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65 老战被告白,我忍你很久了

正文 365 老战被告白,我忍你很久了

    ( )京都某军区

    吕艳艳看着自己的手指被姜熹一根一根剥落,她想要伸手拽住燕殊的衣服,却被姜熹直接挡了回去。

    “你……”吕艳艳看着姜熹,似乎有许多话想说,可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姜熹看了看任凡,又看了看吕艳艳,“你闹够了么!”

    “我追求自己的幸福有错么!”

    “你没有错,你只是喜欢错了人,燕殊和我已经结婚了,在法律上来说,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姜熹抬手拨弄着耳边的碎发,看似无意的露出了右手无名指的那枚钻戒,深深刺痛了吕艳艳的眼睛。

    “这个男人现在从里到外都是我的。”姜熹直接站在燕殊面前,那宣誓主权的霸道,倒是让莫云旗很诧异。

    因为从她接触姜熹开始,她一直都是一个十分端庄大方,善良温柔的形象,却从不知道,她还有如此一面,本来以为这种突发状况,她会手足无措,可是她冷静地有些吓人。

    “先不说我和燕殊的事情,你今天穿成这般模样,却来和燕殊告白,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想做什么,为了证明你比我更适合他?还是为了让所有人看看,你口中所谓的爱情有多么的伟大?”

    “我想之前燕殊已经和你说得很清楚了,吕小姐,你根本不配当一个军人,就你这样的,也不配得到任何一个人的喜欢!”

    姜熹上前一步!

    那双猫眼淬着一股冷冽的寒光,像是要将她射穿一样,吕艳艳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自私,卑鄙,利用别人,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谈爱情,因为你根本不懂什么是爱,不过是因为燕殊和别人不一样,他不会围着你转罢了,你若是真的喜欢他,也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他难堪,就算今天燕殊身边没有我,他也不会喜欢上你这种自私自利的小人!”

    “你滚开!”吕艳艳伸手就要去打姜熹!

    却被后面的任凡,直接扯住了胳膊!

    “够了!”

    “松开!”吕艳艳大喊!

    “队长,嫂子,实在对不起,麻烦你们和战队长说一声,我们可能不能参加这次的集体婚礼了!”

    “嗯!”燕殊点头!

    “任凡,你放开我……放开……”吕艳艳使劲想要挣脱,可是任凡却愣是不松手,拖着她就往礼堂后面走。

    姜熹回头看了一眼燕殊,“行了,走吧,赶紧和战大哥说一声!”

    燕殊点头,只是有些担心任凡。

    “你不用担心那个同志,我看他眼睛清明得很,是个明白人,你大可放心。”

    另一侧

    任凡将吕艳艳拖到了后面的训练场,今天大家都去围观集体婚礼,这边空旷得很,没有一个人!

    “你做什么,放开我!”吕艳艳甩开他的手,任凡松开手,惯性作用,让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吕艳艳忽然趴在地上就嚎啕大哭起来,任凡靠在墙边,从口袋里摸出那枚胸花,笑了笑!

    他本来以为是自己的真心打动了这个女人,吕艳艳漂亮,能歌善舞,是很多人的梦中情人,当时选中他,任凡还觉得不可思议,今天算是想明白了。

    “你和我在一起,也是因为我是燕队长手下的兵吧,离得近,你也有机会接触到他。”任凡仰面望天,“你急着和我结婚,参加集体婚礼,我本来挺高兴的,现在想想,是因为你知道燕队长和嫂子也会参加,你是准备让他们在台上难堪啊……”

    “我不知道自己居然无形中成了你手中的一枚棋子!”任凡无所谓的一笑。

    “任凡……”吕艳艳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

    任凡长得十分的正派硬朗,对她也很好,这些天相处,她也知道任凡是个好男人。

    “我以为那天你被燕队长从办公室赶出来,就彻底死心了,我果然还是不太了解女人!”

    “无论你今天做了什么,其实我都不恨你,谁让我喜欢你呢!”任凡笑了笑,“我还是希望你能找到属于你的幸福,找到一个你喜欢,并且能让你开心的男人,我这个人太平凡,配不上你。”

    “我能为你做的,就是把你带离那里,已经够丢人了,你也给自己留点脸面吧!”

    任凡深吸一口气,“我爸妈和爷爷奶奶今天也来了,我得回去陪他们么,先走了。”

    “任凡……”吕艳艳开口叫他。

    而这个对她从来都是百依百顺的男人,走得决绝又义无反顾!

    礼堂

    战北捷一听这话,气得冒火!

