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64 毒舌的秦氏夫妇,一个玩物(二更)

正文 364 毒舌的秦氏夫妇,一个玩物(二更)

    ( )秦圣哲从公司下来,就看见白露正坐在公司大厅,“圣哲!”

    秦圣哲有些难受的扯着领带,神色颇为烦躁,倒是秦振理,见到白露,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因为自从白露出现之后,秦圣哲就几乎没有初日夜店酒吧,安分得很,而且现在媒体对秦圣哲的评价也趋于好转,秦振理将这一切都归功于白露,见着她自然显得高兴。e

    “你怎么过来了!”秦圣哲心里正窝火呢,看到白露心情更是荡到了谷底,可是外面还有记者,他也只能勉强扯起笑容。

    “自然是等你啊,秦叔叔好!”白露挽着秦圣哲的手臂,笑容灿烂。

    “嗯!”秦振理点了点头,这眼睛却颇不自然的从白露的低胸连衣裙上滑过。

    “你到底想做什么,怎么引来这么多的记者!”

    “我想要秦氏的代言!”

    “白露,你疯了,你的胃口太大了!”

    “我是秦家以后的二少奶奶,一个代言不过分吧!”

    “你应该知道,公司现在还是秦浥尘说的算,况且你现在的身份,你能拿到秦氏的代言?”

    “所以需要靠你啊。”

    “你的胃口太大了,小心撑死。”

    “秦圣哲,你就是太胆小了。”

    另一边

    秦浥尘还有一点工作需要扫尾,而燕笙歌百无聊赖的刷着新闻。

    秦浥尘将视线从公文上移开,“少玩手机。”

    “我知道,现在这些新闻媒体发消息很快啊,我这前脚进了公司大门,这新闻稿就发出来了。”

    “说什么了?”秦浥尘眼睛飞快的扫过文件,余光却一直关注着燕笙歌这边的情况。

    “说我很嚣张很霸道,欺负白露呗,我就是没搭理她罢了,这些人可真能编。”

    “还有呢。”

    “就是说我是因为秦圣哲的关系,所以对白露才那个样子。”

    秦浥尘的手一顿。

    “无中生有。”

    秦浥尘和燕笙歌收拾了东西准备去医院,在门口就被一群记者拦住了。

    “秦少夫人,听说你对白露很不满,请问你是不是不喜欢她,您对她即将要嫁给秦二少又是怎么看的!”

    “多年前秦二少曾经追求过你,他现在要结婚了,你又是什么感想?”

    “有传闻说白露曾经想要成为您服装展的模特,但是被您拒绝了,请问真的确有其事么?”

    燕笙歌本不想理会,只是这话越说倒是越离谱了,燕笙歌停住脚步,“你刚刚说什么,成为我的模特?”

    “对的,后来她成为了您竞争对手一年的御用模特,在前不久结束的大秀上,她还登台演出了,而你们即将要成为一家人,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燕笙歌漂亮的丹凤眼微微上挑,“我的工作室对于模特的挑选,都有严格的规定,除却身高模样,还有一条,必须是名模。”

    “您的意思是,她不出名所以?”

    “她很出名了?”燕笙歌反驳。

    众人被她问得一愣,这两个人不愧是夫妻,这怼起人来,都是毫不留情啊。

    这话说得简直是打脸。

    “那您对她和秦二少的婚事,又是如何看待的呢……”

    “无论是之前的沈安安还是现在的白露,我都不太熟悉,我只想说,他自己喜欢就好,和我并没有关系!”

    “秦二少不是一直对您……”

    “所以你想我回答什么?”燕笙歌挑眉,那眼睛顾盼生辉,显得格外漂亮,却又带着一丝霸气侧漏。

    “好歹你们以后都是一家人,今天在公司,您为什么无视白小姐!”

    “你说白露是吧,不好意思,我平时很少关注八卦新闻,我都不知道她长什么样,今天在大厅的就是她么?”

    众人愕然!

    之前白露失踪的事情闹得那么厉害,您老人家说不认识!

    “浥尘,那个就是白露?”

    “不相干的人,我向来记不住!”

    好嘛,你们夫妻一唱一和的,他们还能说些什么!

    “那您对秦二少即将要大婚的消息怎么看?”

    “无论他和谁结婚,我们都祝福。”燕笙歌笑了笑。

    秦浥尘的耐心显然快耗尽了,记者难得逮到他们同时出现,这问题接二连三的抛出来,秦浥尘伸手搂着燕笙歌,秀气的眉头微微蹙起。

    “有传闻说,他们即将远赴一个小岛举行婚礼,请问这是真的么!”

