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68 小羽生病,秦浥尘的算计(二更)

正文 368 小羽生病,秦浥尘的算计(二更)

    ( )京都某军区

    战北捷一想到昨天差点给他整出了乱子,这心里就恼火,这女人能不能有点脑子,就她这智商还想和燕殊在一起。

    有这样的追求者,真是为燕殊觉得悲哀。

    “吕艳艳,你现在就回去收拾东西,自己去找你们队长,我会将你的情况如何和上面汇报。”战北捷坐在椅子上,鹰隼般的眸子,像是要将吕艳艳看穿了。

    其实除却他脸上的淤青,战北捷长得真的算得上帅气。

    阳光从他身后的窗户渗透进来,莫云旗侧头打量着战北捷。

    那个男人的眸子在阳光下看是深褐色,眼神坚毅,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坚毅,鼻子坚挺,两道浓眉,显得他英气十足,再衬着这一身军装,更是阳刚味儿十足,举止谈吐随意不羁,锐利的眸子,轻抿着唇,棱角分明的沦落,冷傲而又盛气凌人,虽然是坐在那里,不过浑身散发着一股难以言说的强势霸道。

    若仅仅从脸来看的话,也就是三十出头的模样,只是他周身杀气很重,而且不说话的核实后,十分严肃,让人不敢直视。

    又不默,还喜欢威胁别人,这种男人,谁会喜欢啊!

    也难怪,相了这么多次亲,最后都铩羽而归。

    不过这种模样,也看不出来比自己大了十几岁,喊叔叔都可以了吧。

    “吕艳艳,你现在可以走了!”战北捷瞥了一眼吕艳艳,一个眼神都吝啬给她。

    莫云旗还是第一次见到战北捷如此傲娇的模样,倒是多看了两眼。

    待到吕艳艳出去之后,战北捷看着任凡,正色道:“任凡……”

    “任何处罚我都能接受。”

    “放两天假吧,调节一下,听说这次你的父母都来了,多陪陪你的亲人,去京都玩一圈!”

    “队长……”任凡看着战北捷,显然准备拒绝。

    “别的话就不用说了,就这么定了,你出去吧!”

    “好!谢谢队长!”任凡行了个军礼,就随即走了出去!

    而此刻莫云旗是真的吓得半死了,她不知道战北捷要搞什么,难不成这就准备收拾她了?

    不会也把她赶出去吧,自己好不容易进来的,那么多新兵,才进来五个,若是因为殴打队长被赶出去,她估计也不用在部队待了。

    “小不点,过来!”战北捷冲着她勾了勾手指。

    莫云旗温吞的走过去!

    “你快点儿,磨磨唧唧的做什么呢!”战北捷耐心耗尽。

    莫云旗立刻走过去!

    而此刻战北捷忽然抬起了胳膊,吓得莫云旗往后一缩,他真的要在这里揍自己?

    莫云旗也不是那种可以任由着他欺负的人啊,这身子下意识的就做出了防御性的动作。

    “你躲什么啊,我又不打你,过来给我捏捏肩,酸死了。”

    “嗯!”莫云旗战战兢兢的走过去,“队长,那个监控……”

    “前些天下大雨,说是坏掉了,今天才修好,算那个混蛋走运。”

    莫云旗这绷紧的神经陡然一松,“是么!”

    “对了,你刚刚想要和我坦白什么?”

    “没什么啊?”

    “你刚刚不是一副很迫切的样子?”

    “我有么!”莫云旗呵呵一笑。

    “你和我说你去上厕所,怎么人跑到操场了?”

    “就是忽然觉得腿有些酸,想出去走走!”

    战北捷轻哼,却并未说话。

    等莫云旗从他办公室出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后背都湿透了,忒会吓人了,莫云旗长舒了一口气,以后做这种事得更加小心才行了。

    我呸,以后不做了!

    这胆战心惊的,和做贼一样。

    京都燕家

    姜熹觉着燕家人对于她怀孕的事情,都显得过于紧张了,她就是怀孕,也不是不能动,又不是残疾了,生活还是可以自理的。

    到了晚饭,姜熹发现自己的单独用餐盒装了菜,只是这菜色无论怎么看,都太营养了一些。

    “这是专门一个你搭配的营养餐。”宋一唯解释。

    “我该不会每天都这么吃吧。”

    “当然不是。”姜熹松了口气,“每天都会变着花样给你做的,营养均衡搭配嘛。你看小笙,她怀孕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现在小羽多聪明。”

    “是么!”姜熹吃了口饭,味道是不错,只是忽然和众人不一样,姜熹心里觉得怪怪的。

    “肯定的啊,身子肯定要调理一下,对了,熹熹,你还是太瘦了,这段时间给你多补补,这要是太瘦了,以后生孩子也会出问题的!”

