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69 养肥了好宰杀,喜欢男人?

正文 369 养肥了好宰杀,喜欢男人?

    ( )医院

    秦家人自然是满心欢喜,孙静闲立刻喜上眉梢,看着秦序羽都觉得十分欢喜,“你们吃过饭没,我打电话让饭店送饭吧。”

    “快点打。”秦振理接下话茬,“小羽这病严重么,需要住多久啊!”

    秦圣哲站在一边,一言不发。

    只是看着秦浥尘,秦浥尘骨节分明的手,不止都在拨弄着他面前的钢笔,嘴角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这让他觉得很不安心,因为秦浥尘向来都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

    之前在公司,把他弄得下不了台,他们是兄弟没错,却没有多熟,算不上了解,可是秦浥尘却绝对不是一个简单角色。

    看着自己父母满心欢喜的模样,秦圣哲心底的那抹担忧却在逐渐的扩大。

    等到他们离开医院,孙静闲不禁感叹道:“没想到今天秦浥尘居然如此好说话。”

    “我总觉得有些怪怪的,这秦浥尘平常把秦氏弄得和一个铁桶一样,想要塞个人进去都难,怎么会忽然让我进公司,这个不正常啊。”秦圣哲说出自己的看法。

    “我也觉得不太对劲。”秦振理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但是无论如何,能够进去,就是好事,无论他心里打着什么算盘,只要能进去,那之后的事情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你爸说的是,秦浥尘或许在打着什么小聪明,不过聪明反被聪明误。”孙静闲笑了笑。

    秦圣哲这心里面就像是被一块大石头压住了一样,压抑。

    病房内

    秦序羽趴在床上,看着继续批阅文件的秦浥尘。

    穿着简单的浅蓝色衬衫,袖子捋到手腕的地方,握着笔的模样十分认真,几缕碎发垂落在额前,微风过处,微微浮动,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能够清晰的看见他细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投下一片阴影。

    “爹地,你不是一直很讨厌二伯么?”

    “嗯。”秦浥尘一目十行,病房里只有他翻阅文件的窸窣声。

    “那你为什么还要让他进公司,他们今天过来明显就是想要进公司的,还说得那么好听,我才不想跟他们回去。”

    “我知道。”

    “而且二伯还一直喜欢妈咪,爹地,你怎么能让这种人在自己眼皮底下晃悠!”

    秦浥尘是京都出了名的醋王,平素燕笙歌身边出现一些异性他都着急上火,更别说这个一直对燕笙歌虎视眈眈的秦圣哲了,平时那么讨厌的人,干嘛非要弄在自己的眼皮底下。

    “平时想要躲他们都来不及,你还弄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这不是找罪受么!弄得自己不高兴!”秦序羽撅着嘴巴。

    连一个小孩子都能看出问题,秦浥尘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其中的道理。

    “小羽!”秦浥尘放下笔,认真看着他。

    “嗯。”

    “有些人并不是你避开他,他就能消停,或者说是万事大吉了,你觉得他们会是那种人么?”

    秦序羽认真想了一下,“不是!他们肯定会想方设法的达到目的!”

    “嗯。”

    “他们是不是要来和你抢公司的啊?”秦序羽模样十分认真。

    “那也得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啊,不要到了最后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才好。”秦浥尘轻笑。

    “爹地,既然你知道他们这么坏,为什么还要答应他们,你看他们嘚瑟的样子,我才不想要他们给我订的饭,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既然你知道你就算是躲开,也是无济于事的话,而他们为了进公司,肯定会用别的手段,与其让他们在背地玩阴的,那不如将他们放在眼皮底下,随时可以掌握他们的动态。”

    秦序羽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似乎还是有些无法理解。

    而此刻轩陌正好推门进来,他在门外已经听到了秦家父子的对话,低头笑了笑,“你爹地这么做还有一层意思就是与其到后面被动的受制于人,那不如先发制人。”

    秦浥尘一笑,而轩陌走到床边,伸手把秦序羽抱在怀里,“走,叔叔带你去检查。”

    秦浥尘抬脚跟了上去,“检查结果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出来,如果需要做手术的话……”

    “你别急,我肯定会安排好的,我刚刚听到秦家的人来了,我还怕你们在我医院的闹事忽然闹开,就过来看看!”轩陌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却被秦序羽一下子给摘了下来。

    “你这小子,干什么呢。”秦浥尘轻笑。“快把眼镜还给你轩叔叔!”

