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58 全靠演技,老战被女人压(二更)

正文 358 全靠演技,老战被女人压(二更)

    ( )几日前

    自从送走了孙静闲之后,白露一直都生活的心惊胆战,她不知道孙静闲到底会不会上当,而且之后燕殊也没有联系自己,这让她如坐针毡。

    就在当晚她接到了孙静闲的信息!

    “我同意!”

    这种事情如果被警方发现的话,她闹了这么一出,说不定要得进去蹲几年,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直到那晚白露已经准备洗漱睡觉了,她的电话才响了!

    她并不认识的陌生号码,不过这个是燕殊让她从淘宝上新买的卡,没有别人知道!

    “二少……”

    “还记得之前在医院羞辱你的女粉丝么!”

    白露愣了一下,怎么忽然提到了这个人,“记得。”白露在这个圈子已经算是个老人了,什么样的事情都经历过,可是当众被丢鸡蛋,还是第一次,自然是记忆深刻。

    “就是这样……”

    白露从网上联系到了这个女粉丝,要了她的电话,并且和她说,有活动要让她帮忙,薪酬很高,给了她一个地址,她自然就过来了,让她在房间里面等着,不过是袭击一个人而已,这个很好办啊!

    当白露出现在房间里面的时候,她就拿着棍子,准备袭击她,白露自然是早有准备,两个人就在地上扭打起来!

    那女人一见到是白露,想到前些日子,在医院门口,她也是拿钱办事,没想到被白露怼了一下,结果钱没拿到,心里更是窝火,下手更是没轻没重的!

    白露大声叫着救命!

    她在这里已经住了快十天了,这里住户的作息习惯,她都十分清楚,专门挑了这个时间段,是因为这个时间点正好是那些建筑工人从外面干活回来的时间!

    白露趁机从房间冲了出去,“救命——”

    这一群人看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冲过来,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另一个女人就追了出来,凶神恶煞的,而且还拿着棍子。

    女人一见到他们,有些慌了,也是傻,拔腿就要跑!

    “救命……她要杀了我!”

    这几天新闻报纸不断地播放着白露的新闻,就是他们在工地干活,也是早有耳闻。

    “这不是最近新闻上在播的女明星么,快把那个人抓住……”

    那个女人身材肥硕,哪里跑得动啊,没跑两步,就被抓住了!

    之后就被扭送到了派出所!

    李询询问,白露就说那个女人把自己软禁了,并且不许自己出去,还殴打自己……白露身上确实有一些新旧杂陈的伤痕,而那个女人被一吓,整个人都变得精神恍惚了,她的家人接到电话,立刻赶来,并且出示了她的精神报告书!

    她追着白露跑,是众人都看见的,而在出租屋内,东西都被打得七零八落,有的地方还有一些已经干涸的血迹,检查之后确定是白露的,别的东西再也找不到了,李询却觉得这一切似乎都透着一种古怪。

    可是一个当事人一口咬定被软禁,而另一个则是被吓得精神恍惚,加上她之前的砸鸡蛋事件,她有很充分的作案动机,事情似乎变得很明朗了!

    对于一个有精神疾病的人来说,他们无法对她做出什么裁决,她的任何证词都是没有法律效力的,她的家人一直恳请白露放过她,而白露也十分大方,只希望他们以后好好约束她,大方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被变相软禁了快十天,居然就这么原谅她了。

    可是用她的话来说,她有精神病,她能有什么办法!那口气显得十分无奈。

    而秦家的律师当即要求立刻释放秦圣哲,就算是事情透着古怪,他也只能说按程序走。

    白露从警局出来的瞬间,她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她甚至想过雇人将她绑架一次,伪造犯罪,可是警方并不是这么好欺瞒的,一旦事情败露,她必然成为众矢之的,没想到燕殊居然如此轻易的就解决了!

    她本来还想过会不会拖累那个女人,她固然是恨她的,不过让一个无辜的人为自己顶罪,她的心里还是很不舒服,她甚至想好了,这个女人反咬自己一口该怎么办,没想到事情居然就这么解决了……

    精神病,一切来得颇具戏剧性。

    现在想来,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最诧异的莫过于孙静闲了,她还在想白露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出现,没想到啊,没想到……

    秦振理虽然不知情,不过白露能够安然无恙回来,秦圣哲洗脱了嫌疑,他自然是十分高兴,白露之前从秦圣哲口中知道不少秦家的事情,去秦家之前,专门给秦振理买了个烟斗,给孙静闲买了一个玉镯,说是赔罪。

    孙静闲心里恨透了这个女人,却还得在自己丈夫面前演戏。

    而秦振理却觉得这女孩十分懂事,最起码送的东西他很喜欢。

    秦家老宅

    秦圣哲回来,秦家专门准备了许多的饭菜,白露也跟着回去了,刚刚到了秦家,秦圣哲就扯着白露到了自己房间!

