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34 秦三少的苦肉计,熹熹被抓(二更)

正文 334 秦三少的苦肉计,熹熹被抓(二更)

    ( )临城心理咨询室

    姜熹和燕殊刚刚回去,孙萍已经在院子里等了好久了,“熹熹姐,还以为你干嘛去了呢,我问了一下燕隋大哥,他说你们刚刚还在,你可算是回来了,等你好久了。”

    孙萍小跑着过去,这段时间不见,倒是晒黑了一些,只是那双眼睛装着笑意,却显得十分清亮。

    “你最近怎么样!”姜熹拉着孙萍往里面走。

    燕殊看了看站在一侧发呆的燕隋,抬脚走过去,“要不要聊聊。”

    燕隋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眉头紧紧皱在一起,拧成了一个川字。

    两个人走到墙边,太阳灼热,像是要将人的眼睛刺瞎一般,燕殊将烟递给燕隋,燕隋伸手接过,十分娴熟的点燃了一根。

    袅袅青烟从他的指尖满眼开来,纠缠,消逝……

    “你打算怎么办?”燕殊微微仰头,周围都是蝉鸣,让人有些心烦意乱。

    “不知道。”

    “你喜欢她么?”

    “嗯。”应该是喜欢吧,因为他从来没有那种热切的心情,想要将一个女人据为己有,只有她。

    或许是从小开始他就不断地给自己暗示,他这样的人是不配拥有一切美好的东西,所以他对什么都是无欲无求,燕家兄弟基本上什么东西都给他考虑过了,所以他也没什么可愁的,而这一次……

    可是这一切来得过于突然和美好,让他有些得意忘形了,她都看见了……

    “她是个挺好的姑娘。”

    燕隋手指的烟头抖了一下,烟灰抖落,被风一吹,四处飘散,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嗯。”

    “其实你可以和她好好谈谈。”

    “嗯。”燕隋虽然答应着,可是他是真的不敢,他挺怕从她眼中看出同情悲悯,惊恐讶异的神色。

    “既然你真的想要和她在一起,就没什么可担心的,无论结果如何,就当是一次历练好了,真的喜欢一个人,就不会怕在她面前丢人,自尊什么的,难道比她还重要么!还是说,你真的想要就这么失去她?”

    “让我想想吧。”

    “那你好好想,我去帮熹熹整理东西!”燕殊拍了拍他的肩膀,抬脚往屋里走。

    燕隋愣是将一包烟都抽完了,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摸出手机,黎悠梦给他打过电话,他的手落在那串他可以倒背如流的电话号码上,最后都没有回拨过去。

    她的眼神压抑惊恐,他的心头压着一块大石头,让他觉得呼吸都有些疼痛。

    姜熹将需要带走的东西都打包好,燕殊帮忙搬上车。

    孙萍送姜熹到了外面。

    “熹熹姐,你以后还回来么!”孙萍一脸不舍。

    “肯定会回来的,好了,你就别送我了,需要我送你回学校么!”姜熹指了指车子。

    “不用,我骑车子过来的,我们也不顺路啊,你和燕大哥赶紧回去吧,天气蛮热的。”

    “那行,我们先走了,随时保持电话联系。”

    “嗯!”

    孙萍看着他们的车子离开,想想缘分这个东西真的很神奇,刚刚听姜熹说了她和燕殊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再想到之前在部队姜熹对燕殊那可是嫌弃到不行啊,现在居然都要结婚了,缘分这东西倒是真的妙不可言。

    孙萍扭头进去,准备将最后的东西整理好,却忽然瞥见一个拐角处有人,那人挺着大肚子,动作显得不是那么敏捷,见到孙萍往这边看过来,直接往后面躲,动作有些迟缓。

    孙萍倒是没在意,哼着歌进了院子。

    拐角处的女人,双手扣住墙壁,恨不得要将指甲直接扣进墙缝中。

    结婚?

    他们居然都要结婚了!

