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56 大婚(戳戳戳,二更)

正文 356 大婚(戳戳戳,二更)

    ( )流水别墅

    燕殊等人到别墅门口的时候,外面已经熙熙攘攘挤了许多人,一群人堵在门口,不许燕殊进去!

    “新郎官,要进门的,必须给红包……”

    堵在门口的多是亲友家的三姑六婆,她们仔细盯着燕殊,英武霸气,身侧的轩陌,一身儒慕之气,另一侧的战北捷则像个冷面煞神,不过结婚不过是图个吉利罢了。

    燕殊从口袋中掏出早就封好的红包,“快点让我进去!”

    “急什么啊,新娘子还没好呢!”众人笑着。

    “这新郎也太猴急了!”

    尤卫兰笑了笑,只是忽然侧头看见又下来了一群人。

    当所有人从车上下来之后,堵在门口的几个小姑娘都愣住了!

    这是准备来打劫的么!

    “队长,我们冲进去,把嫂子抢过来好了!”

    “就是就是,这外面这么热,总不能在这里干站着啊!”

    “我去,是真的热,老子都流汗了!”

    这一群人直接堵过来,几个小姑娘被吓得直接往里面跑!

    姜熹只是听着楼下有动静,知道燕殊到了,只是才几分钟而已,这群人就进屋了?

    那些小姑娘不是说要为难一下燕殊么!

    “我去楼下看看!”叶繁夏提起裙子就往下面跑。

    这下面密密麻麻的,这是种韭菜还是怎么滴,满眼绿色!

    “伴娘来了……”众人笑道。

    尤卫兰快步走上去,“妈,怎么来了这么多人!”怪吓人的。

    “我哪儿知道啊,熹熹呢,准备好了么!”

    “快了,只是怎么来了这么多人啊,这是过来打劫么?”

    “嫂子,快点出来,不然我们就冲上去了!”

    “就是啊,嫂子,快点下来……”

    “嫂子比较害羞,你们就不能小点声么,别吓到嫂子,你们这群大老粗……”

    ……

    众人你一眼我一语的,姜熹在楼上听得一清二楚。

    她站在镜子前,正在做最后的修整,化妆师伸手拨弄着她额前的碎发,“真漂亮。”

    “谢谢。”姜熹微微垂头,红色的礼服,鎏金手镯,大红色的珠宝,金灿灿的流苏挂饰,姜熹垂着头,下面喊声震天,这家伙,怎么折腾出了这么大动静。

    叶繁夏从匆匆赶来,一看这阵仗,也是吓了一跳,只是她面色沉静,冰蓝色的礼服外面裹着一件西装外套,燕持走在她后面,护送她到了楼上。

    “燕殊,不是说十个人么?”

    燕殊表示也很无奈啊!

    而此刻尉迟忽然跳上一个板凳,“来——预备……起——”

    “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脸庞,别怪我保持这冷峻的脸庞,其实我有铁骨,也有柔肠,只是那青春之火需要暂时冷藏。当兵的日子短暂又漫长,别说我不懂情只重阳刚,这世界虽有战火也有花香,我的明天也会浪漫的和你一样……”

    姜熹扑哧一笑,这群人,怎么忽然就唱起来了!

    “当你的纤手离开我的肩膀,我不会低下头泪流两行……”

    “队长,快上去!”

    燕殊被人推着到了楼上!

    这忽然传来敲门声,让姜熹身子一僵,化妆师也被吓了一跳,这也太早了吧。

    只是这敲门声越发急促,到了最后,这是准备把门都砸了么!

    叶繁夏直接推开门!

    燕殊这手差点就砸了下去。

    “叶子……”

    “怎么着,这是准备破门而入?”

    “我们要见新娘子!”

    “等着!”

    话音未落,门就被直接关上,差点砸到燕殊鼻梁!

    这群人极少看见燕殊碰了一鼻子灰的模样,纷纷笑起来!

