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62 莫云旗身份,你别给我死了(二更)

正文 362 莫云旗身份,你别给我死了(二更)

    ( )军区

    老方正在喝茶,听着一阵的脚步声,还有人呼喊他的声音,心里一紧,因为下雨天的缘故,这天黑的特别快,此刻已经是灰蒙蒙一片了。

    他放下手中的烤瓷水杯,披了个外套就往外面走,直接打开门,就看见燕殊就背着一个人迎面朝他跑过来。

    老方心里一紧,立刻将门整个推开。

    “怎么回事!”老方看着燕殊将人放在床上。

    “你给看看!”燕殊站在一侧,身上的衣服在不断的滴水,很快在干燥的地板上留下了一滩水渍,姜熹和警卫员紧随其后。

    姜熹哪里跟得上燕殊的脚步,气喘吁吁,紧紧捏着伞,站在那边伸手掐着腰,这人脚下是生风了不成,背个人还跑得这么快。

    “这不是小旗么!”老方显然对莫云旗很熟悉。

    “你认识?”燕殊挑眉,莫云旗来这个军区的时间并不长,军区人很多,老方哪能一一记得。

    “这几天从我这里拿了一些膏药,说是身上疼,有个女孩子,长得也俊俏,自然记得!”老方伸手给她检查,过了一会儿才松了口气,缓缓开口,“训练强度太大,身体负担不了,晕过去了,没什么大碍,在我这里休息一下,等她醒了再检查一下,应该没什么大碍。”

    “那就行!”燕殊松了口气。

    “怎么回事,浑身都湿了。”

    “老战罚的!”

    “他每次都没轻没重的,小旗还是个娇滴滴的姑娘家,怎么着也得顾及一下吧!”老方叹了口气,“外面的雨越来越大了……”

    燕殊点了点头,老方微微叹了口气,从一侧拿出了一些干毛巾递给姜熹,“麻烦你给她擦一下,你们也擦擦身子!”

    老方又将毛巾分发给燕殊等人,燕殊倒是自己没用,而是直接将毛巾搭在了姜熹肩头,姜熹撑着伞,虽然刚刚走得太急,有些落了雨,却没什么大碍,“你把你自己擦擦,我没事。”

    燕殊点了点头。

    “燕队长这么疼媳妇儿啊!”老方站在一侧打趣道,“之前看你对别的小姑娘那冷冷冰冰的模样,还以为你会和战队长一个德性,准备打光棍呢。”

    “那些我又不喜欢,搭理她们做什么。”燕殊说得理所当然。

    “对了,前些日子那个吕艳艳还来找过你。”老方促狭道,姜熹握着毛巾的手微微一顿,继续低头帮莫云旗擦着身子,“你可别说,这小姑娘对你啊,倒是真的上了心,不过啊,听说她要结婚了……”

    姜熹心里微怔,上次见到她距离不过一个月不到的时间,这就结婚了,这么快!

    “我看那小伙子挺憨厚的,只是我看她对你似乎还是念念不忘的,哎,你说你啊,到底祸害了多少小姑娘啊……”

    “老方,那个吕艳艳是不是上次过来表演,长得特漂亮的那个啊!”一侧的警卫员立刻凑头过来,“怎么就要结婚了!”

    “对对对,就是她,可不是嘛,估计是被燕队长拒绝之后,心灰意冷……”

    “我队里还有好几个喜欢她呢!”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老方就是无聊想找点乐子,燕殊只是站在姜熹身边给她搭把手,老方用胳膊抵了抵燕殊,“我说了这么久,你怎么一言不发啊!”

    燕殊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着老方,“吕艳艳是谁!”

    众人嘴角一抽,姜熹憋着笑。

    “那个……”老方面部神经抽动得异常厉害,“就是之前被你拒绝过的一个姑娘,文工团的!不记得了?”

    “我每年拒绝的姑娘多了,谁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个!”燕殊说得一本正经。

    “你……”老方举着手,过了半晌才放下来,“真是没劲儿!”

    “那些无关紧要的人,我记得他们做什么!”燕殊说得理所当然。

    姜熹将毛巾放到一边,侧头看着老方,“没有换洗的衣服么,她身上都湿透了,擦不干净,得换身干净的!”

    “有的,是我之前不穿的,洗得很干净,你等一下!”老方说着就往里屋跑,很快便拿了一身便装出来,递给姜熹,这边没有什么隔间,姜熹将帘子拉上,隔绝了外面的视线。

    老方看着外面越来越大的雨势,又看了看燕殊,“这每年来新兵,总有几个是受不住这种训练走的,这下雨天还折腾。”

    燕殊笑了笑,这有什么办法,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

    姜熹解开莫云旗身上的纽扣。

    “唔——”莫云旗忽然的睁开眼睛,忽然伸手按住了姜熹的手臂,吓了姜熹一跳。

    “你……”莫云旗眼前有些模糊,“这里是……”

    “医务室,你昏倒了。”姜熹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你身上有些烫,把衣服先换了,不然真的要感冒了!”

