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55 带着一个连抢亲

正文 355 带着一个连抢亲

    ( )流水别墅

    尤卫兰坐在沙发上,看着坐在对面的轩陌,他坐在那里,伸手压着一张a4纸,在上面写了一点东西,“黎夫人,您可能有些水土不服,加上这边气候干燥,您的嗓子比较干涩嘶哑,我给您开一些药,回头让人取了送过来。”

    “谢谢!”

    “不客气!”轩陌仔细检查了一边药方,一抬头,发现尤卫兰一直盯着自己看,他伸手推了推眼镜,“不好意思,您还有事?”

    “没什么,喝点水吧。”

    “谢谢!”轩陌举止得体而又大方,带着一股世家公子的骄矜,却又不会让人觉得傲慢。

    “看你年纪不大啊?”

    “嗯,25。”

    “我女儿也是学医的,今年24了,看你不像个才毕业的学生。”

    “以前跳级,所以毕业得比较早。”轩陌喝了两口茶,“如果您没事,我就先走了。”

    “嗯!”

    轩陌正好接到了楚楚的电话,这家伙,这种时候不是应该自己玩得不亦乐乎么,怎么有空给自己打电话。

    “阿陌……救命……”

    “打游戏输了?”

    “不是啊,快点来救我,我要死了,阿陌,啊……”随着一声惨叫,电话就被挂断了!

    轩陌蹙眉,他的手机上装着楚衍电话的位置追踪,很快便找到了他的位置,这是在市区?

    轩陌一离开,黎锦荣一笑,“妈,你把人家吓走了。”

    “我就是问问而已,那孩子看着挺好的。”

    “再好也和你没关系啊,再说了,悠梦都有男朋友了,你不会……”

    “你这孩子,胡说什么呢,我就是随口问问而已,你这都想哪儿去了,我是那种人么!”尤卫兰轻笑,“就是觉着那孩子不错,多问两句而已,看着他年纪不大,不过给人看病的模样倒像个老医生,就多问了两句。”

    “他估计你要给他相亲呢!”

    尤卫兰扑哧一笑,“你别说,回头我倒是真的需要给你物色对象了!”

    “妈,这事儿急不得!”

    “难不成你要打光棍不成!”尤卫兰喝了口茶。

    轩陌开着车子沿着地址找过去,远远的就看见路边停着一辆宝蓝色的帕加尼跑车,在街道上显得格外惹眼。

    这车牌……

    轩陌心里腹诽,牛气哄哄的四个8,他锁好车子,顺手查了一下楚衍所在的位置……

    “美容美发……”轩陌呢喃的念叨着,这家伙不是死都不肯动自己的那头乱发么?抬脚往里面走。

    这刚刚进去,就听见了楚衍叽叽喳喳的吵闹声。

    “哇——阿陌,你可算是来了!”

    “终于想起剪头发了?”轩陌看他这一头乱发已经不顺眼很久了。

    平时整理的整整齐齐倒是还好,这睡了一觉之后,整个头发就和金毛狮王一样竖起来,然后就顶着一头乱发在房间里来回走,简直下人!

    楚衍冲着他使了个眼色。

    轩陌这才看见坐在一侧沙发上的男人,轻轻咳嗽一声,“楚大哥!”

    男人将视线从报纸上移开,瞅了一眼自己的身侧的空位,“坐!”

    他的视线落在轩陌身上。

    轩陌穿了一件米白色的上衣,黑色休闲裤,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睛,捏着手机,理发店的灯光很亮,打在他身上,镀上了一层柔黄色的光晕,他长得斯文俊秀,眉目如画,与生俱来的一抹清贵之气,就像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

    浑身散发着儒慕之气,光是站在那里就能够感觉到他周身的平和之气。

    “那我们出去说!”男人说着示意轩陌和自己出去。

    楚衍刚刚准备追出去,大哥干嘛将他喊出去啊,就大哥那个脾气,该不会是要欺负他吧!

    男人直接去了对面的咖啡店,“两位要喝点什么。”

    “开水!”两个人异口同声。

    服务生愣了一下,两个人来开咖啡店喝白开水,真是……

    男人随手端着杯子,喝了两口,“这段时间楚楚多亏你照顾了,那家伙没给你添麻烦吧!”

    “楚楚很乖!”

    “很乖!”男人似乎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我自己的弟弟我很了解。”

    “楚大哥是专门过来参加燕殊的婚礼?”

    “嗯。正好将那个家伙带回去,免得给你添麻烦。”

    “没有添麻烦。”

    “你不用替他说好话,我的弟弟我比你清楚!”他放下杯子,“这段时间他肯定给你添了不好麻烦,做大哥在这里替他和你说声抱歉。”

    “楚大哥太客气了!”

