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59 随军新居,老战的噩梦

正文 359 随军新居,老战的噩梦

    ( )军用吉普车在遮天蔽日的山路中穿行了约莫两个多小时,路上有些颠簸,燕殊伸手随意的敲打着方向盘,姜熹靠在座位上倒是睡得踏实。

    远远的就听见了嘹亮的口号声,姜熹才睁开眼睛,车子很快进入了营区,在门口的时候,燕殊出事证件,站岗的士兵还好奇的盯着燕殊的副驾驶看。

    “燕队长,嫂子真漂亮。”

    “别看,她脸皮薄!”

    燕殊随手打着方向盘,车子偏离大路,直接朝着一派营房走去,而家属楼则在后面,姜熹曾经去过,想起之前燕殊把床给弄塌了,姜熹扑哧一笑。

    “笑什么?”

    “我在想这次的床够不够结实。”

    燕殊头上冒出一丝虚汗,“回头我再收拾你。”

    “那我等着!”

    “这次的床,我专门找人运过来的,足够大,足够软,还足够我们折腾!”姜熹娇嗔的瞪了他一眼。

    车子穿过整齐划一的白杨林,路过几排营房,路上不时有身着军装的人路过,除却嘹亮的口号声,训练时的呐喊声,到了后面,就只有知了昆虫的哼鸣声。

    车子停下,燕殊打开车门,这边已经是山区了,温度没有京都那么高,不过太阳却依旧毒辣,山风吹来,也驱散不走一点点燥热。

    姜熹推门下车,背带牛仔裤,白色体恤,一顶遮阳帽,显得干净清爽,燕殊打开后备箱,拿出行李箱,牵着姜熹就往楼上走。

    这是一幢三层小楼,门口还有人圈了一块地,种着各种蔬菜,听着动静,立刻有人探头出来,燕殊长得俊美,在这一群糙汉子中,显得很特别,早些姜熹也来这边住过一阵儿,只是此刻这些军嫂看着她的目光变得更为热切。

    “燕队长……”一个女人过来打招呼。

    一米六五左右的个子,微胖,扎着一个马尾辫,皮肤白嫩,穿着干净的浅蓝色上衣,黑色长裤,容貌清秀,在这群军嫂中算是长得比较漂亮的。

    “这是赵连长的媳妇儿,老赵,你应该见过!”燕殊给姜熹介绍。

    “嗯,你好!”

    “你好,我叫秀秀,之前回家了一趟,你过来的时候,我都没见到,总听说燕队长的媳妇儿像个天仙儿一样,今天算是见到真人了。”

    姜熹微微点头,秀秀很热情,只是目光透着一丝打量,这让姜熹略微有些不自在。

    “熹熹啊,之前听老钱说你们要过来,我还不信!”说话间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走了过来,姜熹之前住在这边的时候,倒是承蒙她照顾了。

    “钱婶儿。”

    这老钱是部队的一个连长,平素也是不言苟笑的,不过人倒是很好,钱婶儿之前一直在家,直到儿子读了大学,这才搬过来随军,到这边也住了三四年了。人很热情,对人也很真诚,姜熹对她自然也就多了几分亲近。

    “快点进去吧,这都快中午了,我家里做了饭,待会儿你们到我家来吃点!”钱婶儿笑道。

    “那怎么好意思,我和燕殊去食堂就行。”

