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57 燕大少的一秒钟,清晨求婚

正文 357 燕大少的一秒钟,清晨求婚

    ( )燕家

    叶繁夏半边身子裸露在外面,半边身子浸泡在水里,燕持的手抱住她的腰,他的手很大,手心贴在她的腹部,那炽热的温度,灼烧着她的身体。

    “燕持……”叶繁夏的声音有些颤抖,她的手护住身体,被水浸泡过,此刻只觉得一阵寒意袭来,身上有些冷。

    燕持刚刚呛了几口水,脑子清醒了许多,他忽然张嘴吻了一下叶繁夏的后背。

    叶繁夏身子一僵!

    她能够清晰的分辨出,触碰自己肌肤的是什么东西,她咬住嘴唇,浑身所有的血液瞬间逆流,她的心跳陡然加快,像是要跳出来一样,那种悸动羞涩的感觉,让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可是身子却微微弓起,欲拒还迎。

    她整个身子趴在浴池边,身子虚软,她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慢慢加快。

    而此刻整个浴池的水温也在逐渐升高。

    整个浴室被一股热气萦绕着,叶繁夏的脊背挺得笔直,可以清晰的看见她腰侧两个腰窝,燕持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口!

    表情邪肆惑人,眼中涌动着浓烈的**。

    “唔——”叶繁夏咬住嘴唇!

    为什么要发出如此羞人的声音。

    叶繁夏的脸涨红,湿漉漉的头发垂落在两侧,不断滴着水,溅湿了地面!

    燕持一只手按住她的腹部,另一只手缓缓往上抚摸……

    “燕持……”

    “繁繁……”燕持的吻不断网上,从她的腰窝,到后背,逐渐往上……

    他的嘴唇灼热,仿佛带着一种魔力,叶繁夏觉得整个身子已经快不是自己的了,他的吻一点一点,侵蚀着她的身体,就像是要将她吞噬一般,叶繁夏觉得整个人身体的温度都在升高。

    “燕持,你别……”

    “喜欢么!”燕持已经从浴池中站起身子,白色的衬衫已经被全部浸湿,他从后面抱住叶繁夏,那灼热的文从蝴蝶骨,脊背,蔓延到脖子,耳垂……

    那是叶繁夏最敏感的地方,她的嘴角溢出了一丝轻吟,整个人不自觉的往后靠!

    “今晚别走了。”燕持的手指拂过叶繁夏的脸,将她脸侧的头发拨到耳后,“繁繁……”

    男人那低沉好听的声音就在耳边不断的回响,就像是带着魔力一样。

    叶繁夏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点头的!

    他们两个人都是属于理论经验丰富,可是却没有实际经验那种,在浴池中折腾了好久,愣是不得其法,燕持直接将叶繁夏从浴池中捞起来,直接抱到了床上,倾身压下!

    两个菜鸟,摸索了半天,终于……

    只是堪堪一秒钟的功夫……

    叶繁夏咬着牙,泪水从眼角缓缓滑落,她咬住嘴唇,燕持却忽然扯了扯头发!

    “结束了?”叶繁夏的声音透着一丝嘶哑!

    “我去——”燕持伸手扯过一侧的枕头,直接扔在地上!

    叶繁夏稍微挪了挪身子,促狭的盯着一脸懊恼的燕持,“就这么结束了?”

    “你……”燕持懊恼的扯着头发,“我先抱你去泡一下,疼么?”

    “嗯!”叶繁夏只觉得身体像是瞬间被撕开一样,燕持将她抱到浴池里面,打了电话,让人收拾房间,就裹了睡袍去楼下!

    燕殊居然在做饭。

    燕殊穿着白色的睡袍,挂着一个围裙,那模样别说多喜感了,他侧头看着燕持,燕持极少头发湿漉漉的出来,而此刻下人抱着床单被罩往楼上走,燕殊微微挑眉。

    “怎么了?”

