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60 秦浥尘:我还想多活几年(二更)

正文 360 秦浥尘:我还想多活几年(二更)

    ( )部队食堂

    燕殊和姜熹坐下之后,气氛还是很尴尬,主要是燕殊和姜熹这一对太和谐了,而且这秀恩爱什么的,完全是旁若无人。%d7%cf%d3%c4%b8%f3

    姜熹吃东西嘴角蘸到了一些汤汁,燕殊就十分自然的给她擦了擦,这擦得不过瘾了,还趁势在她唇边啄了一口,食堂这会儿虽然已经没什么人了,不过还是引得许多单身狗的狼嚎。

    战北捷抬脚踹了燕殊一下,让他来帮忙给自己帮忙的,这家伙倒好,自己秀恩爱了。

    燕殊倒是没开口,反而是坐在那姑娘身边的姜熹先开了口,“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姜熹,你呢?”

    “邵敏,你好!”

    “你好,你是做老师的么?”

    “你怎么知道?”

    “感觉啊。”姜熹笑了笑,“我和战大哥是好朋友,就怕你们不熟,怕你尴尬生疏,所以让我们来作陪,你不会介意吧。”

    “不会!”姜熹过来,正好缓解了紧张尴尬的气氛。

    姜熹本来就是搞心理的,自然知道如何让邵敏更加放松一些,聊了会儿她的职业问题,似乎找到了许多的共同话题,邵敏也显得轻松了许多,“对了,你怎么想到来部队相亲啊。”

    “有个姐妹和她男朋友过几天要参加集体婚礼,其实我也挺想找个军人的,听说过些日子有个集体相亲,就报名了,没想到这么早就给我安排了……”邵敏抬头看了一眼战北捷。

    战北捷长得其实很好看,和燕殊是完全不一样的,燕殊是俊朗中带着一丝邪肆,而战北捷则是完全的硬汉,刚毅有型,棱角分明,只是不说话的时候,给人的感觉过于严肃。

    “那你对条件有什么硬性的要求么!”姜熹这话,让邵敏握着筷子的手,显得有些局促。

    “你别介意,相亲的话,大家都是奔着结婚去的,平时他们工作都挺忙的,你若是对另一半有特别的要求,可以先提出来,如果你们谈得拢,后期也能好好磨合,给彼此一个心理准备。”

    “那你呢,你对另一半有什么特别的要求?”邵敏看着战北捷。

    战北捷压根就没想到找对象这事儿,被这么一说,倒是有些懵。

    “其实军人嘛,都是想要一个贤惠,能够体谅他们的,你呢?”姜熹看向邵敏。

    “也没有具体的,最主要的还是合得来吧!聊得来比较重要,别的我都可以迁就,工作忙也没什么的,只要能够给我一个家,我可以安心等他……”

    姜熹微微挑眉。

    而此刻进来三个气喘吁吁的人,因为有个女人,姜熹多看了几眼。

    他们的衣服裤子全部湿透了,正在打饭,三个人看见战北捷,还专门过来打了个招呼,只是忍不住多看了姜熹和邵敏几眼,就找了个远离他们的地方坐下。

    坐在战北捷身边吃饭,今晚回去绝对会拉肚子。

    “小旗,坐在队长对面的那个女人,是不是队长的相亲对象啊!”刘伟看着莫云旗。

    这中午才打了一架,下去一起被发跑,罚站,各种体能训练,倒是让三个人的感情变得不一般了。

    另一个国字脸的男人看了一眼,大口大口吃着饭,“我看着像,早上他们说,首长在给咱队长安排相亲,今晚就碰见了,而且你看他们的样子,那么生疏,明显不太熟啊,而且我们队长看起来还挺紧张的!”

    “那坐在燕队长对面的就是他的媳妇儿?真的和他们说得一样漂亮,眼睛好大!”

    “可不是,就你这眼睛,睁着都像是睡着了!”刘伟打趣道!

    王威瞪了他一样,他长了一张特有辨识度的国字脸,眼睛就像是一条缝一样,头一次训练是战北捷带的,战北捷还因为眼睛的事情说过他。

    那会儿他们已经站进了队伍里面,正在听前面的尉迟训话,战北捷则是在队伍里面来回转悠!

    “你……”战北捷走到王威面前,“睡着了么!”

    “报告,没有!”

    “把你眼睛睁开!”

    “报告,睁开了!”

    “你是没睡醒还是怎么着,睁大点儿!”

    “报告队长,我已经睁到最大了!”

    战北捷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好半天,的吐了一句!

    “小眼睛是不是很聚光!”

