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49 洁癖的人伤不起

正文 349 洁癖的人伤不起

    ( )燕家的房间格局都是差不多的,所以燕殊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几乎很快就摸到了洗漱间的门,只是里面的很安静,他的手刚刚摸到门把手,耳朵微动。

    他听见有人将房间的门推开了,燕持单手推开门,手中还抱着一摞文件,他看见燕殊的时候,倒是一愣,只是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燕殊忽然伸手直接扯住他的手臂!

    嗯?

    怎么回事?

    这么粗!

    燕持手一抖,文件直接掉在地上!

    燕殊听着动静,手猛然松开,直接往前一推,按在了燕持的胸口!

    燕持心里憋着口气!

    燕殊一只手放在后面领带结处,心下有些诧异,“熹熹?”

    “好摸么?”燕持看着他的手从他的胸口慢慢上移,这个高度明显不对,熹熹没有这么高……

    等燕殊将领带解开,他的手已经摸到了燕持的脖子处,“咳咳……大哥啊……”

    “把你的爪子从我脖子上拿开!”燕持声音压得很低。

    “你没事跑我房间做什么!”

    “你大白天的一个人在房间玩什么s!”燕持伸手抚平被燕殊弄得有些褶皱的衣服,眼中滑过一丝恼怒,看着燕殊的眼睛带着一抹嫌弃。

    “我就不是摸你几下么,至于么,小时候一起去游泳的时候,我都把你……”

    “我是被你拽下水的,并不是我想和你一起游泳!”

    “最后的结果不是差不多么!”燕殊弯腰将燕持的文件捡起来,瞥见了楚氏几个字眼,将文件塞给燕持,“和楚家的案子还没谈妥?”

    “楚衍和他大哥简直是两个极端,一个是小白兔,一个就是老狐狸,真搞不懂这楚家的基因是怎么遗传的。”燕持伸手拿过文件,伸手摸了摸脖子,总觉得哪里不舒服。

    “我身上有没有细菌,你别这么嫌弃行么!”燕殊是实在搞不懂这些有洁癖的人,这若换做当年是大哥去当兵了,他在部队里面可怎么活!

    估计没有被繁重的训练压死,是被洁癖给憋死的。

    “大哥,你知道这个世上面,在学校里,都有一个地方是非常可怕的么!”

    燕持挑眉,“几个意思?”

    “那就是男生宿舍啊!”

    燕持一听这话,捏着文件的手瞬间收紧!

    燕殊笑得十分欢畅,“你还记得那事儿呢!”

    “燕殊,我告诉你,别搞事!”燕持整个人都紧绷起来,燕殊倒是扑哧一笑,看着燕持僵硬着身子从自己房间离开。

    当年燕持考上大学,就在京都,宋一唯为了改一下他洁癖的毛病,就强制要求他住进宿舍,宋一唯是软硬兼施,拖着他去了宿舍,燕持当时也是被激将法激的,也就过去了,一开始去的时候,就他一个,倒是还好……

    他的宿舍加他一共住了四个人,一开始大家都知道燕持身份比较敏感,在一起多有所顾忌,不到两天,就变得肆无忌惮了,加上沉闷的军训,终于在某天燕持军训结束回宿舍洗澡,他看见了一双挂在他床头的臭袜子。

    另外三个人回来,直接爬上床,就开始脱衣服,衣服都是汗,就一股脑儿的往下扔,一只袜子不偏不倚的飘到了燕持脚边!

    “同学,麻烦帮我捡一下!”

    燕持当即扭头出了校门,打了车回家!

    他在宿舍就睡了一晚,宿舍有个人打呼,对他这种有强迫症的人来说,这无疑是致命的,第二天他婉转的和那个同学说了一下,人家大手一挥:“没事,打个呼嘛,慢慢你就习惯了……”

    燕持回去之后,是这么和宋一唯说的!

    “那不是宿舍,是毒气室,你要是不想你儿子早死,就让我搬回来!”

    宋一唯自然不肯,她就是要治治燕持这洁癖,结果他是打死都不去了,用他的话来说,和一群“臭男人”待在一起,简直是等于慢性自杀!

    燕持回到房间,在浴室洗了一个小时,才走了出来,摸了摸脖子,这才觉得舒服了一些,拿着文件坐在床边看了一会儿。

    这楚家那边他是不好下手了,不过楚衍倒是个不错的突破口,不如从他那里下手……

    说着燕持就给楚衍打电话。

    楚衍正在打网游,正玩得高兴,摸过电话:“喂——在玩游戏,非诚勿扰!”

    “我是燕持!”

    楚衍手中的动作顿了一下!

