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44 调戏燕持,至死方休(二更)

正文 344 调戏燕持,至死方休(二更)

    ( )第二天中午,燕持和叶繁夏已经回到了京都,这边发生的事情他已经了解了大概。

    “大哥,叶子!”姜熹直接过去,抱了抱叶繁夏,“出去好久!”

    “是有一点儿!”叶繁夏语气微微上扬,只是那张脸依旧是冷若冰霜的,“听说你领证了,恭喜。”

    “嗯!”姜熹拉着叶繁夏往里面走。

    “我给你带了礼物!”叶繁夏说着就准备拿东西。

    “不急,你们要不要先休息一下!”姜熹话音未落,燕持忽然将一个盒子递给了姜熹。

    姜熹一愣,“大哥……这个……”

    “既然你叫我一声大哥,就拿着吧!”

    姜熹接过盒子,小小的一个方盒,就和寻常放戒指的盒子一样,姜熹还以为里面是个戒指,只是燕持若是送戒指什么的,定然很贵重。

    “打开看看吧!”叶繁夏施毅姜熹打开盒子。

    盒子一打开,里面居然是一把钥匙,“这个……”不像是车钥匙,而是一把门的钥匙。

    “你和小殊领证是大事,这是是我送你的礼物!你别忙着拒绝我!”

    “太贵重了吧!”

    “回头让繁繁带你去看看,希望你会喜欢!”燕持笑了笑,提着叶繁夏的行礼往楼上走。

    “这个……”他该不会送了自己一套房子吧,这还不如送自己一个戒指呢,京都的房价每平方就没有地方是低于五位数的。

    “下午我陪你去看看!”叶繁夏说完就往楼上走。

    顺手要从燕持手中接过行礼。

    却被燕持狠狠瞪了回去。

    “你瞪着我做什么!”叶繁夏微微有些局促。

    “这是男人要做的事情。”燕持走到叶繁夏的门口,“开门!”

    叶繁夏推开门,房间每天都有打扫,十分干净,燕持将行李放下,就准备离开,这越看越觉得有些诡异,干脆直接将自己的行李箱也摆了过去,一黑一白十分对称。

    “你这是做什么?”

    “你不觉得这样更加顺眼么!”燕持挑眉。

    叶繁夏呵呵一笑,她倒是真的没觉得,只是他把行礼丢在她房间又算什么啊!

    “你该不会是想住到我房间吧!”

    “嗯?”燕持微微挑眉,额前的黑发微微挡住了黑宝石般的眸子,他的眼中滑过一丝异色,“怎么这么说。”

    “那你干嘛把行礼丢在我这里!”叶繁夏挑眉。

    “你如果想和我同居,我倒是不介意!”

    “我介意!”

    “我今晚就搬过来!”

    “我说我介意!”

    “那你搬到我那边!”燕持冲着叶繁夏一笑,叶繁夏拖着他的行礼,就将他连人带箱子给推了出去。

    “我累了,需要休息!”

    “这是迟早的事情,你需要面对!不能逃避!”

    “我也想迟一点面对!”

    燕持一听这话,略微有些不满,他直接伸手要将门推开,叶繁夏自然不肯,两个人就在门口展开了拉锯战,叶繁夏力气也不小,可是燕持毕竟是个有一米九个子的大男人,叶繁夏直接松开手,“燕持,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们谈谈!”燕持的脸色十分严肃。

    这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忽然就变了脸!

    这怎么比女人还善变,“你说!”

    燕持直接推门进去,将门关起来,十分认真的伸手按住她的肩膀,“繁繁,我认真问你,你好好和我说!”

    “说什么啊!”

    “你是不是恐婚啊!”

    “啊?”

    “那你为什么不和我同居,我们之间还有什么是互相不知道的么!”

    叶繁夏还以为他想要和自己说什么,没想到磨叽了半天,就是这事儿啊。

    “你别笑,我问你,很认真!我们之间难道不应该坦诚相对么!”

    “应该!”叶繁夏极其郑重的点了点头。

    “那住在一起怎么了?反正以后你都是我的人,我也是你的人!”

    “是这么个道理!”

    “而且我们之间还有什么是对方不了解的么,你穿什么型号的衣服我都一清二楚,我的尺寸你也很清楚,反正都这么了解了,你还怕什么?”

    叶繁夏目光从他脸上慢慢下移,燕持的目光说着她的视线慢慢往下。

    “你的尺寸我确实是知道的!”

    燕持愣了半天,忽然恨不得将面前这个女人直接掐死,“叶繁夏!我这么认真和你说话,你就给我这个反应么!”

