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46 人生如戏,婚礼序幕(二更)

正文 346 人生如戏,婚礼序幕(二更)

    ( )出租屋

    白露的手放在门上,里面的男人声音有些并不似她熟悉的任何一个人声音,在空荡的房间里,发出一丝回响,她浑身的毛孔都整个张开了。e

    男人声音清冽透着一点嘶哑,不过语气上扬,透着一丝难以言说的愉悦之情。

    却让白露浑身都忍不住战栗起来。

    “吱呀——”白露将门推开!

    男人侧身坐在她的沙发上,身后站着两个黑衣人,他穿着黑色的衬衫,短发粗短干练,目不斜视的盯着手中的手机,并未开灯,窗帘都被拉上,手机灯光将他的脸映衬得越发棱角分明,那双如同猎豹般的眸子缓缓从手机上移开视线。

    怎么会是他!

    “怎么还不进来!”燕殊双腿随意交叠放在茶几上,白露深吸一口气,将便利袋提进来,将门关上,顺手打开了灯。

    这才足够看清男人的脸!

    燕殊的这张脸绝对是漂亮精致的。

    在上流社会一直都流传着燕殊初高中的照片,那张脸就是和秦浥尘,沈廷煊比都分毫不差,只是现在的他多了一丝狂野煞气,那双眸子更是凌厉得让人不敢直视。

    面部轮廓变得越发柔和,整个房间安静的能够清晰地听见她剧烈的心跳声。

    “二少……”白露声音发抖。

    燕殊将手机往桌子上一丢,发出清脆的声响,手机从茶几上滑落,跌在地上,屏幕上出现了一丝裂痕。

    “白小姐是个好演员!”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利用舆论将秦家推向了风口浪尖,你知道你自己没有这个本事报复秦家,所以才想出了利用自己身上的噱头制造舆论爆点,我不得不说,白小姐是个炒作高手。”燕殊淡淡一笑。

    那张脸在清冷的灯光下,冷淡得不带一丝感情。

    “您来这里,是想举报我的?”白露搞不懂燕殊。

    她从来没有和燕殊打过交道,她靠在门上,只有这样,她才能稍微获得一丝安全感。

    “白小姐,坐吧。”燕殊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

    “您到底想要做什么!”白露不明白,自己应该没有惹到他吧。

    “秦圣哲之前调戏了您的夫人,按理说我这么做,对您没有任何坏处。反而是出手帮你教训了他。”白露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我和您近日无冤往日无仇,我……”

    这个男人和秦圣哲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人。

    光是那双眸子,就让人望而却步,坐在那里,不怒自威,天生带着一股骄矜倨傲。

    “而且据我说知,您和秦三少是好友,秦三少和秦家素来不和,这段时间,秦圣哲还妄图想要进入秦氏,我这么做,也算是间接帮了三少和燕三小姐,二少,您说是么!”

    “白小姐,您别紧张啊,坐下我们慢慢说!”

    “二少……”白露哪里敢啊!

    她的脑子里面一团乱麻。

    “我如果真的想对你如何,那么现在在这里等你的就不会是我了,而是警察,或者是秦家人,你说是吧!”

    白露点了点头。

    她将便利袋放在桌上,怯生生的伸手扯了扯衣服,走到燕殊对面的单人沙发上坐下。双手不安的放在膝盖上,攥紧。

    “二少,您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你说得没错,你算是帮我出手教训了秦圣哲,我和你没有直接利害冲突,所以我不会对你如何的,那你想要什么呢?就是搞垮秦圣哲?”

    白露咬了咬嘴唇,这话到了嘴边,可是燕殊的身份毕竟特殊,她也不敢贸然开口。

    “说来听听吧,或许我能帮你。”

    “燕二少……”白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燕殊居然说要帮自己。

    “我和秦圣哲可不是一种人,说吧,你想要什么!”

    “我知道自己被秦圣哲包养本身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所以秦夫人找我之后,我就准备离开京都,可是他们还是不放过我,居然派人在机场堵截我,差点把我……”白露咬着嘴唇,她伸手解开自己的衣服,她的脖子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痕,却留下了一些指甲的掐痕。

    “他们是想要弄死我!”她的眼中滑过一丝浓浓的恨意,“这个圈子不乏一些明码标价出来……可是我也没有廉价到那种地步,他们秦家欺人太甚了。”

    “我打电话给家里,我妈说我爸被人打了,连带着我们家的亲戚也被人揍了,我咽不下这口气。”白露咬着嘴唇。“拿我开刀就算了,还准备从我家人下手,太欺负人。”

    “我承认我不是个好人,凭什么现在出了事,所有人就将矛头对准我,秦圣哲和沈安安本来就不认识,秦圣哲这个人我还不了解么,估计是她对沈安安做了什么不轨的事情,沈安安羞愤自杀,所以现在拿我当遮羞布,试图瞒过众人的视线。”

    燕殊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真的有些头脑。

    “继续说!”