    “卧槽——那个混蛋,啊——”燕持的听筒传来一阵尖叫声,燕持懊恼的揉了揉耳朵,这家伙是准备把自己震死么!“死啦死啦——”

    “哇——怎么回事啊,能不能玩啊……”

    “这不是搞事么,怎么忽然不动了啊,输了……我靠——”

    楚衍拿起一侧的耳机,“不好意思,接了个电话,下一局再继续!”他们玩游戏一直都是开着语音的。

    他将那边的语音切掉,拿起电话,“有事么!”

    “找你有点事情要谈,你在轩陌家?”

    “嗯!”他们正在拉队友,“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燕持和秦浥尘平时都是很忙的人,一个忙着工作,一个忙着陪老婆,瞧不上他这样的闲散人员,忽然找他,倒是让楚衍有些意外。

    “有点事情而已,我现在过去,你别乱走!”

    “成!”

    燕持到了楼下,燕殊正在喝水,“出门?”

    “去轩家?”

    “我和你一起,正无聊!”燕殊是闲不住的那种人。

    当他们到了轩家的时候,发现大门并没有关起来,两个人对视一眼,当他们将门推开的时候,真是结结实实震惊了!

    门口的拖鞋歪七扭八,电视前面放着游戏机,地上桌子上都堆着零食,还有一些残渣散落在地上,燕持顿时有些反胃,一股浓重的食品味道扑面而来。

    燕殊倒是浑不在意,迈腿往里面走。

    “记得把门关上,我这一局完了再和你说,客厅有吃的,你随意!”楚衍听着动静对着外面大吼!

    轩家的别墅是复合型的两层楼,楚衍正在二楼,燕殊抬脚往客厅走,地上散落着各种衣服,地上居然还有低落的酱汁,他没听见身后的动静,扭头看向燕持!

    他双手捏着蓝色的文件,指尖都在颤抖,双脚就像是灌了铅一样,站在原地就是不动了!

    “愣着做什么,进来啊!”

    “这是被打劫了么!”燕持嘴角抽了抽,这让他怎么进去,干脆拿把刀杀了他得了!“我出去等,你把他拽出来!”

    燕持说着逃也似的出了门,将门直接带上。

    轩家的院子中种着各种植物,叫不出名字,不过却都按照一定的顺序排列着,定时修整,十分漂亮,燕持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他刚刚憋着一口气,差点背过气去!

    燕殊已经进了楚衍的卧室,这还没进去,就听见某人骂骂咧咧的声音!

    “卧槽——啊……”楚衍发出一声惨叫,手指正不停的拍打着键盘,嘴巴里面还不停说着话,“我去,还不得被小爷砍死,这个混蛋,还和我玩……”楚衍似乎打完了一局,拿起手边一个易拉罐,就灌了一口,扭头看着站在门口的燕殊:“进来吧,随便坐!”

    “呵呵……”燕殊看着他的卧室,真的是……

    他虽然没有洁癖,不过常年在部队生活,对这些还真的是有些见不惯。

    “不是燕持找我么,怎么你也过来了!”楚衍手指不停的敲打着键盘,燕殊从不知道网游有这么的魔力。

    “他在外面,不肯进来!”

    “外面多晒啊!”楚衍喝了口饮料,见底了,他有些懊恼的将饮料往垃圾桶一扔,没进去。

    易拉罐直接滚落在燕殊脚边,燕殊踮着脚尖,抬脚,将易拉罐直接踢入了垃圾桶。

    “轩陌最近没回来?你怎么把家里折腾成这个样子!”

    “他说最近有个医学会议在他们医院举行,这两天都不回来,明天阿姨就来打扫了,没事。”

    燕殊无奈的摇了摇头。

    “对了,你帮我把阳台上的被子收进来吧!”

    燕殊拧眉,楚衍打游戏,压根连正眼都没看他一下。

    燕殊从阳台将杯子抱进来,在上面发现了一张便签纸!

    轩陌的字。

    轩陌字迹工整,从不潦草,轩家过世的老爷子是出了名的书法家,而轩家奶奶则是著名的中医师,轩陌小时候跟着他们长大,这字里行间都能看出那过硬的书**底,为了避免楚衍看不懂,居然还写了一行因为备注!

    “收被子前拍一下!”落款日期居然是昨天。

    燕殊拍了拍被子,将杯子抱到了楚衍房间。

    “你昨晚怎么睡得!”

    “通宵玩了一夜游戏!”

    燕殊挑眉,这家伙是没人管了,开始放飞自我了么!

    燕殊将被子放在床上,习惯使然,等楚衍回来,就看见他的被子被折叠成了一个豆腐块!

    他的嘴角僵硬了,剧烈的抽了了两下,“其实你不用给我叠的……”

    “换衣服吧,我们出去!”

