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32 独守空床,医闹风波(二更)

正文 332 独守空床,医闹风波(二更)

    ( )临城

    燕隋和黎悠梦到家的时候,黎锦荣的车子紧随而至,黎悠梦刚刚下车,黎锦荣扯着她的胳膊就往里面走。“哥——”黎悠梦脚下滑了几下,紧追慢赶的才追上了他的脚步,“你干嘛啊……”

    燕隋刚刚准备开口。

    黎锦荣一道凌厉的视线射过去,燕隋到嘴边的话只能咽了回去。

    黎锦荣并未将她扯进屋子,而是直接拽着她到了院子的一角,“哥,你做什么啊!”黎悠梦有些不解。

    “你和他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啊!”黎悠梦打马虎眼。

    “你当你哥是傻子么!”

    “哥——”悠梦拽着他的衣袖,“哥,他不好么!”

    “哪里好!”黎锦荣情恨,总觉得像是养大的闺女忽然被狼给拐了。

    这燕殊抢走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就算了,这燕隋又准备将自己妹妹抢走,这都是什么鬼。

    “挺好的啊,我觉得不错啊!”黎悠梦低头踢了踢脚下的石子,“人很好,对我也好。”

    “你俩认识多久了,你就知道他对你好?”

    “我是觉得对我好就行了,你之前不也说了么,老实的男人才靠谱嘛,你不是不希望我再找什么富家公子哥么,这话是你说的吧!”

    “那个男人……”

    “哥——我和他也没有交往,就是接触一下而已,你别直接把人一棍子打死!”

    “我倒是想一棍子把他打死!”黎锦荣咬牙切齿,“我是怕我就一棍子下去也打不出一个屁来!”

    “扑哧——”黎悠梦一乐,“哥,你这是什么比喻啊!”

    “先进去,我再看看!”

    “好勒!”再看看就是有戏喽,黎悠梦也没到那种非他不嫁的地步,只是觉得可以再考察一下而已,如果真的合适,再慢慢来嘛。

    黎锦荣一脸郁色,本来听说姜熹回来他心情还是不错的,偏生燕殊这个讨厌鬼跟来了,这下子好了,还带了个人来抢自己的妹妹,他刚刚进门,黎悠梦已经冲到了自己前面,姜熹见她朝自己扑过来,起身站起来,两个人抱在一起。

    “熹熹,给我看看,去了这么久,怎么觉得你有些胖了!”黎悠梦伸手捏了一把姜熹腰上的软肉,惹得姜熹大笑。

    “胖了好,你们这些孩子就是太瘦了。”尤卫兰轻轻勾着嘴角,“不是我说啊,别跟着那些人学,减什么肥啊,你们再胖十斤那才好看!”

    “有一种瘦,叫做你妈妈觉得你瘦!”黎悠梦瘪瘪嘴。

    “对了,你的事情处理得如何了。”

    “那个人估计就是想要借着这个事情好好讹诈医院,说白了就是为了钱呗,真是够了,难不成我们要看着他老婆死在外面么,真是搞不懂这些人,如果真的是这样,估计又要说我们失职,见死不救了,现在的社会是怎么了!”

    “好了,别想了,走吧,我们去吃饭!”姜熹拉着黎悠梦往餐桌走。

    燕殊起身跟上去,他故意从黎锦荣身旁走过,他个子本来就高,这居高临下的睥睨之感,让黎锦荣简直抓狂,这个男人怎么过了这么久,还是这么的……

    欠揍啊!

    “熹熹,你晚上留下来陪我吧。”

    姜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燕殊,燕殊心里自然不乐意,这一趟回来就他们几个人,这姜熹留在这里,让他回去面对几个大老爷们么,不如让他一头撞死。

    “燕二哥,熹熹比我大,按理说我也该叫她一声姐姐,那我就提前叫你一声姐夫,你俩以后的时间还长着呢,让熹熹陪我一晚都不行么!”黎悠梦性子活泼,倒是不拘谨。

    这话说的燕殊心里自然是美滋滋的,可是美了之后就是一阵酸涩,这让他如何反驳啊。

    “我知道姐夫你不是小气的人,今晚你就住在这里吧。”

    “她的东西都在家里。”燕殊看了看姜熹,希望她说点什么,可是姜熹却愣是不开口,这可急死他了。

    “没事,她需要什么,我这里都有,如果没有的,我让我哥去买,我家东边就有个大型商场,什么东西都有,很方便的。”

    “是么?”

    “睡衣什么的,穿我的就好了,熹熹,好不好!”