    “我的反应就是正常人的反应啊!”叶繁夏这一脸的坦荡,但是让燕持有些哑口无言!

    “好吧,你赢了!”燕持有些无力的松开手,真是要被她气死。

    他如此认真严肃的和她说话,这女人居然……调戏他!

    这简直不得了,她这是准备上天不成!燕持真是越想越憋屈,这想着想着,脸都被憋红了。

    “害羞了?”叶繁夏抬头看着燕持。

    燕持冷哼一声。

    “其实我也没有说错什么啊,你的s我确实很清楚啊!”叶繁夏一脸无辜。

    “是么!”燕持低头看着他,“那请问,对我的s,你还满意么!”

    叶繁夏伸手摸索下巴,做出了一副思考的模样。

    这一点让燕持有些抓狂,这是几个意思,这种事情居然还需要思考!

    “你想清楚再说?”

    “会扣奖金么!”

    “说得不好,我连你工资一起扣!”燕持咬牙,这女人是在憋着什么坏啊!

    “其实吧,说真的,我就你一个男人,实在没有什么可比性,最多就是小电影里面那些,那些我就是看看,也没法和你的作对比!”

    “叶繁夏!”燕持简直要抓狂了,这女人居然拿他和那些人比,这是准备将他活活气死不成!“你敢把你刚刚要说的话再说一次么!”

    叶繁夏努努嘴,真是不禁逗,每次没说两句就抓狂了。

    她伸手扯住燕持的领带,直接将他整个人扯向自己,抬头吻住了他。

    燕持一愣,伸手直接环住她的腰,继续加深这个吻,他心里憋着一口气,这个吻来得凶猛而又急促,他恨不得要将她一口一口直接吞掉!

    “唔——”叶繁夏觉得自己呼吸有些困难,这个男人是准备把自己勒死么,腰上的手这么大力!

    叶繁夏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别抱这么紧。”

    “我还治不了你了!”

    “小气!”

    “哼——”燕持冷哼,那一脸的傲娇模样,倒是逗得叶繁夏一乐。

    “你还笑!”燕持直接吻住她的嘴唇,张嘴就咬了一口,自然是舍不得,叶繁夏吃痛他就松开了,反而被叶繁夏狠狠咬了一口,“嘶——”

    哇,这女人真的是心狠!

    燕持伸手摸着嘴唇,“你还真下得去口。”

    “谁让你咬我来着。”叶繁夏微微挑眉,踮起脚,扯住他的领带,将他的身子微微往下拉了拉。

    附在他的耳边,吐气如兰。

    “我对你任何地方都很满意!”

    燕持觉得他以后的日子定然不会好过。

    这女人在外面面前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搞得大家都以为他这个做老板的欺负了她,其实根本不是这样的,他哪里舍得啊,这私底下,叶繁夏可没少调戏他,这弄得他很憋屈。

    好歹他是个男人,这种事情,不是通常都是男人来做么,为什么到了他们这里,这情况就反过来了!

    宋一唯从外面回来,刚刚准备回房,就看见落在走廊上的行李箱,这不是燕持的么!

    这孩子怎么回事,人回来了,怎么把行李箱扔在外面了!

    “扣扣扣——叶子!”

    叶繁夏一听宋一唯的声音,吓得直接松开了领带。

    “伯母!”

    “燕持在你这儿?”宋一唯刚刚去了燕持的房间,根本没人。

    “嗯!”叶繁夏整理了一下衣服,就直接打开了门,宋一唯在敲门的瞬间就后悔了,她该不会打扰了他俩的好事吧,看见叶繁夏衣着整洁,也放宽了心,“你这嘴巴怎么回事!被咬成这样!”

    “没事!”叶繁夏悻悻一笑,微微将嘴唇往里面抿了抿。

    “燕持,你过来,我有话和你说!”怎么把她嘴唇咬成这样啊!

    只是当他看见燕持的嘴唇时,这话到了嘴边又被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妈,您想说什么!”

    “哦,没什么,我就是想说,你怎么把行李箱丢在外面了,我问一下而已!哈哈……”

    “我忘了!”燕持伸手将箱子拿进房间,“您还有事么?”

    “待会儿记得下来吃饭!”

    “嗯!”

    宋一唯刚走,燕持就把门给关上了。

    裴燕泽中午下班回来,刚刚去卧室换了衣服,看见宋一唯这一脸茫然的,忍不住开口,“怎么了,在想什么?”

    “我就搞不懂了,这燕持和叶子怎么回事?”

    “他俩吵架了?”

