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43 没心没肺,无辜被波及

正文 343 没心没肺,无辜被波及

    ( )医院

    轩陌今晚值夜班,送楚衍回去之后,就直接到了医院,楚衍这段时间倒是和沈廷煊处得不错。e

    战北捷一直不许沈廷煊大半夜出去“鬼混”,这沈廷煊现在找到了个盟友,楚衍每次过来,都是无理三分闹,战北捷拿楚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看着他把沈廷煊拉了出去。

    “哎呦我去,沈廷煊,这老战都能当你爸了,什么事情都要管,这才八点多,他居然就洗漱准备上床了,这是什么老年人的作息啊!”

    “其实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沈廷煊咋舌。

    “那什么才是最可怕的!”楚衍伸手敲打着方向盘,嘴巴里面还哼着小曲儿,悠闲到不行。

    “是他自己过着老年人的生活就算了,还非得逼着你和他一起!我特么的从上了小学开始,就从来没有九点之前睡觉过,他居然逼着我九点上床!”

    “噗——哈哈……”楚衍乐到不行,“战家都睡得比较早!”

    “是啊,所以我很绝望啊,还是你好,最起码轩陌不管着你!”

    “他倒是想,就是现在比较忙,以前我住他家的时候,整天都对我比手画脚的,讨厌得要死,你也知道,轩陌是学医的,他自己是不喝酒的,可是我爱喝啊,你自己不喝,凭什么不许我喝啊,他就不肯,还扬言我要是敢喝,他就要把我赶出去!”

    楚衍一提到以前的事情,乐到不行。

    “然后呢!他把你赶出去了?”

    “是啊,气死我了,我当时就说,我特么的还不稀罕住你这儿了,小爷有的是酒店宾馆,谁稀罕你!”楚衍那模样嘚瑟的要是,这摇头摆尾的样子。

    用沈廷煊此刻的心声来形容,就是两个字!

    欠揍!

    这轩陌得多好的脾气才能受得了这种二货啊,这要是放在战家,都不知道被干爹吊起来打死多少回了!

    “然后呢,你就跑了?”

    “是啊,喝得酩酊大醉,他还不是把我背回去了,他就是跟踪我,你说这种人真的是,明明就是关心你吧,还死不承认,口口声声说怕我死在外面,怎么可能,小爷我混迹江湖这么长时间,难不成还能别人拐了买了?”

    沈廷煊现在是更想揍人了,这家伙根本就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轩陌这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后来时间长了,我算是明白了,他压根啊,就舍不得我小爷我,他家就他一个,平时都是自己一个人,我去了,还添了个活人!”

    “是啊,不仅能喘气,还能和他说话!”

    “就是,再说了,我们家在京都也不是没房子,我又不是没地方住,你说是吧,哈哈……”

    这楚衍要是有个尾巴,现在肯定已经翘上天了!

    这摇头摆尾的样子,着实让人想冲着他的脸狠狠揍一拳!

    “话说活色生香不是关了么?那我们去哪儿?”

    “去街边撸串,好久没吃了!”

    “成!”沈廷煊就是想出来遛遛,这战家倒是整天有人,只是战霆要不就是出去公干,这只要回来,除了给战北捷介绍相亲对象,基本就是在书房,战北捷呢,除了健身、健身就是健身!

    自从发生遛狗相亲事件之后,这家伙狗都不遛了,居然把两只狗扔给了他!

    我在你们家难不成就是专程来遛狗的不成,我也是很忙的好么!

    两个人刚刚坐下没有多久,忽然一群警察就来了!

    “警察同志,我们这是正规合法经营,不是什么路边摊!”摊主急了,这警察来了,不会是要把他的摊位没收了吧。

    警察没搭理摊主,径直朝着楚衍和沈廷煊走过去。

    “楚少是吧!”警察直接走到楚衍面前。

    楚衍此刻正卖力啃着一个肉串,嘴巴边上都是孜然调料,他点了点头。

    “有人怀疑您在活色生香兜售非法药物,麻烦您和我们走一趟吧!”

    沈廷煊正在喝啤酒,这手一顿,看向楚衍。

    楚衍倒是不急,一口一口的将肉串吃完,“不好意思,能不能让我把烤串吃完,吃完再去!”

    沈廷煊嘴角一抽,这在吃货的眼里,这吃的真的是比天还大啊!

    李询对他们说得很明白,要把楚衍“请”回来,所以他们也不敢强制的采取措施,而且沈廷煊的眼神一直冷冰冰的,也是着实吓人,他们只能往边上退!

