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70 腹黑燕殊,躺着中枪【看题外】

正文 370 腹黑燕殊,躺着中枪【看题外】

    ( )临城

    被楚衍挂了电话的楚濛,摩挲着手中的电话,手机那冰冷的光泽投射到他眼里,凝结上了一层寒霜。e

    “大公子,小公子在京都能遇到这些朋友,您应该感到高兴啊,他在家也没几个玩伴。”

    楚濛比楚衍大太多,说是哥哥,其实就是父亲一般的存在。

    “嗯。”

    “那个轩家少爷对我们小公子是真不错,就小公子那折腾得劲儿,还真的没几个人受得了他。”

    “嗯!”就是对他太好了一点。

    “有这样的人帮你照顾小公子,不是挺好的么,而且他也没有什么不良嗜好,又是医生,肯定不会把小公子带坏的。”

    楚衍之前被楚濛保护得太好,这让他为人处世,总是少一根筋。

    “小公子难得碰见气味相投的朋友,我看他回家这段时间,也总是念叨着京都那群朋友,这次回来,看得出来,他真的是十分高兴。”

    “是乐不思蜀了!”

    “小公子就是爱玩了一些。”

    “长不大!”楚濛看了看窗外。

    之前在临城的时候,也是说这边似乎有消息,当他到这边之后,燕殊也在,这一查,发现燕老爷子也在这边,临城几大家族正在明争暗斗,加上燕家这藏在暗处的猛虎,当时设置酒吧,也是为了能够更好的打听这边的消息,整理了一下,发现也没什么可用的,不想掺和这趟浑水,这才匆忙退出。

    没想到就这么失之交臂了!

    楚濛随手翻阅着目前已经掌握着资料,“姜家的人呢?”

    “姜小姐大伯前些日子在牢里自杀了,她的堂姐据说因为怀孕被保释出来,在一次抓捕过程中,失足坠落,一尸两命,堂弟目前被关押在京都的精神病院,精神不太正常,从他那边应该没有突破口。”

    “没了?”

    “还有一个叫黎常娥的,据说是姜小姐的大伯母,目前因为妨碍司法罪已经被批捕,现在正在临城的监狱服刑。黎家似乎和姜小姐很熟。当时姜小姐婚礼的时候,黎家是作为娘家出席的。”

    “嗯。”楚濛将手边的文件合上,那是一份关于今年姜家的各种信息。

    “去一趟临城监狱吧。”

    “好!”

    当狱警在看见楚濛的时候,怔愣了许久。

    临城根本没有这号人物,这周身贵气十足,霸气侧漏,眉眼间的那抹倨傲,更是透着一股贵族才拥有的骄矜。那种与生俱来的王者风范,让人不敢直视。

    “是看望黎常娥?”

    “嗯!”

    “请问您是她的什么人?”

    “熟人!”楚濛这谎话说得面不红,耳不赤。

    “可以让我们看一下你的身份证件么!”

    楚濛从怀中掏出钱包,那里面没有一分零钱,全部都是各式各样的限量版卡,这还是个外国人啊……

    “稍等!”

    黎常娥进来这里这么长时间,除却之前黎常泰来看过她,根本无人过来,姜姒来过几回,只是自从姜姒出事之后,她觉得自己就快要老死在这监狱里面。

    “黎常娥,有人要见你!出来一下!”

    黎常娥心里一凛,这个时间,会是谁呢!

    “我能问一下是谁么?”

    “三十多岁的一个男人,看起来很有钱!”

    黎锦荣么!

    因为姜熹和黎悠梦的事情,黎锦荣一次都没来看过她,怎么会忽然过来?他们姑侄的关系一向比较紧张,黎常娥心里诧异。

    而当她被带到一个探视房间的时候,更是愣了半天。

    这个人她完全没有见过啊!

    楚濛摩挲戒指的手停住,抬头看着黎常娥,齐耳短发,穿着深蓝色的监服,整个人透着一种衰败凄凉之感。

    “你是?”

    “坐!”

    黎常娥不停地在脑海中回想着,她非常确定自己根本没有见过这样的男人,楚濛的长相但凡是看过一次就必然会记得,难不成……

    “你是名扬的朋友?”

    楚濛并不说话,而是直接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照片,那是721空难纪念馆内林夕颜的照片,黑白色,女人长发垂在两侧,笑靥如花。

    “认识么?”

    黎常娥怎么可能不认识她,只是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楚濛。眼中划过一抹讶异之色。

    “你是……”

    “你们是妯娌,应该很熟吧。”楚濛伸手点了点照片。

    “我们不熟!”

