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36 面对死亡,孬种逃兵(二更)

正文 336 面对死亡,孬种逃兵(二更)

    ( )小楼外

    姜姒伸手试图将烟拿回来,大半个身子都吊在外面,吓得外面的人大惊失色。

    而此刻里面的门已经被人撞开!

    “姜姒,你别乱动,别做傻事!”赵队长一群人站在门口,姜姒大半个身子都在外面,他们此刻也不敢乱动。

    “别动,不然我就从这里跳下去!”姜姒伸手死死抓紧了一侧的拉杆。

    “不过啊,这大家小姐玩起来和外面那些女人真的不一样,那下面真的是……”周围的男人说着污浊不堪的话。

    “以前只能在电视上看到,当时我还想着,以后若是能和这样的女人睡一晚,也值了,哈哈……其实啊,女人嘛,脱了衣服都是一样的,不过她虽然瘦,不过该有的地方还是有的,蛮有料的,摸起来真特么的不错!”

    “卧槽,我都没玩过,以后如果有机会……”

    姜熹放在身侧的手,慢慢收紧,燕殊伸手握住她的手,“熹熹……”

    姜熹直接甩开她的手,直接走到一个男人面前,“你做什么!”那个男人被吓了一跳。

    姜熹死死瞪着他。

    “你没有老婆么!玩女人?”

    “这是我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啊,真是多管闲事!我出钱她出人和你什么关系啊!”男人畏惧于她身侧的人,往后退了两步。“多管闲事!”

    “姜熹,别假惺惺的了,你不就是同情我么,你那么恨我,看到我变成了这个样子,你应该很高兴才对啊!”姜姒抬头看了看天空,太阳照得她眼睛酸涩。

    “姜姒,你先下来,有什么话好好说,姜姒——”下面的民警在呼喊着。

    “下去?”姜姒哈哈大笑,“我这个样子,就是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你们也看见了,就是那种男人我都不嫌弃,呵呵,我以前是那个样子么!”

    “姜姒,你先下来吧!”

    “姜熹,别装得像个圣人,我巴不得你死,你难道就一点不想我死么,别假惺惺来突出自己的伟大,姜熹,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么!”姜姒苦涩的笑着。

    “我最讨厌你这种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了。”

    “姜姒,你总得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考虑一下吧!”黎悠梦喊了一声。

    “孩子……”姜姒忽然一笑,伸手摸着肚子,“他可是白展庭的种,我恨不得能他直接从我肚子上面剜了,你知道我多恶心么,我现在只要想到白展庭我都觉得反胃,想吐!”

    “孩子是无辜的!”姜熹咬牙。

    她从姜姒的眼中看出了一丝不甘心还有一丝对孩子的怜爱。

    “姜姒,你看你肚子里面的孩子都这么大了,你难道真的忍心让他随着你一起去了么,你平时就不能感觉到他的一点动静么,他就不会踢你么!他也是一条生命啊。”

    姜姒伸手摸着肚子,“踢我?”

    “这个孩子陪你经历了那么多事,可是他还在在你肚子里面顽强的活着,你为什么就不能好好活着呢!”

    “我这么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这辈子已经完了,彻底完了!姜熹,你根本就不懂这种身败名裂的滋味!”

    “那你现在就从上面跳下来好了,你跳啊!”姜熹大吼!

    “姜小姐!”民警急坏了,怎么就刺激她,她的情绪本来就很不稳定了!

    姜姒被她一刺激,身子一抖,险些从上面栽下来,姜熹心里不比他们好受,心脏已经悬在了嗓子眼。

    “你跳,跟着你肚子里的孩子一起死掉好了,免得他一个人上路孤单,这也算是你这个做母亲的能为他做的最后一点事情了,来啊,你不是觉得活着没有意思么,来啊,你怎么不跳啊,你有本事跳下来啊,来啊——”

    “姜熹,你别激我,你真的以为我不敢么!”

    “你连死都不怕,活着又有什么可怕的,不过活着确实会辛苦一点,被人指责诟病,你若是觉得死了痛快,那你就直接跳下来好了!快点,别磨磨蹭蹭的,我们都等着呢!”

    “姜熹……”姜姒的小腿哆哆嗦嗦的悬在半空中,早就已经是酥麻得没有一点知觉!

    而此刻屋内的民警正在试图靠近她,姜姒整个人完全是被姜熹吸引的,根本没注意到屋内的动静!

    而此刻一个民警飞快的跑了过去,伸手扯住了姜姒的胳膊!

    姜熹为室内的民警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啊——”姜姒一声尖叫,身体本能的反抗!

