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31 老脸一红,有情况

正文 331 老脸一红,有情况

    ( )临城

    燕殊和姜熹刚刚落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临城地势偏南,湿热的风吹在脸上,让人觉得十分燥热,燕殊抬手给姜熹撑着伞,他们只带了一个箱子,大部分的东西这边都有,安叔的车子已经等在了机场外。ge

    “二少,姜小姐,你们可算是来了。”

    “有些晚点,让您久等了。”姜熹笑了笑。

    “快上车吧,车里凉快!”

    姜熹和燕殊刚刚上了车子,一股凉气袭来,“安叔,把冷气开小一点。”

    “好嘞,你们想吃什么,我让厨师准备,到家就就能吃饭了。”

    “你看着准备吧。”姜熹看着窗外,其实离开的时间并不算太久,可是现在看着这里,却总有一种离开了许久的感觉。

    “现在是下班时间,路上有些堵!”安叔笑得合不拢嘴,“你们这次回来要待多久啊!”

    “回去要准备婚礼,安叔,这次您和我们一起回去吧,我怕平叔一个人也忙活不过来。”

    “你不说我也想回去,你不知道,这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大宅里,你们都不在,老爷子也不在,我这把老骨头闲得快散架了!”安叔笑眯眯的。“结婚了好,你们婚后住哪边啊。”

    “熹熹,你说呢!”燕殊常年在部队,自然是希望她能留在京都的,毕竟熟人都在那里,有个什么情况也方便照顾。

    “爷爷还回来住么?”姜熹看着燕殊。

    “这个不好说!”

    姜熹确实有打算搬出来住,不过心里却又着实舍不得燕家那一大家子。

    他们回到东郊的大宅,刚刚休息了一会儿,尤卫兰的电话就来了,无非就是想让他们去黎家吃顿饭,姜熹满口答应,而且给她带的礼物宋一唯都准备好了。

    两个人睡了一觉,等到日落西山,这才准备出门,而燕隋忽然出现在楼下,这让燕殊着实有些惊讶。

    “你怎么过来了?”

    “夫人怕姜小姐东西比较多,让我过来帮忙。”

    “行吧!”有个劳动力也不错,那他就可以轻松一些了。

    “那你们这是……”

    “去黎家!”燕殊伸手打了个哈气,坐个飞机而已,怎么这么困。

    燕隋眸子一动,三个人上了车子,姜熹靠在燕殊肩头,燕殊正在低头玩手机。

    他们那个微信群一直在不断跳动!

    楚楚:嫂子,你什么时候回临城的,为什么都不告诉我,不开心……(撒泼打滚的表情)

    最炫酷的轩少:人家回家要和你报备么!

    楚楚:就是不开心!

    最炫酷的轩少:厨房有汤,自己热了喝点!

    楚楚:不会开煤气!

    最炫酷的轩少:(流汗的表情)有电磁炉!

    楚楚:有辐射么!我还要生儿子!

    最炫酷的轩少:生儿子?你有这个功能?

    “扑哧——”姜熹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个轩陌的呢称是怎么回事,不像他啊!”

    “楚楚私自改的,轩陌懒得再折腾,就没换过!”

    “倒是像他的风格!”

    而此刻燕笙歌忽然开口了!

    燕笙歌:@燕殊,燕隋是不是春心萌动了!

    燕殊:什么情况!

    燕持:强势围观!

    老战:围观!

    渭城朝雨:笙笙……

    四少:我是被拉进来的,我什么也不懂!

    燕笙歌:燕隋忽然和我妈说要去临城,说去帮忙,有二哥在,哪里有什么东西需要他帮忙啊,二哥,你自己说,他是不是有情况!

    燕隋忽然感觉到后背两道灼热的视线,身子一僵,紧紧贴在后座上,“二少,姜小姐,有什么事么!”

    燕殊:好像是有的!

    渭城朝雨:笙笙……

    燕笙歌:求八卦!

    渭城朝雨:(对手指)笙笙……

    燕持:我比较好奇,小笙,你和浥尘出什么事了么,你俩这是……

    楚楚:我知道,小笙现在在燕家,他俩目前分居冷战!

    渭城朝雨:楚衍,你话有点多!

    最炫酷的轩少:咳咳……童言无忌啊!

    渭城朝雨:笙笙……

    燕持:你俩到底怎么回事?我过两天才能回去,比较忙!

    楚楚:你少来,你明明就是假公济私,你说,你是不是把叶子吃了!

    燕持:楚衍,你的话真的有点多!

    渭城朝雨:笙笙……

    楚楚:小笙姐,你再不出现,你家秦浥尘嗓子就要喊破了。

    燕笙歌:你们在说什么,我没听见!

    渭城朝雨:笙笙……

    燕笙歌:大哥,你过几天才回来啦,记得给我带礼物!

    燕持:嗯嗯!

    而秦浥尘背无视了个彻底。

    燕殊伸手摩挲着下巴,这两个人不正常啊,平时吵架也很多,也不像这样,这都几天了,而且秦浥尘那个脾气,直接杀到他家也有好多次了,尤其是新婚不久,燕笙歌就哭着回家了,宋一唯一看她身上都是淤青,气得要死!