    “没关系,你们赶紧过来,我再去炒几个菜!”钱婶儿也不等姜熹说话,就直接往家走,倒是那个秀秀一直跟着姜熹去了他们的房间。

    这边的房间都是一样的,全部都是一室一厅一卫,加起来也就是三十多平的样子,一进去,就是一张床,一张桌子,两个凳子,桌上还放着水壶等洗漱用品。

    “可以去后勤那边领个蚊帐,这边蚊子很多!”秀秀笑着说道,显得尤为热情。

    在这边的军嫂中,秀秀和姜熹的年龄相仿,因为极少有年轻人过来随军,秀秀看得出来想和姜熹处好关系,只是她的眼睛从姜熹的行李中闪过,却难免多看了几眼。

    “好,我知道,谢谢,我得收拾一下东西,可能有些乱,恐怕不能招待你了。”姜熹客客气气的下了逐客令。

    “你们先收拾,完了我们再聊。”秀秀说着就往外面走。

    其实蚊帐什么的,宋一唯早就给姜熹准备好了,包括被子什么的,宋一唯总归是心疼姜熹,自家儿子过得糙一点就算了,她可是还等着姜熹给她生个小孙子呢。

    幸亏之前燕殊就和她说,房子应该什么都没有,这墙壁也只是用泥灰粉刷了一遍,床上桌子被人擦了一遍,显然是有人过来打扫过,空气中都是浓重的水泥味儿。

    “钱婶儿那吃饭,回头再收拾。”燕殊将行李放好,牵着姜熹就往钱家走。

    刚刚吃了饭,燕殊带着姜熹先去各家转了转,毕竟以后要一起生活,他们的喜糖喜饼带了许多,正好分发给了大家,这事儿忙完,燕殊就去军区报道。

    姜熹则留在房间收拾东西,幸亏之前早有准备,宋一唯说得对,那边就是他们的小家,怎么着也得好好收拾一下,所以就是墙纸都给他折腾好了,她一个人收拾不过来,叫了钱婶儿帮她拾掇,折腾了整整一个下午,才算完事。

    “果然还是你们年轻人有想法,像我,就懒得折腾了。”钱婶儿坐在凳子上,姜熹给她倒了杯水。

    “谢谢钱婶儿,过些日子,可以做饭了,再请您和钱叔过来吃饭。”

    “不用这么客气,看到你,就想到我儿子,前些日子和我打电话,说交了个女朋友,等我和他爸过年回去,准备带给我们瞧瞧……”

    “您也快有儿媳妇儿了!真是恭喜,什么时候给我们发喜糖啊!”

    “我现在就怕这小子忽然给我添个孙子,到时候,我还得回去给他们带孩子。”

    “有了孙子,您不是应该高兴么!”

    “是高兴啊,只是现在的年轻人啊,平时工作忙,他这要毕业了,一直在找工作,压力大,以后有了孩子,哪有时间带,和我说要请个保姆,你说这不是浪费钱么!”

    姜熹安静的听着,这确实是个普遍的社会现象。

    燕殊刚刚到了战北捷的办公室,门没有关好,他就听见了里面传来战北捷的怒吼声。

    “我平时怎么和你们说的,打架惹事?你们是平时太闲了么,还是觉得训练得强度不够大!”

    “你们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部队,你们要做的就是服从命令,绝对的服从命令,你们这么多年的军校是白读了么,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不是喜欢动手,来啊,现在就在我面前打!”

    “你也是能耐了,刘伟,你特么的说说你,一个男人,和女人打架,能耐了哈!”

    ……

    燕殊推门进去!

    “没看见我在训人么,滚出去!”战北捷眼睛都不看门口的。

    “老战,怎么火气这么大!”燕殊雅痞的声音响起。

    站在战北捷面前的三个人倒是齐齐一愣,在部队里面的教官声音多是嘶哑浑厚的,长时间的嘶吼,他们的嗓子粗粝得很,倒是极少听见这么清冽的声音。

    “你回来了?不是说明天才到?”战北捷伸手捏了捏眉心,语气也缓和了一些。

    “预报说明天有雨,怕山路难走。怎么着,打架?”

