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53 最后告别,悠梦吃醋

正文 353 最后告别,悠梦吃醋

    ( )京都

    沈老爷子的葬礼并未拖得太久,隔了一天之后,就匆忙的火化下葬……

    当天的天气晴好,燕家人尽数都去了,沈广平站在灵堂前面,机械性的和来往宾客鞠躬致意,神情木讷而又僵硬,目光落在燕老爷子身上,嘴巴嗫嚅着,嘴唇干涩,声音透着嘶哑,就像是陈旧的大提琴声,“燕伯伯。e”

    “嗯。”燕老爷子穿着一身黑衣,进入室内,沈老爷子的遗容已经被整理好,安详的躺在灵堂中间,沈老太太在两个女人的搀扶下,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整个人,佝偻着后背,整个人几乎是趴在地上的,灵堂里不时传来低低的抽泣声。

    沈安安神情木讷的坐在一边,安静得一言不发。

    燕家人过来,自然引起了一番躁动,许多人都向那边投去了关切的目光,沈安安眼珠子一转,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最终还是落在了燕殊身上面。

    她的双腿不安颤动了几下。

    燕殊侧头和姜熹说这话,姜熹一声黑色立领长裙,头顶一袭黑纱,遮住了半边脸,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随着众人去沈老爷子的前面将花奉上……

    燕殊走在姜熹身侧,那一身黑衣,衬得他整个人严肃而又高冷,尤其是那双如同猎豹一般的黑眸,更是显得肃杀萧条。

    葬礼很快便结束,燕家人一直待在葬礼结束,沈广平走到燕老爷子面前:“燕伯伯,谢谢您今天能够过来!”

    “我和他认识这么久,送他最后一程也是理所当然的,你们今后打算怎么办?”

    不远处,沈老太太被两个人架着,眼睛红肿,独自走路的力气都没有,气若游丝,而另一侧的沈安安神情僵硬呆滞。

    “我们打算离开京都,回家。”

    “也好,那雅澜呢……”宋一唯开口。

    “已经让人先将她送回去了。”沈广平的眼睛空洞无神,透着一丝茫然无措。

    “行吧,若是以后有什么困难再和我说……”燕老爷子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恍然抬头的瞬间,看见不远处树下的人影,鹰隼般的眸子,瞬间一凛。

    他终究还是来了……

    沈广平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沈廷煊就站在不远处,他的身侧站着战北捷,一袭黑衣,猎猎生风,额前的黑发随风舞动,他的眸子阴沉,透着一丝耐人寻味。

    “我们走吧!”燕老爷子大手一挥,坐到车上,才瞧见他们父子终究是又见到了。

    “去和他说两句吧,听说他们下午就要离开了,房子已经卖掉了。”战北捷伸手按住沈廷煊的肩膀。

    沈廷煊看着缓步朝自己走过来的男人,嘴角忽然勾起一抹嘲弄的笑。

    父子二人站在陵园的树下,过了许久都没有人开口说话,还是沈广平率先打破了僵局。

    “廷煊……这么多年,是我们沈家对不起你。”

    “嗯。”沈廷煊靠在树上,看着不远处,周围都是风吹树叶的沙沙声,灌入耳中,有些难受。

    “你爷爷走了,我们也要离开了,这么多年了,你在沈家也是……”沈广平垂头叹了口气,“我不配个父亲,我这辈子活得是个什么东西啊,窝囊,憋屈,呵……”

    “下午走么?”

    “嗯,也没有什么东西可带的,下午就出发!廷煊,我……”

    “你爱过我母亲么!”沈廷煊伸手摩挲着耳垂。

    “我只爱过她!”沈广平声音显得很嘶哑,眼眶红肿,显得格外憔悴。

    沈廷煊只是笑了笑,“那就够了,我走了,再见!”

    沈广平看着他的背影,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看着他从自己眼前逐渐消失,看到他在战北捷的陪同下上了车子,车门打开的瞬间,他看见了一只军绿色的衣袖从里面伸出来,似是在招呼他进来。

    他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沈廷煊下意识的扭头看了一眼。

    一切都太迟了。

    战霆将手边的文件合上,“这就回去?”

    “干爹不是有事?”

    “沈余祐昨夜在牢里忽然发病,送去了医院,没抢救过来,今早去了,我过来通知一下沈家人。”

    沈廷煊放在膝盖上的手微微震动了一下,“是么?”

    “之前打了很多电话,通知沈家人过去一趟,可是电话一直没人接,他们将消息反馈给我的时候,这人已经走了。”战霆侧头看了看窗外,沈广平依旧跪在树下。

    或许从一开始这一切就都错位了,二十多年前的错位,造成了三代人的悲剧。

    临城

    黎悠梦刚刚从手术室出来。

    “小黎啊,你的实习期快结束了吧,怎么样,有没有考虑说留在我们医院啊!”负责手术的大夫一边脱掉身上的衣服一边询问。

    “还没想好呢!”