    “快过去帮忙!”赵队长大吼一声,一群人往前冲。

    姜姒大半个身子都在外面,摇摇欲坠,姜熹吓得脸色惨白,而此刻姜姒挣扎得过于激烈,那只扒着栏杆的手,忽然一抖,已经锈迹斑斑的栏杆直接被她扯了下来!

    “哗啦——”她手一松,栏杆直接掉在地上,发出了刺耳清脆的声音。

    而姜姒整个人完全失去了支撑,民警拉住她的胳膊,可是她的胳膊太细了,从他手中直接滑了出去,几只手从里面伸出来想要扯住她,最后到手的只有几片衣袖!

    “啊——”

    下面传来一声尖叫!

    姜熹的瞳孔猛然收缩!

    燕殊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砰——”一声巨响!

    姜熹整个人猛地颤动了一下,她觉得整个呼吸都变得困难了,就像是有人掐住她的喉咙,周围都是尖叫声,“救人,救人——”

    “叫救护车!”

    “死人啦,真的死人啦!”

    “天哪,还是一尸两命,全是血,也太惨了吧!”

    “赶紧叫救护车,快点……”民警大声呼救。

    黎悠梦已经冲了过去,“别动她,我看一下,我是医生,我是医生……”黎悠梦手在颤抖,血从姜姒的身下蔓延开来,触目惊心。

    姜熹扯掉燕殊按在自己的眼睛上的手,“熹熹……”

    姜姒立刻出现在她眼前。

    她面部朝上,血水从她身下缓缓流出来,她的眼睛睁得很大,血水黏糊着她油腻的头发,从她的头下缓缓流出来,她的嘴角不断往外吐着血。

    “别动,我会救你的,被乱动!”

    黎悠梦手脚慌乱的给她检查身体,当她的出触碰到她的腹部时,却被姜姒一把攥住了手!

    干瘦得像是枯枝一般的手,指甲已经很久没有修剪过了,扣紧黎悠梦的手,有些疼。

    “悠……”

    “你别说话,救护车马上就来了!”

    她的身体现在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大碍,就是双手双脚看起来都极为正常,可是最严重的伤必然是在后背上,而人的背部最重要的莫过于是脊椎了!

    姜熹的脚像是被什么东西拴住一样,寸步难行,她慢慢走到姜姒身边,蹲下身子。

    “姜姒……”

    “孩子……”姜姒伸手将黎悠梦的手按在自己的肚子上,“救救他……”

    大量的血从她的下体缓缓流出来,这个孩子本来就不大,哪里经得住这样剧烈的撞击,她似乎能够感觉到他从她的身体慢慢剥离,她想要扭头去看姜熹,可是她的脖子好疼,动不了。

    姜熹走到她的身侧,姜姒就这么看着她,杏眼睁得浑圆,“熹熹……救……救……”

    黎悠梦的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落,这个孩子肯定是保护住的!

    “我还以为不会跳呢,这下子是真的没得玩了,哎!”

    “怀孕的女人那滋味和寻常的人不一样……你们都不知道……”

    “行了,别说了!这人都要……”

    “本来就是个贱货,有什么不能说的!”

    “闭嘴!”姜熹扭过头!

    “吼什么吼,不说不就行了么!哼——”男人眼中滑过一丝不屑,可是那双淫荡的眸子却从扫过姜姒裸露在外面的大腿。

    姜熹气结,直接冲过去,朝着男人的脸上就是一拳!

    “嘶——”男人也没想到姜熹会忽然冲过来,他的身子趔趄了一下,整个人栽倒在地上!

    “哎呦呵,你这个臭娘们,敢打我!别以为我不打女人……”男人说着爬起来就朝着姜熹扑过去!

    燕隋已经快步过去扯住了男人的手腕,而燕殊动作更快,已经将姜熹护在了身后。

    “放开我,放开——”男人说着就朝着燕隋挥起了拳头,他这点花拳绣腿自然是不够看的。

    “干嘛呢干嘛——”警察大吼。

    男人一见警察立刻就怯了,松开手就往回走,嘴巴里面还骂骂咧咧的,回头朝着姜熹淬了一口唾沫!

    燕殊冲着燕隋使了个眼色,扭头去看姜熹的情况。

    而此刻救护车已经到了!

    医护人员抬着担架过来,他们试图将姜姒抬上去,这一摸她的身子也是吓了一跳!

    那根阶段的栏杆就在她的身下,巨大的冲击,将她后面的脊椎撞击的错位了,他们试图挪动她,可是每一下都让姜姒倒吸一口凉气,当她被抬到担架上,地上留下了一滩血迹……

    只是担架还没有挪动几步,医生就叹了口气。

    “不好意思,人已经走了!”

