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66 娇花vs霸王花,熹熹怀孕(戳)

正文 366 娇花vs霸王花,熹熹怀孕(戳)

    ( )第二天巡逻的士兵才发现战北捷是躺在操场一角,衣衫不整,脸上还有淤青,晃了半天,愣是没弄醒,两个人立刻将他架到了医务室。

    燕殊要负责今天的早训,接到通知就立刻前往医务室,只是当他看见战北捷这样儿,顿时笑抽了!

    而此刻战北捷已经睁开了眼睛!

    “卧槽——哎……”他一开始只是觉得身上很疼,可是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才发现,脸也很疼,他伸手捂住脸,“我擦……我这是……”

    燕殊斜靠在门边,打量着战北捷。

    那双深褐色的眸子,带着一抹难以置信,那高挺的鼻梁上还有一点青,浓眉紧锁,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虽然脸上伤痕很多,不过周身却散发着一种难以言说的狂傲霸气。

    燕殊看着他衣衫不整的模样,倒是一乐,“老战,你要不要给老方检查一下。”

    “检查什么,马丹——嗷……”他现在说话动作都不能太大,“这是谁干的,老子不弄死他,我就不姓战。”

    “你这模样,活脱脱像是被人给强了!”

    “噗——咳咳……”方医生被燕殊这话给惊着了,一口热茶直接呛入了肺里面,捂着嘴猛烈的咳嗽起来。

    “燕殊!”战北捷咬牙,就不能说点好听的么!

    “我说真的,你让老方给你检查一下,你看你这衣衫不整的,啧啧……不过……”燕殊单手撑着下巴,摩挲了两下,“谁这么重口啊,对你下手!”

    “我擦,燕殊,你再说?小心老子和你翻脸,特么的,肯定是哪个小混蛋公报私仇!”

    “那也是你平时人缘太好了。”

    “你昨晚的事情你还记得多少!”老方咳嗽了半天,脸都涨红了。

    这燕殊也是,说话每个正行。

    “我只记得我看见了廷煊,然后就……”

    “那就找不到了!”燕殊耸肩,“活该你倒霉,被人给揍了一顿,我看肯定是平时你把人给训练狠了,昨晚你喝多了,倒在地上,就把你给揍一顿,你说说你,啧啧……”

    “行了你,看我被揍成这样,你丫怎么这么高兴啊!”

    “因为我在想,那位好汉这么厉害,做出这样的义举,能够为民除害啊!”

    “滚犊子!滚你丫的!”战北捷拿起一侧的枕头就朝着燕殊砸过去!

    燕殊笑着躲过,“不过我说真的,回头我帮你去问问,这事儿我估摸着是你带的那群人,平日你训练最凶狠,昨晚又比较乱,趁机揍你一顿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快点去,马丹,别被老子知道你是谁,不然我非剁了你!哎呦我槽……”战北捷捂着脸,“给我拿个镜子!”

    “你等一下!”老方说着给他弄了个塑料包边的小镜子,战北捷一看见自己这张脸,更是怒不可遏!

    “这特么的到底是哪个混蛋干的!”

    “我看也许不止是一个人,能把你揍成这样,一个人还真做不出来,这得多恨你啊,你说说你,平时就不能做点好事么,你看,半夜撞鬼了吧!”

    “燕殊,你特么的赶紧给我找人去,还在这里废话!”战北捷伸手揉了揉脸,这到底是哪个混蛋啊,这是不准备让他见人了么。

    燕殊笑着走了出去,而此刻某位好汉因为他们热切的讨论,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小旗,你不会是感冒了吧,前几天生病不是还没好么!”刘伟关切的问道。

    “没事!”莫云旗揉了揉鼻子。

    晨练结束,燕殊忽然叫住了所有人,也不说话,就是让他们站军姿。

    莫云旗双手贴近在裤子两侧,腰杆挺得比值,燕殊从她身侧路过的时候,侧头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又继续看www.youfa8.com人,过了约莫十分钟,“莫云旗留下,其余的人解散!”

    莫云旗有些茫然,养护却直接走到她面前,“和我去一趟办公室!”

    莫云旗心里暗叫不好!

    自己做的很隐蔽啊,难不成被燕队长看出了什么端倪不成?

    心里有些错愕,不过还是不动声色的跟了进去。

    燕殊只是坐在椅子上,一个劲儿的盯着莫云旗看,莫云旗放在紧贴裤缝两侧的手,显得越发不自然,这一直不说话,一直看着你,怎么看都觉得很怪异啊。

    “昨晚你干嘛去了!”

    莫云旗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坏事了。

    “睡觉!”

    “睡觉之前?”燕殊闲适的坐在椅子上,反正他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磨。

    “洗澡!”

    “洗澡之前呢!”

    “在餐厅和他们聚餐!”