    “你男朋友是哪里人啊,之前也没见过。”

    “京都的。”

    “哪里以后是不是要跟着他回去?”

    黎悠梦扔消毒服的衣服一僵,“还没想过。”

    “要是确定了,是该好好考虑一下了,这买房没车啊,都是事儿啊!”医生笑了笑。

    黎悠梦伸手揉了揉肩膀,这个手术做了整整六个小时,她现在眼睛胀痛,浑身骨头都要僵掉了,她虽然是打下手,不过也要保持精神的高度集中,刚刚到了办公室门口,就看见蹲在椅子上的燕隋。

    “什么时候过来的?”他的手边还放着一个餐盒。

    “过来给你送午饭。”

    黎悠梦垂头看了看腕表,“这都三点了。”

    “饭凉了。”

    “我快饿死了,我拿去微波炉热一下,你等我一下!”黎悠梦提着便利袋就往另一份方向走。

    燕隋紧随其后,从后面将便利袋扯了过来,“我带你去吃点别的,已经凉透了!”

    “不用这么麻烦了,我待会儿还有一台手术,过几天要去京都,等休息回来,我的实习也要结束了,趁着这段时间多学习一下。”黎悠梦拉着燕隋到了食堂,现在的食堂零星还有人在吃饭。

    黎悠梦将餐盒拿出来,放入微波炉中,调好温度时间,侧头看着燕隋。

    却发现这个木头居然在盯着自己看。

    看就看吧,反正是自己的男朋友,只是他的看着的部位……

    “你在看什么!”黎悠梦双手抱胸,挡住了他的视线。

    燕隋脑海中里滑过之前和燕殊的对话。

    “伴娘礼服已经送过来了,你回头把黎悠梦的尺寸发给小笙,又不合适的地方还需要修改一下。”

    “尺寸……”燕隋有些木然。

    “就是三围……”

    燕隋脸一红,隔着电话,燕殊都能感觉到他的呼吸有些不顺畅。

    “这个不太好吧!”

    “你们是男女朋友,有什么不太好的,不然你就目测一下。”

    “不如让姜小姐和她联系?”

    “燕隋,你难道没看出来,我是在给你制造机会么,正好趁机多交流交流嘛。”

    “这个……”

    “我看你目测必然是不行的,不然你就动手……”

    “二少!”燕隋口气忽然有些冷凝。

    燕殊倒是一乐,倒是很少看见这家伙喜形于色,他从来都是将自己绷得死死的,就算是受伤了都不会喊一声痛,这会儿倒是会生气了,不错不错。

    “我就说说而已,这事儿就交给你了,尽快给我答复!”

    “二少,我……”真的做不到啊!

    “别给我说臣妾做不到之类的,你可以的,加油!”

    燕隋嘴角猛地抽了抽,臣妾做不到这话,他这辈子都说不出口好么!

    “燕隋?”黎悠梦拍了拍他的胸口,“怎么在发呆?”

    “没什么?”

    “你最近很不正常啊!”黎悠梦促狭的盯着他看,“你最近是不是小黄片看多了!”

    燕隋脸一红,“没有!”

    “哪里干嘛总是盯着我那里看,还是说你想动手?”黎悠梦促狭道。

    “绝对不是!”

    “叮——”微波炉停掉,黎悠梦打开微波炉,一股饭香传来,“饿死我了!”

    她也不管不顾就去将餐盒端了出来,这到了手中两秒钟,脸都涨红了,“好烫……嘶——”黎悠梦下意识的松手,燕隋从一侧拖住了餐盒,长腿一迈,僵餐盒放在了就近的餐桌上,“过来吃饭。”

    “烫死我了!”黎悠梦搓动着手中,葱白的手指被烫得通红,燕隋走过去,伸手握住她的手,通红一片,他扯着她就往外面洗手台走,拧开水龙头,将她的手放在水下,冰凉的水让黎悠梦发出满足的喟叹。

    “下次别这么大意。”燕隋握着她的手腕,看着水流从她手上流过,不知道为什么,这心里却陡然滑过一丝异样的感觉。

    “燕隋……”

    燕隋下意识的扭头,黎悠梦踮脚在他侧脸轻啄了一口。

    “吧唧——”

    这边太安静了,这声音显得格外清脆响亮。

    燕隋关掉水龙头,从一侧抽出面纸给她擦手,“疼不疼?”

    “不疼!”黎悠梦使劲摇晃着脑袋。

    “我们去吃饭。”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黎悠梦侧头看着燕隋。

    燕隋的脸更红了,只是扯着她往前面走。

    “话说还是不是想知道我内衣的尺寸?你想送内衣给我?”

