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37 燕笙歌得知真相,我们回家

正文 337 燕笙歌得知真相,我们回家

    ( )京都

    经过了一夜的大雨,第二天起来,空气中都是泥土的芬芳,沈廷煊一边打着哈气,一边往外面走。%d7%cf%d3%c4%b8%f3

    自从住到了战家,他就没睡过一天懒觉,昨晚出去喝了几杯酒,喝了一半,就被战北捷拖了回去,想来真是够丢人了。

    别人都说这战大少是真的将沈四少当弟弟疼爱了,弄得他很尴尬啊,他已经是成年人了,喝点酒不犯法吧,战北捷倒是个奇葩,反正他也不走,就站在他们身边,看着他们一群人,他们哪里敢在战北捷面前和他推杯换盏啊,纷纷找理由逃了。

    “阿秋——”沈廷煊揉了揉鼻子,他的手上绕着两根绳子,自从大黑咬了人,和沈廷煊出去,战北捷都给他们脖子上缠上了绳子,免得再惹出什么事。

    而此刻管家拿着一个包裹往里面走。

    “四少,正好,您的包裹!”

    “我的?”

    “嗯,您公司的秘书送来的,您的快递!”

    沈廷煊倒是诧异谁会给他快递东西啊!

    他松开绳子,两只狗立刻撒谎一般的开始乱跑,沈廷煊一边拆快递一边掂量,像是什么文件,小小的一个!

    打开之后,才发现一个长方形红色盒子,上面印着烫金大字“囍”!

    沈廷煊打开盒子,躺着一个请帖,上面躺着一个邀请函,是伍敬亲手写的,就是要他务必光临参加。

    临城伍家的那位小姐要结婚了,沈廷煊只记得这伍家父女,一个挺了个大肚子,大腹便便,很是雍容,女儿身材不错,眼角有些狐媚样,这对父女都是一眼就能够看得仔细的那种人。

    沈廷煊看了看邀请函,请帖都没有打开看一眼,就连同快递包装直接扔到了垃圾桶!

    这大黑一看沈廷煊扔了东西,直接跳起来,一头撞进了垃圾桶里,垃圾桶瞬间倾倒,小黑也扑过去,两个人也不里面都有些什么,扯过东西就开始撕扯起来。

    沈廷煊哪里有功夫去参加什么婚礼啊,况且伍家那边,他也没打算保持什么联系,伍敬那种公司,什么地方都有,合作伙伴没了,还有新的,是那种根本不需要维系的关系!

    临城

    姜姒的遗物都被整理好了,那间房子乱七八糟的,根本进不去脚,东西被装在一个大箱子里,姜熹瞥见了一个红色的东西,也没多在意,“都烧了吧!”

    “还有这些!”安叔指了指一侧的一个箱子,“是黎少爷送来的,说是姜姒小姐的,也一并处理了么!”

    姜熹打开看了看,那个箱子里面,塞满了各种各样的礼服,这让她想起之前扯坏了姜姒衣服的声音,她这个人一辈子都很爱美,这到了那边,总不能穿得破破烂烂的吧,“嗯,一起处理了吧!”

    黎氏

    秘书推门进来:“经理,要开会了,主管都到了。”

    “嗯!”黎锦荣站在窗边,“东西送过去了吧!”

    “已经送到燕家了!”

    那是之前姜熹弄坏姜姒的衣服,他本来是准备买来给姜姒的,只是后面爆出白展庭、黎悠梦和她的三角关系,衣服送过来也被一直封存着,都是她的尺寸,留着也什么用。

    “走吧,去开会!”

    “姜小姐和燕二少中午的飞机回京。”

    黎锦荣的脚步顿了一下,点了点头,头也不回的往会议室走。

    姜姒是个对权利财富那么执着的人,到最后又如何呢,这做人啊,何必一直为难自己,为什么不试着放过自己,何必逼着自己强求一些不可能的事情呢!

    燕家

    安叔去处理姜姒的遗物,姜熹则是将东西都已经归置妥当,抬头看了看楼上书房。

    这燕殊和燕隋已经进去有段时间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你真的想留下?”燕殊认真的看着燕隋。

    “我知道我欠了燕家很多……”燕隋本就不善言辞,此刻心里憋了许多话,一时间却还是有些无从开口。

    “这么多年,你已经还清了!况且你是自由的人,你想做什么就去做,我不会说什么。”

    燕隋就是不会要求什么,或许也是这么多年的环境造成的。

    “你们什么时候若是结婚了,记得给我寄一张请帖过去!”

    “二少……”燕隋看向燕殊,“我就是现在想陪在她的身边而已……”

    “嗯。”燕殊笑了笑,“她人不错,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谢谢二少!”

    “你们中午不是约了一起吃饭?”