    “没什么!”燕持懊恼的扯了扯头发!

    “听你房间动静挺大的,吃干抹净了?”

    燕持随手倒了一杯咖啡,“你第一次多久?”

    “什么意思?”燕殊正在做炒饭,“熹熹有些饿了,你要不要也来点,今天大家都没怎么吃饭。”

    “不用了!”燕持此刻郁闷得要死,哪里有心情吃饭啊。

    “你不是一秒就……”

    “不是!”好几秒好么!

    “那你问这个做什么!”燕殊翻炒着炒饭,“第一次啊……蛮久的!”

    燕持真是越想越气,将咖啡一饮而尽。

    “大哥……”

    燕殊刚刚要开口,燕持已经进了房间,换床单的下人羞红了脸跑了出来!

    宋一唯听着动静披了外套往外面走,堪堪见到燕持进了房间,撞见了羞红了脸的小姑娘。

    “怎么了?这家伙大晚上的,还瞎折腾?”燕持这要是洁癖来了,最高纪录是一天换了5次床单被罩。

    “夫人……”

    “怎么了?脸红成这样……”

    另外一个三十多岁的下人直接附在宋一唯耳边说了几句!

    宋一唯扑哧一笑,“快下去吧,早点休息!”

    “是!”

    燕殊见母亲下来,笑了笑:“要不要吃点?”

    “熹熹最近是不是挺能吃的?”宋一唯倒了杯水。

    “最近太累了吧。”燕殊将炒饭装好,开始榨果汁。

    “你上次说她的例假就是这个月初吧!”

    “差不多吧!”燕殊随手去了核的苹果扔进了榨汁机中,随着机器搅拌的剧烈声响,宋一唯忽然说了一句,“你大哥和叶子事成了!”

    “那他干嘛一脸郁闷的样子,这时候不应该春风得意么!”

    “他和你说什么了……”

    燕殊反正无聊就和宋一唯说了一通。

    宋一唯端着水回去的时候,嘴巴里面还在念叨着什么,裴燕泽立刻挪了位置,将被窝暖和的地方让给了宋一唯,“念叨什么呢!”

    “明天买点东西给燕持补补!”

    “噗——”裴燕泽将手边的文件扔到一边,“怎么了?不应该是燕殊补补么!”

    “燕殊那生龙活虎的模样,我就怕他把熹熹给折腾惨了,你没见着熹熹最近脸色都不太好么!”

    “不是因为结婚紧张?”

    “这有什么可紧张的,就是燕殊那个小混蛋,做什么事情都没节制,要是能早点给我添个孙子也不错。”

    “就这么想要孙子啊!”

    “再过几年你就退休了,在家含饴弄孙不好么!”宋一唯笑了笑,“最近爸的身体也不太好,自从那日沈老爷子去了之后,他的精神就不是很好,明天让轩家父子过来瞧瞧。”

    “爸以前行军打仗落下了病根,这几年总不见好,妈去世的时候就大病了一场。”

    宋一唯微微叹了口气,“前些年总是念叨着要个曾孙子,这两个臭小子到了结婚年纪又迟迟不结婚,倒也把我急死了,今年可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

    “行了,儿孙自有儿孙福,这有些事啊,强求不来!”裴燕泽随手将灯关掉,“快睡吧。”

    另一侧

    叶繁夏估计是太累了,等燕持回房间的时候,她居然趴在浴池边上就睡着了。

    燕持直接脱了浴袍就下了水,叶繁夏听着水声,睁开眼,整个房间雾气缭绕,男人精壮的身体在她面前若隐若现!

    难不成在做梦……

    叶繁夏身体十分疲乏,那双古井一般的眸子又缓缓闭上。

    知道感觉到身后有人,她才陡然睁开眼!

    当她要挣扎的时候,为时已晚!