    莫云旗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喉咙像是有一团火在灼烧,嘶哑干燥,说话的时候,就像是有砂石在摩擦,疼得她眉头紧蹙,姜熹伸手将她扶起来,“你还有劲儿么,抬一下胳膊!”

    莫云旗看着姜熹,她之前远远看见过几次,她和燕殊站在一次,她从小出生在军区大院,家中多为男性,她从小男孩子气,极少接触同龄女性,姜熹看着和她岁数差不多,她很白,和她一对比,就像是太极上面的黑白两极。

    她的身上有一股十分香甜的味道,动作温柔说话也好听,这没接触的时候,只听说这燕队长的媳妇儿是个有钱人家的女儿,看着就不好亲近,却没想到这般平易近人,给莫云旗换衣服,颇费力气,姜熹额头渗出了一出细汗,将莫云旗愣神,才抬头看了她一眼!

    “不会是弄疼你了吧。”

    莫云旗摇了摇头,“没有,谢谢……”

    “有什么好客气的。”姜熹笑了笑,这忽然瞥见她的内裤,心下微怔,“你……”

    莫云旗这才猛然想到了什么,垂头一看,面色尴尬,“你别急,我回头让燕殊给你……”

    “别……”莫云旗扯住姜熹的胳膊。

    “那我待会儿回去给你拿换洗衣服,你先松开我,我把你的衣服收拾一下!”莫云旗依言松开手,姜熹扯开帘子。

    “来,小旗,喝点热水!驱驱寒!别感冒了!”老方倒了一杯开水过来。

    莫云旗觉得自己整个身体都要散架了,像是被重型卡车碾压过一般,她从老方手中接过水,手指有些颤抖,她的手指纤长却粗粝,上面布满了老茧,虎口处还有一道凹陷进去的伤疤,像是被利器狠狠割开一般,她的眼神透着一股苍凉之感,那是不属于她这个年龄的淡漠。

    “这都出事了,战队长呢,干嘛去了?”老方开口询问。

    这莫云旗一听见战北捷这三个字的其中一个,身子一抖,水差点从水杯中溅出来。

    这是被他折腾成什么样子了。

    听到他的名字都能吓成这样。

    而此刻听着莫云旗出事的几个战友纷纷过来,刘伟显得最为激动,“小旗,你怎么样,没事吧……”

    “怎么就昏倒了,我们还在食堂等你呢,饭都帮你打好了!”另一侧王威开口。

    “行了,别叨叨了,让小旗好好休息!”

    作为一群男人的唯一一个女人,莫云旗显然是被特殊对待的。

    而此刻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首长……”燕殊起身行礼。

    众人都被吓了一跳,纷纷行礼,“怎么这么多人?”

    “出了点事,有个女兵,训练的时候昏倒了。”燕殊开口解释。

    “你们先出去,我有话和燕队长说!”卫首长开口,众人片刻都不敢耽搁,立刻扭头往外面走。

    一群人乌泱泱的往外面走,姜熹跟着老方去了隔壁房间,房间中除了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莫云旗,就只有燕殊,还有站在他们对面的两个中年男人!

    一个就是燕殊的直属长官,卫首长,而另一个燕殊认得,之前军演的时候,是对方的指挥官之一,只是从未打过交道而已。

    那个人直接越过燕殊,直接走到了床边,盯着莫云旗好了好几分钟。

    燕殊觉得有些头皮发麻,这是一种何等诡异的情况,两个人都不说话,空气中只能听见莫云旗那粗重的喘息声!

    “看把你能耐的!”男人忽然开口。“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惨样,真是丢人!”

    莫云旗微微垂着头,微弱的喊了一声,“爸!”

    燕殊身子一僵,僵硬的扭头看着另一边,他们在说什么……

    “逞能!”男人轻哼。

    “爸……”

    “别喊我!”

    莫云旗垂着头,只能看见她乌黑的发顶。

    燕殊无语望天,战北捷啊,战北捷,你看资料的时候,到底有没有仔细看一下她的背景资料啊,救不了你!

    “战北捷呢!”卫首长开口。

    “在食堂!”

    “去把他叫来!”

    燕殊硬着头皮走了出来,凉风袭来,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撑着伞,小跑着前往食堂。

    食堂

    战北捷和对面的女人,垂头吃饭,除却之前简单的自我介绍,全程没有一点交流,直到燕殊出现,战北捷就像是看见就行一般朝着燕殊挥手!