    “队长,这妞儿谁啊,太野蛮了!”

    “哈哈,队长,你说嫂子是不是故意找了这么个难搞的伴娘,我看这门啊,想进去还真的不容易!”

    “那张脸冷的,都能冻死人……”

    “不过女人嘛,这样才够味……”

    “够不够味和你们都没关系,她是我以后的大嫂!”燕殊话音未落,门又被打开了,众人往里面张望,叶繁夏和黎悠梦走了出来,随手将门关上。

    “红包!”

    “大嫂好!”众人齐齐喊了一声!

    叶繁夏嘴一抽,“红包!”

    “叶子,你看这么多人喊你大嫂……”

    “硬生生把我喊老了!”叶繁夏咬牙!

    燕殊从怀中摸出红包,递给她们,“可以了么!”

    “其实要看新娘子也很简单,先来100个俯卧撑,热热身!”叶繁夏挑眉!

    “队长,我替你……”尉迟说着就要脱衣服!

    “要不要洞房也要人替你啊!”

    “我自己来!”燕殊瞪了叶繁夏一样。

    回头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燕持,燕持一脸兴致盎然。

    等着,你们都给我等着,好像你俩就不结婚一样!

    这笔账迟早是要算的!

    “一、二、三……”燕殊动作很快,一百个俯卧撑不过一分钟左右的功夫。

    “我说了,这只是热身……”

    偏生堵在门口的是叶繁夏,这燕殊就是心里有些不满,也不难将她一把推开啊!

    只是到了后面,他身后这群人不满了,嚷嚷着要进去。

    叶繁夏看了看时间,也折腾得差不多了!

    若是把燕殊逼得狠了,这家伙记仇得很,指不定得回头报复自己。

    叶繁夏打开门,一群人全部涌了进来,姜熹端坐在床上,一抬头,正好撞进了燕殊的眼里。

    姜熹穿着红色的喜服,上面是龙凤呈祥的图案,她的双手交叠垂放在腿上,她的头上带着珠钗,额头的红宝石垂落在她的眉间,两侧垂落这金色的流苏,她微微低头的瞬间,流苏前后摆动,衬托在她白皙的脸上,好看得紧。

    燕殊从未姜熹这种装扮,只觉得喉咙有些发紧!

    后面的一群人瞬间涌入!

    “嫂子真漂亮,队长,你可真是有福气……”

    “恭喜嫂子!”

    被一群人围观着,姜熹脸上掠过一丝绯红,垂眸一笑,顾盼生辉。

    古典精致的妆容,红色的宝石垂落在她的额间,头上戴着简单却又精致的朱钗,眼睛亮而有神,肌肤透着一种透明感,那鲜亮的大红色礼服,衬托得姜熹更是人比花娇。

    流苏一直在抖动,姜熹下意识的伸手将流苏拨到耳后,露出了精致的侧脸,她的手腕纤细修长,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得愈发白嫩,两侧的脸颊有些红晕,让她整个人显得越发鲜活,嘴唇很红,微微上翘别有一番诱人的光泽。

    “愣着做什么抱上车啊!”叶繁夏伸手推了推燕殊!

    这平时不是挺能说的么,怎么这个时候反而这么呆了!

    “肯定是嫂子太漂亮了,队长都看傻了!”

    “队长,赶紧抱走,你要是不动手,我们可就上了……”

    “就是啊队长,快点啊……”

    姜熹冲着燕殊勾唇一笑!

    姜熹极少有如此浓艳的装扮,嘴唇鲜红,平时妆容大多比较素静,而今日这烈焰红唇,却也别有一番风韵!

    燕殊心下腹诽!

    她果然有做妖精的潜质!

    “你还愣着做什么!”姜熹朝着燕殊伸手!

    她的手上涂抹着正红色的指甲,趁着白嫩的手腕,漂亮得紧。

    燕殊伸手握住她的手,姜熹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直接被燕殊扛到了肩上!

