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54 四少救场,楚公子(二更)

正文 354 四少救场,楚公子(二更)

    ( )沈广平整个身子被拖了出来,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人死死按在了地上面,一把刀直接横在了他的面前!

    “钱呢!”

    “我……”沈广平哪里见过这般阵仗,吓得身子发抖,“我……”

    “呦……这后面还有两个,一老一小呢!”

    “都是女的!”三个男人发出淫荡的笑声。

    沈老太太吓得脸色惨白,伸手搂住沈安安羸弱的身子,沈安安身子一抖,她想要尖叫,可是喉咙就像是被卡住了,她叫不出来,羸弱的身子在瑟瑟发抖,两个人都是手无缚鸡之力,被他们轻而易举的拖拽了出来!

    “怎么瘦成这样!”车内有些暗,看得不是太真切,沈安安被拽出来,双臂耷拉在两侧,就像个木偶的残肢一般,前后摆动,“这妞儿的胳膊是断得……”

    一个男人蹲下身子,伸手捏住沈安安的下巴,打量着她,“就是太瘦了,干瘪成这样,不然还能好好玩玩!”

    “哈哈,瘦了也能玩!”

    “你们别碰她,别碰她……”沈老太太跪着爬过去,想要抱住沈安安。

    沈安安的大脑告诉她,要躲开,可是她的喉咙部位受过伤,她的脖子只要扭动几下,便会传来一阵阵的刺痛,她只能极力蹬着腿,试图逃离这群混蛋,可是她的挣扎在他们看来,却平添了一些乐趣!

    “你们别碰我女儿,你们要钱,我可以给你们,你们别碰她……”沈广平的后背被人踩住,他想要站起来,却是徒劳。

    “钱在哪儿!”一个人笑着,打量着他们的车子,“这个车子也有一百多万吧,看他们的穿着打扮也是个有钱人!”

    “你放开我,我把钱给你们!”

    “快点!”男人踢了踢沈广平。

    沈广平立刻打开了车子的后备箱,上午沈老爷子葬礼,有不少人拿了一点心意出来,加上之前筹备葬礼也需要用钱,他提取了许多出来,他要开车回去,没有来得及存,所以后备箱存放了大量的现金。

    那群人一见到黑色的行李包,自己将包从沈广平手中夺了过去,打开一看,少说也有几十万!

    “老大,这么多钱!”满口黄牙的男人笑着!

    “差不多了,我们走!”

    “这个女人……”其中一个男人正伸手抚摸着沈安安的大腿,这手不断上移。

    被唤作老大的男人,看了看周围,这边位置偏僻,一天也不会有十辆车经过,“你动作快点儿!”

    “好勒!”

    “安安……”沈老太太急得眼泪一个劲儿的往下落。

    “你们不是说拿钱了就会放过我女儿么,她都那样了,你们还想怎么样,你们这群畜生,我和你拼了……”沈广平拿起后备箱的一个修理工具,就朝着那群人砸过去!

    “我去,这老头子,来啊,都给我上!”

    沈广平本来就是个斯文人,哪里弄得过这群混混啊,没两下,就被他们按在了地上!一个男人干脆骑在他身上,使劲朝他的脸挥舞着拳头。

    “我擦,让你打,你再打啊,继续啊,你不是很能么,你来啊……我打死你,我……”

    而此刻一辆橙黄色的迈凯伦p1跑车稳稳停在了路边!

    车上通体线条流畅,加上那骚包的颜色,就是不引人注意都难,几个男人停下动作,一个男人直接走过去,“哎——别多管闲事啊,快点离开!”

    “救命……救命……”沈广平声音虚弱无力,眼睛被揍得铁青。

    沈廷煊的手握在方向盘上,另一只手摩挲着那枚炫目的蓝色耳钉。

    “喂——你听见没!”那人手中拿着匕首,这车子他可不敢碰,一看也是非常值钱的,能买得起这种车的人,惹不起!

    沈廷煊推开车门,沈广平一见到沈廷煊,激动的眼泪差点掉下来,“廷煊……”

    “我去,是熟人!”有个男人大叫。

    而被唤作老大的男人,似乎是认识沈廷煊的,拿着行李包的手,一抖,包落在地上,钱洒了一地。

    “老大……”

    “四……四少……”男人哆哆嗦嗦的,膝盖有些发软。

    “把钱捡起来!”沈廷煊挑眉。

    “我立刻捡!”男人直接跪在地上,利落的将钱见到包里,将拉链拉好,身侧的人看得一愣一愣的,“老大,他就一个人,我们怕他做什么……”

    “啪——”男人一巴掌抽过去,“混蛋,胡扯什么!”