    “悠梦……”尤卫兰微微蹙眉,佯装出一丝愠怒,“别打扰人家。”

    “姐夫——”黎悠梦看向燕殊。

    燕殊直接将问题抛给姜熹,“熹熹决定就好,我没意见!”

    “那就住下吧,我也好久没和你彻夜长谈了。”

    燕殊握着茶杯的手慢慢收紧,得了,今晚他就继续抱着他的大铁床睡吧。

    一顿饭倒是宾主尽欢,黎锦荣送燕殊出去,“明早我让燕隋接熹熹回去!”

    “这么猴急?放心,我们家人都在,我也不会对她怎么样的。”况且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就是再放不下,他也要逼着自己放下。

    “这个我倒是不怕。”

    “那您走好!”黎锦荣朝着燕殊挥了挥手。

    燕殊咬牙上了车子。

    这一会去,安叔扭头看了半天,“二少,姜小姐呢!”

    “在黎家!”燕殊横躺在沙发上,他怎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怎么能让她留在黎家呢,这黎家的那个少爷不是喜欢我们姜小姐么,他不会借机对姜小姐做什么吧!”

    “他敢!”燕殊冷哼,“我打不死他!”

    “真的不回来了?”

    “嗯!”

    “房间都收拾好了,你先去休息吧,也累了一天了!”

    燕殊叹了口气,抬脚往楼上走,那张床还是之前戒烟爷爷特地换的,燕殊走过去摸了摸床头的栏杆,上面还有牙印,他兀自一笑,拿出电话给姜熹打电话。

    姜熹正在洗澡,黎悠梦坐在梳妆台前抹脸,“熹熹,燕殊的电话!”

    “你帮我接一下!”姜熹喊了一声。

    黎悠梦拿起电话:“喂——姐夫,熹熹在洗澡!”

    “洗澡……”燕殊咬牙。

    “对啊,刚刚才进去,你有什么事么!”

    “我就问问,你们晚上别聊得太晚,早点休息,你明天应该也要上班!”燕殊立刻端出一副做姐夫的架子。

    黎悠梦努努嘴,“我有分寸的,不过我给熹熹拿了一条特别别致的睡衣,想看么!”

    黎悠梦对燕殊倒是一点都不拘谨,“有条件么!”燕殊躺在床上,修长的腿随意交叠。

    “你真聪明!”黎悠梦嘿嘿一笑。

    “如果你说的是燕隋的事情,我只能说,我无能为力!”

    “别啊,姐夫,我就问几个问题!”

    “你说说看!”燕殊将一只手压在头下面,饶有趣味的眯着眼睛,这燕隋整个就是个木头,半天都憋不出一句话来,这黎悠梦性子确实比较活泼开朗的,他以前总想着若是遇到不错的女人,就给他介绍一个。

    可是自己常年在部队,遇到的女兵倒是也有,只是用战北捷的话,就是说。

    “你是准备让他俩整天干架不成!”

    想想也是,这些女兵大多要强,性子都比较刚烈,这燕隋性子也是这样,确实不太合适,只是这黎悠梦又实在太跳脱了一点,就怕燕隋hld不住啊,况且黎家的家世也不弱,黎家对这个就不会反对?

    “他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

    “他没谈过恋爱,这个不太清楚。”

    “你没听他说过么,你们男人之间不是都喜欢讨论喜欢类型的么,比如说知性的,活泼的,文静的……”

    “不清楚!”

    “那他喜欢什么!”

    “没特别喜欢的,也没什么讨厌的!”燕殊说得是实话。

    “你能不能认真点!”

    “继续问。”

    “你把他的基本情况和我说一下!”

    “燕隋,男,31,偶尔抽烟喝酒,没有不良嗜好,身体健康!”燕殊顿了一下,“是很健康!”

    “就这个……”黎悠梦抽了抽嘴角。

    “还有什么?”

    而此刻浴室水声已经停了,黎悠梦轻轻咳嗽一声,“我先挂了。”

    然后燕殊的手机里立刻受到了一个长袖长裤,保守得能把脖子都裹住的睡衣,这个睡衣还真的是……特别!

    燕殊无奈的笑了笑,不过这丫头对燕隋倒是蛮上心的,就是不知道他们以后会怎么样了。

    姜熹一边擦着头发上的水渍一边开口:“他说什么了。”

    “让你早点睡觉。”黎悠梦呵呵一笑。

    而此刻一个群里已经直接炸开了锅,就因为燕殊冒了一句。

    燕殊:我觉得燕隋距离脱单不远了。

    楚楚:啊——怎么回事,快说快说!

    燕笙歌:我就说嘛,肯定是有情况的,不然怎么会那么猴急的往临城跑,肯定有情况!