    “这个……”姜熹觉得自己一点也不瘦啊,这不是挺匀称的么!

    真的是有一种瘦,叫做长辈觉得你瘦。

    姜熹刚刚洗了澡出来,一出去,就看见梳妆台上摆放着一碗热腾腾的汤品,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燕殊扔下手机,直接走过去,“这个是你的。”

    “我今天已经喝了三种补品了。”

    “妈说这个适合这个时候喝。”

    “我实在喝不下了,要不你帮我喝?”

    “不行,这个是专门给你熬的!”

    “燕殊……”姜熹伸手扯住燕殊的衣角。

    “听话,喝了!”

    “我是真的喝不下了,我觉得这样下去,我不胖也难。”

    “这些都是为你调理身子的,听话,喝下去。”

    “你帮我喝呗,你明天都走了,等你走了,这些还不得我自己乖乖喝,就这一次,行不行……”

    “你以后记得按时吃饭,炖的补品,也吃点,别亏待我儿子……”燕殊伸手摸了摸姜熹的肚子!

    “好了,我知道,你快点喝!”

    燕殊发誓,他从未喝过如此甜腻的东西,原来真的有种甜腻的感觉,是真的可以把人齁死的。

    姜熹看着他痛苦的模样,扑哧一笑,“你现在明白我喝这个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了吧!”

    “我现在是明白,为什么女人怀孕,胖的是丈夫!”

    而此刻的秦家

    秦浥尘和燕笙歌分坐在餐桌两侧,餐桌上摆放着烤串、卤煮、麻辣烫、酸辣粉……几乎各色小吃都有了。

    燕笙歌正拿着筷子,吃着面前的几块臭豆腐。

    “嗯嗯,这家的味道不错,下次臭豆腐就买这家的!”

    秦浥尘双手托腮,“笙笙,你这个样子,妈知道么!”

    “你敢说出去,就乱棍打死!”

    秦浥尘耸肩,他哪里敢啊。

    这燕笙歌在宋一唯面前说得都十分好听,说自己吃的有多么营养,其实并不是这样的,燕笙歌平时倒是还好,只是有时候半夜忽然坐起来,就晃着秦浥尘出去给她卖小吃,之前怀了小羽的时候,偏好甜食,这秦浥尘也就忍了。

    他当时真怕她怀个孕,结果得了糖尿病什么的,这想要控制也没用,燕笙歌完全是将他拿捏住了,三不五时给他来一出一哭二闹三上吊。

    “偏得说什么是不是因为怀孕了,所以不想要她了!”

    “是不是嫌弃她了,说他不爱她了!”

    秦浥尘也很苦恼啊,但是她是孕妇,没办法,只能忍着。

    这次怀孕,秦浥尘已经做好准备了,难不成还能比怀秦序羽的时候更加艰难么?不能吧。

    恰恰相反,这人的口味越来越重了,而且要的东西也是他从未想过的!秦浥尘看着面前一桌子的东西,愁人啊,这大半夜的,吃这么重口真的好么?

    “笙笙,尝一下就好了,半夜吃这些容易拉肚子。”

    “我就吃两口而已!”

    你在逗我么,这一盘子的都没了。

    “你这身子需要好好养养,回头我也请个营养师回来……”

    “别……”燕笙歌连忙推脱,“你敢请回来,我就敢回家住!”

    “可以啊!”秦浥尘双手一摊,“你和熹熹可以做个伴儿!”

    燕笙歌吃了个肉串,将烤串的枝儿往桌子上一扔,“秦浥尘,你几个意思,你给我说清楚!你不说我就不吃了!”

    “那我不说了,不早了,我们上去睡觉!”

    “秦浥尘!”燕笙歌呕得半死,“你说,是不是想我回娘家,你说啊!”

    “你别激动,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说,你是几个意思,我不就吃了点东西么,怎么了,我怀孕这么辛苦,想吃点自己喜欢的不行么,你这就要赶我走了?”

    秦浥尘伸手捏了捏眉头。

    “不耐烦了?行,我走!你们上去帮我收拾东西!”

    “也顺便把我的收拾了。”

    “秦浥尘,你收拾东西做什么!”

    “和你回燕家住,你这回去了,还能这么吃?”

    燕笙歌咬牙,“我困了!”

    “那我们上去睡觉!”

