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39 温馨甜蜜,平淡中的幸福

正文 339 温馨甜蜜,平淡中的幸福

    ( )海德别墅

    姜熹睁开眼,就能看见月光从窗户倾泻而下,将整个房间巨大的落地窗,让整个房间如同沐浴在阳光下,姜熹伸手想要将压在自己身上的手拿开,燕殊忽然动了一下。ge

    似乎并未醒过来。

    脱离了某人的压制,姜熹整个人也变得轻松了一些,她稍微掀开被子,动了动腿,怎么和人从中间被硬生生劈开了一样,越往上的部分越是胀痛,姜熹伸手揉了揉大腿,我去,这家伙以为自己是练广播体操的么,他到底是怎么折腾自己的。

    姜熹真是从心底心疼自己。

    姜熹双手撑着起来,刚刚试图下床,双腿一软,燕殊大手从后面将她一把捞进怀里。

    “怎么了?”燕殊对着她的背轻啄了一口。

    “真的饿了,别闹,我们起来吃点东西。”姜熹伸手拍掉燕殊在自己身上作乱的手。

    从床上站起来,微微侧头去寻找衣服,她就这么站在月光下。

    因为身体的微微移动,肩膀处的蝴蝶骨,后背中间一条美人沟,她弯腰捡起燕殊的衬衫,可以清晰的看见两侧的腰窝,燕殊眼睛有些发热。

    喉咙一阵干涩,他艰难的吞咽着口水,只觉得一股热流从小腹往他的大脑钻。

    姜熹一边系上纽扣,一边拧开了床头灯,她身上那些青斑驳的痕迹,让燕殊眼睛一紧,自己果然有些太放肆,没有节制了吧。

    只是这东西真的是食髓知味,自己根本不知道餍足,若不是最后姜熹都被他折腾哭了,他估计根本不会停止吧。

    姜熹动了动腿,真疼,她娇嗔的瞪了燕殊一眼,“你还不起床!”

    “起啊!”燕殊笑着伸手打开了一侧的衣橱,里面有摆放得异常整齐的衬衣,他随手拿了一件套在身上,扯过一条睡裤套上,姜熹从床上爬过去,寻找着合适自己的衣服,“为什么只有你的衣服?”

    “我不是太清楚你的s!现在很清楚了。”燕殊的眼睛将她打量了个遍,因为弓着身子趴在床上,宽大的衬衣还崩掉了几颗扣子,基本上是遮不住任何东西的。

    “给我重新拿件衬衣!”姜熹指着衣柜。

    “好!”

    燕殊笑着给她拿了一件白衬衫。

    燕殊伸手帮她将衬衫脱掉,她就那么跪在床上,燕殊站在床边,伸手拨弄着她垂落在两边的头发,低头吻了吻她的发顶,将衬衫给她穿上,“你不找个内裤给我?”

    “我的?”

    “嗯哼——”

    “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不怕……”燕殊双手一伸,直接将姜熹从床上抱起来就往楼下走!

    燕殊一米九的个子,衬衫大多数定制的,罩在姜熹身上,连屁股都遮住了,只是……

    木有安全感啊,空荡荡的。

    “燕殊,你干嘛啊,放我下去!”姜熹使劲蹬着腿。

    “你这么紧张干嘛,这里真的就我们两个人而已。”

    到了一楼,燕殊直接拿起放在茶几上的遥控器,这里的玻璃都是可以遥控变色的,本来透明的玻璃上,立刻呈现出了一种别样的风景图,整个房间明亮,灯光虽然白皙,可是家具都是温暖的颜色,照在上面平添了一丝柔和之色。

    “自己能走?”燕殊将她放到凳子边。

    “走路还是可以的。”姜熹伸手扶住凳子的扶手,“我饿了。”

    “我也饿。”燕殊伸手握住她的手,“嗯……”燕殊俯身,吻了吻她的嘴唇。

    “你是真的准备把我折腾死是不是!”姜熹挑眉看着他。

    “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燕殊说着就朝冰箱走过去。

    估计燕殊早就准备好了,冰箱里面有许多的食材,燕殊切菜做饭的动作十分熟稔,这些在临城的时候,姜熹就很清楚了,这边是开放式的厨房,姜熹移了个凳子坐在一边看着他。

    燕殊已经拧开煤气开始烧水了,“给你弄些汤。”

    “嗯!”姜熹双手托着下巴盯着他。

    燕殊的嘴唇居然破了,估计是自己被他折腾得狠了,一口咬的吧,姜熹扑哧一笑,燕殊抬头看了看,微微倾身,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等一下。”

    而此刻燕殊的手机震动起来,就放在琉璃台上,燕殊刚刚开机,信息很多,姜熹看了燕殊一眼,指了指手机。

    “你帮我看一下,给爸妈回个电话。”

    “好。”姜熹拿过手机,在中午的回收,宋一唯和家中的座机倒是拨了几个电话过来,十二点之后,宋一唯只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点到即止,细水长流!”