    “轩叔叔不是能看见么,那干嘛戴眼镜啊!”

    “轩叔叔平时做手术眼睛有些看不见啊!”轩陌伸手捏住他的鼻子。

    秦序羽低头把玩着手中的无框眼镜,冷不丁的冒了一句,“最近怎么都没看见楚楚叔叔啊,他去哪儿了。”

    “楚楚叔叔回家去了。”轩陌眼中划过一抹黯然。

    秦序羽撅着嘴巴,显然不相信,“楚楚叔叔的家不就是轩叔叔你家么?”

    “楚楚叔叔的家在国外。”秦浥尘看着轩陌有些不对劲,伸手就把秦序羽抱过来,将眼镜递给轩陌,“这小子最近吃得有点多,这自从知道他要开刀,妈就整天让人给他送各种补品。”

    轩陌从嘴角勉强扯出了一丝笑意。

    他的家怎么可能等同于楚楚的家?

    检查结果一出来,轩陌就和秦浥尘商量了一下手术的事情,秦序羽的病房里有两个看护,秦序羽在病房也无聊,趁着那两个人不注意,直接溜了出去,这轩陌和秦浥尘就在走廊尽头商量方案的事情。

    “这就是个小手术,你们不用太担心?”

    “就是不需要动刀?”

    “现在微创的技术很发达,你大可以放心。”

    秦序羽歪着脑袋听了半天,别的他不知道,只是听见动刀,这让他心里发怵。

    “小羽……”这边是vp楼层,平素人很少,秦浥尘捕捉到他的身影,喊了一声。

    “哇——”秦序羽忽然大哭起来,扭头就跑,直接撞到了下班过来的燕持!

    “哇——”秦序羽一看是熟人,抱着燕持的大腿就嚎啕大哭起来!

    这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全部擦在燕持的裤子上,他的双手僵硬的放在身子两侧,拿着公文包的手一抖,因为是夏天,他也仅穿了一条裤子,所以他可以十分清晰的感觉到那湿热粘腻的东西蹭在自己腿上。

    叶繁夏扑哧一笑,蹲下身子,伸手摸了摸秦序羽的小脑袋,“怎么啦小羽!”

    “哇——叶子阿姨,我要死了!”秦序羽伸手抱住叶繁夏的脖子!

    燕持看着自己晕湿了一大片的西装裤,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去洗手间!”燕持说着就大步朝着另一侧走。

    “别哭,有什么事情和阿姨说!”叶繁夏抱着秦序羽就往房间走,秦浥尘和轩陌也跟了进去。

    秦序羽越想越伤心,这哭得更是声嘶力竭。

    秦浥尘还是第一次看见自己儿子哭得如此伤心,可你越是安慰,他哭得越是凶残。

    直到燕持出现,低沉的声音在房间响起,吓得秦序羽立刻止住了哭声。

    “秦序羽,你再哭一个给我试试!”

    秦序羽被吓了一跳,直接缩在叶繁夏怀里,“叶子阿姨,大舅舅好凶,你千万不要嫁给这样的男人!”

    叶繁夏原本冷硬的嘴角,皲裂出了一丝笑意,“这话怎么说啊,为什么不能嫁给他啊?”

    “他太凶了,你以后肯定会吃亏的!”秦序羽不断抽泣着。

    燕笙歌正好送饭过来,看见自己儿子哭成这样,心疼到不行。

    “怎么了,不会是你爹地欺负你了吧!”