    立刻勒令裴燕泽去找秦浥尘恳谈。

    结果人家来了一句:“闺中情趣!”

    裴燕泽那么好的脾气,都差点被气死,恨不得拿东西砸死他,这种事情多了去了,只是这次时间确实有些长。

    最主要的是,秦浥尘怎么按捺得住没有直接杀去他家呢,反常啊,反常……

    燕殊此刻饶有趣味的看着燕隋:“燕隋,你跟了我很久了吧。”

    “嗯。”

    “你的年纪也不小了,也是时候结婚生子了。”

    “二少……”燕隋握着方向盘的手有些僵硬,怎么扯到这个了!

    “你若是看上谁家姑娘就直接说,我去帮你提亲!”

    “这个……”燕隋忽然老脸一红,姜熹咳嗽一声,难不成是悠梦……之前宴会上他俩单独待了许久,只是之后离开京都,这事儿她倒是没放在心上。

    “话说我好久没见到悠梦了,之前还打过电话给我,最近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姜熹一笑。

    燕隋的手指一抖,车子忽然偏离了原来的轨道,抖了一下,姜熹轻笑,和燕殊对视一眼。

    他们刚刚到了黎家,尤卫兰已经迎了出来,“熹熹……”

    “尤姨!”姜熹抱了抱尤卫兰。

    “你这丫头,我还以为你这一去就不打算回来了,你还知道回来啊!”

    “尤姨!”姜熹娇嗔的说道,“黎叔叔不在家?”

    “他下班就回来,锦荣去了趟派出所,现在还没回来。”

    “他出事了?”姜熹不过是礼貌性的问一下,燕殊倒是撇了撇嘴,黎锦荣倒是真会来事!

    知道姜熹要回来了,派出所?这是准备博取同情么!哼——以为你有这个机会么!

    “倒不是他,是悠梦!”

    “悠梦!”现在换成燕殊身后的燕隋叫了一声。

    尤卫兰点了点头,“燕隋是吧,一起进来坐吧。”

    “到底怎么回事,悠梦怎么去了派出所。”

    “就是一个产妇要生了,这人已经送到了医院,可是她那会儿大出血很厉害,而且羊水都破了,听说孩子都露出了一个脚,情况比较紧急,推进手术室,时间都不够,医生就准备给她就地生产。”

    “然后呢,没出事吧!”

    “人和孩子多没什么事,只是后来家属来了,医院给他们安排病房,他们硬说要住单间,而且还说人都送到了医院,居然还就地生产,如果发生感染什么的,要医院承担责任,今天悠梦是值班医生,就和他们争执了两句,那家人就报警说医院欺负人了,蹲在地上又哭又闹,还要求医院负责他家孩子成年之前的身体健康,说是出了状况就是他们医院的责任,这就闹到了派出所!”

    “这不是有些无理取闹么!”姜熹挑眉。

    “现在医患纠纷很紧张,患者对医生都不太信任。”尤卫兰叹了口气。“我也想过,要不要让她继续当医生了,这弄不好,都有生命危险,那家人骂骂咧咧的,听说很凶狠。”

    尤卫兰神色忧虑,燕殊看了一眼身后的燕隋,“你要不要去看看。”

    “我能去么!”

    “去吧,我们在这里也不去别的地方。”

    尤卫兰倒是没说什么。

    派出所

    “钱先生,你冷静一点,事情我们已经在处理了!”民警试图安慰这个着实有些无理取闹的丈夫。

    “你让我怎么冷静,为什么你们要在外面给我妻子生产,你们不知道外面细菌很多么,如果我妻子和我的儿子有什么好歹,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我们已经给他们做过检查了,身体都很健康!而且当时如果不是情况危急,我们也不会……”

    “你们就是不想负责,我老婆流了那么多血,你说身体健康,哪里健康了!”

    “先生,谁生孩子是不流血的啊!”

    “我把她交给了你们,你们就该负责!”

    黎悠梦无语,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无理取闹的病人,“那我倒是很想问问你是怎么做丈夫的,您的妻子要生了,您不会提前安排她住院待产么,况且您到了医院这么久,医院医生给你们夫妻出钱垫付了一部分医药费,你怎么只字不提!”

    “难道不是你们心虚才补偿我们的!”

    黎悠梦无语:“那剩下的医药费,您是准备怎么算,还有……您到底有想要医院怎么负责呢!”

    “当然是负责他们以后的身体健康了!”

    “难不成他们以后生个小病小痛的,也是我们的责任?”

    “你们现在就是想要推卸责任!而且我妻子受到了惊吓我要求住单独的病房不可以么!”

    “您要升级病房可以,给钱啊,你又不想给钱,还要求那么多,没这样的道理!”

    “病房哪里分这么多!我就要住单人间!”

