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51 还是个宝宝,试婚纱

正文 351 还是个宝宝,试婚纱

    ( )秦家

    秦序羽从穿着白色短裤,黑色短裤,踩着一双小皮鞋,就跳下了楼,身上还背着一个大黄鸭的书包,嘴巴里面哼着童谣,就蹦下楼。

    “小少爷,您慢点儿啊……”管家见他跳下来,吓出了一身冷汗。

    “爹地,我准备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去公司啊!”

    秦浥尘伸手撕扯着手中的面包,好好地一个海绵面包被他撕扯得七零八落,秦序羽见他情绪不对,乖乖爬上凳子,吃了几口饭,秦浥尘还在撕扯面包。

    面包屑洒了一桌子,管家走过去,压低声音:“少爷,已经七点四十了。”

    “我是老板,上班迟到,难不成还有人扣我的奖金不成!”

    “我不是这个意思!”

    “哼——”秦浥尘冷哼。

    一想到从昨晚开始,燕笙歌就在准备着今天和姜熹去试婚纱的事情,他要陪着去,她非是不肯,凭什么不肯,说什么女人逛街,要一个男人做什么,我去,燕殊不是男人么!

    好嘛,人家是新郎,而且是她二哥!

    哥哥了不起嘛!

    我还是你丈夫呢!

    秦浥尘面包撕完,垂头看着一桌子的面包屑,“收拾了,喂给小红吃!”

    “我立刻收拾!”管家伸手将他面前的食物残渣收拾了。

    秦序羽同情的看着自己的小红。

    哎……

    爹地和妈咪吵架,这不是要把你饿死,就是要把你撑死,可怜的小红啊。

    秦浥尘这饭吃得心不在焉,上了车子,差点将秦序羽关在外面!

    “啪啪啪——”秦序羽拍打着车门,“爹地……我还在外面!”

    管家伸手将门拉开,秦序羽直接爬进去!

    “你可以留在家看动漫玩乐高!”

    “妈咪说让我陪着你!”管家帮秦序羽的安全座椅固定好,系好安全带,才将门关上,秦序羽侧头看着坐在身侧的秦序羽,“爹地,你好像不是很高兴啊。”

    “我有么?”有这么明显?

    “舅舅和舅妈结婚,你干嘛不高兴!”

    “呃……”秦浥尘语塞,侧头看着自己的儿子。

    “这不是好事么,等妈咪给我生个弟弟,舅妈再给我生个弟弟……”秦序羽掰着手指,“然后叶子阿姨给我生个弟弟……”

    “为什么都是弟弟!”秦浥尘有些不爽了,“妹妹不好么!”

    “妹妹喜欢哭,我不喜欢!”秦浥尘一想起幼儿园的小女孩,动不动就哭鼻子,就觉得妹妹肯定是个很麻烦的生物。

    “可是妹妹比弟弟可爱!”

    “要那么可爱做什么,陪我玩比较重要!”秦序羽轻哼。

    秦浥尘秀气的眉头微微蹙起,“我说秦小羽,无论是弟弟妹妹,你都是做哥哥的,能不能成熟一点!”

    “爹地,我才四岁,为什么要我成熟!”

    “我……”秦浥尘又一次语塞,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我还是个宝宝!”秦浥尘撅着嘴巴,“反正你们有了弟弟妹妹,肯定就不疼我了!”

    “我平时很疼你么!”

    秦序羽怔愣了好半天,居然无法反驳!

    这都是怎么做父母的啊,这种话居然说得如此理直气壮,真是气死他了……

    秦序羽双手抱胸侧头看着窗外,愣是不去看秦浥尘,无论秦浥尘怎么和他说话,他都不搭理!

    到了公司门口,司机帮他们开车,员工只看见秦序羽撒着小腿直接跑到电梯口,“叔叔,帮我按顶楼,快点……”秦序羽个子太矮,够不到最上面的按键。

    “好了!”