    为什么姜熹可以如此幸运,得到这样男人的青睐,而她却要像一只狗一样活着,这是凭什么!

    京都

    燕笙歌在家养了几天,开车去工作室,刚刚到了办公室楼下面,一个熟悉的人就朝着她冲过来。

    秦浥尘也去过燕家,可是燕笙歌不见他,燕笙歌也是心狠,就是大门都不许他进,弄得他也很难堪,不过终于等到燕笙歌出门了,他的车子一直停在燕家不远处,看见她的车子出现,立刻尾随而来。

    燕笙歌又不是傻子,早就注意到他了,无视而已。

    燕笙歌抬脚走进电梯,手指不断按着合上的按钮,不过秦浥尘脚步很快,伸手扒开电梯几近合上的门,整个身子已经挤进了电梯里面,“笙笙……”

    燕笙歌轻哼一声,并不搭理他,反而是低头拨弄着手中包包。

    “笙笙,我们谈谈吧。”秦浥尘侧头看着燕笙歌,怎么几天不见,她有些瘦了。

    “有话就说。”燕笙歌有些心口不一,余光瞥了他一眼,这穿的是什么衣服,还有这鞋子,怎么配的,燕笙歌伸手揉了揉额角,这个搭配,就一个字!

    丑!

    不过秦浥尘人长得好看,俊朗邪肆,眼神带着一丝急切,落在燕笙歌身上就再也移不开了。

    “我们回家住吧。”

    “不想。”

    “小羽想你了!”

    “是么?”燕笙歌轻哼,忍不住在心里腹诽,我的儿子肯定想我啊。

    “我也想你了。”秦浥尘侧头过去,嘴唇要触碰到她的脸,堪堪被她躲了过去,秦浥尘表示很受伤。

    “没有了么!”

    “小红也想你了!”秦浥尘努努嘴,那模样和秦序羽倒是如出一辙。

    “哦——”燕笙歌诧异。

    “她想你想得都瘦了!”

    燕笙歌无语,肯定是你没喂它,她也太胖了,瘦点好,她一度觉得那条锦鲤会活活撑死。

    “没有了么!”燕笙歌扭头看着秦浥尘,秦浥尘换抬手将她搂在怀里,没等她开口,就直接堵住了她的嘴唇。

    他想她想得太紧,现在浑身上下都在叫嚣着,他们对彼此的身体过于熟悉了,即使大脑在抗拒,可是身体却无比的诚实,秦浥尘伸手将燕笙歌按在电梯里。

    张嘴长驱直入,汲取着她口中的甘甜,他想要将她完全占为己有。

    “唔——”燕笙歌伸手推搡着他,可是她的力气太小,只能任由着秦浥尘予取予求。

    她的双手撑在他的胸口,试图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拉开,可是秦浥尘的力气太大,一只手按住她的后脑勺,强迫她配合自己,另一只手按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压向自己,“啊——”燕笙歌的整个身子和秦浥尘紧紧贴合在一起,一个柔软馨香,一个灼热阳刚。

    秦浥尘趁机长驱直入,灵活的舌头直接钻入她的口腔中,不断的搅动着,他的吻激烈而又急促,燕笙歌就是她的毒药。

    食髓知味,让他想要的更多,他的吻落在她的颈侧,燕笙歌呼吸有些急促,下意识的伸手搂住了秦浥尘的脖子,嘴巴里不自觉的轻吟出一声娇羞。

    “嗯——”

    秦浥尘身子一僵,伸手抚摸着她的头发:“笙笙……你明明想我,还说谎……”

    “你闭嘴!”燕笙歌羞恼的瞪了秦浥尘一眼。

    “那我们直接……”秦浥尘话音未落。

    “叮——”电梯忽然到了,本来在电梯口等的人,看到这一幕都被吓到了,秦浥尘直接按下合上的按钮,将燕笙歌往怀中揽,深沉的眸子染上一丝愠色。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电梯门就被关上了,继续往上!

