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47 畜生,你还我女儿

正文 347 畜生,你还我女儿

    ( )自从爆出了秦圣哲和沈安安在活色生香的照片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沈安安,人们对她的了解仅仅局限于她出了车祸,双臂受伤,喉部受损,却无人知道,她会变成今天这个模样。%d7%cf%d3%c4%b8%f3

    随着悠扬的婚礼进行曲响起,一阵不和谐的车轮碾压声响了起来。

    所有人都扭头看过去,沈安安头上蒙着白色的面纱,却依稀能够看见她的脸,沈广平一身黑色的铁黑色的西装,面色冷峻而又严肃,尤其是他眼睛的余光瞥见一侧的沈廷煊时。

    推着轮椅的手微微发抖,却更加有力的攥紧扶手。

    众人都没想到新娘会以这样的方式出场,隔了许久,被分割在后排的记者才举起相机。

    沈安安本来身材就娇小,现在真的可以用骨瘦如柴来形容,包裹在婚纱下的身子,可以很明显的看见脖子上的伤痕,虽然有一块白缎包裹着,却依稀可以瘦得可以分辨出喉部骨头的形状。

    她的手垂在腿上,一动不动,长袖蕾丝婚纱,将她整个人两侧手臂都包裹起来,因为抬手,手肘的骨节显得异常突出。

    面纱下的颧骨,凉薄的嘴唇,那双阴鸷的眸子,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因为坐着轮椅,她的婚纱只到脚踝部位,可以清晰的看见那纤细的脚脖子。

    一个人怎么可以瘦成这般模样!

    就像个干瘦的洋娃娃,了无生气。

    秦圣哲也是在去医院之后,第一次见到沈安安,她的眼睛阴冷得像是要将他吃掉一般,他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差点撞翻了一侧的花环布景。

    “现在我们美丽的新娘已经在她父亲的陪同下缓缓向我们走来,希望大家给这对新人一点掌声……”主持人笑道。

    这种场景却让人觉得分外诡异。

    “新郎,快去接你的新娘子啊!”身侧的工作人员提醒秦圣哲。

    秦圣哲怕极了那双眼睛,因为暴瘦眼球往外凸起,就像是淬了毒药一样,恶毒而又狰狞。

    “咳咳……”秦振理咳嗽一声,秦圣哲才缓缓走过去,从后面推过了轮椅。

    随着婚礼的进行,秦圣哲要伸手掀开她头上的白纱,他的手哆哆嗦嗦的放在白纱边上,两个人已经靠得很近了,可是秦圣哲却感觉不到她的一丝呼吸,若不是她的那双眼睛不停的转动着,秦圣哲甚至会有一种错觉,和他结婚的,应该是个死人。

    随着白纱被掀起来,神父笑了笑,“现在你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沈安安现在恨不得将眼前的男人一刀宰了,他的靠近,简直让她恶心至极。

    而秦圣哲也是如此,他的双手支撑在轮椅两侧,捏紧扶手,却无论如何都下不去口。

    “新郎……”神父出声提醒。

    秦圣哲缓缓靠近沈安安,他似乎可以闻见她身上面的**味道。

    秦圣哲自己也是从医院匆忙赶过来,这些天也是食不下咽,对着这张脸,他忽然捂住了嘴巴,扭过头就跑!

    “呕——”

    众人哑然!

    而这一群人中,燕笙歌的反应最大,她本来就到了应该孕吐的时候,之前也就是有些恶心干呕而已,这看见秦圣哲忽然扶住后面的墙壁,做出呕吐的模样,她忍不住捂住了嘴巴。

    起身就往外面走。

    “小笙……”姜熹刚刚准备追出去,秦浥尘就已经跑了出去!

    燕笙歌脚步有些虚浮,趔趔趄趄的扶住墙壁,外面还有记者,几个记者伸手扶住了燕笙歌。

    “秦夫人,您怎么样?”

    燕笙歌摆了摆手,一双大手已经从后面搂住了她的腰。

    “笙笙……”

    “我不……呕——”燕笙歌跑到一侧的墙边,吐了好一会儿,脸色煞白,却什么都没有吐出来,胃部却比折腾得分外难受。

    “你在这边等我一下,我去给你倒杯水漱漱口。”秦浥尘扶着燕笙歌坐在外面的凳子上。

    他刚刚转身差点撞到了迎面冲过来的两个人!

    他们似乎根本不认识秦浥尘,怒气冲冲的往里面走。

    “赶紧拍照,这不是白露的父母么!”