    “快点儿,等你好久了!”

    燕殊看着他眉开眼笑的模样,心里默默的为他默哀三分钟。

    待会儿有你哭的!

    燕殊径直走过去,“你身上怎么湿成这个样子,熹熹呢,没有和你一起过来吃饭?”

    “不好意思,我们有点事情要谈!”燕殊对着他对面的女人客气的一笑,“快点儿跟我出来!”

    战北捷已经快坐不住了,急忙跟着燕殊走了出去,一边走还在一边抱怨!

    “你都不知道,今天这个才真的是奇葩,我都没和她说些什么,她就说我是她喜欢的类型,我滴妈呀,简直吓到我了……”

    “她看着我的眼睛仿佛要把我吃了一般,也不说话,就是盯着我看,倒是把自己的脸都看红了,我这心里被她看得七上八下的,我看她的样子,真的是有些恐怖,我跟你说……”

    “等会儿,你带我去哪儿……”战北捷是跟着燕殊走的,他撑着伞,他一时倒是没注意去向,这怎么去了医务室。

    “医务室!”燕殊扭头看着战北捷!

    “去那里做什么!”战北捷拧眉。

    “你手底下的那个女兵晕倒了,被送过去了,现在首长也在,就知道你喜欢体罚人,你也稍微适可而止一点。”

    “我……”战北捷愣了一下,加快步伐,“人没事吧!”

    “就是晕倒了,估计是运动强度过大的原因,你赶紧去看看吧!”

    当战北捷推开门,看见里面的两位首长,倒是一愣,“首长好!”

    “进来!”

    战北捷站在自己首长面前,盯着另一侧的男人看。

    “莫首长?”

    莫首长穿着松枝绿的陆军常服,肩章上的金星在白炽灯下有些晃眼,战北捷心里咯噔一下,这怎么忽然来了两个首长,莫首长常年都在华西军区那边,怎么会到这里。

    而且她为什么冲着自己笑得如此诡异!

    战北捷这完全是身体本能想要往后退一步,燕殊伸手抵住他的腰,战北捷余光瞥了一眼燕殊,燕殊只是端正的站着,就像是什么都未曾发生一般。

    “我们家小旗给你添麻烦了!”

    他眯着眼睛,笑呵呵的!

    战北捷的整个脑袋都炸开了,他看着男人朝着自己走过来,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她脾气倔,有些时候不是很听劝,这段时间没给你添麻烦了吧!”

    战北捷抿着嘴唇,眼睛灼热的盯着莫云旗。

    “爸……”

    “我和你父亲也挺熟的,我也算是从小就看着你长大的,我快四十才得了这么个女儿,自然是比较心疼,我今天过来,就是为了公事,顺便准备过来看看她,我也没想到会撞到这一幕,你也不要因为她和我的关系,就对她特别照顾,该怎么训就怎么训,不用客气!”

    战北捷嘴角抽了抽!

    他倒是听父亲提起过,莫叔叔中年得女,宝贝得紧。

    只是莫家常年都在华西那边,偶尔会在一些军演或者大会上见过他,私底下,莫首长和自己父亲确实私交笃厚,听说他生了女儿之后,父亲还带着他去过华西那边,满月酒当天还在婴儿房见过,他当时都已经快上初中了,自然记得一清二楚。

    只是……

    还是觉得有些玄幻,况且这莫云旗长得和莫首长是一点都不像!

    莫首长就是典型的军人形象,硬朗刚毅,棱角分明,而莫云旗还是偏女性的柔和。

    “怎么不说话?”莫首长笑了笑,“就算知道她的身份,你也不用对她客气,该怎么训就怎么训,若是不合格,之后被踢出了你这里,也是她自己没本事。”

    “老莫同志……”莫云旗咬牙。

    “行了,你先休息吧,我得走了,待会儿还有个会议。”他和莫云旗又说了两句,就和卫首长离开了。

    只是两个人都意味深长的看了战北捷一样,看得他整个人头皮像是要裂开了,这都什么事啊!

    等到送他们离开,战北捷回到医务室,端了个凳子,直接坐到了莫云旗床边。

    老方和姜熹已经走了进来,“她好像有点发烧。”姜熹开口。

    “我没有……”莫云旗摇了摇头。

    忽然一双大手直接摸到了她的额头上,莫云旗惊得往后缩,整个头撞到了后面雪白的墙壁,疼得她眉头紧蹙。

    “别动!”战北捷冷哼。

    他的手覆盖在她头上,又摸了摸自己的头,“好像是有点儿!”

