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48 狂犬病发作,戏耍燕殊(二更)

正文 348 狂犬病发作,戏耍燕殊(二更)

    ( )婚礼现场

    这战北捷是在原地愣了好半天,这指着莫雅澜,还是满眼的难以置信!

    “不是吧,他家难不成狂犬疫苗也打不起了么,怎么就……”战北捷嘴角猛地抽搐了两下,“我家的大黑应该有打针的……”

    “应该?”燕殊轻笑,“那她怎么就忽然发狂了!”

    “难道自己没打狂犬疫苗?”沈廷煊拧眉。ge

    燕殊嘴角扬起一抹嘲弄的笑意,自从沈安安出事之后,她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的被咬的伤口啊。

    而此刻媒体记者,一见到莫雅澜,举着相机,就朝着她一顿狂拍,莫雅澜就像是忽然受惊了一样,你忽然起来的快门声,还有那不断闪烁的光点,让她的情绪又一次接近癫狂!

    她伸手捂住眼睛,试图遮挡面前不断闪烁的光电,她此刻眼前全部都是此起彼伏的光点,晃的她眼睛疼,头疼得像是要炸开一样。

    “啊——”莫雅澜伸手握住脑袋,而耳边不断传来快门声,对她来说,就是一种变相的凌迟!

    “都别拍了,别拍——”沈广平挡在莫雅澜的面前。

    沈廷煊插在口袋中的手猛然收紧。

    嘴角扬起了一抹嘲弄的弧度。

    恶人自有天收拾,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

    “雅澜,雅澜,你冷静一点……”沈广平试图通过呼唤,来平息她此刻躁动不安的内心。

    莫雅澜却跟班不管不住,直接将面前的人推开,她就像是发疯一样,疯狂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忽然瞥见不远处一个白白的光电,她的眼睛露出了一丝极致疯狂的光,居然朝着那边就扑了过去!

    沈安安惊恐的睁大眼睛,她试图呼喊什么,可是什么都叫不出来!

    沈老太太忽然直接挡在了沈安安面前!

    “雅澜……”

    莫雅澜有些怔愣的盯着面前的女人。

    “你在做什么……”沈老太太示意跟着她跑出来的女人快点过来将她拖走!

    “啊——”莫雅澜忽然大叫一声!

    “啪——”沈老太太一巴掌呼过去!

    众人到底吸一口凉气!

    莫雅澜整个人都是懵的,她的身体是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的,她现在整个大脑都是晕晕沌沌的状态!

    “狂犬病人会出现三怕现象,水声,光,风声,都会强烈刺激他们的感官,他们对着这些东西的反应会十分强烈。”姜熹的语气平静,莫雅澜那模样癫狂到已经失去了理智。

    “狂犬病……”燕笙歌默念着这个名词,寻常他们只是听过,不过却从未见过狂犬病人,现在科技发达,只要是被狗咬了,都会去注射疫苗,这完全是可以避免的。

    所以他们总觉得狂犬病是距离自己很遥远的。

    “之前我在学校的时候,有人专门找我的老师去看一个病人,我是跟着去学习的,他们只说这个人这段时间十分的烦躁焦虑,甚至出现了一些恐惧不安的情形,以为是得了什么心理疾病,准备让我的老师去做心理疏导,后来才发现,是狂犬病,这种病潜伏期最长的可以有几年,不过也可以只有几天,并没有规律可循!”

    “而且……”姜熹顿了一下,“狂犬病到了后期,会出现许多并发症,这些都十分致命,狂犬病最典型的症状就是恐水,这人离开了水,能活多久!”

    “不能治愈?”燕笙歌侧头看着姜熹。

    “有一句话,不知道你们听过没‘狂犬病治不好,治好的不是狂犬病’!”

    周围听了这话的人,忽然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原则上来说,这种病只能预防,治疗的话……”姜熹无奈的摇头,“几率渺茫!”