    “我靠,这个吕艳艳,回头我就和卫首长说,这不是来搞事么,真是够了,老子忙活了这么久,差点被她给搞砸了!”战北捷差点将手中调试的话筒甩出去!

    “你能不能小点声!”燕殊压低声音。

    “老子现在想杀人!”战北捷咬牙,“不行,你和熹熹再上?”

    “我都没准备?你让我上什么!”姜熹蹙眉。

    “那咋办,我去哪儿临时拉一对啊!”战北捷急得扯头发。

    而此刻坐在前排的一个男人走了过去……

    姜熹入座的时候,钱婶儿和秀秀已经坐下了。

    秀秀仍旧是郁郁寡欢的模样,钱婶儿倒是显得很兴奋,“你可别说,这些姑娘长得真好看,贼俊。”

    姜熹笑了笑,和燕殊对视一眼。

    婚礼仪式其实很简单,入场,宣誓,亲吻……

    一切都有条不紊。

    “有些细心的同志已经发现了,我们说是99对新人,可是现在到场的只有98对,还有一对比较特别,他们应该不算是新人了,不过借着今天这个机会,他说要给心爱的女人一个婚礼!”

    台下立刻想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而此刻穿着松枝绿正装的老钱从台下缓步走到了台上,姜熹伸手推了推钱婶儿,“快上去啊!”

    钱婶儿怔愣的站起来,嘴巴嗫嚅着张了张,却没有吐出一个字。

    她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台上的男人。

    老钱拿着话筒,灰黑色的手布满了皱纹,他抬脚朝着下面走,直到走到钱婶儿面前。

    “老婆——”

    “你做什么啊!”钱婶儿伸手捶打了他一下。

    老钱一把攥住了她的手,却不说话,这个男人一直话都不多,姜熹去过他们家许多次,但凡是遇到钱叔在的时候,除却打招呼的功夫,他就是低头在帮钱婶儿干活,也不说话,两个人默契十足。

    钱婶儿愣是不上去,还是在众人的起哄声中,被拉上了台。

    钱婶儿穿着暗花的衬衫,穿着一条黑裤子,一双布鞋,因为来要观礼,今天刻意梳了一个漂亮的发型,鬓角两侧隐约可见藏在下面的银丝,她显得有些局促,伸手拉了拉衣服,有些嗔怒的瞪了一眼老钱。

    钱叔脸被燥红了,轻轻咳嗽了一声,台下的起哄声不断。

    战北捷起身朝着后面挥手,示意他们别说话。

    “卫红……”钱叔握着话筒的手微微发抖,“我知道这么多年嫁给我,你受了很多委屈,我心里一直觉得挺对不住你的!”

    “你快别说了!”钱婶儿眼眶泛红,伸手去扯他的手,却被他一把攥住。

    “我真的对不住你,也对不住我们的孩子,你嫁给我,我们就去领了证,你下厨做了两个菜,第二天我就回部队了,这一走就是一年多,你一个人在家多不容易我很清楚。”

    “你一个人在家,除了要照顾自己的父母,还要照顾我的爸妈,这么多年,作为儿子,我没有尽到一点责任,都是你在为我辛苦的操持着这个家,就是我们的儿子出生了,我都没来得及去看一样,这么多年,真的委屈你了。”

    钱婶儿死死扣着他的手,一言不发,眼泪却一直往下落。

    “都说做军嫂很光荣,谁又知道这其中的酸楚,这么多年,我父母去世,都是你一个人在张罗,把儿子拉扯长大,我知道你付出了许多,我的工资有限,你除了要照顾家里人,还要去打工,我之前和你说过,嫁给我,你就不用受苦了,可是……”

    钱叔握紧她的手,“可是让你受苦受难最多的人就是我这个做丈夫的!”

    “我都不知道每天晚上你一个人是怎么睡着的,就你一个人在家,我很担心,你和我说,没事,你平时工作也很忙,让我好好照顾自己。”

    “每天你回到家,都是自己一个人,青灯冷灶,如果我在家的话,肯定不会让你一个人守着一个没人的家,很多事情都应该由我来做,却让你一个人承担,你和我视频说你怀孕了,你摸着肚子和我说,儿子踢你了,我却只能隔着屏幕看着你,摸不到够不到,甚至让你一个人挺着大肚子自己去医院生产,我这个丈夫太失败了。”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钱婶儿咬着嘴唇。

    “这么多年以来,我亏欠了你们娘俩儿很多,就是儿子学说话,学走路,我都没有陪在他身边,我也亏欠了我们的儿子……”