    黎悠梦站在原地,她的手上都是血,很烫,黎悠梦呆愣的站在那里,知道燕隋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才扭头,直接趴在了燕隋怀里低声抽泣起来。

    憎恶姜姒是一回事,可是亲眼目睹她从自己眼前消失又是另外一回事。

    姜熹扭过头,去看姜姒,她平躺在担架上,地上留下了一趟血渍,姜熹跌跌撞撞的走过去,“医生,她肚子里面的孩子……”

    “早就没有任何脉动了,这孩子太小,如果再有几个月,还能手术取出来,兴许还能活下来,太小了,已经跟她母亲走了!”

    姜熹微微点了点头。

    姜姒的双手仍旧死死攥着小腹,那种护犊的姿势,让姜熹心里很不是滋味。

    即使厌恶这孩子的父亲,姜姒对这个孩子多多少少还是有感情的吧。

    随着姜姒的死亡,网络上面资料已经被完全控制住了,姜熹直接跟去了医院,她的案子基本上没有什么需要佐证的地方,又是夏天,所以很快的医院就出具了死亡证明,将她送去了火化。

    偌大的礼堂,除了姜熹燕殊,就是黎家人到了,显得格外凄凉,没有任何的仪式,没有任何的祝祷,她就这么被推入了焚化炉。

    工作人员将骨灰递给姜熹,姜熹的手指微微有些颤抖,还是燕殊从一侧稳住了骨灰盒,才避免它坠落。

    “回去吧!”姜熹抱着骨灰盒往外面走。

    小时候她不明白,人死了,为什么这么小的一个空间就能够将他装进来,不过后来想想,也只有人死了,才能有这么一个独属于自己的地方吧,清净,没有人打扰。

    而当天晚上,就从监狱里面,传来了姜卫宗自杀身亡的消息。

    他的案子判得很快,死刑,缓期一年执行,其实说白了,就是在等死罢了,姜姒因为怀孕的关系,取保候审,偶尔会来看他,或许也是他能够活着的唯一动力了吧,他曾经和他狱友说过,他还能看着自己的外孙出生。

    最起码还能看见他一眼,不然就这么走了,还真是有点不甘心。

    曾经所有人都厌恶的孩子,没有人希望他出生的孩子,成为了这对父女唯一的寄托,只是现在这个孩子没了,最后一点希望被整个掐灭,一切都没了。

    似乎整个人生已经没有任何值得期待的了。

    姜熹接到消息是在半夜,外面忽然打起了响雷,她直接从床上惊醒,她梦到了许多以前的事情,包括父母遇难的场景,她伸手摸了摸眼角,怎么还流泪了!

    都过去这么久了,自己却还是看不开。

    姜熹光着脚进洗手间洗了个脸,外面忽然被青色的光照得如同白昼,紧接着一道响雷,姜熹身子一紧,外面开始噼里啪啦的下起了瓢泼大雨。

    而此刻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姜熹推门出去。

    “燕殊……”

    燕殊看着她脸上都是水珠,还光着脚,推开门往里面走,走到她身边微微弯腰,“抱着我的脖子!”他的手从她腋下和小腿穿过去,将她打横抱起来,“怎么光着脚下地了,刚刚做噩梦了?”

    “嗯!”燕殊将她放到床上。

    外面的雨声越来越大,风很大,似乎能够看见外面的树影被吹得左右晃动,雨点拍打在窗户上,就像是要试图冲进来一样,燕殊帮她将被子盖好,“阵雨而已,很快就停了。”

    “你是不是有事情和我说!”姜熹看着燕殊。

    “姜卫宗在牢里自杀了!”

    姜熹脸上没有什么神色波动,她看了看窗外,一道闪电划破夜空,像是在墨布上硬生生的撕开了一条大口子,整个天空瞬间被照亮,姜熹的脸被映衬得越发惨白,随后炸响的雷声,让人心惊。

    “嗯。”姜熹过了半晌才微微点了点头。

    燕殊将室内的空调关了,伸手摸了摸姜熹的小脸,“再睡会儿吧,才三点多。”

    “嗯!”姜熹钻入被子中,伸手拍了拍自己旁边的空位,“我有点儿冷,陪我睡会儿吧!”

    “好!”燕殊合着睡衣躺下,他的身上滚烫炙热,带着太阳独有的干燥温暖,姜熹将身子往他身上靠了靠,“燕殊……”

    “嗯?”

    “我们回去就结婚吧。”

    “好!”燕殊伸手将她楼入怀里,“回去就领证,不过婚礼可能要迟一点,我还没准备好。”

    “我不需要什么婚礼,能和你一起就行。”姜熹将头埋在他的怀里。

    这段时间接二连三的面对死亡,忽然让姜熹生出了一种人生无常的悲凉之感。

    燕殊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我给你讲讲我当兵的事情吧……”

    “嗯!”