    “不是!”

    “不是?”黎悠梦嘿嘿一笑,“那你说,你想做什么,干嘛总是盯着我那里看。”

    燕隋被她逼急了,直接伸手将她按在墙上。

    黎悠梦被吓了一跳,她的手被燕殊死死按住,动弹不得,燕隋蠕动了一下嘴唇,似乎有话要说,可是他显得有些急躁,忽然伸手粗暴的拉扯了一下领带。

    和燕隋处了一段时间,黎悠梦知道他是个很克制的人,做什么事情都有条不紊,有着自己的一套规矩,就比如出门,必然是西装领带,一丝不苟,他的手指扣住领带上端,颇为烦躁的扯了扯,他的手指很粗,和黎悠梦见过的那些富家公子不同,上面有许多老茧,他使劲拉着领带。

    领带松松垮垮的挂在他的脖子上。

    本来刚毅冷峻的脸上滑过一丝恼怒。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黎悠梦促狭的笑道。

    “三围!”

    “哈?”黎悠梦大脑有一瞬间是死机的。

    “三围是多少?”

    “燕隋,你好流氓!”黎悠梦直接抬脚朝着燕隋踹过去。

    燕隋单腿完全一弯,直接将黎悠梦的腿钳制住了,黎悠梦扭动着身子,有些气急败坏!

    “燕隋,你做什么?”

    “到底是多少!”

    “你松开我,我就告诉你!”黎悠梦知道若是反抗,她在他手上讨不了任何好处。

    燕隋定定看了黎悠梦两眼。

    “哎呀,你把我的手弄疼了!”黎悠梦那委委屈屈的模样,让燕隋瞬间松开了手。

    黎悠梦忽然抬脚往前走了一步,两个人的身子瞬间贴近,“你想知道这个做什么?”

    “我……”

    没等燕隋开口,黎悠梦忽然握住他的手,直接朝着自己胸口摸过去,燕隋大惊失色,“黎悠梦!”

    “怎么啦,怕了?”

    “你是女孩子,能不能……”

    “我是女孩子怎么了?”他的手距离她的胸部仅有一指的距离。

    “你自重一点!”燕隋憋了半天,脸都红透了!

    “扑哧——哈哈……”黎悠梦笑得前仰后合,握住他的手就往食堂走,“走吧,你以为我还真的让你摸啊,想得美,本小姐的那里是谁都可以乱摸的么,话说你问这个做什么?”

    燕隋平时太正经了,这没没头没尾的问了这么一句,难免让黎悠梦觉得不可思议。

    “你的伴娘礼服到了,我需要把你的尺寸告诉三小姐。”

    “我写给你!”黎悠梦从口袋中摸出便签纸和笔,写完就递给了燕隋。

    “为什么是四个数字,不是三个……”

    “胸围还分上围和下围,怎么了?”

    “95,81……”

    “燕隋,你能让我好好吃饭么!”

    “这个是……”燕隋完全是下意识的瞥了一眼黎悠梦的胸部,黎悠梦轻轻咳嗽一声,“我要吃饭了!”

    “好!”

    燕隋随即摸出手机,将数字发给了燕笙歌。

    燕笙歌此刻戴着眼镜,手中还捏着一根针,她将东西归置到一边,看了看短信。

    靠在沙发上,给燕隋回了一条信息。

    “身材不错!有福了啊,燕隋大哥!”

    燕隋比燕持还要大一些,平素都是不言苟笑的,但是从小就很照顾她,燕笙歌时常打趣他。

    燕隋看着短信,并未回复。

    燕笙歌也不恼怒,继续发短信。

    “按照这个计算的话,这妹子应该有c吧,不错不错,腰也够细,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挺好的!”

    燕隋发了一串点点。

    燕笙歌扑哧一笑,继续编辑短信。

    “以后立刻有福喽,我之前看过照片,长得也好看,这样的娇妻,你可得好好疼她!”

    黎悠梦看着燕隋盯着手机,嘴角忽然浮现出了一丝笑意,简直怪异,这家伙怎么笑得这么灿烂。

    “和谁发信息呢,笑得这么灿烂?”

    “三小姐。”

    “你和她很熟?”黎悠梦拿着筷子戳了戳面前的一根青菜。

    “她是我看着长大的。”提起燕笙歌,燕隋倒是会心一笑。

    燕笙歌自小就是燕家的掌上明珠,却不娇气,对他也从来不端架子,平素出去回来,也会给他带礼物,他是真的把她当妹妹一般,只是他从不会表达什么而已。

    黎悠梦心里滑过一丝默然,“你很喜欢她?”

    “嗯!”

    黎悠梦夹起被戳的稀碎的青菜,放进口中,“她长得很漂亮?”

