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71 相亲大会,三条腿都给打断

正文 371 相亲大会,三条腿都给打断

    ( )京都某军区

    莫云旗有些气急败坏,她走在外面的水龙头处,拧开了水龙头,洗手,燕殊和战北捷此刻也走了出来,这让莫云旗给战北捷挡枪了,燕殊看这小姑娘一副不服气的模样,直接走过去。

    “莫云旗……”

    莫云旗直接关掉水龙头,甩了甩手上的水渍,弄了燕殊一裤腿。

    “不好意思啊,燕队长,我没看见!”

    燕殊挑眉,这小姑娘脾气挺大啊。

    “怎么着,还生气了?”

    “燕队长,你这种行为有多么恶劣么!”莫云旗就像个凶猛的小狼崽,这眼神倒是不错。

    “你说说看,我哪里恶劣了!”燕殊双手抱胸,战北捷也已经走了过来。

    “首先,你将一个好同志,好战友,就是我,推向了一个很尴尬的境地,首先,我和战队长并不是你口中的那种关系,你让那位小姐误会,从而对我产生了怨怼!”

    “再者,我看那位小姐对我们队长,那是一见钟情,再见倾心,恨不得立刻就嫁给我们队长,你这是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大好姻缘!”

    “最后,你这种无中生有,恶意中伤同志的行为,深深伤害了我!”

    莫云旗目光灼然,彷如会发光一样。

    燕殊扑哧一笑,“小莫同志,首先呢,我说的那些话,都是实话吧,你确实是老战手下的兵,而且你确实住在老战的私人家属楼中,我就是按照事实说话而已。”

    “可是你的话却让那位小姐误会了,你没看出来她对我们那种眼神,情意绵绵么!”

    “那你怎么没看出来,你们队长很不乐意和这位女士共处呢!”

    莫云旗看向战北捷,“是么队长!”

    战北捷点头。

    “那位小姐长得挺好看的,模样也端正,而且看您的眼神也充满了爱意。”

    “小莫同志,一个人的喜欢那不是爱情,再说了,为你们队长充当一次挡箭牌,也算是为你们队长分忧了,比起你之前对……”

    “燕队长,我错了,我不该和你顶嘴!”莫云旗咬牙!

    这人的性格怎么会如此恶劣啊!

    就他这样的,到底是如何娶到老婆的啊,熹熹姐性格那么好,怎么会看上性格如此恶劣的男人呢!

    “行了,散了吧!你早点回去休息。”

    “老战,你也早点休息,明天还有集体相亲呢,可得好好休息!”

    战北捷狠狠瞪了燕殊一样,扭头就往宿舍走!

    “燕队长,我也走了!”莫云旗咬咬牙,跟在战北捷后面!

    那小小的一个人,走在战北捷后面,怎么看这身高,都有点……

    心酸啊!

    第二天

    军人要找媳妇儿,向来都比较困难,看上去光鲜亮丽的职业,背后要承担的责任也很多,有时候甚至一年都见不到几次,这有时候虽然看好了,也在谈恋爱,但是这时间长了,别说约会了,就是一起吃个饭的时间都没有,恋爱维系得比较困难。

    这次的活动燕殊是配合的,主办方是宣传部那边,因为上次集体婚礼举办得很成功,所以这次来参加的姑娘还不少,他们不得不最后将地方挪到了外面。

    燕殊这边主要是负责维持秩序!

    “这位同志,那边站着的那位,就是那个长的特别帅的那个,是谁啊?”三不五时总有人来戳尉迟问燕殊的情况。

    “不好意思,他已婚!”

    “这么年轻怎么就结婚了!”

    尉迟咬牙,这都要三十的人了,这还年轻啊!

    “我还没结婚啊,我……”

    “不好意思,我们还有事!”

    “哎,不是,我……”

    任凡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人家看上的是燕队长,和你有什么关系啊。”

    “长相都是爹妈给的,没办法啊!”

    “不过这燕队长和他大哥长得那叫一个像,这一家的基因都好!”

    “我就好奇他和嫂子,能生出怎么个孩子,就希望不要像队长这样,简直是个祸害嘛!”

    任凡看了一圈,“战队长怎么没来啊!”

    “战队长那肯定是压轴啊,哈哈……这几天战队长被逼着相亲这事儿,都传到别的军区了,现在所有人都笑疯了。”

    这马上就要到时间了,眼看着战北捷还没来,一个一身军装的女人快步走向燕殊:“老战人呢!”