    莫雅澜被沈老太太这一巴掌打过去,整个人似乎有些懵,她的嘴巴哆哆嗦嗦的,身子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

    “雅澜,你给我清醒一点!”沈老太太怎么忍心看着自己的侄女变成这般模样,她痛心的伸手按住莫雅澜的肩膀!

    而莫雅澜有些茫然的看了她一样,忽然直接伸手将她推开!

    “啊——”沈老太太那佝偻的身子直接飞了出去!

    撞到了一侧椅子上,脑袋被磕了一下,整个人疼得差点昏死过去!

    “老伴儿……”沈老爷子直接丢掉拐杖跑过去,沈老太太疼得呼吸急促,有血从鼻子处缓缓流出来。

    “快点叫救护车!”

    “夫人——”两个女人已经按住了莫雅澜。

    可是他们的力气实在是太小,根本制服不了一个发狂的女人,莫雅澜直接一脚踹在了沈安安的轮椅上,沈安安惊恐的看着莫雅澜!

    从小到大莫雅澜都是最疼她的,而现在的莫雅澜的眼神很恐怖,就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般,她的腿使劲的蹬着,她想要逃离这里,可是她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看着莫雅澜一下一下的踹着轮椅,发出了刺耳的声响!

    “雅澜,你疯了么,那是安安……安安啊——”沈广平从后面抱住莫雅澜,莫雅澜现在根本认不出面前的人是谁,她只想通过发泄,让自己更加舒服一些!

    她直接张嘴就准备咬沈广平横在自己面前的胳膊!

    幸亏沈广平眼疾手快,不然这一口下去,估计肉都能被咬下来!

    而莫雅澜趁机挣脱了沈广平的束缚,直接抬脚,就朝着沈安安的轮椅踹过去!

    沈安安怕极了,她的轮子是固定的,根本动弹不得,她忽然觉得身子往后一仰,整个人直直的往后面栽过去!

    “安安——”

    沈广平大吼一声,沈安安的脑袋已经重重的砸在了大理石地面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配合着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众人目瞪口呆,这沈夫人是真的疯了么!

    居然对自己的女儿下手!

    而此刻莫雅澜就如同疯子一般,朝着人群冲过去,拿着看见什么都要砸,俨然就是个精神病!

    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从里面传来。

    莫雅澜是朝着门口冲过去的,那边的光源最为强烈,她想要将那个东西破坏了,因为她看得眼睛疼,她抬起凳子就朝着门口砸过去,她的眼里只有那些忽明忽暗的光点,哪里能看见周围的人啊,她只是遵循着内心的那一点原始冲动罢了!

    而此刻一个凳子直直的朝着秦浥尘扑面而来!

    “浥尘……”

    “躲开——”战北捷忽然喊了一声,直接抬脚踹了过去。

    凳子直接朝着另一侧飞过去,砸在墙壁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周围的人叫得更加大声,战北捷刚刚准备出手的时候,一个人影从他面前闪了过去,挡在了他的面前。

    莫雅澜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前的是谁,她只是想要将面前的所有碍事的障碍都清除了。

    “沈廷煊,你小心一点!”战北捷话音未落,沈廷煊已经按住了莫雅澜的胳膊!

    “啊——”莫雅澜大叫一声,拿起手边的东西就朝着沈廷煊砸过去。

    沈廷煊直接跳脚直接踹在了莫雅澜的腿弯处,莫雅澜尖叫一声,整个人身子一软,直接被沈廷煊按在了地上面,她使劲扭动着身子,嘴巴里面说着他们听不清楚的话。

    她的指甲尖锐而又细长,朝着沈廷煊的脸就抓过去,沈廷煊微微仰头躲避,莫雅澜趁机就要挣脱,而此刻战北捷从后面直接扶住了沈廷煊的后背,一抬脚,直接踹在了莫雅澜的腹部!

    “不要……”沈广平大吼一声,可是莫雅澜已经被战北捷踹在了地上!