    “噗——”姜熹笑出了声。

    “怎么了?”

    “伯母让你点到即止,细水长流,你听着没……唔——”姜熹话音未落,燕殊将切好的一片苹果塞到了姜熹嘴中,“唔,切苹果做什么。”

    “给你做甜品。你给妈回个电话。”

    “嗯!”

    姜熹将电话拨过去,很快就接通了,姜熹开的是免提,所以宋一唯那有些魔性的笑声瞬间充斥了这个房间,燕殊拿着勺子的手一抖,真吓人!

    “燕小二啊燕小二,你知道现在几点了么,现在是晚上八点啊,从早上八点出门,就算你们十点领证结束吧,这都几点了,你也太能折腾了,我不是之前就和你说了么,让你多心疼一些你媳妇儿,日子长着呢,你急什么!”

    其实姜熹光听前面的话,心里还是很熨帖的,只是后面这些……

    日子真的长着呢……

    这可真是燕殊的亲妈啊。

    燕殊扑哧一笑,“妈……”

    “你别给我笑,都这么晚了,你们吃东西没,你这是在做饭?”

    “嗯!”

    “你给她做点有营养的,你的假期就小半个月,你们得趁着这个时候,加把劲,把小孩给生了,对了,熹熹的小日子是什么时候啊。”

    姜熹嘴角一抽。

    “好像距离上次也就是小半个月吧!”

    “正好,这段时间你加把劲!”

    “妈,你不是说细水长流么!”

    “你把孙子生给我再说。”宋一唯顿了一下,“你这一回部队都不知道何年何月,这有个孩子她也不会那么孤单,虽然说她住在家里啊不至于孤单,和我们毕竟有些距离,这些是避免不了的,有了孩子才像个家嘛。”

    宋一唯说得不错,其实就算燕家人对她再好,那毕竟不是她自己的亲人,他们相处时间也不是特别长,姜熹在他们面前也不可能完全放开,有些时候还是得端着一些。

    “燕殊,你听着没,这事儿你得给我上点心。”

    “好了,我听见了。”燕殊一边做饭一边回答。

    “你俩今晚还回来么!是不是住在你的房子那里了。”

    “嗯!”

    “那你给她做点好吃的补补,这孩子也是可怜,怎么遇到你这种霸王!”

    “妈——”燕殊看着姜熹憋着笑,脸一黑。

    “不行,回头我让楚楚给你们送点汤,那孩子不是住在那边么……”

    没等燕殊回答,电话就被宋一唯给挂了。

    燕殊拧眉,“你坐着,我去给你再找衣服穿一下。”

    姜熹点了点头,自己走到锅边,给他守着锅。

    楚衍本来已经换了睡衣准备睡觉,轩陌今晚夜班,不会来,没想到接到了宋一唯的电话,楚衍立刻跳下床,穿着睡衣就往自家酒店跑。

    这可吓坏了酒店的经理,尤其是这位小爷一进来,就直接扯着他往厨房跑!

    “小公子,小公子,您这是做什么?”

    “有什么适合女人喝的补品!”

    “补品?女人?”经理眼睛一亮,“您具体说一下。”

    “就是喝了对女人好的,大补的!懂了么!”

    “那……”经理伸手摸了摸肚子,“是这样?”

    “滚蛋,小爷不饿,你摸什么肚子!”

    “不是小公子,那这位小姐是怀孕了还是?”

    “没有!”楚衍咬牙,怎么可能这么快,呃……好像也不一定,按照燕殊那样的兽性,指不定嫂子早就羊入虎口,“反正什么滋补给我弄点来就好了。”

    “好的!”

    大家哪里知道这东西是给谁的人,楚衍还穿着睡衣跑了出来,别人还以为是他发生了什么,这边楚衍刚刚离开,另一边的f国,就接到了电话……

    “大公子,小公子今天过来,要了许多滋补的汤品。”

    “他确实需要补补!”不过是脑子!