    “我知道自己斗不过秦家,所以我只能借助媒体的力量,他和沈安安马上要大婚了,反正我的名声尽毁,在京都已经混不下去了,那我何不让他们都不好过!反正有媒体盯着,我自己的父母我很了解,他们会怎么做,我也知道,但凡是出了什么事情,肯定就会怀疑是他们做的,警察会立刻去抓人!”

    “他们现在就是恨透了我爸妈,也不敢对他们做什么,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呢!”也是对她父母一种变相的保护。

    “你是觉得他们迟早会对你下手?”

    “别说秦家了,沈家那边也饶不过我吧,与其被动被人玩,为什么我不能选择主动出击。”白露垂眸,“二少,我就是想要教训一下秦家而已。”

    “你这可不是单纯的教训他们家啊,你这是要将秦圣哲逼死!”燕殊倏忽一笑,“你的公寓看起来像是个犯罪现场,你若是在外面出了一点事情,秦圣哲就会立刻被认定是杀人疑犯。”

    “那是他活该!”白露咬牙,“我跟了他这么久,虽然没什么感情,他想要一脚把我踹开,我也认了,可是为什么要逼死我,是他们想要逼死我的,我不过是反抗一下而已!”

    “事情曝光了,就算是秦家以后想对你动手,也要权衡一些媒体的力量,不得不说,你蛮聪明的。”

    “我没想弄死他,我知道也不可能,只要有个适当的时机,我自然会出现的,我就是想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而已。”

    白露脸上露出了一丝惨白的笑。

    “二少,您是个极其聪明的人,你应该早就猜到了吧,既然如此,您找我又是想做什么?”

    “你这是在玩火**,秦家毕竟势力在,你真的认为媒体可以庇护你一辈子么?一旦你离开京都,他们自有办法让你彻底消失。”

    白露咬牙,“我知道。”

    “你是个聪明人,肯定是为自己想好了后路,说吧,你真实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燕殊看向白露。

    白露犹豫了好久,才缓缓开口:“我想进秦家!”

    “哦?”燕殊倒是一笑,“你就不怕真的难以抽身?”

    “我就是要让他们一家都不好过!反正横竖都是个死,不如放手一搏。”

    “我可以帮你!”燕殊开口。

    白露一愣,“为什么要帮我!”

    “我们的目标不是一个,不过也差不多,反正你按照我说的做,最起码在这个事情上,我不会让你出事!”

    “你准备如何帮我!”白露看着燕殊,她根本搞不懂面前的男人。

    可是她也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燕殊抬脚往外面走,“我会联系你的!”

    燕殊离开之后,白露起身,双腿一软,险些栽到地上,她弯腰捡起地上面的手机,这是她用来联系父母的手机,他都看过了……

    自己藏得很隐蔽,他是如何找到的。

    等一切安静下来,白露才发现自己额头上都是细汗。

    她伸手擦了擦汗水,反正已经这样了,情况也不会再坏了。

    燕家

    燕殊从外面回来,就看见燕老爷子正盯着电话发呆,燕殊刚刚要开口询问,平叔直接走到他身侧,压低声音。

    “沈老爷子刚刚来了电话,明天是沈安安的大喜之日,他还是希望老爷子能够出席。”

    “只是老爷子心情似乎并不是太好。”

    燕殊点了点头,直接走到老爷子身边坐下,“爷爷!”

    燕老爷子只是一笑,“你说这两个人一点感情都没有,强行绑在一起做什么?这不是让两个孩子都遭罪么!”

    “秦家是想要将秦圣哲那个丑闻中抽离出来,而沈家……”燕殊笑得满是讥嘲,“估计也想借助秦家的势力吧,毕竟现在的沈家也是大不如前。”

    “他要强了一辈子,没想到晚年却……”燕老爷子叹了口气,准备上楼,燕持正巧从楼上下来,见他一脸阴郁之色,和燕殊交换了一个眼神。

    “明天的婚礼,你们兄弟过去吧,我就不过去了,免得看着闹心。”

    “小殊你去吧,我公司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就不过去了。”

    “我说你们这是说好的么,我去干嘛,我又……”

    “就说我身体不适,电话催了好几次,总归还是落不下那个老家伙的面子。”燕老爷子叹了口气,这抬脚上楼的步伐变得愈发沉重。

    这些年他的那些熟人都相继离世,死的死,病的病,剩下的没几个,换做以前他这暴脾气,看见沈老爷子一把年纪拎不清,早就不搭理了,这人老了,心里总归念着那么一点旧情。

    燕持走到燕殊身旁坐下,“爷爷最近心情都不大好。”

    “沈家出了这种事,心情自然不好,而且……”燕殊从茶几的抽屉中摸出一个之前暂时拟定的宾客名单,有一排原本写上去的名字,又被齐齐划去,名字上被涂改了好几次,最后都要把纸给戳破了。

    “你看这个?”

