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67 心动不如行动,老战吃瘪

正文 367 心动不如行动,老战吃瘪

    ( )燕殊刚刚上车,就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宋一唯立刻命令燕殊将姜熹直接送回来,这边距离京都也不远,燕家又在京郊,到那边只需要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姜熹和燕殊两个人都处于巨大的亢奋之中。ge

    两个人此刻完全像是飘在云里的,着一切来得有些突然,姜熹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肚子,侧头看了看燕殊,燕殊伸手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

    车子途径一条省道,很快进入京都地界,当他们到家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

    只是没想到家里的人居然都在。

    弄得姜熹有些懵!

    “你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扶熹熹进来,要是我的小曾孙出了什么事情,我为你是问!”燕老爷子举着拐杖,朝着燕殊就挥过去!

    燕殊蹙眉,盯着姜熹的肚子!

    “爷爷,这家伙,现在也就是个肉球……”

    “你个混蛋,让你扶你就扶,怎么这么多废话!”燕老爷子气得半死,这个小混蛋!

    这是准备把他活活气死不成!

    “爷爷,我自己可以走!”自己也没有那么金贵。

    “头三个月很重要的,快来,我们进屋再说!”宋一唯直接推开姜熹身边的燕殊!

    燕殊一愣,怎么回事,难不成有了孙子儿子都不要了!

    叶繁夏自然地走在姜熹另一侧,“熹熹,恭喜……”

    “谢谢。”姜熹这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因为这一切来得有那么一丝不真实,那种感觉有些奇怪,她的肚子里面居然有了宝宝。

    “我已经让人去买了补品,这怀孕了,你就得多补补,营养均衡,不要挑食,更不要提减肥什么的,孩子比较重要……”这可是燕家下一辈中的头一个孩子,燕家自然都是十分重视。

    自从沈家的老爷子过世之后,燕老爷子就显得精神不济,连带着腿部的旧疾发作,现在走路都要依靠拐杖,就是秦序羽过来,也显得有些郁郁寡欢,这一听说姜熹怀孕了,这足下生风,连带着整个人的精神都好了许多。

    “你爷爷这段时间精神不好,这一听说你怀孕了,我看腰也不疼了,腿也不疼了,比什么都管用,你可别说,这孩子来得真及时。”宋一唯笑道。

    姜熹顿时觉得亚历山大。

    燕持和燕殊走在后面。

    “燕小二,你可以啊,这么快就有了孩子。”

    “大哥,你有没有觉得我在家里的地位不保了?”

    “你有地位可言么?”燕持挑眉!

    “我一直觉得我是他们手心的宝贝!”

    “得了吧,一大早来恶心我!”燕持无语,“话说你今天不用立刻回军区?”

    “今天的训练战北捷给我顶着,我明早回去!”

    燕殊忽然能够体会老钱在集体婚礼上面说得那番话了,虽然心里很想,可是却又觉得很无力,心底无端升出一丝挫败感。

    “没精打采的,现在可是要升级做父亲了,能不能成熟一点!”

    “我美好的二人世界都没了!”燕殊叹了口气,“哥,你和叶子要孩子别那么快……”

    “燕小二,你皮痒是不是!”燕老爷子扭头就要揍他。

    “爷爷,我就是说着玩玩的,我肯定是希望大哥和叶子三年抱俩了!”

    “这还差不多,燕持啊,你看看你弟弟,什么都比你快,你可得抓紧了吧!”

    “好,我会努力的!”

    “这可不是努力不努力的问题,你需要行动啊,听见没!”

    “我知道,只是总会遇到一些困难啊!”

    自从那晚之后,这叶繁夏总是躲着自己,这一回家,直接将房门反锁,愣是不给自己进去啊,他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又不能直接把她吃了,怎么怕成这样,平时有些肢体接触,这丫头也总是躲着自己,难不成还是自己那晚把她折腾得太狠了?

    “不至于吧!”燕殊打趣道,“大哥,难不成你……”

    一想到那晚燕持的和自己的对话,燕殊立刻压低声音,用仅能他们两个听见的音量说:“大哥,你不会是一秒钟就那啥吧,然后叶子把你给嫌弃了……”

    “燕殊,你把头伸过来,看我能不能把你掐死!”燕持咬牙。

    燕殊笑得十分欠揍。

    燕老爷子大手一挥,“男人嘛,有困难就要克服,自己想办法,你看看人家小殊,你好歹也是做大哥的,一点表率作用也起不到!”

    燕持深吸一口气,冷静,克制!

    “我知道!”

    “不要光说,要有行动!”

    “是啊,大哥,你要听爷爷的话,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实践出真知!”

    “你再说?”燕持咬牙!

