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38 扯证,娇无力(必戳,二更)

正文 338 扯证,娇无力(必戳,二更)

    ( )燕家

    第二天一早,这天还没怎么亮,姜熹就忽然醒了,一想到昨晚家里在商量她和燕殊的婚事,一种激动的心情就从心底喷薄而出,五点多就忽然醒了,之后就再也睡不着了,直到听见楼下有了动静,她才起床洗漱。%d7%cf%d3%c4%b8%f3

    她知道这是必经的过程,可是还是压抑不住内心的那种喜悦躁动,嘴角不自觉的裹挟着笑意,那是一种藏不住的幸福。

    翻箱倒柜的,忽然不知道该穿什么衣服了,今天要去拍照她该穿什么好,姜熹犹豫了好久,最后翻出来一条白色的裙子,因为以前姜姒酷爱白色,所以姜熹为了避免和她撞颜色的尴尬,极少穿这个颜色,她的皮肤白皙,穿白色,倒是显得越发透亮。

    整个人显得干净清爽,看起来倒像个在校大学生一般。

    她把头发拢起,扎了个简单的马尾就往外面走。

    燕殊刚好出门,一边扣着袖扣一边往外面,白衬衫,黑裤子,侧脸显得越发禁欲高冷,他侧头冲着姜熹一笑。

    姜熹背着一个黑色链条包,伸手抚了抚裙子,“走吧!”

    “嗯!”

    “你俩不吃饭就出去啊?现在才八点!”

    “到那里正好八点半,登记完了再吃!”

    燕殊拉着姜熹就往外面走。

    他是一刻都等不及了。

    裴燕泽喝了口豆浆,无奈的笑了笑,“猴急什么,媳妇儿难不成能跑了?”

    燕老爷子轻轻咳嗽一声,“当年谁拉着一唯去扯证,人家要下班了,你硬是让战霆去人家门口堵着不许人家下班,愣是给你俩把证弄了才让人家下班,现在还说你儿子。”

    “爸——”裴燕泽伸手推了推眼镜。

    这都什么时候的陈年往事了,怎么忽然说起这个了。

    “别以为戴了个眼睛,就真的变成什么斯文人了,你年轻时候也没少做混蛋事!”

    “爸,吃根油条!”裴燕泽忽然觉得有些脊背发凉。

    宋一唯笑着给燕老爷子倒了杯豆浆,“中午多做几个菜。”

    “燕持和叶子还没回来,这都出去几天了?”

    “人家小两口难得出去玩玩。对了,小二结婚的酒店我已经订好了,前些日子我出去看了看,楚家在城南的那个地方不错,还有一个很大的露天草坪,本来打算去教堂举行婚礼的,不过没看见什么合适的,我们就在草地办吧。”

    “这事儿你和熹熹商量了?”燕老爷子看着宋一唯。

    “那孩子对这个没什么要求。”

    “那也不能亏待了人家。”

    “我知道。”宋一唯笑了笑。“就是有一点……”

    “什么?”

    “这燕殊的假期一共就十天!”

    “咳咳——”裴燕泽咳嗽起来,“十天!”

    “昂,本来就是三天的!”

    “请问三天可以干嘛!”裴燕泽脸上也难免出现一丝愁容。

    “他入伍十几年了,平常也没有休假,这杂七杂八的假期加起来,现在就剩下半个月了,还有七天的婚假,听说是晚婚假!”

    “噗——”燕老爷子是在没忍住,“咳咳……”

    “爸,纸巾!”裴燕泽递给老爷子一张面纸。

    “晚婚?我们家小殊这年龄在部队算是晚婚?”

    “25周岁就算是晚婚了,他都27了,也有26周岁了,所以还有七天的晚婚假。”

    燕老爷子忽然有些觉得对不起自家孙子了,这怎么就变成大龄剩男了。

    “这婚事得抓紧啊!”

    “已经在弄了,他们昨天刚回来,等他俩扯了证回来,再商量婚礼的事情。”

    而对于晚婚假这个事情,因为战北捷这个大嘴巴已经在他们那个小群里瞬间传开了。

    楚楚:噗哈哈,晚婚假,还有这个东西啊,不错不错,很人性化嘛!

    老战:哎,过了25周岁都有这个!

    最炫酷的轩少:那老战,你这个年龄,你要是结婚了,会不会给你补个一个月的小长假!

    老战:啊呸——别和我提结婚这个事好么!最近我要被我家老头子烦死了,他休假在家,就整天想着给我相亲,没正事做了么!

    四少:干爹最近没空搭理你!

    老战:老头子最近是有些反常!

    四少:他捉摸着给大黑和小黑配种!

    ……

    楚楚:哈哈,哎呦,让我笑会儿,这是你哪里没有下手,现在准备拿你们家的狗开刀了么!

