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35 再遇姜姒,落魄肮脏

正文 335 再遇姜姒,落魄肮脏

    ( )派出所

    姜熹坐在审讯室内,这里很暗,从她的后面开了一个方形的窗户,阳光从那里射进来,将她对面的两个警察的脸映衬得越发明亮,而她处于暗处,虽然双手双脚都还是自由的,可是这种情景,却像是被审问一下,她的心情颇为复杂。e

    对面的两个人心里也有些忐忑,这燕二少就在外面,他们能怎么办,流程还得走啊。

    “我们的问话,麻烦您重视一下,认真回答。”一个民警抱胸靠在椅子上。

    “嗯,你们说吧。”

    “网上流传的这些资料都是你的吧。”

    “是的!”

    “那这些东西是从你的电脑流出去的?”

    “这些资料确实是我的,不过为什么流出去,这个我确实不是很清楚。”

    “那这个资料,只有一个人有?”

    “还有我的一个助理。”

    “谁!”

    “叫孙萍,是临大的大四学生,不过我们根本理由将这些东西传到网上去。”姜熹拧眉。“最近我在搬东西,我想你们也应该去过咨询室那边了,比较乱。”

    “不是你做的是吧!”

    “嗯!”

    “不过这个东西也只有你们两个人有,她说自己没做,你也说没有做,那这个东西又是如何被传到网上的,而且这关系到许多人的**问题,您知道这是犯法的吧。”民警也知道这个事情是姜熹做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姜熹没有动机。

    他们只想从姜熹这边能够找到一些突破口。

    “警察同志,我觉得您在我这里,真的是在浪费时间,因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有什么怀疑的人么?”他们已经在追查上传这些资料的p地址了,只是需要点时间。

    姜熹摇了摇头。

    “比如说你有什么仇家,或者是结怨的人,您好好想想,这个很重要,这个事情明显是冲着您去的!很有可能是一次报复性的行动。”

    姜熹思索了片刻,“还真的有些想不起来了!”

    憎恶她的人此刻不应该都在牢里么,又怎么会偷偷摸摸做了这个事情。不过若说在临城,对她心生怨怼的人还真的不在少数。

    两个人又问了一些问题,才走了出去。

    几乎是没有任何收获的。

    而此刻他们的队长迎面走了过来,“队长!”

    “姜小姐已经被保释了,先放她出来吧。”男人伸手揪扯着领带。

    “这个……”两个人面面相觑。

    这个事情其实姜熹的嫌疑是最小的,她现在就是人生赢家,根本没有理由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添堵。

    姜熹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燕殊就站在不远处,他靠在墙边,脚有两根烟蒂,“燕殊……”

    燕殊立刻抬脚朝姜熹走过去,一身黑色,在暗的走廊中,显得格外的萧条肃杀,那双眸子氤氲着一丝愠色,他的脚步沉稳有力,每一步都走得十分从容,只是微微抿着的嘴角,却露出了他的些许不悦。

    那双如同猎豹般的眸子,颇为凌厉的从她身后的两个民警身上扫过去。

    两个人身子一僵,他们就是按照流程办事而已,也不能怪他们啊。

    “怎么了,一脸不高兴的,我……”

    姜熹话没说完,整个人已经被燕殊搂在了怀里,姜熹身上冰凉,而燕殊胸口炙热,他伸手抚摸着姜熹的头发,“吓到没。”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事情查得如何了,找到人了么!”姜熹伸手抱住燕殊的腰,“放心吧,我没事,他们就是问一下情况而已,又不会对我怎么样。”

    “嗯!”

    燕殊的心头说不出什么滋味,他伸手牵着姜熹往外面走。

    “二少,您这就走了?”队长立刻小跑过去。

    这还不走,难不成要留在这里吃饭不成!

