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42 泼脏水,渣男认定(二更)

正文 342 泼脏水,渣男认定(二更)

    ( )燕笙歌正无聊的看着电视,忽然瞥见自己老公上了电视,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她明显按键秦浥尘那秀气的眉头往一起拧了拧,按照他的尿性,估计接下来也不会是什么好话。%d7%cf%d3%c4%b8%f3

    阿猫阿狗?

    “扑哧——”

    秦序羽坐在一旁的地摊上玩着乐高,“爹地上电视了。”

    “嗯!”燕笙歌盖着一个薄薄的毛毯,腿边还搭着一个画了一半的设计稿。

    记者显然没想到秦浥尘的嘴巴忽然会这么厉害,不过还是有人不怕死的问了一句!

    “秦二少怎么着也是您的哥哥,对于这件事情,您就没有什么想说的么!”

    “我每一分每一秒能赚多少钱你们知道么!”秦浥尘最近心情都不太好,几乎是整天被燕笙歌折腾。

    大半夜要吃卤煮,大半夜要吃火锅,或者大半夜她直接蹲厕所蹲了几个小时!

    她蹲厕所不打紧,他得在外面守着,他现在真的是练就了,站着都能睡着的本事。

    燕笙歌最近的脾气越发暴躁,他还必须得赔着笑脸,好不容易她今天心情不错,自己来公司处理公务,又被一群人拦住,秦浥尘能不抓狂么!

    “你们觉得我会有时间关心这些么!”秦浥尘轻笑。

    “那现在您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您有什么看法,有一种说法是白露是被秦二少绑架的!”

    秦浥尘轻笑,眸子扫过他胸前的工作证,“我会把你的话告诉他的!”

    说着就直接抬脚往里面走!

    那人顿时急了,这秦浥尘不是将他往火坑里面推么。

    不过秦浥尘哪里会告诉秦圣哲啊,他和秦家的关系完全是势成水火的。

    秘书快步走到他的办公室,“总裁,早上爆出了白露的事情,现在我们公司的股票出现了小幅度的下跌!我们该怎么处理!”

    秦浥尘手头积攒了一堆文件,“先暂时不用管这个,将继续处理的公文拿过来,剩下的以后直接送去我的家里!”

    “那过些日子的周年庆……”

    “先取消吧。”

    “取消?”秘书有些诧异。

    这可是秦浥尘上任以来,要举办的最大型的一次周年庆了,而且前期已经准备了很久,这都要到时间了,怎么临时就取消了。

    “那我们对外怎么说,帖子都发出去了。”

    “就说秦家发生了一些不可逆的人为因素,这次宴会取消,也深感抱歉,同时给他们送去一些小礼物,礼物你自己斟酌,直接报财务。”

    “明白,那我立刻去办!”

    秘书走出去自后,秦浥尘才微微抬头,秦圣哲这个时候出事,周年庆又迫在眉睫,秦家搞不好会在这个时候惹事,况且燕笙歌怀孕头三个月比较重要,他现在根本没精力管这些,不如直接取消,外人不懂这事儿是秦浥尘一人做的决定。

    反倒觉得是因为秦圣哲的丑闻才不得不取消大型活动,这秦圣哲此刻还在警局接受审问,猝不及防的一彭脏水就泼了过去!

    “啪——”李询将照片直接扔在秦圣哲面前,“这些都是我们在白露曾经居住的地方发现的,根据你们邻居反映,在白露失踪的前一天,你曾经去过她的住处!”

    “这是我给她买的房子!”就是他们一直会的地方。

    “然后呢,你们做了什么!”李询双手抱胸靠在椅子上。

    “警察同志,一男一女,深更半夜的,您说还能做什么啊!你们没有夜生活,我有啊!”

    “你直接回答我们的问题!”李询语气严肃而又笃定。

    “就是做那个事儿呗!”

    “白露有没有反抗!”

    “这个事情本来就是你情我愿,什么反抗不反抗的!”

    “可是现在留下了她挣扎的痕迹!”

    “警察同志,男女之间做点私密的事情,难免会搞出一点小状况,这不是很正常嘛,我说你们是不是处男啊,这种事情还问!”秦圣哲现在烦躁得很,他现在真的是恨不得直接掐死白露,怎么就给他搞了这么一出。

    弄得他现在成了众矢之的。

    “那现场的血迹怎么解释!”李询将几张照片拿出来,“这样的血迹应该不是那个可以搞出来的吧!”

    这血量确实有些多。

    秦圣哲盯着照片看了一会儿,眉头紧锁,因为他第二天离开之前,客厅里面应该没有这么多血。

    只是时间过去这么久,他也确实记得不太清楚。

    “你最好老实回答我们的问题,这些血是怎么形成的!是不是你强迫她的时候造成的!”