    “那结婚不邀请……”燕持指了指北边。

    “不邀请也好,见了面也尴尬。”

    第二日

    本来晴朗的天气,变得有些阴沉,乌云压过来,低气压给人一种十分压抑的感觉。

    整个天空呈现出一种灰蓝色,风吹在人的身上,带着一股咸腻的湿气。

    姜熹将视线从手机上移开,看了看车窗外,“怎么觉得像是要下雨了。”

    “是有点儿。”燕殊伸手将姜熹带入怀里,“我们去观个礼就回来。”

    “有什么好看的。”姜熹小声嘀咕。

    一想到是沈安安和秦圣哲的婚礼,她的心里就抵触,沈安安之前做的那些事情,她现在想来,还是有些脊背发凉。

    “反正在家无聊,他俩的婚礼,估计有热闹瞧!”

    “这沈安安都那个样子了,还怎么结婚啊!”他们之前去医院,听说手臂是连着骨头筋脉一起断掉的,这骨头倒是好接,只是手筋都断掉了,和废人没有任何区别,不得不说,关戮禾这个人下手是真的狠。

    沈安安跟着他的时间应该不会短,下手的时候,也丝毫没有留情。

    “这场婚礼到底要如何举行,我倒是不懂,不过听说还邀请了许多的记者,估计是想在众人面前给秦圣哲塑造一个好好先生的形象,也没想到又闹出了白露失踪的事情,现在他的形象算是彻底塌了。”

    “都这样了,还不消停。”姜熹轻哼,秦圣哲这种男人,就是典型的渣男。

    他们刚刚到会场,这记者居然比宾客还多。

    大家估计都没想到燕家人会来,倒是有些诧异,有传闻说因为沈安安之前喜欢的是燕殊,所以闹得沈家和燕家的关系很不愉快,猜想燕殊会避嫌,不过按照两家老一辈的交情,沈余祐的婚礼,燕老爷子都亲自出席了,这次却没来,想来关系也生疏了。

    他们没走两步,就听见了身后传来秦序羽的声音,“舅舅——”

    燕殊扭头,秦序羽已经扑了过来,燕殊弯腰伸手将他抱到怀里,“你爸妈呢!”

    “在后面!”

    “二哥!”燕笙歌挽着秦浥尘的胳膊。

    一向爱美,走在时尚前沿的燕笙歌居然穿着平底鞋,宽松裙,怎么看都是孕味十足啊。秦浥尘的手一直放在燕笙歌的腰后侧,那眼中尽是宠溺的神色,时不时的低头提醒她什么,那呵护的宠溺,甚至比以往更甚。

    “三少……少夫人是怀孕了么!”有个记者忍不住开口。

    秦浥尘一道那波澜不惊的眸子射过去,他吓得往后一躲,该不会自己说错什么了?

    大家都知道,秦浥尘极其讨厌向人透露各种私生活,更何况是牵扯到了燕笙歌。

    没想到秦浥尘只是一笑,“嗯,麻烦各位关掉闪光灯,还有……”他顿了一下,看向燕笙歌的眸子变得越发宠溺,“给我们一点私人空间,别打扰我们,谢谢!”

    “恭喜恭喜……”周围都是道贺的声音!

    这秦二少结婚,刚刚登上头版头条,就被燕笙歌怀了二胎的消息给挤了下去。

    不禁有人猜测,这秦三少是专门带着燕笙歌去砸场子的吧,而这场婚礼,注定不会很平静。

    秦振理和孙静闲正在接待宾客,看着他们一行人过来,伸手戳了戳一侧的秦振理,“怎么秦浥尘也来了?”

    他们可没有送请帖给他啊!就是为了避免他们来砸场子,这婚礼已经够乱的了。

    秦浥尘也压根不想来,只是燕笙歌在家无聊,非说要去瞧瞧热闹,秦浥尘也拗不过他。

    “燕殊,姜小姐,你们来了,快里面请吧!”秦振理一身黑色西装,梳着背头,整个人显得精神矍铄,眉眼透着一股精明干练,腰杆挺得笔直,皮鞋在阳光下都能当镜子照了。

    孙静闲一身素兰色的绣花旗袍,踩着十厘米的高跟,走起路来,风情万种,风姿绰约,完全不像是已经做了奶奶的人,她的手上戴了一个硕大的鸽子蛋,脖子上挂着一串珍珠项链,颗颗都饱满圆润,胸前的蝴蝶别针,镶嵌着七彩宝石,更是要闪瞎大家的眼睛。