    楚衍点了点头,换了衣服,简单洗了个头发就出了门。

    燕持坐在院子中,拿着手机刷新闻,看见楚衍出来,微微蹙眉,眼中滑过一丝嫌弃。

    “嘴角还有泡沫!”

    “别在意这些细节!”楚衍擦了擦嘴巴,伸手直接拍了拍燕持的肩膀!

    燕殊清晰的看见燕持整个身子都僵住了。

    “说吧,找我什么事!”

    “我最近和你大哥在合作,我……”

    “哇——燕持,你是不是傻,你怎么想起和我大哥合作了,他就是个吸血鬼啊,他这种人啊,吃人都不吐骨头的,你和他打交道一定要小心一点!”

    “就他的脾气我是很了解的,你别看他对你笑眯眯的,那是笑里藏刀,杀人不眨眼啊,而且他这个人很不好说话,尤其在和你谈生意的时候,我亲眼见过一个地区经理被他骂哭过,那姑娘哭得那叫一个凄惨啊,面对人家如花似玉一个姑娘,他也下得去口,简直丧尽天良啊!”

    “我就和他说吧,他这种人以后就活该单身一辈子,整天就知道工作找人,工作找人……”

    一提到找人的事情,楚衍一拍脑袋,“完蛋了!马丹,大哥要知道我没帮他找人,估计要把我杀了!”

    “你大哥在找人?”燕殊信步走过去。

    “嗯,哎,心好累,忽然不想回去了!”楚衍颓然的坐在院子中的凳子上,“燕持,你想和我说什么来着!”

    燕持本来是想从楚衍这里下手的,听他的描述,这话怎么都开不了口了,伸手敲打着膝盖,想着如何从他大哥手里再抢一个百分点过来。

    “你大哥年纪不小了吧,这么长时间还没结婚?”

    “之前交了个女朋友,后来把人气跑了,真是活该,就他那脾气,谁受得了他!”

    “你大哥很疼你!”

    “我和大哥差了八岁,从我记事开始,就是他在带着我,自然疼我。”

    “你大哥把你带大也真的不容易!”

    “你这话说的,我小时候很听话的,后来大哥接了家里的生意,就没空搭理我了。”楚衍叹了口气,“这人以后干脆和公司结婚好了。”

    另一边

    姜熹和叶繁夏采购了结束之后,叶繁夏直接开车到了咨询室。

    姜熹有一点选择恐惧症,看着这东西,哪个都好看,可是叶繁夏却不是,她的目标很明确,可以随时给姜熹意见,和她一起购物,倒是节省了许多的时间。

    叶繁夏虽然话不是很多,不过做事倒是十分干练,姜熹就是出去抱了一趟东西进来,她就已经将床铺好了,因为空调没有装好,她的脸上都渗出了汗珠。

    “东西放着吧,回头我和燕殊来收拾。”

    “你去把东西都抱上来吧,我正好可以给你收拾一下,也不费力!”叶繁夏不是娇滴滴的姑娘家,这些东西做得手到擒来,以前在酒店打工过,铺床单这些是基本功。

    “那你等会儿,我去把剩下的东西搬进来。”

    车上就剩下两个花瓶而已,姜熹看了看周围,准备去买些冷饮回来。

    买了东西回去的路上,忽然看见了一个有些熟悉的人影。

    这个女人的侧影好像秦夫人啊!

    这个秦夫人包养得非常好,而且很会打扮,那腰肢袅娜纤细,透着一股别样的风情,她长得十分漂亮,看得出来年轻时候定然是个美人,她衣着华贵,和这个地方格格不入,尤其是耳朵上那硕大的宝石耳环,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就是想不惹人注意都难。

    她的神色匆匆,没有开车,快步进了一个小巷子里面,因为太阳很大,巷子很深,漆黑一片,根本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

    这个地方比较偏僻,她一个人来这种地方做什么啊。

    姜熹耸了耸肩,管这些做什么,回去再说!

    姜熹和叶繁夏在咨询室坐了一会儿,将冷饮喝完才离开。

    出租屋

    孙静闲低头看着手机中的地址,看了看门牌号,是吻合的。

    她抬手,刚刚准备敲门,手放在门面,门就被推开了,一进门看见穿着一身蕾丝连衣裙的白露!

    一头长发,除却看起来比之前稍微纤瘦了一些除外,整个人没有一丝不正常。

    她侧头看着孙静闲,白露长了一张十分漂亮的脸蛋,穿着漂亮的粉色蕾丝,长发披肩,眯着眸子注视孙静闲,孙静闲捏着挎包肩带,气得浑身乱颤。

    还真是她!

    她收到短信,抱着怀疑的态度过来,没想到居然真的是她。

    “秦夫人请坐,我帮您充了一些咖啡,之前听圣哲说您很喜欢喝蓝山,这个咖啡不错,您可以来尝尝!”