    “秦浥尘——”燕笙歌将他推开。

    “怎么了……”秦浥尘双手撑在她的头两侧,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嘴角,他本来长得就属于精致妖孽那种,现在这模样更是平添了一丝邪魅,燕笙歌看得喉咙发紧。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明明是个郎艳独绝的翩翩佳公子!

    为什么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简直是个妖孽!

    “笙笙……”秦浥尘俯身,他的嘴唇微微触碰她的嘴角,“跟我回家好不好。”

    燕笙歌咬了咬嘴唇,忽然下意识的摸了摸小腹,秦浥尘的目光落在她的腹部,他的目光陡然收紧,放在她头两侧的手,缓缓收紧,摩擦着电梯,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笙笙……”秦浥尘眼中掠过一丝慌乱。

    “先出去吧!”燕笙歌叹了口气。

    只要碰到她,她哪里还有什么原则可言啊,谁让她爱他呢。

    燕笙歌,你真是没救了。

    燕笙歌伸出手指摸了摸嘴唇边缘,都是口红,她将口红擦掉,拎着包,就往工作室走!

    “小笙姐……秦三少……”燕笙歌已经好些天没有过来了,这两个人状态,怎么看着这么不对劲啊。

    燕笙歌进入办公室,立刻有人进来,和她汇报这些天的工作,秦浥尘就反而走到一个模特那边,模特身上遮挡着一块白布,他伸手要将白布扯下来。

    “别乱动!”燕笙歌蹙眉。

    秦浥尘瘪瘪嘴,坐到了沙发上。

    一个上午,燕笙歌都在处理手头的工作,而秦浥尘就这么看着她一整个上午。

    好不容易熬到了饭点,管家乐呵呵的将秦序羽送了过来。

    “妈咪——你想不想我啊!”秦序羽笑着往燕笙歌身上扑。

    “想啊,宝贝儿!”燕笙歌捧着他的小脸,对准两侧脸颊,就猛地嘬了两口,“吧唧——”那声音格外清脆。

    秦序羽一脸满足,“妈咪,我这几天可乖了,对了,我……”

    秦序羽牵着燕笙歌的手,滔滔不绝的说着,忽然撇头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秦浥尘,“爹地,你怎么了?和妈咪一起吃饭你不高兴么!”

    燕笙歌对谁都和颜悦色的,唯独对他一副死人脸,他能高兴么!

    “不是!”秦浥尘抬脚跟了上去,走在燕笙歌身边,他看着燕笙歌言笑晏晏的模样,微微清了清嗓子,伸手要去勾燕笙歌的手指,他的手指刚刚碰到她的手背,燕笙歌抬手将头发别到耳后,直接将手插在了口袋里面。

    秦浥尘很不高兴!

    她分明就是故意在疏远自己。

    秦序羽看了看两个人别扭的样子,也很无奈,哎,都是做爸妈的人了,还不让人省心。

    到了楼下餐厅,燕笙歌笑着和秦序羽说着话,坐在对面的秦浥尘不断用筷子戳着碗里的饭,一碗白米饭,愣是被他戳得千疮百孔。

    “三少……需要我们给你换一碗米饭么!”侍者走过去,难道是饭不好吃?

    “不用!”

    “燕三小姐,那您……”

    “秦夫人!”秦浥尘纠正。

    侍者嘴角抽了抽,“嗯,秦夫人,您还需要什么么!”

    “帮我弄点辣椒酱吧。”

    “你不能吃辣!”秦浥尘咬牙。

    “我想吃!”燕笙歌冷哼。

    “会上火,你也不能吃辣。”

    “那你吃!”燕笙歌挑眉。

    “你们的辣椒酱!”侍者将一碗鲜红的辣酱放在两个人面前。

    燕笙歌挑衅的看着秦浥尘,秦浥尘是一点辣都吃不得人,他忽然拿起筷子蘸了一口,没等燕笙歌开口,就往嘴巴里面送。

    不消片刻,他的脸就涨红了。

    “咳咳——”秦浥尘剧烈的咳嗽起来,燕笙歌立刻起身给他倒了杯水,送到他的嘴边,“你不能吃,吃这个做什么,快喝点水!”