    燕殊的眉头紧紧拧在一起。

    燕殊不说话,牵着姜熹往外面走,外面的太阳刺眼而又灼热,姜熹忽然觉得有些头晕目眩,她不知道到底是谁想要置她于死地。

    他们到了车旁,可是燕隋却不在,燕殊手头又没有钥匙,只能去门卫处询问。

    “刚刚有个姑娘过来,我看那位先生和她走了出去,往东边去了,你们可以打电话问一下!估计没走远。”

    燕殊和姜熹对视一眼,在临城,这时候冲过来的,也就只有黎悠梦了吧。

    姜熹被抓的消息,在一瞬间就被传开了,黎悠梦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打了车子就往派出所去,却在门口撞见了燕隋。

    燕隋也没说什么,只是准备上车等人,黎悠梦喊了他几声,他却没搭理自己,弄得黎悠梦气结,直接上去扯他的手!

    “黎小姐。”燕隋看着自己被抓住的手,她的手很软,那般白嫩,趁着自己黝黑的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人如果变得敏感,这看什么都会触动他心里那根敏感的神经。

    “我们谈谈!”

    “我……”

    “不然我们就站在这里谈!”这边是停车场,人来人往的。

    “黎小姐,这里是公共场合,您……”

    “去别处或者这里,你自己选!”黎悠梦一直未曾松开他的手,一直扯着,生怕他跑了。

    “那我们出去吧!”燕隋将车子锁好,和他往外面走。

    他们并未去咖啡馆之类的,而是直接去了派出所边上的小巷子里,巷子可以容乃三个成年人并排行走,两个人相对站着,中间不过隔了一个人的距离,这边很安静,只有偶尔听见外面的汽车鸣笛声。

    “那天你跑什么!”黎悠梦看着他。

    “你不是看见了么!”燕隋靠在墙边,他不知道如何和黎悠梦解释之前的事情。“你应该很清楚。”

    “你喜欢我么!”黎悠梦看着他目光开始闪躲。

    心里有些气恼。

    她去追他没追上,打电话不接,气得她差点摔了电话。

    “燕隋!”黎悠梦忽然上前一步,忽然感觉到一股女人身上独有的馨香朝着自己逼近,燕隋身子一凛,下意识的往后面靠,后面是冰凉的墙壁,他看着面前的女人。

    黎悠梦还穿着白大褂,眼神澄澈而又热切。

    “我问你话呢,你喜欢我么!”

    她的眼神认真而又笃定,见他不说话,又上前一步,他们之间现在只有一拳距离,燕隋伸手按住她的肩膀。

    生怕她再有什么进一步的举动。

    “你是个医生,你应该知道我手臂上的是什么,你……”

    燕隋话音未落,黎悠梦忽然踮脚,直接吻住了他的嘴唇。

    燕隋的嘴唇干燥得起皮了,触碰到她柔软的唇瓣,微微有些不舒服,燕隋整个人呼吸都停住了,他浑身的毛细血管都在舒张,他的双手不自觉的收紧,他能够感觉到她嘴唇的柔软香甜,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到,她的味道有多么的甜美。

    黎悠梦踮着脚,因为他的个子很高,她只能伸手扯住他的领口,她能够清晰的听见他蓬勃有力的心跳声。

    燕隋微微垂下眼睛,黎悠梦的眼睛一直紧紧的闭着,睫毛微微颤动,她的手心慢慢沁出了细汗,她的鼻息间都是男人阳刚的味道,她抽身离开。

    抬头看着燕隋。

    伸手按住了燕隋的胸口,他的心跳得尤其快,仿佛马上就要跳出来了。

    “燕隋,你喜欢我么!”

    “喜欢!”

    黎悠梦忽然一笑,“我也喜欢你!”

    这个巷子很暗,两侧都是高墙,阳光很难照进来,而此刻黎悠梦脸上的笑容却比阳光还要灿烂。

    她直接伸手抱住了燕隋的脖子。

    “燕隋,那你跑什么,难道说我不找你,你就不打算找我了么!”黎悠梦将头埋在他的脖颈处。

    “燕隋,以前的事情我不管,我就喜欢现在的你,我知道你是个好人这就够了,我觉自己不至于眼光这么差,总是在男人身上栽跟头吧。”黎悠梦忽而一笑。

    “以后别跑了,我追不上你。”

    “嗯!”