    而走在前面的叶子,将燕老爷子的话一丝不落的听了进去,这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栽倒。

    燕持倒是一乐,这丫头也知道怕了?今晚肯定不会让她逃了。

    “对了,你和叶子的婚礼打算怎么弄?”燕殊看向燕持。

    “地点已经选好了,不过你……”燕殊前段时间假期用掉了许多,而且他的身份也比较特殊,“可能有些困难。”

    “这是准备出国了?”

    “有这个打算?”

    “时间呢?”

    “还在和母亲敲定。”

    “等你定了通知我,我要是能请到假,还得申请,逐级上报需要时间。”

    “成!”

    秦浥尘和燕笙歌已经接到了通知,几乎在同一时间到了燕家。

    只是燕笙歌可不是空手来的,这一来就带了许多的东西,“嫂子,这个,防辐射的,你平时要是用电脑什么的,要穿上这个,还有这个鞋子,比较软和,这怀孕到了后期,下半身很容易浮肿,到时候估计你的很多衣服鞋子都穿不下了,还有这个……”

    众人都没有回过神,就看见燕笙歌从两个大的行李箱中掏出了无数的东西!

    秦浥尘伸手捏了捏眉心。

    “你怎么不管管!”燕殊侧头附在秦浥尘耳边。

    “你能管得了你妹妹?”

    “不能?”燕殊说得理所当然。“可你是他丈夫啊?”

    “你咋不说你是她哥呢,这确定熹熹怀孕之后,就拖着我把家里的东西都翻了一遍,她怀孕了,也不能亲自动手,我就被她指挥来指挥去!”

    燕殊一乐,他都能想象到那种画面。

    “她怀孕添置了不少东西,许多东西都买了几份,她就拾掇了这么多过来?”

    “需要这么多么……”

    这一下子已经把整个茶几铺满了。

    “二哥,你懂什么,怀孕是个很关键的时期好么?”燕笙歌冲着燕殊翻了个白眼。“嫂子,你是第一胎,一定要注意好好保养。”

    “嗯!”姜熹脸上划过一丝绯红,这孩子一个月都不到,为什么总是盯着她的肚子看。

    尤其是秦序羽,坐在她身边,这眼睛就没有从她肚子上面移开过!

    “小羽,你是喜欢弟弟还是妹妹啊!”宋一唯问道。

    “弟弟!”秦序羽看了看姜熹,“舅妈,我能不能摸一下。”

    “你来!”这肚子完全是憋的,根本摸不出什么东西,秦序羽的小手滚烫,在姜熹肚子上摸了一会儿,扭头看了看燕殊,“舅舅,爹地,你们是怎么把弟弟妹妹塞到妈咪和舅妈肚子里面的!”

    燕殊愕然,踢了一脚秦浥尘,“你儿子问你呢!”

    “那个……”秦浥尘咳嗽了一声,“就是……”

    “为什么我看别的阿姨怀孕肚子都很大,妈咪和舅妈的肚子都好平,是不是过些时候,你们再把孩子塞进去?”

    “这个问题有些深奥,回头我仔细和你解释!”秦浥尘被众人看得有些头皮发麻!

    总不能和他说是通过活塞运动吧!

    按照自己儿子的尿性,肯定要问,什么是活塞运动,这根本就是个无底洞。

    “爹地,我们可以慢慢解释,平爷爷,能不能给我倒杯果汁,顺便给爹地倒杯咖啡,爹地,我们可以慢慢聊!”秦序羽的脸上就充斥着两个字!

    “求知!”

    “好了小羽,回头再说,过来帮舅妈把东西送到楼上。”燕笙歌开口。

    “爹地,你可别忘了,回头一定要和我说!”

    秦浥尘嘴角抽了抽!

    “你儿子绝对是来克你的,哈哈……”燕殊笑得合不拢嘴!

    “等你有了孩子,我倒是想看看,你会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说不定我的儿子根本不会问呢!”而事实也证明,确实如此。

    因为某个宝贝,对这些都有着自己的一套解释。

    “对了,小笙,你和浥尘今天中午留下来吃饭吧,我让人多做两个菜,我们一家人难得聚得这么迟,而且还有两个小生命。”

    “好!”燕笙歌点了点头。

    本来这吃饭也是一件让人很高兴的事情,只是话题扯着扯着又扯到了燕持和叶繁夏身上。

    “叶子,你和大哥准备什么时候结婚要孩子啊?”燕笙歌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还没想好。”叶繁夏垂头吃饭。

    “这事儿还是尽早比较好,孩子年纪相差不大,还能做个伴儿。”燕笙歌笑道,“大哥,这事儿你得多上心啊。”

    “吃菜!”燕持破天荒的给燕笙歌夹了菜。

    “是啊燕持,这事儿可不能拖,你弟弟都结婚了。”裴燕泽推了推鼻梁上的金边眼镜。

    “爸,我知道。”燕持被一群人盯得头皮发麻。

    这不是为了亲自姜熹怀孕才聚餐的么,为什么到了后面变成了他的批斗大会!