    “笙笙……”秦浥尘攥住她的手,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你快喝水!”

    秦浥尘的肤色比寻常人更白一些,此刻被辣得通红,咳嗽的异常剧烈,燕笙歌想要伸手给他拍拍后背,他却握住燕笙歌的手,“笙笙……”

    “喝点水,快点儿,你这是准备咳死么!”

    “我们回家好不好!”秦浥尘说话有些微弱,整个嗓子干燥嘶哑,他的手按住燕笙歌的手臂,这憋得狠了,眼眶都有些发红。

    “你先喝水!”

    “回家!”

    “秦浥尘,你真的是想死么,喝水!快点!”燕笙歌拿着水杯就往他嘴里送,他偏是不张嘴,气得她浑身发抖。

    “我们回家!”秦浥尘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行行行,你快点喝水!”

    秦浥尘这才接过水灌了一大口,胃里火辣辣的疼,一大杯水灌入他的脸色才好看了一些!

    “笙笙……”秦浥尘一直攥着她的手。

    “秦浥尘,你可以啊!”燕笙歌轻笑,抽回手坐到秦序羽身边。

    秦序羽一直低头吃东西,不去管他们。

    反正爹地的苦肉计一直用得手到擒来!

    “笙笙,我们待会儿就回家好不好!”秦浥尘又要了一大杯水。

    “忙完工作再说。”

    “那我等你。”

    “你不上班?”燕笙歌挑眉。

    “我可以远程指挥,不用去公司,你不想我陪你?”

    燕笙歌轻哼,她现在很想把他直接拉过来揍一顿好么!

    明知道他的故意,可是自己却又很吃这一套,燕笙歌啊,你真是没救了。

    “笙笙,吃点东西,你喜欢的这个,这个,这个……”秦序羽筷子都没动,就看见燕笙歌碗里堆了一大堆。

    燕笙歌看着自己儿子眼馋的模样,立刻将盘子推到了秦序羽面前,“小羽,你吃吧。”

    “妈咪,真的可以么!”秦序羽看了一眼秦浥尘。

    “啪——”秦浥尘一筷子戳到了碗底。

    秦序羽嗓子有些发干,顿时觉得有些如芒在背,他立刻将盘子退回燕笙歌面前,“妈咪你吃,你最近都瘦了,我都吃饱了,也吃不下了。”

    “是么!”燕笙歌扭头看向秦浥尘。

    秦浥尘低头吃着那碗被戳得稀碎的米饭。

    “麻烦再来一碗米饭!”燕笙歌喊了一声。

    “笙笙,你没吃饱么?我们要不要再点一些菜!”

    “给你的,你那碗饭还能吃么!”

    秦浥尘立刻露出了衣服满足的笑容。

    秦序羽瘪瘪嘴,说真的,从小到大,秦浥尘这一招简直是屡试不爽,他也习以为常了,反正妈咪对他一直都很心软。

    其实在他们家,看着像是燕笙歌把秦浥尘吃得死死的,只要燕笙歌开口,就是天上的月亮,秦浥尘都能给他摘来,其实实际上,是燕笙歌被秦浥尘吃得死死的!

    临城

    姜熹在收拾东西,燕殊则坐在一边打杂,电话忽然响了,还是轩陌的座机电话,燕殊直觉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喂,阿陌……”

    “燕殊——”轩陌坐在椅子上,手头上,有燕笙歌的体检资料,燕笙歌昨天在宋一唯的陪同下过来做的体检,宋一唯千叮万嘱让他对秦浥尘保密,他们那群人都看得出来,他们之间出了问题,也没多问什么。

    只是这份资料送到他手中,却像是一个烫手山芋。

    “出什么事了。”燕殊起身走到窗边,他和轩陌认识二十多年,自然听得出来他口气中的不对劲。

    “小笙的身体情况你了解多少。”

    “她的身体不是一直很好么!”

