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61 楚家小姑姑,雨中体罚

正文 361 楚家小姑姑,雨中体罚

    ( )f国

    当沈廷煊到达f国的时候,楚家的车子已经在机场门口等候了。

    “沈先生,您好,我是楚濛先生的特助,我们总裁我在这里等您,您可以叫我ls。”

    “您好!”

    “先上车吧,这个季节的f国,雨水比较多,所以比较湿润。”沈廷煊只带了两个助理。

    f国的天空是灰蓝色的,那种蓝就是大海深处的颜色,十分漂亮,这边的温度并不高,风吹过来,带来海水的湿咸的味道,那股湿润的气息更是瞬间扑面而来。

    f国三面临海,所以气候适宜,每年都会有许多过来旅游。

    “您先上车,我们总裁已经在家中为您准备了午餐!”

    “谢谢!”

    f国整个国家的生活节奏都非常慢,这里是首都,人们虽然神色匆忙,却不像京都那种大都市,会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到处可见骑行单车的人,难怪有人说,这个国家是个适宜养老度假的地方。

    车子经过一条临海大道,可以看见一个高高的石塔,暗黑色的花岗岩,上面刻着一些并不能看得清晰的图案,伫立在沙滩边,周围有许多人站在前面拍照留念。

    “那是721空难的石塔。”ls解释道,“那场空难夺走了接近200条性命,被誉为f国最惨烈的一次空难,当时飞机遭遇乱流,飞行员造作不当,导致飞机失事,急速下坠……”

    沈廷煊侧头看着窗外,而他身边的两个助理虽然兴奋,却也显得各位紧张。

    他们公司成立时间不算长,不过合作过的最大项目还是几年前和秦氏的合作案,没想到楚家这个时候抛出了橄榄枝。

    若说在商场上,将秦家比作为锋芒毕露的王者,那么秦家就是暗藏锋芒的贵族,这个单子若是成了,公司定然能够更上一个台阶,而对于他们来说,年终奖必然也会变得格外丰厚。

    车子在临海大道上行驶了约莫半个小时的路程,就能够看见楚家的古堡。

    “那就是楚家了,总裁和小公子已经等候多时了!”

    沈廷煊查过楚家的资料,世袭的贵族,现在还保留着爵位,那古堡是灰黑色,给人的感觉有些沉闷压抑,不过古堡周围是郁郁葱葱的树林,大片的绿地将它包裹着,另一侧则是海岸,依稀还能看见楚家岸边停靠的私人游艇。

    临海大道的另一边就是楚家庄园,这条路没有一点岔路,居然直接是修到了楚家门口,这是多豪气。

    “f国的主干道基本都是楚家注资的,当时专门修了一条去机场的路,若是从市区穿过,还需要半个小时,若是堵车,就没完没了了。”

    楚家庄园有一部分是对外开放的,周边不乏有游玩放风筝的孩子,越往里面走,人烟就变得越发稀少了,不过却能看见穿着统一佣人服装的下人不停路过。

    “沈先生,到了!”车子停在了草坪上,楚衍正在晒太阳,听着动静,立刻摘掉墨镜就小跑过去!

    “廷煊,你可算是来了,等你好久了!”

    “飞机晚点了!”沈廷煊看着他穿着一件花衬衫,白色短裤,这怎么看怎么像是花花公子。

    “快点进来,你今晚就住在我们家好了,反正空房子很多,你和大哥谈生意也比较方便,大哥也等你好久了……”

    整个古堡一进去,洋溢着中世纪的简直风格,到处都是雕刻画壁,显得十分古派,楚濛放下手中的报纸,“沈先生,您好!”

    “您好!”

    “好了,我先带你去房间看看!走吧……”楚衍拉着沈廷煊往楼上走。

    沈廷煊目光落在挂在一楼中间的一个全家福上,那是一幅油画,人很多,楚衍笑了笑,指了指画中一个很小,蹲在地上的孩子,“那个是我,边上那个就是我大哥了!”

    “嗯!”沈廷煊看着油画,两个老者,还有一对夫妇,因为他们靠得很近,而且男人的样貌和楚濛有六分相似,边上还站着一堵夫妇,怀中抱着一个孩子,而另一侧的女人,总觉得有些出画了,好像本来并不属于这幅画……

    她的模样典雅,他怎么觉得她和……

    “怎么了?”楚濛开口。

    “那个人……”沈廷煊指着另外一侧的女人。

    “你认识?”

    沈廷煊看得出神,并未注意到楚濛和楚衍居然一直在盯着他看。

    沈廷煊走进了两步,“并不认识?”

    “不认识!”楚濛吊起来的心脏被狠狠扯下,楚衍耸了耸肩,“这个人是谁?”

    “我的小姑姑。”

    “小姑姑?”