    “我有照片!”燕隋立刻献宝一般的从手机里翻出一张照片,女孩穿着得体的校服,白衬衫,黑红格子背心,暗红色的短裙,一双皮鞋,扎着马尾,一双丹凤眼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确实漂亮。

    “是不是很好看?”

    “是吧!”黎悠梦心不在焉的吃着饭,三小姐?哪里来的三小姐!“这么说你们是青梅竹马?”

    “我把她当妹妹。”

    “很多暧昧的产生都是从哥哥妹妹发展起来的!”黎悠梦这话说得酸得可以!

    “不是不是……”燕隋连忙摆手,“这话可不能乱说,她早就结婚生子了。”

    “嗯?”

    “就是小羽的母亲,你应该见过小羽的!”

    黎悠梦恍然大悟,我去,自己这是在做什么么,这个人难不成就是燕殊的妹妹?照片上的女孩很小,倒是分辨不出来,燕笙歌经常上电视,比起照片中的模样,妆容发型,就是气质都变了许多。

    “我知道啊,我又没说什么!”

    “你……”燕隋收起手机,“对她有意见?”

    “怎么可能?”

    “那我刚刚说起她的时候,你怎么一直阴沉着脸!”

    黎悠梦啪嗒将筷子放下,正色道:“我就是不喜欢你对着我说别的女人不行么,难不成你喜欢我嘴巴里面总是挂着别的男人么,我就是小心眼,我就是爱吃醋怎么了!”

    燕隋愣了一下,突然伸手攥住她的手:“我喜欢你!”

    黎悠梦嘴角抽了两下,“我知道!”

    “只喜欢你!”

    “我说了我知道!”

    “别吃醋!”

    “燕隋,你这个人……”

    “我以后不提了!”

    “嗯!”黎悠梦轻哼,只是他认真的模样倒是真的很逗。

    秦家

    秦浥尘下班回来,秦序羽正蹲在客厅的毛毯上摆弄着他的玩具,“你妈咪呢?”

    “一直在工作室,还没出来?”

    秦浥尘秀气的眉头微微蹙起,一边脱衣服一边往楼上走,直接将她工作室的门推开,燕笙歌坐在沙发上面,面前放着一个人形模特,她此刻戴着眼镜,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盒碎钻,她正仔仔细细的碎钻固定在衣服上。

    “你居然折腾了一个下午?”

    “你都下班啦?”燕笙歌放下手中的针,朝着秦浥尘伸手,“抱一下。”

    秦浥尘无奈的走过去,伸手将她揽在怀里,“今天感觉怎么样?”

    “吐了两回,嘴巴里面涩涩的,没什么胃口。”

    秦浥尘心疼的将她鼻梁上的眼镜照下来,吻了吻她的嘴唇,“明天再弄……”

    “过几天他们就大婚了,我也还剩最后一点工序,很快的。”

    “先回去休息!”秦浥尘说得斩钉截铁,不容燕笙歌辩驳。

    燕笙歌张了张嘴。

    “还有几天,你急什么?”

    “心里不太踏实而已,弄好了也了却了自己的一桩心事!”

    “当初你就不该答应燕殊!”

    “和我二哥有什么关系,是我自己主动要做的,我也没想到他居然来的这么快……”燕笙歌伸手摸了摸肚子,“也不知道是个丫头还是个小子,这么能闹腾。”

    “等他出生再收拾他!”秦浥尘咬牙。

    “有你这么当爹的么,这孩子还没出生,就威胁他,你小心被他听见?”

    “听着又怎么了,难不成他还想骑在我头上撒尿么!”

    秦浥尘当时自然只是随口一说,可是没想到,等他家的熊孩子出生,就是骑在他头上撒尿,他也只能忍着。

    下午两点左右,沈广平将京都的事情全部处理好,就带着沈老太太和沈安安驾车回去,遣散了家中所有的下人司机,从这边出发回去,不眠不休开车也需要24小时。

    沈老太太整个人都是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她有些恐高,所以他们没有选择坐飞机。

    车子刚刚出了京都收费站,没走两步,迎面一辆黑色面包车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沈广平看着一群人怒气冲冲的下了车,刚刚准备开口询问什么情况,车门就被一把拉开,被人强行拖下了驾驶位!

    ------题外话------

    今天应该就能把沈家这边集中处理结束,然后了,就准备大婚,生娃了,忽然觉得有些忧伤,感觉这家生过那家生,一家挨着一家……心好累

    燕大少:哼哼,你别忘了我的事儿就成!

    我:我记住了!

    燕大少:不是让你记住,你要写出来!

    我:我在努力写了!

    燕大少:那你还不滚去码字!

    我:休息一会儿不行么?

    燕大少:你不是要存稿么!稿子呢……

    我:走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