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52 树倒猢狲散,清晨暧昧(二更)

正文 352 树倒猢狲散,清晨暧昧(二更)

    ( )燕家

    燕老爷子的腿一软,得亏燕殊一直扶着他,才不至于让他摔倒。

    燕老爷子的脸色苍白,双腿有些打颤,燕殊扶住他的手,苍老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嘴唇哆哆嗦嗦了半天,半天都没有半个字,只是觉得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就像是一瞬间炸开了。

    “爸——”“爷爷……”燕殊和裴燕泽都担忧的看着燕老爷子。

    “备车,去沈家!”燕老爷子说着就往外面走,直接甩开了燕殊的手。

    “我去楼上给爸拿件衣服,燕泽,小殊,你去开车!”宋一唯说着就往楼上走。

    “爷爷,您等一下,我去把车开来,您再出来!”燕殊示意姜熹扶住老爷子,只穿了短袖,拿了放在玄关处的钥匙就往外面跑,风越来越大,京郊这边山林很多,周围不断传来呜咽的声音,外面漆黑一片,平添了一丝可怖。

    “熹熹,你和妈留在家里,我和爸陪爷爷过去。”

    “嗯!”姜熹点了点头,“开车慢点儿。”

    “我知道。”

    三个人裹挟着夜色,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

    家中门窗紧闭,风变得越发激烈,鼓动着树叶不停敲打着窗户,外面不时会传来树枝被折断的声音,宋一唯和姜熹坐在客厅,厨房里面还炖着汤,平叔给姜熹盛了一碗,“姜小姐,趁热喝吧。”

    “谢谢平叔!”

    宋一唯腿上盖着毛毯,侧头看着姜熹,眼神分外柔和,“这人到了一定年纪,就越是念旧,尤其是母亲去世之后,爸有一段时间郁郁寡欢,还是他那些老友陪着他出去钓鱼下棋,这才稍微好一些。”

    “他心里都念着他们的好,那时候的情谊,没有现在这么多的弯弯道道,合则聚不合则散,很简单。”

    “爷爷和沈家的老爷子认识很久了么?”

    “沈家和燕家一直都有渊源,后来两个人一起上过战场,情谊自然更加不一般,只是后来出了廷煊母亲的事情,沈家算计了爸一次,过了不久,沈家举家南迁,联系就少了许多。”

    “总归还念旧的。”宋一唯淡淡一笑,“像我……当年我和叶子的母亲,关系很好,只是叶家出了事情之后,居然将桃芝赶了出去,桃芝其实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小姐,叶家以为将她赶走,她会将孩子打掉,没想到她居然把孩子生了,这让我觉得很诧异。”

    “你见过叶子的父亲么?”

    姜熹对这个一直很好奇,因为从来没有人和她提起,就是叶繁夏都从未说过。

    宋一唯摇了摇头,“不认识,当时我和燕泽在国外,她给我打过几次电话,絮絮叨叨说自己恋爱了,说要带给我看,只是当我回去的时候,她已经被赶出去了。”

    “她从来没有和我提过那个男人,我曾经质问过她,一个看着你被家族赶出来的男人,有什么值得你惦念的,为了这个我们吵过架。”

    “她说我什么都不懂,我总说她,念着一个男人曾经的好,能不能过一辈子?”

    “她说可以!”宋一唯无奈的笑了笑,“她说和他在一起几天,就可以过一辈子。”

    姜熹喝了口汤,那种温暖的感觉瞬间蔓延了四肢百骸。

    她侧头看了看窗外,也不知道他们到了没有。

    沈家

    燕老爷子车子到的时候,门口已经停了许多的车子,甚至包括一辆救护车,燕老爷子直接推门下车!

    “燕泽,你陪我进去就行,小殊留在外面!”

    “爷爷,我陪您……”

    “毕竟不是吉利的事情,你马上要结婚了,别进去了!”

    燕殊点了点头,看着裴燕泽扶着燕老爷子快步进了沈家大宅。

    因为沈家搬回来,这空置的宅子还重新粉饰装潢过,现在看来,却透着一丝凄凉。

    闻讯赶来的,除却一些以前受过沈老爷子恩惠的人,就是沈家的旁支,里面哭声唏嘘声,还有女人惨叫声,在这凄苦的夜色中,让人不寒而栗。

    莫雅澜居然被关在家了么!

    “燕首长来了!”不知道是喊了一句,众人立刻给燕老爷子让开了一条路。

    沈广平面色憔悴不堪,他的手臂上缠裹着绷带,已经换了一身孝服,“他人呢!”

