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50 痴心妄想,把你交给我(二更)

正文 350 痴心妄想,把你交给我(二更)

    ( )出租屋

    白露坐在地上,伸手扶住桌边,大腿处传来阵阵刺痛,一些细碎的瓷片已经直接刺入她的皮肉中,疼得要死。%d7%cf%d3%c4%b8%f3

    她只能咬牙忍着,这种时候千万不能露怯。

    “白露,你别太过分,我马上就报警!”孙静闲捡起被白露摔在地上的手机。

    “报警吧,你有本事就报警啊,到时候你要如何解释,你出现在我这里?”

    “是你通知我的!”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报警,而是自己直接过来了?你到底是和我暗中勾结,演了一出戏,好和沈家退婚,还是真的无辜……”白露伸手将腿上的瓷片拔出来,“秦夫人,警方很快就会知道,那个信息是你发给我的,尊贵无比的秦夫人,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啧啧,真的很难想象啊!”

    “你到底要怎么样!”

    “秦夫人,我想要的很简单,我要进秦家!”

    “你妄想!”孙静闲握紧手机,“我马上就打电话!”

    白露忽然直接转了一下桌角,额头瞬间被磕出了一大片红肿,孙静闲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你疯了么,你要做什么!”

    白露此刻又撞了一些桌角,鲜血顺着她的额角缓缓往下流,“秦夫人,你这么聪明,你还不明白我在干什么么!”

    “白露,你简直疯了!”

    “现在警察一旦来了,我就说是你们秦家囚禁了我,你猜他们会怎么想,囚禁我,虐待我,对我打骂,拳脚相加……而你又正好出现在这里,你觉得这个故事怎么样!”

    “或者换个故事,你为了和沈安安退婚,和我一起演了一出戏?”

    “你胡说!”

    “我有没有胡说,这需要警察来断定,不过我会告秦圣哲强奸我……或者我直接和记者说好了,我的手机里还有一些处得不错的记者朋友,秦夫人,你觉得这个想法如何!”

    “你说是记者的速度快,还是警察来的速度快呢!”

    “白露,你简直疯了,你知道你在威胁谁么!”

    白露直接从地上站起来,她的脚上的鞋子都到了,赤着脚,大腿上的血顺着腿缓慢留下来,滴落在地上,“你打电话吧!”

    “你到底想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

    “我说了,我想进秦家,就这么简单!”

    “简直痴心妄想!”

    “那我就让你儿子身败名裂!或者让你身败名裂!”

    “白露,你是不是疯了,进了我们家,你就不怕我把你……”

    “那我们就试试看喽。”白露从她手中夺过手机,“我现在就给警方打电话,你们秦家做的那些事情,我可都是有证据的,既然你们不怕身败名裂,我有什么可怕的……”

    “你凭什么觉得我们家容得下你!”

    “就秦圣哲现在的市场,还有哪家小姐愿意嫁给这样的男人啊,秦夫人,你未免太高估自己的儿子了吧。”白露倒是无所谓。

    孙静闲气得咬牙切齿,“白露,你……”

    “你若是想要搞死我也行,我和我的朋友说了,只要我没有按时给她电话,她就会立刻报警,大不了我们就一拍两散好了,反正我已经身败名裂了,我是无所谓的。”

    “你狠!”孙静闲咬牙,“我们家可以给你一大笔钱,你干嘛非要进我们家!”

    “因为我爱圣哲!”

    “哼——”孙静闲冷笑,“你觉得这个理由我会相信么!”

    “信不信是你的事情,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马上就会出现,还圣哲一个清白!而你也免于被警方责难,秦夫人,你说呢……”

    “你若是真的爱他,为什么要将他往死路上面逼!”

    “那还不是你逼我的!”白露冲着孙静闲大吼,“要不是你对我爸妈做了那种事情,我会这么做么,你能对我爸妈出手,我凭什么不能设计你儿子!”

    “白露!”孙静闲气得牙痒痒。

    “我等着你的好消息!”白露说完指了指门,“您出了这个门也可以报警,不过您在我们老家做的好事,勾结黑社会,甚至污蔑我的父亲,我完全可以告你,你可得想好了!”

    孙静闲现在被白露拿着七寸,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而此刻孙静闲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孙静闲身子一抖,看了看来电显示,她并不认识的号码,“喂——”

    “秦夫人么,我是李询,您现在在什么位置,可以来警局一趟么,有点问题要和你请教一下!”

    “好!”

    孙静闲颤颤巍巍的挂断电话。

    “白露,记住你的话!”