    众人立刻将视线投向秦浥尘,秦浥尘真是躺着也中枪,他真的是什么都没做啊,怎么就变成了自己欺负他。

    难不成在燕笙歌眼里,自己就是这样一个父亲!

    “妈咪,你实话和我说,我是不是要死了!”秦序羽眼睛都肿了,使劲嗅着鼻涕,那模样叫一个惨字。

    “胡说什么啊,怎么可能!”

    “那轩叔叔和爹地说什么要动刀什么的,难道不是我要死了么!”

    “不是,怎么可能啊。”

    “可是你们为什么每天给我吃这么好!”

    “呃……”燕笙歌拧眉,“这不是你生病了,要补补身子啊。”

    “我记得舅舅说,这猪要宰了,他们就会拼命给猪吃好的,把猪养得白白胖胖,然后再杀了。你们这样给我吃,难道不是因为我以后吃不到了么!”

    燕笙歌嘴角抽了抽,这燕殊每天都和孩子说些什么啊。

    燕笙歌是好说歹说,最后秦序羽终于平静了一些。

    反倒是燕持,站在那边,哪里都不舒服,连回家都坚持不住了,直接去轩陌的办公室洗澡。

    叶繁夏也没办法,这家伙只要洗澡必然要换衣服,就他洁癖的程度,是绝对不会穿轩陌的衣服的,叶繁夏只能去不远处的商场给他购置衣服。

    燕笙歌说得十分好听:“就应该治治他这洁癖,这以后你俩要是生了孩子,这孩子换尿布这事儿,难不成他这做父亲的就不做了?你别去给他倒腾衣服了,我看没有衣服,他能不能直接出去裸奔!”

    “这个我赞成。”秦浥尘附和。

    轩陌举手:“没有异议。”

    叶繁夏当时靠在门口,手中把玩着车钥匙。

    “不是我说,你就是太惯着大哥了,你说以后你家那不是比无菌室还干净啊,谁活得像他那样啊,糟心!”

    “你若是有这个胆子,可以当着燕持的面说。”叶繁夏轻笑。

    燕笙歌嘴角抽了抽,“我就随口一说。”

    “我可以帮忙转达!”

    “叶子,我们可是闺蜜啊!”燕笙歌嘿嘿一笑。

    “那我先出去了!”

    叶繁夏一周,这燕笙歌才长舒了一口气,这叶子怎么变得和大哥越来越像了。

    叶繁夏推门进入轩陌办公室,扭头敲了敲隔间的门,“燕持!”

    “进来吧。”

    只是当叶繁夏进去的还是,还是震惊了,她已经出去了四十分钟,燕持居然还穿着他本来的衣服,整个房间充斥着一抹消毒水的味道,叶繁夏连忙打开窗户通风。

    “你不是洗澡么?”

    “觉得他的浴室很脏,所以……”

    叶繁夏伸手捏了捏眉心,“燕大少,等你把人家浴室打扫干净,我看你也不用洗澡了。”

    “已经收拾好了!”

    这是轩陌自己的房间,他觉得到处都留着轩陌的味道,用这样的房间,他觉得自己受到了侵犯,叶繁夏看着他将衣服一件一件脱下来,折好放在一边,然后光着身子进了浴室,拖鞋都没穿。

    她现在无比赞成燕笙歌的话,这家伙活该没衣服穿,出去裸奔得了。

    “衣服呢!”

    燕持这次洗得时间不长,半个小时而已。

    “门的左手边。”叶繁夏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车流发呆。

    “叶繁夏!”燕持忽然喊了一声。

    “怎么了?”

    “你给我进来!”燕持这语气显得有些气急败坏,叶繁夏立刻走过去,推开浴室的门。

    “你怎么……”只穿了一条内裤!