    “在楼上!我领您过去!”沈广平说着领燕老爷子到了楼上。

    刚刚到了门口,就听见了沈老太太的哭声,很是凄厉,燕老爷子脚步一直很快,这到了门边,却忽然犹豫起来。

    他猛然想起之前沈安安的婚礼,他曾经打了无数次的电话,一个劲儿让自己过去,他比自己心思多,他总想着这个老家伙,是不是又在算计他什么,或者是心里面憋着什么坏心思,现在想来,他打了十几次电话,一直说这个事儿,到了后来,自己有些烦了,索性就让平叔说自己不在……

    现在想来,最后一次见面就被这般硬生生的避开了,想来更加不是滋味。

    “妈,燕伯伯来了!”沈广平弯腰附在沈老太太耳边。

    她就像是没听见一般,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燕老爷子走到床边,沈老爷子安静而又慈祥的躺在床上,就像是从未离开一般,满头银丝,面目和善而又慈祥,沈老太太握住他的手,“老头子,你怎么就抛下我了,老头子……”

    也就他们四个人,裴燕泽站在门口,父亲应该不想过多的人过来打扰,所以众人也不敢近前,都在楼下等着。

    “什么时候走的?”燕老爷子在床头站定。

    “大概是七点左右。”

    “大概?”燕老爷子拧眉,忽然一道闪电划破夜空,蓝色凄厉的光,将燕老爷子的脸映衬得越发阴沉,脸上的那道伤疤也变得越发面目狰狞。“他走的时候,没有人在身边么!”

    “呜呜——”一听燕老爷子这话,沈老太太哭得更加凄惨。

    “当时我在楼下,照顾安安,雅澜病发,我去给她注射了镇定剂,下人送饭过来,才发现父亲已经去了。”沈广平垂着头,这段时间他也憔悴了许多。

    燕老爷子侧头看着床边的一堆药,“他什么时候病的?”

    “婚礼结束之后,就一直说腿不舒服,后来躺在床上就懒得下床了……”

    “怎么没找个人照顾他。”

    “父亲不肯。”沈广平叹了口气,“他这几日总是念叨着年轻时候的事情,我本来想要打个电话给你,可是他硬是不给。”

    “他就是嘴硬!”燕老爷子叹了口气。

    “说是等他身体好了,再去看您,总是不想让您看见他躺在床上的模样!”

    “这不还是躺在床上了么,死要面子!”燕老爷子叹了口气,“要强了一辈子,这都要去了,还想着不让我来,难不成让我见你这般模样,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么!”

    “总归我们这帮老家伙,都是死的死散的散……”燕老爷子絮絮叨叨说了许久。

    他盯着沈老爷子的脸看了很久,直到要走了,才看向沈广平:“什么时候举行葬礼?”

    “天气热,也就最近吧。”

    “给我个电话。”

    “我知道!”

    “回头让人给他染个头发,年轻时候就特别臭美,总见不得自己长了一根白发,挑剔得很,怎么能让他盯着一头白发上路?”

    “嗯!”沈广平垂头抹了一把眼泪。

    燕老爷子走出屋子,听着不远处传来莫雅澜的嘶吼声,“留在家里,根本无法看护,总是这般也不是个事儿。”

    “我知道。”

    沈广平送燕老爷子下楼,“我知道你母亲自然舍不得将她送出去,但是你们还得生活,不可能将精力全部浪费在她身上。”

    沈广平连连点头,燕老爷子真的是一语中的,确实是因为母亲的缘故,莫雅澜才没被送走。

    也正因为如此,她和父亲吵了一架,这才分房睡,父亲骤然离世,她总觉得自己背负了一大半的责任,趴在床头已经整整哭了一个小时。

    “他去世的消息,和廷煊说一下,那孩子心底没那么狠,总要来看他最后一眼。”

    “打了电话给战家,就是……”那孩子终究还是恨他们的。

    燕殊见他们出来,立刻迎了上去,已经淅淅沥沥飘起了小雨,雨点裹挟着风,打在人脸上,有些疼。

    “爷爷,您慢点儿!”

    燕老爷子上了车子,扭头看着风雨中的沈家。

    闪电将沈家大宅照得惨白,那欧式简直通体都是白色,在雷电下,平添了一丝诡谲,燕老爷子闭上眼睛,雨点噼里啪啦的打在车窗上,他的心底一片凄凉……

    沈廷煊的车子其实一直停在沈家不远处,远远注视着沈老爷子的房间,房间的灯亮得有些刺眼。

    他从口袋中摸出一包烟,车内没有一点光亮,只有那烟头散发出了零星而又微弱的光,他整整抽了一包烟,到沈家的车子越来越多,哭声也变得越来越大。

    其实和所有沈家人相比,沈老爷子待他还是不错的,只是想到之前的种种,母亲去世,他们都是推波助澜的凶手,他的心底就陡然升起了一抹寒意,那扇大铁门一直敞开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很多,根本无人注意他。

    他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发出湛蓝的光。

    “干爹?”