    “刚刚来的新兵蛋子,气死我了,吃饭时间打架,我告诉你们,这个处分你们是背定了,一个都特么的跑不了!”战北捷着急上火。

    燕殊从后面看,两个大小伙子,还有一个姑娘家。

    燕殊绕到他们面前,那两个小伙子的脸上都被揍得狠,鼻青脸肿的,还有一个鼻子上还挂着血,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只是这小姑娘齐耳短发,垂着头,倒是看不出来受了什么外伤。

    “因为什么打架?”燕殊靠在桌子上,双手抱胸。

    三个人齐齐打量着燕殊,松枝绿的陆军常服,肩上那明晃晃的肩章,军装衬托得他英武不凡,那双猎豹般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你,像是要将你瞬间看穿一般,抿着凉薄的嘴唇,端着一副禁欲高冷的皮相,可是周身却散发着一种不一样的气质!

    与生俱来的倨傲骄矜,他的模样比报纸杂志上刊登得穿着军装的模特儿还要好看。

    不过他们对眼前的这两个人都很熟,燕殊和战北捷是这一辈中最出类拔萃的,也是他们经常听教官提起的楷模。

    只是没见过燕殊本人,真的不懂,一个军人,居然还可以长得这么好看,眉毛斜入鬓角,眉目如画风流儒雅,轮廓柔和,却被这军装衬托得多出了几分冷硬。

    “刘伟,你说,怎么回事!”

    “就是……”男人吞吞吐吐的,半天没憋出半个屁!

    “莫云旗,你说!”战北捷看向莫云旗!

    “他们说我是个娘们儿,还嘲讽我是个女人,说我给队里拖后腿。”

    “还有呢!”

    “他们说队长我和队长你有私交,说我能进这里是凭了关系,他们说我的,我都能忍,可是说到队长你,我就不能忍了,这完全就是污蔑!”

    其实也是他们在训练的时候,就多有摩擦,这不过是一个导火索罢了。

    燕殊看着她说话认真笃定的模样,倒是一乐,这姑娘挺好玩的,这不动声色的,准备将祸水引给战北捷。

    战北捷又不是傻子,走到莫云旗面前,他的身高对她来说,太有压迫感了,她只能盯紧他胸口的纽扣,不敢乱动。

    “你是说因为我,你才和他们打架?”

    “这是主要原因!”

    “看着我!”战北捷嗓门极大,几个人均吓了一跳。

    莫云旗硬着头皮仰头看着他,战北捷那双鹰隼般的眸子,死死盯着她,“再说一遍!”

    “我是因为你才和他们打架!”

    “放屁!”

    唾沫星子横飞。

    燕殊扑哧一笑,他明显看见一个唾沫星子溅到了那姑娘的脸上,她的嘴角狠狠抽了抽,“队长,我没有放屁!”

    “扑哧——”燕殊笑得前仰后合!

    “莫云旗!”

    “到!”

    “操场一百圈!”

    “是!”

    燕殊挑眉,老战对一个姑娘是不是太狠了!

    战北捷扭头看着另一侧的两个人,“你们两个,大男人,和一个女人动手,你们是不是觉得很光荣!”

    “没有!”

    “没有?”战北捷伸手狠狠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其中一个人眉头忍不住紧蹙!

    “两个男人没打过人家一个女兵,还被揍成这个惨样,丢人!”

    两个人垂头不说话。

    “操场一百圈,俯卧撑50组!”这一组可就是10个啊。

    “是!”

    三个人离开,燕殊才笑着走过去,“你对一个女孩子干嘛这么严格!”

    “到了这边,就没有什么所谓的男人女人,都是我手下的兵。”战北捷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他们打架,你最多就是被首长骂两句而已,你愁什么!”

    “刚刚进部队,就背处分,不太好,待会儿我再去和上面说说。”战北捷将手边的文件整理好,“晚饭,你带着熹熹来食堂吃。”

    “怎么?你要在食堂请客?”

    “你可别提了,最近不是要举行集体婚礼么?部队准备趁着这次机会,再举行一次集体相亲,我爸就和我们首长说了,有不错的就先给我留着,我……”

    话音未落,忽然传来敲门声,“进来!”