    燕隋的双手颤颤巍巍的抚摸上黎悠梦的后背,她的身子真的很软,嘴唇也软,甜腻腻得带着丝丝香甜。

    黎悠梦感觉到他的触碰,搂紧他的脖子,“燕隋,我们交往吧。”

    “好!”

    燕隋找不出理由拒绝她。

    她若是问,他就说,她若是不问,那就不说,既然她不介意,那自己干嘛还一个劲儿的折腾。

    “燕隋,你喜欢我么!”

    “喜欢!”

    “我想听你一直说……”黎悠梦整个上午都被吓死了。

    她其实很茫然,作为一个医生,她虽未直接接触过瘾君子,却知道那东西的危害,他看见了他的慌乱无措,这个男人在任何人面前都是那么的刚毅有型,那些伤口有很多年头了。

    谁没有个过去呢,如果这么算起来,自己之前还眼瞎的喜欢上了白展庭那样的人,那不都过去了么!

    他的身上有她喜欢的所有特质!

    踏实认真,努力负责,虽然不善言辞,却救了自己许多次,这样的男人就算是坏起来又能有多坏。

    “我喜欢你!”燕隋的语气生涩,有些话他曾在心底说过无数次,可是却未曾诉诸于口。

    黎悠梦抬头看着他,“你说你是不是个呆子,你喜欢我,干嘛不接我电话,不回我信息,你还跑,你是准备跑到哪里去……”

    “我……”燕隋不知道该怎么说。

    “走吧,我们出去!”黎悠梦拉着燕隋的手就往外面走。

    燕隋垂头看着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伸手攥紧她的手!

    黎悠梦微微咬着嘴唇,忽然眼睛有些酸涩,还知道握住自己,也不算是很呆……

    他们出去的时候,燕殊和姜熹正站在院子中一处阴凉处,看见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两个人都是齐齐愣了一下。

    “熹熹……”黎悠梦松开手,朝着姜熹跑过去!

    这还没走两步,手又被握住了。

    “会跌倒!”燕隋拉住她的手。

    黎悠梦脸上有些羞赧。

    她又不是刚刚学会走路,怎么会摔倒,那也太丢人了吧。

    “走吧,上车,我要热死了!”燕殊招呼燕隋开车离开这里,他着实不愿意在这种地方多待一秒钟!

    车子缓慢行驶在拥挤的车流中

    而此刻燕殊的手机接到了几条信息,他随手点开,是网吧的监控视频,画面中出现了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一头短发,戴着口罩眼镜,画面很模糊,根本看不清楚她的脸,只能看见她伸手护着肚子,肚子微微隆起。

    他忽然想到刚刚在派出所见到孙萍,孙萍无意中说的一个细节,她看见了一个大肚子的女人曾经出现在咨询室外面。

    咨询室那边虽然偏僻,不过还是不时会有人经过,当时大家并未放在心上,此刻燕殊打量着这个女人,却觉得分外眼熟。

    姜熹凑过去,定睛一看!

    “这不是……”

    “嗯?”

    “姜姒!”

    燕殊眸子一紧,看向燕隋:“姜姒被抓进去的时候,她的孩子还没掉?”

    “应该是没有的,我打电话问一下!”

    “你别打了,我问一下我哥好了!”黎悠梦说着就掏出了手机。

    黎锦荣很快便接起了电话。“悠梦,熹熹怎么样,没事吧,需要我过去么!”

    燕殊翻了个白眼,哼——我的媳妇儿我自己会操心,不用你献殷勤。

    “没事,哥,我问你,就是姜姒她之前不是被抓了么,那她现在是在牢里还是……”

    黎锦荣握着笔的手倒是一顿,墨水氤氲了一大块白纸。

    “她怀着身孕,取保候审,现在在外面。”

    “那你知道她住在哪里么!”

    “不是很清楚,她出来之后联系过去,不过我没搭理。”黎锦荣放下手中的笔,“这次的事情和她有关?”

