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63 千年老光棍,喊声老公

正文 363 千年老光棍,喊声老公

    ( )京都某军区

    莫云旗被她颠得差点吐出来,雨水顺着她头上的雨衣慢慢往里面渗透,一阵风吹来,透心凉,莫云旗打了个哆嗦,睁开眼,“战……”

    “我靠,我特么的以为你死了!”

    “你要干嘛……”

    “你受伤了,我带你去老方那里看看!”

    “我没受伤!”

    “你别和我扯淡,马丹,你要是在这里出个什么事情,你爸没有把我宰了,我家里的老头子也饶不了我!”战北捷又一次加快脚步。

    “我真的没事……”

    “你特么的都流血了……”

    “我……”莫云旗咬了咬牙,附在战北捷耳边。

    战北捷脚步定格在操场上,天气阴冷,只有耳侧女人那微弱的呼吸声,像个小猫一样,战北捷听了她的话,耳朵一红,扭头往回走!

    姜熹本来还催促着燕殊出去看看,没想到这人又一绕了回来,这是搞得哪一出啊!

    姜熹有些茫然,而燕殊也是错愕了好半天。

    “这是怎么回事?”燕殊挑眉。

    莫云旗脸色发白,气若游丝的趴在战北捷肩上。

    这来回折腾,莫云旗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这个男人绝对是来克自己的,自从过来之后,没有一天消停的,几乎每天都是高强度的训练,还得忍受他的唾沫星子,这人牙缝是有多大,训人都唾沫横飞的。

    这生个病,好不容易休息一会儿,又被他从床上拖起来,折腾个半死。

    莫云旗就是现在没有力气,这要是有了力气,一定要质问他,是不是为了之前把他摔倒的事情,现在公报私仇!

    “怎么回事?”姜熹披着外套,跟着燕殊下楼。

    “没什么事,你们快上去吧,不早了,回去睡觉吧!”战北捷将莫云旗放到床上,就催促着两个人上楼。

    燕殊和姜熹对视一眼,扭头往楼上走,这搞什么鬼啊。

    战北捷关上门,扭头看了看莫云旗,莫云旗已经被烧得五迷三道了,整个人晕到不行,眼前的事物都是重影的,她伸手去摸手边的水杯,“哐啷——”搪瓷杯落在水泥地面上,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我给你倒水!”战北捷揪了一把自己的头发。

    有些无奈的去给她倒了杯水,将水杯往桌子上一扣,“喝吧!”

    莫云旗咬牙,心里暗忖!

    活该你找不到对象。

    浑身的力气像是被人抽干了,她双手撑着床,艰难的爬起来,拿起水杯,喝了口水,喉咙才觉得舒服了一些,她颓然的靠在床头,而此刻战北捷手机响了,他站在床头接着电话。

    “喂——”

    “你干嘛呢,刚刚打电话也不接。”沈廷煊此刻坐在阳台上,沐浴着阳光,海风吹来,带了一股湿潮的味道,端着咖啡,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什么声?你那边下雨了么?”

    “嗯。”战北捷的声音里透着些许疲惫,“你那边怎么样?”

    “挺好的。”沈廷煊伸手细细研磨着杯子上的图案。“你那边如何?听干爹说,给你介绍了不少姑娘,今年能不能给我带个嫂子回来啊。”

    “狗屁,我现在忙着呢!”

    “咳咳……”莫云旗咳嗽了两声。

    沈廷煊咖啡含在嘴中,停顿了半晌才咽下去,“老战,不错啊,房间里有姑娘?”

    “我一个手下,行了,回头我在和你说。”

    沈廷煊一笑,随即将电话搁置。

    战北捷扭头看了一眼莫云旗,“你怎么样?”

    “还行!”

    “那你就在这里休息,有事打我电话!”

    战北捷说完就像一阵风一般的离开了,只有一股冷风从门缝穿过,让莫云旗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活该打光棍,还是千年老光棍!”

    f国

    楚濛的车子已经停在了721纪念馆的门口,这里建成的时候,他还到这边来剪彩,当时来得匆忙,而且这边的气氛着实让人觉得压抑,他并未进入,此刻站在这里,百感交集。

    “大公子,您怎么有空过来?”馆长接到消息,立刻迎了出来。

    “我随便看看,你忙你的!”

    “有事您随时叫我!”