    秦浥尘挑眉,“我只希望这是他最后一次婚礼,毕竟我很忙,没空总是参加他的婚礼,一年两次还不够么!”

    记者被秦浥尘这话堵得半天没回过神,等他们再想追问的时候,人家已经上车绝尘而去了!

    燕笙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你也太逗了,一年两次还不够,哈哈,我看秦家那边看到新闻,估计要被活活气死!”

    “难不成还准备一个月一次?”

    “那真的是比女人的例假还准时!”

    姜熹扑哧一笑,“话说这么说,你也不能直接说啊,这脸打得……”

    “他们今天去公司了,准备让秦圣哲进公司。”

    “那你打算怎么做?”

    “我会自己斟酌,你今天怎么样,吐了没?”

    “还行,就是早上起来,想吃酸的,吃了很多酸枣,这么一说,又有点馋了。”

    秦浥尘无奈的揉了揉她的头发,“等检查结束再吃。”

    秦家老宅

    “啪——”秦圣哲气得将遥控器直接摔在电视上,液晶电视晃动了两下,遥控器摔在地上,电池都被甩了出来。

    白露正在一侧化妆,淡漠的看了一眼秦圣哲,“这就抓狂了?”

    “什么东西!”秦圣哲咬牙。

    “你觉得你现在就算是真的进公司了,你能和秦浥尘斗么?”白露面前摆了一排口红,正精心挑选颜色,“就算是今天你进了公司,也是分分钟被捏死!”

    “他敢!”

    “他敢不敢我不动,不过你对燕笙歌的那点心思,谁不知道啊,秦浥尘爱吃醋,这可是整个京都都知道的,他不弄死你就不错了!”

    “你懂什么!”秦圣哲气得浑身乱颤!

    秦浥尘,秦浥尘……

    他直接抬脚踹了一脚白露的化妆台,几只口红滚落,白露轻笑。

    没用的男人,就知道朝着她泻火,你若是真的有本事,就去找秦浥尘啊,找她做什么,懦夫!

    “你笑什么!”秦圣哲看见她嘴角那抹嘲讽的弧度,心里本来就憋着邪火,这会儿更是怒不可遏!

    “我笑什么了!”白露起身,“我今晚有个通告,我先走……啊——”

    白露话音未落,整个人就被秦圣哲直接拽到了床上!

    “你干嘛!”

    “当时是干……你!”秦圣哲双手按住她的双手,将她死死钉在床上。

    “秦圣哲,你特么的疯了么,你给我滚开!”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人,吃我的,住我的,怎么着,我碰一下都不行了?”

    “你特么的不是嫌我脏么!”

    “戴套!”秦圣哲说着将一侧抽屉拉开,哗啦啦落下各种包装袋!

    疯子!

    “我待会儿还有活动!”白露使劲扭动着身子。

    “你现在的这些代言活动,哪一样不是我们家给你的,如果不是我,你现在什么都不是!”

    “你快一点!”

    白露知道自己反抗不了他,也只能任由她予取予求!

    秦圣哲动作也很快,也就是十几分钟的功夫,白露伸手将身上的男人推开,拿起床头的面纸,就往洗手间走……

    “呵——”秦圣哲将皮带系好。

    折腾了这么久,两个人衣服都没有脱,这根本就不是正常的男女关系,而是秦圣哲单方面发泄自己的欲火罢了。

    白露看着镜子中的女人,拿起一侧的遮瑕膏,将脖子上的一些痕迹遮挡一下,简直是疯子,这个混蛋!

    “别整得自己多么清高,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可是明码标价的,怎么着,不就是高级一点的妓女么……”

    白露气结,伸手就去打他,却被秦圣哲直接挥开了手,自己趔趄了一下,险些栽倒。

    “白露,别给脸不要脸,我们秦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掺和,懂了么!”

    白露咬牙,抓起沙发上的包就往外面走。

    秦振理听着他们在卧室争执,从书房出来看看情况,白露走得太急,直接撞到了秦振理。

    “秦叔叔!对不起!”

    白露伸手拨弄着头发,连忙弯腰道歉。

    “手怎么了!”秦振理直接握住了她的手。

    她的手腕上有一片红痕。

    “没什么!”

    “你和圣哲吵架了?”秦振理耐着性子。

    “不是的,我自己弄的。”

    “他要是欺负你了,你就和我说,怎么把你弄成这样!”

    而此刻孙静闲从卧室出来,白露立刻缩回手,孙静闲拍打面膜的手停住,目光阴沉的盯着白露,这个贱人,想要做什么!

    “秦叔叔,我先走了,我还有个通告!”白露说着就快步往楼下走。

    孙静闲正敷着面膜,“振理,怎么回事?”