    “可能吧!”黎悠梦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车内空间很小,大家已经将他们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燕殊立刻就给刑警队打了打了电话过去,他们那边应该有姜姒的信息,因为他们不可能让一个犯人跑了,必然是要知道她的一些动向的。

    很快那边就传来了消息。

    “去林安路东巷……”燕殊开口。

    燕隋立刻在下个路口调转方向。

    而此刻刑警队的人也立刻出发前往姜姒的住处,孙萍还在那边协助调查,强烈要求跟着一起过去,一群人就朝着林安路出发了。

    而此刻姜姒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一丝异样,她需要换个地方住,这个地方已经不能待了,她将床边的一排药装进了一个手提袋中,胡乱的塞了几件衣服,忽然不远处传来了警笛声。

    姜姒大惊失色,立刻小跑到窗口,这边巷子曲曲折折,很是狭窄,车子根本进不来,警车停在不远处的路上,一群人乌泱泱的从车上下来,朝她这边狂奔而来!

    怎么速度这么快!

    姜姒转身往外面跑,地上堆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她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了自己珍藏的一些首饰物品,这些可是她全部的家当,不能丢了,每一样都不能丢!

    她将东西收拾好,打开门就往外面冲,直接撞到了要上楼的人,那人骂骂咧咧说了两句,而此刻楼下已经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她在几楼!”

    “住在三楼!302!”

    姜姒吓得往回跑,男人指着姜姒:“赶着去投胎啊!”

    这个小楼一共就只有四层,她没法往上面跑,只能直接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将门反锁!

    十几秒钟之后传来了敲门声!

    “姜姒——姜姒……”没有任何动静。

    这是一个只有一个房间的小房子,一个独立的卫生间,一眼就能将所有的摆设看得一清二楚,她根本无处躲藏,她直接打开窗户,窗户被拉开,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外面焊接着一个防护栏,上面布满了斑斑铁锈,姜姒试图将栏杆撞开,栏杆剧烈的晃动了几下,中间的东西开始松动起来!

    “姜姒——”敲门声越来越大!

    “队长,不会没有人吧!”民警敲得手疼。

    “没有人?”男人拧起眉头。

    “有啊,刚刚我还看见了!”男人已经上了四楼,歪着头冲着一群警察笑嘻嘻的,“那娘们儿力气挺大的,还撞了我一下,疼死我了。”

    “撞门!”男人一声令下!

    一群人往后面推了推,开始撞门!

    这栋小楼年久失修,看起来十分破旧,这一撞,觉得整栋楼都在晃动,两个人停下来,“队长,还继续?”

    “撞!”男人扯了扯头发。

    而此刻燕殊的车子已经到了。

    四个人从车上下来,还在车内的民警给他们指了指路,一群人就朝着那栋小楼走去。

    这边很破旧,地上到处散落着各种塑料水瓶,被太阳炙烤得瓶身布满了水蒸气,各种垃圾袋方便袋,越往里面走越是可以闻到一种下水道的味道。

    姜熹和黎悠梦都是从小出生在临城,却不知道临城居然还有这种地方。

    走了一段路,周围都是简易木板搭建的房子,没有一户人家是装了空调的,光是站在外面,都能够感觉到从里面散发出来的阵阵热浪。

    “砰——”金属落地的声音。

    一群人抬眼看过去,姜姒正抬脚往外面伸。

    “姜姒——你别乱动,你冷静一点,姜姒——”楼下的警察站在窗边,开始朝上面呼喊。

    姜姒一只脚已经跨在了外面,这边经过了整改,几乎没有一处可以落脚的地方,姜姒显然也已经感觉到了,可是她整个人已经跨坐在了外面,身子摇摇欲坠,她一只手扒着窗边,一只手护着肚子,太阳折射过来,照得她头晕目眩。

    这是自从医院外面争执之后,姜熹第一次看见姜姒。

    一头短发,脸上都是污垢,本来纤瘦的脸,现在已经可以清晰地看见颧骨,下巴更是尖得可以戳死人,那双杏眼已经完全没有了美感,她的眼睛惊恐不安,身子悬在那里,摇摇欲坠!