    “嗯,这是画师按照爷爷口述画的,奶奶总说不太像,不过后来还是被保留了!”

    “奶奶说小姑姑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

    对,是眼睛!

    沈廷煊就说她看着和谁又几分神似,只是他也没有开口,只是看了看楚衍,“走吧,不是要带我去房间?”

    “哦,好!”楚衍施毅下人帮他和他的两个助理搬行李。

    这两个助理已经被楚家震慑到了,因为他们根本没想到现在这种社会,居然还有人是住在古堡里面的,保留了许多旧世纪的习惯,就比如说虽然有灯光,餐桌上还架着中世纪的烛台,刀叉餐具全部都是银制的。

    吃了午饭,沈廷煊和楚濛去书房谈生意。

    沈廷煊一直在说着他们公司的方案,他很重视这桩生意,自然表现得格外上心。

    “……主要的设计方案就是这些,不过这只是初步的设想,如果说你们还有别的想法,可以再提出来,我们可以再协商一下,楚先生,您觉得……”

    沈廷煊一抬头,就发现楚濛一直在盯着自己看。

    “楚先生?”

    “嗯!”楚濛收回心神,“你们先出去一下,我有事情和沈先生说!”

    “嗯!”

    一行人退出去之后,楚濛还是没忍住。

    “说出来,可能有些不太好意思,其实我这次找你过来,除却谈生意,还有一点私事想找你帮忙。”

    “私事?”沈廷煊可不记得自己和楚家有什么私事可谈的。

    楚家这种常年在国外的大家族,就是沈家和他们家都未曾打过交道,更别说他了,他还是在轩家第一次见到的楚濛,压根就不认识啊。

    “你在楼下看得那副油画,你所指的那个女人,是我的小姑姑,叫楚梦颜!”

    沈廷煊怔愣的点头。

    “当年家里出了一些变故,小姑姑和家中闹翻了,离家出走,至此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当年我都没出生,只从长辈的描述中知道了有这么一位姑姑,这些年奶奶身体不太好,心里总是惦念着她,我们找了许多地方,却总是没有她的消息。”

    “你是想让我帮你找人么?”

    找人的事情,秦家和燕家都可以啊,找他做什么?

    楚濛从一侧的抽屉中拿出一份递给沈廷煊,那是一份英文的dna检测的数据报告,晦涩难懂的词汇,沈廷煊根本看不明白,可是后面却有一串数字,那是这种报告中最常出现的百分比,百分之九十多,这是找到了?

    “这个……”

    “你的母亲……”

    “我的母亲?”沈廷煊诧异的看着楚濛,“我母亲是南方人,我小时候随母亲一直住在母亲老家,她可从未出过国!”

    “我想知道你钱包中的头发是谁的!”

    沈廷煊下意识的摸了一下钱包,眸子变得异常黑亮。

    那宝石蓝的耳钻,在耀目的灯光下变得异常耀眼,他的眸子邃,在灯光晕染下,透着一丝摄人心魄的魅力,他的手指很长,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口袋。微微抿着嘴唇,在灯光下被染上一丝瑰丽的色彩。

    而此刻站在他对面的男人,神情严肃而又认真,那双黑曜石般的眸子却像是已经将一切都看透了。

    这个头发……

    姜熹那次随着燕老爷子去沈家做客,结果叶芷珏下药,害得沈余祐忽然病发,当时楼下就剩他们两个人,沈廷煊伸手撩起了她的头发,放在鼻尖闻了闻,那是一种带着一丝挑逗勾引的动作,十分的暧昧,而他半开玩笑的告白,却被姜熹硬生生的拒绝了!

    姜熹将头发从他手中扯过来,当时硬生生的扯断了一根。

    沈廷煊自然知道和姜熹是不可能有什么未来的,却鬼使神差的将头发放在了钱夹中,那里面曾经放过和姜熹第一次见面她留下的便签纸。

    “是姜熹的!”

    “是结婚的那个姜熹!”

    “难道你没发现,油画中女人的那双眼睛,和姜熹很像么!”

    楚濛直接转身往书桌走,中途撞到了桌角,发出了巨大的声响,他也浑然不觉,翻找出了之前燕家寄来的邀请函,那上面有姜熹和燕殊的照片!