    楚濛抬脚往里面走,这会儿纪念馆内的人不多,纪念馆呈天井式的,一进去,就可以看见一个巨大的飞机残骸,经过加工,被保留在了中间,顶部的玻璃窗将残骸照亮,前面就是一个指示牌,楚濛按照指示牌,来到了遇难者的纪念堂。

    黑色的门,黑色的地砖,里面有人,却安静得吓人,楚濛一进去,满墙都是死者的遗照,前面的桌子上,每天都放置着各种鲜花,楚濛走过去,将遗照挨个挨个的看过去……

    目光落在一个名叫“林夕颜”的死者照片中。

    照片上的女人一看就是那种宛若从画中走出来的温婉女子,一袭长发,笑得十分灿烂,和家中照片中的小姑姑,模样不是特别像,可是眉眼间却十分神似,几乎是别无二致的。

    “林夕颜……”楚濛念叨着这个名字。

    林夕不就是梦字拆开了么!

    似乎许多的事情开始佐证在一起,她的身侧就是姜卫民的照片,楚濛双手握紧,扭头朝外面走。

    自己找寻了这么多年的人,居然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

    不知道奶奶得知这样的消息,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自己心心念念了这么久的人,居然就一直在自己身边。

    曾经听父亲说起过,小姑姑离开之后,爷爷奶奶就后悔了,当时固执,没有去找,可是在给他和楚楚取名字的时候,用的是小姑姑名字的谐音,“濛”和“衍”,想来心里始终还是惦念着的吧。

    京都某军区

    姜熹简单洗了个头发,就进了被窝,燕殊伸手将她带入怀里,“这莫云旗遇到战大哥也是……这每个女人来例假的时候,身体都很脆弱,在下雨天还折腾了这么久,不病才怪。”

    “行了,你就别拿他开涮了,话说你的例假是不是快了?”

    “也就是这几天了。”姜熹缩在燕殊怀里,“怎么了?”

    “我就在想,你这里……”燕殊伸手摸了摸姜熹的小腹,“要是现在就怀上儿子,我觉得这小子八成是专门出来和我对着干的。”

    “这话怎么说!”

    “你说我俩结婚才多久,他就忙不迭的蹦出来,我这幸福生活才刚刚开始呢!”燕殊说着蹭了蹭姜熹的额头。

    “流氓。”姜熹干瞪了他一眼。

    “我说的可是实话,这十月怀胎,这掐头去尾的,我得禁欲多久啊,哎……”燕殊翻身将姜熹压在床上。

    “别闹!”

    “昨晚你早早睡着了,我还是自己解决的……”

    “你快别说,你把我洗手间都弄脏了……”姜熹冷哼。

    燕殊低头轻啄姜熹的嘴唇,这一开始不过是在嘴唇外面游离,轻轻碾磨着她的唇瓣,张嘴轻轻啃咬着她的嘴唇,姜熹嘤咛一声,忍不住扭了一下身子,这人分明是故意的,弄得她浑身不舒服。

    “想要?”

    姜熹看着他雅痞流氓的模样,伸手抱住他的脖子,“老公……”

    姜熹声音娇嗔,趁着那双慧黠灵动的猫眼,看得燕殊心神荡漾,这一颗心啊,就像是在春水里,飘来荡去。

    “你再说一遍?”燕殊双手撑在姜熹两侧,结婚这么久,姜熹可从未这般娇滴滴的喊过自己,燕殊目光灼热,紧紧盯着燕殊,像是要在她脸上灼烧出一个大口子。

    “怎么了?你不喜欢?”姜熹促狭的搂紧他的脖子,将他整个人拉向自己,附在他的耳边,那软糯的声音中,透着一股娇滴滴的羞赧,叫得燕殊心里酥麻,他伸手就把姜熹搂入怀里。

    “妖精……”燕殊伸手从她裙子下面探进去。

    “我快来例假了。”姜熹按住他的手。

    “这不是没来么,老公疼你……”燕殊说着直接一扯被子,瞬间将两个蒙住!

    “燕殊,你别乱碰了,燕殊……啊——要死了!”

    “死不了!”

    “喂——燕殊,你就不能慢点儿么!衣服被你扯破了!”

    “媳妇儿,有点急!”

    “急什么急啊,你慢点儿!”

    “怎么解不开啊,这个东西怎么整……”

    “你放开,我自己来……”

    “算了,我……”只听燕殊话音未落,就听见衣物裂开的声音,姜熹气得咬牙。

    “燕殊,你赔我,我可没那么多衣服穿!”