    男人穿着浅蓝色的短袖,洗得发白的牛仔裤,而女人则是一件花裙子,踩着黑色的凉鞋,头发都已经黑银交加,步履匆忙,后面还跟着几个保安。

    燕笙歌虚弱的靠在一侧看着两个人冲进了会场,里面立刻传来一阵疾风骤雨般的咒骂声。

    会场整个安静下来,那尖锐刻薄的声音带着回响,即使在外面,也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秦浥尘已经倒了杯温水过来,“漱口。”

    燕笙歌点了点头,之前生秦序羽的时候,燕笙歌基本没有什么孕吐的反应,所以这忽然开始孕吐,让她觉得很不舒服,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让秦浥尘心疼不已。

    白露的父亲是最激动的,直接冲到了台前,当时只有沈安安在,他直接上去就是一巴掌!

    将沈安安直接掀翻在地!

    伴随着轮椅倒地发出的清脆声响,会场顿时响起了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我靠,这么劲爆,这是准备干嘛,杀人么!”战北捷直接从位置上站起来。

    沈廷煊伸手扯了扯他的衣服,“你能坐下么!”

    “坐得太靠后,看得不清楚!”

    “别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沈廷煊冷哼。

    “我说廷煊,你是见过什么大场面,回头和我说说。”战北捷一乐。

    只是这人开玩笑的时候,十足像个地痞流氓,这一点让沈廷煊很是费解,轩陌是翩翩佳公子,燕持则是高冷腹黑,燕殊吧,虽然比较混蛋,不过人家最起码平时端着一点,这战北捷怎么就越看越流气呢。

    “你还我女儿,把我女人还回来!”这男人被逼得急了,抬脚,就朝着沈安安踹过去。

    后面的沈广平和秦振理已经过去一把抱住了男人。

    “你冷静一点!保安——”沈广平冲着后面大吼。

    保安随即冲了过来,一把将男人按住!

    “给我带下去,报警,报警——”秦振理大吼!

    “放开我,放开……”男人就像是发狂一样,疯狂的扭动着身子,这任凭着保安力气再大,也拗不过一个要发疯的男人啊!

    这手一滑,男人的半边身子就冲了出去!

    “你们这群衣冠禽兽,还我女儿,你们把我女儿弄到哪里去了!”男人声嘶力竭的大声叫嚣着。

    姜熹微微拧起眉头,“看样子这婚礼是办不下去了。”

    燕殊随手搭着姜熹的肩膀,他只是没想到这白露的父亲倒是很厉害,她的母亲瑟瑟缩缩的,显然还有些惧意,不过对于一个失去孩子的夫妇来说,他们就是做出再过激的举动,旁人也不会说什么。

    沈安安整个人斜躺在地上,她的双手没有一点力气,她努力的想要站起来,却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孙静闲快步走过去,艰难的将沈安安扶起来,她的力气太小,只能扭头看向一侧的秦圣哲:“圣哲,快点过来!”

    秦圣哲一看见白露的父母,顿时有些慌了神,他吓得脸色惨白,往后退了两步,可是白露的父亲一见到秦圣哲,不知道从哪里迸发出来的力量,直接推开了保安,朝着秦圣哲就冲了过去。

    秦圣哲双手扶着墙,只看见一个男人面目狰狞的朝着自己冲过来,等他反应过来,脸上已经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这男人似乎觉得打得不过瘾,居然直接抬脚就踹过去!

    “你这个畜生,你还敢出现,你把我女儿弄哪儿去了,你说啊,畜生,猪狗不如的狗东西……”

    “你这个疯子,你放开我!”男人的拳脚,就像是雨点一般落下来,对于一个整天知道吃喝玩乐的富家公子来说,他根本不是这个中年男人的对手。

    “畜生,你说话啊,你把我女儿弄哪里去了!啊——”

    “我告诉你,如果我的女儿出了一点事情,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居然还有脸和别的女人结婚,是不是就是为了那个女人,所以你才把我的女儿藏起来的!”

    “小露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秦圣哲也是被逼急了,忽然伸手将面前的男人一把推开!

    男人趔趄了两下,直接跌坐在地上!

    “小露他爸!”一直在后面低声抽泣的女人,直接跑过去,扶起自己的丈夫!

    “简直胡闹,你们都是死人么,还不赶紧将人给我带下去!”秦振理气急败坏。

    保安想要上去阻拦,那个男人却面目狰狞的指着对面的一群人:“你们若是谁敢碰我,我今天就一头撞死在这里!”