    “是给某位小姐喝的。”

    “是么!”男人邪肆的勾着唇角。

    挂了电话思量了半天,这家伙最近挺乖的,估计也要回来了,老实了不少,平素住在轩陌哪里,哪里来的女人,估摸着是他口中经常提起的那位“嫂子”吧,他倒是很想见识一下,这位让他吹碰到不行的人,是个什么样的。

    还给他扯什么一见如故,楚衍其实不算是很好相处的人,脾气乖张,能让他如此喜欢的人着实不多。

    海德别墅

    二十分钟左右,门外就响起了门铃声。

    “燕殊——开门,燕殊……”楚衍干脆喊了起来。

    燕殊已经做好了饭菜,姜熹坐在桌边,燕殊起身去开门,这家伙倒是会踩点。

    楚衍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饭菜香味,他咽了咽口水,直接蹬掉拖鞋就往里面走。

    “我饿了。”

    “没你的饭!”燕殊将门关上。

    楚衍将汤品放在桌上,看了看姜熹,扭头看了看饭菜,忽然瞥见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又扭头打量着姜熹。

    “怎么了?”姜熹挑眉!

    “哇……”楚衍指着姜熹的脖子,“燕殊,你真是禽兽啊,你怎么把我嫂子脖子啃成这样!”

    “啪——”燕殊打掉他的手,“你以为是鸭脖子啊,什么啃。”

    “嫂子,快,你真的要补补,这人真禽兽!”楚衍说着将汤品拿出来,送到姜熹面前,“嫂子,你尝尝看。”

    “麻烦你了。”

    “不客气!”楚衍的眼睛瞥着她面前的白米饭,姜熹将碗和筷子推到他面前,“你吃点儿?”

    “不太好吧!”

    “既然觉得不好,就请吧!”燕殊指了指门口。

    “既然嫂子邀请,我就勉为其难吃几口好了。”楚衍拿起筷子,“嫂子,你喝汤。”

    “好。”

    因为楚衍过来,一顿晚饭倒是多出了许多的乐趣,楚衍吃得心满意足,躺在沙发上,伸手揉了揉肚子,“哇——大满足!”

    “你这么晚吃这么多真的好么!”燕殊嘴角抽了抽。

    他们夫妻两个人吃起来都没有他一个人多,这家伙是来专门蹭吃的么!

    “难得你亲自下厨,这样的机会可不是天天都有的,对了嫂子,你们以后就住在这边么!我和你说,就这个东西,还是我从国外淘回来的,他买房子的时候,我送的!”

    “一群人送的东西里面,你这个最不值钱!”燕殊冷哼。

    楚衍抱着花瓶,“燕殊,你不识货,我跟你说,就这个东西,放在古玩市场,这都是六位数好么,阿陌的那个才不值钱吧,给了个破药箱,这不是找晦气么!”

    “那是之后送的,阿陌给了红包,比你的花瓶值钱!”

    “这个人……”楚衍轻哼一声,从沙发上坐起来,“心机太重。”

    “所以你和他一起玩,你玩不过他。”

    “我哥也这么说。”楚衍撅着嘴巴,“嫂子,你们到底什么时候结婚啊,燕殊的婚假时间就那么短,你们要是定了日子,我就迟几天再走。”

    “还得回去和长辈商量一下。”姜熹笑了笑,其实仪式什么的,她倒是真的不是很在乎。

    “回头我问问我哥,不知道他过不过来。”

    燕殊洗碗的手一顿,“他过来做什么?”

    “参加婚礼啊,红包肯定不会少的。”

    “红包到就好了,人就不必了。”

    “你可真势利。”

    “不是我势利,就你哥那派头,我怕整个京都装不下他。”燕殊轻哼。

    “他就是稍微有些炫富……而已!”

    “稍微?”燕殊摇了摇头,“前几年承袭了爵位,我看他是想上天。”

    “前些天又买了一架私人飞机,啧啧,我也想要。”

    “就你。”燕殊轻笑,“一个鸡翅膀都买不起,还飞机!”

    “燕殊,你别瞧不起人!”楚衍气得跳脚。

    “行了,吃完就给我滚蛋吧。”

    “我还就不走了,今晚住在这里!”楚衍往沙发上一赖。

    “我们家除了我们卧室的一张大床,能让你睡得就只有这个沙发了。”

    “客房呢!”

    “还没布置!”

    “燕殊,你厉害!”楚衍咬牙。

    “收拾东西滚出去!”燕殊将垃圾扔给楚衍,“正好帮我把垃圾扔了。”

    “喂——”楚衍还没说话,就被燕殊推了出去。

    等他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到了门外,提着两手的垃圾,他看了看周围,路灯很亮,算了,回家去!

    只是当他到了家门口,才发现钥匙没带,还有比这个更加悲催的么,这会儿已经快十点了,晚上还是有些凉的,楚衍还骚包的开着敞篷跑车,这坐在车里跨越了大半个城市又回到了轩陌的住处,冻得他打了个喷嚏。

    “燕殊,你就是个混蛋!”