    叶繁夏还是第一次给燕持买这种贴身衣服,平素只有西装外套而已,叶繁夏的目光落在他的某个地方,扑哧一笑。

    “好像有点不合身?”憋着笑。

    “这是不合身么?”燕持抚摸着内裤边缘,“叶繁夏,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绝对没有,我就是……”叶繁夏压根没有仔细挑选,这站在那里挑选这个,她还真的做不来。

    “你这是给我买了童装?”

    “扑哧——”叶繁夏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模样,乐得要死。

    “你还笑!”燕持气结。

    真的要被她气死了!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叶繁夏轻轻咳嗽一声,“我觉得应该差不多啊!”

    “什么差不多,你自己看差了多少,你不知道我的尺寸么!”

    “我……”叶繁夏轻轻咳嗽一声,“我下次会注意的!”

    “你过来!”燕持朝着她招手。

    叶繁夏硬着头皮往里面走,燕持看着她磨磨蹭蹭的样子,直接过去将她一把扯了过去,压在了浴室台上。

    叶繁夏整个人是背对着他的,通过浴室的镜子,她能够清晰的看见燕持双手横在她的腰上,已经动手解开了她胸前的纽扣。

    “燕持,你别闹,这里是轩陌的办公室!”

    “不怕,他不会回来的!”

    “你够了!”叶繁夏后视镜扭动着身子,却蹭到了别的东西。

    叶繁夏的脸蹭得一下红了,再也不敢乱动,“怎么不动了……”

    “别闹了。”

    “繁繁……”燕持双手按住她的肩膀,从她肩膀往脖子上摩挲,修长的手指抚摸她的脖子,一寸一寸,像是带着魔力,指尖跃动着火焰,被他抚摸过的地方瞬间滚烫炙热,叶繁夏忍不住嘤咛出声,燕持的手指放在她的唇边,俯身咬住她的耳垂,“你声音真的很好听!”

    叶繁夏的脑子在一瞬间炸开了。

    等她反应过来,裙子都被某人脱到了脚边。

    “爷爷说得不错,不能光说,得……做!”燕持张嘴咬住叶繁夏的耳垂!

    叶繁夏看着镜中的女人,眼神迷离,殷虹的嘴唇微微张着,燕持从背后抱着他,那精壮结实的肌肉上滚落着水珠,精致俊美的脸,就在她的颈侧……

    “繁繁,我要……”燕持的声音像是带着一种穿透力,一种撩拨人心的魔力,“要你!”

    等叶繁夏再清醒过来,那已经是完事之后的事情了。

    医院门口

    一辆白色的兰博cntnar,在医院门口的花弹处滑出了一个漂亮甩尾,就稳稳停在了停车场内,楚衍直接推门下车,径直朝着医院大门走去。

    刚刚给轩陌打了电话,居然没有人接?难不成是在做手术么?

    去他办公室等他得了。

    楚衍一边说着一边给自家哥哥打电话。

    “我已经到京都了。”

    “嗯。”楚濛点了点头,轻轻晃动着杯中的红酒,侧头看着窗外,“临城欢迎您”几个字瞬间映入眼中。

    “刚刚和廷煊分开。”

    “然后呢?”

    “来找阿陌!”

    楚濛的手微微收紧,喝了口红酒,“你没有家么?”

    “我一个人在家多无聊啊,轩叔叔和轩阿姨都走了,轩陌也一个人在家,正好做个伴儿!”

    “我的弟弟什么时候如此贴心了!”楚濛轻笑。

    “哥,我一直是个好弟弟,就是你从未发现我的好!”

    楚衍说着已经到了轩陌所在的楼层。

    他有轩陌办公室门的钥匙,所以直接就开门进去,怎么一大股消毒水的味道,医院最近在大扫除么?

    楚衍捏紧鼻子,往里面走,推开门的一瞬间,“喂——你怎么不说话!”

