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45 吃饱才有力气干活

正文 345 吃饱才有力气干活

    ( )派出所

    当秦圣哲从派出所内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天色微凉。

    外面的记者蹲守了一夜,一见到有动静,立刻闻风而动,所有人都瞬间围了上去,将秦家的车子堵在了门口,寸步难行!

    秦圣哲在派出所待了那么久,整个人显得异常憔悴,胡子拉碴,衣衫不整,面色黧黑,头发凌乱,一点都看不出来平时风流潇洒的模样,整个人活脱脱像是被人虐待了一般,闪光灯忽然照过来,让他瞳孔猛然收缩,忽然的强光,让他觉得很不适应!

    “不好意思,让一下!”门口的民警试图为他们挪出一条路!

    “秦二少,听说白露怀了你的孩子,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啊!”

    “您和沈大小姐的婚事已经敲定了,你们的婚事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发生改变啊,听说沈家对这个事情很不满意,您又打算如何和您的未婚妻解释呢!”

    “白露现在处于失踪状态,白露的父母觉得她的失踪和你们秦家有关,请问你们作何回答……”

    ……

    秦圣哲的脑子整个都是炸掉的,他已经面对那些难搞的警察一天一夜了,这刚刚出来还得面对这些难缠的人,他就像是忽然发狂了一般。

    朝着那些记者大吼:“你们问够了么,问完了就给我滚!”

    记者显然都被吓到了,秦圣哲在秦家保镖的护送下,直接上了车子。

    等秦圣哲到秦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当他一到家,孙静闲就直接跑了过去,“圣哲,怎么样……没事吧,圣哲……”

    孙静闲看着自家儿子这消瘦的模样,心疼得不行,伸手去摸他的脸,“他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我没事!”秦圣哲抬脚往里面走!

    秦振理坐在客厅里面,此刻的秦家安静得有些诡异。

    秦圣哲瞥见他手边放着一根木棍,顿时觉得有些脊背发凉,一股寒意从脚底往上面窜,他微微咬了咬牙,硬着头皮喊了一声。

    “爸!”

    “过来!”秦振理现在已经被气疯了,额头上青筋突突直跳。

    他的脚边有个摔坏的座机电话,秦圣哲走到他面前,还没有开口,秦振理忽然指了指地上!

    “跪下!”

    “振理!”孙静闲连忙跑过去,坐在秦振理身边,挽住他的胳膊,“圣哲也不是故意的,况且这个事情谁都不想发生的啊,你也不能把事情全部都怪在圣哲头上啊。”

    “爸,我是真的不知道白露为什么失踪了,和我没关系!”

    “是啊振理,那个白露一看就是衣服狐媚样儿,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看她的父母分明就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趁机讹诈我们!”

    秦振理却不说话,直接抄起手边的木棍,朝着秦圣哲就是狠狠一下!

    木棍砸在秦圣哲的后背上,他差点疼得昏厥过去,在派出所就没吃没喝,整个人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不行,这一棍子下去,两眼一直冒金星,整个人直接被打得趴在地上!

    就是喊叫的力气都没有!

    “圣哲!”孙静闲直接跪在自己儿子身边,伸手要把他扶起来。

    “振理,你这是干什么,你难不成是想要打死他不成!”孙静闲心疼的眼泪一直往下落!

    “我就是要打死这个混账东西,整天不学好,就知道在外面胡搞瞎搞,现在好了吧,玩出人命了,整个京都都在看我们秦家笑话!”

    “这能怪圣哲么,那个女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肯定是她专门陷害圣哲的!”孙静闲低头看向秦圣哲,眼中满是心疼,“儿子,怎么样,哪里疼……”

    秦圣哲现在浑身疼得都要麻木了,被木棍打中的地方,更是一点点的抽痛。

    “陷害?”秦振理冷哼,“你也不看看他自己都做了些什么!要不是他和那个小明星纠缠不清,又怎么会惹出这种祸事!”