    白露笑了笑,“您请吧!”

    孙静闲气得浑身乱颤,摔门而出。

    白露身子一软,扶着桌子坐下,过了许久,才弯腰捡起地上的碎片,眼眶有些红!

    从她一时冲动要报复秦圣哲开始,就没有办法回头了,除非她现在可以找个更大的靠山,能够让秦家有所畏惧,不然的话,她的日子不会好过的,得罪了秦家,她以后演艺事业是彻底断送了,而她的父母还得跟着遭罪。

    更大的靠山她是找不到的,唯一的出路就是进入秦家,捆绑几年,她却可以借着秦家的资源出头上位,等秦家再想对付自己的时候,也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这条路固然难走,人果然不能在冲动的时候,做出任何的选择。

    叶繁夏送姜熹回去,刚刚换了衣服,接了电话,就匆匆去了公司,和楚家的案子又临时出了一些小状况。

    他刚刚到公司,就看见燕持的另一个秘书,正在电梯口等她,看见叶繁夏的穿着倒是一愣,平素叶繁夏都是穿着黑色的职业装上班,头发盘起来,高冷得不容直视。在公司的人都极少找叶繁夏帮忙,不是不想,是不敢。

    而现在的叶繁夏,踩着一双蓝色中跟凉鞋,一袭橘粉色的长裙,露出了纤细白皙的小腿,伸手微微拢着长发,因为走路步履匆忙,足下生风,头发随风舞动,看得那个小秘书,一阵眼热,这叶秘书……

    真的好漂亮!

    叶繁夏的性子冷傲,平时也是不言苟笑,就是说话都温吞高冷得不像话,那白瓷一般的肌肤染上一层浅粉,看起来格外的诱人。

    他和叶繁夏共事许久,燕持经常带着她出席各种活动,他自然见过她穿着礼服的模样,只是这般休闲随性的打扮,却是第一次见。

    “到底出什么事情了,合同都拟好了,哪里出了问题!”

    叶繁夏美得不像话,她大步朝着电梯走去,因为动作幅度过大,本来拢起的长发抖落,她发丝泼墨一般,柔顺透亮,泛着一层淡淡的柔光。

    “你在发什么呆,快点上来!”电梯已经到了!

    因为燕持的通知,现在整个公司的人都在加班,bss脸色难看,而且自己都在加班,他们哪里还敢有怨言。

    叶繁夏是接到了燕殊的电话,说燕殊直接将合同给扔了,一路飙车到了公司,现在正在公司训人,拦不住,让她过来看看。

    叶繁夏刚刚到公司顶楼的时候,先去了燕殊的办公室,燕殊和楚衍都在,“怎么回事?”

    “你自己去看吧,正骂人呢!”燕殊咋舌。

    会议室就在十米开外的地方,叶繁夏的手刚刚放在扶手上,就听见里面传来了摔东西的声音。

    “虽然就是一个小数点,你要知道这一个小数点,在预算中,那就是致命的,你们和我说反反复复核对了很多遍,为什么还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总裁,对不起!”

    “别和我说对不起,现在,立刻给我想办法,这个合同算是废了,之前的方案已经和楚家提过了,那边已经通过了,现在和他们说因为我们一个小数点的错误,需要调整预算,你让我的脸往哪里放!”

    “今天晚上都别回去了,这份预算经过了多少人的手,你们都是学金融管理出生,不用我强调,这份合同一旦生效,会对我们公司产生造成多大的损失!”

    ……

    叶繁夏在门外已经听了个大概,她直接推门进去!

    “啪——”一个文件直接摔在她面前,叶繁夏整个身体打了个激灵。

    “滚出去——我说了,任何人都不许进来,你没听见我……”燕持扭过头,看见叶繁夏,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些语速,有些懊恼的伸手捏了捏眉心,伸手示意叶繁夏身后的王秘书过去!

    “你过来!”

    “总裁……”王秘书怯懦得不敢上前。

    “过来!”燕持冷哼!

    王秘书走到他面前,“我和你说了不许和她吧,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么!”

    “不是我说的!”

    “是燕殊说的!”叶繁夏开口,“和他没有关系!”

    叶繁夏低头将地上的文件一个个捡起来!

    燕持伸手将挡在自己面前碍事的秘书推开,伸手将叶繁夏扯起来,“你做什么?”

    “自然是帮你捡文件!”

    “我……”

    “我来,我来!”王秘书立刻弯腰捡文件。

    “一个小数点弄错了?”会议室坐满了公司高管,各个部门经理也都到了,没人敢说话,这时候开口,岂不是往枪口上面撞么,必死无疑!