    “之前在部队训练的时候,我们演戏比赛,甚至是仿真演练,我都从来没有想到,我会那么近距离的接触死亡,那是我第一次执行任务,当时我挺害怕的,我真的不是一个好兵,外面都是枪响,震得我的脑袋疼,当时和我一起的男人,叫林海!”

    “他和我一起进的部队,我们一起训练吃饭睡觉,他胆子很大,一直往前冲,后来他被敌人射中了,就死在了我的身边,他连最后一句遗言都没有留下,就走了,那是我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接触死亡!”

    “当时带队的班长,拿着枪抵着我的脑袋!”燕殊顿了一下。

    “他说:燕殊,你个孬种,废物,窝囊废,你给我滚回去!我没你这样的兵!”

    燕殊说到动容处,声音变得越发嘶哑。

    “其实我当时还是很害怕,可是我还是拿起了枪,第一次面对敌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最后我活了!那个骂我的班长死了!”燕殊兀自一笑。“为我挡了一颗子弹,虽然不是他的致命伤,可是我知道如果我不拿枪,那就是将你的队友往火坑里面推!”

    “所有人都说人的生命很宝贵,可是那是我第一次觉得人命很廉价,之后救援到了,将队友的尸体带回去,表彰,安葬,你说他们这辈子是为了什么,一条命换了一枚勋章,值得么!”

    姜熹抬头看了看燕殊,燕殊侧头看着窗外,他的神经紧绷,身上肌肉喷张。

    “后来回家,被爷爷骂了一顿,他甚至去部队说要把我开除了,说我是个逃兵,孬种,丢他的人,我这种人这辈子就不配穿那身衣服,他当着我所有队友的面打了我两巴掌,将衣服从我身上扒了下来!”

    姜熹搂紧他的腰。

    “我和他说对不起,就被他揍得不成样子!”

    “他说我不是对不起他,是对不起死去的队友,是对不起这身衣服,他和我说,这身衣服,穿上了,这辈子我就是军人,我不能对不起这身衣服,对不起国家,我当时真的很想骂娘,全国那么多人,凭什么要我去送死!”

    “爷爷让我滚,后来我就真的滚了,然后……”燕殊长长吸了一口气,“爷爷我的衣服从地上捡起来,抱着衣服就掉眼泪!”

    “我这个人啊,心挺软的,爷爷这辈子也没在我面前掉过眼泪,奶奶去世的时候,都是背后抹眼泪那种,那回他哭得很凄惨。”燕殊叹了口气,“能怎么办呢,既然穿了那身衣服,就不能对不起它啊,我就回去了。”

    “但凡是重大任务,我们都会写遗书,就是怕你去了就回不来了,我当时和爷爷赌气,我就想着是在战场死了得了,让他内疚一辈子,有几年我是几乎不回家的,常年在外面,后来一次军演看见了爷爷,一头白发站在指挥台,风声猎猎,他一言不发,就那么看着我,后来表彰大会上……”

    燕殊微微一笑,“他给我戴的肩章,老头子一句话也没说,只是伸手锤了一下我的胸口,最后才缓缓说了一句!”

    “你长大了!”

    “他的头发白得特别快,当时主席台上坐着一群白发苍苍的老者,都是以前退下来的,他们坐在一起,谈论着那次的军演,他们依次上台发言,我完全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爷爷是最后发言的,我只记得他说了那么一句话!”

    “看着你们如此勇敢,我们也可以安度晚年了!”

    你们如果不能独挡一面,我们又怎敢老去!

    燕殊说完所有的话,已经是四点多了,外面的雨声越来越小……

    “燕殊,我们睡吧!”

    “嗯!”燕殊往下挪动身子,低头吻了吻她的眉心,她身上温暖甘甜的味道慢慢袭来,燕殊搂紧她,将她紧紧呵护在怀中。

    ------题外话------

    我决定明天让燕小二吃肉,咳咳……我说的是真的,你们要相信我,看我天真无辜的小眼神,真的比钻石还真

    燕小二:呵呵哒,你觉得我会信么!

    我:(╯‵□′)╯︵┻━┻那你一辈子吃素好了!

    推文:冷纤秋《军门霸爱:骄妻怀里来》

    【包子篇】

    “老爹”小包子拿着玩具枪站在门口“我侦探到了,我老妈的初恋回来了?!”

    “那你妈呢?”古少已经暴走。

    “出去了!”包子不以为意,临走加了一句“那叔叔是很帅”

    “滚蛋你”老爹夺门而出,小包子抱着玩具枪笑的那叫一个得意:老爹,这就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让你罚我站立。

    维依爱《重生之长官大人秋娇宠》

    【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平凡少女重生后复点小仇练点读心术谈点小情优哉游哉开创盛世却遇到腹黑妖孽的大尾巴狼并与之斗智斗勇的故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