    “砰——”秦振理将木棍往地上一扔,“现在秦浥尘借题发挥,直接取消了秦氏周年庆的!”

    “你说什么!”孙静闲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他怎么敢这么做!”

    “现在所有人的矛头都对准了这个混账,都说是因为他,连累了秦氏,连累了公司,秦浥尘也是怕这个时候再生事端,干脆直接取消了!”秦振理为了这个周年庆准备了许多,没想到秦浥尘居然来了这么一招!

    釜底抽薪!

    “这个周年庆已经准备这么久了,说取消就取消,未免太任性了,这得损失多少的人力物力啊!”

    “人家说了,现在是非常时期,不适宜搞这种大型庆祝活动,而且现在公司股票下滑,股东已经把你恨透了,你以后再想进公司更是难上加难,混账东西,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是不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爸。”秦圣哲跪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瑟瑟发抖。

    “你说说你都做了什么好事,我早就和你说了,收敛一点,你还给我出去玩,好了吧,都见报了,你真是给我长脸!”秦振理将手边的报纸直接摔在秦圣哲脸上。

    报纸上大篇幅的报道白露失踪的案子,还有他从活色生香被抓的画面,这所有人都打上了马赛克,唯独是他的脸特别清晰。

    这摆明了就是有人要搞死他啊!

    “爸,你看着照片,这明显就是有人在搞事啊!”

    “你还有脸说,你在楚家的地盘上做了什么你不清楚么!”秦振理恨得咬牙切齿!

    “我……”

    “昨晚楚衍还因为你去了一趟派出所,这楚家得亏远离京都,楚衍又是个没心没肺的,不然你以为容得下你么!”

    “那三个女孩,最小的还没成年,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么!”秦振理气得直接一脚踹到他的肩头!

    “混账东西!”

    “振理,你别打了!”孙静闲一把抱住秦圣哲,“你要是真想出气,就直接打我吧!”

    “你……”秦振理气得浑身乱颤!

    “你这种行为就已经构成强奸未成年少女了!”

    “那是她们自己自愿的,我们就是玩玩……”

    这个圈子里不乏有一些大学生,或者高中生女生在,年轻漂亮的姑娘谁不喜欢,一个爱慕虚荣想要快速获得金钱,另一个图个一时的新鲜感,自然一拍即合。

    “我告诉你,这个事情可大可小,你给我好好在家准备婚礼!”

    “这个婚还要结么!”孙静闲打心眼里不接受沈安安。

    都那个样子了,娶回来干嘛啊,还得好吃好喝的供着,图什么啊。

    “结!”秦振理说得斩钉截铁。

    孙静闲叫了佣人过来,帮她将秦圣哲扶上楼。

    秦圣哲额头上都是虚汗,这没走两步,忽然两眼一翻儿直接昏死过去!

    秦圣哲是真的娇生惯养长大的,在活色生香被燕殊给阴了一把,派出所没吃没喝,回来又被一顿胖揍,哪里受得住啊。

    被送去医院,医生看了之后,说没有大碍,孙静闲这才松了口气,站在床边一直抹眼泪。

    “振理,你说这都什么事啊,我看着沈安安就是个灾星,这要是真的娶了她,我们家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的!”

    秦振理站在边上,一言不发。

    “这还没进门,就已经出了这么多事,这以后要是真的进来了,指不定要出什么乱子,这圣哲都这个样子了,婚礼就不能再缓缓么!”

    “他就是死了,也得给我死在婚礼上!”秦振理说着抬脚往外面走。

    燕家

    姜熹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酸软,昨晚的记忆排山倒海扑面而来,她伸手揉了揉眼睛,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居然裹着睡衣。

    她直接掀开被子下床,这没走两步,就觉得下面很不舒服,一股难言的羞涩感从她心底升起,她微微咬了咬嘴唇,牙膏都已经挤好了,姜熹走到镜子前,伸手将衣领往下扯了扯,他这次倒是没做得太过分。

    等姜熹刷了牙出来,燕殊正好晨练回来。

    白色体恤,黑色长裤,衣服前胸已经全部被汗水浸透了,他抬脚将门勾上,伸手直接将衣服脱下来,汗渍从发梢落下,滑到侧脸,锁骨,胸肌,腹肌……

    沿着肌肉线条缓缓往下,“起来了?”