    以前没有女朋友,被批斗,这有了女朋友,还得被批斗,估计以后孩子怀得迟了,还得被批,要怪只怪燕殊将一切都提前了许多,而且领证结婚,生孩子,在一个同时进行,如此神速的,还能有谁!

    真是遭罪,怎么有这么个弟弟!

    而此刻的军区

    战北捷的日子也不好过,这被打得鼻青脸肿就算了,这燕殊还让莫云旗来照顾他。

    燕殊的理由也是非常简单:“女孩子细心!”

    然后就发生了下面的一系列事情!

    “给我倒杯水!”

    “队长,喝水……”

    “我擦,你是准备烫死老子么!”

    “队长,吃饭……”

    “咳咳,为什么饭这么硬,我喜欢吃软的饭,还有,这个菜,我和你说了,我不喜欢……”

    “队长,挑食是不好的!”

    “老子就是挑食,也长得比你壮!”

    “也许是虚胖……”

    莫云旗vs战北捷,完胜!

    第二轮

    因为燕殊临时告假,所以本来燕殊的任务全部砸到了战北捷的头上,虽然说下面都有班长在带,不过战北捷还是需要过去看看情况,免得下面的人偷懒。

    “帮我把衣服套一下!”战北捷后背很疼,胳膊活动的时候,像是要被拧掉了。“嘶——你是女人嘛,能不能轻点儿!”

    莫云清哪里做过这种事情,手脚笨得很!

    “我去,小不点,我算是看出来了的,你就是成心的!”

    “队长,你误会我了!我是无心的。”

    “你特么的就是想谋杀我,你实话和我说,昨晚揍我的人是不是你!”

    莫云旗一激动,这手直接按在了他的痛处!

    “我靠,你谋杀啊,莫云旗,你给我等着!”

    “队长,我真的是无心的!”

    “你到底是不是女人,让你温柔一点,你听不懂么!”

    “那你到底是不是男人,你已经叫了好久了,不能忍一下么!”

    战北捷险些吐血而亡!

    莫云旗vs战北捷,完胜!

    这到了操场上,战北捷勾了勾手指,莫云旗不动弹!

    战北捷咳嗽一声,仍旧没动静!

    “咳咳……”战北捷有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队长,您是不是胃不舒服?”她记得昨晚没揍他肚子啊!

    “给我拿个凳子,腿疼!”

    “您稍等!”莫云旗噔噔噔给他弄了个凳子,战北捷伸手揉了揉腿,越想越觉得今天莫云旗很是奇怪!

    平时不顶撞自己算是不错了,今天怎么如此乖巧。

    “小不点,你实话和我说,昨晚是不是你。”

    “不是!”

    “不是?”战北捷有些不相信。“发个誓我看看。”

    “队长,你能成熟一点么?”

    战北捷呕血,“给我捶个背,酸死我了……”

    “好!”

    战北捷双腿伸着,随意晃动着,还在想昨晚的事情,“小不点,你说谁这么大胆,敢揍我,这要是被捉住了,我给得……”

    “非得什么?”莫云旗伸手捏住战北捷的肩膀,心下有些不安,等着战北捷的回话。

    “扒了他的衣服!”

    “吊起来打!”

    “然后让他去操场裸奔!我擦——你轻点儿!你这丫头,是真准备谋杀我不成!”

    “队长,我注意一点!”

    “马丹最近怎么这么倒霉,别让我逮着他,不然非得要他好看,你说是吧,小不点!”

    “嗯!”莫云旗嘴角抽了抽,要死了,这家伙还是个记仇的主儿,就希望燕队长能替我保守秘密才好。

    “你别说,你这手法不错,学过?”

    “嗯,之前在家经常帮我父亲按。”

    “不错不错!”战北捷终于发现了这小不点的一点用处,“对了,回头给我去监控室那边,我记得操场那边是有监控的,给我调来看看,这要是不抓住那个小子,我心里咽不下这口气,这可是我的地盘,他是活腻了么!”

    莫云旗心里咯噔一下,战北捷坐了一会儿,实在憋不住了,带着莫云旗去了监控室。

    莫云旗这心里七上八下的,“队长,我肚子疼!”

    “你去厕所吧,我等你!”

    “不用了,队长,我自己去就行,你自己去监控室吧!”