    “喂——燕殊……”

    燕殊的手压住她的大腿,姜熹腹部顶在他坚硬的肩膀处,流苏来回碰撞,打在她的脸上!

    “你快放我下来!”

    “这可不行,都说了新娘子的脚不能落地的,走了,回去!”燕殊笑着就往外面走!

    众人还想着一睹新娘子的芳容,只看见燕殊扛着一抹红色从里面出来!

    “燕殊,你快放我下来,快点……”

    “别闹,大家都看着呢!”

    “你这人真是……”姜熹压低声音,“你给我等着,晚上收拾你!”

    “确定是你收拾我?”燕殊挑眉,“如果你能下得来床,我就和你姓!”

    “燕殊,你别太过分了……”

    这一路从楼梯上下来,姜熹觉得心肝脾肺都要被颠簸出来了,众人一见新娘子居然是被扛出来的,难免议论!

    所以到了后来,大家都说,这燕二少真是活脱脱的土匪!

    新娘子都是抢来的!

    到了车上,姜熹脸都涨红了,她刚刚准备抽身离开,可是燕殊的衣服居然扯到了她头上的发饰。

    “你别乱动,我来弄……”燕殊干系跪在车座上,伸手去解那纠缠在一起的纽扣头发。

    别人哪知道他们在干嘛啊!

    从外面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见燕殊压在新娘身上,这也太猴急了吧,这两个人到底是在干嘛!

    燕持快步走过去!

    “你俩能不能上车再亲热,大家都在看!”

    “东西勾住了!”

    “先给我上去,再慢慢弄!”燕持就差没有一脚直接踹在燕殊的屁股上了!

    婚礼会场就在别墅区内,十分钟左右,姜熹便到了后台。

    当她打开门的时候,宋一唯和燕笙歌都到了,入目的是一件她从未见过的婚纱。

    燕笙歌微微俯身正在做最后的调整,看见姜熹一袭红裙,“嫂子,你这身打扮可真漂亮……”

    “这个……”姜熹看着面前的婚纱。

    燕殊从后面搂住她的腰,俯身贴在她的耳边,“这是我给你设计的……”

    “什么时候!”姜熹诧异的看着燕殊。

    “很久了!”燕殊咬了咬姜熹的耳垂,“去试试吧!”

    姜熹点了点头!

    姜熹走过去,丝滑的缎面,这个不就是……

    “之前你在我工作室看见过的那个缎面,你还摸过来着,这种料子挺难找的,二哥这人太挑剔了,之前给他找了许多种面料,他都不满意,最后才敲定了这款,试试看吧,我可是辛苦缝制了好久!”

    “你亲手做的?”远看就是纯白色的,裙摆点缀着璀璨的碎钻。

    近距离的触摸,才看见那上面绣满了繁复的花纹,特别简单的婚纱,除却刺绣碎钻,没有任何的点缀,却漂亮的让姜熹移不开眼睛!

    燕殊已经换了一身西装,当姜熹再次出场的时候,场地已经转到了草坪上,四周都是黄色的香槟玫瑰,铺满了整个过道,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香甜的味道。

    姜熹是在黎常泰的搀扶下进了会场的。

    黎锦荣坐在椅子上,看着姜熹微微垂眸,朝着燕殊一步一步走过去,灿若夏花,美得惊心动魄。

    她总归是嫁给了别人。

    燕殊就站在不远处……

    一身黑色的定制西装,熨烫得一点褶皱都没有,宝石蓝的袖口,就像是大海一般深不可测,燕殊看着姜熹朝自己走过来,下意识的伸手调整领结。

    他嘴唇很薄,颜色很淡,微微抿着,鼻子英挺帅气,阳光下,他的瞳仁呈现出了一抹浅棕色,眸子微微眯着,似乎是要将对面的人直接刻入自己的心里,那如同猎豹般的眸子锐利冷峻,锋芒毕露。

    燕家人都坐在前面,燕持眸子邃的看了一眼身侧叶繁夏,燕持双腿交叠,双手随意的交叠在膝盖上,随性的敲打着膝盖,头发有几缕垂落在额前,让他平添了一丝狂野和霸气。

    “怎么好看么?”燕持附耳过去。

    “嗯。”梦幻的婚礼,是每个女人都想要的。

    燕持伸手握住她的手,“今晚……”

    “嗯?”

