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41 失踪,抓捕,秦浥尘的毒舌

正文 341 失踪,抓捕,秦浥尘的毒舌

    ( )第二天一早,两个人赶了个大早回去,从这边回去需要两个小时左右,昨晚和宋一唯说好去看婚礼场地,所以两个人都显得异常兴奋。

    “我妈常年在国外,其实她还蛮喜欢那种西式教堂的婚礼,只是我们结婚日子定的很仓促,这暑假结婚的人不少,教堂那边好日子都被人订光了,楚家那个酒店不错,待会儿去看看,你若是满意,就直接定了。”

    姜熹点了点头,心底有着掩饰不住的小雀跃,她打开窗户,山里的空气空濛清新,戴着雨后泥土青草的芬芳,她抬手看了看手上的那枚戒指,说真的……

    实在有些丑,就是棱角都不是很平整。

    “对了,临城那边要通知的人,黎家、还有于教授,你的一些同学,还有需要通知的么?”

    “暂时没有了。”姜熹摇了摇头。

    说实在的,她是真的没什么朋友。

    以前但凡是和她走得近一点的,无论是男生女生,都会受到姜姒的排挤,自然无人敢和她再继续做朋友了,这久而久之,自己也独来独往习惯了。

    “叶子说要做你的伴娘,还是你有自己的想法?”

    “悠梦之前也和我提过这个事情!”

    “两个正好。”

    燕殊随手拧开了电台,里面正在播放着纯音乐,山路难免有些颠簸,气氛却意外得好。

    “那婚礼的日子就订在这个月初八,我妈已经急着在联系亲友了。”燕殊伸手敲打着方向盘。

    心情就像是要随着这悠扬的乐曲荡漾起来一般。

    从临城回来之后,似乎一切顺利美好的带着那么一丝不真实。

    他喜欢听着姜熹到了最后哭着叫他的名字,他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有些变态了,可是唯有这般,他才能觉得自己真的是完完全全拥有了她。

    从13岁到27岁,他们相识相知的日子很短,可是在他心里,无数次的模拟和她度过一生的场景,而真的回到现实中,倒是显得有一丝不真实。

    姜熹伸手敲打着窗户,配合着音乐的鼓点,嘴角溢出了一丝笑容。

    “对了,楚衍非要当你的娘家人,弄得我很忧伤啊!”燕殊伸手揉了揉眉心。

    “噗——”姜熹倒是一乐,“他怎么想的。”

    “说要认你做姐姐。”

    “他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插播一条新闻快讯,知名影星白露突然失踪,目前下落不明,如果有知情人士知道她的消息,麻烦立刻和警方联系!”

    姜熹一愣,和燕殊对视一眼。

    白露不就是秦圣哲在外面包养的小明星。

    “据知情人士透露,白露在几天前就已经失踪了,目前她的亲朋好友,包括经纪公司,都已经联系不到本人,她的亲人已经向警方报了案,据悉白露已经因为个人形象问题,和经纪公司解除了合约,她需要支付近千万的违约金,有人声称她是为了逃避违约金,才故意失踪的……”

    “我们回临城的时候,我在机场好像看见她了。”姜熹开口。

    “这事儿和我们没关系。”

    在京都那个圈子里面,这些腌臜事很多,“会不会是沈家做的?”

    “她既然都已经要离开京都了,沈家何必多此一举,她虽然不算什么大明星,不过这几年秦圣哲没少在她身上花钱,也算是小名气,这闹了这一出,事情刚刚消停,估计又得被推到风口浪尖。”燕殊无奈的摇了摇头。

    姜熹只是淡淡一笑,倒是一点都没放在心上。

    流水别墅

    楚家的酒店,是由大大小小许多个小别墅构成的,说是酒店,不如说是一个度假村,刚刚驶入就能够看见一个大型的高尔夫球场,大型的人工湖,上面居然还有天鹅,各种形态的别墅错落有致的分布。

    他们到达指定位置的时候,宋一唯和楚衍已经在等着了。

    “熹熹过来!”宋一唯现在见着姜熹,这眼睛就下意识的从她腹部略过去,这让姜熹脸上不自觉的略过一丝绯红。

    “嫂子,你可算是来了,走吧,我陪你去看看场地。”楚衍和宋一唯一人霸占了姜熹一边,燕殊嘴角抽动了两下,好歹也关注一下他这个新郎官成不。

    这是一片宽阔的草地,上面还有一些布景,显然这个地方是专门举行露天酒会的,楚衍滔滔不绝的给姜熹介绍着,“嫂子,这里挺好的,到时候会搭一个棚子,天气比较热,到时候将这里规划好,鲜花什么的,会在前一天空运过来,一天晚上就能布置好。”