    惹得所有人捧腹大笑,王威也因此在第一次训练结束之后,被所有人都记住了。

    莫云旗只是低头吃饭,并不参与他们的讨论。

    等送邵敏离开,战北捷才长舒了一口气,“要是每天都来一次,我觉得我很快就要死了!”

    姜熹扑哧一笑,“这倒不会。”

    “不过这姑娘说了半天,我也没听懂她是几个意思!”

    “没戏!尤其你说自己没有房子!”

    战北捷一愣,“我确实没有房子!”

    战家就是确实有几处房子,不过都和战北捷没关系,战霆说了,等他有了女朋友,就过户给他娶媳妇儿,可是战北捷压根不稀罕啊,刚刚那姑娘确实说到这个问题了,战北捷也没怎么放在心上,随口也就回答了。

    “她可能本来也想和你处一下的,不过你说你没房子,这平时又在部队里面,忙得很,这姑娘嫁给你,估计觉得像是在守活寡,她嘴上说可以再试试看,不过我看她的动作,明显有些不太乐意待下去了。”

    “这房子有这么重要?”

    战北捷压根不曾思考过这种问题。

    “可能对女人来说,那就是一个家,可以最大限度的给她安全感。”

    “算了,我明天再接再厉!”战北捷是一口饭都没吃下去。

    燕殊和姜熹回去之后,姜熹收拾了一下东西去洗澡,虽然房间又洗手间,不过太小了,而且没有热水器,只能烧水洗,很不方便,只能去唯一的女澡堂。

    姜熹进去的时候,里面还有人。

    这个军区有女兵,不过不太多,大多都是文工团的,这个点他们应该在晚训,或者是有的别的事情,怎么还有人在洗澡。

    姜熹脱了衣服进去,这才发现,是之前在食堂碰见的姑娘。

    只是她居然在洗冷水澡!

    她的后背有几道青,两侧的肩膀上贴着膏药,小腿处也有许多细碎的伤口,注意到有人看她,只是冲着姜熹点了点头,垂头继续洗澡。

    姜熹走到她的身边,“女孩子还是不要洗冷水澡,对身体不好,虽然是夏天。”

    莫云旗没想到姜熹会忽然和她说话,点了点头,她动作很快,姜熹刚刚淋湿了身子,她已经耷拉着毛巾,抓起自己的洗漱用品就往外面走了。

    姜熹洗澡出去,本来还以为她已经离开了,她正侧着身子,准备贴膏药。

    两侧的肩膀处一大片红色,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我帮你吧,贴在哪儿!”姜熹裹了浴巾走过去。

    “脖子下面那一块。谢谢!”莫云旗声音有些生涩,透着一抹淡淡的嘶哑。

    离得近了,莫云旗能够清晰的闻见姜熹身上面那清新好闻的沐浴露香味。

    莫云旗后背伤痕不多,不过淤青倒是蛮多的,姜熹还是第一次接触女军人,和男人一起训练,完全是当一个男人在用。

    “谢谢!”

    “不客气!”

    姜熹走到自己的衣柜前穿衣服,莫云旗撑着柜子站起来,她的双腿快要废掉了,刚刚训练结束反应还没有这么大,现在感觉这双腿完全就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走路的时候,一点劲儿都使不上!

    之前也接受过许多的训练,可是如此高强度的还是第一次!

    “你要不要紧!”姜熹侧头看着她。

    “我没事,我先走了,谢谢!”她将衣服穿好,抱着盆就往外面走。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膏药味儿。

    姜熹端着盆出去的时候,燕殊就站在树下,“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说不出来么?”

    “晚上这边有点黑。”燕殊从她手中接过盆,“什么味儿?”

    “膏药。”姜熹闻了闻自己的手,还真的是。

    “哪里来的?”

    “就今天在食堂碰见的那个,留着齐耳短发的小姑娘,刚刚洗澡的时候碰见了。”

    “莫云旗,就是之前说的,把老战给撂倒的姑娘。”

    “她身上很多淤青,对一个女孩子来说,这种训练,是不是太高强度了!”

    “在这里,就没有什么男人和女人之分,大家看的只有你的能力,都是这么过来的。”燕殊搂着姜熹朝着家属楼走,“后天举行集体婚礼,你要是不想参加我们就去凑个热闹!”

    “我们本来就就是去打酱油的。”

    虽然部队也有专门的娱乐场所,不过去的人却也不是很多,两个人就直接回了家属楼。

    姜熹和燕殊刚刚准备睡觉,就接到了楚衍的电话。

    还是长途的,这让姜熹颇为诧异,这家伙走得不声不响,怎么想起忽然给自己来电话了。

    “嫂子——”

    “楚楚。”

    “怎么你的声音这么小,你听得见我说话么!”楚衍正坐在自家院子中晒太阳,另一侧圈起来的院子中,还有一头小鹿,楚家的庄园是承袭了几代的古堡,周围几乎都是草地,全部圈起来,占地面积自然庞大。

    “我能听见,可能是这边信号不好。”

    “你在哪儿呢!”