    “我先送你们去机场。”燕隋微微垂首,眼中滑过一丝怅然,“这段时间我不在您身边,希望你能好好保重身体!”

    燕殊倒是一笑,走过去,伸手捶打燕隋的胸口,“别搞得像是要生离死别一样,走吧,我们下楼!”

    京都机场

    燕殊没想到在机场接机的居然是轩陌和楚衍。

    楚衍见着姜熹,小跑过去,就将姜熹抱了个满怀,一脸挑衅的看着燕殊,那眼神分明在说,你能奈我何!

    “走吧!”轩陌扯住楚衍的衣领就将他往后面扯,“哎呦——你别拽我,嫂子,再让我抱一下。”

    “你就是找揍是不是!”

    “嫂子,我们走,好久不见了,我可想死你了!”楚衍笑着扯着姜熹就往前面走。

    轩陌等燕殊过来,从他手中接过一个行李箱,“怎么是你们两个。”

    “不然你以为是谁啊,老战最近和沈廷煊整天遛狗,他家那两只恶犬,也不知道有啥好遛的,战叔叔最近说要好好训练他家的两只狗,你说那两只狗都已经这么凶残了,还训练什么,这越是训练,估计到后面越是无法无天。”

    “小笙和浥尘呢,上次你想和我说什么来着。”

    轩陌刚刚要开口,电话就响了,居然是燕笙歌的,“小笙……”

    “你在医院么,我去拿体检报告,他们说被你拿走了。”

    “是在我这里,你直接去我家吧,我马上回去!”

    “好的!”

    燕殊看着轩陌,“怎么回事?”

    “前些年,小羽出事的时候,你在部队,等你回来之后事情都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

    “嗯,我知道。是小笙最后找到了他。”燕殊推着箱子往前面走,“她的身体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我看他们夫妻有些不对劲。”

    “待会儿让楚衍先送熹熹回去,你和我回去一趟吧,这事儿你家估计也就你不懂!”

    燕殊挑眉,怎么还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么。

    轩家

    轩陌和燕殊到家门口的时候,燕笙歌已经到了,她没想到燕殊也跟着回来了,眼中滑过一丝诧异,“二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先进去吧!”轩陌拿出钥匙,开门让他们进去,招呼他们坐下,就给他们分别倒了杯水。

    燕笙歌嘴巴张张合合,想要开口,可是轩陌却不给她机会,这可急死她了。

    轩陌去书房拿了一个文件出来,递给燕笙歌,“这是我从父亲的电脑里面找到的,两年前多以前,小羽出事,你为了救他,受了伤,当时是父亲负责给你做的手术。”

    “嗯!”燕笙歌心里忽然滑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你在医院的病历和我父亲电脑上的是不一样的,你自己看看吧。”

    燕笙歌已经打开了黄色的牛皮纸袋,一听轩陌这话,手一滑,里面的文件从开口处尽数洒了出来,燕殊立刻弯腰去捡,密密麻麻的各种检查数据,这些东西不是医学人员根本看不清楚,可是最后的诊断说明还是很清楚的。

    “腹部被撞击,卵巢受损,输卵管受损,受孕几率小,生育风险高……”

    “阿陌……”因为是电脑打出来的字,十分清晰。

    燕笙歌一把从燕殊手中夺过诊断说明,“怎么会这样!”

    她将这几行字一字一字的看了许多遍,生怕自己漏看了什么,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看了无数次,她恨不得将这几个字直接刻在自己的脑海里。

    漂亮的丹凤眼睁得大大的,满眼的难以置信。

    “二哥,这上面说得不是真的,出院的时候,轩叔叔和我说,我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个根本不可能,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别骗我了……”

    燕笙歌完全部不信眼前的这份报告。

    就像是有一盆凉水从头上浇灌下来,她现在浑身冰凉,心脏像是被人拿着针锥一点一点刺进去一样,她直接挥手将诊断报告打落,“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轩陌从他家的茶几下面拉出体检报告,递给燕笙歌,“这是你这次的体检报告,燕伯母想让我做些手脚,其实跟你做体检的时候,我看得出来,你是知道怀孕的事实,小笙,这个孩子不是不能要,而是风险太大,我相信他们都是知道的!”

    “胡说!”燕笙歌根本不去看报告,直接起身。

    她的手指颤抖,哆哆嗦嗦的拿起放在桌子上车钥匙就往外面走。

    “小笙!”燕殊伸手按住她的肩膀。

    “我想回家!”燕笙歌推开燕殊就往外面走!