    “嗯。”姜熹伸手拢了拢头发,“你快去洗澡吧,我先下去吃饭。”

    姜熹说着就准备从他身侧走开,他的身上是浓重的汗味。

    姜熹刚刚走了两步,燕殊忽然抬手,直接将她推到了一侧的墙上,垂眸看着她。

    姜熹视线落在他微微颤动的喉结处,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脸怎么红了?”燕殊慢慢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知道两个人的鼻尖碰撞,那种浓烈的男士的荷尔蒙味道扑面而来。

    强烈而又刺激的朝着他的毛孔钻入,瞬间蔓延到她的四肢百骸,她微微抬头,刚刚准备开口。

    燕殊忽然低头直接压住她的嘴唇,一番碾磨之后,姜熹嘴唇微微有着红肿,燕殊才抽身离开。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姜熹的嘴唇,“很甜。”

    “你赶紧去洗澡。”

    “熹熹……”燕殊忽然伸手扯住她的胳膊,“你知道男人一大早的话……”

    “燕殊,你够了,洗澡去,我要去吃饭了!”

    “那你多吃点,吃得饱饱的才有力气干活!”燕殊笑得那叫一个猥琐。

    姜熹直接抬脚一下子踩在他的运动鞋上,燕殊的眉头紧紧蹙在一起,“你……”

    “你先管好你自己吧燕二少!”

    姜熹推开燕殊就往外面走,燕殊倒是兀自一笑,低头看着自己被踩的脚,无奈的摇了摇头。

    燕殊洗了澡出来,有燕隋的未接电话,他拿起手机,回拨过去。

    “喂——”

    “二少,人找到了。”

    “嗯,地址给我。”

    “已经发给你了。”

    燕殊看了看燕隋发过来的地址,嘴角扬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姜熹吃了饭,就接到了燕笙歌的电话,她今天要和秦浥尘去产检,想让她帮忙照看一下秦序羽。

    医院

    燕笙歌体检结束之后,秦浥尘就陪着她到了医生的办公室,“之前你的身体受过很严重的撞击,对你的子宫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虽然说过了两年多,身体恢复了一些,不过再次怀孕,其实风险很大。”

    燕笙歌抿了抿嘴唇,“我知道。”

    “你们若是想要这个孩子,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要比寻常的孕妇更加小心才行。”

    “嗯!”秦浥尘认真的点头。

    医生说了许多的注意事项,秦浥尘都一一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记下了。

    “我先去拿药,你在这里等我一下。”秦浥尘吻了吻燕笙歌的发顶,这才扭头往外面走。

    “三少果然很行疼你,我这个老人家看着都眼红。”医生笑着打趣道,“你真是好福气。”

    燕笙歌低头一笑,脸上划过一丝绯红。

    轩陌刚刚做了一台手术,正打算回办公室,听说他们过来了,就过来看看,在走廊意外撞到了已经拿了药准备回去的秦浥尘。

    轩陌看到他,这脸上还觉得有一丝胀痛,只是两两相望,一时间却无人说话。

    倒是轩陌摘下眼镜,有些无奈的捏了捏眉心,扑哧一笑,秦浥尘嘴角微微上扬,两个人走到了走廊一出僻静的角落。

    “上次的事情……”

    “也是我事先没有和你打个招呼,我明白你想要保护小笙的心情,我和燕殊是一起长大的,小笙其实也像我的妹妹,我完全没有想要伤害她的意思,只是作为医生,我觉得这样才是对她最大的负责,况且……”轩陌看着秦浥尘。

    “这种事,其实无论是你还是燕家人,都无法开口吧!”