    或许是一种心理暗示,楚濛越看越觉得是很像。

    “你们没有你小姑姑的照片么!”沈廷煊询问。

    “当时闹得很僵,她的东西都被扔了,照片也被尽数烧毁了,十几年前,曾经张贴过寻人启事,那也都是画像而已,倒是有许多人提供了线索,后来查证不过是一些想要悬赏金的骗子罢了,之后爷爷过世,这个事情就被搁置了,四五年前奶奶病情加重,这才又开始找她……”

    “她的飞机是飞往京都的,所以一直都锁定在京都,我也是找人有些疯魔了,看见你钱包中的头发,想到你母亲又是个孤儿,所以我就擅自……”楚濛将请帖放在桌上,“实在不好意思。”

    “没关系!”沈廷煊只是现在脑子还有些懵,姜熹和楚家怎么可能扯上关系,那根本就是好不搭干的啊。

    “那我能向你想问一下这位姜小姐,现在也是燕夫人了,她的一些情况么,她的父母……”

    “在她十岁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

    “你说去世了!”楚濛眼中迸射出了一抹寒光。

    “嗯,很早就过世了!”

    难怪这么多年,愣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因为他们一直将寻人范围锁定在一个特定的年龄范围,这人都没了,怎么找得到。

    “她是哪里人。”

    “临城!”

    楚濛深吸一口气!

    一步之差!

    他当时人都到临城了,也遇到了燕殊,他怀里的女人不就是姜熹么,居然就这么硬生生的错过了,想来忽然觉得有些可笑。

    “你确定这个就是……”沈廷煊指了指手中的报告。

    “回头我会去临城走一趟!”楚濛伸手捏了捏眉心。

    沈廷煊回到自己房间之后,才知道,这次的合作,完全就是楚家为了将他带来f国的一个幌子罢了,他这个房间的阳台,可以看见那一片蔚蓝的大海,海浪随着海风席卷而来,天空的海鸥来回盘旋……

    沈廷煊伸手握紧栏杆,姜熹,楚家……

    楚家的事情没人清楚,沈廷煊自然也不知道个中原委,只是忽然觉得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

    尤其当楚衍从楚濛口中得知这个消息,更是惊得半天没说出话!

    “哥,你别骗我,怎么会和嫂子有关……”

    “我已经让人查资料了!”楚濛伸手捏着眉心,“这个事情你先别和奶奶说!”

    “我知道,可是哥,你真的确定,嫂子是小姑姑的女儿,那个不就是我的……”

    “表姐!”楚濛压低声音。

    楚衍怔愣在原地,半天没有回过神!

    京都某军区

    本来倒是晴好的天气,到了下午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燕殊回去之后,姜熹帮他将衣服拿起泡一下,顺便让他换了衣服,“你等一下,我给你倒杯姜茶!”

    “我这身子,没有这么娇贵。”

    “你先把头发擦干,我去钱婶儿那儿弄点姜!”姜熹说着就抬脚往往外面走,燕殊都没有来得及开口。

    而此刻燕殊的手机忽然响了,这电话还是国外的。

    “喂——”

    “燕殊,我是楚濛!”楚濛站在窗口,查到的资料多为姜熹近些年的,其余的资料少得可怜,二十多年前的网络媒体并不发达,找资料需要花费许多时间。

    “楚大哥,有事么?”

    “姜熹在么?”燕殊按着毛巾的手顿住。

    “你找熹熹有事儿?”

    “想问一点临城的事情。”

    燕殊倒是一笑,“楚大哥,你知道你很不会说谎!”

    楚濛一直都是处变不惊的那种人,他现在的语速有些快。

    “我想知道她父母的事情。”

    “或许你可以去查一下721空难的情况。”

    “谢谢!”

    燕殊挂断电话,盯着手机看了许久,直到姜熹端了一碗姜茶回来,“本来准备自己煮的,没想到钱婶儿正在给钱叔煮,我就要了一碗,快喝吧!”姜熹看着燕殊。

    燕殊盯着姜熹看了一会儿。

    她的皮肤很白,透着一种婴儿般的嫩白,脸颊微醺,额前垂落着几缕碎发,长发微卷,别在耳后,单手托腮盯着燕殊,“怎么了?干嘛不喝?要凉了。”

    “嗯。”燕殊端起姜茶,一股浓烈刺激的生姜味直接钻入脑中,而此刻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嘹亮的口号声。

    姜熹起身走到阳台,将阳台上的花往里面挪了挪,从这个地方,可以看见操场的一脚。

    “都下雨了,怎么还在训练?这雨挺大的!”

    “有时候会专门挑选下雨天训练,不过今天貌似没有这个项目,我估摸着老战又在罚那几个新兵了,听说今天训练的时候顶撞了他,就战北捷那个脾气,估计又得把他们虐惨了。”

    “也包括那个小姑娘?”

    “应该吧,我不是很清楚。”

    “晚饭还是和战大哥一起吃?”

    “我们自己去食堂,懒得理他,我听说都给他安排了一周的相亲,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谁有空搭理他啊。”燕殊从后面搂住姜熹的腰,低头吻了吻她的发顶,“熹熹……”

    “嗯?”姜熹扭头,燕殊的落在她的眉心,姜熹抿嘴一笑,“怎么了?”