    “我给她拿点退烧药。”老方说着就去开药。

    燕殊则附在姜熹耳边说了两句,姜熹诧异的扭头看着莫云旗。

    战北捷此刻正和莫云旗两两相对,两个人均不说话,莫云旗被他看得头皮发麻,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队长……”

    “我不会对你特殊照顾的!”

    “我没有想过让你对我特殊照顾!”莫云旗连忙解释!

    战北捷起身,“我们队伍里绝对留不下任何一个弱旅,以后和敌人对抗,与其说是你在战斗,不如说是一个队伍在战斗,木桶出现任何一个短板,都是我不允许的,你若是受不住训练,可以申请离队,我把你送回原来的队伍。”

    “我可以。”莫云旗咬牙。

    她的眼中忽然迸射出了一股暗光。

    “先把药吃了!”老方拿了药过去,姜熹扯住老方和他说了两句,老方微怔,看了看莫云旗,“小旗,你肚子疼不疼?”

    “我……”莫云旗脸上掠过一丝绯红。

    “问你话呢,你脸红个什么劲儿!”战北捷现在心里乱得很,果然女人都是很麻烦的。

    “有点儿!”

    “那你最近就好好休息,战队长,她身体有些不适,我给她开几天病假条。”

    战北捷拧眉,这么娇气。

    “对了,回头让你室友过来把你接回去,这几天你就好好休息!”老方坐在桌上写着假条,一边开口。

    “我没有室友!”

    老方的手一顿,看向战北捷。

    “她来得迟,自己单独一间。”

    “我自己可以的!”

    “要不……”姜熹看了看战北捷,“战大哥在家属区的房子不是空着没,你这样一个人也没法回去,这几天就去那边休息,我就住楼上,还可以方便照看一下你。”

    “真的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莫云旗说着将药丸尽数吞入腹中,一股难言的苦涩味道,在口腔中弥漫开来。

    “老战,怎么说也是莫首长的……”燕殊促狭道。

    “就这么说定了,待会儿我背你回去!”

    战北捷向来说一不二,根本容不得莫云旗反驳!

    莫云旗自然是不肯要战北捷背的,就要姜熹搀扶着,去了家属楼。

    莫云旗之前还觉得会不会打扰战北捷休息什么的,没想到他的地方,居然什么都没有,就是被子什么的,都是临时抱过来的,姜熹从钱婶儿那要了姜茶给她,这莫云旗喝完之后,有些腹痛,就沉沉的睡去了。

    战北捷去了燕殊屋子,聊了一会儿天。

    “我压根没往那方面想,他家就一个女儿,谁会把孩子往这里送啊,之前说是特招进来的,我就看了一下她的履历表,别的东西我根本没看那么多!”战北捷扯着头发。

    “你就照常对待她就好,就是她毕竟是个女孩子,训练强度和男人等同起来,难免有些吃不消,给她安排点别的项目!”

    战北捷点了点头,“我宿舍钥匙还在下面,我回去睡觉,这一天天的,真是糟心!”

    战北捷一边叹气,一边往楼下走!

    他屋子的门并未锁,这边很安全,根本不需要锁门,战北捷推门进去,木门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一进门,就被看见裹紧被子的莫云旗。

    战北捷找了一会儿钥匙,动静有些大,莫云旗现在肚子疼得厉害,整个人晕乎乎的,她翻来覆去的在床上折腾,战北捷拧眉,“睡个觉都这么能折腾。”

    好不容易找到了钥匙,战北捷忽然瞥见被子上一大片的血迹,心里一紧。

    老方不是说她没事么,怎么流血了!

    马丹,她不是要死了吧!

    “燕殊——”

    燕殊和姜熹正准备洗漱睡觉,听着动静,急忙往下面跑!

    “怎么回事!”燕殊和姜熹披了衣服下楼,就看见战北捷背着莫云旗已经在雨中狂奔了,那雨衣被风吹得鼓了起来。

    “我靠,莫云旗,你特么的别给我死了……”

    “唔……”莫云旗肚子疼得要命,被他这一颠簸,靠在他肩膀上的头一歪,直接昏死过去!

    “马丹,莫云旗——你特么的别给晕啊!要死要死……”

    ------题外话------

    哎呦哎呦,要死要死,老战要丢人了……

    老战:(╯‵□′)╯︵┻━┻

    我:淡定,回头我给你恶补一下生理常识。

    燕小二:怎么补习?一对一单独辅导,贴身教学?

    我:和你有啥关系,给我滚粗!

    燕小二:好奇嘛

    我:回头我让熹熹给你补习!

    燕小二:那敢情好,求之不得!

    我:你还可以再不要脸一点!

    燕小二:我要过脸么?从一开始你给我的设定就是流氓,你这个后妈!

    我:事实证明,你确实是!

    燕小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