    渭城朝雨:笙笙……

    燕持:怎么说,那个姑娘这么有眼光,燕隋是真的不错,最主要的是燕隋是怎么想的,总不能一头热啊!

    燕殊:今天那姑娘出了点问题,去了趟派出所,那家伙特别猴急的跑了过去,我看两个人都有点想法!

    燕持:姑娘是个什么样的人。

    燕殊:哦,你认识的,你还打小报告,把人家给告了,那姑娘记恨你,结果把我当成你,给揍了一顿。

    燕持:原来是她啊,那姑娘长得不错!

    燕笙歌:大哥也认识?

    燕持:那他们家人怎么说,燕隋跟了你这么久,他要是结婚了,你就不表示一下?

    燕殊:(微笑)之前给了他一套公寓他没要,正好趁着大婚送给他,就当是贺礼。

    楚楚:(图片)(图片)(图片)

    最炫酷的轩少:动作这么快,这就是那姑娘?

    楚楚:那是,你别小看我啊,长得嘛,还行,看得过去。

    老战:我讨厌所有非单身狗!

    四少:+1

    燕笙歌:……

    渭城朝雨:笙笙……

    燕笙歌:有点儿困,我想睡了,再见!

    众人沉默,这两个人之间绝对出大事了。

    燕殊起身在窗户边站了一会儿,还是赶紧睡觉吧,明天还得陪熹熹去弄材料,一想到材料准备好,回去就可以领证,名正言顺的将她拨到自己的户口上,他的心里就异常兴奋。

    黎家

    姜熹陪黎悠梦聊到了后半夜,女生之间总是很容易打开话匣子,无论多久没联系,都不觉得陌生,她打了个哈气,准备去楼下找点水喝。

    刚刚打开门,就闻到了一股淡淡得咖啡香味,夹杂着水沸腾的声音,这么晚了,谁还没睡,这会儿又已经是两点整了。

    黎锦荣听见有拖鞋声,抬头看过去,“这么晚还没睡?”

    “聊得有些晚,你不也没睡么?工作到这么晚?”

    “最近项目有点多,没办法!”黎锦荣耸了耸肩,“对了,喝一杯?”

    “不了,我还想睡,喝点温水就行。”姜熹给自己倒了杯水,“你最近如何?”

    “挺好的。”黎锦荣笑了笑,“什么时候结婚?”

    “现在还不是很确定,燕殊的结婚报告已经打上去了,应该快批下来了。”姜熹靠在一侧的桌子上,双腿随意的交叠,裹着白色的睡衣,微微低头吹了吹冒出来的施施热气,“定下来就通知你。”

    “那我可得准备一份大礼。”黎锦荣一笑。

    “那是肯定的啊,你要是空手,我可不许你来。”

    两个人相视一笑。

    黎锦荣喝了一口咖啡,好苦……苦涩之后,整个味蕾被丝丝甘甜充斥,他从没想过他们有一天会在这样的时候以这样的方式交谈,或许这也是最后一次这般见面了吧,下一次……

    她就是别人的新娘了。

    真心爱过,还是希望她可以永远幸福。

    第二天一早

    刚刚吃了早饭,燕隋就过来了。

    “这么早过来。”尤卫兰有些诧异,黎常泰也将视线从报纸上移开,“是有点儿早。”

    “要去处理一下材料的问题,赶早不赶晚嘛!”姜熹擦了擦嘴巴。

    “我和你一起,顺路么!”黎悠梦将最后一口包子一下子塞进嘴巴里。

    “你慢点儿!”黎锦荣叹了口气,急什么,难不成这个男人还能跑了不成,就不能矜持一点啊。

    黎悠梦喝了一口豆浆就推着姜熹往外面走。

    尤卫兰看着三个人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常泰,你看到刚刚接他们的那个小伙子了么。”

    “嗯。”黎常泰快速的浏览着财经版面。

    “好了,别看了,我和你说正经的!”尤卫兰从他手中将报纸抽出来!“你别给我打哈哈,你觉得那个小伙子给你做女婿怎么样!”

    “女婿?”黎常泰立刻提起精神,“不行!”

    “哪里不行!”

    “哪里就行了,我们悠梦还小。”

    “你家闺女不小了,也24了,可以了!”

    “你不如操心一下你家儿子,马上三十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别等到人家熹熹家的小孩都能打酱油了,他还八字没一撇!”

    黎锦荣快速吃了饭,“我先去公司!”

    “我也去!”黎常泰说着起身往外面走。

    “你们两个……”尤卫兰叹了口气,真是的,她有说错什么么!一个两个都给她跑。

    医院

    车子停在医院门口,姜熹扭头看了看黎悠梦,怎么还不下车……这忽然瞥见两个人之间异样的电流,姜熹自然十分大方的说:“你们下去还是我下去?”