    燕持低头吻了吻她的嘴唇,“今晚不如……”

    “新娘来了!”叶繁夏激动的看着徐徐走过来的姜熹。

    简洁大方的婚纱,裙摆有两三米,曳地而行,头纱只有边缘滚着一圈蕾丝边,高腰设计,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衬托得越发凹凸有致。

    她嘴角噙着一摸淡笑,缓步走向燕殊……

    今天就来了一些亲朋还有,加起来也不过百人,只是后面还站着一群燕殊的战友,这活脱脱像是警卫一样。

    楚衍坐在后面,侧头看了看自家大哥,“嫂子是不是很漂亮。”

    “嗯!”楚濛看了几眼,只是也没到楚衍说得那般天资绝色。

    “你这个人,手机有什么好看的,比我嫂子还好看么!”楚衍努嘴。

    “怎么就那么喜欢她。”说实在的,楚濛倒是真没觉得这个女人又多么的特别,美则美矣,却不是他的菜。

    “懒得和你说!”楚衍轻哼。

    仪式很快就结束了,午餐是露天的,来的人不算多,大家也都熟识,气氛倒是十分融洽。

    沈廷煊看着楚濛朝自己过来,倒是一愣。

    “楚大哥。”

    沈廷煊看着眼前的男人,只觉得他身上带着一股强大的压迫感,尤其是他在盯着你的时候,像是能直接把你看穿一样。

    “这个……”楚濛从口袋中摸出钱包!

    沈廷煊兀自一笑,“我还以为丢了呢,谢谢!”

    “不好意思,当时我不知道是你的,所以打开看了一下。”

    “没关系!”沈廷煊接过钱包,打开,入目的就是他的一张童年照,和照片夹在一起的还有一根女人的长发。

    “这个头发……”楚濛开口。

    “有问题?”沈廷煊将钱包收好。

    “只是觉得好奇?这个头发是你女朋友的?”

    “不是,一个我重要的人的!不好意思,我先失陪了!”沈廷煊说着抬脚朝战北捷走过去。

    楚濛低头一笑,最要的人!

    姜熹已经换了一身正红色的晚礼服,斜肩设计,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倒是让楚濛眼前一亮,眼中滑过一丝意味不明,脑海中滑过一个词:浓妆淡抹总相宜。

    “楚大哥,你来了!”燕殊端着酒走过去。

    “恭喜!”

    “谢谢!”燕殊垂头看着姜熹,“这位是楚衍的大哥,楚濛!”

    “楚大哥!”

    楚濛点了点头,这才仔细打量着姜熹,这个女人的眼睛……

    很漂亮!

    楚濛的五官是很标准的美男,深邃迷人,明明透着东方人的儒慕,可是却又带着一种西方人的硬朗,这种俊美带了一点古典的气质,嘴角弯起一抹弧度,看着的时候,就像是要将你瞬间击穿一样。

    不仅有玉的润泽,也有石的冷硬,俊美的外形,气质出众,和楚衍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

    就如同一头蓄势待发的雄狮,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威慑力,让人不得不多看几眼。

    婚礼结束,姜熹整个人已经累瘫了,趴在床上懒得动弹。

    燕殊坐在床边,帮她将鞋子脱了,她的脚后跟摸出了两个水泡。

    “什么时候磨出来的?”

    姜熹立刻坐直身子,看了看自己的脚,“都是新鞋子,难免有些不合脚。”

    “怎么不和我说!”