    “遇到你们队长没?”

    “遇到了,他正和一个姑娘在说话!”

    “我怎么听人说他是在和你说话啊,你们队长昨晚被人给打了!”

    “怎么回事!”莫云旗故作诧异,只是这姑娘着实没有演戏的天赋,惹得燕殊一乐,假得可以!

    “只是他被发现的有时候,衣衫不整的,那样子倒是真惨。”

    “是么?”莫云旗心里暗自拍手称快,活该,谁让他总是折腾自己!

    “在部队,斗殴是要被处分的,你是知道的吧!”

    “我知道!”

    “而且我看他那个惨样,衣服都破了,脸上是伤,身上还有淤青,弄不好是被人给那啥了……”

    莫云旗睁大眼睛,难不成她离开之后,有人“捡尸”去了?

    在一些酒吧夜店,经常会有男生把女生刻意灌醉,这些人已经喝得烂醉如泥,完全没有意识了,而有些人就是趁着他们意识不清醒的时候,对他们做出一些不轨的行为,俗称是“捡尸”。

    “你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

    “绝对没有!”

    莫云旗连忙摇头!

    燕殊走过去,盯着她的手看,“你手上的伤是哪里来的,关节处很多淤青啊,淤青的样子应该形成时间不长吧!”

    “燕队长,其实我……”

    “说吧,你们队长就是平时对你们苛刻了一些,你也不至于揍他吧。”虽然有时候也很欠揍!

    “他对我动手动脚!”莫云旗咬牙!

    居然摸她的脸,简直过分,自己已经忍他很久了!

    燕殊憋着一口气,怎么着也没想到她会给自己这样的一个回答。

    “你说什么?”

    “我纯粹是自卫!”

    “你就把他揍成那个熊样?”

    “我也不是故意的,就是撒不住手了,你准备和上面汇报么?那我也认了!”反正人是她打的,“只是我确实没有对他做出什么别的事情。”

    “我是吓唬的,能对他下手,那口味也是够重的!”

    莫云旗嘴角抽了抽,燕队长,您别笑啊,这会儿很严肃啊!

    “你让我怎么和上面说,上面问起来,你说他非礼你?”那这事儿不就是闹到了。

    所以只能委屈一下战北捷了。

    莫云旗轻轻咳嗽一声,“燕队长,我错了!”

    “行了,你去医务室吧,就说我让你去照顾他的,反正你也是病号,最近训练基本不怎么参加,好好照顾他,被你揍得可不轻。”

    “那您还和上面说么?”

    “我看情况!”

    “谢谢!”莫云旗说着就往外面走。

    燕殊伸手捏了捏眉心,老战啊老战,说你什么好呢,你好好的非礼人家姑娘做什么,好了吧,以为是个小娇花,结果是个食人花,被咬了吧,活该你!

    你就认了吧。

    家属楼

    姜熹睡了一会儿,小腹传来一阵胀痛,难不成是来例假了么,她扶着肚子去洗手间,什么也没有。

    钱婶儿昨个儿高兴,一大早的做了早餐给姜熹送一份,“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豆浆油条的味道传来,姜熹忽然觉得有些恶心,却还是摆了摆手,“可能是要来例假了,有些不太舒服。”

    “我看你脸色很不好!”钱婶儿拉着姜熹进去,“快去躺着休息会儿!”

    姜熹掀开被子,虚汗从脸上滑落,姜熹伸手摸了摸,“怎么觉得有些发烧了?”

    “会不会是昨天受凉了!你昨天不是就很不舒服么!”钱婶儿摸了摸她的头,“你歇会儿,我回头给你拿点药!”

    “不用了,我睡会儿就好!”姜熹只觉得浑身乏力,靠在床上就睡着了。

    钱婶儿摸了摸她的额头,温度确实高。

    不行,得和燕殊说一声。

    燕殊得了消息,就立刻回去,抱着姜熹就往医务室跑!

    “我没事!就是觉得有些困。”

    “嘴唇都白了,体温还这么高!”头顶的太阳变得越发毒辣。

    “可能是太热了!”姜熹靠在燕殊怀里,小腹还是觉得有些难受。

    医务室的门被忽然撞开,吓了老方一跳,这一大早的,是准备把他吓死不成,门剧烈的震了两下,燕殊已经将姜熹抱到了床上。

    战北捷此刻盘腿正在床上喝粥,莫云旗倒是乖巧的坐在一边,手中端着一盘咸菜。

    “这是怎么了?”

    “好像发烧了,你给看看!”燕殊伸手摸了摸姜熹的额头。

    老方摸了摸姜熹的额头,递了个低温计给她,“先测一下!你还有什么别的反应么!”

    “肚子疼,浑身没什么劲儿……”

    老方点了点头,燕殊侧头看着老方,“这要吃点什么药!”