    白露还是第一次到秦圣哲的房间,果然是不一样啊,白露直接坐到秦圣哲的床上,很软。

    “白露,你特么的疯了么,你居然算计我!”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白露笑着看着面前面目狰狞的男人。

    “你说你听不懂?”秦圣哲冷笑,“你特么的真的把我当傻子么,从头至尾就是你演的一出戏,你就是把我当猴耍是不是,从一开始你其实都是想进我们家的对不对,现在所有人都觉得我们俩是一对!”

    “我们本来就在一起啊!”白露起身随手拿起他桌子上的摆设!

    秦圣哲走过去,一把将她按在墙上,白露的后背被狠狠撞了一下,疼得眼泪差点掉下来!

    “白露,我一只手就可以掐死你!”

    “那你就去死吧!”白露咬牙,呵呵一笑,“在里面蹲了这么久,还想进去蹲一辈子不成,掐呗。”

    “你……”秦圣哲直接一巴掌挥过去!

    白露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渍。

    “秦圣哲,你这条命是我救回来的,你打我?”

    “要不是你这个贱人,我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

    “变成这样!”白露直视他的眼睛,“那我告诉你,如果不是我,你现在就已经和沈家那个病秧子结婚了,我知道你的父母肯定和你说,和她结了婚,以后你想玩还是照样出去玩?呵呵……秦圣哲,你傻不傻!”

    “沈安安可不是我,沈老爷子没去世之前,她可是背靠大树,背着她偷人,你就不怕沈家人知道,直接过来剁了你么!沈安安和你平时玩弄的女人不一样……”

    秦圣哲忽然想到沈安安曾经是关戮禾的女人,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发怵,她和关戮禾闹翻了,自己若是娶了她,岂不是和关戮禾为敌。

    “你应该感激我才对,再说了,你也没有什么损失啊,既然所有人都觉得我们是一对,那我们就干脆真正在一起好了!”白露伸手抱住秦圣哲的脖子。

    “你想让我娶你?”秦圣哲完全不敢相信,这种话会在白露口中说出来!

    那个曾经任自己予取予求的女人,现在居然会对自己提出这种要求。

    “各取所需罢了,况且我们现在在一起就目前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你是不是胃口太大了。”

    “我们不过是互相利用而已,你应该很想进秦氏吧,可是你现在的形象……”白露伸手在秦圣哲的胸口画圈圈,“我可配合你演戏,让你成为和秦浥尘一样的‘好男人’,挽回在公司股东面前的形象,难道说你就想你们兄弟被秦浥尘压着一辈子?”

    她果然是知道得太多了。

    “白露,你这是在与虎谋皮!”

    “那又如何!”

    若是不这么做,就是一死,可是这么做了,最起码还能放手一搏。

    事情一旦开始,就像是脱了缰绳的页码,根本收不住。

    战家

    沈廷煊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去外地出差,战北捷提前几天回部队,正好也在打包东西。

    “楚家怎么忽然要和你合作?”

    “我怎么知道!”沈廷煊耸肩,看着战北捷将他的衣服整齐划一的叠好,然后将他床上的被子一丝不苟的叠成了豆腐块,他只带一些内裤背心,将东西塞进包里就放置在一边。

    “就带那么点东西?”

    “部队都有。”战北捷看了看房间,“你去f国多久?”

    “还不是很确定,得看具体的合作内容了,如果说可以合作,或许时间会长一些,如果谈崩了,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你这次要去待多久?”

    “这次请假时间比较长,应该会待比较久。”战北捷伸手拍了拍背包,“部队这几天要搞集体婚礼,让我回去看一下情况,你说我一个单身狗,能折腾这种东西么!”

    “扑哧——”沈廷煊靠在门口,“你们有集体相亲活动么?”

    “去年搞过一次,今年还没有?”

    “你就不打算给我带个嫂子回来?”

    战北捷瞪了沈廷煊一眼,“你真是和我爸越来越像了!我走了……”

    “需要我送你么!”

    “不用,你收拾东西吧。”

    沈廷煊站在窗口,看着战北捷将行李包扔进了路虎车内,车子飞快的驶出了战家大院,大黑小黑追着车子到了门口,还冲着他离开的方向吼了好一阵儿。

    楚濛在婚礼当晚就已经回到了f国,他一向不喜欢参加这种活动,楚家和燕家的交情得算到他的爷爷的上一辈,算是交情笃厚。

    “大公子……”一身黑衣的男人拿着一个报告走过来!