    这可吓坏了一众路人,尤其是这摊主,更是有些着急上火,在一边连连叹气。

    这一群警察围在他摊子边,愣是不走,哪里有人敢过来吃东西啊,倒是楚衍是真的心宽,这沈廷煊看警察往边上退了几步,这才开口,“你到底搞了什么东西,怎么警察都找上门了!”

    “老板,再来是个羊肉串,多放点辣椒!”

    “好!”老板笑着,可是他的心里在滴血啊。

    这得耽误他的多少生意啊。

    沈廷煊嘴角狠狠抽了两下,“楚楚,问你正事呢!”

    “吃烤串!你吃不吃?”

    “我不吃!”

    “那我吃了!”楚衍倒是不客气。

    “这事儿可大可小,上头抓得紧,你到底做没做!”这关戮禾都撒手不做了,不过下面总有人会顶风作案,这事儿沈廷煊倒是知道一些,只是活色生香到底有没有,他倒是不太清楚,出入活色生香的,在京都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没有人敢深究什么。

    “我跟你说,他家的羊肉串是真不错!”

    “各位警察同志,你们要不要来两根,我请客!”

    众人摇头,他们可不敢吃!

    这警察足足等了楚衍半个小时,沈廷煊还以为按照这家伙的性格,是肯定不会去的,结果人家拍拍屁股,到了老板面前,给他塞了一沓钱。

    “不是,太多了,这个,您还没吃一百块呢!”

    “耽误你做生意了,你收拾东西回去吧,这些钱够你今晚赚得了!”

    这话说完,自己就朝着警车走过去。

    “赶紧过来开车啊,我还赶着回去睡觉呢,不然阿陌那家伙该查岗了!”

    沈廷煊真是恨不得给他一个棒槌!

    这家伙能不能按常理出牌啊!

    “不好意思,我也一起去!”沈廷煊直接坐到了楚衍身边。

    众人一愣,算了,能把他带回去已经很不容易了,他们在边上看得都有些绝望了!只是没想到楚衍居然会如此配合。

    沈廷煊拿出手机,就准备给轩陌发信息,楚衍直接凑头过来,“不会有事的,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干嘛让他赶过来!”

    沈廷煊只能收起手机。

    只是在京都这种地方,这点事情是根本瞒不住的,况且这警局门口蹲了一群记者,忽然瞥见车子里面坐着沈廷煊和楚衍,这事儿在一瞬间就传开了。

    姜熹本来都已经睡着了,听着身侧有动静,扭头看了看,燕殊已经在穿裤子了。

    “这么晚了,你要出去?”姜熹伸手将灯打开,乌黑的长发,随意垂落在两侧,她眯着眼睛,显然对强光还不是很适应,微微打了个哈气,眼中立刻氤氲了一层水光。

    燕殊将衬衣床上,俯身吻了吻她的嘴唇,“有点事儿,我出去一趟,很快回来,你继续睡!”

    “出什么大事了么!”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

    “也没什么事,明早再和你说,你也累了,快睡吧!”燕殊说着将姜熹按到了床上,给她盖上被子之后,揉了揉她的发顶,就往外面走。

    燕殊已经直接将把自己东西搬到了她的房间,反正都领了证了,倒也没什么可拘谨的。

    燕家人自然是乐见其成,燕殊假期有限,姜熹若是能尽早怀孕,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所以每天都很重要的,这衣服行礼还是宋一唯亲自搬过来的。

    警局休息室

    “秦圣哲说,那些迷药是在您的店里里面买的,关于这个事情,您有什么想说的么!”李询问道。

    “你应该问他是谁卖给他的,你直接把人抓了就行,不用经过我!”楚衍倒是坦荡。

    “您的意思是您并不知道这个事情?”

    “我那里从来就没有过这些东西,您大可以去查,不过有没有私下兜售这些我就不是很清楚了,毕竟我那里每天人很多,总会有人想要借机做些见不得人你的勾当。”

    “就是说你们并没有参与这个?”

    “自然是没有的,我既然敢来,就不怕你们去查。”

    沈廷煊见楚衍说到这个份上,倒是一笑,“我看着秦圣哲就是自身难保了,才把脏水泼到楚衍身上的,其实这个事情很清楚,就是有人借着活色生香这个地方,兜售药物罢了,你们可以从秦圣哲入手,实在不用在我们这里浪费时间。”

    “我跟你们来,就是为了证明,我并不心虚,也没做什么亏心事,你们若是想查账或者查任何东西,我也不怕!”

    李询点了点头,“其实我请您过来,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希望您能帮我们了解一下,你的员工是否有人参与这些,或者知道内情,给我们提供一些信息。”

    “我回头给你问问!”