    “熹熹,你觉得怎么样,如果你觉得露天的不好,我们可以选择室内的,这边也有场地。”

    “我觉得这里挺好的。”姜熹笑了笑。

    “没事,我们先去看看,你再做决定。”宋一唯拉着姜熹往里面走,扭头瞪了燕殊一眼,“快跟上,给你媳妇儿撑个伞,热死了。”

    “好,我立刻就来!”燕殊抬脚跟上去。

    燕殊本来以为看个场地而已,很快就可以结束了,没想到,看了场地之后,他们又去看了一下酒水甜品,楚家在酒店餐饮方面是出了名的,这一看就是整整走了三个小时。

    燕殊就很好奇了,这宋一唯和姜熹两个人都踩着近十厘米的高跟,就不累么!

    燕殊反正是有些乏了。

    楚衍本来还开开心心的,这逛到后面,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好了,我们先吃饭吧,楚楚,真是辛苦你了,陪我们逛了这么久!”宋一唯总算发话要吃饭了,楚衍立刻提起精神。

    “应该的,应该的,午餐都准备好了,我们快去吧!”

    吃了午餐,楚衍提议说要去娱乐一下,宋一唯要回去午睡,燕殊送他回去之后,就直接赶去了活色生香。

    他刚刚到了活色生香门口,就看见门口停了三辆警车,这个时间点,活色生香刚刚营业而已,警察怎么来了。

    燕殊停好车子,抬脚走进去。

    经理正在和警方进行交涉。

    李询看见燕殊,也打起了精神,“二少!”

    “怎么回事?”燕殊指了指李询后面的一群人。

    “我们来找秦圣哲!”

    经理指了指二楼,“在二楼的205包厢,刚刚进去没有半个小时。”

    “谢谢!”

    “配合警方调查是应该的!”经理笑着,“小张,领警察同志过去。”

    “好的!”

    “二少,楚少和姜小姐还在原来的包厢。”

    “我知道了!”

    燕殊和李询是一起去的楼上。

    燕殊是多聪明的人,之前刚刚听了关于白露失踪的事情,这警察就来抓秦圣哲,这很难不让人将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

    “是因为白露的事情么?”

    “嗯!”李询点了点头。

    “确定失踪了?”

    “已经失踪了快一周了。”李询无奈的叹了口气,“这白露的父母知道女儿失踪之后,直接到了京都,听说晚上还安排了媒体采访,白露其实就是个三流小明星,她的消息没多少人在乎的,只是牵扯到了秦家和沈家,后天秦二少就要迎娶沈安安了,这事儿媒体早就盯上了。”

    燕家倒是收到了请帖,只是最近忙着婚礼的事情,倒是没人在乎这个。

    他俩的结合,是因为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估计所有人还是看戏的成分居多。

    “确定和秦圣哲有关?”

    秦圣哲这个人没什么脑子,这些年没少爆出什么私生子的猛料,都是秦家在背后摆平的,一个白露闹成这样?

    不至于吧!

    燕殊总觉得这件事情透着古怪。

    “他之前给白露买了个小公寓,我们把门撬开去看过,在地上检测到了男人的j毛发,以及白露的血迹,而且现场很凌乱,窗户上桌子上,都有摩擦的痕迹,地上散落着白露的头发,还有一些挣扎的痕迹!”

    燕殊咳嗽了一声。

    说真的,秦圣哲这些年在这个圈子里也是比较出名的,因为他玩弄女人的手段比较多,这些应该不是什么挣扎的痕迹吧,或许是那个过后的痕迹呢!

    “你们是认为秦圣哲和她……”

    “白露的父母报警说女儿失踪,怀疑是秦圣哲做的,而且目前来说他也是有嫌疑的,现场的话……”李询脸上滑过一丝羞赧,“其实和强奸的现场也很类似,不把他带回去询问一下,这事儿过不去!”

    燕殊越发觉得这个事情透着古怪了。

    而且从燕笙歌那个服装秀的会场,还有医院门口见过白露两次,是个十分懂进退的女人,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在医院门口她的反应很机智,甚至是可圈可点的,这样的女人应该知道知难而退才对。

    审时度势的本事自然不在话下,不然也不会在秦圣哲身边待这么久,怎么会忽然失踪。

    而此刻他们已经到了205的房间门口,李询走在前面,示意了一下身侧的民警,交换了一个眼色,两个人直接抬脚!

    “砰——”门被一脚踹开!

    一股刺鼻的味道瞬间传来!