    黎常娥避开楚濛的目光,楚濛只是无所谓的一笑,“您确定?”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拿着她的照片,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听说之前你经常欺负她……”楚濛的声音像是从肺部发出来的,低沉带着一丝回响,在这空荡荡的审讯室中带着一丝回响,敲打在黎常娥的心头,让她心惊肉跳。

    “你到底是谁!”

    “你既然和她不熟,问这些做什么?”

    黎常娥的双手紧紧攥在一起,林夕颜对外说是个孤儿,可是她那周身的气度,甚至比她这个黎家大小姐还要出众,她就是站在那里,一言不发,都能够瞬间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在临城,他黎常娥才是那个万人瞩目呃对象,而不是这个凭空而降的孤女!

    只是后来阴错阳差,她们居然成了妯娌,这难免会被人拿来比较,加上姜卫民确实比姜卫宗出色,让林夕颜一时间成为了许多女人艳羡的对象,她自然讨厌她!

    她凭什么要被一个孤女踩在脚下,她哪里咽得下这口气。

    她才是天之骄女!

    “你到底是她的什么人!”

    “看样子传闻是真的?”楚濛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手指轻轻扣打着桌面,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你到底是谁,想要做什么!”

    “听说你也没什么亲人了,就算一年之后出去,一个人生活也很困难吧,这地方有吃有喝,很适合你。”楚濛说着起身就走!

    “喂——你是谁,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给我站住……”

    堪堪过了半个小时的功夫,黎家就收到了风声。

    黎常娥在监狱不服管教,殴打狱警,性质恶劣,不但延长了刑期,还不许家属亲朋探视。

    “大公子,那个女人其实并不需要您出手……”

    楚濛伸手看了看照片,“埋在哪里了?”

    “就在郊区的陵园。”

    “去看看!”

    当他们到陵园门口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路虎车在空荡的停车场内,显得格外惹眼。

    车边站着一个男人,一米八五左右的个子,黑色黝黑,那双眼睛不大,却异常黑亮,五官寻常,组合在一起,却显得异常刚毅冷峻,铁黑色的西装让他平添了一抹神秘之色。顶着烈日,却纹丝不动。

    只是燕家的人,之前在婚礼上匆匆见过。

    “楚公子!”燕隋走过去!

    “燕二少让你来的?”

    “嗯,等您多时了,跟我来吧!”

    这片陵园很大,依山傍水,周围都是郁郁葱葱的松柏,到处都是墓碑,一眼看过去,望不到头,“二少说您自己若是亲自找,估计要废很大的功夫。”

    “他倒是真贴心。”楚濛轻笑。

    不过燕殊也确实够聪明,很敏锐。

    “你怎么知道我什么时候会过来?”

    “二少说,您肯定不会走航空公司,有自己的私人飞机,临城是个小地方,一辆私人飞机过来,查起来很方便。”

    楚濛点了点头。

    他们走了约莫十分钟,就在一个墓碑旁停住了。

    照片中的男人斯文儒雅,微微抿着嘴角,显得有些严肃,下面的名字是姜卫民,长得不算是特别出众,可是眉宇间却流露着一种成熟男人才有的气度。

    楚濛身侧的男人,将手中的花递给楚濛,楚濛将花放在墓碑前,认真看着另一侧的女人照片。

    这个照片比721空难纪念馆中的更加漂亮,和姜熹很像,若是看到这张照片,楚濛看见姜熹的第一眼应该就能认出来了。

    笑语盈盈,温婉恬淡,周身的气度平和。一看就是那种宛若从画中走出来的温婉女子,一袭长发,她不像姜熹全副武装,把自己包裹的结结实实,一看就是个被宠坏的女人。

    不是林夕颜,应该是楚梦颜,确实也是个被宠坏的女人,以为她从楚家出来,定然是漂泊无依,居无定所,必然是吃了许多的苦,可是她却遇到了自己一生的挚爱,这个男人还很爱她,从她眼中流露出来的笑意就足以证明一切。

    出门在墓碑前站了许久,一言不发!

    京都部队

    燕殊接到了燕隋的电话,倒是不诧异。

    “楚家的大公子真的来了。”

    “是么?”燕殊一笑,“怎么样?他做了什么?”

    “去监狱看了一下黎常娥,然后去了陵园,找了个宾馆住下,也没说什么时候走,我也没多问,需要跟着么?”

    “不用了。”燕殊随手拿起放在桌上的照片,那是之前燕殊故意拍下的,姜熹被她压在车里,两个人的嘴唇轻触,十分漂亮。

    “楚少已经回了京都,这件事情恐怕四少也是知情的。”

    “急什么。”燕殊伸手摩挲着照片。

    “因为她一直觉得姜夫人是孤儿,这忽然得知这个消息,加上怀孕……”

    “他们还不至于在这种时候刺激熹熹,楚家不可能,沈廷煊更不可能,楚濛在临城做什么,你都不用管,他若是到了京都,再盯着。”

    “好!”

