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72 不许招惹她,任性的楚公子(二更)

正文 372 不许招惹她,任性的楚公子(二更)

    ( )京都秦氏

    秦浥尘看着燕持的脸色从一开始的难以置信,到后面甚至有些瞠目结舌了,他和燕持认识到现在,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个模样。

    “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么?谁过来了?”

    “我先回家一趟!回头再说!”燕持说着就匆忙下来,差点撞到迎面而来的燕笙歌。

    燕笙歌诧异的看着燕持,极少见他如此神色匆匆的样子,这是出什么事了?

    “大哥,我都不知道你过来了,我就带了一份饭?你要不要吃点儿……”燕笙歌的话没说完,就被燕持给打断了。

    “我有点事,先回去!”燕持说着就往外面走。

    燕笙歌推门进入秦浥尘的办公室,狐疑的看着他,“怎么回事?”

    “不知道,我不是让你别送饭了么?”

    “在家也无聊嘛,小羽又不在家,我在家能干嘛啊。”燕笙歌将餐盒打开,经过了一个多月的学习,燕笙歌厨艺进步很大。

    “我去给你倒杯咖啡,你等一下!”

    不等秦浥尘开口,燕笙歌已经快步走了出去。

    这会儿是下班时间,公司人并不多,大多已经去食堂吃饭了,秦氏的食堂伙食还算不错,经济实惠,燕笙歌进入开水间,顶上的柜子里放着咖啡,燕笙歌穿着平底鞋,踮着脚想要将柜子打开,有些困难。

    她有些懊恼,刚刚准备找个东西垫一下,忽然有人靠近,帮她将柜子打开。

    男人身上有一股侵略性很强的香水味道,这种味道她很熟悉,她的眼中滑过一丝厌恶,她微微往后退了一步,直接踩在了男人的脚上。

    “嘶——”

    燕笙歌扭头。

    “原来是二哥啊!”燕笙歌看了看正站在开水间外的白露,两个人居然都在。

    秦圣哲脚趾钻心的疼,“你怎么会在公司?”

    “我在公司很奇怪么!”燕笙歌踮脚将咖啡拿下来,“白小姐这种和公司毫不相干的人都能出现在公司,我这个秦氏的总裁夫人,出现在公司有什么可奇怪的。”

    白露握着肩带的手一紧,这看着燕笙歌的目光变得越发灼热。

    燕笙歌将咖啡倒在杯子中,冲入开水。

    “二哥,怎么还在公司?”

    “找浥尘说点事情!”

    秦圣哲就是现在看着燕笙歌,这还是会心猿意马,刚刚看到她一个人在开水间够东西,就忍不住上去帮忙,她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没有一点香水的味道,女人身上特有的馨香,还有一点奶香味,好闻得紧。

    “那正好,一起走吧!”燕笙歌端着咖啡杯就往外面走。

    白露看着从自己面前擦肩而过的女人,燕笙歌的那双丹凤眼,精致而又漂亮,让她整个人平添了一丝傲气,即使一点妆粉都没有,燕笙歌依旧是属于很漂亮的那一类。

    高贵的出身,精致的容貌,爱妻如命的丈夫,单纯可爱的儿子,上面还有两个人疼爱她的哥哥,燕笙歌的人生完美得让人嫉妒。

    燕笙歌走在前面,秦圣哲脚疼,扶住一侧的柜子,停留了好久,看见白露的眼神,忍不住开口警告!

    “你别打她的主意!”

    白露轻笑,伸手撩拨着头发,“看不出来啊,秦二少,你还是个痴情种呢!”

    这人家都结婚生子了,还是念念不忘的,不过燕笙歌确实是个迷人的女人,这一点白露不否认。

    “白露,我警告你,别去招惹她,不然我饶不了你!”

    “我哪里敢去招惹她啊,倒是你,秦二少,我现在可是你的未婚妻,你这抛下你的未婚妻,去帮自己的弟媳,你觉得这个像话么!”

    刚刚他们不过是路过,白露一直挽着他的手臂,而秦圣哲在看见燕笙歌的时候,整个眼睛都是放光的,和他平时那种认真的模样完全不同。

    秦圣哲爱玩,之前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但凡是遇到漂亮的女孩,自然也会多看两眼,可是当他目光触及到燕笙歌的时候,他整个人仿佛变了一个人,就是她喊他,都权当没听见。

    之前总听人说秦圣哲迷恋燕笙歌,甚至为了她戒烟戒酒,一度成为京都热议的对象,只是这燕家根本瞧不上他,这弄到最后,居然成了他的弟媳妇儿,秦圣哲哪里咽得下这口气啊,去闹场还被揍了,这事儿现在还有人在传。

    只是白露没想到,秦圣哲这般花心的人,看到燕笙歌的表情,那是做不了假的,那是真真切切的喜欢。

    “白露,这是我的事情,你没有资格管我!管好你肚子里面的孩子就行!”秦圣哲伸手指着白露!