    “忍一下就行了!”姜熹抿嘴笑了笑。

    “走吧,先去洗澡,我抱你过去,你这脚最近都别穿高跟了!”

    “我最近准备在家休养,哪里也不走!”姜熹伸手抱住环住燕殊的脖子。

    姜熹卸去脸上厚重的妆容,腹部抵在洗漱台上,拿着毛巾擦了擦脸,燕殊忽然从后面一把抱住她。

    “干嘛啊!”

    “你说干嘛啊!”燕殊伸手摸到姜熹身后的拉链,一点一点将拉链拉下来……

    “我今天太累了!”

    “你手扶好!”

    “什么?”

    “这个姿势不错……”

    说话间,燕殊耸了耸腰!

    姜熹脸一红,这个姿势,她能够明显的感觉到燕殊的身体变化。

    “你就不能消停一点么!”

    “白天的时候,是谁说,今天不会放过我啊!”燕殊张嘴咬住姜熹的耳垂!

    姜熹伸手捂住耳朵,“我就是说说而已!”

    “可是我当真了!”

    随着拉链被拉开,姜熹身上的礼服直接垂落,燕殊从后面直接抱住姜熹,“熹熹……我们要个孩子……”

    姜熹微醺着脸,点了点头。

    而另一边,叶繁夏扶着燕持回了房间,燕持今晚喝了不少酒,刚刚到了房间,直接扶着墙壁就直接去了洗漱间!

    叶繁夏叹了口气,抬脚跟过去!

    “是不是胃里不舒服!”

    燕持其实脑子很清醒,他半蹲在浴池边,伸手拧开了水龙头,温热的水流缓缓流出,“洗澡……”

    燕持说着就开始脱衣服!

    “你这样怎么洗澡啊!”

    叶繁夏真担心,这人会直接溺毙在里面!

    燕持站起身子,抬脚就要往里面跨,浴池里面很滑,他脚下一个趔趄,整个人直接栽入了浴池中……

    溅起了大片的水花!

    叶繁夏吓了一跳,直接蹬掉鞋子就进了浴池!

    燕持房间的浴池特别大,谁让某人有洁癖呢,洗澡对于他来说,就是头等大事,自然是越舒服越好!

    “燕持……”水漫道叶繁夏的胸口,她冰蓝色的礼服水群,在水中扶起,十分漂亮,白嫩的小腿也能看的十分清楚!

    燕持脑子一瞬间有些晕眩,直到叶繁夏冰凉的手握住他的胳膊,他才瞬间清醒了一些!

    “繁繁……”

    “撞到没有!”叶繁夏伸手检查他的脑袋!

    燕持却忽然伸手抱住了她,他的手附着在她的后背上,只听见哗啦一声,整个礼服从脊背处应声被撕开!

    “你……”

    叶繁夏伸手护住胸口!

    因为穿着礼服,所以并没有穿内衣,叶繁夏身子微微往下,试图用水遮住自己的身体,她快速的准备往上跑,当她半个身子已经露出水面的时候!

    燕持已经从后面直接压住了她!

    叶繁夏大惊失色!

    脑子里只剩下两个字!

    完了!

    ------题外话------

    你们可别说我偏心,人家燕小二结婚,你们燕大少爷开荤了,我这个绝对是实打实的亲妈啊,哈哈,真的是亲妈……

    关于婚礼的问题,我并没有完整的呈现出来,因为前面求婚,有一些话其实都已经说过了,所以我就不打算再抒情了,所以婚礼后面我就简单的一笔带过,主要是我觉得婚礼都是大同小异的,多赘述那么多,其实显得有些冗长,而且没什么看点,所以就粗略的写了一下。

    燕大少:你可算是想起我了,亲妈!

    我:摸头,乖,给你吃肉,给你喝汤!

    燕大少:你给我滚粗!

    推文:《蜜婚密爱:娇妻请负责》情雪凝钰

    【高冷真流氓vs热心伪白兔,简而概之:都不是省油的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