    秦浥尘的手捏紧手中的包装袋,塑料袋发出了窸窣的声响。

    他看着轩陌,他第一次见到轩陌是在爷爷心脏病发作抢救的时候,当时他们并不熟,轩陌递给了他一个热牛奶。

    这个男人……

    以前他不明白,燕殊手段腹黑凌厉,关戮禾更是狠辣果决,这样的两个人,为什么会和轩陌成为好友,只是相处得久了,你才会发现,轩陌这个人才是心思最为细腻的!

    燕笙歌的事情,说真的,作为亲人,是真的无法开口,所以他将事情揽在了自己头上。

    说他残忍吧,其实是对他们这群人最大的一种保护吧。

    不如自己当这个恶人。

    “当时我有些太冲动了。”秦浥尘勾了勾嘴角,“怎么样,还疼不疼?”

    轩陌伸手揉了揉脸,“有什么可疼的,我又不是个女人,哪有那么娇气,听说你们来体检了,我就明白了,你们已经做好决定了么!”

    “嗯,她想留下那个孩子。”

    “对大人还是孩子来说,风险都很大,你得有心理准备。”轩陌拍了拍他的肩头。

    “我明白。”

    燕笙歌在办公室等了一会儿,秦浥尘却一直都没有回来,她已经在这里喝了两杯热茶了,“医生,我还是出去找找看吧,也不知道他怎么……”

    “砰——”门被忽然推开!

    “医生,之前白露的事情……”孙静闲没想到会在这里撞见燕笙歌,倒是一愣,她的手中拿着一份化验单。

    “秦夫人,请坐吧!”医生哪里知道他们之间这些纠葛啊。“真是巧,你们婆媳今天一起过来嘛,快坐吧,正好燕三小姐也没走。”

    燕笙歌本来打算走的,这会儿就干脆老神在在的坐下了。

    孙静闲手中接着化验单,脸上滑过一丝异色,目光忽然落在燕笙歌的肚子上,这丫头又怀孕了?

    “秦夫人,白小姐的这个我之前已经看过了,真的没有怀孕,我从事这个方面的工作已经三十多年了,怀孕没怀孕,是不可能看错的,除非这个根本不是她的!”

    原来是问白露的事情的,“婆婆,其实白露若是真的怀孕了,真的是好事啊。”

    孙静闲微微咬牙,看着她穿着一身宽松的橘色连衣裙,一双平底单鞋,脸上就是口红都没涂,却依旧美得惊艳,那双丹凤眼微微上扬,带着一丝揶揄和嘲弄。

    “你这是有了?”孙静闲眼中透着浓浓的嫉妒。

    “大嫂到现在还是没有动静么!”燕笙歌忽然一笑,“不过既然都有两个儿子了,倒是不急,我们家就小羽一个,那小子总是缠着我想要个弟弟妹妹,所以才和浥尘商量着要个二胎。”

    孙静闲脸都黑了。

    她的两个孙子并不是秦家大少亲生的,这个事情在京都虽然没有传开,不过还是有人知道的,他这话明显就是在嘲弄她啊。

    “大哥和大嫂若是想取经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大哥平时工作挺忙的,不过若是有空,真的要去好好找个医院看看!你说是吧,婆婆!”

    医生也不是傻子,这婆媳说话透着一股火药味。

    这怎么总是扯秦家大少爷啊,秦家大少爷和秦家的大少奶奶新婚第一年就生了第一个儿子,第二年生了第二个,这事情还曾经让许多人艳羡不已。

    “不好意思婆婆,我有些累了,我就先走了,您继续问!”燕笙歌说着抓起手边的包就往外面走!

    随着门被关上,孙静闲气得将手中的化验单整个揉碎!

    燕笙歌,你这个小婊砸,你算个什么东西!竟敢嘲弄他的儿子身体有问题!

    简直岂有此理!