    “首长好!”燕殊和战北捷同时起身行礼。

    “坐吧!”男人挥手示意两个人不用拘礼,不过燕殊和战北捷还是乖乖地站在他面前。

    无论平时怎么得瑟,他俩在关键时候可从不会掉链子。

    “我这次过来,主要是和北捷说一下你的个人问题。”

    燕殊憋着笑,这说曹操,曹操到啊。

    “首长,我现在一心扑在事业上!”

    “胡说,你也老大不小了,总得为自己的终身大事考虑!”

    “我立志报效祖国,把我的一生献给国家!”

    “这话虽然是这么说,不过啊,你的事情我们也很上心,你这年纪在部队不算小了,你为组织作贡献,组织也得为你考虑周全嘛!”

    “首长,我不敢让组织为我操心!”

    燕殊快要乐疯了,战北捷这话说得,怎么越听越觉得像是要和国家结婚了!

    “战北捷同志!”

    “到!”

    “你放心,你的事情组织已经全面给你考虑过了,过段时间集体相亲,我单独安排了几个姑娘和你接触接触!”

    “首长……”

    “都是好姑娘,你可得把握住!”

    “我现在只想好好训练,带好手下的兵!”

    “你的兵可以交给燕殊嘛,你就安心准备你的终身大事!燕殊同志,你意下如何!”

    “服从领导安排!”

    “你看看,这才是好同志啊!”

    战北捷心里已经开始抓狂了,尤其是站在他身边的燕殊,憋得辛苦,这身子都在发颤,笑死你得了。

    “战北捷同志,你父亲也和我提过你的事情,这个事情真的不能再拖了,你必须马上解决你的事情,知道了么!”

    “我知道!”

    “嗯!”男人走到燕殊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俩平时关系好,给他做做思想工作,我可不想为国家贡献了半辈子的好同志,老了打光棍!”

    “我会的!”燕殊咬着牙,他要绷不住了!

    直到首长离开,燕殊才放声大笑。

    “老战,你这事儿都已经上升到这种高度了吧,领导心里的老大难!”

    “我真的觉得这种事情急不得!”战北捷颓然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我滴妈呀,在家躲着我家的老头子,他就直接把手伸到了我这里,才感觉逃离魔爪,没想到……”

    “行了,你就乖乖相亲吧!”燕殊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了,你说让我和熹熹晚上去食堂做什么?”

    “因为今晚我要约见我的第一个相亲对象,从今天开始,每天都有!”

    “同情你,为你默哀三分钟,那我和熹熹就更不适合打扰了啊。”

    “我会很尴尬的啊,算我求你了!”战北捷叹了口气,“你们就给我参谋一下,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很容易把天给聊死。”

    “行吧,我们晚上也得去食堂。”

    燕殊和战北捷简单交流了一下最近的工作安排,两个人就往外面走,操场了还有许多人在训练,但是还在奔跑的三个人,也很惹眼,尤其是莫云旗,后背全部都被汗水浸透了,身板很小,不过脊背却挺得笔直。

    “就是这姑娘把你给压倒了?”燕殊挑眉。

    “我就是太大意了么,没想到这丫头身手这么好。”

    “明明是你自己轻敌,怎么着,你不会是因为这次的事情报复人家吧!”

    “怎么可能,我是那种人么!”

    燕殊轻笑,“你不是那种人么!”

    战北捷和燕殊抬脚下楼,朝着操场边走去,现在是下午三点多,不过太阳依旧毒辣,他们走到一处树荫下,燕殊靠在墙上,看着操场上还在奔跑的三个人,“这姑娘脾气挺倔,到现在愣是咬牙坚持下来了。”

    “坚持不下来就给我滚!”

    “你瞧你,火气这么大,相亲这事儿吧……”

    “你还提!”

    “我就觉得你最近火气实在太大!”

    眼看着他们跑完了,战北捷抬脚走过去,又开始新一轮的“虐待”!