    “小笙和浥尘也来了啊,快里面请!”孙静闲笑着伸手准备去摸秦序羽的小脸蛋,他被燕殊抱在怀里,燕殊却直接拉着姜熹往里面走,堪堪避开了她的手,弄得她很是难堪。

    她将手又往上抬了抬,拢了拢头发,耳朵上那硕大的祖母绿宝石耳坠,显得越发耀眼。

    燕笙歌只是勾着勾嘴角,也得亏孙静闲长得漂亮,这若是唤作一般人,浑身缀满了首饰,定然是显得俗不可耐。

    秦浥尘也没有和他们多说什么,搂着燕笙歌就往里面走。

    这秦振理一抬头,就看见迎面走来的沈廷煊和战北捷。

    这沈家人不是说没邀请沈廷煊么,他家倒是象征性的给战家发了请帖,可是战家极少出席各种活动,所以战家人的出现,顿时又成了一个焦点。

    “我听说过些日子,战家准备举行宴会,公开认四少做干儿子。”

    “我也听说了,这沈家也真是,放着这么好的一个孙子不要,人家在沈家不受宠,这到了战家就被当成了宝贝,这战首长就战长官一个儿子,听说对沈四少疼惜得不得了,这沈家估计也没想到四少能和战家扯上关系吧!”

    “就说四少不是那沈夫人的亲生儿子嘛,听说早就闹掰了,这四少这个时候出现,又是为了什么啊,该不会是来砸场子的吧!”

    “那今天来砸场子的人还真的有些多!”

    ……

    秦振理连忙上前:“北捷来了,快里面请!”

    “嗯。”战北捷只是轻轻应了一声,示意沈廷煊和自己进去。

    沈廷煊今天公司很忙,下午还约了燕持谈之前的合作问题,这家伙是在家憋久了吧,硬是要拖着他过来,沈家这热闹他是根本不想凑。

    “老战!”燕殊朝着战北捷挥了挥手,燕殊没想到战北捷也过来了,“你怎么有空来这里?”

    “老头子今天休假。”战北捷叹了口气,“我跟你说,我早上起来,就看见我家客厅放了十几个姑娘的照片。”

    “原来是来避风头的。”燕殊扑哧一笑。

    沈廷煊目光若有似无的落在姜熹身上,她正和燕笙歌聊着天,这结了婚的女人果然是不一样,总觉得和以前很不相同的。

    燕殊忽然侧了侧身子,直接挡住了沈廷煊的视线。

    沈廷煊伸手摸了摸耳垂上的蓝钻耳钉,兀自一笑,他又不是做贼的,需要这么防着他么!

    随着宾客陆续进场,沈老爷子和沈老太太也随之进入了礼堂,当他们的目光触及到沈廷煊的时候,都齐齐愣住。

    几日不见,他们的头上已经满头银丝,在沈廷煊的印象中,沈老爷子极其注重自己的形象,头发都是半个月染一次,几乎不见银丝,现在满头霜雪,看着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他的嘴巴蠕动了几下,想要开口说什么,沈廷煊堪堪移开视线,他才叹了口气,去了前排落座。

    除却他们,沈家人倒是一个都没见到。

    秦圣哲一身黑色西装进了会场,他的嘴巴发白,脸色难看,侧脸还有一点淤青,那是用东西遮不住的伤痕,满目萧条,这哪里是一个即将结婚的人应有的表情啊。

    当他们看见沈安安,更是吓了一跳!

    虽然穿着婚纱,不过这骨瘦如柴的女人,真的是沈安安么!

    简直瘦成了皮包骨,整个人透着一种阴沉之气,看起来戾气很重,双手垂落在两侧,仿佛没有了骨头,包裹在蕾丝袖子中,不过看起来像是安了假肢一样,那眼中满是萧条衰败之气。

    坐在轮椅上,目光衰败的扫过众人,在看见燕殊等人时,整个人显得异常激动,却被身后的沈广平按住了肩膀,“安安……没事,婚礼很快就结束了。”

    “唔——”沈安安的喉咙算是彻底废了,出了呜咽声,再也发不出别的声响。

    这确定是婚礼!

    不是葬礼么!

    ------题外话------

    等沈家处理完,应该就是彻底的淡出视线了,不会再出现了,吼哈哈

    安心准备婚礼神马的……

    燕大少:你好像把我给忘了!

    我:有么……

    燕大少:你把我叶子放在哪里了!

    我:你急什么啊,反正人都是你的!你有本事就扑倒啊!

    燕大少:敢不敢让我吃回肉!我是男主的哥哥!

    我:在小说里,无论是男主的哥哥还是弟弟,有一个统一的称呼,就是……男配!

    燕大少:(╯‵□′)╯︵┻━┻

    推文:《权宠重生呆萌妻》冰浴雪魅

    这是一个金贵霸道的男人碰上腹黑重生的女人,自此一条宠妻路誓死走到底,打死不回头的故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