    “嗯!”燕持伸手捏了捏眉心。

    叶繁夏忽然伸手握住他的手,叶繁夏极少在公司和他做这么亲密的动作,倒是让他一愣,“你们先出去,把预算报表重新做一遍,再将合同重新拟定一份出来,动作要快,明早之前必须做好!”

    “好!”

    众人如蒙大赦,拿着自己的东西,就往外面跑!

    燕持又不能当了众人的面子,驳了叶繁夏的面子,只能自己心里憋着邪火,等众人离开,王秘书将文件放在桌上,才闪身出去。

    “就是觉得有些生气罢了,这种低级的错误也会犯。”燕持伸手捏了捏眉心。

    “合同还没有正式签,发现的也算及时。”

    “合同初稿已经传给那边了,细节可以修改,这牵扯到预算,那边定然会不依不饶。”

    “都得慢慢来,走吧,回办公室,再看看合同!”叶繁夏说着燕持就往办公室走!

    燕持一进去,就看见楚衍已经脱了鞋盘腿坐在自己的沙发上,一想到轩家那乱得可以和猪窝媲美的房间,燕持嘴角就狠狠抽了两下。

    “就是预算出了问题么?那所有围绕预算设计出来的方案都需要重新拟了,时间有些紧。”

    “别急,我和大哥说过了!”

    楚衍这话一出,燕持的脸瞬间黑了!

    “你说什么……”燕持咬牙。

    “我看你这么生气,我怕你把你公司那些人都活剐了,闹出人命,我就和大哥打了个电话,他说没关系,让你慢慢来!”

    “楚衍,我是在谈生意,不是过家家!”燕持伸手扶额,他能不能长点心。

    “你别搞得我像个保持一样,我和大哥说了,他说你们预算错了重新做一遍就好,之前商量好的东西可以不变,就按照原定的进行,你说我为了你都去求我大哥了,你还给我甩脸子!”

    “你刚刚说什么……”燕持忽然觉得幸福来得有些突然。

    “大哥说,我在京都,你们也照顾过我,和你斤斤计较显得他很抠门!”

    可是燕持的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那你们先忙吧,我先和楚楚回去!”燕殊说着扯着楚衍就往外面走!

    叶繁夏将门关上,扭头看着燕持,“我去给你冲杯咖啡。”

    “你先回去吧,合同我自己琢磨一下!”燕持揉了揉额角,有些头疼。

    虽然楚家这么说,不过一个小数点的错误,就需要推翻许多东西,今晚又得熬了。

    叶繁夏跟了他这么久,自然知道他也有自己的骄傲,她端着杯子,深深看了一眼燕持,才往外面走……

    很快是新的预算就发到了燕持的邮箱,数据需要重新整合,这破费功夫,楚家虽然说可以沿用以前的方案,可是细节上还需要多做斟酌,等燕持觉得有些疲惫,已经是夜里一点了!

    整个公司有一大半都在加班,他抬手端起手边的咖啡,已经彻底凉透了。

    他将咖啡喝完,准备重新冲一杯,推门出去,就看见叶繁夏搬了个凳子,坐在王秘书的办公桌旁,王秘书还在敲打着键盘,叶繁夏趴在桌上已经睡着了。

    她的身上裹着一件外套,眉头紧蹙,睡得很不踏实,她的身边和他同款的咖啡杯,已经是已经凉透的咖啡。

    “总……”忽然眼前一大片阴影笼罩过来,王秘书被吓了一跳,惊醒了叶繁夏。

    “做好了么!”叶繁夏下意识的盯着电脑,再抬头看着一脸阴沉的燕持,她起身,有些不自然的看了看他,“工作进行得还顺利么?”

    燕持将咖啡杯扣在王秘书的桌子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这边是一个开放的秘书室,还有三个秘书在加班,被这动静吓了一跳,原本有些睡意也被惊醒了。

    燕持伸手打落叶繁夏身上的外套,“跟我进来!”

    叶繁夏努努嘴,抬脚跟了过去。

    “把门关上!”燕持伸手揉了揉眉心,扭头看着叶繁夏。

    “我不是让你先回去么!”

    “大家都在加班,况且你的工作,本来也都是我的统筹负责,我不在,许多工作他们也做不来!”叶繁夏微微扯了扯嘴角,“进行得怎么样了?”

    “修改了一些方案,现在等着他们给我报预算!”