    “没事!我们进屋吧!”

    “嗯!”

    操场

    战北捷穿着雨衣,站在操场上,十几个人都在操场上训练,说是训练,不如说是变相的体罚。

    “都给我快点儿!”

    这群小混蛋,他就是上个厕所的功夫,居然给他惹出了事,和隔壁队伍打了起来。

    若是说原因嘛,还是这个莫云旗!

    战北捷盯着泡在队伍中间的莫云旗,她的娇小的身子裹在军装中,气喘吁吁,头发被雨水打湿,湿漉漉的贴在两侧,雨水顺着她尖细的下巴不断往下滴落。

    据说是隔壁的说了莫云旗几句,他们看不过眼,就说了两句,结果差点打起来,得亏尉迟拦住了,不过战北捷最近心情不好,正好拿他们出气了!

    “做完这个,再起跑十圈!”

    “是!”

    战北捷冷哼,垂头看了看时间,又要相亲了,干脆让他去死好了!

    战北捷示意身侧的人继续盯着他们,自己则直接去了食堂那边,他有些时候也搞不懂,为什么相亲一定要和吃饭扯上关系,他们吃存心膈应他,让他吃不下饭是不是!

    燕殊撑着伞,和姜熹正走在去食堂的路上,操场是必经之地!

    “燕队长!”战北捷手下医德警卫员冲着燕殊行礼!

    “你们队长呢!”

    “相亲!”

    “扑哧——”姜熹捂嘴一乐,每次看到他们一本正经的回答这种问题,总是莫名的带着一种喜感。

    “报告,我们完成了!”说话间一个人喘着粗气跑过来。

    “行了,去吃饭吧!”

    “是!”

    转眼间,操场上的人都陆陆续续离开了,只剩下莫云旗一个人。

    “她怎么还没结束!”燕殊询问,因为姜熹那眼神十分热切。

    “她还有一圈!”平时训练看起来他们之间的身体素质差别不大,这若是真的到了这种时候,女生的体质终究要比男生弱一些。

    “走吧。”燕殊搂着姜熹的肩膀,将她往自己怀里带,雨势变得越来越大,操场的那抹身影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报告……”莫云旗跑到警卫员面前,话没开口,整个人直接跪在地上,呼吸急促,雨水浇灌在她身上。

    “行了,下去休息吧,下次别顶撞他!我们队长脾气不太好!”

    本来这事儿和莫云旗没什么关系,不过她觉得事情是因她而起,也跟着一起受罚,战北捷自然是无所谓的,反正自从被她摔倒之后,他看她就一直很不爽。

    “嗯!”莫云旗双手撑着从试图从地上站起来,可是地上都是泥土,她的手一打滑,整个人又一次跌坐在地上。

    姜熹听着动静,扭头看了看,“莫云旗同志!”

    “我自己来!”莫云旗咬着牙。

    燕殊和姜熹并未走远,燕殊倒是一笑,“脾气倒是挺倔的!”

    姜熹点了点头,莫云旗准备回宿舍,宿舍楼和食堂是在一条直线上,她一只手按着腹部,一只手撑着腿,往宿舍走去,路过燕殊身边,要给他行礼,这手一抖,整个人就直接趴在地上。

    “你怎么样!”姜熹立刻蹲下身子,伸手去摸她的脸!

    “拿着伞!”燕殊扯起姜熹,将伞塞进她的手里,另一侧的警卫员也跑了过来,怎么昏倒了?

    “把她扶到我背上!”燕殊开口!

    姜熹撑着伞,四个人就匆忙的往军医那边跑!

    战北捷啊战北捷,人家毕竟是个姑娘,你怎么把人折腾成这个样子,真是作死,回头你就等着挨批吧!

    ------题外话------

    大家一直关心的楚家的事情,算是基本浮出水面啦,我就说嘛,人家最近都在认真填坑……

    过段时间会搞个活动,大家记得密切关注我哈,哈哈……

    推文:无赖大神拐娇妻/色斐然

    不都说大神是冷艳高贵或者惜字如金,生人勿近的吗

    为什么这个大神各种无赖追在她后边讨债,大神你不要那么没有节操好不好

    不都说,游戏妹子都爱大神,各种勾搭诱惑

    为什么这个妹子看见他跑了兔子还快,难道这个世界都不爱大神爱猥琐男了

    然后,佳人在前

    陌颜浅笑吼道:大神,请滚开

    漠然暖言:嗯,好

    苏言没想到大神这一次竟然这么听话,可她还来不及高兴,就看到大神将自己的角色默然浅笑扑倒,压在了身下

    陌颜浅笑:无耻小人!

    漠然暖言:亲爱的,不是你叫我滚的吗?所以我就滚你身上了!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