    “这倒不是?”宋一唯兀自一笑,“就是这两个人没事互相咬嘴巴,把嘴唇都咬破了,这亲个嘴儿就亲个嘴儿吧,用得着这么用力么!”

    裴燕泽倒是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你说你,人家年轻人的事情,你操什么心啊!”

    “这两个人平时都是比较克制冷静的那种,所以这搞得比燕殊和熹熹还那个啥,我这心里有些落差而已!”

    裴燕泽一笑,燕殊那是明骚,而燕持啊……

    那就是典型的闷骚!

    “他俩喜欢就好!你瞎掺和什么啊!”

    “也不能互相伤害啊!”

    “人家就是喜欢,你能怎么办!”

    “那我还真的没有办法!”宋一唯叹了口气。“罢了,他俩喜欢就好!”

    裴燕泽搂着她往下面走,“这孩子都这么大了,他们做什么事情自己有分寸,你就等着抱孙子好了。”

    “对了,我连名字都想好了,这要是个男孩啊就叫……”

    裴燕泽看着自己妻子这越讲越是兴奋,真的是不忍心打断她,这两个孩子根本就不是那种能听她话的人,况且你取的这些名字也着实是……

    有些不忍直视啊!

    就说燕持这名字吧,她当时第一胎,生的十分辛苦,在医院里面整整疼了三十多个小时,这小子愣是没出来,到了最后,险些脱力,她嚷嚷着他的名字一定要她取,当时他们也没想太多,等到孩子出生了,她就直接取了燕持这么个名字。

    问她原因,就说持有坚持的意思,希望他做的持之以恒的人,这话倒是不错,其实裴燕泽心知肚明,她分明就是觉得这小子在她肚子里面闹腾太久。

    后来燕持长大就问了为什么取这么个名字,人家来了一句!

    “希望你做个持久的男人!”

    裴燕泽当时一口饭是真的喷了出来!

    燕持当时还小,根本不懂这些,燕老爷子也在上班,家里幸亏没人,宋一唯当时已经怀了燕殊,她一边摸着肚子一边一本正经的和燕持说:“这个对男人来说很重要!”

    “爸,那是什么意思?”

    “你妈就是希望你做事一定要专注认真,别半途而废,明白么!”

    “我知道了!”

    宋一唯当时还狠狠等了他一眼!

    这果然是一孕傻三年,怎么能在孩子面前说这种话,可是人家当时说的可是振振有词!

    “这事儿必须从娃娃抓起!”

    说真的……从娃娃抓起这话,真的不太适合用在这里。

    到了傍晚,姜熹和叶繁夏才出了门,叶繁夏一回来,姜熹立刻觉得自己有了个伴儿,两个人事情忙完去逛个街,趁着太阳落山,天气凉爽一些。

    只是当姜熹看见燕持送给她的礼物时,还是着实被吓了一跳,这个地方远离市区,两层小楼,前面还有一些小花坛,这明显就是一个适合办公的地方。

    “他说你来这边平时也没什么事做,在临城你不是开了个心理咨询室么,燕殊平时回了部队,你一个人闲着也是闲着,这边正好合适,你以后可以在这里开一个心理咨询室,我觉得生意肯定不错。”

    “这个礼物太贵重了!”

    姜熹本来以为就是个小公寓什么的,没想到燕持出手居然如此阔绰。

    “资本家的东西,你干嘛心疼!”

    “我说叶子……”姜熹扭头看着她,“你俩以后若是结婚了,这也算是夫妻共同财产啊,你就不心疼?”

    叶繁夏被一堵,心里想着倒也是这么回事!

    “我们是一家人嘛!”叶繁夏拉着她的手往里面走,“去里面看看吧!”

    “不过这个真的有些太贵重了。”

    “其实这里燕持之前打算买下这里送给小笙做工作室的,不过秦浥尘给她包了一个楼层,而且小笙很喜欢快节奏的方式,这事儿也就没有提过,现在想起来这个地方倒是很适合你,所以就买了,这地方之前很久没人住了,前些日子让人来收拾了一下,我们去看看,要是缺什么,我们待会儿再去买!”

    “总觉得真的有些受不起!”

    “没事,他送得起,你就收着。”叶繁夏拉着姜熹推门进去。

    周围都有围栏,所以形成了一个小院落,比她在临城的那个精致许多,外墙已经被重新分刷过,青色给人的感觉十分的舒心。

    推门进去,里面的东西真的是一应俱全,包括休息处,茶水间,甚至给她弄了个专门休息,还能洗澡的地方。

    “一些私人物品倒是没买,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所以就没准备,待会儿我们去商场的时候,再去给你挑个。”叶繁夏指了指床,“你平时就可以在这边休息,对了,差点忘了个事,我送你的礼物,都没给你!”