    燕殊敢肯定,这家伙绝对是把自己心里的火,撒在这三个人身上了,哎,也是倒霉,这个时候往他的枪口上面撞,这不是找死么!

    燕殊看了看时间,抬脚往家属区走。

    秀秀正好从屋内走出来,“燕队长!”

    “嗯!”

    “嫂子真是心灵手巧,蕙质兰心,你可真有福气。”

    燕殊笑了笑,往房间走,前面的阳台上放置了两盆花,燕殊刚刚进门,就看见本来雪白的墙壁已经全部被浅青色的印花墙纸铺满,桌子上铺着一层印花塑料纸,上面压着玻璃,一个玻璃瓶,上面插着黄色的月季,餐桌被帘子隔开,本来不大的地方,倒是显得越发别具一格!

    “秀秀,你还有事么!”姜熹从卧室出来,一看是燕殊,抿嘴一笑,“结束了?”

    燕殊直接走进卧室,柔粉色的床单,怎么越看越觉得充满了少女气息,“妈说新婚,要我把红色的床单拿来,我觉得太红了,最后就哪了粉色。”

    “蛮好看的!”燕殊摘下帽子,低头吻住姜熹的嘴唇,“唔——”

    “我亲一下。”

    姜熹往后退了一步,小腿抵在床边,身子被燕殊压下……

    “大白天的,随时会有人进来的!”

    “我知道,我就是亲两口而已!”燕殊挑起她的下巴,逐渐加深这个吻。

    过了饭点,燕殊才拉着姜熹去食堂,因为饭点食堂人很多,所以战北捷和那个女人约了迟一些见面,姜熹和燕殊刚刚到了食堂,就看见战北捷和一个女人相对而坐,那个女人一头长卷发,看不真切脸,垂着头,而战北捷则是一直抓耳挠腮。

    “燕殊!”战北捷瞥见燕殊的身影,顿时像是看见了救星。

    对面的女人也扭头看了看门口,这个男人好俊!

    姜熹熟稔的挽住燕殊的胳膊,燕殊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眼中尽是宠溺!

    “我朋友和他老婆,你不介意我们一起坐吧!”

    “这么年轻就结婚了?”

    “新婚不久!”战北捷呵呵一笑,他压根没注意对面女人语气的异常。

    “我们先去打饭。”燕殊拉着姜熹到了窗口,食堂师傅对燕殊很熟,看着他带了媳妇儿过来,还专门给他们多打了一些。

    “好像太多了,吃不完!”在部队,是严禁浪费的。

    “吃不完我吃!”燕殊浑不在意的说道。

    “多吃点,你这么瘦,吃再多也不怕,吃不饱哪里有力气啊!”打饭师傅笑道。

    燕殊附在姜熹耳边,“是啊,吃不饱,哪有力气啊。”

    姜熹瞪了他一眼,吃个饭还这么不正经。

    ------题外话------

    咳咳,关于这个小莫同志,怎么说呢,并不是凭空冒出来的人物……我在慢慢填坑,不要着急,哈哈……

    老战:你就是坑货!

    燕小二:大坑货!

    燕持:+1

    我:(╯‵□′)╯︵┻━┻

    推文:《蜜婚密爱:娇妻请负责》情雪凝钰

    【高冷真流氓vs热心伪白兔,简而概之:都不是省油的灯】

    初次见面,飞机上,他们互不相识,却已是合法夫妻

    于是,同别墅三个月后

    她把两份离婚协议放到他桌上,说:“签字,我们离婚。”

    他抬眸看着她,并不说话,眼神带着疑问:为什么?

    “你太闷了,我又有喜欢的人了。加上,你讨厌麻烦,我又属于麻烦中的……”麻烦两字没有说出口,就瞄上他严肃的表情,立刻噤声

    他将她逼到角落,双手壁咚她,说:

    “我拒绝,最近爱上麻烦了。”低头吻了她的唇。

    她扬起唇角,窃喜“奸计”得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