    “和圣哲吵架,好像被打了,圣哲也真是的,我觉得小露这孩子还是不错的……”

    “哪里就不错了,不过是个三流小明星,上不了台面!”

    “当时你不是很喜欢她的么!”秦振理不解的看着孙静闲。

    孙静闲脸上划过一抹尴尬,伸手挽住秦振理的胳膊,“我只是觉得圣哲和她吵架,也不一定就是我们圣哲的错啊,你说是不!”

    秦振理点了点头,“不过自从他和白露在一起之后,负面消息少了不少,对我们来说是好事,只是秦浥尘管理公司太久,现在想进去掺一脚,有些难。”

    “我们可以慢慢来!”孙静闲笑得灿烂。

    只是白色面膜下遮挡下的那张脸,却怎么看怎么僵硬,这白露就是她心里的一根刺,总得想个办法,把她除了,留下来也是个祸患。

    她的手里有自己的把柄,这种人留着,以后指不定要惹出什么乱子。

    况且以后秦圣哲若是真的进了公司,这娶了一个三流戏子,难免会被人诟病,思来想去,这个人还是留不得!

    京都某军区

    今天是军区举行集体婚礼的日子,本来加上燕殊这一对正好是99对,寓意天长地久,不过后来又临时加了一对,燕殊和姜熹一商量,他们都搞过仪式了,就准备过去凑个热闹。

    好几天前就开始准备了,而这天一大早,整个部队就显得格外热闹,燕殊一大早就被叫过去帮忙,而姜熹这边更是没闲着。

    许多新娘都是提前过来的,虽然安排了住宿,不过部队毕竟女兵太少,有一些直接挤到了他们这边的家属楼,加上要化妆换衣服,这天没亮,整个部队就喧闹起来。

    八点半左右,由军车改装的花车就过来将新娘接走,姜熹和钱婶儿则出去凑热闹。

    花车将主干站整个占满,两侧还有士兵守着,一袭军装,一身白纱,新娘上车的时候,新郎都会十分贴心的帮他们将婚纱提起来,谦卑而又虔诚。

    “看得这么入神!”燕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姜熹身后,姜熹还未回头,燕殊就握住了她的手,“坐吧,带你去会场那边。”

    “钱婶儿呢!”

    “你们去吧,我待会儿就来。”钱婶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看着一辆辆花车从她面前驶过,眼眶泛红,垂头抹了抹眼泪。

    “走吧。”燕殊揽着姜熹的肩膀就往前面走。

    礼堂已经坐满了人,大家统一身着松枝绿的陆军正装,整齐划一的戴着帽子,从后面看,所有人的腰杆都挺着笔直,在这种场合,无论做什么,都会显得异常庄严神圣。

    “燕殊,你去后台看看,东西都准备好了么!”战北捷小跑过来,他负责所有的运作,但是每个新人都有自己的一些需求,尤其是刚刚到部队的新娘,总是需要特殊照顾一些,可是战北捷一点经验都没有的,急得冒汗。

    “你急什么,我去看看。”燕殊安排姜熹坐下,就往后面走。

    姜熹身侧就是莫云旗。

    几次见她都是被折腾得不成样子,现在戴着军帽,头发别在耳后,露出了小巧漂亮的小脸,秀气的鼻子,身姿挺拔,一身利索干练的军装,侧头朝着姜熹一笑,“嫂子。”

    莫云旗其实长得十分清秀可人,只是常年在部队,她的身上那抹女儿家的娇羞早就被打磨得干干净净,只能有个英姿飒爽来形容。

    “小旗有男朋友么?”姜熹看着她认真盯着台上,眼中居然滑过了一丝艳羡的光。

    姜熹是不会看错的,这丫头平时不爱说话,对人做事都很刻板认真,台上正在循环播放着99对新人的婚纱照,她的眼居然流露出了一丝艳羡的光,看得十分认真,这明显就是心里住了人了。

    “没有。”

    “你谈过恋爱么?”姜熹好奇地问道。

    莫云旗摇了摇头。

    “那是有喜欢的人。”

    “没有。”莫云旗微微垂着头,不再说话,而姜熹顺势将话题岔开,因为莫云旗显然是在撒谎,而姜熹也并不打算戳破!

    燕殊到了后台,忽然看见个熟人,直接上去打招呼:“任凡,你小子不错啊,之前还说没对象,这么快就结婚了。”

    “燕队长……”任凡伸手扯了扯头发,小麦色的脸上滑过一丝不自然的红晕。

    “你说你这小子,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和我说,你就是那个后来补进去的人吧!”燕殊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新娘子呢?让我看看……”

    任凡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见吕艳艳一身白纱朝着自己走过来,“这就是我的新娘子,艳艳……”

    燕殊心里微微有些诧异,之前是听老方说她要结婚了,只是他可不知道结婚对象就是任凡!