    而此刻传来了敲门声,“燕殊——”

    “那我先挂了!”

    燕殊挂了电话,战北捷已经推门进来。

    “有事?”

    “相亲!”战北捷往他的沙发上一坐,整个人面如死灰,战北捷伸手摸了摸脸,“刚刚卫首长看到我的脸,这做领导的未免太不厚道了,笑什么笑啊,真是够了!”

    “居然说什么!”

    “我这个抓蛇的,居然被蛇咬了!”战北捷轻哼,“我真恨不得上去咬他一口好么!”

    “这次又是什么姑娘啊。”燕殊起身,整理衣服。

    “不知道,而且明天还有一个集体相亲,我滴妈呀,燕殊,你是不知道,你都没见识过那种场景,我跟你说,一群男人女人,坐在一起,都不认识,真特么的尴尬!”

    “多说说话不就认识了么!再说了,你相亲让我去陪衬不合适吧!”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你都不知道我尴尬癌都要犯了,我觉得我命里就是和女人无缘!”

    “行了,收拾东西,走吧,去见见你今天的相亲对象。”

    两个人没走几步,就在办公楼的拐角处,看见了莫云旗的身影,莫首长站在他对面,两个人似乎在争执着什么。

    “那不是你家那个小不点么!”

    “我呸,什么我家的!”战北捷气结。

    “这队里都传开了,说你俩经常单独私下见面,还有人说,你俩是不是……”

    “狗屁,谁说的!”

    战北捷声音比较到,引起了另一头莫家父女的注意,莫云旗拉着自己的父亲就闪身进了一个办公室。

    “走吧,去吃饭!”燕殊勾着战北捷的肩膀,往楼下走!

    办公室

    “爸,我说了,我不参加!”莫云旗态度坚决!

    “我已经给你报名了!”

    “你这是强权主义!”

    “我这是为你好!”男人语气也很笃定,“就你这样子,以后哪个男人敢要你!”

    “就你这样的,我妈还不是嫁给你了!”

    “你要和我比么!我是男人!”

    “又来了,我说爸,现在都什么社会了,我才多大啊,你需要这么着急么!”

    “你这身边这么多男人,你倒是给我带个男朋友回家啊!”

    “我上学的时候,你们不许我早恋,这刚刚从学校出来,就要我带个男朋友回家,哪有这么快的啊!”

    “所以这次的集体相亲,我给你报名了,部队里面优秀的男人多得是,你就按照我这样找!”

    “你是说样貌?”莫云旗轻笑,“那岂不是到处都是!”

    “你……”男人气结,“你这是准备把我气死不成,你私自报名参加选拔,到了这边的事情,我就不和你追究了,这次的相亲,你务必给我参加!”

    “你现在就是想追究,也晚了吧。”

    “莫云旗!”

    “到!”

    “这是命令!”

    莫云旗咬牙。

    “你别给我一副不服气的样子,还有个事情,你坦白和我说,北捷那事儿,是不是你做的!”

    “爸,你说什么呢,我能干那事儿么!”

    “你是个什么样子我会不知道么,平时不声不响的,事情不会少做一点!”

    莫云旗垂着头,“爸——”

    “别撒娇,和你说正经的,是不是你做的!”

    “就是他平时总是欺负我!”

    “莫云旗,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么!”男人伸手就要教训她。

    “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你再敢有下次,试试看!你真是……”男人气结,“被你气死,到了部队还不老实!我跟你说,这里和别的地方不一样,这可是一只随时准备作战的队伍。”

    “我知道。”

    “算了,我知道我说再多,你也听不进去,你从小自己的主意就多,你认定的事情,就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算了,不说了。”

    “要不要一起吃饭。”

    “不了,待会儿就坐车离开。”

    “我送您。”

    “你这丫头,我跟你说,北捷这孩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倒是不至于欺负你,若是平时对你宽松一些,这若是到了战场上,最后吃亏的还是你自己,你就跟着他好好训练,别总是和他顶嘴,还有啊,那种事再也不要做了……”

    “你干嘛总是帮着他说话,你都没看到你女儿身上的伤,不心疼我。”

    “你说爸爸能不心疼你么,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我从小就和你说过!”

    “我知道,要为自己做出的任何决定负责任,我知道的!”

    “不是知道,你要践行……”

    莫云旗送走了自己的父亲,饭点已经过了,当她进入食堂的时候,又在固定的位置上看见了战北捷、燕队长,还有个不认识的女人。

    这整天相亲,这人是有多挑剔啊,一个都没成!

    莫云旗打了饭,刚刚准备坐下,燕殊就招呼她过去!