    “我……”燕隋扯了扯头发,“我送你上去吧,姜小姐,麻烦你等……”

    “慢慢来,我不急,一点都不急!悠梦,可以慢慢来哦!”

    黎悠梦瞪了姜熹一样,推门下车。

    姜熹看着两个人之间足足距离半米的距离,这两个人是准备干嘛,离这么远是准备拔河么!

    早上医院的人很多,两个人站在电梯口,周围都是熙熙攘攘的人流,他们之间隔了两个人,黎悠梦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样燕隋,这个呆子,他就这样送自己上班的么!

    而此刻一个中年男人提着公文包快步走了过来:“小黎!”

    “周医生,好巧!”

    “是啊,早饭吃了么,我刚刚买了灌汤包,要不要吃点!”男人小鼻子小眼,笑眯眯的。

    “我吃过了!”黎悠梦笑了笑。

    而此刻电梯来了,乌泱泱下来一群人,众人往后退了一点,让他们先下去,“小黎,走吧……”周医生笑着招呼她。

    黎悠梦刚刚抬脚准备跟上去,忽然胳膊被人扯住,黎悠梦能够感觉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自己后面,“慢点儿。”

    “嗯!”燕隋扯着她的胳膊进了电梯,周医生促狭的看着两个人,“男朋友啊。”

    黎悠梦悻悻地一笑,“不是。”

    “是么!”饶有趣味的看着两个人,显然不信黎悠梦说的话,看得黎悠梦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燕隋仍旧是面无表情,他的后背已经抵在了电梯上,黎悠梦斜站在他身边,忽然前面有人退了一步,黎悠梦整个人撞在她的怀里。

    “啊——”

    “不好意思!”前面的人连忙道歉。

    “没事!”黎悠梦拍了拍胸脯,再反应过来,燕隋双手按着她的肩膀,她整个人几乎是斜靠在燕隋怀里的,她的脸上顿时掠过一丝红晕,电梯内很嘈杂,不过她还是可以清晰的听见男人强劲有力的心跳声,她不安的扭动着身子。

    男人身上那种清爽的味道,像是要入侵她的四肢百骸,那种不受控的心跳,让她心慌意乱,“别动了,人很多。”

    “嗯。”黎悠梦微微垂着头,看着他的胸口,白色衬衫,点缀着白色的纽扣,纽扣上有一些花纹,黎悠梦压根不知道该怎么办,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看。

    周医生扭头看了看一侧的两个人,都这样了,还说不是男女朋友,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

    口是心非。

    黎悠梦视线逐渐往上,燕隋的喉结忽然耸动了一下,他的喉结十分突出,黎悠梦也不知道自己发了什么疯,忽然伸手摸了一下,燕隋身子一僵,他本来已经很紧张了,双手都无处安放,黎悠梦这个举动,让他身子僵得几乎无法动弹。

    “你……”

    “咳咳……”黎悠梦轻轻咳嗽一声,“有个脏东西。”

    “是么!”燕隋煞有介事的摸了一下脖子,“还有么!”怎么会有脏东西。

    “我看看!”黎悠梦憋着笑,这个男人也太呆了吧,她微微踮着脚,温柔清甜的味道扑在燕隋的颈侧,他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幅度,生怕吓到怀中的女人。

    “到了!”周医生调侃道,“你俩还不走,是准备在里面待在天荒地老?”

    黎悠梦娇嗔的瞪了他一样,先走了出去,燕隋手一瞬间空了,他垂头一笑,抬脚跟了过去。

    “燕隋,我到了,你先回去吧。”黎悠梦冲着燕隋笑了笑。

    “嗯。”燕隋点了点头。

    燕隋已经进了电梯,忽然看见一群人从自己面前跑过去。

    “钱先生,您冷静一点,钱先生……”

    “啊——”忽然传来一阵尖叫声。

    燕隋双手插入电梯门中,硬是将快要合上的电梯给关上了,他抬脚走了出去,护士台那边乱成一团,黎悠梦就在人群中,被人推来推去,他快步往里面走!

    那位钱先生直接将护士台上面的东西全部推到地上,嘴巴里面还骂骂咧咧的,很是张狂,他忽然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朝着黎悠梦就扑了过去!

    ------题外话------

    我最近要开始存稿了,闭关啊闭关……啊——啊——

    燕小二:你的存稿敢不敢亮出来看一下!

    我:(抱紧电脑)你想干嘛!

    燕小二:放心,你的样子很难引起别人的犯罪的**!

    我:(╯‵□′)╯︵┻━┻滚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