    “你……”战北捷话音未落,莫云旗已经跑得没影了,肚子有这么疼么?拉肚子?

    战北捷腿有些疼,扶了会儿墙,终于到了监控室。

    莫云旗心里七上八下的,直接跑去了操场,那个地方应该是没有监控的才对,那天晚上她可是专门挑在这里的。

    只是当她到那个地方的时候,远远就看见一个红色的光点。

    这颗心就不断的往下沉,完蛋了!

    而此刻战北捷已经到了监控室,说明了情况之后,他们立刻给战北捷去找监控,战北捷站在监控室,这小不点不是说去上厕所么,跑操场去干嘛,有鬼!

    莫云旗一颗心完全是悬空的,她吊着一颗心,坐在操场上发呆,仰面望天,完了……

    就按照战北捷那个臭脾气,自己这次是真的完了,啊——

    莫云旗扯下帽子,使劲揉了揉头发,自己昨晚脑子是秀逗了么,怎么就……真是要疯了!

    她仰面躺着,将帽子卡在脸上,遮住刺眼的眼光。

    操场的声音很大,所以有人靠近,她也是浑然未觉,直到那人伸手将她的帽子扯下来,战北捷那张脸忽然出现在她面前,莫云旗吓得差点从操场的看台滚下去!

    战北捷伸手摸了摸脸,虽然被揍得有些难看,也没到这个地步吧,居然把她吓成这个样子!

    “队长!”莫云旗立刻从地上爬起来!

    “跟我去办公室!”战北捷一边说着嘴巴里面还在说着一些让她胆战心惊的话!

    “这处分必然是少不了的,居然给我弄出这种事,老子是这么好欺负的人么!”

    “别以为是个女人,我就能饶了她!”

    “就算是个女人又如何,三番两次给我惹事,是个女人难不成就有特权不成,这里是不对,又不是什么菜市场,就算她爸是首长,我特么的也照样把她给办了!”

    ……

    莫云旗双脚有些软。

    这战北捷是专门说给她听的吧。

    “小不点,你说是不是,是个女人怎么了,还有给她求情,我就奇了怪了,凭什么啊!”

    “呵呵……”莫云旗干笑两声!

    “我这地方不是谁都能待的,没什么本事,还尽给我惹事!”

    “其实……”莫云旗抿了抿嘴唇,“也不能说什么本事都没有吧!”

    “倒是有本事,弄得一群男兵很兴奋啊,还差点为她打架!”

    完了!

    莫云旗顿时觉得脚下的步子变得越发沉重,这分明就是在说自己啊,真是的,自己昨晚真的是头脑发热,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队长……”

    “怎么了?”

    “有个事情我想和你坦白!”

    “什么事情都得我将这件事情处理完再说!”

    “不是,我……”

    莫云旗是怕这战北捷把她带到办公室“杀人灭口”,他这种人还真的做得出来,那她岂不是完蛋了!

    “你急什么,有什么话待会儿说,况且你刚刚也没去厕所吧!肚子不疼了!”

    “那个……”完了,他真的什么都知道了。

    说话间战北捷已经推开了门,任凡和吕艳艳正站在办公室中。

    “小不点,把门关上!”

    莫云旗乖乖照做,这心里却一直在打鼓。

    怎么办公室还有人!

    “啪——”忽然战北捷将手边的文件直接摔在任凡和吕艳艳面前,“你们知道你们这种事什么行为么,啊——”

    “队长,我错了!”任凡开口。

    “战队长,是我的错,和任凡没关系!”吕艳艳出声辩解!

    “本来就是你的错,你也不用整得替任凡扛过错,整件事情都是因你而起,吕艳艳,你还是个军人么,你对得起你身上的这身军装么,若不是你们队长为你说好话,我压根不会把你留在这里!你除了会唱个歌跳个舞,惹得男兵差点私斗,你为这个部队做过一点贡献么!”

    “战队长!”

    “你的情况我会和你的队长反应,到底是个什么处分,你自己心里有数,能不能待在部队,这个我看难说,思想不纯,这是个大问题!”

    莫云旗心下更加紧张了,这战北捷不会是在敲山震虎吧!

    ------题外话------

    老战这个人吧,又不会毒舌,这和小莫同志一起,就一直被怼……啧啧

    老战:你这个后妈,你给我滚粗,滚粗!

    我:你看你,脾气这么大,谁受得了你!

    老战:我一脚把你踹死信不信,你看你把我欺负成什么样子了!

    我:是小莫同志欺负你的,你找她算账去啊,你找我干嘛!

    老战:就找你!

    我:柿子挑软的捏!

    老战:不服来战……

    我:(委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