    战北捷伸手抖了抖裤腿,这一脚下去,莫雅澜就是喊叫的声音都微弱了许多,基本上是叫不出声音了,她跪在地上,双手施施捂住腹部,弓着身子,整个人像是一只虾子蜷曲在一起,从喉咙处发出了尖细的哽咽声。

    身子忽然剧烈的抽搐起来!

    “赶紧把她带下去绑起来……”沈老爷子大声喊道。

    众人这才上去将莫雅澜扶起来,直接拖到了后面。

    沈广平看着自己的妻子被拖走,他的双手微微举着,他想要试图将她拉起来,却被一侧的沈老爷子拽住了衣服!

    忽然感觉到一道灼热的视线看向自己,沈广平下意识的抬头看过去,父子两个人之间隔了一个长长的红毯过道,却像是隔了好几个银河。

    沈廷煊嘴角扯起一抹嘲弄的笑!

    他还没出手,这莫雅澜已经变成了这般模样,真是报应!

    沈广平自然能够读懂他话中的意思,面对这个儿子,他有许多话想说,这段时间他也想了许多,可是看到他,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如鲠在喉。

    疼得他眼睛发涩。

    秦家人也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不知所措,知道救护车来了,将沈安安和沈家老太太拖走了,众人似乎才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中抽身出来,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大家陆陆续续的往往外面走,经过两场闹剧,秦家本来还打算借着婚礼的名义,给秦圣哲正名来着,没想到却以这样的方式收场。

    秦振理夫妇陆续送宾客出去,不远处一直在等着信号的人一直没有收到信息,这不是说好了十二点准时放礼炮的么,怎么还是没动静!

    再一抬头,这宾客怎么都出来了,那人愣了一下,随即将礼炮点燃!

    随着轰鸣的礼炮声在天空中响起,众人的心也随之跳动起来。

    这礼炮就是对这场婚礼最犀利的嘲弄。

    大家一哄而散,现场显得很是混乱,等到人走得差不多了,秦浥尘才扶起燕笙歌往外面走。

    秦序羽一直由保姆带着在后面吃东西,这会儿也走了出来!

    “爹地,该吃饭了……”保姆知道前面闹出了动静,愣是不敢将小少爷往前面带,看众人都走了,这才带他出来。

    “今天舅舅请客,我们去外面吃!”燕殊直接从后面将秦序羽一下子扛在了自己肩头。

    “人家的喜糖还没吃呢!”秦序羽歪着脑袋。

    “待会儿舅舅给你买糖吃!”

    “二哥,你别把他举着,太危险了!”

    “没事。”燕殊笑了笑,“我有分寸的!”

    姜熹看着他们甥舅的互动,心头不禁一动,也下意识的瞥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平常宋一唯总是开玩笑的和她说尽快生个宝宝,她倒也没有多么的急切,这看见燕殊和秦序羽的互动,她的心里忍不住也开始期待起来。

    燕殊很喜欢小孩子,他们的宝宝应该会很可爱吧。

    只是真的当他们的孩子出生之后,姜熹的这一切美好的幻想就瞬间破灭了!

    那哪里是可爱,简直能用可怕来形容好么,最主要的是,除却燕持家的孩子是免不了要和他碰面之外,这秦序羽见了都得躲着他家孩子,姜熹有时候就在感慨,为什么别人的孩子都那么可爱,他家的怎么就……

    他们一群人刚刚出了会场,就看见两辆警车停在了会场门口,李询穿着一身警服从车上快步下来,和燕殊等人打了个招呼,就直接朝着里面走!

    “李队长,您来这里做什么……”这秦家人现在看见警察都生出了一抹恐慌。

    “不好意思秦夫人,我们现在有足够的理由对秦二少实施拘捕!”李询示意身后的警察过去将秦圣哲带过来!

    “凭什么啊,刚刚保释出来,你们凭什么抓人!”