    当她打开门的瞬间,秦浥尘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他冷眼瞥着里面地上面散落的报告,他几乎不用去仔细看都知道那些是什么。

    燕笙歌一看见秦浥尘,握着钥匙的手一抖,钥匙从她指尖滚落,发出了清脆的声响,重重的敲打在她心上。

    “浥尘!”轩陌知道这个事情应该提前和他说一下,可是燕笙歌逼得他太紧,这个事情也根本瞒不住。

    秦浥尘直接绕过燕笙歌,走到轩陌面前,抬手就给了他一拳。

    轩陌也没躲避,硬生生的挨了这一拳!

    “轩陌!”秦浥尘咬着牙,他的脸色煞白,没有一丝血色。

    “秦浥尘,我们回家吧!”燕笙歌咬着嘴唇,血珠从她牙齿慢慢往外面渗透。

    秦浥尘看了一眼燕殊,抬脚往外面走,他站在燕笙歌面前,伸手摸了摸她的嘴唇,她的嘴唇干涩发白,低头吻了吻她的嘴唇,“不疼么?”

    “疼!”燕笙歌盯着秦浥尘。

    “我们回家!”秦浥尘低头捡起钥匙,搂着燕笙歌往外面走。

    直到外面再也没有动静,轩陌伸手摸了摸脸。

    秦浥尘下手还真是狠。

    他们夫妻一个是想瞒着,可是一个却极力的想知道,这个事情根本瞒不住,京都这么大,不是只有他一家医院,只要燕笙歌想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自然有一百种方法,若是靠瞒,这是根本行不通的。

    秦浥尘这是心里窝火,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发些罢了。

    燕殊低头将地上的文件捡起来,“阿陌,她已经怀孕了,就没有别的办法?”

    轩陌摸了摸嘴角,靠在沙发上,“这个事情秦浥尘应该比我更加清楚。”

    秦浥尘开着车子,他的速度并不快,他扭头看着面无表情的燕笙歌,“饿不饿,要不要去吃点东西。”

    “好!”

    “你想吃什么。”

    “你煮面给我吃吧,就是我第一次在你家吃的那个。”

    “那我回家给你做!”

    燕笙歌侧头看着窗外,伸手摸了摸小腹,难不成这就是她要付出的代价么!

    燕笙歌忽然笑出了声,秦浥尘想要询问,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

    回到家里,秦序羽已经吃了中午睡觉了,管家正打算给他们热菜,秦浥尘已经捋起袖子去了厨房,“你去楼上睡会儿,我待会儿给你端上去!”

    燕笙歌微微点了点头。

    抬脚往楼上走,每一步都走得十分艰难,才走了一半,有一些回忆从她脑海中一闪而过,她挺着肚子走在大街上,一辆车直接从她侧面撞过来,她的整个身子直接飞了出去,一股凉意瞬间从她的四肢百骸钻进去!

    她的脚下一滑,整个人直接栽在地上,双腿直接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她下意识的伸手捂住肚子。

    一股凉意从身下传来,就好像车子从她身上碾压过去一般。

    那种痛楚从她的四肢百骸蔓延开来,疼得她心尖都在战栗。

    “少夫人!”

    秦浥尘听着动静立刻往外面跑,看见她摔倒了,吓得半死!

    “笙笙——”秦浥尘跑过去,伸手将她扶起来,“怎么回事!这么不小心!”

    “可能有些低血糖!”燕笙歌试图站起来,可是她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了,秦浥尘抬手将她抱起来,直接往楼上走,看见她有些跌破的膝盖,“别乱动了,我抱你去休息一下。”

    “好!”燕笙歌看着秦浥尘……

    秦浥尘将她抱上床,燕笙歌就沉沉睡去了,她都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梦中的自己回到了小时候……

    回到了燕家出事的时候,她和一个男人在一起……结婚生子,怀孕,小三,争执,殴打,流产,大出血而死,那年她才二十二岁!

    燕笙歌忽然从床上跳起来,整个人都被汗水浸透了。

    秦浥尘端着餐盘进来,看见她脸色煞白,脸上都是冷汗,心头一跳,这是怎么了!

    秦浥尘走过去,“做噩梦了么!”

    “我想留下这个孩子。”

    秦浥尘给她擦脸的手一顿。

    “浥尘……我想要他!”

    “我们先吃饭!”秦浥尘端起碗,抄起面条,“吃点,好久没做了,不过我尝过了,味道还可以。”

    燕笙歌低头吃了一口,眼泪就一个劲儿往下落,秦浥尘却一笑。

    “你想要我们就留下他呗,只是你要遭罪了,这小子估计不会和小羽一样安静。”秦浥尘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

    “浥尘。”燕笙歌看着他。

    “吃点吧,怀着孕总不能饿着肚子,回头我让人给你炖点汤。”秦浥尘抄了抄面条,“是不是不好吃?”

    “不是。”燕笙歌摇了摇头。

    “清汤寡水的,确实不是太好吃,我让人给你做点别的。”秦浥尘说着起身就要走。

    燕笙歌伸手抱住他,“浥尘,抱抱我吧!”