    这燕持折腾完了,这都池水都凉透了。

    又重新放了水,两个人泡了许久,燕持不断地给叶繁夏清洗身子,叶繁夏懒得动弹,就任由他折腾!

    燕持看见她手臂上的腕伤时,愣了许久,将她的手腕放在唇边吻了吻。

    “繁繁……”

    “唔——”

    “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受伤了。”

    叶繁夏点了点头。

    只是叶繁夏想去床上了,某人还要继续洗,叶繁夏就搞不懂了,身体就这么大,燕大少,你到底要洗什么!

    关键是你自己洗就算了,你别在我身上动手动脚的啊。

    加上有人的强迫症发作,将她身上的水渍擦干裹着浴袍,将她按在凳子上吹头发,叶繁夏已经昏昏欲睡了,可是某人大半夜的,却像是陡然来了精神。

    将叶繁夏抱上床,又让人过来清洗浴室!

    “其实可以明天再弄。”

    “明早还得洗漱!”就现在洗漱间那模样,他是不想进去的。

    这燕家的下人刚刚睡得正熟,又被折腾起来!

    好嘛,这燕大少现在是开了荤,总觉得以后他们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了,这折腾到三更半夜的,还得让他们去打到卫生。

    另一个房间

    姜熹吃了饭,满足的坐在床边,“你的手艺真不错!”

    “要不要亲一下!”燕殊将脸凑过去!

    姜熹在他脸上啄了一口,“刚刚隔壁声音好大,这都一点了,大哥和叶子倒是挺能折腾的。”

    “我们之前不是折腾到了天亮么!”

    “不正经!”姜熹娇嗔的瞪了燕殊一样。

    燕殊将东西收拾一下,直接钻进被窝。

    “有个事情想和你说一下。”

    “你说!”

    “过些日子,部队里面有个集体婚礼的活动。”

    “集体婚礼?”姜熹倒是听过,“就是许多人一起结婚?”

    “嗯,军人的婚假其实太短了,大家都没时间回去,部队经常会搞集体婚礼,就是大家一起举行婚礼,很热闹,之前首长和我提过,不过家里这边,也不能扔下,所以……”

    “你是想说等你回部队,再举办一次?”姜熹今天已经被折腾得够呛,一想到再来一次婚礼,不禁有些后怕。

    “我后天应该就要走了。”

    “这么快!”姜熹抱住燕殊!

    “你要不要跟我去部队住一段时间,我可以向上面申请住房,以后你都可以来这边住。”

    “就是传说中的随军?”

    “这么理解也是可以的!”

    他们刚刚扯证结婚,自然是不想分开的,姜熹用力的点了点头。

    第二天

    叶繁夏的生物钟是早晨六点,当她睁开眼的时候,下意识的想要伸个懒腰。

    整个身子就像是被东西碾压过一样,酸痛!

    昨晚的片段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叶繁夏直接坐起身子,这是燕持的房间!

    许多画面从她的脑海中电光火石般的一闪而过,她撇过头,身侧的被窝已经完全凉透,而且被子枕头叠放得整整齐齐。

    人呢!

    叶繁夏掀开被子,裹着睡衣,就走到窗边,打开窗户,从这里应该可以看见他们晨练的画面!

    燕殊、裴燕泽、燕老爷子、姜熹、宋一唯……

    唯独没有燕持!

    不知道为什么,叶繁夏的心里仿佛被人掏空了一般,他人呢!

    她走到洗漱间,昨晚就是在这里,她推开门……

    干净整洁,头发上别说头发丝了,就是一点灰尘杂质都没有,干净得好像昨晚的一切就像个梦。

    昨晚的一切发生得太快,很美好,很突然,叶繁夏整个人都是漂浮在空中的,她甚至有些分不清楚现实还是梦境了。

    可是她没走一步,双腿的疼痛,却分明在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

    可是他人呢!

    她的衣服整整齐齐放在一边,手机也放在上面,叶繁夏打开手机,给燕持打电话……无人接听,无人接听!