    “我们刚刚找到了白露的手机,在她的手机里面,我们发现了她和令公子的聊天记录,那上面秦二少明确说了,要白露老实一点,不然会对她不客气,而且白露并未做出为什么威胁他的事情,这般警告让我们实在不得不怀疑……”

    “你在说什么啊,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聊天记录,我根本就没有和她聊过这些东西,你们放开我……”秦圣哲刚刚被白露的父亲打了一顿,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他的反抗都是徒劳。

    “就在她出院的当天晚上,你们在微信上的聊天记录,那上面明确说了,她希望你放过她的父亲,可是你并未搭理她,并且方言让她离开京都,否则对她不客气,我们从各个渠道打听,都没有白露离开京都的记录,我们有理由怀疑她的失踪和你有关系……”

    “你们胡说,我根本就没有和他聊天,你们放开我啊,喂——”

    “有什么话,我们回警局再说!带走!”

    秦振理是恨得咬牙切齿!

    “逆子啊——”他气得直拍桌子,而孙静闲眼神有些恍惚,姜熹等人就在礼堂门口,姜熹侧头打量着孙静闲,盯着她看了许久。

    孙静闲忽然抬头,视线和姜熹相撞,忽然别开了眼睛。

    “舅妈,快走啊,吃饭啦——”秦序羽扭头喊姜熹。

    姜熹应声追了上去。

    “怎么了?在看什么!”燕殊低头对着姜熹一笑。

    “没什么?”

    孙静闲整个人都很不对劲。

    燕笙歌身体不太舒服,饭也没吃几口就匆匆回家去了,燕殊和姜熹回去之后,姜熹回房换衣服,燕殊则去了书房,和燕老爷子说了一下婚礼的情况。

    等他进入房间之后,姜熹一只手按着毛巾擦头发,可是这神情却有些恍惚。

    燕殊从后面直接抽出毛巾,给她搓揉着头发,“发什么呆啊?”

    “刚刚李队长将秦圣哲带走的时候,孙静闲整个人都显得很不对劲,她双脚都向外打开,而且双手局促不安的搓动着衣服,眼睛更是一直躲闪,似乎很怕和李队长对视,等到秦圣哲被警察压住的时候,她的双手抱胸,呈现出了一种保护性的姿态,她书在躲闪着什么,就是自己的儿子被带走,他都没有看一眼!”

    燕殊扑哧一笑,“人家的事你操心这么多做什么!”燕殊直接拉着她走到梳妆台前,“我给你吹吹头发!”

    姜熹点了点头!

    房间里很快想起了吹风机工作的呜咽声。

    燕殊的个子太高,他要给姜熹吹头发,必须得弓着身子,他的双腿微微屈着,修长的手指从她的发丝中缓慢地穿过,她还记得前几日他第一次给自己吹头发,这家伙没轻没重的,愣是给自己扯掉了好几根头发,现在动作倒是熟稔了许多。

    “差不多了!”

    头发吹到半干,姜熹拿起梳子把头发梳通,起身准备离开,燕殊却忽然抬手,将她整个人往梳妆台上一抬。

    她的身子忽然腾空,整个人坐在了梳妆台上,后背贴在镜子上,很冰。

    燕殊单膝跪在前面的凳子上,伸手捏住姜熹的下巴,张嘴含住了她的嘴唇。

    这个吻来得异常轻柔,就如同春风吹过一般,轻柔得像是羽毛。

    燕殊用他的虎牙熹熹啃咬着姜熹的嘴唇,整整酥麻感从嘴唇蔓延到她的全身,她伸手抱住燕殊的脖子,张开嘴唇,贝齿咬住他的嘴唇。

    “嘶——”燕殊有些吃痛,“熹熹,你学坏了!”

    姜熹扑哧一笑,“我还有更坏的!”