    “结果出来了?”

    “嗯,是吻合的!”

    “确定?”

    “确定!这是报告!”那人将报告递给了楚濛!

    找了这么久,居然是他……

    “他的母亲呢!”

    “目前还不清楚,照片还没有找到!”

    “沈家那边去问了么!”

    “沈家已经搬到了外地,目前正在联系!”

    “他的母亲一点线索都没查到?”

    “只听说是个美人儿,目前还没有找到照片,我们正在查。”

    “等他人到了再说吧!”楚濛捏着化验报告,这么多年了,可算是有线索了!

    楚衍经过楚濛的房间,见门开着,随即走了进去,“大哥……”

    “你和那个沈廷煊很熟?”

    “一般吧,他到京都时间不长,我和他也就是最近才熟络起来。”

    “他和你说过他母亲的事情么?”

    “没有啊,因为是私生子,在沈家很不受宠,后来更是直接断绝了关系,自己出来了,战北捷倒是和他很投缘,硬是要认他做弟弟,之后他认了战叔叔当干爹,就在战家住下了。”

    “嗯!”楚濛点了点头。

    “你问这个做什么?难不成沈廷煊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之前我捡到他的钱包,我看见里面有一根女人的头发,想到他母亲早逝,而且她的母亲似乎是个孤儿,我觉得这头发应该是她母亲的,就剪了一点!”

    楚衍嘴角抽了抽,“大哥,你这么做,他知道么?你这几年找人是找疯了吧!”

    “奶奶身体越来越差,总是惦念着姑姑,没办法。”楚濛耸肩。

    “可是沈廷煊的母亲已经去世了啊……”

    “沈廷煊如果是姑姑的儿子,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慰藉。”

    楚衍点了点头。

    部队

    战北捷刚刚到了部队,就接到了上面下来的公文。

    “新兵?”战北捷拧眉,他最讨厌带新兵了。

    “嗯,这次过来的几个都是今年的尖子生。”

    “尖子生?”战北捷轻哼,“他们是觉得我平时太闲了么!”他随手翻阅着面五个人的资料,意外的看见了个女人。

    “这个女的……”

    “哦,是这次特招上来的。”

    “人什么时候到?”

    “待会儿就过来报道!”

    “直接带上来!”

    尉迟在门口等了一会儿,看见一辆军用吉普缓缓驶来,可算是来了。

    从车中下来五个人,对着尉迟就行了个军礼,尉迟立刻回礼,“是来报道的新同志吧!跟我走吧!”

    五个人踏着整齐划一的步伐往里面走,穿过郁郁葱葱的梧桐道,路过操场,训练场,射击场……最后走到了一个两层小楼前。

    墙体的白色涂料有些脱落的痕迹,“我们队长就在上面,跟我这就行了!”

    尉迟却不动声色的看着走在前面的女人。

    松枝绿的陆军常服,她的个子不高,也就一米六左右,帽檐压得很低,还是能够看见那双黑亮的眸子,她很瘦,走路的时候,能够感觉到袖子中鼓着风,头发一丝不苟的塞在帽子里面,汗珠从她两颊往下滑落,后背已经湿透了!

    这一路确实很热!

    尉迟敲了敲门,“队长——”

    “进来!”

    里面的声音慵懒而又随性!

    尉迟将门推开,头顶的吊扇发出了呜咽的声响,房间很热,战北捷衣袖挽起,双脚从桌子上离开,侧头看着进来的六个人,尉迟安静的站在一边。

    “队长好!”五个人冲着战北捷行了个军礼。

    战北捷应了一声,从他们面前一一略过,或者是伸手拍拍他们的肩膀,或者是捏一下他的手臂上的肌肉!

    “还不错,挺结实!”

    “嗯,这个也还行,手臂练得不错……”

    “嗯,个子蛮高的,和我都差不多了……”

    “身体很壮实嘛小伙子!”

    然后到了唯一的女人面前,战北捷握着拳头的手,也不能直接砸在她的胸口啊,这手僵在半空中,看得尉迟忍不住笑出声。

    “闭嘴!”战北捷瞪了尉迟一眼。

    “是!”尉迟立正站好!

    战北捷低头看着他,比他矮了整整一个头!

    “你是小人国出来的么!”

    “噗——”尉迟和周围的几个人实在没憋住!

    女人放在身侧的手动了动,绷直了双腿,“不是!”

    战北捷伸手比划着她的身高,到自己的胸部,真的有点矮。

    “叫什么!”

    “莫云旗!”