    “那我们出去吃点东西吧,我晚饭还没吃!”叶繁夏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肚子。

    “叶繁夏,你没吃晚饭!”燕持蹙眉。

    “当时也不太饿,而且忙起来就把这个给忘了!”

    “你……”燕持气结,却又没法朝她发火,倒是把自己的脸给涨红了,叶繁夏扑哧一笑,走过去,握住他的手。

    “生气了?”

    “我不让你加班,让你回去,就是不想让你熬夜,把你身子弄垮了,你自己的体检报告,你心里不清楚么,你的胃都那样了,医生都说了,再这么拖着,你迟早得……”

    “我的身体我知道!”叶繁夏握紧他的手,“走吧,陪我去吃点东西,真的饿了!”

    “叶繁夏,你是存心想把我其实不成,反正最近家里忙,你就留在家里帮忙好了,公司的事情我自己处理,我又不是养不活你,你就别跟着我到处忙活了!”

    “燕持!”叶繁夏的脸色并不太好。

    “把你身体调理好再说!”燕持说着拉着她就往外面走。

    “你不能剥夺我工作的权利!”

    “工作和身体哪个重要!”燕持侧头看着她。

    “我会慢慢调节的!”叶繁夏微微垂着头。

    “走吧,去吃饭!”

    两个人喝了点粥,就回了公司,只是气氛却显得有些异常,两个人心里都怄着一口气,谁都不开口,这弄得粥店的老板想过去说两句话,也不敢。

    两个人匆匆回了公司,叶繁夏直接去了隔间休息,她洗漱出来,燕持就像个黑面神一样站在床边,叶繁夏有些懊恼的扯了扯头发。

    “燕持,我知道你在生什么气!”

    “你知道就好,叶繁夏,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你不需要像以前一样奔波,你可以和熹熹活着小笙一样,做一些自己喜欢不用太辛苦的工作,你自己的身体你不心疼我心疼好么!”

    叶繁夏站在他面前,像个做错事的小孩。

    “繁繁……”燕持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我只是希望你能多注意的身体,知道了么!”

    “嗯!”

    “我会适当减少你的工作量,趁着燕殊和熹熹筹备婚礼的时间,你也好好休息一下。”燕持弯腰,低头吻了吻叶繁夏的发顶,“繁繁,你若是再像上次昏倒,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叶繁夏伸手扯住燕持的衣服,“我会注意的。”

    “我知道你担心我,公司成立这么久,大大小小出过很多次状况,这不都过来了,我没什么事!”燕持抬手帮她掀开被子,“去睡吧!”

    叶繁夏忽然扯住他的衣服,几乎将他整个人拉向自己,燕持的很重,叶繁夏身子往后一仰,直接落在柔软的大床上,两个人齐齐躺下。

    燕持双手撑在叶繁夏颈侧,垂眸看着她。

    “我知道你自己可以解决问题,这一点我从来都不担心,在我心里,你就是无所不能的!”叶繁夏莞尔一笑。

    她的笑容清浅,粉黛未施的小脸,显得素雅清姝。

    她忽然伸手捧住的燕持的脸!

    “我也知道你让我回去,是不想我跟着你担心,跟着你熬夜,可是燕持……”叶繁夏声线抖动,显得有些嘶哑,“从来都是你在为我付出,而我能为你做的不多,陪着你是我能为你做的唯一的事情。”

    “你不需要为我做什么……”燕持伸手抚摸她的小脸。

    “我就想陪着你而已,我也曾经想过,像熹熹或者小笙一样,有自己的事业,只是我发现,我更喜欢待在你身边,就算隔着一道门,最起码我还在陪着你,这就够了。”叶繁夏抬头吻住他的嘴角。

    “大学选修金融,不是因为我真的多么爱钱,因为我想进你的公司,和你待在同一幢大楼里,呼吸着同样的空气,一样的作息时间,那种感觉,就像是我们是在一起……”

    “繁繁……”燕持伸手将她搂在怀中。

    “以前的我没有存款,没有房子,没有车子,我所能拥有的不过是大量的时间,和我这个人而已!”

    “那你就把你的时间……”燕殊喉咙耸动一下,“和你这个人交给我好了!”

    ------题外话------

    好嘛,我决定近期就让燕大少吃肉……

    燕大少:你可算是想到我了,亲妈!

    我:我的心里一直有你,真的!

    燕大少:你觉得我会信么!

    我:我对你的一片真心日月可鉴啊!

    燕大少:在你心里不就是个男配么,呵呵,又不是男主……

    我:呃,我有说过这话?

    燕大少:有文字有真相!

    我:我可能没睡醒!

    燕大少:滚去码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