    “我在部队,怎么了?”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你要回京都?”

    “过段时间回去,这不是想你了么!”

    “可能要过段时间吧!”

    两个人又说了几句话,这才切了电话,姜熹看了看手机,只有一个信号,“楚楚说什么了?他要回来?”

    “他总是想一出是一出,谁知道他在想什么!”姜熹直接钻进被窝。“腿有点酸!”她伸手捏了捏大腿!

    “今天才走了几步路,就腿酸?”

    “好歹把家里收拾了一下,忙活了一下午!”姜熹撅嘴!

    “我给你揉揉!”燕殊直接掀开被子,将姜熹的腿放置在自己的大腿上,伸手给她搓揉起来,“怎么样!”

    “再用力一点!”

    “这样?”

    “嘶——”姜熹咬牙,“再小点儿劲儿!”

    燕殊看着她娇气的模样,倒是一乐,姜熹闭着眼睛,因为太累了,本来都已经昏昏欲睡了,可是某人的手从她的小腿慢慢往上移,姜熹只觉得身体有些凉凉的,风扇的冷风吹过来,姜熹忽然睁开眼睛!

    这某人的手已经直接从她睡裙下面探了进去!

    姜熹脸一红,“你这流氓,干嘛呢!”

    “怎么了?”

    “拿出去!”

    “就不!”

    “燕殊……”

    “这里的房间隔音效果都不太好,你小点声!”

    姜熹气恼,死死瞪着燕殊,“你还不快点把你的手拿出去!”

    “急什么!”燕殊的手是拿开了,可是身子却直接压在了姜熹身上,姜熹伸手推搡了他几下,“行了,你别闹,我今天太累了。”

    “那你别动,我自己来!”

    “你这人……”

    “我这不是体谅你么!”

    “我是不是应该感激你!”姜熹挑眉。

    “这倒不用。”燕殊轻啄着姜熹的嘴唇,本来就是蜻蜓点水一般,可是燕殊却并不满足于此,慢慢的撬开了姜熹的唇齿,灵活的舌头直接钻进去,他的吻从她的嘴唇慢慢往下移,这刚刚亲到锁骨处,就听见某人均匀的呼吸声。

    燕殊伸手揉了揉额角,还真的睡了啊!

    “熹熹……”

    姜熹嘴巴里面嘟囔了两句,微微别过头,燕殊垂头看了看自己的下半身,伸手将姜熹的睡裙整理好,给她盖了一条薄被子,就往洗手间走。

    第二天姜熹是被一阵集合号的声音吵醒的,当她睁开眼的时候,燕殊已经穿好了衣服,“我去早训!”

    “嗯!”姜熹裹着被子,又眯了一会儿,外面的声音很大,她也睡不住了,打了个哈气就往洗手间走。

    姜熹蹲在马桶上,总觉得腹部有些不太舒服,最近例假也要来了,可能还是有些隐隐的难受。

    姜熹伸手摸了摸小肚子,这例假一来,就说明他们最近的造人计划是彻底失败了,姜熹叹了口气,随手去摸后面的卫生纸,嗯?

    昨天才拿出来的卷纸,为什么现在少了一大半!

    当姜熹收拾垃圾的时候,脸一红,这家伙昨晚……

    真是够了!

    姜熹下去扔垃圾,碰见钱婶儿正在拨弄着她家前面种的一点菜。

    “熹熹啊,起得真早!”

    “睡不住了!”这会儿天才微亮。

    “到了这边就是这样的,习惯了就好!”

    姜熹点了点头,这会儿的天气还有些冷,姜熹裹紧身上的衣服,再抬头的时候,东方的朝霞染红了半边天,将她白净的小脸衬托得越发娇俏可人……

    京都秦家

    秦序羽这几日被宋一唯接去了燕家陪燕老爷子,家里面倒是显得清净许多,医生都说头三个月,十分重要,秦浥尘就不许燕笙歌再去工作,燕笙歌在家也很无聊,本来想约叶繁夏出去逛街,她说最近有个案子出了问题,没空陪她她这一个人在家也挺无聊的。

    “少夫人,我找人做吧,您还是别动手了,这若是被少爷知道,估计有得说我们了!”管家看燕笙歌在厨房忙活,总有些不放心。

    “没什么事,正好学学做饭。”秦家的厨师正在一侧指点。

    “您现在需要好好保重身子!”