    “我回头问问我爸吧,再和你具体说。”轩陌揉了揉额角,“你知道小笙怀孕了么……”

    “你说什么!”燕殊忽然一笑,“这不是好事么!你口气怎么这么沉重!”

    “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就这几天吧,收拾一下东西就回去。”

    两个人说了好一会儿,才切断电话,姜熹将头从文件中抬起来,“轩陌怎么了?”

    “说小笙怀孕了,不过他口气似乎不太对。”

    姜熹整理材料的手忽然一顿,抬头看着燕殊,“小笙之前从秦家回来就很不对劲,你要不要去问问……”

    而此刻姜熹的电话忽然急促的震动起来,是教授的。

    “喂,教授……”

    “熹熹,怎么回事啊,你怎么搞得!”

    “怎么了?”

    “你咨询室的资料泄露出去了,现在网上都是病人的病历资料,你快点想办法处理一下!”

    “我立刻去!”姜熹挂断电话,就立刻登上了网络,索性现在的资料是在小范围的传播。

    “出什么事了!”燕殊立刻走过去!

    “我咨询室的病人资料被人泄露了!”

    “你别急,我去看看!”燕殊说着就去开电脑。

    燕殊叫了燕隋过来,立刻着手开始处理。

    她的这些资料,都是保存在电脑里面的,孙萍说她想要将资料带回去好好研究一番,所以姜熹就给她留了个备份,原件还在自己手里,孙萍根本没必要这么做,而且泄露别人**是犯法的,他们都心知肚明,那这个东西是从哪里传播出去的!

    姜熹有些懊恼,最让她头疼的则是点击率最高的一则病历报告。

    那是秦序羽的,这上面没有病人的基本信息,就是对他的病情进行了详尽的描述。

    “曾被关在车内整整一天,救出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差点被活活闷死。”

    姜熹想要去一趟咨询室,可是她刚刚走出书房,楼下已经传来了一阵不和谐的声音。

    “警察同志,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安叔显然不可思议,怎么警察来了。

    “我们找一下姜熹姜小姐!”

    “我能问一下到底发生什么了么!”

    “涉嫌泄露病人**,已经有人报案了,我们要将她带回去审问一下!”

    “不可能啊,姜小姐怎么会!”安叔显然不信。

    姜熹从楼上下来。

    “姜小姐是吧,麻烦跟我们走一趟!”

    “嗯!”

    燕殊刚刚和燕隋交代了一下事情,急忙从楼上往下跑,“熹熹……”

    几个警察看见燕殊,身子一抖,他的目光就像是猎豹一般敏锐,恨不得将他们吃了一半,十分吓人。

    姜熹只是一笑,“不会有事的,我跟他们去一趟。”

    燕殊握着扶手的手死死收紧,这又是谁干的!

    ------题外话------

    临城这边还有一点坑,我把它们填好,就回京都,差不多就可以准备结婚生孩子了,对于孩子的问题,大家有木有什么想法啊……

    我:我觉得生个足球队不错!

    燕小二:国足都赢了,你还不滚去码字!

    我:你急什么啊,是不是你行啊!

    燕小二:呵呵哒,你觉得可能么!

    我:那我们来讨论一下,你觉得男孩好还是女孩好!

    燕小二:女孩!

    我:要是和你一样会耍流氓咋办!

    燕小二:只要她不吃亏,男生嘛,被女生占便宜就该偷笑了,你知道现在男女比例多低么!

    我:你这逻辑……

    燕小二:必须不能让她吃了亏去,防身术什么的,要教好!

    我:感觉有些不妙……

    明天是愚人节啊,啦啦啦,嘿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