    很呛人,房间里很乱,昏暗,电视里播放着重金属摇滚乐,耀眼刺目的闪光灯,打在屋内人的身上,让他们的神情变得越发迷离,燕殊就站在门口。

    里面的景象他看得一清二楚!

    这秦圣哲是当真不怕死啊!

    居然在活色生香搞这种东西!

    秦圣哲一手一个搂着两个长发美女,那两个女人都衣衫不整,眼神迷离,他们撞门进去的一瞬间,秦圣哲正和其中一个热吻,两只手在两个女人身上也没闲着,上下其手,那动作十分的老辣。

    一个民警将灯全部打开。

    他们这才注意到还有一个女人正趴在地上,眼神迷离,嘴巴边上还流着一丝口水,她上半身几乎没穿,一条小皮裤根本包裹不住任何东西。

    秦圣哲一看冲进来一群警察,顿时有些慌了,伸手将身旁的两个女人推开!

    “你们做什么!”

    李询看了看桌上的酒水,他常年办案,自然知道秦圣哲喂了这些女孩吃了什么东西,两个被他推开的女孩,就是被推开之后,整个人还是晕乎乎的,眼神迷离而又闪烁,嘴巴里面念念叨叨的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这明显就是吃了迷药。

    燕殊挑眉,这秦圣哲是真的撞到了枪口上,他们这些富家公子玩女人的时候,为了找些不一样的乐子,迷药这些是很正常的。

    “秦圣哲是吧!”李询轻笑。

    “既然知道我是谁,你们来这里做什么!”秦圣哲其实心里有些发慌,因为他做这个事儿算是违法的。

    “先把三个女孩架出去,送去医院!”李询说着几个民警就将三个女孩扶了出去,她们晕乎乎,根本没有一点防抗的能力,就是民警给他们披上衣服,他们也是浑然不觉,只是嘴巴里面还在呢喃的念叨着什么。

    “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因为和沈安安的婚礼近了,趁着出来试衣服的功夫,他才得以从家中出来,好久没玩了,本来想趁着这个时候好好玩玩,这都没开始,居然警察就来了,他这是做的什么孽。

    “我们怀疑你和白露的失踪案有关,和我们走一趟吧!”

    “你说什么,我和白露的失踪案有关,我和她能有什么关系!你们是不是搞错了!”秦圣哲忽然瞥见站在不远处的燕殊,心头滑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有什么情况和我们回去再说吧,再说你们之前确实有关系!”

    “我和她已经好久没见了!你们在胡扯什么!”

    “详细的情况去了警局再说吧,秦二少,请吧!”

    李询说着就示意民警去抓人。

    秦圣哲自然是不肯和他们走的,直接就反抗起来!将上前的两个警察直接推开!

    “秦圣哲,我们是依法办事,你别让我们为难!”李询示意他们再上去!

    秦圣哲居然拿起面前的酒瓶就朝着警察砸过去,他们为了闪躲,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空隙,秦圣哲趁势往外面冲!

    若是真的被抓到了警局里面,他回去之后,按照秦振理那个脾气,估计会直接把他打死,他可不想被抓,燕殊就挡在门口,当他冲过来的时候,燕殊微微抬脚,秦圣哲的小腿忽然被一个坚硬的东西撞了一下!

    整个人都往前面栽倒,燕殊眼疾手快,直接伸手扯住他的一个胳膊!

    他的力气很大,直接攥住他的手臂,疼得他嗷嗷直叫!

    “啊——”秦圣哲大叫起来,而燕殊另一只手已经扯住他的另一个胳膊!

    对于一个常年缺乏锻炼的人来说,双手忽然被反剪扯到后背,就像是胳膊要被直接撕扯下来一般。

    “嗷——”秦圣哲连连发出惨叫!

    燕殊明显故意将他的手往上抬,疼得秦圣哲双腿虚软,两眼一黑,整个人的脸已经贴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因为要去山里的缘故,燕殊还穿着靴子,他直接一脚踹在他的小腿上,一阵剧痛袭来,秦圣哲双腿一软,整个人跪在了地上,上半身紧紧贴在墙上!

    “麻烦二少了!”身旁的民警已经过去按住了秦圣哲!

    “燕殊,你特么的故意的!”秦圣哲的脸被压在墙上,明显有些扭曲。

    “你刚刚的行为已经涉及袭警了,这可是重罪,秦圣哲!”燕殊轻笑。

    “这特么的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打我,你分明就是故意的!”秦圣哲大声叫嚣着。

    “我是个军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不是很正常嘛!”燕殊耸肩,“这不过是为了将你制服采取的必要手段而已!”