    “医生也说需要适量的运动,你让我一直坐在那里,我会被闷死。”燕笙歌轻笑,亲自动手切菜。

    “正好待会儿去公司给他送饭!”

    秦浥尘最近中午都没回来,他准备过些日子带着燕笙歌去外面度假安胎,所以将工作计划,全部推到了前面。

    管家见劝不住,也只能陪在一边,“少爷若是见了您过去,定然会十分高兴的。”

    燕笙歌笑了笑。

    燕笙歌并没有提前告诉秦浥尘,只是给他的秘书打了个电话,让他别帮秦浥尘订餐。

    当她到公司的时候,前台的接待人员也是被吓了一跳,“我自己上去就行,你们不用跟着我,也不必和上面说!”

    众人点头。

    心里忍不住腹诽,这夫人是来查岗的么!

    燕笙歌看着不断跃动的数字,垂头看了看手表,十一点,还早!

    当她到办公室的时候,秘书立刻迎了上去,“少夫人,总裁正在开会,您要不先去休息室等一下?”

    “他办公室有人?”

    “有个区域主管正在里面等着,和总裁说一下这段时间的业务问题。”

    燕笙歌点了点头,“没事,我去办公室里等。”

    秘书帮她打开门。

    燕笙歌没想到这个区域经理居然是个女人,三十出头的模样,不过保养得很好,气质盘发,一身得体的职业装,她的面前还放着一个环保纸袋,上面是一家餐厅的l标致,燕笙歌挑眉。

    那个女人起身,“您好。”

    “你好!”燕笙歌坐到她对面的沙发上,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她,两个人却都没说话。

    秦浥尘回来,没想到燕笙歌会忽然来,“不在家好好休息,怎么跑出来了?”

    “想你啊,顺便给你做了饭!”燕笙歌指了指自己面前的餐盒。

    秦浥尘点了点头,看了看她对面的女人,“你的业务报表我还没来得及看,你简略的和我说一下吧!”

    “嗯!”

    女人下意识的看了燕笙歌一样,“我的夫人又不是外人。”

    “嗯!”

    等那个女人离开,燕笙歌直接绕到了秦浥尘身后,伸手搂住他的脖子,“那个女人好像准备勾引你……”

    “胡说!”

    “她身上的香水我知道,初春时候一个新款,这个香水的广告拍得十分大胆,而且这款香水的味道很特别,有人说是带着挑逗的味道,一个区域经理,女强人,来和你汇报工作,抹这种香水,还不明显么!”

    “是么?”

    “而且她的裙子往上收了几公分,胸部纽扣也刻意的多解开了一颗……”

    “你看得真仔细!”

    “不然呢,你都看到了什么!”

    “我只看见她报告里面的全部漏洞!”

    “噗——”燕笙歌一乐,“在你眼里她就是一堆数据报表么!”

    “还能是什么?”秦浥尘将手边的文件合上,“吃饭。”

    “这世界上分为两种人,男人和女人,怎么到了你这样,就变成报表了……”

    “在我的眼里,这个是世界上也同样分为两种人!”

    “什么?”燕笙歌搂住他的脖子,赖在他身上,就是不愿意松手。

    “你和别人!”

    燕笙歌努努嘴,“快吃饭,尝尝我的手艺!”

    燕笙歌笑着拉着他坐到沙发上。

    这餐盒打开,看起来倒是很不错,只是当秦浥尘吃下第一口米饭的时候,只听见咯嘣一声……

    “嘶——”秦浥尘捂住牙齿。

    “燕笙歌,米饭里有砂子!”

    “不会啊,我弄了好多次!”燕笙歌狐疑道。

    “你这米饭吃完,我怕我的牙都要被崩掉了!”

    “怎么可能,我真的认真的弄了好多遍!”

    秦浥尘吐掉口中的米饭,尝了一口菜,“怎么样?”

    “这咸菜不错,很下饭!”

    燕笙歌拧眉,“我这是水煮青菜!”

    秦浥尘嘴角抽了抽:“你在家安心养胎就好。”

    “我下次再做别的试试……”燕笙歌歪着脑袋,明明都是按师傅说得做的啊,怎么可能差别这么大!

    “我还想多活几年!”

    ------题外话------

    燕笙歌是准备谋杀亲夫……肯定是某人平时太禽兽了!

    秦浥尘:( ̄ヘ ̄)哼哼,我和我老婆亲热,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就事论事!

    秦浥尘:管得多!

    我:(╯‵□′)╯︵┻━┻所以不许你吃肉!

    秦浥尘:那我还能喝点肉汤,比起要减肥的某人,喝口水都发胖,啧啧……

    我:(╯‵□′)╯︵┻━┻滚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