    孙静闲反手将门关上,那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了异常清脆的声响,那眼神带着一丝怨毒,直勾勾的朝着白露走过去,她的步伐很大,耳朵上那硕大的宝石耳环不断晃动,感觉随时会掉下来一般。

    “秦夫人,您请……”白露伸手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哗啦——”

    孙静闲直接端起面前的咖啡,朝着白露的脸泼过去!

    白露倒吸一口凉气,也没躲避,咖啡渍不偏不倚的倒在她的头发上,脸上,衣服上……

    她拿起面前的面纸擦了擦脸。

    咖啡渍不断从她的头发上往下滴,白露兀自一笑,看着自己脏兮兮的衣服,忽然张嘴舔了舔嘴角的咖啡渍:“味道是真的不错,你不尝尝,真的可惜了!”

    “贱人,这一切都是你设计好的!”孙静闲将说中的咖啡杯直接摔在地上,裂了一地的瓷片。

    白露并不否认,她只是擦拭着脸上的咖啡渍,嘴角那抹淡笑,就像是在嘲弄孙静闲,气得她浑身发抖。

    孙静闲伸手就去拉扯白露!

    却被白露一把甩开!

    “滚开!”

    孙静闲被她一推,踩到瓷片上,差点摔倒。

    她死死捏着手中的包,“我就说你这个女人不简单,当时我在医院,你不声不响的,我还以为你是个聪明人,没想到你居然敢在背后捅刀子,白露,你真是活腻了!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我儿子的一个玩物罢了!”

    “玩物?”白露有抽出面纸,擦着头发上的咖啡渍,浑身粘腻腻的,十分不舒服。

    “秦夫人,我想你现在是搞错状况了吧!”白露伸手擦着咖啡渍,“现在是我在玩你的儿子,他玩了我这么长时间,也该换换角色了吧!”

    “你居然敢谎称被人绑架,白露,我真是小看你了,说你,你要多少钱!”孙静闲说着从包中摸出几张卡,直接摔在白露身上,“够不够!你这样的女人我看多了,不就是要钱么,我给你,我特么的给你……”

    卡甩在白露脸上,生疼!

    “秦夫人,每次都是这招,您能不能换个花样!”白露不屑的一笑。“这样把钱甩在人的脸上,你的心里是不是很爽!”

    “我现在就打电话叫警察,让他们过来抓人!”

    白露上前一步,直接从孙静闲手中夺过手机,“你居然敢抢我的手机!”

    “秦夫人,你要搞清楚,你儿子现在是绑架我的嫌疑犯,只有我才能救你儿子!”

    “这一切都是你搞出来的花样,我现在就要报警,我要告诉所有人真相,揭穿你这个女人的真面目,太恶毒了!”孙静闲说着就要去夺手机。

    “秦夫人,那个手机上面的聊天记录,警察很快就会知道,是你和我发的,到时候要进去的人可就要变成你了!”

    “白露!”孙静闲的手一抖,“你怎么知道!”

    “我跟了秦圣哲这么久,这个男人是个什么尿性的,我能不清楚么,那种话他根本说不出来,他只会用钱解决女人的问题,那口气不是你还能是谁,到时候他们一查,就会发现,你才是绑架我的疑犯,高高在上的秦夫人变成人人唾弃的嫌疑犯,秦夫人,这样真的好么!”

    “我现在就报警,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

    孙静闲抬手去夺手机!

    两个女人力气都不大,孙静闲自然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只是她没想到白露居然中途收回了手,她整个人直接跌在碎裂的咖啡杯上,手臂大腿瞬间被划出了几道口子,鲜血不断往外面流。

    “秦夫人,你这是准备杀了我么!”

    “你……”孙静闲看到血,心跳瞬间漏了半拍!

    ------题外话------

    我大学的时候,有个室友,就有轻微的洁癖和强迫症,不过她的那个都是轻微的,但是但凡有隔壁宿舍的人来我们宿舍借厕所,她立马就去买消毒水,一个人砸厕所洗刷刷……洗个半天。

    不过还有一点比较好的就是她见不得我们把自己衣柜弄得乱七八糟的,然后就会提出帮我们收拾,哈哈,她实在看不下去了,所以每个月定期给我收拾衣柜……

    推文:帝歌《幸孕重生之日日撩妻》

    楚未晞一不小心在车里睡了个男人,却被男人用枪拍着脸,威胁道:“我给你两条路,要么你现在跟我回家,咱俩来日方长。要么…”

    男人手里拽着她薄薄的衣裙,利眸闪着狡黠,优哉游哉地道:“你就裸奔下车吧!”

    她:“…”

    遇到这种情况,你是裸奔下车,还是跟他回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