    “看完了么?”

    沈廷煊蠕动着嘴唇,却久久没说话。

    “要是不想留在那边,就回家。”

    沈廷煊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好!”

    “带伞了么,回头我让北捷在门口接你。”

    “不早了,你们要是困了就先睡吧!”

    “我和他在谈事情,今晚会迟一些,你先忙。”

    沈廷煊无奈的挂断电话,他们能谈什么事情啊,在他们家住了这么久,他们谈的最多的就是战北捷的婚姻大事,两父子从不谈论任何工作上的事情。

    他回到战家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十二点了,意外的,战家客厅还亮着灯,就是战霆的房间还有着亮。

    “还以为你不回来了,赶紧下车,回房间,冻死了!”战北捷撑着伞跑过来。

    沈廷煊笑了笑,躲进他的伞下,“抽烟了?”

    “抽了几根。”

    “年纪不大,烟瘾还挺大的,就你身上面这味道,几根?你骗鬼呢!”

    “你这个人,大半夜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事情么!”

    “你去沈家,没人为难你吧!”

    沈廷煊摇了摇头,现在谁有功夫管他啊。

    “这人总有一死,你看开点,回房间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嗯!”

    燕家

    三个人回去的时候,姜熹和宋一唯都还在客厅等着,因为听说了沈家的事情,燕持和叶繁夏也已经赶了回来。

    燕老爷子脱下身上淋着雨的外套,什么话也没说,就直接朝楼上走。

    他的手扒拉着楼梯扶手,脚步显得越发沉重。

    宋一唯帮裴燕泽脱下外套,直到听见燕老爷子房门关上,才开口询问:“爸的状态很不好。”

    “嗯,还需要一个缓冲时间,不然他的心里过不去。”

    “回头让小笙把小羽送过来陪陪他,他平时最疼那孩子,见着他,或许能让他心情好一些。”

    “嗯。”裴燕泽显得很疲惫。

    “熬了姜汤,你和小殊喝一点,我端一碗送上去。”

    这一整夜雨大风急,沉闷而又压抑,不给人一点喘息的机会。

    第二天一早

    姜熹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姜熹刚刚起身,发现燕殊今天意外的没有早起,胳膊压在她的腰上,让她也无法动弹。

    “燕殊……”姜熹试图将他的手挪开。

    燕殊直接手臂一紧,将姜熹搂到了自己怀里,蹭了蹭姜熹的头发,“醒了?”

    “嗯。”姜熹微微抬头,蹭到了燕殊的胡子,她微微错开身子,伸手摸了摸燕殊的胡子,有些扎人。

    “怎么了?”燕殊睁开眼睛。

    姜熹伸手细细摩挲着燕殊的脸,从他的下巴到嘴唇,再到鼻子,额头……鼻梁笔直而又高挺,嘴唇微微抿着,唇形优美,却又带着一丝冷冽,眸子暗,似乎蕴蓄着不为人知的暗涌,暗藏精光,面部线条却不似五官这般凌厉,反而很柔和,他嘴角扯起一抹弧度,略带嘲弄。

    “有这么好看么?盯着发呆?”燕殊单手撑着脑袋,看着姜熹。

    “是啊,好看呢!”姜熹吻住他的嘴唇。

    燕殊低头看着怀中的人,嘴角忽然扬起,姜熹闭着眼睛,她的睫毛微微抖动,她的睫毛细长,每一根都可以看得十分清楚。

    姜熹并没有深入这个吻,而是在外面细细的研磨,唇瓣之间的研磨,带着些许的试探,却让人心悸。

    就像是恋爱一般,最青涩悸动的试探阶段,美好得让人心颤。

    燕殊忽然直接伸手按住她的后脑勺,直接撬开了她的嘴唇。燕殊的攻势急切而又猛烈,和他这个人一样,不敢姜熹一点逃离的机会,恨不得要将她整个人裹入腹中,将她一口一口完全吃掉才甘心。

    继续加深这个吻,姜熹猛然睁开眼睛,“闭上眼睛。”