    “这是必须要的,他是个什么脾气我很清楚,回头我再好好教训他,怎么能这样给别人添麻烦。”

    轩陌看着对面的男人,他一直在冲着自己笑,可是他的嘴角却一直挂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这让他觉得心底有些不自在。

    楚衍此刻已经剪了头发从出来,他们就坐在窗口,楚衍也没看周围的车子,就朝着地面跑过来!

    “滴滴滴——”忽然一辆车子疾驰而过!

    对面的男人刚刚站起来,轩陌已经冲了出去!

    “你是不是找死啊!横冲直撞的,不看路啊!”

    “我……”楚衍被吓得有些懵,快步走到马路对面。

    轩陌已经跑了出来,打量着楚衍,确定他没有大碍,才松了口气,“这位先生,这里是市区,您的车速是不是超过了!”

    “要你管!”

    轩陌只是暗自记下了车牌号,拉着楚衍就往里面走!

    “吓死我了!”楚衍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胸脯!

    “谁让你走路不仔细点,马路上还横冲直撞的!”轩陌拉着他到了座位上。

    楚衍完全是下意识的要坐下,对面的男人轻轻咳嗽一声,“过来!”

    楚衍硬着头皮走过去,男人伸手摩挲着他得头发,“剪得不错。”

    “不觉得太短了么!”

    “挺好的!”

    轩陌看着对面兄弟二人的对话,喝了口水,已经凉透了……

    再隔一天就是婚礼了,楚衍提议来一个单身派对,他们一群人难得都在京都,姜熹头一天晚上是住在流水别墅的,和黎家人住在一起,燕殊自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睡,楚衍的提议倒是不错!

    当燕殊到活色生香的时候,天刚刚黑,他一推门进去,忽然耳边响起一个礼炮的声音,各种亮闪闪的礼花碎片从他头顶落下!

    燕殊伸手将脸上的碎片弄下来,忽然一个人影朝着自己扑过来,对准自己的脸,就是一阵喷射!

    燕殊的脸顿时被整个糊掉!

    我靠……

    燕殊在心里咒骂!

    周围都是嬉笑声,他眯着眼睛,自己伸手攥住面前这个罪魁祸首的胳膊,将他直接按在了一侧的墙上!

    “妈呀——你松开,我去,燕殊……松开,阿陌,救命……”

    燕殊一把将脸上的东西扯下来,瞪了一眼楚衍。松开手!

    “我说燕殊,你也太不禁逗了,来喝酒!”战北捷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

    秦浥尘和燕持都已经到了,都是男人,没有一个女人。

    “我就不喝了,明天还有事!”燕殊坐在沙发上。

    “你这个人真没意思,我告诉你燕殊,过了今晚,你就成功挤入了已婚人士的行列,怎么着也得好好庆祝一下啊!”楚衍说着直接给他到了满满一杯白酒。

    燕殊挑眉:“我早就扯证了,已经是已婚人士了!”

    “不行,这杯酒一定得喝!”

    这楚衍是好酒,他们几个人还没开始呢,这人就自己喝起来了。

    “这家伙今晚有点不正常啊!”燕殊看着他举着话筒已经开始唱歌了,“今晚走抒情路线了?”

    “谁知道他!”秦浥尘挑眉。

    “楚濛来了!”轩陌晃动着杯中金黄色的液体,抿了一口,辛辣刺鼻的味道,瞬间呛人他的喉咙!

    楚衍扭头看着轩陌咳嗽的满脸通红,扑哧一下,直接跑过去,“你说你,不能喝酒还非要喝,我来帮你喝!”

    楚衍说着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十分豪爽。

    “行了,你别喝了!”轩陌从他手中夺过酒杯。

    “我想喝……”楚衍打了个酒嗝,又去倒酒。

    “他这是被楚家大哥刺激了么?”燕殊轻笑。

    “估计你的婚礼一结束,就得被拖着走!”燕持一笑,“他在外面也浪了挺久了。”

    “你这么一说,倒也是。”燕殊笑了笑。

    几个人一直喝到十二点多,才散了,燕殊和轩陌没有喝酒,负责送他们回去。

    轩陌送战北捷和沈廷煊离开之后,侧头看着已经在副驾驶睡着的人,楚濛并未打电话过来,算了,先带回自己家再说吧。

    轩陌的车子停在家门口,已经十二点半了,家里的灯居然大亮着,按理说,家中应该没有人才对。

    轩陌推门进去,没想到自己的父母居然回来了!

    “爸妈……你们怎么突然回来了!”

    “小殊要结婚了,怎么能不回来!”轩家妈妈快步走过去,伸手扶住楚衍,“楚楚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啊!”

    “他就是好酒,能怪谁!”轩陌无奈的摇了摇头。

    “扶他回房吧!”