    “那就麻烦了!这已经很晚了,我送你们出去吧!”

    黑色的迈巴赫从市区疾驰而过,燕殊看见一些便衣警察在活色生香不远处徘徊,活色生香今天并没有营业,他们来回晃悠着实有些诡异。

    估计李询让楚衍过去问话是一层意思,还有一层就是楚衍若真的有鬼,必然会让人过来销赃,所以在这儿等着呢!

    不得不说,这李询算是个聪明人。

    只是楚衍这家伙开了个活色生香,完全就是为了自己喝酒方便,他的那点心思,整天都用在吃的喝的上了,哪里有空倒腾这些,楚家又不缺钱,这事儿就是在刀尖上走,他压根没必要这么做!

    楚衍这出了警局,还打了个饱嗝,沈廷煊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种人到底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这都进局子了,怎么还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

    “我让人送你们回去?”李询笑了笑,他现在因为白露的案子已经焦头烂额了,楚衍这边没事,他自然是十分庆幸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

    而燕殊的车子已经稳稳停在了警局门口,那群记者,一看是燕家的车子,这举起的相机又悻悻地落了下去!

    这燕家三兄妹都不是什么好惹主儿!

    燕殊推门下去!

    楚衍一见到燕殊倒是一乐,大手一挥,“不用啦,有人来接我了!”

    沈廷煊看着燕殊一脸郁色,忍不住摇了摇头,这家伙当真是没心没肺啊,没看见燕殊阴沉着脸么!

    燕殊见他没事,倒是松了口气,他收到消息就过来了,楚衍往他身后瞅了瞅:“就你一个人啊,嫂子没和你一起?”

    “她睡了。”燕殊无奈的摇了摇头。

    而此刻一个出租车停在了警局门口,轩陌扔了钱给师傅,没等找钱就直接跑了出去,他穿着白大褂,一脸急切,楚衍一见他,就直接往沈廷煊身后躲!

    轩陌连眼镜都没戴,估计是出来的时候太急了,他走到燕殊身边,朝着楚衍挥了挥手,“你过来!”

    “我干嘛过去!”楚衍咬牙!

    沈廷煊不明白了。

    “你又没做错什么,你躲什么啊!”

    楚衍愣了愣,对啊,他躲什么啊,他直接走到沈廷煊面前,面对轩陌,“对啊,我又没做错什么,你干嘛冲着我叫!”

    “没冲你叫!”轩陌揉了揉额角,他说话难不成声音很奇怪,他抬头看向燕殊,燕殊立刻躲开,和他没有关系!

    “你不是在上班么!”楚衍看着他一身白大褂,“怎么过来了?”

    “听说你进了局子,还以为你去打家劫舍或者调戏良家妇女了!”轩陌松了口气。

    “就是问个话而已,什么事都没有!”楚衍呵呵一笑。

    “走吧,回家!”轩陌扯着他的手就往外面走。

    燕殊揉了揉鼻子,“这么晚了,你们准备怎么走,上车,我送你们回去!”

    燕殊估摸着也没啥大事,不过不过来心里也不踏实,只是这家伙没心没肺的,一路上还在傻笑。

    上车五六分钟的功夫,他的电话就响了。

    “卧槽——”楚衍手一抖,电话直接落在地上,轩陌低头一看,“接啊,你大哥!”

    楚衍将电话拿起来,“你没和我大哥说什么吧!”

    “没有!”

    “那就好!”

    楚衍松了口气,接起电话!

    “喂——大哥!”

    “出来了?”男人裹着一件黑色的睡袍,现在天快亮了,他也没有任何睡意了。直接起身走到窗边,外面漆黑一片,只有零星的一些灯火。

    “大哥,你怎么知道的?”

    “没事就好!”

    “就是随便问个话而已,不过你肯定没经历过被一群警察围着撸串吧,我说我请客,请他们吃串,他们也不吃,就看着我吃……”

    燕殊和轩陌嘴角抽了抽!

    这种经历,他们是根本不想经历好了!

    对面的男人倒是有耐心,絮絮叨叨听他说了一大堆,“大哥,你那边不是天还没亮么!”

    “嗯!”

    “那大哥你再睡会儿吧,我现在也快到家了!”

    “是轩陌家!”可不是你家!

    这孩子能不能长点心!

    “哦!”楚衍是根本不会在意这些细节的!“大哥,你快去睡吧!”

    “嗯!”

    男人挂断电话,才扭头看向一直站在卧室的男人,“你说因为秦家?那个秦家?”

    “嗯!”

    “秦浥尘?”男人嘴巴里面念叨着,“他和楚衍关系不是不错?”