    这边是秦浥尘的专属电梯,公司员工是坐边上普通的这部,秦浥尘快步走过去,秦序羽的身子已经钻进了人群里面,电梯门已经快速合上。

    这个小鬼……

    等秦浥尘到办公室的时候,发现自己办公桌上的文件乱得一塌糊涂,秘书站在边上,瑟瑟发抖……

    “怎么回事!”

    这特么的是被抢劫还是遭遇龙卷风了……

    “是小少爷,刚刚进来,让我给他倒杯果汁的功夫,这就……”变成这样了。

    “立刻给我收拾,他人呢!”

    “好像去公关部了!”

    “公关部?”秦浥尘挑眉,这小小年纪的,就知道往美女身边跑了,不得了!

    秦浥尘电梯都没等,直接走的楼梯,快步到了公关部所在的楼层。

    这刚刚进去,就听见了办公区域传来一阵笑声,他走过去,就看见自己儿子被一群女人围绕着,公关部都是一些模样标致的美人儿,能进秦氏公关部的,除却要有过人的能力,还必须要长得漂亮。

    “你真是太可爱了!”一个女人对准秦序羽的小脸就亲了一口。

    “咳咳——”秦浥尘咳嗽一声。

    “总裁——”众人立刻散开,站好!

    “你怎么来了!”秦序羽坐在桌子上,双腿前后晃动,冲着秦浥尘冷哼。

    “过来!”秦浥尘伸手扯了扯领带,这小鬼!

    “你过来!”

    “秦序羽!”

    “秦浥尘,你别太过分了!”

    秦序羽这一吼!

    不仅是公关部的众人愣住了,就是秦浥尘自己都愣住了,这话是燕笙歌在家经常说的,秦序羽说得**成像,就是那口气神色都像极了。

    “秦小羽同学!”

    “明明是你做错事了,你不给我道歉,你还凶我,我要找妈咪告状,不行,我要找太公,还要找外公外婆,找舅舅,我去找大舅舅,哇——”秦序羽越想越委屈,直接哭了。

    秦浥尘看着他晴转多云,现在又多云转暴雨,整个人的脑袋瞬间炸开了,他努力让自己平复心情,径直朝着秦序羽走过去,“怎么还哭鼻子了?这么大的人了,难不难看?”

    “我还是个孩子,你凭什么不许我哭,你这个人好霸道!”

    好嘛……这什么话都和燕笙歌学了!

    “好了我不凶你还不行么!”

    “你得为你刚刚的行为向我道歉!”

    “好,我道歉!”秦浥尘叹了口气,“可以了么!”

    “没有诚意!”

    “那要如何才有诚意啊!”

    “亲我一下!”

    “嗯?”

    “平时你都是这么哄妈咪的!”秦序羽不干了,这模样很快就要撒泼打滚了。

    秦浥尘硬着头皮亲了一下他的脸,“可以了吧!”

    “都不够大声!”

    秦浥尘现在真的是恨不得把他拖过来揍一顿,不过看见自己儿子哭得那个惨样,伸手将他抱起来,“我去给你买慕斯蛋糕行不行?”

    “哼——我不稀罕!”

    “那草莓蛋糕?”

    “芒果的?”

    “还是你要巧克力口味的,或者给你买冰淇淋蛋糕?”

    “以上都要!”

    “秦小羽,做人不要太贪心!”

    “所以说你这个人道歉都没有诚意……”

    秦浥尘觉得和一个小鬼纠缠实在是没有任何意义,只是他虽然要了这么多,最后连一块都没吃完,剩下的全部都打包回去了。

    婚纱店

    燕笙歌的眼光很好,挑选的婚纱大多简洁大方,不张扬却带着独特的韵味,燕殊和她并排而坐。

    服务员将一张便签纸递给燕笙歌。

    “麻烦了!”

    “秦夫人客气了!”