    “什么……”燕殊眸子变得越发深,姜熹直接松开挂在燕殊脖子上面的手,伸手将他推开,燕殊往后退了两步,姜熹坐在梳妆台上,伸手将被她撩起的裙子放下,她的现在穿着睡裙,这衣服还是燕笙歌送的。

    冰蓝色吊带水群,堪堪遮住臀部,露出了那双白嫩修长的长腿,姜熹的猫眼从燕殊身上一扫而过,直接从梳妆台上跳下来,她伸手将裙子往下拉了一下,可是上面就露了出来,春光乍现。

    看得姜熹眼睛发热,姜熹侧头整理肩带,长发从一侧垂落,落在胸部,肤白胜雪,在黑发下,若隐若现,显得越发勾人。

    “熹熹……”燕殊喉咙干涩,他上前一步,这还没有动作,姜熹就直接伸手扯住了他的领带。

    因为要参加婚礼,燕殊今天破天荒的打了一条暗红色的领带,姜熹细长的手指勾住领带,在之间萦绕。

    她的手指很细,那枚银色的戒指被镀上了一层晦暗的光,燕殊的目光一直紧紧盯着她的手指。

    领带全部缠绕在她的手上,姜熹忽然一扯,两个人的距离瞬间拉近。

    燕殊只要微微倾身,就能够吻到她的嘴唇,他微微张嘴,姜熹微微侧头,两个人的嘴唇擦过,他只闻到从她口中散发出来的一缕香。

    姜熹忽然伸手慢慢解开他的领带。

    “你急什么,我们慢慢来……”

    燕殊的领带挂在他的脖子上,姜熹双手拉扯着领带的两头,将他往床上带!

    燕殊的脑子里一瞬间略过了许多的画面,难不成熹熹开窍了,说实在的,他还是很心动的。

    姜熹一把将他推到了床上,这床柔软而又馨香,姜熹半跪在床上,冲着燕殊笑得十分灿烂。

    燕殊伸手按住她不盈一握的纤腰。

    “熹熹……”

    “嗯——”姜熹伸手拨开肩带。

    燕殊只觉得眸子有些发紧,视线焦灼,再也移不开了。

    “快点儿!”

    姜熹只是一笑,“快点什么啊!”

    “你知道的!”燕殊伸手就准备翻身将姜熹压住!

    姜熹却直接伸手用领带蒙住了燕殊的眼睛,“熹熹……”

    燕殊这心里有一丝兴奋,甚至有一丝难以言说的兴奋!

    “怎么了……”姜熹的声音就在他的耳侧,吐气如兰,嘴唇若有似无的摩擦着他的耳垂,让他有些崩溃,这女人就不能快点么,这是要憋死他啊!

    她的身体压在自己的身上,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女人那软若无骨的身体。

    “别急嘛……”姜熹伸手将领带系好。

    “熹熹……”

    “我脱衣服,你别着急!”姜熹起身离开,看着燕殊的手还在半空挥舞着,她直接脱掉衣服,转而拿起放在一侧的衣服穿上……

    “熹熹……”

    “马上好!”

    “快点!”

    “嗯!”

    姜熹和叶繁夏约好了,她会早点下班回来,陪她去购置咨询室用的东西,姜熹那有空和他纠缠!

    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叶繁夏显然已经到家了。

    燕殊忽然听见了开门声,他还以为姜熹去了洗手间,这个房间的房门和洗漱间的门只隔了半米的距离,燕殊忽然从床上坐起来,“熹熹……”

    燕持送叶繁夏回来,抱了一摞文件回来,姜熹匆忙和他打招呼,将门关上,燕持却瞥见一条红色领带飘过……

    “嗯?”怎么回事?

    ------题外话------

    所以说嘛,燕小二这种人,就是活该,欠收拾,整天脑子都在想什么,思想极其不端正!

    燕小二:我想什么了,你说!(掂砖头)

    我:(n_n)~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燕小二:没听过那句话么?

    我:什么?

    燕小二:能动手解决的,就别瞎bb……

    我:咕~(╯﹏╰)b忧桑,我可是你亲妈!

    燕小二:亲爸也不管用,我思想不端正?好像你的思想很端正一样!

    我:我可是一个积极进步的好青年!

    燕小二:网上说92年的已经算是中年人了,大妈!还好青年!

    我:(╯‵□′)╯︵┻━┻那你就是老年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