    这接吻若是被姜熹一直盯着看,燕殊还真的有些头皮发麻,她的那双眼睛总是透着一点无辜,那感觉,就好像是他把她给怎么样了一样。

    姜熹乖乖的闭上眼睛,燕殊的另一只手箍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压向自己,两个人的身子紧紧贴合在一起。

    明明每天都在一起,可是每一次的接吻,却还是忍不住的想要更多。

    就是永远都不知餍足一般。

    或许他们就这么亲一辈子,燕殊都不会觉得腻。

    一吻结束,燕殊伸手将姜熹额前的碎发拨到耳后,垂头认真的盯着看。

    “你怎么不说话……”姜熹看见燕殊正用一种十分神情的目光看着自己,姜熹的脸忽然就有些发烫,刚刚要扭过头,燕殊忽然伸手捏住了姜熹的下巴。

    “躲什么啊,反正该看的也看了,不该看的也看了,你是我媳妇儿,你还害羞什么啊!”燕殊眉眼间都是挑逗的神色,伸手摩挲着姜熹的下巴,她的手指就像是带着魔力一样,那眼神变得越发邃,他的眼中只有她一个人,也只容得下她一个人。

    姜熹被他面红耳赤,姜熹啊姜熹,能不能有用一点啊,人家就是看你几眼,你看你脸红成这个样子。

    实在是燕殊这眼神过于**裸了。

    “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流氓么!”

    “我这是行驶做丈夫的基本权利,这不叫耍流氓,这叫交流感情!”

    “你……唔——”燕殊直接封住她的红唇。

    一吻结束,姜熹的嘴唇都肿了,她撅着嘴巴,“疼,肿了……”姜熹伸手摸了摸嘴唇,这人能不能小点力气啊。

    接吻而已。

    燕殊眸子深,那种眼神**裸的,就像是要将姜熹直接拆入腹中一般,看得姜熹心头一跳。

    姜熹伸手纤细柔嫩的手指,不停的摩挲着嘴唇,看得燕殊心头热热的,只觉得有东西直接钻入他的下面。

    燕殊低低的笑着,那笑声带着别样的蛊惑和吸引力。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这种时候如果不能反抗的话,就只有享受喽!”

    姜熹到了后面,整个身子都是软的。

    相比较前几次姜熹被折腾得半死不活,燕殊对于这次夫妻交流活动的评价,就只有两个字!

    很好!

    “熹熹,你觉不觉得我们在一起简直是天作之合!”

    “有么!”姜熹动了动胳膊,燕殊立刻伸手给她揉了揉。

    “这次的交流活动不是不错么,你也没像之前那样鬼哭狼嚎啊!”

    “你说谁鬼哭狼嚎!”姜熹抬脚就想踹开,嘴巴里能不能说点好听点。

    “这次你不是挺享受的么!”

    “你能别说话么!我要歇会儿……累死了!”姜熹趴在床上,懒得动弹。

    她的身体似乎已经开始慢慢迎合燕殊了,或许是经历了前面几次,两个人对彼此的身体也变得越发熟悉。

    尤其是某人完全是无师自通,各种变法儿的折腾她,简直禽兽!

    “对了熹熹,还有个事儿要和你说一下。”

    “你说吧!”

    “又肿了……”

    姜熹咬牙,“燕殊,我告诉你,你别太过分了!”

    “我们这不是要生宝宝么!况且你老公我过些日子就得回到部队了,这事儿得赶早。”

    “你不是说顺其自然么!”

    “那也需要我辛勤的耕耘啊!”

    “耕耘?”姜熹挑眉,“你是把自己当头牛么!”

    “呃……”燕殊顿了一下,“耕你的田?”

    姜熹咬牙,扭头不看他。

    这一大早的,简直没羞没臊!这个混蛋,一大早开始就耍流氓,整天就知道这个,真是够了!

    姜熹觉得自己以后的日子定然是暗无天日的!

    “你还发呆?”燕殊有些不乐意了!

    “我没有!”

    “没有么!”燕殊笑得像个恶魔,“我有办法让你不发呆……”

    一室旖旎。

    ------题外话------

    我觉得就应该让燕小二一直吃素,你们看他那个嘚瑟劲儿,真是太讨厌了,啧啧,嫌弃啊……

    燕小二:再嫌弃我也是你的男主!

    燕大少:就是,人家是男主啊,╮(╯▽╰)╭人家男主吃肉,我们肉汤都喝不到!

    我:咕~(╯﹏╰)b

    秦浥尘:亲妈还是不错的!

    燕大少:有孩子的人给我闭嘴!

    老战:有女朋友的人也闭嘴!

    燕大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