    燕笙歌低头捉摸着说中的几个数字,燕殊凑头过来,“我说二哥,嫂子的尺寸你不知道么,你看什么看!”

    “你这丫头,最近脾气很大啊。秦浥尘也太宠着你了!”

    “有么,他不是一直很宠我么!”燕笙歌将便签纸塞进包里,“对了,伴娘的礼服都送来了,叶子的那件已经修改好了,另一位黎小姐的尺寸你倒是快点给我啊。”

    “我让燕隋问了,那家伙到现在都没给我答案!”

    燕笙歌的嘴角抽了抽,“你让他去问?”

    “他俩是男女朋友,不是正合适么!”

    “哪里合适了!”燕笙歌轻哼,“就他那么木讷,这种事他会好意思问么,憋死他。”

    “最近秦家那些人找你们麻烦了么?”

    “因为秦圣哲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哪里有空找我们的麻烦啊,秦承宇带着老婆孩子去外面度假了,估计也是为了躲风头吧,他倒是聪明。”

    “秦承宇……”燕殊念叨着这个名字。

    “怎么了?”

    “小笙,当初你为什么那么执意嫁给秦浥尘?”燕殊单手撑着沙发,认真的看着燕笙歌,“他刚刚从国外回来,和我们都不熟,你就那么执意的和他在一起,用我妈的话,你的脑子当时被驴踢了么!”

    “二哥……”燕笙歌正色看着他,“我们现在不是很好么!”

    “当初没人看好你们,秦浥尘的处境四面楚歌,我生怕他把你带沟里去。”

    “扑哧——”燕笙歌促狭的一笑,“事实证明你妹妹的眼光还是很好的。”

    “是,你的眼光好!”燕殊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她的双手交叠落在腹部,目光变得越发柔和,“那小子若是敢欺负你,我肯定饶不了他。”

    燕笙歌冲着燕殊笑了笑,“我知道二哥最疼我。”

    姜熹穿着一件婚纱出来,抹胸的蕾丝面,下面称着白色的缎面,十分简洁的款式,她微微垂着头,身侧的工作人员帮她整理曳地的裙摆,她的脸滑过一丝羞涩,“怎么样?这件好看么?”

    姜熹朝着燕殊看过去!

    燕殊穿着白色衬衫,他的气质本就属于禁欲高冷,这衣服衬得他越发出尘,尤其是那双眸子微微弯起,嘴角浅浅勾起,露出了一抹惑人的弧度,他一只手撑在燕笙歌后面的,隐约可以看见衣服下肌理分明。

    “很漂亮啊!”燕笙歌走过去,姜熹微微转了转身子,脸上掠过一丝绯红,不知道为什么,燕殊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她总觉得浑身都开始躁动起来。

    皮肤不自觉的染上红艳艳的光泽。

    “姜小姐皮肤很白,白色的婚纱穿着显得十分的高雅纯洁,这套婚纱,我们还有别的颜色可以选择,蓝色上身也很漂亮,还有黑色的,您的皮肤这么白,穿起来肯定更加好看。”

    “黑色就不用了,别的颜色拿出来看一下!”燕笙歌打断她的话。

    燕殊这个角度需要侧着身子才能看清将姜熹看得清楚,燕殊的侧颜美得有些不像话,眉毛斜入鬓角,眉目如画风流儒雅,锐利的眸子染上一丝柔光,邪魅十足,面色如花,偏生又带着一丝英挺俊朗之气。

    燕笙歌仔细给姜熹看了看婚纱,她自己是设计师,自然知道那个地方好或者不足。

    “二哥,这件怎么样,蛮好看的。”

    “试的那几件,除却第二件我不太喜欢,别的都挺好看的。”

    “第二件哪里不好看!”燕笙歌蹙眉。

    “露太多!”燕殊挑眉,“你结婚的时候,裹得那么严实做什么!”

