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40 温泉之行,不知餍足(二更)

正文 340 温泉之行,不知餍足(二更)

    ( )f国

    这边还是凌晨,燕持就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了,他和叶繁夏都不是睡眠很深的人,他伸手拧开台灯,拿过电话,这么大半夜的,他母亲是疯了么!

    而另一侧的叶繁夏也直接掀开了杯子,裹了睡衣准备出去,这大晚上的,难不成是案子出了什么状况,那铃声在安静的房间中显得格外刺耳。

    “喂——”

    “燕持,睡了?”

    “这么点了,你说呢,我这边凌晨两点啊。”燕持坐起身子。

    “你和叶子什么时候回来啊,不是说了月底么!”

    “后天。”燕持伸手揉了揉眉心,“您有什么事。”

    “小二今天和熹熹把证领了!”

    燕持的手一顿,“动作挺快。”

    “人家的造人计划也提上日程了,你说你好歹是做大哥的,能不能做个表率。你和叶子都出去这么久了,就没发生一点什么?”

    “表率?”燕持起身往外面走,叶繁夏刚巧也从屋里走了出来,她穿着冰蓝色的真丝睡衣,衬得她皮肤莹白似雪。

    燕持眸子有些发紧,他倒是想啊,只是楚家那位大公子事情实在太多,而且做生意是真的精打细算,为了和他谈个合作,这几天没少加班,弄得他都要抓狂了,特别会来事的一个人。

    和楚衍的性格简直是天差地别,一个就是死不正经,一个就是太正经,一个是没心没肺,另一个都恨不得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兄弟两个人的性格那不是差了一个级别。得亏楚衍这没心没肺的性子,若是换个野心大的,估计都不够那楚家大公子玩的。

    “你和叶子准备什么时候把事儿给办了。”宋一唯语气都是上扬的。

    “那个……”

    “我就是和你说一声而已,你俩的事情还得你们自己看着办……”

    燕持挂了电话,扭头看向叶繁夏,“怎么忽然起来了?”

    “被吵醒了。”叶繁夏打了个哈气,“我还以为合同出了问题,回去睡吧。”

    叶繁夏抬脚往自己房间走,这没走两步,就发觉了不对劲,她一扭头,整个人直接撞在了燕持的胸口。

    燕持的胸口很硬,撞得他鼻子有些疼,本来还睡眼惺忪的,现在真的彻底是清醒了。

    “你跟着我做什么?”

    “睡觉。”燕持伸手推着叶繁夏进了房间。

    两个人嘴唇已经触碰到了,叶繁夏忽然的说了一句,“没刷牙呢。”

    燕持抿了抿嘴,“其实刚刚睡下不久,没关系。”说着吻住她的嘴唇,将她按在墙上,伸手抚摸她的小脸,这手从她的脸,脖子,慢慢往下……

    叶繁夏身子一僵,燕持已经抱着她直接到了大床边,他忽然瞥见叶繁夏叠在一起的枕头,抬手将枕头分开,一头一个。

    似乎还是有些不满意,又摆了一下,叶繁夏扑哧一笑,双手托着腮盯着燕持瞅了半天,“是不是觉得怎么摆都不舒服?”

    “有点儿?”

    “因为不是配套的枕头,配套的在柜子里,我觉得太硬了,就换了个。”

    燕持轻轻咳嗽一声,似乎忘了来这里的正事了。

    只是被他这么一打断,两个人似乎都没有那种心情了。

    不过燕持还是在叶繁夏这里赖了整整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早,叶繁夏起床刷牙,就看见燕持正在给她挤药膏,这挤了半天,手哆哆嗦嗦的,愣是不满意,叶繁夏从他手中接过牙膏,直接挤了一条上去,“牙膏而已!”

    “生活需要精致一些!”

    “你这是病,需要治。”

    叶繁夏的那些习惯基本上都是承袭了燕持的,她本身倒是没什么洁癖和强迫症,只是和这个家伙旅游,基本上就是遭罪了。

    比如他们去喂个鸽子,某人嫌弃鸽子脏,有味道,坐个凳子而已,她已经给他擦了一遍了,自己还愣是擦两三遍,怎么着都不满意,最后才发现,是因为这个凳子的木板大小不一,这种强迫症简直是病。

    好不容易要回国了,楚家倒是很豪气,直接派了专机送他们回去。

    “燕总,您有什么事么!”负责人走过来。

    “麻烦你把行李箱摆得整齐一点!”

    “很整齐的!”负责人不理解,行李箱明明规规矩矩的在那里了啊。还有什么问题么!