    “你分明就是在公报私仇,燕殊……”秦圣哲小腿疼得都抽筋了,燕殊那一脚可是没留情,又是靴子,那力道可想而知!

    “你这种危险分子,我采取一些必要措施没错吧,李队长!”燕殊将目光投向李询。

    “谢谢二少帮忙抓人!”

    “不用客气!”燕殊留了个眼神给秦圣哲自己体会!

    简直是个白痴,就他刚刚的举动,这李询若是深究起来,也够他吃一壶的!

    同样是兄弟,这秦浥尘怎么就有个这么个白痴哥哥!

    “二少,真的很感谢,那我们就先把人押走了。”

    “嗯!”

    而此刻听着动静的楚衍和姜熹已经走了出来,见到秦圣哲已经被两个警察压住,倒是很诧异,不过也没多问。

    “秦二少,这个……”李询直接脱下衣服,“您还是遮一下比较好!”

    “我特么的需要这个么,你们快点松开我,我又不是犯人,你们凭什么这么对我!”秦圣哲扭动着身子。

    “那还请您配合我们调查!”

    “我特么的腿都要断了,我还能怎么样!”秦圣哲被踹的那条腿,就是动一下都疼,让他跑,那简直要他的命。

    “松开!”李询开口。

    秦圣哲移开推开架住自己的两个民警,他单脚落地,“什么东西!走开”

    “只要你配合我们的调查,我们肯定不会对您如何的,不过我觉得您还是有必要遮一下自己的脸!”

    “我又不是犯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快点走!”秦圣哲扶着墙,单脚一蹦一蹦的往下走。

    惹得楚衍哈哈大笑,姜熹微微垂头,显然也在憋着笑。

    秦圣哲顿时觉得在女人面前丢了面儿,心里已经怨恨死了燕殊,路过燕殊身边时,他还恶狠狠地警告燕殊:“你给我等着!”

    燕殊挑眉,“你下楼梯的小心一点才好,别摔下去!”

    不得不说,燕殊真的是个乌鸦嘴,这秦圣哲一脚一脚蹦下去的,这只剩下两格了,忽然没站稳,整个人直接滚了下去,摔得他膝盖疼!

    “秦二少!”经理就在楼下,立刻去扶他起来。

    等他站起来,就把人一把推开,“滚开,不要你扶!”

    李询和经理点头示意了一下,就直接往外面走。

    民警刚刚将门推门,秦圣哲还没有蹦出去,各种闪光灯几乎要刺瞎他的眼睛!

    “秦二少,请问白露的失踪案是否和您有关呢!”

    “听说你们因为分手费的问题没有谈妥,发生了争执,是不是真的是这样?”

    “秦家已经逼的白露退出了娱乐圈,为什么还是不能放过她,秦家是不是对各方施压了,白露没有办法,所以自杀了?”

    ……

    秦圣哲此刻真的是一脸懵逼,他可没想到门口有这么多的记者!

    而此刻李询从后面走出来,“不好意思,警察办案,麻烦配合一下!不要拍照!”

    “李队长,听说您经手的都是刑侦案,凶杀案,是不是因为你们发现白露已经不在了……”

    李询嘴角一抽,“白露现在在哪里我们也不清楚,请各位稍安勿躁,我们也在找人,麻烦不要散播谣言,案件有进展我们会随时通报的!”

    秦氏

    秦浥尘最近照顾燕笙歌已经许久没到公司,这没想到刚刚到了门口,就被一群记者围了起来。

    “三少,关于白露的消息您是否知道什么内情么?”

    “有消息称,白露的失踪和秦家向各方施压有关,请问您是否参与了这个事情?”

    “秦家这么大的家族,难为一个小明星,你们觉得过意的去么!”

    ……

    秦浥尘本不想理会,只是这些媒体却越说越离谱,他扭过头,那张精致邪肆的脸,平静得有些吓人。

    “白露是谁!”

    众人愕然。

    “一个明星,之前是您哥哥的地下情人。”

    “秦氏很大,我每天很忙,这些阿猫阿狗的事情你们认为我有时间理会么!”

    秦浥尘的毒舌可是出了名的,只是没想到……

    居然这么毒!

    ------题外话------

    今天是假期最后一天,对于一个来姨妈还需要存稿的人来说……这一整天都我在宿舍,╮(╯▽╰)╭我美好的假期啊……

    不过秦浥尘也真是的,你这么毒舌,燕笙歌知道嘛!

    秦浥尘:她就喜欢我这么毒舌!

    我:~(╯﹏╰)b

    秦浥尘:几个意思?

    我:┑( ̄Д ̄)┍

    秦浥尘:说话!

    我:\(^^)/~

    秦浥尘:……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