    秦浥尘和轩陌正好朝着这边走过来,看见燕笙歌一脸笑意,“这是遇到什么好事了,让你笑成这样!”

    “遇到你那位二妈了,拿着白露的化验单,来问她怀孕的事情呢!”燕笙歌笑得张扬。

    那双丹凤眼更是显得肆意乖张。

    “起冲突了?”秦浥尘生怕燕笙歌吃了亏。

    “你放心,我又不是被人吓大的,就她……”燕笙歌冷哼,“还不是我的对手,我五年前就能怼她,更别说现在了。”

    “你倒是真的跋扈,就你这性子,也只有浥尘受得了你!”轩陌无奈的一笑。

    燕笙歌笑着直接走到轩陌身边,“你下班了没,我请客吃饭!”

    燕笙歌没说原因,不过大家都心知肚明,不过为了秦浥尘打他那个事情。

    轩陌也没推脱,“正好要下班了,我去换个衣服,你们等我一下!”

    不消片刻,他们就看见孙静闲脸色难堪的从办公室走了出来,她直接走另一边,倒是没注意到站在这边的三个人。

    “气成这样?小笙,你都说什么了?”轩陌促狭的看着燕笙歌。

    “我就说秦承宇不能生育呗!”

    “扑哧——你怎么知道!”轩陌倒是一乐。

    “不是我说,这个事情很好猜,这要是那个女人不能生,按照孙静闲这个性格,早就一刀一刀把她戳死了,直接把她撵出去了,你能把她留到现在?见鬼吧!”燕笙歌轻哼。“大嫂家无权无势,很好拿捏。”

    “你还真当他们是什么善男信女,她不能生育,就去领养,怎么可能,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秦承宇出了问题,就算是把那个女人赶走也没有办法,这女人若是反咬一口,弄得人尽皆知,只会得不偿失。所以只能选择领养!”

    轩陌点了点头,“你这话说得有几分道理!”

    “可不是嘛,我那个大嫂你好像没见过,是秦承宇的高中同学,又一起上了大学,爸妈是普通国企员工,这事儿孙静闲早就不满了,一直打压她,不过领养了孩子之后,态度倒是变了不少,说真的,我总觉得这事儿透着一些古怪!”

    “好了,别想这些了,阿陌,你快去换衣服,我们去吃饭!”秦浥尘打断她的话。

    “嗯!你们稍等!”

    燕笙歌撅着嘴盯着秦浥尘,“干嘛不许我说,我说的是真的啊,秦承宇是不是不能生?”

    “我哪儿知道,我和他们见面的次数,不比你多!”

    而此刻一个戴着黑色鸭舌帽的女人,手中提着超市购物袋,装得慢慢的零食泡面,刚刚走到出租屋门口,掏出钥匙开门,钥匙抵在门上,门就开了,她的手一顿……

    “啪嗒——”便利袋掉落,发出了窸窣的声响。

    “白小姐,请进吧!”

    ------题外话------

    昨天的二更,我是传到后台,让它定时的发布的,结果日期设置成了今天的,然后就……捂脸

    处理完沈家的事情,就是大婚了,迫不及待要生宝宝,生宝宝…啦啦啦

    燕小二:我生孩子,你这么高兴做什么

    我:作为你的亲妈,看见你生孩子,当然是替你高兴啊

    燕小二:你要是让我早点吃肉的话……

    我:生孩子和吃肉有什么关系,这需要综合各方面的因素,比如说你的身体状况之类的……

    推荐《诱柒有瘾:老婆,亲一个》

    本书讲述的是一个女主在娱乐圈通关打怪的升级故事,再顺便在全国人民的眼皮子底下谈谈恋爱,偷偷结婚,生个小娃

    当小包子将她已婚的事实直播出去的时候,陆亦欧偷笑,看你还有什么法子藏着

    来来来,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秀老婆啦

    再一次被陆亦欧做到腿软,柒橙发誓一定要离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