    一提起她的婚礼,燕笙歌就一肚子苦水……

    “和你说了也白搭,嫂子,你换个衣服吧,我们再挑一下中式的礼服。”

    “光是礼服已经定了五套了……”姜熹拧眉。

    “我还是觉得穿中式的礼服最好看了,而且你的模样上妆也定然很漂亮,走吧,我们去试试……”只要关系到衣服的事情,燕笙歌完全是乐此不疲。

    转眼间已经到了中午,燕笙歌就是手机响了都没有听见。

    秦浥尘有些懊恼的又拨了一次。

    秦序羽手中拿着刀叉,乐呵呵的切着手中的牛排,“爹地,别打了,反正妈咪也听不见,听见了也不接!”

    “谁说的!”

    “妈咪忙着了,没空搭理你!”

    姜熹换下身上的礼服,三个人去吃饭,为了照顾燕笙歌的肚子,燕殊点的菜都比较滋补,燕笙歌看着寡淡的菜品:“二哥,你这是准备喂兔子么!我好歹陪了你们一上午,给我吃点肉吧!”

    “这里面肉!”燕殊拿着勺子,捞了一下,确实慢慢都是肉,只是……

    “我想吃辣的!”

    “不行!”

    “就要吃辣的!”

    “小笙,你怀的该不会是个女儿吧!别人不是常说,酸儿辣女么!”

    “我之前怀小羽的时候,吃辣的也很厉害,一直觉得这个女孩!”

    “所以她把名字都起好了,絮语!结果呢,一看是个儿子,直接把字改了,这名字起得倒是不伦不类,那小子若是知道自己的名字是这么来的,估计得哭死!”

    “絮语?这个名字好听啊!”

    “是吧,秦絮语,一看就是个淑女。”燕笙歌叹了口气,“生出来结果是个带把儿的。”

    “然后生孩子都没哭的人,在看见他家儿子的性别时,哭了!”燕殊伸手给两个人盛汤。

    “二哥,你根本不懂,暗中期待了许久的事情,忽然就变了个样的感觉,我真的很绝望啊,我都想好了,以后给她做美美的衣服,和她一起逛街,结果好了……哎——”

    “行了,不是又怀了一个么。”

    “要还是个小子我也认了。”燕笙歌耸肩,“二哥,你喜欢男孩女孩?”

    “女孩!”

    “嫂子呢。”

    “我倒是觉得没什么所谓的,反正都是自己的孩子。”姜熹垂头一笑,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燕殊,不知道这段时间忙活了这么久,肚子能不能有动静。

    送燕笙歌回去之后,燕殊去停车,一进门,就看见姜熹正在拿着手机计算着什么,“看什么呢,这么出神。”

    姜熹一直在手机上记录着自己的例假时间,算起来还有七八天左右。

    “看这个做什么,顺其自然就好了。”燕殊坐到她的身边,握住她的手,手指慢慢插入她的指缝间,“想要孩子?”

    “想要和你的孩子。”

    燕殊扣紧她的手指,温柔吻住她的嘴唇,“那做老公的只能更加努力啦。”

    姜熹扑哧一笑,伸手环住燕殊的脖子,“嗯,燕二少,你是该努力一点了!”

    “难不成我晚上还不够卖力么!”燕殊磨蹭着她的鼻尖,“要吃晚饭了,我就不折腾你了,今晚你给我等着。”

    燕殊点了点头,低头吻住姜熹的嘴唇,这个吻虔诚而又认真。

    姜熹微微闭着眼睛,面颊酡红,就像是染了一层薄薄的胭脂,细长的睫毛在眼睫下投出一片阴影,双手拽着燕殊的领口,欲拒还迎,心口蠢蠢欲动,酥麻的感觉就像是一股电流慢慢渗透到四肢百骸。

    和他一起,似乎总能找到第一次接吻的感觉。

    夜幕拉下

    除却燕持和叶繁夏还在加班,燕家人都在,裴燕泽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燕持这孩子真是,这钱是永远都赚不完的,不如多花点时间陪陪叶子,两个人走到一起不容易。”

    “你让两个工作狂谈恋爱,不如让他们谈工作!”燕殊轻笑。

    “行了,吃饭吧。”宋一唯给燕老爷子盛汤,“爸。”

    “给熹熹炖的汤呢!”