    “儿子都知道,我们的儿子很懂事。”钱婶儿声音颤抖。

    “我这个做父亲的,能给他的太少了,能给你的也太少了,嫁给我的时候,你还是个小姑娘,才二十岁,那么年轻漂亮,可是现在……”钱叔伸手去摸她的头发。

    钱婶儿伸手捂住头发,“人老了,有点白发很正常。”

    “我一直亏欠了你一个婚礼,我想今天把它补给你,上回出去,我专门去买了一对戒指,并不是很值钱,这么多年,你都没有给自己买一个像样的首饰,前些日子,看你盯着别人的戒指发呆,我就给你买了……”钱叔颤颤巍巍的从口袋中摸出一个红色绒布小袋子,身子没有一个像样的盒子包装。

    他颤颤巍巍的拿出了戒指,半跪在钱婶儿面前。

    “老婆……”

    钱婶儿死死咬住嘴唇,钱叔执起她的手,戒指不算小,只是她的手浮肿得很厉害,戒指套到一半就卡住了。

    “好像有点儿小。”

    “挺好看的!”钱婶儿盯着那枚戒指,眼泪就止不住。

    “对不起,这么多年丢下你一个人!”钱叔说着伸手就抱住了眼前的女人!

    曾经的她也曾如花美貌,俏丽可人,而如今已经两鬓斑白,身材走形变样,而唯一不变的或许就是那颗真心,一如既往的热切。

    姜熹眼眶微红,而后面的新人,有一些泪点低的,已经开始抹眼泪了。

    燕殊伸手将姜熹搂进怀里,侧头吻了吻她的发顶。

    一番抒情之后,主持人上前采访钱婶儿,“是不是没想到钱连长会这么做,看得出来,你现在很激动,你有什么想对我们身后的这些新人说的么!”

    钱婶儿顿了顿,她的手指有些颤抖,接过话筒。

    “其实嫁给军人就等于嫁给了他这身衣服,他们要保家卫国,我们就要为他们解决后顾之忧,老钱有两次受伤住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部队通知我过去看他最后一眼,平时我都见不到他,好不容易见一次居然是在医院,当时就觉得太残忍了!”

    “我曾经劝过他转业,儿子说,他是我丈夫,是他的父亲,可他也是人民的军人,我哭了一夜,后来就看开了,谁让我嫁给了这样的一个男人呢!”

    婚礼结束,战北捷带着新人去参观军营,为了增进他们对军人的了解,更加直观的了解自己丈夫的生活环境,而晚些时候,部队举行了一个小型的聚餐。

    姜熹觉得不是很舒服,燕殊带她回去休息,这边的战北捷也没闲着,这刚刚折腾完,就被卫首长折腾去相亲。

    战北捷长得不错,军衔又高,加上有人说,这战北捷的父亲又是军区高干,陪同新娘来的一些小姑娘,不乏有人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来找对象的,居然就真的有人找战北捷告白了。

    当战北捷被叫出去的时候,他喝酒喝了一半,脸色微醺,面前的小姑娘脸也红透了,站在战北捷面前,才发现这个男人个子很高,需要仰头才能看清他的模样。

    “战长官,您好!”女孩子羞羞答答,这脸比夏日的红花还要红艳。

    “你有事?”战北捷这一根筋的脑子哪里想得了那么多的东西啊。

    “我……”女孩子伸手揪扯着裙子,“我听说你还没有女朋友。”

    “是啊!”战北捷侧身靠在一侧的树上,脑子有点晕。

    “你觉得我怎么样!”

    战北捷努力睁开眼,看着面前的姑娘,“挺好的。”

    女孩子脸涨得更红了,“那……”她羞涩的垂着头,“我喜欢你!”

    “嗝——”战北捷打了个酒嗝。

    “你说什么?”战北捷是真的没听清楚!

    女孩子急得跺脚,难不成是自己的声音太小?

    “我说我喜欢你,希望你能考虑一下!”

    她的声音很大,这餐厅门口来来往往的人都听见了。

    只是众人一看是战北捷,立刻扭头往里面走!

    刘伟此刻正伸手搭在王威身上,“有姑娘在和队长表白!”

    “活腻了!”莫云旗双手抱胸走在两个人身边,余光却在关注着那边的情况。

    那种万年老光棍,居然有姑娘看上?

    这姑娘的眼睛是长在天灵盖上了么!

    “战队长,我说你我喜欢你,我希望你考虑一下,不行的话,我们可以做个朋友……”女孩子有些急了,生怕战北捷拒绝自己!