    老战:(汗颜)为他俩默哀三分钟。

    而燕殊和姜熹已经到了婚姻登记处,他们到这里的时候,还不到八点半,不过外面稀稀拉拉的已经站了一些人,都是两个两个一起,看样子他们来的还不是最早的。

    “大家排好队,一对一对进来,不要着急哈。”工作人员开始指挥他们排好队,这目光触及到燕殊,倒是吓了一跳。

    没听说燕二少要来登记啊。

    “二少,您怎么来了?”

    “自然是来结婚,不然干嘛!”

    “我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那您……”

    “你忙你的,我们排队就好!”这种等待,无疑是幸福的。

    好在这边有遮凉的地方,不然真的要被晒死了。

    大家虽然都在等待,可是目光却都不自觉地朝燕殊那一对看过去。

    燕殊给姜熹去买了早点,姜熹站在队伍中,一个鸡蛋饼而已,怎么在她吃着,就觉得这么香呢。

    “我也饿了!”一个女生扯了扯自己男朋友的衣服。

    “那我去给你买!”男生咽了咽口水,其实他也有些饿。

    姜熹扑哧一笑,女孩就站在他们前面两个人的距离,扭头看向姜熹,“姐姐,你长得真好看,未婚夫也很帅啊。”

    “谢谢。”姜熹今天专门花了一些淡妆,脸上染上一层淡淡的柔粉色,黑发白裙,结婚证的照片,大家自然都很重视,都是精心打扮过得,不过姜熹无疑是最抢眼的那一个。

    “没有买到喝的,就只有奶茶了。”燕殊从一侧小跑过来,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你跑什么啊!”姜熹从包里摸出手帕给她擦了擦额头的汗珠,“你吃了没?”

    “吃了!够不够吃!”

    “我吃不完!”

    “没事,你吃不完我吃!”

    燕殊嗓门大,周围的人一听,倒是一乐,主要是燕殊说话做事和他本人实在是相去甚远,端着一副高冷禁欲的皮相,而且身上还散发着一股世家公子固有的倨傲和冷峻,看着你的时候,甚至带着一丝冷然,周围的人自然不敢靠近。

    加上刚刚工作人员对他的态度,有一些稍微了解京都上层社会的人,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不过他却不似报纸杂志上面说的那般凌厉骇人,反而很是可爱真实。

    “姐姐,你未婚夫是做什么的啊,个子好高!打篮球的么!”小姑娘很是天真。

    她只有一米五,男朋友一米七六,他俩站在一起,已经有点最萌身高差的味道了,可是这个男人的个子也太高了吧,她只能仰视着看他。

    “不是,他是军人!”姜熹说着擦了擦嘴,“我真的吃不完了。”

    “浪费不好!”燕殊笑着接过她手中的鸡蛋饼,倒是一点都不嫌弃。

    也不知道为什么,姜熹忽然脸一热,喝了两口奶茶,整个唇齿间都是甘甜的香味。

    “军人啊,真羡慕啊,兵哥哥多帅啊!”

    “你男朋友做什么的?”

    “做编程的,木死了。”女孩子虽然嘴上说得很嫌弃,不过脸上却掠过一丝娇羞,这若是真心嫌弃,也不会来登记了。

    燕殊伸手扯了扯衬衫,抬手给姜熹扇了扇风,“热不热。”

    “我倒是还好,你倒是流了不少汗。”

    燕殊只是傻傻一笑。

    等了十几分钟就轮到他们了,填写了表格之后,工作人员确认之后,他们就去拍了照片。

    “这一对真的好看,麻烦坐好了看镜头!”摄影师笑着指导了他们一下。

    “我说……”他伸手揉了揉额头,“其实你不用挨得这么近,可稍微松开一些……”

    姜熹伸手捶了一下燕殊,燕殊冷哼,“我们愿意这么近不行么!”

    “可以可以!”摄影师干笑两声,还不是您高兴就成么!

    照片被贴在了红色本子上,工作人员盖上印章,将两个红本本递给他们,“恭喜!”

    “谢谢!”燕殊伸手接过,姜熹刚刚准备看一下结婚证,忽然整个人就被燕殊抱了起来。

    “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喂——快放我下来,都是人啊,燕殊……”姜熹压低声音,伸手拍打他的肩膀。

    “不放,就这么出去好了!”

    姜熹真是恨不得将自己埋进地缝里面,燕殊居然真的将她一路抱到了车里面,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龙,所有人都盯着他们看,姜熹伸手捂住脸,“燕殊……别闹了,快放我下去!”

    “你是我老婆,我抱一下怎么了!”燕殊挑眉。

    “你抱了一路了!”

    “走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燕殊直接抱着她上了车子,车子飞快的在车流中穿梭,“燕殊,你开车不能慢点儿么!这里是市区!”