    “我说的是右边那个再往左两公分,看着不舒服!因为不时很对称。”

    男人嘴角抽了抽,难怪之前接待他们的人都说,这燕总不好伺候,果真如此,这不是强迫症,这真的是病啊。

    得治啊。

    燕家

    燕殊和姜熹刚刚回去,没想到大家都在,就是裴燕泽都出乎意料的在家,他正和燕老爷子对弈,宋一唯则坐在一侧看着杂志,见着两人回来,大家眼中都带着一抹促狭的笑。

    “熹熹,我给你炖了汤,你去喝点。”

    “嗯。”姜熹被宋一唯看得着实有些不好意思。

    这怎么一家人总盯着她的肚子看啊,难不成一个晚上她的肚子就能有动静?

    “熹熹,多喝点。”燕老爷子笑着盯着姜熹看。“瞧你这丫头瘦的,需要多长点肉。”

    姜熹忽然觉得有些脊背发凉,只是悻悻地点了点头。

    汤有些热,姜熹喝了几口,觉得浑身有些冒汗,下意识的伸手解开了脖子前的一颗纽扣,她脖子处一枚深色的痕迹落入宋一唯的眼中。

    宋一唯眼睛一紧,瞪了燕殊一眼。

    燕殊只是冲着宋一唯傻乐,宋一唯一脚踹过去,这个混蛋,媳妇儿是用来疼的,这把人家小姑娘折腾的,姜熹这小身板,哪里禁得起他这么折腾。

    “妈。”燕殊伸手拍了拍裤腿的灰尘。

    “别叫我!”宋一唯轻哼,直接起身走到姜熹身边坐下,忽然伸手十分慈爱的摸了一下姜熹的头发。

    “伯母,有事么!”姜熹和她从未有过如此亲昵的举动。

    “下午小笙和我去泡温泉,你和我们一起吧。”

    姜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燕殊。

    “每个人都是单独的,你不用觉得害羞。”

    姜熹点了点头。

    只是当她真的到了温泉酒店之后才发现一切都是假的。

    什么单独的,这明明就是公共的,只有一个女汤,不过秦浥尘比较土豪,包了整个酒店,所以只有他们三个人在,姜熹看着自己身上这模样,这该怎么见人啊。

    燕笙歌站在姜熹身边,她只穿了一件宽大的白色棉质连衣裙,脱得很迅速,她扭头看向姜熹:“嫂子,你怎么不脱啊。”

    “我马上脱。”姜熹咬了咬牙。

    “哎呦——”燕笙歌忽然瞥见姜熹胸前的一片斑驳,瞬间笑出了声。

    二哥也太禽兽了吧,姜熹身上没什么肉,加上肤色太白,燕笙歌的肤色就比寻常人白一些,这姜熹的肤色甚至比她的更白,这印痕在她身上自然显得更加明显。

    “小笙,你小点声。”

    “没事,就我妈在隔壁,也没有外人在,泡泡温泉对皮肤好,哈哈……”燕笙歌说着已经裹了个浴袍往外面走,宋一唯就在隔壁,听着动静准备过来看看,却被燕笙歌拖着去了外面。

    “怎么回事?你笑成那样?”

    “不是我说,二哥也太禽兽了,把嫂子身上弄得,还能看么!”

    “行了,你别说了,熹熹脸皮薄。”

    “噗——”燕笙歌捂嘴偷乐。

    姜熹看着自己身上,心里气结,裹着浴袍就准备往外面走,整个温泉酒店都被秦浥尘包下来了,显得异常安静,姜熹顺着指路牌朝汤池走去,刚刚拐了个弯,忽然整个人被一股大力一扯,整个身子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燕殊伸手将姜熹压在墙上,嘴角勾着一抹邪魅的笑。

    “你怎么过来了。”姜熹看着燕殊。

    “和秦浥尘一起过来的。”燕殊低头吻了吻她的红唇,“想我没?”

    “有什么可想的。”这才分开一个小时不到而已,姜熹推开他就往里面走。

    燕殊抬脚跟了进去,整个走廊安静的只能听见两个人的拖鞋声,男女之间隔得很近,姜熹刚刚准备进去,燕殊伸手攥住她的胳膊,直接将她扯进了另一侧的男士专用的汤池中。

    “喂——”姜熹大惊失色。

    “别叫,小笙和妈会听见!”燕殊压低声音,附在姜熹耳边,张嘴轻轻啃咬着她的耳垂。

    今天一早就缠绵过,不过姜熹的身体还是异常敏感,她微微咬住嘴唇,避免发出羞人的声音,燕殊伸手搂住她的腰,“熹熹……你身子真香。”

    “别闹了。”姜熹伸手推搡燕殊。

    不过她的力气太小,根本推不动他,反而被燕殊整个人也在了一侧的一块石头上,燕殊伸手解开她浴袍的带子,那双凌厉的眸子在姜熹的身上来回逡巡,姜熹伸手要去遮挡,却被他直接按住。