    “我和她是什么关系你们不懂么,我强迫她?笑话,是她自己要跪舔我,我都……”

    “别和我们扯这些,那晚到底怎么个情况,这个血量可有点多啊!”

    “当晚我们没有开灯,可能撞到了什么吧,我真的不记得了!”而且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

    “那就先这样吧,你要是想起什么再和我们说!”李询说着就示意身侧负责记录的警察黑自己一起离开!

    “喂——”秦圣哲一拍桌子,“你们怎么就这么走了,放我出去,我和她早就没联系了,她的失踪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放开我!”

    “就算他的失踪和你没关系,今天你的行为也构成了袭警,按照规定,我们可以对你采取五日以上十日以下的拘留,您就好好待着吧!”李询说着不管后面秦圣哲如何呼叫,也不搭理。

    “队长,秦夫人来了,还给秦圣哲请了律师,他们现在就要将秦圣哲保释出去!”

    “我去看看!”李询快步走到办公室。

    孙静闲在电视上一见到秦圣哲出了事情,就立刻找了律师过来,她可不想让秦圣哲在里面吃一点亏。

    “李队长,您好,我想见一下我的儿子!”孙静闲开口。

    “可以!”李询倒是很淡定。

    “我们已经在申请将秦二少保释出去,麻烦李队长行个方便。”律师开口。

    “他是我们案子的重要嫌疑人,我们有理由对他进行扣押进行提审,你们若是想将他保释出去,也不是不可以!”

    “那我们就尽快走程序吧!”律师没想到李询会这么好说话。

    “只是现在他除了涉及白露失踪的案子,还涉嫌袭警,您是律师,这个应该不用我解释吧!我们有权利对他进行扣押!”

    孙静闲一听有些急了,“这肯定是个误会,您先让我见见他成不!”

    “可以!”

    秦圣哲毕竟不是犯人,李询没有理由拒绝他们见面。

    因为秦圣哲的事情一闹,活色生香门口堵了许多的记者,严重影响了正常的运营,所以楚衍决定将活色生香关闭一天,直接去医院准备等轩陌下班。

    轩陌刚刚做了手术出来,浑身骨头僵硬了,脖子更是动一下都有些疼,他随手摘掉眼镜进了办公室,一进去看见楚衍坐在他的位置上,双腿随意的翘在他的办公桌上,正在嗑瓜子,整个办公室都是一股瓜子的味道。

    “你可算是回来了,等你好久了。”

    “不是陪燕伯母看场地么,没有陪他们再玩玩?”轩陌直接走过去,看见一地的瓜子壳,有些无奈的捏了捏眉心。

    “有啊,本来打算去活色生香玩的,都到了,不过秦圣哲被抓走了,现在一大群记者堵在那里,我就干脆放了员工一天假。”

    “是么!”轩陌对这些事情向来不上心。

    “我去食堂吃点东西。”

    “都这个点了,你们食堂有什么东西吃啊!”楚衍放下瓜子,“走吧,我带你去吃点别的。”

    说着拉着轩陌就往外面走。

    燕殊和姜熹已经到了家中。

    宋一唯和燕老爷子正在客厅,核对宾客名单,得提前通知人家。

    “你们回来的挺早的,正好一起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宋一唯将名单递给燕殊。

    都是一些至交好友,人不会很多,燕殊看了一圈,倒是没什么遗漏。

    婚礼的事情很繁琐,需要讨论的东西很多,姜熹以前觉得举行婚礼是个很简单的事情,这真的落实到了自己身上,才发现,事情真的特别多,就是婚礼的喜帖宋一唯都给他们挑了十几种样式,这看得都有些眼花缭乱了。

    刚刚吃了晚饭,准备歇会儿,燕老爷子是雷打不动在等新闻,只是这好几个频道都在放一个内容,他就干脆不换频道了。

    “这个白露是谁?”燕老爷子指着电视。

    燕殊正在喝汤,差点一口汤喷出来,怎么爷爷都看到这个了。

    “你认识?”

