊,您别开玩笑了。”

    “我认真想过了,你现在是最佳人选,而且我们目前处境相同,我们父辈又很熟悉,我们就是名义上的男女朋友,不会有任何别的行为,这一点你大可放心。”

    “不是,战队长,您这……”你的年纪再大一点,在古代都能当我父亲了。

    “给你三天时间考虑。”

    “我觉得我现在就可以答复你,我不同意。”

    “理由。”

    “我觉得我爸妈也不会同意的,你比我大了十几岁,而且……”莫云旗咬咬牙,“这种事情,在部队传开了,影响也不好,这以后我俩要是不做戏了,还怎么在一起共事啊,别人肯定会在背后议论的。”

    “就我们两家人知道,我俩又不是真谈恋爱,怎么会影响到工作。”

    “我爸妈肯定不会同意的。”莫云旗别说谈恋爱,就是跟他站在一起,都觉得压力很大!

    感觉一座大山压过来,喘不过气,自己这身高,在他面前,压根不够看的。

    “要不我替你问问看?”

    “队长……”

    莫云旗话音未落,这战北捷已经拨通了电话,开得免提,所以一接通,就听见了那边传来莫首长的声音。

    “北捷啊,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情么?”那边的声音显得十分愉悦。

    “莫叔叔,有个事情我想和您说一下。”

    “你说吧,你叫我莫叔叔,看样子是私事了,是不是小旗给你惹事了?”

    “我和小旗在谈恋爱,您同意么!”

    “哐啷——”只听见电话落地的声音,就瞬间占线了!

    莫云旗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战北捷,这个男人,这完全就是赶鸭子上架了,她压根就没有同意啊,什么叫做他俩谈恋爱了!

    简直是一派胡言!

    “战北捷,你别太过分了,我什么时候同意了!”

    而此刻战北捷的电话又响了,“喂——莫叔叔。”

    “那个北捷啊,你是认真的?”那边的声音出奇的严肃认真。

    “嗯。”战北捷挑眉看着一直在给自己比划的莫云旗。

    “小旗在你身边么?”

    “需要她接电话?”

    “嗯!”

    战北捷示意莫云旗开口,莫云旗现在是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喊了一声,“爸——”

    “莫云旗,你快点给老子滚回来!立刻!马上!”

    电话被挂断!

    莫云旗简直要抓狂,恶狠狠的盯着战北捷,战北捷也没想到莫首长的反应会这么大,无奈的耸了耸肩,“要不我和他解释一下?”

    “你以为是愚人节么,我上次的假期没用,我要请假回家一趟。”莫云旗已经有大半年没回家了,本来之前的集训结束可以回去一次,她直接来这边报道,假期倒是没用。

    “可以!我送你吧。”

    “是不是因为我之前把你给摔了,所以你存心报复我?”

    “怎么会呢!”战北捷一笑。

    而此刻莫家已经彻底炸开了锅。

    说实在的,燕殊完全就是和战北捷说着玩玩的,他可没想到,战北捷这个二货居然真的付诸实际了。

    “老战,我就是和你说着玩的,你还当真了!”

    “燕殊,老子这次真的被你害死了。”

    “你放心,看在战叔叔的面子上,这莫首长也会给你留口气的!”

    “你丫能闭嘴么,最近都要忙死了,我还不能让那丫头一个人回去,这要是出什么事,我家那个老头子非揍死我不可。”

    “你去吧,也就是一两天的时间,这边的情况我盯着。”

    “真是要被你玩死了。”

    “老战啊,你就是太急了,什么办法都想用一下,我就是随口一说,谁知道你就当真了啊,这能怪我么?”

    “不怪你怪谁,燕小二,我告诉你,这要是出事了,我和你没完!”

    “我负责,我负责可以了吧!”

    “你特么的玩我呢,你负责,你能负责个毛线啊!”战北捷气急败坏。

    “不过老战,也是你自己太猴急了,这事情八字还没一撇呢,你怎么就捅到了莫首长那里,你说这怪谁!”燕殊笑得那叫一个欢畅。

    气得战北捷差点没撕了他。

    而最郁闷的人莫过于莫云旗了,他从战北捷的办公室出来,整个人都是懵的,她的脑子是死机的,整个人都是晕乎乎,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宿舍的,全是战北捷刚刚说的话,脑子已经是一团乱麻。

    结果下午训练的时候,因为心不在焉,还被战北捷给训斥了。

    战北捷当时和燕殊并肩而立,似乎在说着什么,莫云旗他们正在进行日常的训练,莫云旗本来在队伍中间,因为她一个失误,导致整个队伍的耗时都被拉长。

    “呦,小莫同志怎么心不在焉的,我去看看。”燕殊一脸促狭,刚刚要走过去,就被战北捷扯住了胳膊。

    “我去!”

    战北捷走到莫云旗身边!

    “干什么呢,想什么东西,训练的时候还胡思乱想。”

    莫云旗垂头,“对不起!”

    “心不在焉的,去一边给我站着,等你什么时候调整好了,你再过来训练。”

    莫云旗抬脚就往一边走,战北捷扯了扯头发,这家伙,正眼都不看自己一下,搞得自己像个透明人一样。

    “莫云旗,你丫是准备把我当空气么!一个报告都不打,过来!”

    “报告队长,我头疼!”

    “这好好的,头疼什么!”战北捷挑眉。

    “我不仅头疼,现在浑身都疼。”

    “胡扯,你就是不想训练!”

    “我是不是胡扯,你难道不知道么!”莫云旗大吼。

    “我怎么知道!”

    “要不是你,我怎么会浑身都疼!”莫云旗憋了一中午,彻底爆发了。

    周围本来在训练的人,都纷纷停住了。

    莫云旗说了个什么东西,浑身都疼,和他们队长有关。

    燕殊轻轻咳嗽一声,“看什么看,还不赶紧去训练。”燕殊吹了吹口哨。

    众人顿时加快步伐,而莫云旗则气呼呼的盯着战北捷。

    两个人互不相让,看得燕殊头疼。

    战北捷扯了扯头发,“这事儿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你要怎么交代,我的清白都已经交代在你手里了,现在我们全家都以为我在和你谈恋爱,你说啊,要怎么交代。”

    “我不是说了和你回去说明情况么!”

    “哼——”莫云旗冷哼,扭头就走。

    燕殊走过来,伸手抱住战北捷的脖子,“我说老战啊,这女人啊,别轻易招惹,很麻烦的。”

    “你丫还敢说,要不是你,我又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

    “这话就不对了啊,我和你说要你找个女朋友,可是我没有和你说,要见家长啊,你这恋爱都没谈,就要见家长,就是我,我也得和你跳脚啊!”

    “滚犊子!”战北捷气得要死,他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听了燕殊的话!

    ------题外话------

    爆更开始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