    之前任凡让她给自己送文件,还被自己罚跑过,燕殊记得很清楚,任凡是喜欢吕艳艳的,不然不会为了他违背纪律。

    “燕队长……”吕艳艳见到燕殊,脸上滑过一丝不自然。

    “之前我不是被你罚跑了么,之后艳艳去看过我,一来二去的就熟了……”

    “燕队长不是也要参加婚礼?新娘子呢?”吕艳艳朝燕殊身后看过去。

    “你还不知道吧,我们两个临时要参加集体婚礼,之前订好是99对,燕队长和嫂子在家已经举行过仪式了,所以就把这个名额让给我们了!”任凡笑着解释道。

    吕艳艳的眼中滑过一丝黯然,似乎很是失落。

    “新郎都过来一下,我们对一下流程!”有人喊道。

    任凡一离开,燕殊跟着抬脚往外面走,准备从后门绕出去,刚刚出了门,却没想到吕艳艳居然直接上前一步,扯住了燕殊的衣服,燕殊直接挥手打开她的手。

    “啪——”声音清脆,周围一众还在整理衣服的新娘都被吓了一跳,这是什么状况。

    “燕殊……”吕艳艳看着自己红肿的手背,眼泪就啪嗒往下掉。

    燕殊眼中滑过一丝厌恶。

    “你为什么总是对我这么绝情!”

    “我们似乎不太熟吧!”

    “我今天这么做,就是为了让你知道,我比她更适合你,燕殊,我……”

    “我和我的妻子已经结婚了,你知道破坏军婚是什么罪吧!”

    “我知道……”吕艳艳垂着头,“可是我心里的人始终都是你啊!”

    “吕艳艳,你要结婚的人任凡!”

    “如果不是你,那和谁结婚都是一样的!”吕艳艳咬牙。

    燕殊眼看着任凡已经朝这边走过来,“你好自为之!”

    “燕殊……”吕艳艳叫住他,“我就真的不如那个女人么!”

    “你不配嫁给任凡!”燕殊看着任凡站在距离他们两米开外的地方,他的眼睛有些茫然,似乎还没有明白忽然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参加婚礼,还是为了和她站在一起,你肯定会明白我比她更加适合你……”

    “你这样的人也不配当个军人!”

    吕艳艳原来是打得这样的如意算盘,这若是真的站到同一个台上,这个女人指不定要惹出什么乱子!

    燕殊一走,她整个人瘫坐在地上。

    任凡伸手将胸前那朵花扯下来,捏在手心,直到搓揉出了花汁,才塞进了口袋。

    他走过去,伸手将吕艳艳扶起来,“艳艳……”

    “放开我!”吕艳艳提起婚纱,就朝着燕殊跑过去。

    燕殊即将进入礼堂,姜熹一直在到处逡巡着燕殊的身影,看到他过来,立刻起身,这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一袭白纱的女人已经跌入她的视线中。

    “燕殊,我是真的喜欢你,你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么,我今天也是为了你才穿上这身衣服的!”

    不仅仅是姜熹,就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显得十分愕然。

    战北捷也是被吓了一跳,我靠,这不是搞事么!

    姜熹起身朝着燕殊走过去,莫云旗单纯的有些担心姜熹,抬脚跟了出去,而任凡已经追了过来,扯着吕艳艳就往外面走,待莫云旗出去之后,她顺手将门关上,隔绝了众人好奇的目光。

    “你疯了么!”任凡声音嘶哑,明显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你放开我!”吕艳艳甩开他的手,侧头看着燕殊,“燕殊,我是真的喜欢你,只要你想,我今天就可以嫁给你……”

    “没人和你说,我已经领证结婚了么!”燕殊眸子森然!

    “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吕艳艳忽然激动的扯住燕殊的衣服!

    莫云旗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姜熹,姜熹却不紧不慢的走过去,将吕艳艳的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扯开,“不好意思,你把我老公的衣服弄皱了!”

    ------题外话------

    把残余的渣渣给清理干净一点,最近都存稿存得有些疯魔了,所以留言都来不及看,更没有时间回复,心里歉疚了好久,等存稿结束,我再去一条一条翻……

    最近室友都问我是不是疯了,怎么这么拼命,没日没夜的……

    千万不要觉得我是夸大其词,等你们看见爆更的力度,就知道我最近有多么努力啦,哈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