    男人对着沈廷煊笑脸相迎,“四少,这个是钱……”

    沈廷煊邪肆的眉眼微微上扬,反手一巴掌抽过去!

    男人整个人瞬间肿起来!

    “四少……”男人直接跪在沈廷煊面前,“我不知道他们是您的熟人,四少,我不是有意……”

    “他是我父亲!”

    男人吓得脸色惨白,哆哆嗦嗦的趴在沈广平身边,将他扶起来,“沈先生,我扶你起来,对不起,我是有眼不识泰山!”

    沈老太太也被搀扶起来,面对沈廷煊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沈廷煊也压根没有瞧她一样,只是看了看车内,“还有一个人呢!”

    “被拖到后面了!”路的另一边就是一大片开放的庄稼地!

    “安安……”沈广平忽然大叫一声。

    沈廷煊大步朝着他们所指的方向跑过去!

    “虽然瘦了一点,不过皮肤还是不错的,摸起来挺有弹性的,让我乐呵乐呵……”

    沈廷煊到这边的时候,男人还在撕扯沈安安的衣服,沈廷煊蹙眉,直接一脚踹过去!

    “谁啊,特么的敢打扰老子好事!”

    此刻跟在沈廷煊后面的男人,直接走上去,冲着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你特么的活得不耐烦了么,我让你别乱动,你特么的还敢做出这种事情,你知道她是谁么,我打死你……”

    沈广平从后面追上来,脱下衣服直接裹住沈安安的身体,伸手要将她抱起来,他周身没有一点力气,刚刚抱起来,连同沈安安和他自己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我们来,我们来……”几个男人冲过去。

    “滚开——”沈广平推开他们,不要任何人的帮助,抱着沈安安朝着马路走去。

    将她安放在车内,扭头看向沈廷煊,他靠在跑车边,随手点燃一根烟。

    “廷煊……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了……”

    “你还能开车?”

    “没事。”沈广平随手擦了擦脸。

    “那我先走了!”沈廷煊随手扔掉烟,直接进了跑车,车子直接飞了出去,扬起了一路的烟尘,沈广平低头看着只抽了一口就被丢弃的烟,站在那里愣了好半天!

    几日后

    京都机场

    姜熹和燕殊在休息室等了许久,才终于见到了黎家人的身影,“尤姨……”

    尤卫兰身着一件素雅的碧青色长裙,裹着一件白色披肩,长发垂落,她的嘴角微微有些发白,虽然脸色不太好看,不过精神却不错。

    “熹熹。”尤卫兰走过去,仔细打量着姜熹,又侧头看了看燕殊,“婚礼准备得如何了?还好么?”

    “挺好的!黎叔叔,锦荣,悠梦……”姜熹笑着打招呼。

    脸上是藏不住的幸福。

    一行人出了机场,燕家的车子已经在等着了,“先送你们去酒店,然后我们再去吃点东西。”燕殊开口。

    “嗯!”

    他们直接到了流水别墅,这边就是举行婚礼的地方,远道而来的宾客都是入住在这边,婚礼也在这里举行,倒也方便,不需要来回折腾。

    把他们送到别墅之后,宋一唯和裴燕泽已经在餐厅等着了。

    姜熹没有娘家人,这黎家就算是姜熹的娘家人了,所以宋一唯不能怠慢了他们。

    一行人落座之后,主要是简单说了一些婚礼的事宜。

    “待会儿让小殊陪你们去京都逛逛,最近这几天天气不错,小殊正好闲着!”

    “不用了,我想回去休息一下,几个孩子出去玩就行。”尤卫兰的身体不好,她的嘴唇发青,脸色更是苍白如纸。

    “回头我让人来给你瞧瞧,这边的气候和临城不同。”宋一唯眼中划过一抹担忧,“可能是水土不服。”

    “不用这么麻烦,我这是老毛病了!”尤卫兰说着猛烈地咳嗽了两下。

    “妈,药吃了没!”黎悠梦关切的问道。

    “吃了,就是喉咙有些干!”

    “这边的气候干燥,不比临城湿润,小殊,房间里加湿器弄好了么?”

    “我去问问……”燕殊说着抬脚往外面走。

    忽然一辆宝蓝色的帕加尼跑车从他面前一闪而过,这车子最起码得三千多万吧,限量款,男人对车子总是特别情有独钟,燕殊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京都藏龙卧虎,燕殊压根没放在心上,扭头就往包厢走。

    送黎家父母回去之后,姜熹陪着黎悠梦四处看看,燕殊接了电话,又去机场接人。

    轩家

    因为燕殊结婚,轩陌要请两天的假,所以这几天很忙,根本没空搭理他,楚衍也乐得自在,将轩家的房子折腾得不成样子。

    一边将薯片往嘴巴里面塞,一边不停拍打着键盘。

    而此刻楼上忽然传来门铃声。

    楚衍将游戏声音调得小了一些,下午两点,谁会过来啊!