    “燕队长,我坐这边吃就好!”她可不想过去。

    “没事,过来坐!”燕殊笑得那叫灿烂。

    “不用了吧,我怕打扰你们!”

    燕殊只是看了一眼战北捷,又给了莫云旗一个眼神,让她自己体会!

    得了,她过去还不行了!

    她算是明白了,这燕殊压根就不是什么好人,军区出了名的狐狸!

    莫云旗应着头皮走过去,“队长,燕队长!”

    莫云旗坐在燕殊对面,低头吃饭,速度极快,恨不得立刻就吃完走人。

    “你吃这么急做什么?”燕殊盯着莫云旗。

    “我饿了!”莫云旗嘴巴撑得鼓鼓的,像个金鱼。

    “这个你也吃了!”战北捷直接将自己的饭推到了莫云旗面前。

    “队长,不好吧!”

    这在部队生活习惯了,没有那么拘束,有的是时候出任务,有的吃就不错了,有时候一块压缩饼干,甚至是你咬一口他吃一口的,莫云旗倒没有洁癖什么的,只是你相亲对象在这里,你给我吃着饭做什么,多不合适啊。

    果然那个女人看了一眼莫云旗。

    “战队长,这个是您手下的兵……”

    “嗯!”

    “长得挺漂亮!”女人笑了笑,“战队长,你再和我说说你以前的事情吧,我觉得挺好玩的。”

    莫云旗吃着米饭,这不是有戏么!这女人看着他们队长的眼神,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

    “是吧,所以我们战队长对这位小同志,平时也很照顾啊,是吧小不点!”燕殊笑着打趣道。

    莫云旗诧异的看着燕殊,这是什么情况!

    “是么!”

    “对啊,这段时间老战受伤了,多亏这位小同志没日没夜的照顾,不然也不会好得这么快啊。”

    “这是我应该的!”莫云旗瞪了一眼燕殊!

    燕队长这是搞事啊!

    “女孩子这方面细心一些,不过如果以后你需要的话,我也可以照顾你!”女人面露娇羞,垂下头,脸都红了!

    莫云旗侧头看了看身侧的女人,又看了看对面冷面的战北捷。

    人家都说到这份上了,队长,你要加油啊!

    战北捷不太喜欢这种一上来就十分热情的人,心里正郁闷呢,想着如何把她拒绝了,莫云旗忽然看向他,战北捷指了指自己的饭。

    “吃了!”

    “我吃饱了!”

    “你不是说你饿了?”

    “我胃小,呵呵……队长,你们聊,我就先走了!”

    “小莫同志,你今晚还住老战那里么!”

    “哐啷——”莫云旗没被吓到,战北捷对面的女人胳膊一抖,手边的餐盘被扫落在地上,发出了剧烈的声响。

    “你们……”

    “你别误会,我就是借住在战队长的小公寓里面。呵呵……”莫云旗看向燕殊,你倒是解释啊,“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慢慢聊吧!”

    莫云旗说着就往外面狂奔,就像是后面有洪水猛兽一样。

    “你和那个小同志……”

    “队友而已!”战北捷说得一本正经。

    “就是战友?”女人看向燕殊。

    燕殊耸肩,“就是一个妹妹!”

    “哥哥妹妹?”女人一笑,拿起包就往外面走!

    战北捷还是一头雾水,“这就完事了?”

    “我说战北捷,以你这情商,怎么活到现在的,你快去感谢一下小莫同志,要不是她,今天遇到这个,我看你还真不好脱身,一上来就说仰慕你很久了,这告白,真是火辣!”

    “别说风凉话!”

    莫云旗发誓,以后再也不这个点去食堂了,看见燕殊一定要避开走!

    不对,看到战北捷也要避开!

    我是借住,怎么搞的和同居一样……

    ------题外话------

    《娇妻》会在18号晚上十点到隔天十点,有为期24个小时的限免活动,就是说活动当天,你们可以免费看所有的章节,是所有章节哦,包括收费章节!

    腾讯书城的限免活动将在19号凌晨进行,为期一天,追文的亲们有福啦。

    关于爆更的情况,几乎每天都会有人和我说,不够看啊,加更吧……所以这次真的是加更啦,不是加更,而是爆更,而且会持续三天。

    关于19号的更新,会推迟到晚上十一点!

    19号更新,推迟到十一点!

    19号更新,推迟到十一点!(广而告之哈)

    20号开始加更,从凌晨开始更新,白天不定时更新,21、22号也会有爆更,都是不定时的更新,所以大家可以密切注意下更新情况哈。

    各种活动稍后会发通知的,大家可以加群或者关注月初的微博号,都会有通知的,活动多多哦,还有不可描述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