    保安面面相觑,忽然也不敢上前了,这若是闹出了人命了,可不是说着玩的。

    “安安……”沈广平过去扶起沈安安,顺手将轮椅扶起来,将她抱到轮椅上面,沈安安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她的脸肿得像个馒头。

    “葛先生,你女人失踪我们也很痛心,可是她的失踪和我们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现在警方已经在查了,您若是要等消息,到可以去警局等!”孙静闲开口。

    “你们秦家家大业大,你们要是想弄死我们,不是轻而易举的么!”白露的母亲哽咽着喉咙。

    “你们欺负了我丈夫还不够,现在还把我女儿给弄没了,你们到底要怎么样,我女儿是做得不对,你儿子又是什么好人,现在就为了娶这么个女人,你么居然把一个大活人弄没了,你们这些人统统都不得好死!”

    一直都未曾说话的沈老爷子身子一凛,身侧的沈老太太握紧他的手。

    这女人是说者无心,可是在他听来,却像是一种变相的凌迟。

    就如同当年沈广平的婚事一样,何尝不是一种造孽呢!

    所以现在遭到了报应。

    “我都说了,你女儿和我们家没有半点关系,你们若是再这么胡闹,我就报警了!”秦振理气得脸色铁青。

    “抓吧,反正你们早就想把我们一家人都弄死了,来啊……”

    这个男人压根就是在胡搅蛮缠,最主要的是,这秦家现在也没有证据说白露的失踪和他们毫无关系,反驳的没有一丝底气。

    “你们不就是想让自己的儿子娶了这官家小姐么,我打听过了,以前总觉得政治联姻都是说着玩的,没想到今天见到真的了,娶了这样的女人能回去干嘛,肯定是这秦圣哲把我姑娘害成这样的,不然怎么可能娶这样的女人!”

    众人骇然,这女人都在胡说什么!

    不过沈家人的脸色倒是越发难看。

    “这沈安安真是躺着也中枪。”沈廷煊轻笑。

    “你们秦家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一定会遭到报应的,就算不报应你们身上,也会报应在你们的子子孙孙身上面!”

    女人说话掷地有声。

    秦浥尘此刻扶着燕笙歌就站在门口,燕笙歌脸色发白,显得尤其难看。

    秦浥尘脸色寡淡,却也不说什么,自从爷爷过世之后,除却秦家赋予的这个姓氏,他和秦家却无半分瓜葛。

    这话在他听来,倒也不痛不痒。

    “这女人嘴巴倒是挺毒的,瞧着孙静闲和秦振理的脸色都变了!”战北捷立刻让出自己的位置,让燕笙歌坐下。

    “我说了,和我没有关系,白露她是自己失踪的,凭什么你们就要赖在我头上!”秦圣哲怒了!

    “不是你还有谁,你说啊!”白露的父亲大声叫嚣着!

    “你自己的的女儿你不清楚么,她到底跟了多少男人,和几个男人睡过,到底的罪过多少人,你知道什么!”

    “你个畜生,她都失踪了,你还污蔑她,看我不打死你,你这个混账东西……”白露的父亲爬起来就朝着秦圣哲扑过去。

    他恨不得把这个畜生直接掐死!

    “我说的就是事实,你女儿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货色,我……”

    “秦圣哲,你还不赶紧给我闭嘴!”秦振理气得差点昏过去。

    “凭什么都把过错揽在我的头上面,我也很无辜,我的心里也很憋屈好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凭什么就要被这么多人自责,她沈安安自己得罪了人,被人给弄残了,干嘛非要扯到我的头上!”

    “放肆,秦圣哲,你瞎说什么!”沈老爷子举着拐杖,恨不得直接把他给砸死。

    “秦圣哲,饭可以乱吃,但是这话不可不能乱说啊!”沈廷煊忽然开口,这让所有人一愣。

    这谁都知道沈廷煊和沈家闹掰了,他是不可能帮沈家说话的。

    “我什么时候乱说了!”为什么所有人都在指责他,他到底做错了什么,他的人生就是因为那一晚上的放纵,所以现在变得彻底失控了么!

    他不甘心!

    “我劝你说话之前,最好掂量一下!”沈廷煊这话警告意味十足!

    这话里面也包含了足够多的信息,沈安安的车祸或许和秦圣哲真的还无关联,却和一个与沈廷煊有关系的人有关……

    能够让沈廷煊出面的,必然也不是一般人物,这众人想到再往深的想,就忽然有些不寒而栗了……

    “沈廷煊,你……”秦圣哲伸手指着沈廷煊,可是却无法说出他的半个不字,只能将那股委屈尽数吞了进去!

    “快点将他们带下去!”秦振理咬牙,示意保安将白露的父母带走。

    两个人就算是再心不甘情不愿,那也拗不过几个彪形大汉啊,在一阵嘈杂的喧闹声中,他们最终还是被拖着拽了出去。

    姜熹看着两个人被硬拖着出去,心头总有些不是滋味。

    “这秦圣哲真是个混蛋!”姜熹忍不住骂出口。

    这一切的根源都是源自于秦圣哲一个人的贪婪,她倒是见过不少和他一样就知道吃喝玩乐的富家公子,却没有一个如他这般无耻。

    “是真的混蛋。”秦浥尘开口附和,“之前还妄图和笙笙在一起,简直是痴人说梦!”