    他去哪儿了!

    明明昨晚还和你温存的男人,可是第二天一早却像是人间蒸发一样,叶繁夏坐在床上,盯着手机,难不成去公司了么!

    “叶秘书,这么早,有事么?”

    “总裁去公司了么!”

    “叶秘书,你说什么呢,今天不是放假么,明天才上班呢,你是不是睡糊涂啦!”

    叶繁夏颓然的放下手机,他……

    干嘛去了!

    女人就是这么柔软而又感性的生物,她的第一次,她希望这个男人可以极致温柔,事后也可以对她小心呵护,他们可以在床上小意温存,能够在他怀里醒来,自然是再幸福不过的,可是他却消失了……

    叶繁夏深吸一口气,他可能去忙了,先回房间吧!

    她刚刚抱起衣服,房间的门就被人推开了!

    燕持穿着睡衣,额头上都是汗水,气喘吁吁,他站在她的面前……“醒了!”

    “你去哪儿了!”叶繁夏怔愣的看着他,居然还穿着睡衣,完全不符合他的作风。

    燕持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径直朝着叶繁夏走过去,从口袋中摸出了一枚钻戒!

    叶繁夏怔愣的看着他,燕持就这么猝不及防的跪在了她的面前。

    “我是不是应该早点把这个给你。”

    “你一大早出去……”

    “之前和一家珠宝商合作过,打电话给他们的经理,一大早跑过去取了戒指,是不是不好看,你不喜欢这个款式?”

    叶繁夏不说话!

    钻石并不是很大,切割得非常漂亮,燕持捏在手里,目不转睛的盯着叶繁夏。

    “怎么了?要是不喜欢,回头我们再去换。”

    “我之前想过,和燕殊一样,在众人瞩目的场合和你求婚,只是昨晚……”燕持笑了笑,“我知道你挺没有安全感的,我也不是那种吃了就不认账的男人,迟早都要娶你的,所以你愿意嫁给我么!”

    叶繁夏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的眼睛闭钻石还要耀眼,就是上好的黑宝石,璀璨而又夺目。

    “繁繁……”

    “帮我戴上吧。”

    燕持伸手执起她的手,将钻戒套在她的手上,起身将她抱在怀里,“繁繁,我爱你。”

    “嗯。”叶繁夏将头埋在他的胸口,“我还以为你一大早出去干嘛了。”

    “我不想让你胡思乱想,我想让你知道,我不是说说而已,我会对你负责一辈子,你要相信我。”

    “我知道。”

    “要不要再去睡会儿,反正今天不上班。”

    “你呢?”

    “要我陪你?”燕持伸手抚摸她的秀发,垂头吻了吻她的发顶,“走吧,上床再睡会儿……”

    “嗯!”

    叶繁夏是真的以为是纯睡觉,只是某人的手从她衣服下摆探进去之后,叶繁夏就忍不住了。

    “你不是说就是睡觉?”

    “就是睡觉啊!”

    “那你的手在做什么?”

    “繁繁……”燕持伸手将叶繁夏搂入怀里,“我想要你……”

    叶繁夏羞红了脸。

    燕家一家已经围坐在餐桌上,准备吃饭,迟迟不见那两个人的动静。

    “小殊,去喊一下你哥。”

    “爸,叶子昨晚在他房间睡的。”宋一唯笑了笑。

    “那算了。”燕老爷子咧嘴一笑,“小子行动够快的啊,看样子明年我就能够两个曾孙子了。”

    众人瞬间将目光集中在姜熹身上,姜熹顿时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黎叔叔一家今天要回临城,我和熹熹去送一下。”燕殊和家里人打了招呼之后,就拉着姜熹往外面走。