    他的力气很大,将她的手死死按在石头上,不许她乱动。

    “燕殊……”另一头隐隐约约还能听见燕笙歌和宋一唯的声音。

    燕殊这是疯了不成。

    “乖,别动我就亲两口。”燕殊说着低头吻住她的嘴唇。

    这燕殊刚刚尝了肉味,这哪里是摸摸这么简单啊,石头上有些冰,燕殊带着姜熹入了汤池,温热的水流让人浑身舒爽,姜熹满足的发出了一声婉转的嘤咛声,燕殊顺势抵开了她的唇齿,灵活的舌头长驱直入,直接钻入她的口腔中,来回搅动。

    “唔——”姜熹觉得身体越来越热,她的双手抵在燕殊胸口,想要将这个混蛋推开,可是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你让我泡会儿,真的很累。”

    姜熹声音软弱无力,就像个虚弱的猫咪,带着一丝娇嗔。

    一双猫眼,微微眯着,雾气缭绕下,平添了一抹别样的柔光。

    “行,你歇会儿。”

    姜熹诧异燕殊的举动,不过她快速的到了另一边,趴在池边,她许久都没有泡过温泉了,这水温也十分舒服,或许是昨天被燕殊折腾得太狠了,几分钟后,她就沉沉的睡着了。

    等到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陡然惊觉到了一丝异样。

    “醒了?”燕殊趴在她的身后,男人的胸膛比这温泉水更加炽热。

    “你做什么……”

    “当然是做你喜欢的事情啊。”

    “燕殊……唔——”姜熹话没说完,燕殊直接伸手捂住她的嘴巴,附在她耳边小声呢喃,“别叫这么大声,会被听见的。”

    姜熹只能咬住嘴唇,她都不知道燕殊到底折腾了多久,只是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果然男人说什么,只是亲两口摸两下的鬼话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信的。

    全部都是骗鬼的。

    落日的余晖从酒店客房的窗户洒进来,将整个房间铺上了一层淡淡的金黄色,燕殊坐在阳台上,正在打电话。

    他穿着浴袍,双腿随意的交叠,他的双腿笔直修长,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嘴角扬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秦浥尘开着车,宋一唯和燕笙歌坐在后面,宋一唯叹了口气,挂断电话,“燕殊这小子,真是……”

    燕笙歌扑哧一笑,“你不是想早点抱孙子么,二哥这么努力,我看啊,快了。”

    燕殊抬手端起面前的茶杯,白瓷茶盏,外面是大朵的金边玫瑰花,红花绿叶,很是惹眼,尤其在夕阳下,被堵上了一层淡淡的金粉。

    燕殊的手修长,骨节分明,煞是好看。

    “查得如何了?”燕殊看着楼下大片绿色草地,眼中揉上一层淡淡的柔光。

    “还在找,只是事情过去太久了,需要一些时间。”燕隋一边整理手边的文件一边回答。

    “继续找。”燕殊喝了口茶,语气没有一丝起伏。

    “嗯。”燕隋将资料规整好。

    燕殊放下茶杯往屋里走,“醒了?饿不饿?穿衣服,我带你下去吃点东西。”

    “嗯!”姜熹笑了笑。

    这间温泉酒店很大,要去餐厅需要经过一大片草地,他们简单吃了点东西,本来是打算散个步的,不曾想天空忽然淅淅沥沥飘起了小雨。

    天空是深蓝色的,周围升腾起了一片雾色,姜熹抬头看了看天空,这夏天的天气还真的是像是娃娃的脸,时好时坏的。

    “我去拿伞。”燕殊示意姜熹留在原地等着自己,这里是山上,经常有雨,所以雨伞是酒店常备。

    五六分钟的功夫

    燕殊撑着一把很大的黑色雨伞,另一只手插在裤袋中,此刻的天空是蓝黑色的,将他原本柔和的轮廓,硬生生的映衬出了一丝冷峻,他浑身散发着一种肆意和张扬,大步朝着姜熹走过去。

    嘴角带着一抹温柔的笑意,仿佛整个天地之中,他的眼里就只有她一个人。

    “我们回房间。”燕殊说着已经走到了姜熹面前,姜熹笑着走到伞下,伸手搂住燕殊的胳膊,燕殊嘴角扬起一抹弧度,伸手将姜熹搂进怀中,伞不自觉的朝着姜熹那边倾斜。

    两个人都不说话,燕殊眼睛却注意着姜熹是否被淋到了,眼睛余光看着地面,生怕姜熹被磕绊到。

    姜熹回到房间,直接进了浴室洗澡,这一边洗澡,一边腹诽,这个男人每天哪里来的这么多精力了,真是的,不把自己折腾个半死,都不知道疲惫的。

    一想到他俩以后的日子还长,姜熹都不知道以后自己的日子该怎么过。

    这扯了证才多久啊,她只有一种感觉,就是在床上醒着,又在床上睡了,一天下来没一刻是消停的。

    这才刚刚过去了多久,24个小时多点,就被折腾成这个惨样,她忽然觉得以后的日子肯定是会暗无天日。

    姜熹说着打上了沐浴乳,而此刻燕殊已经脱了衣服,听着浴室中某人还在哼着歌,这脑中忽然就闪过了一个想法,姜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浴室的门就被人直接推开了。

    “喂——”姜熹这一双手,压根不够挡的,这这顾得了上面,顾不了下面,气得她整个脸都红了。

    燕殊看着她忸怩的模样,倒是一笑,“熹熹,你一共就只有两只手,你这是准备遮哪儿啊!”