    “这么大的人了,好了,来抱抱!”秦浥尘笑着抱紧怀里的女人,孩子和她,如果要他做选择,那永远都是她。

    因为她是他的命。

    “对不起!”燕笙歌伸手抱住秦浥尘,秦浥尘自己有做措施,是她自己拿针扎破了避孕套,她想要个孩子,只是没想到居然就这么来了。

    想来还是命运弄人。

    燕家

    燕殊回来之后,脸色沉重,姜熹和宋一唯正在聊天,姜熹刚想问问请款,宋一唯听姜熹说他是和轩陌一起走,还有什么不了解的,她示意燕殊和自己去楼上。

    “妈,这个事情全家你就瞒着我和小笙?”

    “当时你在部队,就直接瞒着了,还能怎么办,难不成你让我们直接和小笙说,这个事情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很致命的。”

    “我知道,既然说不易受孕,怎么还……”燕殊伸手捶打墙壁,“秦浥尘自己难道不懂么,难不成一点措施都不做?”

    “是小笙自己……”宋一唯叹了口气,“她挺想再要个孩子的,浥尘措施倒是做得挺到位的,只是小笙她自己……”

    “既然早就知道会是这样,干嘛之前还说生二胎的事情,我……”燕殊咬牙。

    “浥尘没发现小笙自己动了手脚,这话不过是平常安抚她罢了,小笙想再要个孩子的心情你不是不懂,她甚至偷偷设计过童装,浥尘要是直接和她说,不是很想要个孩子,你觉得她的性格会不反弹?”

    “按照她的脾气,估计早就闹得天翻地覆了,她是生了小羽之后,脾气收敛了许多,她以前那无法无天的脾气你还不了解么,指不定捅出什么娄子。”

    燕殊咬牙,“现在小笙已经知道了。”

    “猜到了,从她扯着我去医院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本来想和轩陌说,让他做点手脚,就说她这一胎有问题,轩陌这孩子也是死心眼,他说这事儿瞒不住……”

    “我听轩陌的口气,其实这个事情也不是完全没有解决的办法!”

    “风险太大。”宋一唯微微叹了口气,“无论如何都得看小笙自己的决定。”

    “嗯。”燕殊抿了抿嘴,“当年的事情,真的没有一点可以查证的地方?”

    宋一唯叹了口气,“浥尘查了很多,司机消失了,什么都查不到。”

    燕殊微微咬了咬嘴唇。

    “好了,我听说你们在临城也出了一些状况,到底怎么回事?”

    “姜家的一些遗留问题,已经全部解决了。”

    宋一唯点了点头,从口袋中摸出钥匙,打开了书房中的一个保险箱,那里面倒是没什么金银珠宝,都是一些文件,还有他们家的户口本。

    燕殊嘴角抽了抽!

    这是防贼么,就听说有人在保险箱里面藏金银珠宝的,没见过藏户口本的,难不成他们还能偷了户口本去做什么为非作歹的事情么!

    “拿去!”宋一唯将户口本递给燕殊。

    “妈……”燕殊忽然一笑。

    “别傻乐了,昨晚你战叔打了电话过来,你的结婚报告已经批下来了,领证结婚的事情,你们两个人自己商量着去,不过婚礼的事情还急不得。”

    “我知道!”燕殊忽然觉得手上的户口本沉甸甸的。

    姜熹看着燕殊拿着个暗红色的本子下来,笑得像个傻子。

    “熹熹,我们明天去领证吧!”

    “什么?”

    “择日如撞日嘛!”免得夜长梦多。

    先把她的名字加在他家的户口上再说。

    姜熹扑哧一笑,宋一唯正好从楼上下来。

    姜熹点了点头,“好!”

    ------题外话------

    其实燕笙歌和秦浥尘的故事,本来是打算单独写的,所以但是设定的人物就比较特别一些,不过后来我改变主意了,好吧,我就是个善变的女人,要是想看他们的故事,后面可能会补番外什么的,单独开坑应该不会了。

    话说你们猜下一章会不会吃肉,咩哈哈

    秦浥尘:你剥夺了我做男主的机会!

    我:咕~(╯﹏╰)b

    秦浥尘:你这个后妈!

    我:其实小番外里面你就是男主!

    秦浥尘:╭(╯^╰)╮

    我:那个……

    秦浥尘:别找理由搪塞我,我是这么好糊弄的人么!

    我:(戳手指)(星星眼)

    秦浥尘:撒娇卖萌也没用,一把年纪了,能不能成熟点!

    我:(╯‵□′)╯︵┻━┻我还是个孩子!

    秦浥尘:你怎么说得出这种话!简直不能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