    “这妹子着实大胆,嗝——走,小旗,我们继续喝酒!”刘伟说着伸手去拉扯莫云旗,却被莫云旗一把推开了,“自己喝去!”

    “王威,小旗嫌弃我……”

    “你这一杯倒的酒量,我都嫌弃!”部队喝酒都是规定的,只是没想到这家伙一小杯啤酒都能喝醉,也是佩服到不行。

    莫云旗下意识的往战北捷那边看了一眼,忽然被那双锐利的眸子盯住!

    战北捷忽然伸手指着莫云旗,冲着她勾了勾手指。

    莫云旗一脸茫然,可是她扭头就准备进餐厅!

    “小不点,过来!”

    战北捷的声音很大,莫云旗只能硬着头皮往他那边走,那姑娘看着莫云旗,气得直跺脚。

    “你刚刚是不是瞪我了!”战北捷拧眉。

    “绝对没有,队长您看错了!”

    “你是说我老眼昏花?”战北捷挑眉,整个人斜靠在树上,神情慵懒,鹰隼般的眸子却透着一丝锐利。

    “哪能啊,只是我确实没有瞪你!”莫云旗被他看得头皮发麻。

    “队长,我就不打扰你和这位小姐了,我先走了!”莫云旗说着就咬溜!

    战北捷直接扯住她的衣领,“你跑什么!我的话还没说完!”

    “您说,不要动手动脚的!”莫云旗咬牙,她能打人么!

    “年纪不大,脾气倒是不小!”战北捷松开手,“嗝——我说,刚刚我冲你招手,你怎么不搭理我!”

    “我有么!”莫云旗干笑。

    “你有!”

    “你看错了!”

    “是么!”战北捷盯着她,一个劲的看,这就是心里没鬼,被人这么盯着,也觉得心慌吧,况且这莫云旗本来心里就有鬼。

    “你别以为我喝多了,就不记得了!”

    “队长,可能刚刚太黑了,我没看见!”

    “你的意思是,我已经黑到可以和夜色融为一体了?”

    “呃……”莫云旗语塞,其实你若是这么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战长官,我想和你单独说两句话!”那姑娘心急如焚,这越是站着,心里越是慌乱。

    “你说吧,她不是外人!”是他的兵。

    莫云旗和那个姑娘对视一眼,那姑娘瞪了战北捷一眼,扭头就走!

    “你太过分了!”

    莫云旗眨巴着眼睛,抬头看着战北捷,战北捷靠在树上,指了指她的背影,“你看着没?”

    “什么?”

    “她瞪我!”

    莫云旗满头黑线,“我看见了!”

    “还说你太过分了!”

    莫云旗很想爆粗口,人家明明说的是你好么,我的战长官!

    “小不点,你看你,把人家小姑娘给气跑了!”

    莫云旗轻哼,算了,和一个醉鬼纠缠什么!

    莫云旗抬脚往外面走,听着后面一阵声响,她一扭头,就看着战北捷横躺在地上,这是晕过去了?

    莫云旗走过去,抬脚踢了踢他,没反应?

    找人把他背回去,只是当她进去之后,这群人闹得正嗨,根本没有人搭理她,一些熟人也都不在,莫云旗看了看距离他宿舍还有多远,准备将他拖回去。

    刚刚将他扶起来,这战北捷似乎有了一些意识!

    “哎呦——廷煊……”

    莫云旗咬牙!

    “你怎么回来了,是不是想哥哥了!”

    莫云旗继续忍!

    “廷煊啊,最近真特么倒霉,嗝……你得和我彻夜长谈,我憋屈,不结婚犯法嘛,我心里委屈啊……”

    “我特么的一个人单身,惹着谁了,单身有罪么!我心里堵得慌啊,你知道哥哥心里委屈不……”

    莫云旗继续忍,这个醉鬼!

    战北捷太高了,他的双脚根本没有离开地面,几乎是在地上拖行的,战北捷的手胡乱的挥舞着,忽然摸到了莫云旗的脸,“你的脸真滑溜……”

    莫云旗一动手!

    “我靠——”战北捷整个人栽在地上。

    莫云旗看了看周围,没有人,我忍你很久了,一边想着,一边捋起袖子……

    ------题外话------

    老战:莫云旗,你疯了么,你知道我是谁么!

    莫云旗:呵呵,就是知道我才想揍你!

    老战:罚站、跑步、俯卧撑……

    莫云旗:能不能有点新意!

    燕小二:组个混合双打其实也可以……许多双人活动,很有益身心!

    ……

    燕小二果然凑不要脸,不要脸,捂脸……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