    “穿我的,乖……别乱动……”

    而此刻楼下的莫云旗,因为肚子疼得难受,起来在洗手间蹲了一个多小时,她真的很不将自己封印在马桶上,这刚刚揉着肚子往床上走,瞥见了床上的一滩血迹,脑子有些懵,想起和战北捷的对话,心下微怔,难怪他那么激动,看样子,明天还得给他洗床单了,真是倒霉,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来例假……

    莫云旗叹了口气,裹着被子睡不着,而此刻楼上传来了床的声响,伴随着模糊不清的声音。

    莫云旗又不是傻子,这从小生长在军区大院,那些男孩子到了青春期,就会讨论这种事情,她自然知道他们是在干嘛,而且许多来随军的军嫂,有些时候目的也很明确,就是想要趁着这个时间要个孩子,莫云旗听得面红耳赤,本来就有些发烧的小脸,更烫了……

    折腾了半宿,燕殊才消停,伸手将姜熹搂在怀里,笑得那叫一个餍足。

    “有个事情忘了和你说了。”

    “什么!”

    “我之前就和你说,这个楼的隔音效果不太好,你这……”

    “燕殊!”姜熹咬牙。

    “快睡吧,反正他们也不知道谁和谁!”

    姜熹气结,翻身不去看他,某人就像个牛皮膏药一般贴了过来。

    “别靠着我,热死了!”

    “媳妇儿……”燕殊的声音就在她的后方。

    “别喊我!”

    “媳妇儿……”

    “睡觉!”

    “媳妇儿……你真的生气了?”

    “燕殊……”

    “睡觉!”燕殊等着姜熹睡熟了,这才伸手将她往怀里一揽,紧紧抱在怀里,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

    想起楚濛的电话,心里总是觉得不太踏实,楚家的事情,他并不清楚,毕竟隔着千山万水,平素来往甚少,只是忽然扯到姜熹,这让他的心里像是堵了一块大石头,总是不安心。

    第二天一早

    燕殊照例是早早去晨练了,姜熹起了个大早,把床单洗了一下,拿去院子中晒,钱婶儿一见到姜熹,扑哧一笑,“新婚真是好。”

    “钱婶儿……”姜熹被她看得有些难为情。

    钱婶儿却只给了她一个眼神让她自己体会,而另一侧的秀秀在另一边甩衣服,黑眼圈很重,而且眼眶红红的,似是哭过,姜熹侧头看着钱婶儿,“秀秀怎么了?”

    “估计是又没怀上孩子吧。”钱婶儿叹了口气,“结婚也有两三年了,一直没有,她随军过来,也就是为了要个孩子,头一年过来的时候,那小两口天天折腾到后半夜,你说那么久了,这肚子总该有些动静吧,就是没有,眼看着一批军嫂都回去养胎了,她心里估计也挺急的!”

    “赵连长急着要孩子么?”姜熹看着蹲在地上洗衣服的秀秀,或许是自己想到了什么,垂头又开始抹眼泪。

    “小赵倒是不急,只是这做女人的,总是没消息,心理压力肯定挺大的。”钱婶儿叹了口气。

    “有没有去医院检查一下。”姜熹伸手整理床单。

    “查了,去了很多大医院,两个人的身体都很正常,可就是一直没消息,去年还到处找人寻找偏方,医院没少看,药也没少吃,就是没有喜讯,这每个月的那几天,她就一个人抹眼泪,听说小赵家就他一个儿子,估计公婆也等着抱孙子吧!”

    姜熹点了点头,难怪这几日,秀秀有事没事总是盯着她的肚子看。

    京都秦氏集团,会议室内

    这次是秦氏每个月的股东大会,秦浥尘坐在上首,下面依次坐着秦氏的各位股东,只是极少出席董事会的秦家父子居然也来了。

    这些日子秦圣哲白露出双入对,几乎天天占据头条,对她呵护备至,看起来就像是一对神仙眷侣。

    众人都说,秦圣哲其实和白露本来就是天作之合,他们之前就在一起的,后来因为沈安安的介入,导致了他们分手,所以秦圣哲和沈安安结婚当天那般郁郁寡欢,现在两个人重新在一起,出双入对,俨然是神仙眷侣。

    沈家败落,秦家倒是打得一手好牌,踩着沈安安上去啊。

    这本来人人斥责的渣男,忽然摇身一变成为了痴情男的代名词,所以说这京都的风向真的是说变就变。

    现在这个社会,新闻网络如此发达,这黑的也能被说成白的,因为前段时间白露失踪的案子闹得甚嚣尘上,本来无人问津的三流明星,一夜间变得人尽皆知,加上未来秦家二少奶奶的头衔,这身价自然是水涨船高。

    秦浥尘伸手敲打着桌子,斜靠在椅子上,惊尘绝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邪肆的笑容。

    “父亲和二哥怎么有空来公司?”

    “好歹我们也是秦氏的股东,参加一个董事会有问题么?”秦振理看向秦浥尘。

    “自然没有,那就先和各位简单介绍一下最近公司的运作情况好了……”

    工作汇报结束,众人面面相觑,因为秦家父子过来,这气氛显得格外紧张,不出所料,秦圣哲果然开口了。

    “三弟,公司最近新开放了这么多的项目,你一个人忙得过来么?”