    “我告诉你,别以为怀了我的孩子,你就真的能在秦家把这个二少奶奶的位置坐稳了,你若是敢去招惹燕笙歌,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我能立刻把你打回原形,就算是我父亲喜欢你,那也没用!”

    这是白露第一次被秦圣哲这般警告!

    他的眼神告诉她,他很认真!

    白露心里已经有了一番计较,脸上越是波澜不惊,这心里越是波涛汹涌。

    “她是别人的妻子,你这么做值得么!”

    “和你没关系!”秦圣哲冷哼,“你别背地里面给我搞什么幺蛾子。”

    “我可不敢。”

    白露还有把柄我在燕殊手里,她到现在都不搞不懂燕殊到底想要做什么,燕殊的妹妹她哪里敢惹。

    只是遇到这种天之骄女,白露难免心生嫉妒罢了。

    以前在县城,她觉得这样的女人只应该出现在电视剧中,或者是小说里面,没想到现实中居然真的有这样的存在,一辈子说生活得让人艳羡。

    当他们进去的时候,秦浥尘正在吃饭,燕笙歌坐在一侧,秦浥尘夹了饭,燕笙歌自然而然的张嘴,这两个人就是秀恩爱,都显得那般自然,就是秦圣哲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

    “二哥,有事么?现在是下班时间。”秦浥尘低头吃饭,完全无视他身侧的白露。

    “下午我和小露要去拍婚纱照,所以过来和你说一声,我下去可能要请半天假。”

    “没问题啊,你们去吧!”秦浥尘笑道,“收到请帖一直都没有来得及和二哥说一声,恭喜啊。”

    “到时候希望你能来参加婚礼。”

    “嗯。”秦浥尘低头吃饭,从头至尾都没有看他们一眼,弄得秦圣哲心里很是不舒服!

    出了办公室,气得直接将手手机摔了出去!

    “什么东西!”

    白露对于他动不动就扔东西的行为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伸手摸了摸肚子,“秦浥尘无视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有什么可气的。”

    “他秦浥尘凭什么!”

    白露站在一边,只是冷笑。

    就是这份气度,这秦浥尘就甩了你几条街,我要是燕笙歌也宁愿选择秦浥尘好么!

    况且在秦家住了这么久,白露也将秦家的大致情况摸得差不多了。

    这秦浥尘和秦大少,秦二少,是同父异母的兄弟,秦振理年轻时候和秦圣哲简直是如出一辙,爱玩,娶了秦浥尘的母亲,却还和孙静闲纠缠不清。

    秦浥尘的母亲生了他不久就过世了,秦振理就将孙静闲接了回去,当时还带了两个儿子,秦老爷子气得半死,扬言要和他断绝关系,后来闹僵了之后,秦家老爷子就带着秦浥尘去了国外。

    回来的时间不算长,也就是六年不到的功夫。

    秦浥尘和秦家的这些人,是根本没有一点感情的。

    燕笙歌靠在沙发上,“白露怀孕了。”

    “嗯?”秦浥尘看了看燕笙歌,有些狐疑。

    他就压根没看白露一眼,这人还没到,身上那股刺鼻的香水味就扑面而来。

    “刚刚在说话的时候,她总是盯着我的肚子看,又三不五时的摸一下自己的肚子,秦家这婚礼也准备得很仓促,估摸着是白露忽然怀孕了,奉子成婚吧。”

    “嗯。”

    “和我们当时差不多!”燕笙歌伸手摸了摸肚子。

    “不一样!”秦浥尘认真的看着燕笙歌。

    “哪里不一样!”

    “我……”秦浥尘话到嘴边又被咽了回去。

    “你想说什么?”燕笙歌凑到秦浥尘面前,“咦——你的脸怎么还红了!”

    “没事,我吃饭!”

    燕笙歌狐疑的盯着秦浥尘,单手托腮,“秦浥尘,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事情啊!”

    “没有啊!”

    “真的么!”

    燕笙歌显然不信,秦浥尘这个人说谎很容易识破。

    这个事情秦浥尘是打死都不会说!

    当年他醉酒把她给那啥的事情……

    是他一手策划的!

    燕笙歌侧头看着秦浥尘,怎么看怎么不对劲,这家伙到底瞒了自己什么东西!

    燕家

    燕持到家的时候,就听见了屋内传来了一阵笑声,楚衍居然在燕家,而且给姜熹带了许多东西过来,“大哥,怎么这个点回来了?”姜熹笑着。

    “没什么。”燕持看了看楚衍,“你怎么过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过来,我来看看嫂子不行么!”