    “叶子,我说真的,真的没有必要……”

    “不是,这个你真的需要!”叶繁夏说得极其认真。

    “什么?”

    “我在京都找了个驾校,给你报了个班,你把车学了吧,以后让燕殊给你买个车,你自己出门也方便!”

    姜熹嘴角狠狠一抽!

    “还挺实用的!”她还能说些什么,这叶繁夏已经帮她报名了吧。

    “去f国给你带的那些,都是一些小玩意,这个才是真正的礼物,而且经济适用!”

    “呵呵……”姜熹尴尬的笑了笑。

    果然是叶繁夏的风格啊!

    说真的,这种天气去学车,等她回来,确定不会被晒成一个非洲人么!

    “你有空和教练联系就好,我把他的联系方式给你,一对一辅导,而且家里有车,你平时也可以练练,你说你怎么不去学车呢!”

    姜熹嘴角抽了抽,说真的,这份盛情她是真的推了啊。

    姜熹和叶繁夏从屋子里出来,就直接去了商场,叶繁夏或许是职业习惯,她已经有便签认认真真记下了咨询室缺少的东西,准备去购置,姜熹低头看着便签纸,还在想着是否有什么遗漏。

    “这个点都下班了,路上有些堵!”叶繁夏停车。

    姜熹侧头看了看窗外,前面堵车的队伍很长,一眼都望不到头,收回目光的时候,她的眼睛忽然瞥见了一个异常熟悉的人影。

    工字背心罩着一件防晒衣,细长的腿裹着一条短裤,戴着一顶很低的鸭舌帽,大半张脸都被阴影遮住了,根本看不清楚。

    怎么越看越觉得和她很像呢!

    这晚上回了家,她刚刚洗澡出来,燕殊已经躺在床上了,拍了拍自己的身侧,“坐下,我给你擦头发!”

    姜熹依言走过去。

    “对了,大哥送了个我一个礼物,我总觉得太贵重了!”

    “大哥和我说了,放心,他这种万恶的资本家,这个房子根本出不了他多少血。”燕殊拿着毛巾,动作轻柔而又熟稔。

    “再说了,那个房子比起我们的婚房廉价多了,你就是心疼也该心疼你老公我啊!”

    “行了,别贫嘴了!”

    “熹熹……今晚我们……”燕殊从后面一把抱住姜熹,对着她的脖子就啃了一口。

    “昨晚说好今晚休息的!”

    “我就抱抱,又没怎么样!”燕殊的手开始不老实。

    “行了你,别闹了!”

    “那你叫什老公,我就不闹你了……”

    “快帮我擦头发!”姜熹娇嗔道。

    “我觉得你身上还有些湿,我也瞬间给你身上擦擦吧……”燕殊说着就动手脱姜熹的睡衣,“媳妇儿,你的内衣……”

    “都要睡觉了,就……”

    “反正穿了也要脱,这样更方便!”

    这一来二去的,等燕殊折腾结束,也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姜熹觉着自己以后非得被他折腾死!

    “媳妇儿,我去拧毛巾给你擦擦!”

    姜熹伸伸腿,懒得说话。

    燕殊倒是一笑,过了睡衣就去拧毛巾,“你把腿别一直绷着……”

    姜熹咬牙,“被你弄得抽筋了,我伸伸腿怎么了!”

    “没事,挺好!”燕殊笑着给她擦了擦身子,姜熹趴在床上,就和一条没了生气的死鱼一样,她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燕殊做那事儿的模样,只能有八个字来形容!

    禽兽至极,至死方休!

    “对了,今晚我和叶子出门的时候,我好像看见白露了,总觉得看到的那个人影和她很像,不过我看得又不是很清楚,又不太敢确定,你说她如果没有失踪被绑架,怎么就不出现呢!”

    燕殊只是笑了笑,并未开口,这心里面已经开始在盘算着什么东西了!

    ------题外话------

    忽然很心疼我们家熹熹,不过算了,造人比较要紧,最近特别想写宝宝,都给我快点生孩子!

    熹熹:你以为孩子是我想生就能生的么!

    我:↖(^w^)↗你可以的!我会让燕殊更加努力!

    熹熹:呃……有些事情不是努力就可以的,要孩子得看缘分!

    我:虽然是这么说,不过不努力就肯定没有结果,你说是吧!

    熹熹:我……你得体谅我!我这小身板!

    我:你躺着就好,剩下的他可以解决……

    熹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