    “抱一下!”燕笙歌伸手。

    所以说他们那群人总说,也只有秦浥尘能够受得了燕笙歌这种跋扈的性格。

    燕笙歌缩在秦浥尘的怀里,“秦浥尘,你老实说,我最近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燕笙歌若是一直都是这般,估计是个男人都会觉得受不了吧,可是她懂的分寸,进退得宜,知道什么时候撒娇,什么时候耍赖,加上把秦浥尘吃得死死的,这秦浥尘自然拿她没有办法。

    “这倒不是,只是你的身体,我们都很清楚,应该多保养才对,这些东西刺激性太大,我怕你胃受不了。”

    “嗯!”燕笙歌搂着他的脖子,说真的,也就只有秦浥尘了。

    若是换做别的男人,估计早就被吓跑了。

    他俩刚刚进去,听着楼下动静的秦序羽爬下床,下面的味道实在是太香了,管家正准备收拾,秦序羽已经爬上了桌子。

    “哎呦,小少爷,你可别吃,这些都很辣。”

    “我就尝尝。”秦序羽睁着大眼睛,有许多东西他都没吃过,关键是闻起来很香啊。

    “这些你都不能吃,会拉肚子的,快上去睡觉!”

    “哎呀,我就吃一点点,一点点就好!”

    这管家还是看着秦序羽长大的,看着他撒娇,自然就舍不得,勉强让他尝了两口,秦序羽辣得眼泪一个劲儿的往下掉,秦浥尘是完全不能吃辣的,所以他根本不碰这些,秦序羽在这方面遗传了燕笙歌更多一些。

    只是到了后半夜,秦序羽忽然捂着肚子敲秦浥尘的房门。

    秦浥尘被燕笙歌折腾了半宿,刚刚睡下,拧开灯往外面走。

    “小羽……怎么回事,脸色这么白!”秦浥尘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都是冷汗,可是额头却很烫。

    “爹地,我肚子疼!”秦序羽抱着肚子,直接瘫坐在地上,开始满地打滚,“好疼——”

    燕笙歌听着动静,立刻跑出来,“怎么啦!”

    “我去开车,立刻去医院!”秦浥尘抱着秦序羽就往楼下跑!

    “爹地——好疼……”秦序羽抱着肚子!

    “哪里疼……”

    “肚子疼,呜呜……”秦序羽一边说着一边嚎啕大哭起来,秦序羽将他抱到车上,燕笙歌将他搂在怀里,秦浥尘开车,车子立刻消失在夜色中。

    轩陌这会儿正在家睡觉,接到了秦浥尘的电话,倒是一怔。

    这个点,怎么会打电话过来,其从燕笙歌再次怀孕,秦浥尘晚上都不会出来和他们聚聚。

    “喂——”

    “小羽肚子疼,我现在去你们医院,你给安排一下医生?”

    “吃坏东西还是怎么了!”轩陌起身,衣服也没来得及换,扯了个外套就往外面跑。

    轩家距离医院很近,秦家还没到,轩陌已经到了,等小羽被送过来的时候,轩陌想伸手给他检查了一下,“好像不是普通的腹痛。”

    “那怎么办!”燕笙歌差点急哭了。

    “你别急,检查一下就知道了!”

    轩陌伸手掀开秦序羽的衣服,伸手按了按他的腹部,“小羽,这边疼不疼……”

    “不疼!”

    “那这边呢!”轩陌伸手按压他的腹部,小心的给他检查。

    秦序羽这会儿好像没有刚刚疼得那么厉害了,只是在不停抽泣,小脸哭得红扑扑的,看起来可怜得紧。

    轩陌的手摸到他中上腹,秦序羽忽然叫了一声,“疼——”

    “嗯!”

    轩陌又检查了一下脐周,同样他有感觉到痛感,轩陌双手撑着床,看了看一侧的秦氏夫妇。

    “可能是急性阑尾炎。”

    “阑尾炎!”燕笙歌和秦浥尘对视一眼。

    “如果确定还需要等明早检查结果出来之后!”

    “那他要是还疼怎么办!”

    “他这个是阵痛,要是再疼,护士会负责给他止痛的,阑尾手术现在就是个小手术,你们不用太紧张,这是最小的外科手术,现在还可以通过微创解决,不是什么大问题,你们不用太紧张。”

    轩陌扭头看了看秦序羽,“怎么样,还疼不疼啊!”

    “眼睛疼!”秦序羽说得委屈极了。

    轩陌坐到床边,揉了揉他的头发,“好了,有轩叔叔在,待会儿给你拿东西敷一下,就不疼了。”

    “嗯!”

    在秦序羽的认知里面,轩陌是医生,肚子疼就该找医生,所以他显得十分安心。

    另一边的秦浥尘和燕笙歌也松了口气,真是吓得半死。

    燕笙歌伸手捂住肚子,就往一侧的洗手间走。

    腹部传来一阵痛感,这下面居然出血了……

    燕笙歌看着那猩红的液体,心里一凛,下意识的伸手抚摸肚子,秦浥尘站在门口,“笙笙……”

    “嗯?”

    “怎么了?”

    “没事!”