    “在厨房呢,吃完饭再喝,熹熹啊,听说你和燕殊已经决定要孩子了?”

    姜熹愣了一下,抬脚踹了燕殊一下,燕殊直接抬脚将她的脚勾住,姜熹气结,冲着宋一唯笑了笑,“是啊。”

    “那可得好好补补,小殊啊,你这平时也记得戒烟戒酒,知道么!”

    “嗯。”燕殊笑着和姜熹交换了一个眼神,姜熹一样等过去,这人真是讨厌。

    忽然一阵疾风从窗口吹进来,平叔立刻招呼人将窗户关起来,“预报说夜里有大风,这刚刚天黑,就起风了,这夏天的天气真是多变。”

    燕老爷子抬头窗外,乌黑一片,“打个电话给燕持,今晚风大,他和叶子要是忙完,不用赶着回来,回来还得四十多分钟,京郊这边风更大。”

    “我马上打电话。”平叔的手刚刚碰到电话,电话就忽然响了。

    外面忽然狂风大作,忽然一声巨响,众人放下筷子。

    “老爷子,不好了……”一个人跑进来。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后院那棵香樟树倒了!”

    “什么!”燕老爷子直接站起来。

    “不知道怎么的,就被忽然倒了!”

    “压着人没?”裴燕泽起身。

    “没有,倒是压坏了后面的一个房顶。”

    外面的风越来越大,燕老爷子却坚持裹着衣服去后院看一下情况。

    燕家人几乎都跟了出来,这树一个成年人堪堪可以抱住,此刻斜倒在屋顶上,地上散落着破碎的瓦片。

    “爸,您慢点儿……”裴燕泽和宋一唯跟在燕老爷子两侧。

    燕老爷子打着手电,走到香樟树旁,这树是被连根拔起的,裴燕泽用手电照了照,“最近暴雨天气多,泥土被冲下来,它的根部都裸露出来了,抓不住地面么,回头让人重新固土栽进去就好了。”

    “没用了。”燕老爷子叹了口气,“它的根部早就被泡烂了,还有一些虫子,算了……我们回去吧!”

    姜熹有些不解的抬头看着燕殊,燕殊歪着头附在姜熹耳边,“听说是爷爷年轻时候和他的一群朋友移植过来的,它的老朋友相继离世,只能看看树聊以慰藉,这树一倒,他的心里自然不是滋味。”

    姜熹点了点头,外面的风越来越大,燕老爷子握着外套的手一松,他的衣服本来就是披在身上的,被风忽然吹走,只穿了一件短袖,燕殊立刻将外套脱下披在燕老爷子身上:“爷爷……”

    “我有些累了!”

    “我扶您进去!”

    当他们进入屋内的时候,平叔还站在电话旁:“老爷子,沈家的老爷子去了!”

    ------题外话------

    秦浥尘啊,你真是的,你还是个做父亲的人么,你看看你,这么毒舌,你这样很容易失去你儿子的!

    秦小羽:就是就是!他就是个坏爸爸!

    秦浥尘:我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

    秦小羽:你欺负人!

    秦浥尘:你说,我哪里欺负你了!

    秦小羽:你……你这样真的很容易失去我!

    秦浥尘:乖孩子才有糖吃!

    秦小羽:别准备贿赂我!

    秦浥尘:冰淇淋?

    秦小羽:考虑一下

    秦浥尘:蛋糕?

    秦小羽:原谅你了!

    我:(捂脸)小羽,你的节操呢!

    秦小羽:小孩子要什么节操!能吃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