    “谁啊——”

    “叮咚——”门铃继续响着。

    楚衍继续玩游戏,若是熟人的话,自然会打电话给他,这一个劲儿的按门铃是个什么鬼!该不会是谁故意的恶作剧吧!

    楚衍不停敲打着键盘,而此刻忽然整个电脑彻底黑屏了!

    “我靠——”楚衍气得差点将键盘摔了!

    “怎么回事,停电了么!”楚衍伸手去拧边上的台灯,没有反应!

    “我擦——”这种小区专门有自己的供电所,怎么可能忽然停电,还是夏天,“这是准备把我热死么!”楚衍摸起手机,趿拉着拖鞋就往外面跑。

    他得去看看是不是跳闸了!

    门铃还在响着。

    他的心里顿时有些恼火!

    他直接打开门!

    “我靠,你特么的谁啊,按按按,屁也不放一个,你是死人吗,我靠——我……”楚衍看到门口的人时,嘴巴僵硬,哆哆嗦嗦的半天没说出半个字!

    男人打量着楚衍。

    宽大的体恤,黑色短裤,一双凉拖,嘴角还残留着事物的残渣,满嘴都是番茄的味道。

    “大……大哥……”

    楚衍嘴巴哆嗦起来,挡在门口,“大哥,你怎么来了!”

    楚衍个子不高,可是他的大哥却足有一米八六,他的视线直接从他头顶越过去,扫了一眼室内,“轩陌呢?”

    “阿陌在医院。”

    “让开!”

    “大哥,我们出去说吧,里面有些乱,我去换个衣服就出来,啊——”楚衍话音未落,衣领就被人一扯,整个人就被拽了出去,等他反应过来,男人已经进了屋子!

    “咔嗤——”踩到了一个薯片,男人眉头一拧,继续往里面走。

    而他身后的男人已经快步走到沙发上,手脚那叫一个干净利落,将沙发立刻收拾干净,给他腾出了一个空位,男人信步走过去,打量着屋子,说实在的,有点小!

    “大哥,你怎么忽然过来了,也不通知我一声,害得我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

    “你需要准备什么?”男人伸手摩挲着小手指上的一枚戒指,十分简单的银戒,简洁的环形戒指,表面却十分光滑,上面刻着一串英文字母。

    “为你接风洗尘啊,或者给你准备一个惊喜!”

    “这已经够惊喜了!”男人打量着这个屋子,示意身后的人将屋子收拾一下。

    然后两个穿着西装的大男人,就迅速的行动起来,男人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坐!”

    “大哥,我站着就好!”楚衍被他看得有些头皮发麻。

    男人双腿交叠,背靠在沙发上,显得十分随性。

    “我过来,你很不高兴?”

    “不是啊,我挺高兴的,真的高兴!”

    “是么!”男人轻笑,“我还真没看出来!”

    “大哥,你是专门过来参加燕殊的婚礼的?不是后天才举行么,你怎么来得这么早。”

    “顺便来看看你,我要是不过来,我看你是乐不思蜀了,不准备回去了是吧!”

    “大哥,怎么可能呢,我是准备参加完燕殊的婚礼就回去的!”楚衍扯了扯头发,“对了,你还没见过我嫂子吧,我手机有照片,我给你看看……”

    “我对这些不感兴趣,倒是你……”男人眸光透着一丝精明睿智的光。

    “我让你做的事情呢!”

    “哈哈……”楚衍干笑两声,“今天天气不错,太阳挺大的,我觉得很适合出去晒晒太阳……”

    “今天是阴天!”

    “我说呢,还挺凉快的!”楚衍伸手擦了擦额头的细汗。

    “别打岔!”

    “大哥,我最近有点忙,所以……”

    “婚礼结束就和我回去!”

    “我知道啦!”

    “看你这邋遢样,走,我带你去理个头发……”楚衍立刻伸手护住自己的的头发,“别啊大哥,我好不容易留了这么长,现在就是流行这样的,你不觉得很好看么!”

    “你这是非主流!”

    “哪里非主流了,现在男的有个刘海的不要太正常啊!”

    “你是说杀马特么!”

    “我……”

    “和我出去!”

    男人伸手扯着他的衣服就往外面走!

    刚刚打开门,沈廷煊正打算推门进来,看见楚衍被人扯着衣服,嘴巴里面还喊着不要救命之类的,还以为这家伙被人打劫了!