    “我让人去找!”

    “快点儿,要到时间了。”女人垂头看了看手表。

    燕殊踢了踢一侧的尉迟,“去办公室看看!”

    “好勒!”尉迟说着就往办公室跑!

    这刚刚到了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不和谐的声音!

    “唔——这个可以……”

    “这个还可以啊!”这是莫云旗的声音。

    “再往下面一点,这里比较舒服,用点劲儿!”

    “唔——”莫云旗真的是使出了咬牙的劲儿!

    “我靠——轻点儿,疼!”

    “不是你让我……”

    尉迟这听了半天,这怎么有点儿不对劲啊!

    自从战北捷被人“偷袭”之后,这两个人就总是在一起,这部队里面已经有人说,他们之间有一些不正当的关系,这两个人到底是在做什么啊!

    尉迟将耳朵贴在门上!

    “舒服……这个姿势不错!”

    “我新学的!”

    “和谁学的啊,在这里,还有人能教你这个?”战北捷这声音……怎么听都透着一抹“**”啊!

    “老方啊,他懂得多!”

    “也是,你再用刚刚的那个……对,就是这样……爽!”

    “厉害吧!”

    “嘚瑟样!”战北捷轻哼!

    尉迟艰难的吞咽着口水,这个……

    燕殊眼看着尉迟迟迟不过来,决定自己亲自去喊人,这刚刚到了楼上,就看见尉迟鬼鬼祟祟的贴在门上,不知道在做什么!

    “干嘛呢!”

    “嘘——”

    燕殊拧眉。

    “你听啊!”

    “什么……”燕殊下意识的压低声音!

    “舒服,对就是这样!”

    燕殊睁大眼睛,看了看尉迟!

    尉迟指了指里面,两只手比划了一下。

    燕殊挑眉,不至于吧,这两个人还能那啥!

    尉迟看着燕殊准备“破门而入”,刚刚想要阻拦,燕殊动作很快,已经一脚将门踹开了!

    “我擦,燕殊,你已经弄坏了我的一个门了,你还想怎么滴!”

    战北捷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

    莫云旗收回手,淡定的站在战北捷身后。

    “我说你俩在干嘛呢,鬼吼鬼叫的!”

    “老子让她给我按摩一下,不行啊!”战北捷伸手整理衣服,“你俩怎么过来了,尉迟,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可能是刚刚跑过来的原因!”

    这尉迟在脑海里已经模拟了许多画面,这人家倒是没什么,倒是把自己的脸给弄红了。

    “找你呢,还有小莫同志,你也报名相亲了是吧!”燕殊指了指莫云旗!

    “哎呦,小不点,毛都没长齐,就要找对象了?”

    “队长,我已经不小了!”莫云旗听了听腰杆!

    战北捷将她从头扫到尾,目光定格在她的胸部,默默的说了一句:“是不小!”

    “你……”莫云旗这是第一次脸红!

    战北捷则直接走到燕殊身边,“走吧!”

    莫云旗气得跺脚!

    流氓!

    这到了相亲的现场,那叫一个壮观,男女分坐在两侧,只是狼多肉少,这部队里需要解决单身问题的男青年着实不少,“老战,你可算是来了,位置都给你留着呢!”

    “还是留给更加有需要的同志吧!”战北捷嘴角抽了抽。

    能来这边相亲的,大多数对军人都有一定的认知,战北捷长得不俗,加上这一身军装,应该是这次相亲的所有男兵中,级别最高的,器宇轩昂,刚毅有型,完全符合女性对于军人的一切幻想,声音有些沧桑,却透着别样的魅力,惹得许多人朝这边看过来。

    “战队长,我觉得您今天有戏。”

    战北捷只觉得头皮发麻,看了看燕殊。

    燕殊耸肩,这平时就算了,这个他可应付不来!

    “小殊,你说我这怎么办啊!”

    “我跟你说,你的终身大事,可是组织上面的老大难问题,上面很重视,你今天要是不找一个,我看不仅仅是战叔叔,就是卫首长都得每天过来说。”

    “可我这……”战北捷完全是被赶鸭子上架的。

    而此刻一个男兵直接走到了莫云旗面前,“莫云旗同志!”

    莫云旗点了点头,“您好!”

    “我叫方士麟!”

    “方同志,您好!”

    “你也是来相亲的么!”