    “我有分寸的,没有超速!”燕殊笑着伸手捏了捏姜熹的脸,姜熹低头看着两个红色小本子,居然就这么把证给扯了,从今以后他们就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了。

    姜熹抿嘴一笑,再抬头的时候,已经到了姜熹根本不认识的地方,京都很大,她没来过的地方很多,这边却从未来过。

    很快的到了一处大铁门处,门口还有警卫,见到是燕殊的车子这才放行,“二少!”

    “嗯!”

    燕殊的车子直接开了进去,这地方前面就是商场、办公楼,周围还有小学,可是这块地却像是城中城,被直接划开了,周围有高高的铁栏杆,再往里面走,绿树掩映,偶尔可以瞥见一些小别墅。

    “这边也是我家,之前爷爷没退休之前,我们都住这边,老宅之前都在翻修,近些年才搬回去。”

    “嗯!”姜熹倒是知道燕家在市区是有房子,本来还以为就是秦浥尘的那种别墅,没想到是隔在市区里面的。

    “对了,这个是楚楚家!”燕殊指了指一个只能看见灰色屋顶的房子,“他现在住轩陌哪里,不经常回来,这边是楚家早些年开发的别墅区,当时这边还是郊区,没什么人来,现在已经被规划到了市区里面,政府倒是想把这里拆了只是拆不动,楚家根本不卖地。”

    原来如此,若是按照现在的地价,在这种地方圈出这么大的地方,那是真的要天价了。

    “这就是我家!”燕殊指了指一种红瓦的房子,可是他的车子却没有停止的意思。

    这个别墅区偶尔可以看见几辆豪车经过,却极少看见人走动,他们的车子停在了燕家房子的后面,那是一幢通体浅蓝色的别墅,前面是雕花围栏,院子里种植着许多植物,燕殊直接下车,去帮姜熹开车门。

    “走吧,进去看看!”

    姜熹看向燕殊。

    燕殊牵着她往里面走,小院子的门是开放的,里面可看见一个偌大的游泳池,湛蓝色的水,清澈见底,院子中有一大棵香樟树,边上还有两棵合欢树,点缀着艳红色的合欢花,香味很淡,闻起来十分舒服。

    姜熹心里已经蹦出来一个想法,她的心脏开始猛烈地跳动起来。

    大门的锁是指纹识别的,姜熹有些茫然的看着燕殊,燕殊却直接拉住姜熹的手,按在识别处,门瞬间就开了。

    姜熹兀自一笑,他什么时候把自己指纹都弄到了。

    姜熹推门进去,复合型的三层小楼,可以看见回旋的楼梯,颜色并非她所想的黑白灰三色,而是黄色和绿色交织,三楼算是个小楼,嘴上面开了一晒天窗,阳光从上面直接照进来,整个房间透亮,这种季节几乎不用关照,因为窗户的隔热性,房间内并不觉得燥热。

    整个房间透着一抹清新的味道,地上面铺着羊毛地毯,上面还有反复的几何图案,米色沙发。

    燕殊伸手按了一下墙边的一个开关,沙发对面的绿色窗帘整个拉开,居然是一面巨大的落地窗,地板延伸出去,摆放着摇椅和一个小桌子,蓝色玻璃瓶斜插着一朵黄色玫瑰。

    “现在比较热,冬天比较适合晒太阳。”燕殊蹲下身子,“换鞋,我带你进去看看。”

    姜熹想要自己动手,可是这个男人过于执拗。

    姜熹这才注意到进门处放着一粉一蓝两双拖鞋,燕殊拉着她往楼上走,楼上有许多的房间,最里面的向阳的那个就是他们的卧室了。

    燕殊站在姜熹伸手,将她的手按在门把手上,“进去看看。”

    “嗯!”

    姜熹心里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欢呼雀跃,因为燕殊从来没有和她说过,他居然准备了婚房。

    姜熹推门进去,入目的是粉色的纱帘,被风吹得微微鼓动,阳台的景象她看得不甚清楚,不过她看见了一排绿植,当她推门进去的时候,忽然发现眼前出现了红色玫瑰,姜熹扭头看向燕殊。

    “拿着啊,看我做什么!”

    姜熹伸手将花抱在怀里,抬脚往里面走,房间很大,而且是复合式的,有两个卧室,简洁大方的设计,不过比起下面,这里的陈设少了许多,燕殊从后面搂住姜熹,“我们的房间,我想让你亲手布置。”

    姜熹忽然心头一热。

    “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房子是我成年的时候定下的,陆陆续续的添置了不少的东西,只是还是觉得少了一点什么。”

    “什么!”

    “你啊!”