    “嗯!”

    轩陌扶着楚衍上楼,父母还坐在沙发上,轩陌径直走过去,“几点的飞机回来的?也不提前通知我,我好去接你们。”

    “十一点多才到家。”轩陌的父亲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伸手捏了捏眉心,“倒时差,现在还觉得有些不舒服。”

    “上去休息会儿吧!”

    “我们离开都大半年了,最近没发生什么事吧!”

    “妈,能发生什么啊。”轩陌笑了笑。

    “我听说医院里有个医生在追你?长得挺漂亮的,有没有想过考虑一下?”

    “妈,敢情您回来是催婚的么!”

    “瞧你这话说的,小殊都结婚了,你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我问一下怎么了。”

    “老战不是没结婚么!”

    “扑哧……你要是和他比,那我也无话可说。”轩家妈妈笑了笑,“这要是遇到合适的,就试试看,工作是忙不完的。”

    “我知道!”

    “那你先上去睡吧,我和你爸都还不怎么困,明天你不是要跟着燕殊去接亲么,得早点起来!”

    “好,爸妈,我先上去了!”

    轩陌往楼上走,这刚刚到了二楼拐弯处,吓了一跳,这本来都被自己扶到床上的人,怎么坐在地上。

    “楚楚?”

    “阿陌……嗝——”楚衍伸手示意轩陌将自己扶起来。

    “怎么爬起来了!”

    “口渴!”楚楚摸了摸自己的嘴角,“想喝水!”

    “先回房,我去给你倒!”

    “好!”楚衍脚步虚浮,整个人趔趔趄趄的,大半个身子都压在轩陌身上。

    “阿陌……”

    “嗯!”

    “你要是遇到喜欢的姑娘,就和我说一声。”

    “嗯!”

    “哎,阿陌你这么好,也不知道哪个姑娘这么有福气,能嫁给你,啧啧……嗝……”

    “行了,别说话!”

    “干嘛不许我说话,阿陌,我跟你说,就算是你以后娶了老婆,你也不能忘了兄弟,不许和秦浥尘那样,他是真的把兄弟当衣服啊,想穿就穿,想脱就脱,真是……嗝……讨厌!”

    第二天一早

    天色微凉,负责化妆的人已经到了,因为新娘妆大多比较复杂,加上还需要做头发,四点多,姜熹就从床上被拖了起来。

    姜熹只穿了一件白色的睡衣,整个人坐在梳妆台前,任由着身侧的两个女人拨弄着自己的脸,说实在的,若不是夹睫毛的有些痛,姜熹估计就要睡过去了。

    “熹熹,这套礼服真漂亮……”

    姜熹侧头看过去,中式礼服,正红色的缎面上,五彩丝线绣着龙凤呈祥的图案,叶繁夏将衣服挂好,“怎么婚纱还没有送过来?”

    “因为腰部有个地方需要修改,到了另一边再换!”化妆师笑了笑。

    后面的化妆师正在给姜熹盘发,姜熹垂头看着桌上琳琅满目的发饰,伸手拿起一片额饰,镂空的环形设计,精致而又漂亮。

    光是这个发型就足足折腾了一个半小时,等发饰全部戴好,姜熹忽然有些不然是镜子中的女人了!

    “姜小姐,这一套满意么,我们还有别的?您都可以试一下!”

    “这个蛮漂亮的!”姜熹伸手抚摸着两侧的流苏,因为是结婚用的,所以发饰都是烫金的,点缀着红色宝石,此刻外面也开始忙绿起来,有人拉开了窗帘,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姜熹嘴角扬起一抹微笑。

    燕家

    燕殊刚刚换好衣服,他看着镜子中的男人,合身的定制西装,修长的双腿,被拉得笔直,军绿色的长裤,配套衬衫,让他整个人变得更加英武。

    宋一唯抠门进来,“还没好呢?”

    “好了!”燕殊随手拿起一侧的外套就往外面走。

    “你的战友都到了!”

    燕殊一下楼梯,整个客厅做得满满的一下人!

    燕殊嘴角抽了抽,“不是说好接亲就十个人么!”

    燕家是老宅子,客厅很大,这都挤得水泄不通了,燕老爷子正在战霆、裴燕泽在说话,还有几个他军中的首长,燕殊随即走过去,行了个军礼。

    “行了,我们今天都是来喝喜酒的,你可别忙着给我们行礼,反正红包就这么多,再多也没有!”一个人笑道。

    “那你们先聊!”燕殊说着扯住尉迟的衣服就往拖!

    “队长,队长……”尉迟被勒着脖子,觉得要窒息了!

    “马丹,怎么叫了这么多人,不是说十个人么!”