    “你急什么!”老方瞪了燕殊一眼。

    “熹熹这是怎么了?昨晚不舒服就提前离开了!”战北捷喝了口粥。

    莫云旗也一直盯着姜熹看。

    过了一会儿,老方看了看体温计,体温虽然偏高,却也没有想象的高,他侧头看了看姜熹,“你什么时候来例假?”

    “我……”姜熹迟疑了片刻。

    “我说老方,你这一把年纪了,怎么这么不正经!”战北捷将碗递给莫云旗。

    “好像推迟了三四天。”

    “你俩平时做没做措施?”老方盯着燕殊。

    燕殊怔愣了一下,看了看姜熹,忽而看了看老方。

    “你这是要急事我啊,问你话呢!”老方伸手拍打燕殊的肩膀。

    “真没有。”不是吧,这么快!

    他有这么厉害?

    呃……现在应该不是讨论你厉害或者不厉害的问题吧!

    “我现在有两个建议,一个就是继续观察一段时间,看看是怀孕,还是因为受凉而引起的发热,还有一个就是你现在带她去外面检查一下。”

    “怀孕……”姜熹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肚子。

    “怀孕也会引起体温的升高,因为你的体温只是比常人略高一些,若是这样持续一段时间,我估摸着就**不离十了,你这若是怀孕了,就不能乱吃药,会影响胎儿!”

    没等姜熹开口,燕殊直接抱着姜熹就往外面走!

    “我的话还没说完呢……”老方叫着。

    “别喊了,估计带她去医院了,就燕殊对姜熹那着急的劲儿,能憋几天?你杀了他吧!”战北捷促狭道,随手拿出手机,打开了微信群。

    老战:有个劲爆的消息,是关于燕小二的,想知道的举手!

    无人说话,战北捷咬牙,这个点难不成还没起床?

    他现在心里燃烧着一股熊熊的八卦之火,怎么能没有人!

    老战:据可靠消息,熹熹很可能怀孕了!

    楚楚:我靠,我要有小侄子了!

    最炫酷的轩少:也可能是个小侄女,在医学上来说,这个概率其实是等同的。

    燕持:动作很快!

    渭城朝雨:燕持,你家儿子地位不保!

    燕持:……

    燕笙歌:秦浥尘,我饿了!

    渭城朝雨:我立刻回家,你想吃什么,楼下那家的火锅?还是街对面的面点,还是……

    老战:虐死单身狗啊!

    沈四少:同意楼上!

    老战:廷煊啊,你大哥昨晚被人给揍了!

    沈四少:敢问是哪位英雄豪杰!

    楚楚:英雄莫走,留下姓名!

    老战:能不能愉快地聊天了,我现在正躺着呢,可怜得要死!

    最炫酷的轩少:按照常理分析,能够单方面殴打的人不多,你是得罪了多少人,被人群殴?

    老战:我呸,是老子喝多了,所以才一时大意!

    楚楚:那还是被人打了,好汉威武!

    而此刻的燕殊向上了告了假,开着车就往医院走,距离这边最近的军区医院要半个小时的车程。

    姜熹一开始有些不舒服,靠在座位上就睡着了,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发现燕殊额头上都是细汗。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在微微发抖,这家伙在紧张什么!

    “燕殊……”

    “嗯?你醒了?”燕殊嗓子干涩。

    “你怎么了?”姜熹笑道,“我怀孕了,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燕殊手心都是细汗。

    路过一家药店,姜熹推了推燕殊,“去买个验孕棒吧!”

    “哈……好!”燕殊现在的反应比寻常人慢了半拍!

    姜熹看着他进了药店,居然提了一个大的塑料袋出来,“他们说需要多试试!”

    其实也不需要这么多!

    两个人也是实在等不到去医院了,直接去了一个公厕,姜熹提着塑料袋就直接进了女厕,燕殊则是门口等着。

    姜熹仔细阅读了一些使用说明,紧张得手心冒汗,来……别紧张,深呼吸!

    这一紧张,本来有的尿意也没了,姜熹坐在马桶上,叹了口气!

    而此刻站在门口的燕殊一直在来回踱步,公厕不时有人进进出出,这燕殊一直堵在门口,而且不停的朝着女厕所张望,这难免不会让人觉得,他是不是什么偷窥狂。

    可是这燕殊还穿着一身军装,长得也是正气凛然的模样,完全不像是什么偷窥狂,这人到底是想干嘛!

    而此刻燕殊的手机忽然剧烈的震动起来!

    他摸出手机!

    “妈——”

    “熹熹怀孕了?”宋一唯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透着难以言说的喜悦,而此刻电话那头,燕家人几乎都围在一起。

    这会儿才七点多,燕持和叶繁夏都没有上班。

    “我哪儿知道!”燕殊烦躁的揪扯着头发。

    “你个混小子,你自己老婆怀孕没怀孕,你自己不知道么!”宋一唯冷哼。

    “这不正在查么!”