    燕笙歌冲掉马桶里面的水,走了出去。

    “对了,小羽可能要在医院住几天,你俩需要回去给他收拾一下东西,这边有我看着。”

    秦浥尘点了点头,燕笙歌的身体确实也不适合熬夜留在这边。

    第二天

    宋一唯和姜熹一大早就匆忙赶到了医院,本来悬着一颗心,看到秦序羽正坐在床上玩玩具,看样子倒是没什么大碍,反而宽心不少。

    不过宋一唯也听说了燕笙歌在家半夜偷嘴的事情。

    秦浥尘晚上得留在这边守着秦序羽,这燕笙歌总不能一个人在家,宋一唯大手一挥,直接把她接了回去。

    这从此燕笙歌就过上了和姜熹同样的日子。

    各种辛辣刺激性的全部都给她禁止了,燕笙歌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啊,自己那天晚上就不应该乌鸦嘴啊,这不真的一语成谶了,怪谁啊。

    医院

    秦浥尘的助理将需要处理的文件全部送了过来,秦浥尘白天就在医院办公,让别人来照顾秦序羽他实在不放心,或许也是因为他个人生活环境所致,他也想多陪陪秦序羽。

    只是医院里面却迎来了一批不速之客。

    孙静闲一看见秦序羽穿着小小的病号服,心疼到不行,“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就住院了。”

    秦浥尘放下手头的工作,看着走进来的三个人,除却孙静闲,还有秦振理和秦圣哲。

    “爷爷、奶奶、二伯!”秦序羽乖乖叫人。

    “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到底得了什么病啊,这小小年级的,我听说要住好几天院……”孙静闲一脸担忧。

    “两个大人连一个孩子都照顾不好么!”秦振理轻哼,“你这个样子要如何管理公司!”

    “这个和我爹地妈咪没关系!”秦序羽虽不知道他话中暗含的意思,可是字面意思还是知道的。

    “大人在说话!”秦振理冷哼,越发没规矩了。

    “我儿子生病了,你们这是准备大闹病房不成?”秦浥尘背靠着咖啡色的沙发,整个人陷入沙发上,伸手摩挲着面前的一支钢笔,“不过来看病人,却连一个果篮都不带,你们是真的来看小羽呢,还是说有别的目的?”

    “你平时工作挺忙的,公司事情这么多,都压在你身上,也是够辛苦的,小笙现在又怀孕了,你现在一个人除了要打理那么大的一家公司,还需要照顾两个人,忙得过来么?”秦振理慢条斯理的说着。

    “父亲以为如何?”秦浥尘轻笑。

    和苍蝇一样,无孔不入!

    无时无刻不想着往公司钻!

    “我就是怕你一个人忙不过来,你若是忙不过来,小羽就接过来给我们照顾,怎么说,我们也是他的亲爷爷,亲奶奶,不会虐待他的!”

    秦序羽睁大眼睛,他可不要,他不要去那里!

    他立刻扭头看着秦浥尘。

    秦浥尘只是一笑,“孩子还是留在父母身边比较好。”

    “我听说燕二少的媳妇儿也怀孕了,这燕家要忙着照顾自己的小孙子,应该也没空帮忙照顾小羽了吧!”孙静闲笑了笑,“我是挺喜欢这孩子,这模样,这脸蛋,着实讨人喜欢!”

    秦浥尘和燕笙歌都是俊美之人,这秦浥尘自然丑不到哪里去,只是秦浥尘却不喜欢她,而且明明就不喜欢自己,还总是喜欢口是心非。

    “这话说得倒是有几分道理!”秦浥尘一笑,“公司的事情确实有些多,忙不过来!”

    “你早说不就好了么,你和圣哲是兄弟,圣哲若是进了公司,也能帮上你,你说是吧,帮你分担一点负担!”

    这秦家嘴上把他的后路都堵死了,好像秦浥尘是被迫做出的决定。

    秦浥尘一笑,“说的是,那二哥什么时候去公司报道吧,我回头和人研究一下,给你安排一个好的职务!”

    秦家人愕然,秦浥尘你怎么变得这么好说话了,这之前把秦氏守得固若金汤,现在居然说让秦圣哲进公司?难不成真的觉得有心无力?

    “浥尘,你这话……”秦振理不放心。

    “下周吧,下周如何,最近我实在太忙,实在顾不上二哥!”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秦振理连忙应声!

    秦振理看着他们满心欢喜的模样,拿着笔轻轻敲击着文件。

    既然这么想进来,那我就让你“有去无回”!

    秦序羽看着秦浥尘的笑容,身子一抖,他怎么觉得脊背凉凉的!

    ------题外话------

    小莫同志肯定是长舒了一口气,简直快被吓死了……

    就把战北捷把她拖进小黑屋,就地正法了!

    燕小二:就地正法这个词,我喜欢!

    我:流氓!

    燕小二:我说什么了,看你这激动的劲儿!

    我:……

    燕小二:啧啧,别总说我耍流氓,我看啊,真正爱耍流氓的是你吧!

    我:活该让你吃素!

    燕小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