    而此刻吃了饭的两个人正在坐在落地窗前的摇椅上,燕殊喝了口热茶,扭头看着姜熹,姜熹抬头看着月亮,她还是第一次觉得心情如此平静,世人都说在污染严重,根本看不见月亮星星,这里的月亮明明又大又圆。

    将她的眼睛映衬得越发明亮。

    “熹熹,以后你若是想,我们也可以住到这边。这边比较方便,距离市区也很近。”

    姜熹扭头冲着燕殊笑了笑,“可以。”

    “等我们以后有了孩子,他到了上学的年纪,就常住这边,幼儿园到大学周边都有,很方便。”

    姜熹扑哧一笑,“这房子是你成年的时候买的?这别墅已经建了很久了吧,怎么还会有房子没出售?”

    “楚衍那个大哥手上屯了好几套,一直都没出手,后来认识了楚楚之后,从他大哥手里买的。”

    “这里挺不错的。”环境也好,在京都这种夜晚比白天还热闹的地方,居然可以分割出如此清净的地方。

    燕殊似乎憋了许多话,絮絮叨叨的和姜熹说了好半天,等他在扭头的时候,姜熹裹着毛毯已经睡着了。

    今天她也着实被累坏了,燕殊走过去,伸手将她抱起来,姜熹不安的扭了一下身子,朝燕殊怀里钻了钻。

    燕殊抱着她往楼上走,房间依旧很凌乱,他们的衣服基本上都被撕扯得破破烂烂,姜熹的包被甩在地上,两个红色的本本划出了一个角,燕殊将她抱到床上,伸手将她带进怀里。

    “唔——”姜熹忽然微微睁开眼睛。

    “睡吧,晚安!”

    “晚安!”姜熹伸手抱住燕殊精壮的腰。

    一夜好眠。

    第二天姜熹并不是睡到自然醒,而是被某人硬生生的吻醒的。

    “唔——”姜熹瞬间睁开眼睛,被子被燕殊踹到了地上,他从她胸口抬起头,“终于醒了?”

    姜熹怎么觉着这话听着如此不对味,最主要的是,为什么她一件衣服都没穿。

    “几点了。”

    “六点啊!”燕殊笑着吻住她的嘴唇。

    “你还来!”

    “晨练嘛!”某人说得理所当然,“熹熹,你体质太差了。”

    “我的体质差,明明是你……”姜熹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发烫。

    燕殊单手撑着看着姜熹,“媳妇儿,说啊,明明是我怎么了……”他的眼中装着笑意,一脸的揶揄。

    “你个流氓!”

    “是不是觉得你老公很厉害!”

    “有么!”姜熹挑眉。

    “那就再试试喽!”

    “啊——哈哈……”

    这一大早的,自然又是一室旖旎,等到姜熹被他半抱着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你擦个头发,我去楼下给你拿衣服。”

    燕殊叫人他们送了衣服过来,燕殊打开门,衣服就放在门口,燕殊将手提袋拿进来,一张便签纸引起了他的注意。

    燕老爷子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

    “时间紧,任务重!”

    燕殊嘴角一抽,这都是什么鬼,以为是行军打仗么!

    “你在看什么!”燕殊转眼间已经到了楼上,姜熹从他手中拿过便利签,看见上面的字时,脸登时就红了。

    “这个……”

    “爷爷写的,为老不尊!”燕殊帮姜熹将衣服拿出来,“你穿还是我帮你?”

    “穿衣服还是可以的!”姜熹拿过衣服。

    “媳妇儿,其实你的精力还是可以的,以后我们多锻炼一下就好了,配合好了,那以后……”

    “多锻炼?”

    “那样以后我们才能创造更多的乐趣啊!”

    姜熹真想一脚踹在他脸上,而她也确实这么做了。

    燕殊握住她的小脚,“熹熹,你是还想再来一次么?”

    “别,我还想活着出去!”姜熹将脚抽回来,“对了,你的婚假到底是多少天来着。”

    “一共三天,加上晚婚假七天,还有之前的休假,加起来差不多半个月!”

    “扑哧——晚婚假!”姜熹瞬间被逗乐了。

    “别笑了,走吧,我带你去吃点东西!”

    “你别说,我还真的饿了。”

    “得把你喂饱了。”

    这样才能再把我喂饱了。

    ------题外话------

    关于晚婚假这个,我是在晚上查到的,所以说做军嫂是真的很辛苦啊,军人也很辛苦,很伟大……

    今天专门发糖,就问你们:甜不甜,哈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