    “我不认识,秦圣哲和她有关系,听说失踪了,她的父母已经报案了,秦圣哲今天被带去警局问话了。”

    燕老爷子自然清楚秦圣哲是个什么货色,嗤之以鼻,端起杯子喝了口茶。

    这是媒体专门给白露的父母召开的一个发布会,他们都是抢新闻的,这能够挖到这样的猛料,自然不可能错过,巴不得事情闹得越大越好。

    姜熹端着水杯走到燕老爷子身后,这白露的父母看起来都是寻常百姓,没有什么特别的,和白露也没有什么特别相似的地方,只是他的父亲额头上还裹着纱布,脸上还有一些瘀伤,应该是被人打过。

    他们一出场,各种闪光灯就开始不断闪拍,他们眼中带着一丝茫然无措,直到主持人恳请记者关掉闪光灯之后,他们脸色才稍稍缓和了一些。

    说是一个发布会,其实就是一个小型的访谈。

    “各位,针对女明星白露失踪一案,我们有幸请到了白露的父母,我想请问伯父伯母,你们是如何发现自己女儿已经失踪了?”

    一提到自己的女儿,那个中年女人就掩面哭泣起来,那个男人也满目悲戚,“其实是我在家出了事,小露一直很懂事,她知道我出事了,就买了机票说要回来,我们知道她平时很忙,就不想让她回来,那孩子从小就很孝顺我们……”

    “那你们应该很早就发现她失踪了才对,怎么会现在才报警!”

    “因为我们在找人,我们以为她是不是忽然接了什么活动,是不是在剧组,所以不方便和我们联系,所以一直打她电话,可是一直都没有人接听……”

    “那后来呢!”

    “后来我们就找她的经纪人,她居然说她都好久没见过她了,我们才到了京都,去了她的房子,发现地上有血,我们才报了警!”男人脸上都是悲伤的表情,不似作假。

    “好好的大活人怎么可能凭空消失啊!”燕老爷子叹了口气。

    “那你们知道你们女儿平时在京都的情况么,比如说和秦家二少爷……”

    一听见这话,那个女人哭得更加忧伤,男人连连摇头,“我们根本不懂这个,她也从来不会和我们说这些,这要是知道她居然背着我们做这些,我真的会把她的腿打断!”

    “做父母的都在把孩子放在心尖上面疼,估计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得心疼死!”宋一唯叹了口气,直接坐到了沙发上,盯着电视。

    裴燕泽只是偶尔瞄两眼电视,他正拿着一份外文报纸,不知道在阅读什么,对电视上的东西,似乎并不感冒。

    “就是说你们之前并不知情?”

    “她很懂事,从来不会和我们说这些,我们也知道她一个人在京都过得不好,所以有些事情她不说,我们也不问,我只是没想到,她怎么会走上那条路……哎——”男人叹了口气,“我当年就不应该同意她去当明星,也不会有现在这种事!”

    “葛先生,你们先冷静一下!”主持人轻轻咳嗽一声,“听说你们现在怀疑是秦家人绑架了你女儿?”

    “我身上的这些伤就是他们家做的,你说我女儿失踪和他们家有没有关系!”男人说着直接掀开自己的衣服,他的身上还有淤青更多,记者都纷纷举起相机。

    “您说这是秦家人打得?”

    “不是他们打的,是他们派人打的,那些人在我们当地很有势力,他们说了,让我们别惹那些惹不起的人,否则下次就不会这么走运了,除了他们家,还会有谁!”

    众人纷纷交头接耳,现场显得十分骚乱。

    “那您觉得您女儿的失踪和他们家有关系是么?听说警方已经带他回去问话了,关于这个事情,您又是怎么看的!”

    “我女儿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主持人尴尬的笑了笑,“其实你们报警就可以了,为什么要选择求助媒体呢!你们这么做,许多人说你们是想故意炒作!”

    “我们女儿都失踪了,我们就是想要找到我们的女人,我们哪里炒作了!”一直没说话的女人反而爆发了。

    “我们到京都什么人都不认识,我们两个人能干嘛,去她的经纪公司,他们不帮忙,反而还说我女儿欠了他们一大笔违约金,要我们还钱,几千万啊,我们哪里来的钱,我们也是没有办法!”

    “您女儿确实已经和经纪公司解约了,违约金的问题,我们也咨询过,确实存在这么一笔钱!”

    “他们说我的女儿作风有问题,那我请问,你们这些人整天都跟着她,她的经纪人难道不懂么,明明是他们自己也想要巴结那个狗屁秦家,现在看我女儿和那个臭男人闹掰了,就准备把我女儿逼死!”

    在场的哪里不懂这个道理,只是无人说破罢了。

    “那你们现在准备怎么办!”

    “我就要找到我女儿!”男人态度异常坚决。

    “那您是准备借助媒体的力量么?”

    “我给你们跪下了,求求你们帮帮忙,帮我找找她!”女人扑通一声跪在了记者面前。

    场面顿时显得有些失控!

    “葛女士,您先起来,有什么话,我们慢慢说……”主持人试图将她拉起来,可是根本拽不动!