    “我……”

    “我能不能和你单独聊聊……”

    “这个……”莫云旗头皮发麻,这男人的目光是要把自己吃了么,莫云旗就站在战北捷后门,她往后退了退,就直接撞到了战北捷后背!“队长,对不起!”

    战北捷目光扫过对面的男兵,“小不点,动作很快嘛!”

    莫云旗忽然伸手打了个手势,这是他们队里通用的一个暗号,“救命”!

    燕殊扑哧一笑,这丫头也有今天。

    “快点入座吧,小莫啊,你也快点坐下吧,还说是你要和方同志出去走走?”

    “我想坐下!”莫云旗说着立刻找了个位置坐下,这战北捷站在一边,愣是不肯走。

    “燕殊……你平时鬼点子最多,我看这些女人像是要把我吃了,我要是留下来,你明天就见不到我了!”

    “那挺好的,我正好顶替你的位置!”燕殊耸肩。

    “你……”战北捷咬牙,“快点给我想办法!”

    “其实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只有一个!”

    “什么!”

    “找个女朋友!”

    “我要是有,还需要来这里么!”

    “可以先找个堵住战叔叔的嘴啊,之后说不合适不就行了么!”

    “这事儿要是被我爸知道了,非要打断我的腿!”

    “只要不说,战叔叔怎么会知道啊!路呢,有两条,相亲,或者现在就找个!”

    “我能去哪儿找啊!”

    燕殊指了指莫云旗!

    她正坐在一个男人的对面,那个男人显然对莫云旗很有兴趣,可是她嘴角不停抽搐,这眼看着就要中风了一样。

    “你说她?”战北捷摇了摇头,“她都能喊我叔叔了,她比小笙还小!”

    “又不是让你和她结婚,你急什么啊!”

    “莫叔叔会把我杀了的!得了吧!”

    “就是这样才好啊,战叔叔和莫首长都是熟人,我看这小不点,也不想相亲,你俩就想凑活一下得了!”

    “算了!”战北捷摆手,“你知道和她在一起,我总有一种感觉……”

    “什么?”

    “好像在带孩子!”

    “扑哧——”燕殊一乐,“不是我说啊,你俩这是最萌身高差!挺好的啊。”

    “你就使劲坑我吧,就莫叔叔那脾气,我跟你说,别说我的两条腿了,就是这第三条腿都能给我打断了!”

    “这个不至于吧,总得给你们老战家留个后啊!”

    “少贫嘴了!”

    “不然能找谁,我是不认识比她更合适的,你看她那痛苦的模样,你回头和她说说,真的有戏!”燕殊冲着战北捷挑眉!

    “行了吧你!”

    “老战,快来啊!”那边已经朝着战北捷一个劲儿的挥手了。

    战北捷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真是糟心啊。

    燕殊刚刚准备离开,一个姑娘拦住了他的去路。

    “这位同志,你也是……”

    “不好意思,我不是!”但凡是来相亲的,胸前都别着一朵玫瑰,用来区分,燕殊明显没有,她也知道,就是想过来搭讪而已!

    老远的就有许多姑娘盯着他看了。

    就燕殊这样的男人,别说是在部队了,就是放在外面的社会上,都是难找的,站在那里不言苟笑的时候,端着一副禁欲高冷的皮相,笑起来的时候更是迷人。

    “那可以交换个联系方式么?”

    “不好意思,我都有孩子了!”燕殊说着抬脚往外面走。

    那姑娘刚刚坐下,一群人围了过来!

    “怎么样,要到联系方式了么?”

    “他叫什么啊,我看有人喊他队长,肯定在部队还是个小干部,长得真帅啊!”

    “是很帅,可是人家都有孩子了,别想了!”

    众人一哄而散。

    燕殊走到操场一角,拿出手机给姜熹打电话。

    姜熹此刻正在商场挑选家具,回头准备搬去咨询室用,“喂,燕殊……”

    “干嘛呢?”燕殊靠在水泥墙上,双腿随意的交叠,随手拔了一根草,正百无聊赖的挥舞着。

    “在挑选家具,我打算这段时间把咨询室布置一下,你觉得棕色的桌子好看,还是白色的,或者黑色?”

    “棕色吧,你那里本来就是心理咨询的,弄个白色像是医院,给人的感觉不太舒服,黑色又太压抑。”

    “行!”姜熹点了点头,“麻烦帮我送到这个地址,还有之前订好的那些!”姜熹说着拿着笔写了个地址递给服务员。

    “好的,那请问你是付现还是刷卡?”