    “燕殊,你当时就应该把他的三条腿都打断了,这个男人留着也是个祸害!”战北捷冷哼。

    “这白露的父亲就应该再多打他几下,怎么看都觉得他很不顺眼。”姜熹轻咬着嘴唇。

    “别急,还没结束呢!”燕殊揽着姜熹的肩头,附在她的耳边,眼底滑过一丝浓浓的深意。

    随着白露的父母被带出去,会场也变得安静许多沈安安的婚纱都被扯破了,而秦圣哲脸上身上更是没有一处好的,经过他们一闹,这场婚礼注定是个闹剧!

    孙静闲本来就极不满意沈安安,这大儿媳妇儿她就极度不满,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二儿媳妇儿身上,这沈安安娶进门,真的是要当菩萨供着,不如趁着这个机会……

    “沈老爷子,沈老太太,沈先生,今天出现这种意外的情况,我们也很无奈,真的是很不好意思,我看安安明显受惊了,这仪式再举行下去,也实在是没有任何的意义,不如我们先去后面休息一下,改天再商量结婚的事情吧!”

    孙静闲这话说得十分好听,改天再商量?

    这里在座的谁不是个人精,大家都已经听出了她话中的言外之意。

    这婚事估计得吹!

    “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沈广平不满了,你儿子做错了事情,惹来了这么多的祸事,居然还想当面悔婚退婚,没这个道理!

    “你看两个孩子都吓得不轻,我就是觉得可以先把婚事搁置一下!”

    “你若是想悔婚就直说,别拐弯抹角的!”沈广平咬牙。

    “静闲!”秦振理今天见到沈安安,其实心里也喜欢不起来,这结婚当天顶着如此晦气的一张脸,实在是不吉利。

    “其实婚事本来就是我们撮合的,最近发生的事情着实太多了,我们也不想这么委屈了安安!”

    “安安也是大病初愈,圣哲身体也不太好,我们就是觉得,这婚事完全可以往后面推一推而已……”

    “这孙静闲永远都是喜欢用软刀子!”燕笙歌轻哼,“说得十分好听,这若是往后一拖,估计就直接没影了,明显就是想悔婚了,不过沈安安这个模样,娶进门就是等死,她一个儿媳妇儿生不出来,这第二个还活不长,心里能不急么!”

    姜熹侧头看向燕笙歌,孙静闲说话确实很难听。

    阴阳怪气,让人觉得浑身不自在。

    而此刻忽然从后台,冲上来一个人!

    “夫人,夫人——”两个衣着朴素的女人小跑着跟着后面!

    女人穿着老红色的旗装,头发剪得很短,画着精致漂亮的妆容,那形销骨立的模样,害得众人一时间都没认出她是谁!

    直到沈老太太忽然大吼一声!

    “你们是做什么吃的,赶紧把她拽下去,快点!”

    “安安……安安……”莫雅澜嘴巴里呢喃的叫着!

    “雅澜——”沈广平跑过去,直接抱住了冲过来的莫雅澜,他的双臂紧紧抱着面前的女人,可是她的身体忽然开始猛烈地抽搐起来,那模样十分的狰狞可怖。

    “你们都在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把她拽下去!”沈老爷子急得使劲用拐杖捶打地面!

    “这是怎么回事!”姜熹盯着莫雅澜,“她的两眼无神,瞳仁很小,几乎不聚焦,身体在剧烈的抽搐,几近癫狂的模样,似乎根本认不出来她面前的人,对别人说的话也是熟视无睹!”

    “这是发疯了么!”燕笙歌拧眉,秦浥尘下意识的伸手搂紧了燕笙歌。

    “这得问老战!”燕殊看向战北捷!

    “和我有什么关系,我特么的连一句话都没和这个女人说过好么,你看着我做什么!”战北捷显得十分委屈!

    “你家狗把她咬了!”

    ------题外话------

    这一大早起来,我室友和我说她要减肥,我瞄了一眼她的腿,问她减肥做什么,人家说要结婚……

    然后一早上有个人戳我,又来了一句,她怀孕了……

    我的脑海里,略过动物世界里面的几句话……春天到了,万物复苏了,这是一个xx的季节……

    燕小二:(⊙⊙)?嫌弃!

    我:咕~(╯﹏╰)b你走开,我不想和已婚人士说话!

    燕小二:纯粹是羡慕嫉妒恨!

    我:我要让你天天吃素!

    燕小二:我给你吃板砖!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