    燕持这越看越觉得楚衍有问题,而楚衍也被他看得心里发毛!

    这人干嘛总是盯着自己看啊。

    燕隋没有和他这个事情的事情,燕持倒也不觉得,现在想想,楚衍自从到京都之后,几乎是每天都来燕家报道,风雨无阻,而且每次过来都给姜熹带各种东西,每一次都不重样,想尽办法逗她开心。

    现在看来,谄媚得有些过分了。

    楚衍这心里面本来就存了私心!

    大哥能够让他回来的第一个原因,就是他能够轻易的接近姜熹,能够随时掌握姜熹的动态,而且能够轻易的活得姜熹的头发或者是唾液等dna样本,他们不能出一点差错,必须再核实一遍。

    “楚楚,你和我出来一下!”

    楚衍心里咯噔一下,他叫自己是要做什么!

    到了前面的荷花池边,燕持双手插在口袋中,那双黑宝石般的眸子,明亮而又璀璨,看得楚衍心里直打鼓。

    “你干嘛总是盯着我看啊,挺奇怪的。”

    “你干嘛总是来我家。”

    “我来看看嫂子啊,怎么了?不行么?我们很投缘啊!”楚衍说得理所当然。

    “就这个简单?”这个理由显然说服不了他。

    “不然呢,你怎么忽然这么看着我啊,呵呵……”楚衍干笑两声,僵硬的别开视线。

    “你来我们家的动机不纯啊!”

    楚衍呵呵一笑,“你在说什么呢!”

    “对了,之前听你说,你们家在找人,这人找到了么!”

    楚衍心里暗叫,完蛋了,这家伙肯定是知道什么了,不然怎么可能没头没尾的问我这个事情啊!

    “怎么了?这么难回答?”

    “你既然都知道了,怎么还来问我!”楚衍扯了扯头发,“这段时间都憋死我了,我又不能和别人说,大哥勒令禁止我对外说,我连阿陌都没有说。”

    “肯定了?”燕持询问。

    “之前倒是不肯定,上个月大哥去了一趟临城,后来我弄了嫂子的头发寄回去,又检测了一遍,这就确定了。”

    楚家做事果然是够谨慎,不过楚家到底想要做什么,还是个迷。

    楚濛这个人,极少有人和他打过交道,燕持虽然和他谈过合作,却也看不清这个男人。

    “那你们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奶奶想要见一下嫂子!”

    “嫂子?”燕持轻笑,“不是表姐?”

    “是我的表姐!”楚衍抿了抿嘴,“我这段时间都要憋死了。”

    “就是见她一面?”

    “别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不过大哥说,这个事情暂时对嫂子保密……”

    “保密?”看样子楚濛心里也是有自己的一番计较的。

    况且姜熹现在怀着身孕,这事儿还确实不太好办,这弄不好动了胎气,按照燕小二这尿性,能把兄弟给生吞了。

    “嗯!”

    楚衍是个藏不住事的人,所以燕持从他嘴里想要撬出点东西还是很容易的,楚濛既然将消息整个封住了,看样子楚家也不如看起来这么平静啊。

    姜熹睡了个午觉,就准备去咨询室,今天燕持专门送她过去。

    这让姜熹有些诧异,“司机送我就可以了,公司和这边相反,平时你工作也挺忙的。”

    “就是送你一程,这有什么可麻烦的,我这个做大哥的,照顾你一下是理所当然的,我看着你进去!”

    “嗯!”

    孙萍立刻从里面迎了出来,她大四出来找工作,联系了姜熹,姜熹这边正好缺人,就让她过来帮忙了,孙萍之前一直帮姜熹打下手,许多事情做起来都是驾轻就熟,根本不需要姜熹多加指导,倒是省了不少事。

    “燕大少,熹熹姐,快进去吧,太阳大呢,大少要不要进去喝杯水!”

    “不必了,你照顾好熹熹!”

    姜熹目送着燕持的离开,总觉得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燕持怎么会如此奇怪。

    孙萍挽着姜熹的胳膊往里面走,“今天下去就有一个客人预约,三点钟过来。”

    “是么,是熟人还是?”

    “今天早上打了个电话,是个男人,听口音不像是本地人。”

    姜熹点了点头,进入办公室,打开空调,将外套脱了换上白大褂,正对着办公桌的是一个巨大的玻璃鱼缸,咨询室刚刚落成的时候,于教授专门过来,又给她到了一些锦鲤,这边没有池塘,只能养在室内,姜熹走过去,从一侧捏了一些鱼食投进去。

    楚濛刚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就看见姜熹在喂鱼的场景,微微有些愣神。

    姜熹长发披肩,有些碎发不安分的贴在额前,头发末梢微微卷起,显得有些俏皮,阳光从一侧的窗户中照射进来,她的肌肤泛着一种细瓷般的光泽,皮肤细腻得看不见一点毛孔,嘴角微微上扬,显然心情不错,一双猫眼微微眯着,秀气的鼻子下面是玫瑰色的嘴唇,泛着柔和的光泽。

    周身的气质沉静内敛,有一种古典韵味。或许是怀孕的关系,让他整个人平添了一些柔和的光泽。

    姜熹伸手拍了拍手,将手上沾染的残渣给擦去,忽然瞥见门口有人,这个人……不是楚衍的大哥。

    “楚先生。”姜熹笑道,“楚先生怎么会到我这里,请进吧!”