    “不是,秦家现在内乱,秦浥尘单独住在外面,是秦家的二少爷。”

    “是么!”男人倒是一笑,“你下去吧!”

    那人退下之后,他倒是直接去外面弄了些咖啡豆,自己慢慢碾磨着咖啡豆,咖啡的香味瞬间在整个房子弥漫开来,等他咖啡坐好,天已经大亮。

    “秦家……”男人嘴角勾着一抹弧度,喝了口咖啡,苦涩,没有放一点方糖,“我记住了。”

    燕殊今晚过来是专门来当司机的,这给那两人送回去,还得送沈廷煊回去,最要是战北捷看着自己的眼神很奇怪!

    自己要走了,还的来了一句!

    “都结婚了,半夜就别出去鬼混了!带坏他家小孩!”

    燕殊简直无语,我……

    他什么都没做啊,什么叫做带坏他家的小孩!

    就沈廷煊那个德性,需要他带坏?

    自己已经足够坏了好么!

    “其实和燕殊没什么关系,今晚的事情……”沈廷煊刚刚要给战北捷解释来着,战北捷一记刀眼射过去!

    “你站在他那边?”

    “我……”

    “明早遛狗结束,带他们去宠物店洗澡!”

    “我怎么会站在他那边呢,你不是开玩笑么,我去睡觉,明早要去公司!”

    他可不想带着他们去洗澡,简直遭罪!

    两只狗那样了,还需要美容么,再美还不是黑黢黢的一团!

    战北捷微微挑眉,看着燕殊:“你不走是准备留宿?”

    “我家有老婆,不像你只能和你冷床板作伴,我回家!”

    战北捷咬牙,这个混蛋,结个婚了不起么,有什么好嘚瑟的!

    轩家

    楚衍总觉得轩陌怪怪的,可是他有说不上来,或许是作为单细胞生物的直觉吧,“阿陌,你饿……”

    “去洗澡休息吧!”轩陌直接进了房间,随手将白大褂过了放到一边,楚衍十分狗腿的跟了进去,轩陌的房间和他的人一样,简洁而又大方。

    “阿陌,你生气了?”

    “没有!”

    “那你干嘛对我爱答不理的,今晚的事情也不怪我啊,而且我要是不跟着他走,估计明天指不定传出什么不好听的,我是正当合法经营,可没做什么肮脏的生意。”

    “我知道!”轩陌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或许是气他都这样子了,还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

    就他这样子,真的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阿陌,你的床真舒服!”楚衍直接往轩陌床上一赖,“要不今晚我睡你这里好了!”

    轩陌脱衣服的手一顿,“你睡吧,我去你房间!”轩陌说着抬脚就准备去。

    楚衍直接从床上蹦起来,准备去阻拦,可是还是慢了一步,轩陌已经推开了他的房门!

    一股浓重的油炸食品的味道,电脑还开着,放着游戏直播,桌子上满是零食垃圾,被子有一大半是落在地上的,地上面子垃圾袋更是一大堆。

    “明早阿姨就过来打扫了……”

    “我值夜班,你就在家吃了这个?”轩陌往里面走,这根本就进不去脚啊!

    “我这不是看直播无聊嘛,你又不让我出去喝酒,我就叫了些外卖!”

    轩陌直接走到他的床头,掀开被子,拿开枕头,果不其然!

    “阿陌……”楚衍直接扑过去!

    “为什么每次都把换了袜子你要塞在枕头下,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脚很香?”

    “也不臭吧!我就是习惯了!”

    “现在收拾!”

    “这么晚了,明天阿姨过来她会收拾的,我们先去睡觉,哈哈,哈哈……”

    “我看着你收拾!”轩陌是双手抱胸站在房间唯一一个能够落脚的地方!

    “阿陌,你别……”

    “出去睡,或者收拾!”

    “你别以为我不敢出去睡,我……”

    “走啊!”轩陌一笑,“车子都不在,你是准备爬到你家酒店么,距离我家最近的,开车都要半个小时,等你走到,正好天亮,吃早饭!”

    “你厉害,我收拾!”楚衍呵呵一笑,心里却把轩陌恨透了!

    轩陌嫌弃的看着他的房间!

    他是真的搞不懂,这种地方,他是如何睡得下去的!猪窝都比他的干净整洁!

    ------题外话------

    楚楚这样的男人,要是找了女朋友,就是活该被嫌弃的命……

    楚楚:(╯‵□′)╯︵┻━┻哼,你先给我找个啊!

    我:什么样的都可以?

    楚楚:后妈,你要准备坑我!

    我:放心,不会找个膀大腰圆的把你压死……

    楚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