    “也还好,二哥平时比我忙多了!”秦浥尘单手摩挲着下巴,眼中迸射出了一抹异色。

    秦圣哲脸色微变,“很早之前爷爷就说过,要说来公司磨砺磨砺,之前一直没有空,最近闲下来……”

    “爷爷说过这种话?”秦浥尘挑眉!

    这秦家的老爷子去世这么久,这完全就是死无对证的事情。

    “毕竟我和大哥也是爷爷的孙子,这难道很奇怪么!”

    “这倒是不奇怪,只是二哥你真的有空?”自从他们出现开始,秦浥尘就知道,他们是冲着什么来的!

    周年庆取消,他们本来设计好的计划自然无法实施,最近秦圣哲风头无二,自然是来找茬的好时机。

    “我怎么可能没空,最近很闲,我看你这么忙,做二哥的自然于心不忍,我想来公司帮帮忙,不知道三弟你是怎么想的!”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公司,各位叔伯是怎么想的。”秦浥尘摊手,将话题抛了出去。

    这本是秦家的内斗,只是牵扯到了公司,众人自然逃不开。

    “现在公司已经在正常运营,二少若是想过来帮忙,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那人顿了一下,“想要上手公司的事情,也需要时间,急不得。”

    “二少之前学的不就是工商管理么,上手应该很快,这总需要给年轻人一个机会嘛!”

    “若是有合适的职位,也不是不可以……”

    “我不同意,经营公司可不是儿戏……”

    ……

    众人七嘴八舌,意见根本不统一,秦浥尘轻轻咳嗽一声,“有个情况我必须提醒一下各位。”

    “您说!”

    “二哥想要进公司,也未尝不可,只是二哥本身就缺乏经验,二哥这段时间是闲下来了,可是谁也不能保证他可以一直都这样,这若是我把重要职位交给他,这来事了,找不到人,这损失谁来承担,虽说我是他弟弟,不过在公司问题上还是需要公私分明的,你说是吧,二哥……”

    秦圣哲咬牙,只能点了点头。

    “我知道之前我年轻气盛,做错了不少事情,所以也希望在座的各位叔伯能够给我一个机会!”

    “公司决策不都是公开表决……”秦振理话音未落,就被秦浥尘打断了。

    “那你就再好好表现一段时间好了,我们看看再说,那可以散会了吧!”

    秦浥尘是一点面子都没给秦家父子,秦振理只觉得这张脸被打得啪啪响。

    等到众人出去,秦振理直接将面前的水杯摔在地上,吓得负责收拾的清洁人员吓了一跳!

    秦浥尘并未离开,只是淡定的喝了口茶,“怎么着,自己不能来争夺公司,所以让自己儿子来了?”

    “秦浥尘,你别太过分,我是你爸!”

    “我没否认过你是我父亲。”秦浥尘挑眉,“你们慢慢聊,我先出去了。”

    秦老爷子在世的时候,就曾经在公开场合说过,秦振理是个不孝子,以后公司就算是毁了、败了,也不许他插手半分,说起来,还是为了个女人。

    燕笙歌和秦浥尘约了去做产检,到了公司门口,门口堵着许多的记者,燕笙歌隐约听见了白露的名字,心里诧异,这个女人怎么到公司来了。

    “秦少夫人来了!”

    燕笙歌推门下去。

    白露已经走到公司大厅,扭头看着燕笙歌,墨镜下的那双眼睛透着浓浓的嫉妒。

    这个女人未免太好命了。

    燕笙歌只是看了白露一眼,白露想开口和她打招呼,燕笙歌压根不去看她,扭头朝着电梯走去,白露的手僵在半空中,这一幕被记者捕捉到,发到网上,就变成了……

    “白露想进豪门难上加难,秦少夫人冷眼讥嘲。”

    “白露黯然,豪门难进,暗自神伤。”

    “秦少夫人气场十足,嘲弄白露是三流戏子,很是霸道。”

    “秦少夫人扒皮,揭露你不知道的燕笙歌”

    燕笙歌微微挑眉,“我已经沦落到和她同一个版面了?看着真不舒服!”

    ------题外话------

    最近存稿真的是要存疯了,都没有好好睡一觉,下周会有许多活动,包括会有爆更,会持续好几天爆更,(*^__^*)嘻嘻……

    也会有一系列的奖励活动,嘿嘿嘿……有木有很期待啊!

    燕小二:木有!

    燕持:+1

    秦浥尘:+1

    老战:+1

    我:(╯‵□′)╯︵┻━┻我要让你们统统吃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