    “熹熹姐,这位就是预约的三点的那位先生。”孙萍说着给他们各倒了一杯水。“你们聊。”

    “楚先生怎么会到我这里?”

    “有点事情。”楚濛坐在单人沙发上,男人的眼睛此刻微眯着,细长的眉眼精致异常,眼睛深邃迷人,眼睛虽然冰冷,倒是却带着一种类似于罂粟花一般的致命吸引力,鼻梁高挺,像是上帝最杰出的杰作,嘴唇很薄很性感。

    那日姜熹不曾仔细打量着楚濛,现在看见他凉薄的嘴唇,比一般人更轻薄,人们通常都说,这样的男人,很薄情。

    “那您来我这边?”

    “啪啪——”姜熹话音未落,楚濛忽然拍了拍手!

    等她反应过来,一群人已经涌入了她的办公室,一瞬间她的办公室变成了一个婴儿房!

    这个……

    等会儿,这些都是什么!

    奶瓶?婴儿车?婴儿床?甚至还有尿不湿……

    “楚先生,您这个?”

    “听说这段时间楚楚总是麻烦你,所以特地过来表示感谢!”

    “这个……”姜熹抽了抽嘴角,这楚家是有钱没处花了么,加上楚衍送的这些,她完全可以开个婴儿用品店了。“不用了,我家中东西都有,这些也太让你破费了。”

    “不喜欢?”楚濛挑眉。

    “那就扔了,回头我让人再重新买!”

    “不用了,楚先生!无功不受禄,其实都是楚楚照顾我比较多,您这样真的太客气了。”

    “你负责拿着就好!”

    “这也太多了!”

    “孩子长得快,总会用得到!”

    姜熹嘴角抽了抽,这算是强塞么!

    “你可以叫我大哥!”

    “啊?”

    “他们都叫我楚大哥,你不要总叫我楚先生!”

    姜熹嘴角抽了抽,这个男人到底是想要做什么,我们不太熟吧!

    “楚大哥……”姜熹总不能直接驳了他的面子,只能硬着头皮喊了一声。

    姜熹本来以为楚濛这次过来不过是偶然而已,可是她错了!

    自从这天之后,楚濛每天下午三点,都会准时准点的过来,而且每次过来绝对不会空手,姜熹去找楚楚,让他和他大哥说一声,人家直接说,他指挥不动他大哥,楚濛性子执拗,让她自己说。

    姜熹可不认为楚濛是对自己有意思,因为他看自己的眼神,虽然怪异,却不是男女之间的感情。

    姜熹也试图和他说过,可是这个男人,却根本不听啊。

    “楚大哥,您真的不用每天都过来这边。”

    “我是顺路!”好吧,理由强大。

    “那您也不用每次都带东西过来,您要是想过来喝杯水,找我说会儿话都可以!不用总是带东西过来,怪不好意思的。”

    “你不要可以扔了。”

    “那不是很浪费。”

    “楚家最不缺的就是钱,赚钱不花,那就是一堆无用的数字罢了。”

    “您每天都没事么?总是往我这边跑,总归不太好吧。”

    “我来看病,不行?”

    姜熹嘴角一抽,可是您没病啊!

    “若是有人敢说什么,告诉我,我去解决!”

    “这倒也没有,我就是怕耽误你工作。”

    “我给自己放了一年的假!”

    我滴乖乖,该不会这一年你都要天天来吧。

    这燕家人整天看着姜熹出去上班,一回来,就带回来一车的东西,尤其是第一天,居然是一辆卡车拉回来的,惊得下巴都掉了,完全搞不懂楚家要做什么。

    宋一唯专程找了个机会请楚濛回家吃饭,顺便问了问他这么做的原因。

    楚濛直接来了一句,“就是看她第一眼觉得很投缘。”

    兄弟两个人的回答如出一辙,真不愧是亲兄弟。

    ------题外话------

    20号凌晨开始爆更,大家注意哈……

    各种活动也开始啦,一定要踊跃参加哦,腾讯的读者也可以加群参加活动,有红包,更有可能获得精美小礼物……微博欢迎留言,我会抽取幸运读者进行奖励的,活动持续三天,嘻嘻,爆更也持续三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