    姜熹狠狠瞪了燕殊一样:“你还不快点出去!”

    “又不是第一次见了,怎么还这么害羞。”

    浴室此刻烟雾缭绕,热气腾腾,姜熹浑身**,身上面除了泡沫,就是水珠,姣好的身材,朦胧中,更是撩人。姜熹直接背过身子,燕殊喉咙干涩得发紧,他觉得浑身忽然有些燥热。

    多于一个憋了很久的男人来说,无论多少都是不够的。

    他恨不得和她抵死缠绵,直到地老天荒,要不是真的怕把她折腾得狠了,燕殊可不是这么手下留情。

    姜熹本来以为燕殊很快就会出去的,没想打他听见了燕殊脱衣服的声音。

    “燕殊,你脱衣服干嘛,你赶紧出去!”姜熹叫着。

    “叫吧叫吧……”燕殊呵呵一笑,“就是你就算是叫破了喉咙也是没用的。”

    “反正这个酒店隔音效果好,就算不好,别人听见了也是不敢进来的。”燕殊伸手慢悠悠的解开胸前的纽扣。

    可不是么?别说根本没有人听见了,就是有人听见,谁敢进来啊,这不是找死么?

    他的动作十分迟缓,分明是故意的,那种感觉,就像是已经宣布了死刑,偏生这个人拿着刀架在你的脖子上,却又不给你一个痛快,这不是折磨人么。

    姜熹只能看着燕殊慢悠悠的脱掉身上面仅有的衣服,标准的倒三角,身上面没有一丝赘肉,虽然有肌肉,但是并不显得那么突兀,线条优美流畅,肌肉线条分明,在雾气下,更是平添了一丝野性,尤其是他身上还有新旧杂陈的伤痕。

    此刻看起来却不觉得有些骇人,反而让他平添了一丝邪肆。

    他姜熹不自觉地有些看痴了。

    燕殊嗤笑,这个小女人,这个时候发呆真的好么?况且自己的身材有这么好看?

    虽然两个人做这事儿不是一次两次了,姜熹却从来没有功夫好好打量过燕殊,一米九的个子,这人的腿真的是逆天的长,笔直修长,十分漂亮,他慢吞吞的将身上最后一件衣服脱掉,朝着姜熹走过去。

    而姜熹还在愣神的时候,燕殊已经直接上前,直接将某人伸手抱到了洗漱台上面,瓷石的洗漱台,冰凉,姜熹浑身打了个冷战,下意识的伸手抱住了燕殊的脖子,“凉!”

    “待会儿你就该喊热了。”燕殊笑着轻啄她的脖子,惹得姜熹笑出了声。

    关于这件事情,姜熹算是明白了,燕殊这人,会折腾出一百种方法来折腾你,你是根本反抗不了的,与其反抗,那不如直接享受好了。

    “这个地方,我之前就想过了。”燕殊眸子深,就像是在压抑着什么邪火一般,而顷刻间,浴室中又是一场“大战”。

    燕殊以前从不知道做这种事情会上瘾。

    以前总觉得那些整天缠绵温柔乡的人,是不是魔怔了,还是**熏心了,而他现在恨不得每天24小时都和姜熹黏糊在一起。

    不一样的地方,各种姿势,他全部都想要……

    姜熹的精力自然是不能和燕殊相比的,能陪他折腾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等到姜熹被燕殊抱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挂在他的身上面,嘴巴里面呢呢喃喃的说着混蛋之类的词,燕殊丝毫不介意,将某人身上面的水擦干之后,就将她塞进了被子中。

    姜熹就是睡着了,还是撅着嘴巴的,就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眼角还带着一点泪珠,燕殊俯身将泪珠吻去,嘴角扬起了得意地笑。

    ------题外话------

    最近好好查了一下强迫症和洁癖……

    这燕大少吃肉这事儿吧,说真的……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哎,难道要全身消毒?

    这可咋整,为难啊!

    燕大少:你到底是不是亲妈,我可是大哥,怎么能比他晚!

    我:┑( ̄Д ̄)┍你是男配!

    燕大少:我……

    秒杀!

    哈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