    “她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黎悠梦也好久未曾见过她了。

    那个每天一袭白裙,有着一双漂亮的杏眼,精致的瓜子脸的女人已经完全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个落魄不堪的女人,她的身子罩在一个宽大的米白色衣服中,风吹动,手袖被吹得鼓起来,手腕纤细得可以随时被折断一样。

    那头长发曾经是她最心爱的,现在盯着一头蓬乱的短发,和之前简直判若两人。

    姜姒也注意到了不远处的姜熹,她忽然冲着她一笑,十分诡异。

    而姜熹等人已经到了楼下!

    “你终于来了!”姜姒牙齿泛黄,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美感,她的手指死死扣着一侧的窗沿,姜熹注意到她的手指泛黄,她居然抽烟了……

    怀着身孕还抽烟!

    而姜姒此刻从怀中摸出一包烟,哆哆嗦嗦的摸出一根烟,手一滑,整包烟落在地上,散落了一地,燕殊伸手将姜熹拦在怀里,“别过去。”

    姜姒从另一侧的口袋中摸出了一个劣质的打火机,颤颤巍巍的点燃一根烟,猛地吸了一口,微微闭着眼睛,似乎很是享受。

    而楼下此刻已经聚集了许多的人,都对着楼上指指点点,姜姒的脚跨在窗户上,可以清晰的看见她整个大腿,这种时候居然有个男人十分恶心的说了一句。

    “前几天我还把她睡了,这娘们儿真是够味!”

    姜熹睁大眼睛,看着那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人,三十左右,一头油发,脸上倒是挺干净的,只是满脸的痘坑,一口黄牙,有些让人倒胃口。

    “你别说,我也玩过,一百块一晚,便宜!这女人是真的带劲!”

    “你们知道她是孕妇么!”黎悠梦忽然吼了一句!

    “你情我愿的事情,我们也没有逼她!”

    “就是,上次为了从我那里拿包烟,她还……”男人笑得十分猥琐。

    姜熹的脑海中闪过了许多姜姒的影像,都无法和楼上的女人重叠在一起,消极颓废,这是姜熹第一次看见姜姒抽烟的模样,娴熟得像个老手。

    “姜姒……”姜熹上前一步。

    “可怜我吧,哈哈……”姜姒大笑,“你现在看见了吧,我现在就是这个样子,姜熹,我终究还是不如你,做什么都不如你,即使我再努力,到最后他们还是喜欢你,呵——你想笑话我就笑吧,反正我已经是临城的一个笑话了。”

    姜姒忽然看见她身后的燕殊,站在她后面,岿然不动,就像个守护神,她扯了扯嘴角。

    “燕殊,你玩女人嘛,一百块一晚,很廉价的!随你搞。”

    “姜姒!”姜熹朝着姜姒吼了一句!“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然你要我怎么样,我什么都没有了,是你把我变成这样的,姜熹,是你!”

    姜姒一激动,烟从她手指滑落,落在地上,弹出了一片烟灰。

    ------题外话------

    哇,愚人节来大姨妈啊,我的心很累啊,昨天半夜硬生生的背疼醒了,不会痛经的人一定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啊……

    推文:香菜牛肉饺子《天价前妻:宠婚无度》

    【忠犬伪渣男前夫x傲娇伪心狠前妻一个披着虐文外表其实宠上天的故事】

    一

    结婚不到七年,七个月都没有,痒了。

    他冷漠又无情,他无情又无义,人渣。

    没有拖泥带水,没有依依不舍,离吧。

    离婚协议他拟,离婚日期他定,可……

    前夫,离婚协议你还没签就失踪了,人呢

    【小剧场】

    重新得手的容褚迫不及待拉着阮惜乐去复婚,阮惜乐拒绝。

    容褚脸色一沉:你不爱我了?

    阮惜乐笑眯眯的拿出那纸离婚协议:要不然你先签了?

    容褚立即撕碎协议,既然就没离过,

    何必多此一举?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