    “刷卡吧!”

    姜熹收了卡之后,直接走了出去,燕家的司机已经在等着了,本来要去学车,因为怀孕的关系,天气又太热,宋一唯不允许,所以学车的事情,只能往后搁置。

    “少夫人,我们现在去哪里?”

    “去咨询室那边!”姜熹靠在车内,“你那边在搞什么,好像很热闹。”

    “集体相亲呢,老战在历劫呢!”燕殊低头笑了笑,“今天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挺好的,就是比较容易犯困。”

    “多休息,我有了假期,就回去看你。”

    姜熹握着手机的手默然收紧,隔了半晌,才说了一句,“燕殊,我想你了……”

    燕殊握着草的手,忽然松开,“我知道,我也想你,照顾好自己。”

    “燕殊……”姜熹忽然觉得鼻子有些酸酸的。

    “乖,别哭,你这要是哭了,我又抱不到你,多心疼啊!”燕殊虽然在笑,可是那笑容却十分勉强。

    “我知道,感觉怀孕之后,就有些多愁善感了。”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很快便到了咨询室。

    姜熹挂了电话,在车里做了很久,这才推门下去,这人一闲下来就总是会胡思乱想,可不能一直这么下去。

    这日子一晃,已经过了一个多月,天气变得有些凉,若说这一个月发生的大事,在京都来看,就是秦圣哲终于如愿进入了秦氏,而且为秦氏带来了一笔大生意。

    秦氏还专门为了秦圣哲举办了一场小型的欢迎会,虽然是小型的,但是却到了不少京都的名流。

    因为秦家这是在向外面传递了一个十分强烈的信号,就是秦家的内部争斗即将要开始了。

    秦圣哲为公司带来的这个数十亿的项目,瞬间拉拢了一部分人心,公司甚至有流言说,这秦圣哲是要取代秦浥尘了。

    而这段时间的秦浥尘,专心在家照顾燕笙歌,陪着秦序羽,知道秦序羽到了入学的时候,这才开始正式进入公司上班,和斗志昂扬的秦圣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燕持坐在秦浥尘的办公室,双手交叠,随意的敲打着膝盖,“浥尘,这秦圣哲的事情,你到底是如何打算的,我看他这势头有些猛啊。”

    “胃口太大,很容易撑死。”秦浥尘阅览着手头的文件,“对了,你和叶子的婚事准备得怎么样了?”

    “下个月在海岛,那边的教堂很不错。”

    “笙笙正好快出了头三个月的危险期。”

    “对了,秦家的请帖已经送到了我们家,秦圣哲要和白露结婚了?”

    “我看到了。”秦浥尘将目光移开,看向燕持,“和我又没什么关系。”

    “我是想说,这秦圣哲现在完全就在走你以前的老路,一步步的在公司笼络人心,又一步步的塑造自己好男人的形象,不是我说,你怎么就一点都不担心,就这么任由着他?你就不怕他哪天真的把公司……”

    “我管理公司已经五年多了,若是让他这么轻易的就能夺了去,我岂不是太无能了!”

    燕持和秦浥尘对视一眼,燕持忽然一笑,“你该不会是准备趁着这次机会,给秦氏来一个大换血吧。”

    “上个月的股东大会,当时秦振理就提出了要秦圣哲进公司的提议,不过被我否决了,当时就有一些人提出给秦圣哲一个机会,我就知道,其实在公司内部,还是有人是站在他们那边的,当年爷爷走得突然,我随即上位,立刻稳住了场面,后来他们再想有异议也迟了。”

    “你现在是把他们喂饱了,这就准备搞事了?”

    “或许觉得秦圣哲可以给他们带来更大的利益吧!”

    “你是准备将他们连根拔去?”燕持挑眉,“这可是个不小的工作量啊!”

    “那就慢慢来!”

    燕持的手机忽然想起,居然是燕隋的,“喂——”

    “大少。”

    “有事?”

    “楚公子去京都了?”

    “没收到消息啊?”燕持笑了笑,“怎么了?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他可能是去找少夫人的。”

    “什么意思?”燕持挑眉。

    这两个人是八竿子都打不着啊。

    “事情是这样的……”

    ------题外话------

    19号凌晨就会开始不定时的加更,真的更新特别多,我已经存了大半个月的稿子了,真的是没日没夜的辛勤劳作啊,大家一定要记得追文啊!

    还有就是各种活动也会在20号开始,大家急得踊跃参加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