    穿过闹市区,街道上的显示屏正在播放直播。

    “今天凌晨,白露终于现身,据悉,白露被之前骚扰过她的一个女粉丝绑架,该粉丝将她关了起来,目前这个粉丝已经被警方拘留,据获悉,这个粉丝,曾经在医院门口对她进行了羞辱,怀疑是因爱生恨,而且她的家人已经证明她的精神不正常……”

    “而之前因为涉嫌绑架白露的秦圣哲,今天也被无罪释放,白露因为这件事情还专门带着父母去秦家道歉,秦家对此表示了谅解,今日白露和秦夫人一起去警局接秦圣哲出来。”

    “两个人手挽着手,看起来十分亲昵,白露之前和秦圣哲在一起就很久,这次的事情,秦家不但没有怪罪她,秦夫人反而对她露出了好感,是否表明白露有机会嫁入豪门呢,我们会持续关注这次事件……”

    姜熹侧头看着大屏幕,白露裹着一件深蓝色的洋装,身上的伤痕却掩饰不住。

    戴着墨镜,脸色有些憔悴,不过还是对着镜头示意,看起来十分的谦卑,她伸手挽着孙静闲,看起来倒是十分亲昵。

    “秦夫人是有把柄在白露手里!”姜熹侧头看着燕殊。

    燕殊敲打方向盘的手一顿,“何以见得?”

    “不是说两个人靠的近,就能够证明他们两个人关系亲昵,刚刚他们下车的时候,白露先下车,回头想要将孙静闲扶下车的时候,孙静闲有明显的怔愣,后来才勉强将手象征性的从她手心滑过,而且从始至终,秦夫人的眼睛都不曾看向白露,嘴角虽然带着笑意,可是眼里并没有,而且她明显在加快脚步,似乎并不想和她多待。”

    “或许吧!”燕殊抬头看了看显示屏。

    正好是秦圣哲从里面白放出来的画面。

    他看见白露的时候,也显得十分诧异,不过白露却直接伸手抱住了秦圣哲!

    周围都是记者!

    难不成白露这次是真的要嫁入豪门了么,和秦夫人一同出现,这暗示的意味太明显了!

    秦圣哲伸手抱住了暴露,他的手指恨不得直接掐进白露的身体里面!

    即使孙静闲什么都不说,秦圣哲也没有傻到那种地步。

    白露是真的把他当傻子么!

    “圣哲,我担心死你了,这段时间,你都不知道我多想你!”白露扬着嘴角!

    即使互相伤害又如何,他们现在已经是一体的了!

    “bth!”

    白露抽身离开,挽住他的手腕,“圣哲,我们回去吧!”

    “谢谢大家关心,谢谢……”白露笑着和记者挥手示意!

    白露跟了秦圣哲这么长时间,都未曾正名,难不成失踪了一次,这秦二少忽然顿悟了,发现白露才是他的真爱?

    燕笙歌打着哈气看着直播,秦浥尘将切好的水果端过来,“有什么好看的。”

    “这白露可不是个简单角色。”

    “怎么说!”

    “你没看出来这一切都是个局么,白露设了个局,让秦家往里面钻,保秦圣哲,或者让她进门!”

    “那最后了,相爱相杀?”

    “各取所需罢了!”

    ------题外话------

    我只能说,燕持啊燕持,我给你创造了这么好的条件,你不知道珍惜,怪谁,你看你,不行了吧,不如你弟弟了吧!

    关于求婚的话,或许就是像燕殊那种,昭告天下,也可以像是燕持这般,温馨甜蜜,还有秦浥尘,那个的话……我就不吐槽了!

    秦浥尘:你敢吐槽试试看!

    燕大少:月初,你给我过啦,快点!

    我:燕殊,你要保护我!

    燕小二:救不了你,你乖乖过去吧!

    我:我不要,过去不就是送死么!

    燕小二:趁着现在,他或许还能给你留给全尸!

    我:……

    燕持:(蜜汁微笑)来吧,过来……

    我:我有点事儿,先走了,再见!

    燕持: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