    这劫匪真是猖狂啊,居然都到了室内!

    沈廷煊压根也没看清楚那人的模样,直接抬脚朝着男人的胳膊上踢过去!

    男人眸子一紧,直接将楚衍扯了过去,沈廷煊一脚直接踹在了楚衍的胳膊上!

    “我靠……马丹,沈廷煊,你特么的谋杀啊!”楚衍疼得眼泪差点掉下来!

    “无耻!”居然拿楚衍当挡箭牌!

    沈廷煊说着伸手拉住楚衍的另一个胳膊,试图将他扯过来,可是男人的力气太大,根本不放手!

    “我擦——你俩都给我松开!”楚衍大声叫嚣着!

    可是根本无人搭理他。

    “你是谁!”男人眸子森然,忽然用力,随着楚衍的一声惨叫,他已经被扯到了男人的身后。

    沈廷煊快步上前,这手还没有摸到楚衍的衣服,男人伸手直接将他的手打落,两个人的手快速的过了两招,沈廷煊蹙眉,抬脚侧踢,男人居然直接伸手硬生生的挡住了!

    “放开!”他的手按住沈廷煊的小腿,他的手很大,攥着他的腿,很疼!

    男人目光阴冷,端详着沈廷煊,沈廷煊被他看得心里发怵,可是他的力气着实太大,他就是想要将脚抽出,也没有半点办法,直到他松开手!

    “你是谁,你没听见他喊救命么!”沈廷煊挑眉!

    “廷煊,他是坏人!揍他……”楚衍站在他身后,大声叫嚣着!

    男人扭头,“楚衍,你皮痒了是不是!”

    “我……”

    沈廷煊将楚衍那委委屈屈的可怜样,再仔细端详这个男人,怎么觉得和楚衍又几分相似呢,大脑忽然略过一个念头,他轻轻咳嗽一声,“咳咳……不好意思,您是楚衍的大哥吧!”

    男人闷哼,“你是?”

    “沈廷煊,我之前和你提过的!”楚衍揉着胳膊,“你俩是准备将我的胳膊给扯断么!”

    “不好意思楚大哥。”沈廷煊硬着头皮。

    “没事。”男人声音低沉浑厚,目光锐利的将沈廷煊打量了个遍。

    这男人……

    生得未免过于漂亮了!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嘛,哈哈……”楚衍干笑两声。

    “那你们兄弟先聊,我先回去,回头给你电话!”沈廷煊说着就往外面走。

    这楚衍的大哥,满眼杀气,不好惹!

    楚衍一看沈廷煊跑了,显得有些气急败坏!

    “真是太不够义气了,跑什么跑啊!”楚衍跺脚,“热死了,怎么忽然停电了!”

    “没有停电!”男人直接打开身侧的开关,灯瞬间亮了。

    “那刚刚怎么……”

    “电闸被我断了!”

    “你……”楚衍气得跺脚,“你真是……”

    “你若是再不开门,我就准备让人将门破开了!”

    “太无耻了!”楚衍冷哼,转身就准备回屋!

    男人垂眸,盯着地上的一个钱夹,随手捡起,而楚衍已经准备往里面跑了!

    还没走两步,就被人扯住了衣服,“理发!”

    “大哥,我觉得我的头发挺好的!”

    “我觉得有些碍眼!”

    “别啊,大哥,大哥……”

    楚衍这小胳膊小腿的,哪里扭得过自己哥哥啊,只能任由着他,拖着自己上了车子。

    “大哥,你这车子不错啊,什么时候买的,回头给我开开呗!”

    “你的朋友挺暴力的!”

    “还好吧,估计觉得我被你欺负了,他没见过你,自然不认得!”

    “他是人妖么!”

    “噗——”楚衍一口老血喷在车窗上,男人拧眉,抽了面子给他,“别把我车窗弄脏了!”

    “大哥,人家是正宗的男人!”

    “长得像个女人!”他随手敲打着方向盘,忍不住腹诽,腿也太细了一点!

    ------题外话------

    明天就结婚啦,结婚……啦啦啦,我发现写婚礼这事儿真的是个技术活儿,尤其是对我这种没有结过婚的人来说,心很累啊,眼看着小说里的成双成对,我还在电脑前码字……我室友说,我最近很反常,居然一大早爬起来码字,我只想说,我就勤快一次,就不能鼓励我一下么,(ノw<。)ノ))☆。委屈

    沈四少:我呸,你才腿细,你才是人妖!

    我:楚公子,有人找你单挑!

    楚公子:嗯哼,来吧!

    沈四少:你给我等着!

    楚公子:话说,你真的不是女人么!

    沈四少:你放心,我会给你留个全尸的!

    楚公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