    “在哪儿呢,我待会儿就过去!”

    “在厕所!”

    “怎么没去医院!”

    “买了验孕棒,她进去很久了,到现在还没出来!”

    “你赶紧喊喊啊!别出什么事了!”宋一唯一颗心都悬到了嗓子眼。

    “我先挂了,回头我再和你说!”燕殊说着急切的挂了电话!

    “熹熹……”燕殊冲着厕所里面喊了一声,没人回答。

    燕殊扯了扯头发,两个小姑娘从里面走出来,燕殊知道此刻的女厕所内除了姜熹根本没有人,他看了看周围,似乎也没有人进来。

    他一咬牙,直接冲了进去!

    “扣扣……熹熹……”燕殊一个隔断一个隔断的推门,直到最后一个隔断!

    “熹熹——”燕殊使劲抠门!

    姜熹仿佛刚刚回过神,伸手将上面的锁扣拨开,燕殊一把将门拉开!

    “熹熹!”

    姜熹此刻还蹲在马桶上,她的脚边塑料袋是打开的,脚边散落着各种牌子的包装盒,塑料袋,各种验孕棒,看得他眼精花。

    “怎么了?”

    姜熹忽然抬手朝着燕殊的脸就是狠狠一巴掌!

    燕殊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卧槽!

    自己在外面被吓得半死,结果一进来,这女人居然结结实实给了他一巴掌,不带这么玩的啊!

    “熹熹……”燕殊伸手去摸她的额头,更烫了!

    这该不会是被烧坏脑子了吧!

    “不疼?”姜熹咬牙。

    “呃……”燕殊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怔愣的看着姜熹!

    没想到姜熹忽然抬手又准备给她一巴掌,这次燕殊按住了她的手,“你干嘛?”

    “你打我一下?”姜熹指了指自己的脸!

    “疯了吧,和我出去!”燕殊说着去拉扯姜熹。

    “你让我打一下再说!”

    “行,你来!”燕殊凑脸过去,只是没想到姜熹居然真的又结结实实给他来了一下!

    我擦,这次是真的疼啊!

    “嘶——”

    燕殊除了被燕老爷子打过嘴巴,还没有被人连续打了两下,最主要的是,她居然下手这么狠!

    这特么的不是自己的亲亲老婆啊,下手这么狠!

    这怎么上了个厕所,整个人都变了!

    “疼不疼?”

    “废话,当然疼了!”燕殊揉着脸!

    姜熹忽然跳起来,直接抱住了燕殊的脖子,燕殊下意识的伸手抱住她,姜熹双腿直接缠在他的腰上,这冲击力有些大,燕殊趔趄的往后退了两步,真是疯了!

    “真的不是在做梦么!”

    “我去,你打我,就是为了测验一下是不是在做梦啊,来,我告诉你,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燕殊说着直接咬住她的嘴唇!

    “嘶——”姜熹扑哧一笑,抱住燕殊的脖子,“真的不是在做梦。”

    “这一大早的,什么做梦不做梦的,对了,你那个测得怎么样了……”

    “燕殊,我有了!”姜熹附在他的耳边!

    燕殊身子一僵!

    完了!

    这小子绝壁是来克自己的,老子没吃两天肉呢,这小混蛋就来了,孩子?

    这种软萌的生物,对于燕殊来说,是一种距离他很远的东西,此刻忽然离这么近,显得有些不真实!

    “你再打我一下试试?”

    “啪——”姜熹倒是毫不客气!

    “我靠——”是真的疼!

    而此刻两个中年妇女急着上厕所,看见燕殊和姜熹抱在一起,愣了半天,“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我们快走,真是不要脸了,怎么能在厕所做这种事!”

    “我……”燕殊刚刚要开口,姜熹已经放下腿,拉着燕殊往外面走!

    走了好半天,姜熹才发现,燕殊居然是同手同脚的。

    她忽然想起,之前在临城,燕持被叶繁夏拉了一下手的模样,没想到同手同脚这东西居然还会遗传?

    姜熹虽然是这么想的,不过却没想到一语成谶!

    ------题外话------

    莫云旗就不是什么善茬,那是霸王花和食人花啊,弄不要就要被狠狠咬一口,哈哈……

    熹熹终于如愿以偿的怀孕啦,撒花撒花……

    燕小二:如愿以偿,如谁的愿。

    我:你一直辛勤的播种,难道不想?

    燕小二:我才结婚多久!

    我:你不想要孩子?

    燕小二:想!

    我:那不就得了,你看我,是亲妈吧,多疼你!

    燕小二:我更想吃肉!

    我:忍着!

    燕小二:(憋屈的眼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