    “如果有哪位好心人曾经看到我女儿,麻烦和我们联系一下,求求你们了,拜托了,我们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啊……”女人哭得异常凄惨,姜熹握着水杯的手,顿时收紧,若不是没办法,他们也不会求助媒体吧,一个外地人来这里寻亲,秦家家大业大,确实很难。

    “小露啊,如果你在外面看到电视,一定要和我们联系,我们很担心你啊,有什么事情我们都可以帮你解决……”

    这到了后面基本上就剩下煽情的部分了,燕老爷子年纪大了,真的有些见不得这些,他微微叹了口气,起身准备去楼上休息,这看新闻的心情都被破坏了。

    “秦圣哲真是造孽啊,哎——”燕老爷子一边叹气一边往楼上走。

    “小露,你可一定要平安回来,你不要怕,做爸妈的虽然没什么能力,保护你的能力还是有的,你还怀着孩子呢,你可千万不要一个人在外面做什么傻事啊!”

    真是一石掀起千层浪!

    “简直混账!”燕老爷子气得直接将手边的玻璃茶盏得打碎了,“怎么还怀孕了!”

    燕殊和姜熹对视一眼,“爷爷,我听说是没怀孕的!”

    而此刻会场已经全部乱掉了。

    本来就已经传出了白露怀孕的消息,只是没有人证实过这个事情,此刻她的父亲忽然说出这个话,记者整个都炸开了!

    “您说得这是真的么?白露真的怀孕了?”

    “那她怀上的肯定就是秦圣哲的孩子啊!秦家怎么可以对一个孕妇出手!”

    “麻烦您详细说一下,白露是真的怀孕了么,您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这些么……”

    ……

    燕老爷子气得浑身发抖,“这都是什么事啊,要是我的孙子,我就直接把他打死得了,简直是个祸害!”

    燕殊微微挑眉,你也没少打我。

    这从小到大他挨打的次数可不少。

    秦家

    燕笙歌是打着哈气将发布会看完的,秦浥尘实在搞不懂,为什么女人会对这种鸡飞狗跳的场景如此感兴趣。

    “秦圣哲这次真的是玩大了。”燕笙歌嘴巴里吧唧吧唧吃着东西,秦序羽前些日子买的零食都进了他的肚子里面。

    “是挺大的,闹得还挺凶。”秦浥尘打了个哈气,“看完了我们就去睡吧!”

    “急什么啊,这秦家没和你联系么,你在公司门口那么说,阿猫阿狗?秦浥尘,你可真有才!”

    “用阿猫阿狗形容他,我还是抬举他的!”秦浥尘轻笑。

    “不过话说回来,这白露不是没怀孕么!”

    “她怀不怀孕一点关系都没有,重要的是现在媒体都认定了她已经怀孕了,而且在人们的人们的认知里面,孕妇都是属于弱势群体,自然而言的就会偏向她,估计现在所有人都已经认定了秦圣哲是个渣男!”

    也是他活该,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和笙笙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这个秦圣哲心里还惦记着燕笙歌,真是被打死都不觉得憋屈!

    “他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燕笙歌轻笑,“这次他算是吃大亏了。”

    “对了,周年庆的活动我取消了!”

    “什么!”燕笙歌显得有些激动,“筹备了个把月,怎么说取消就取消了,这个活动对你很重要,你不懂么,就因为秦家这点破事?”

    “也不尽然!你先冷静点!”

    “都准备这么久了,怎么能说不搞就不搞了!”也太任性了。

    “这个不是一时一刻的事情,还有许多后续的事情,很多合作伙伴过来,还得忙着应酬,我要是忙起来,谁照顾你啊!”秦浥尘冲着燕笙歌一笑,他的秀气的眉头舒展开来,整个人好看得不得了!

    燕笙歌努努嘴,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隔了半晌,才抬了抬手。

    “走吧,去睡觉!”

    “要我抱你?”

    “如果你坚持的话!”

    秦浥尘倾身过去亲了亲她的嘴角,眼中尽是宠溺。

    没有任何事情是比她更重要的,她就是那个1,别的事情都是0,失去了这个1,就是他的事业再成功,赚了再多的钱,那么多的0,也是没有一点意义的。

    ------题外话------

    假期的学校吃个饭都成问题,食堂就开了一个窗口,一个大妈,还有难吃的剩菜……~(>_<)~

    燕小二:所以你就回宿舍好好码字吧!

    我:(╯‵□′)╯︵┻━┻我要吃饭!

    燕小二:摸摸你的腰,你怎么好意思吃得下饭!

    我:信不信我打死你!

    燕小二:或者穿一下你去年的裤子……

    我:我去码字,绝食!

    燕小二:┑( ̄Д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