    燕殊笑着将姜熹直接抱起来,姜熹被吓得手中的玫瑰花,瞬间脱落。

    玫瑰花砸在地上,一些花瓣瞬间掉落,而下一秒钟,姜熹整个人已经跌入了柔软的大床。

    “燕殊……”姜熹伸手抱住他的脖子。

    燕殊低头吻住她的嘴唇,这个吻来得异常轻柔,却并不是蜻蜓点水,或许是气氛太好,姜熹主动迎合他,燕殊身子紧绷,伸手解开胸口的纽扣,伸手摸了摸姜熹的嘴唇,俯身含住她的鲜嫩的嘴唇。

    他伸出伸手舌头轻轻舔舐着姜熹的嘴角,他的手从她的侧脸缓缓往下,抚摸她身体,姜熹身子紧绷。

    他的手上就像是带着一种魔力一样,姜熹忍不住嘤咛出声。

    燕殊就像是瞬间受到了鼓舞,直接撬开了姜熹的唇齿,攻城略地!

    “唔——”姜熹微微弓着腰,身体却在下意识的迎合他。

    姜熹伸手扯开姜熹的衣服,低头含住她的锁骨。

    姜熹脸色羞红,脖子处都染上了一丝浅粉,燕殊顺着姜熹脖子处的那串项链微微往下,咬住了挂在她胸口的子弹头。

    “熹熹……”燕殊的眼睛染上了一丝**的色彩,他的目光落在姜熹身上,就再也移不开了。

    姜熹忽然伸手扯出燕殊的衣服,将他用力往下一扯,就吻住他的嘴唇。

    “怎么了?”

    “唔——”

    话说,其实被女人强吻的感觉也是不错的,燕殊忍不住腹诽。

    姜熹的动作仍旧很青涩,却能够咋最大限度的调度他的周身的神经,他浑身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

    他要这个女人!

    燕殊的手指触碰到姜熹裙子后面的拉链,清脆的声响,燕殊伸手将裙子从她将头剥落……

    姜熹伸手摸到他的胸口处,她的手指一些紧张,解了半天,才解开了一个扣子,燕殊急得要死,直接双手一扯,纽扣崩落,直接将衣服脱了!

    姜熹忽然有些心跳加速,燕殊俯身,很快两个人便坦诚相见!

    燕殊不断亲吻着她的嘴角!

    姜熹整个人完全是晕的,领证,婚房,红玫瑰,好多东西直接向她砸来,让她脑子出现了一瞬间的晕眩!

    知道身体传来撕裂般的疼痛。

    “唔——”姜熹疼得几乎要昏厥过去!

    “燕殊……”

    “嗯。”燕殊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低头吻住她的唇角,“你终于彻彻底底是我的了!”

    姜熹嘴角勾着一抹清浅的笑意。

    我不是一直都是你的么!

    燕家

    宋一唯打了半天电话,愣是没人接。

    “这两个孩子是去哪儿了,电话也不接,做了一桌子菜啊!”

    “人家肯定是去过二人世界了,我们吃饭吧,不用等了。”裴燕泽倒是浑不在意,“小殊自己有分寸的,两个大活人,难不成还能在眼皮底下丢了不成。”

    “丢了倒是不至于,我就怕燕小二做事买个分寸,我怕熹熹那丫头今天有的受了!”

    姜熹只知道自己最后是昏死过去的,燕殊抱着自己去洗了澡,温水从身体流过,她才觉得舒服了一些,浑身的骨头都要散了,她连抬胳膊的力气都没有,“喝水……”

    “等一下!”燕殊给她倒了杯水,姜熹喝了一大口,趴在池边,才满足的舒了一口气,“空了……”

    她的声音透着一丝难以言说的娇羞,燕殊扑哧一笑,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娇无力么!

    姜熹身上都是斑驳的欢爱后的痕迹,可见燕殊刚刚是多么的禽兽。

    “空了——”姜熹见他没动静,微微抬了抬眼皮,他居然……

    光着身子就来回乱窜!

    这人还能要点脸么!

    姜熹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准备背过身,而此刻忽然水位上升,燕殊已经进入了浴池中,姜熹身子酥软到不行,只能任由着燕殊将她抱在怀里!

    “空了?嗯?”燕殊咬她的耳朵。

    “别闹!”姜熹伸手拍打她,她着实累到不行。

    “乖,我立刻给你装满!”

    等姜熹反应过来,新一轮的掠夺已经开始!

    等她再次睁眼,月亮已经升起来了,男人的手从后面伸过来,横在她的腰间,姜熹无奈的叹了口气。

    难不成她扯证第一天就是在床上度过了?

    她身后这个……

    还真是活生生的禽兽啊!

    ------题外话------

    今天也不写什么小剧场了,就问你们!

    我是不是个好作者!

    我是不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说吃肉就吃肉!

    我是不是亲妈!

    不许再说我是后妈了,( ̄ヘ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