    房间并没有人,只是有一侧的桌子边放着几个男士服装品牌的包装袋,里面是折叠好的衣服,楚衍随手将一件白色的衬衣捏起来,这个……

    不是轩陌的尺寸。

    他直接推开浴室的门,很干净,什么都没有。

    那这个东西是谁的!

    “楚楚!”

    “哥……我待会儿和你说!”

    “你……”不等他说话,这楚衍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楚衍盯着衬衫看了许久,他的办公室,就是平常的保洁阿姨都不许进来,都是他自己收拾的,那是谁能到他房间,而且这浴室地上还是湿的,还洗过澡?

    轩陌和秦氏夫妇商量好了手术内容,准备回办公室换衣服,离开,这门怎么开了,难不成燕持离开的时候,没有给我关上,还是还没走啊!

    轩陌一边推门进来,一边说道!

    “你是不是还没走啊,要不待会儿一起吃饭吧!”

    没动静!

    “你不会还没洗好……”轩陌一边脱掉白大褂一边朝着里屋走去,当他看见楚衍的时候,明显怔愣一下,他的脚边有一件白色衬衣。

    “阿陌……”楚衍盯着轩陌看了许久。

    “什么时候回来的!”轩陌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也不和我说一声。”

    “给你打电话了。”

    “手机放在办公室充电了,这次回来准备待几天?”

    “阿陌……”楚衍叫住轩陌,“你喜欢男人?”

    轩陌正打算将衣服挂起来,手一僵,衣服落在地上,“你在说什么!”轩陌拧眉。

    “那怎么会有男人的衣服,而且还是潮湿的,还在你这里洗澡了,阿陌,你该不会真的是……”

    京都关于他俩的传闻很多,只是楚衍一直觉得喜欢的是女人,倒也没放在心上,他却从未问过轩陌这种问题,轩陌该不会……

    轩陌双手抱胸看着楚衍,一言不发。

    “我就是问问而已,在国外这个很正常。”楚衍扯了扯头发。“我也没有别的意思。”

    而此刻燕持忽然出现在门口,“我来拿一下衣服,差点忘了。”

    “这衣服是你的?”楚衍指着地上的衬衫。

    燕持拧眉,怎么掉在地上了,“楚楚,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

    “我和叶子还有点事,先走了,轩陌,谢了!”燕持拍了拍轩陌的肩膀就离开。

    楚衍尴尬的一笑,直接走过去,搂住轩陌的肩膀,“我就说嘛,怎么可能是我想的那样,你早说是燕持的不就好了么,我说怎么到处都是消毒水的味道,阿陌,我都要饿死了!我们快点去吃东西吧!”

    轩陌闷声不响,楚衍却笑得没心没肺。

    “反正无论如何,我们都是兄弟嘛,你说是吧!”

    轩陌看了一眼楚衍,拿起车钥匙往外走!

    兄弟?是么……

    ------题外话------

    关于爆更的活动,下一章的题外会和大家具体说明,下午还会发一个通告,方便大家了解,也会开展一系列的活动,所以大家记得关注一下哈!

    兄弟,是么?

    我:嗯嗯,是的!

    轩陌:呵呵……是哦,兄弟……

    我:不然呢,你还想干嘛!

    轩陌:我能干嘛啊,你说是吧,嗯哼……

    我:我怎么觉得有些冷呢!

    轩陌:错觉!

    我:是么……

    推文:《盛爱绝宠:权少撩妻有术》若非

    随便捡来的小丫头,二少竟生起当老婆的邪念,从起在抬脚小娇妻的路上越陷越深,无力自拔。

    《病宠暖妻之夫色难囚》北堇

    这是一个冷心总裁碰到一个偷心圣手华生忠犬暖男的故事

    【情话篇】

    她问:你的缺点是什么?

    他答:缺点你

    【斗嘴篇】

    他说:媳妇儿,我上辈子是修了多大的福分,今生才能娶你为妻

    她答:不是你修的福,是我做的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