    “我说了啊,我之前问他们的时候,他们都说没有空,能够请到假的加上我就十个人,我哪儿知道今儿乌泱泱的都来了!”

    “这到底来了多少人!”

    “一百来号吧!”

    “我去,我是去接新娘,不去是去打仗!”

    “队长,我们是来给你助威壮胆的!”一个人凑过来!

    “滚犊子,我特么的需要你们壮胆么,简直笑话!”燕殊轻哼。

    “队长,我们可是专门请假来喝喜酒的!”

    “那就先去饭店!”

    “我们也想看看嫂子啊,我们许多人都还没见过嫂子呢!”

    “就是啊队长,你要是不许我们去,那我们自己打车过去!”

    “你们……”燕殊咬牙,“都给我等着,等我回去再收拾你们!”

    战北捷和轩陌到达燕家的人也是一愣,这门口怎么停了这么多军车,居然还有三辆大巴车。

    “这是准备干嘛!”轩陌伸手扯了扯领带,今天不是大晴天,有些微风,万里无云,却还是有些燥热。

    “我哪儿知道!”战北捷伸手取下帽子,抬脚往里面走!

    “我去!”

    “队长好!”

    就是院子中都坐满了人,满眼都是军绿色的,起身冲着战北捷行礼。

    轩陌挑眉,这燕家的荷花池边都坐满了人,这是准备组团去接亲?

    轩陌一个人穿着西装,在一群人中显得格格不入。

    本来说话,去接亲的时候,是穿得军装,到了后面再换正式的西装,只是这一大波人,是准备干嘛!

    燕殊正和宋一唯商量着这群人该怎么办,战北捷和轩陌已经走了过去!

    “怎么来了这么多人,这是准备干嘛?”

    “都是要去凑热闹!”

    “你们这样子,不想失去接新娘,倒像是去抢亲的!”

    燕殊伸手揉了揉额头,“谁说不是啊。”

    “主要是这么多人,待会儿怎么过去啊!”

    “门口不是有大巴车么!”轩陌指了指门口。

    尉迟就站在一边,“队长,我们就坐大巴车就行,我们人多,别的车子也塞不下!”

    燕殊嘴角狠狠抽了抽,这群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那就这么定了。”宋一唯一拍桌子,“待会儿的怎么去接亲的路线都知道了么,可别走丢了。”

    “不会的,早就计划好了!”

    今日的流水别墅并没有对外营业,燕家的宾客很多,几乎承包了大半个流水别墅。

    而整个京都的人都知道今天燕二少大婚,一大早,就有许多人守着他们必经的街道上,等着燕家的车队!

    除了五年前燕笙歌大婚,燕家已经五年多没有举办过任何活动了,自然许多人都盯着呢!

    而且秦氏和燕氏,更是给全体员工带薪放了三天假。

    燕笙歌和秦浥尘牵着秦序羽刚刚到燕家门口,正好燕殊准备出发。

    “妈咪,好多军人蜀黍……”秦序羽指着里面正在列队的一群人。

    燕笙歌和秦浥尘对视一眼,这是准备去打仗不成。

    然后一群人踏着相同的步伐从他们身边走过,井然有序的上了大巴车,三辆大巴车瞬间被塞满,宋一唯正和燕殊交代着事情,燕笙歌走过去:“二哥,你的战友么?直接去饭店?”

    “去接亲!”

    燕笙歌差点被口水呛到!

    然后京都的许多人,就看见燕家接亲车队,前面都是整齐划一六辆的柯尼塞格超跑,这种车子目前已经停止生产了,这款跑车,一共就生产了18台,光是一辆的价值就有四五千万美金。

    后面还有一众豪车,看得人眼花缭乱,只是……

    为什么后面还跟着三辆大巴车……

    确定不是在逗我们么!

    叶繁夏趴在窗口,看着车队缓缓驶入别墅区,“怎么还有大巴车?这是带了一个旅游团来么?”

    ------题外话------

    这明显不是来接新娘的,而是来抢亲的啊!

    忽然想起来,好多人说,当了3次以上的伴娘就嫁不出去了,我只想说,我一年都当了不止三次……

    而且每逢节假日,亲朋好友打电话给我妈,问我回不回家,有木有空当个伴娘,我问我妈,为什么总是找我,我妈说:像你这个年龄的,都嫁人了,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姑娘了……我……我还能说什么!

    众人:哈哈,我们是看看新娘的!

    黎悠梦:大家排好队,不要挤,一个一个来!

    熹熹:你当是逛旅游景点么!

    黎悠梦:这不是维持秩序,怕把你挤没了么!

    熹熹:我觉得我需要避一避!

    众人:嫂子,别躲啊,我们来了……

    燕二少:拍死拍死,全部拍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