    “嗯!”战北捷回身走到座位上,“你们的履历我都看过了,既然能送到我这里,说明你们在新兵中的表现还是很出色的,尤其是这位,莫……”

    “莫云旗!”

    “嗯!莫云旗,我记住了!”

    莫云旗咬牙。

    “我这里是不要弱旅的,你们若是不能吃亏,就趁早给我滚蛋!”战北捷说话掷地有声,“你们都跟我想出去一下,我看一下你们的身手如何,再决定将你们分配到那个岗位!”

    尉迟走在战北捷身边,“那姑娘挺好玩的。”

    “那么矮……”战北捷还是头一次带女兵,从来送到他这边的,都是精锐,能够从一众人中脱颖而出的,必然不是一般人,女人极少有可以忍受那种高强度的训练,况且在战北捷看来,女人天生就是一种比较麻烦的生物。

    几个人轮流上去和战北捷过招,战北捷的格斗术,在军中都是出名的,任凭他们使劲了全力,也未曾从他手中占得半分便宜。

    “小不点,到你了!”

    战北捷指了指莫云旗。

    莫云旗摘掉帽子,齐耳短发落下,她的皮肤自然不像一般姑娘那么白嫩,是十分健康的小麦色,她伸手要解下腰上的皮带!

    “你做什么?”

    “戴着这个我不舒服!”莫云旗看向战北捷,她的眼神不错。

    “过来!”战北捷示意她过去,“你是个姑娘,需要我……”

    “不用!”

    “你确定?”

    “你这是性别歧视!”

    “那行,你来吧!”

    只是当战北捷真的和她过招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女人居然意外的灵活,因为她的身材娇小,所以动作也显得异常敏捷。

    战北捷压根没把她放在心上,直到她忽然按住他的胳膊,脚抵在他的脚边,这姿势……

    战北捷再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莫云旗按在了地上,莫云旗的手臂横在他的脖子处!

    “队长,麻烦你以后不要轻敌!尤其是对女人!”

    “呵呵——”

    战北捷轻哼,这是被一个小不点给警告了!

    燕殊接到尉迟的电话,笑得合不拢嘴!

    “你说战北捷被一个女人给压了?我去,我怎么没早点过去!”

    “这事儿在军区都传遍了,那女人还说让她以后别小看女人,笑死我了!你都不知道队长当时的脸都黑了。”

    “这姑娘是新来的?”每年军校都会在毕业季送一批人学生过来,经过选拔的尖子生又会送到这里,只是能留下的却寥寥无几。

    “嗯,我回头翻了翻她的档案,这姑娘的曾经是全国的格斗冠军,难怪这么厉害,队长就是太轻敌了,结果在新兵面前被人撂倒了,丢人丢大发了。”

    “那姑娘被安排到了哪里?”

    “哦,目前和我们一起接受训练,回头还不知道怎么安排。”

    “等我回去,一定要看看她,哈哈……”

    姜熹端了杯水上楼,就看见燕殊乐到不行。

    “怎么回事?”

    “我回头再和你说!”燕殊说着就把电话给挂断了,“老战今天测试新兵的能力,结果被一个姑娘给撂倒了。”

    “噗——这么生猛?”

    “可不是,回头进了部队,我可得好好看看她。”

    “你是准备看什么……”姜熹伸手捏住燕殊的下巴。

    “就是看一下能够把战北捷压在身下的女人,是不是长得虎背熊腰的!”

    “说不定是个娇小玲珑的姑娘呢!”

    “不可能,老战160斤呢!”

    而此刻某人姑娘正在宿舍贴膏药,今天有些用力过猛,肩膀有些胀痛,最主要的是那个狗眼看人低的人,他是吃的猪饲料么,这么重!

    ------题外话------

    哈哈,老战啊老战,无论什么时候你都不能小瞧女人,你看吧,吃亏了吧,怪谁!

    老战:呵呵,你还敢说,你信不信,我能把你直接打死!

    我:忠言逆耳啊!

    燕小二:我支持你,把她打死得了!

    我:燕小二,你不厚道

    燕小二:我哪里不厚道

    我:你不能吃了肉,娶了媳妇儿,就不要娘了……我可是你的亲妈

    燕小二:……谁给你的脸

    推文:蜜婚密爱:娇妻请负责文/情雪凝钰

    高冷真流氓vs热心伪白兔,简而概之:都不是省油的灯

    有一天,心血来把一份试管婴儿的文件送到他面前

    “签字,我要生娃”

    “你的身体有问题”他抬头看着她问道

    “没,你嫌麻烦,所以这个最方便”她笑笑,把玻璃瓶递给他:“麻烦你,装满”

    他唇角动了一下起身抱她回房间:“好”

    然后,他把她满了

    她怀孕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