    黎悠梦真的恨不得上去抽他两个大嘴巴。

    “黎小姐,黎少爷来了!您可以先走了!”民警叹了口气,这真的是秀气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啊。

    “你凭什么走,我的事情都没有解决呢!”钱先生一看黎悠梦要走,有些急了。

    “其实人家医生当时也是迫不得已,难不成要看着您的夫人流血过多而死,您说是吧,所以那也是不得已才采取的办法!”民警试图调和,“而且现在你的妻子和儿子不是没事么,可见人家医生……”

    “你别为他们说话,外面的地上那么脏,如果我的妻子感染了这么办,你们医院会负责么,我妻子都没进医院里面,到时候你们医院推卸责任我怎么办,你别欺负我没文化!”

    黎悠梦咬牙,真是应了那句话:没文化真可怕!

    这救了人还得被人说,现在的社会怎么变成这样了!

    难不成真的要他们看着孕妇死在外面,他才高兴么!

    “怎么了?”黎锦荣见里面没动静,就往里面走了走,“还有什么问题么,没事的话,我们先走吧!”

    黎锦荣还以为出了什么事,黎锦荣面色冷凝,姓钱的男人倒是被吓了一跳。

    “哥——”黎悠梦委屈得很,这无论怎么和他说,这个男人就是无理取闹,真是气死她了。

    “是想要医院赔偿?”事情的经过黎锦荣大致了解过。

    “谁说的,我就是要个说法罢了!”男人忽然急了,显得有些气急败坏。“你别转移话题!”

    “要个说法?”黎锦荣轻哼。

    “你们这些人别狗眼看人低!”

    “那是不是医院道个歉,这个事情就算是过去了?”

    “我……”

    “难不成就道个歉?落实到最后还不是需要……”钱先生嗫嚅着嘴唇,“总要有一点赔偿吧,毕竟他们那样做,如果我妻子有个好歹,我怎么办!”

    众人愕然,这人还能再不要脸一点么!

    “那就谈个价钱好了!”黎锦荣是个商人,这方面自然很精明,“他们接生也是临时采取的不得已做法,这个就当是医院有责任,你需要多少赔偿,再算算你妻子接生的费用,你们的住院费,你在医院大闹了一场造成了恶劣的影响,还真的是需要好好算算!”

    “你……”钱先生穿着洗得发白的衬衫,牛仔裤上都是泥渍,他被黎锦荣一怼,脸都涨红了,“你别仗势欺人!”

    “允许你无理取闹,就不让我们仗势欺人?凭什么?”

    “好了哥,走吧!”和这种人,你永远都说不清楚的。

    两个人边走边往外面走,“若不是医院打了电话回家,都不知道你进了派出所,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么!”

    “我知道啦,哥,快走吧,我都饿死了,中午值班太忙,都没顾得上吃饭!”

    “下次到了中午,我让人给你送饭,你这样下去,迟早得胃病!”

    “有你这么做哥哥的么!”黎悠梦挽住黎锦荣的胳膊,他们刚刚出了警局,一辆黑色的路虎车就停在了派出所门口!

    燕隋下车就往里面跑!

    这刚刚走了两步,就被门口的值班民警拦住了,“同志,你等一下!”

    “我有急事!”燕隋有些急。

    “有急事也等一下,你的车子不能停在这里,你有什么事么!”

    “我来找人!”

    “你先把车子停好再说!”

    “我真的急!”

    “你挡在门口了啊!”

    “那你说停在哪里!”燕隋扯了扯头发,显得有些焦躁。

    “就那里……”值班室的民警指了指众多车辆中的一个空位。

    燕隋刚刚准备上车,就瞧见黎家兄妹从里面走了出来,黎悠梦知道姜熹今天回来,所以专门和人调班,本来她是晚班,如果没调,说不定还真的不会有今天这事儿。

    “燕隋!”

    黎锦荣看着自家妹妹松开了自己的胳膊,小跑着朝着燕隋而去。

    黎锦荣蹙眉,摸了摸自己空落落的胳膊,怎么有一种女大不中留的感觉。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啊,我还以为这次只有熹熹和燕殊过来呢!”黎悠梦跑到他面前,燕隋心里憋了一肚子话,这见了黎悠梦却一句都说不出来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啊,你是不是已经去过我家了。”

    “哎呦,都好久不见了,你怎么还是和以前一个样子,也不说话,你这个木头,你这是准备憋死我啊!”

    “我……”燕隋憋红了脸,索性他的脸,看得不是很清楚,黎悠梦扬着小脸,微微抬头盯着他,被太阳晒得有些发红,燕隋忽然伸出大手挡在她的额前,“热!”

    “我知道热!”黎悠梦扑哧一笑!“上车吧!”

    “嗯!”燕隋帮黎悠梦拉开车门!

    黎锦荣已经走到自己的车边,这是什么情况,“哥,我坐燕隋的车子,你自己回去哈!”

    黎锦荣握着车钥匙的手一抖,这是准备抛弃他了?这是什么鬼,那家伙都不和自己打个招呼么。

    其实燕隋和他打了招呼,只是被他无视了而已。

    黎悠梦刚刚上车,就将白大褂脱了放在一边,“你们什么时候到的啊。”

    “我两点多才到,二少和姜小姐十一点多到的!”

    “你们为什么不是一起来的!”

    燕隋握着方向盘的手沁出了一丝细汗。

    “你平时是不是很忙啊,我给你发信息,你为什么回得那么慢,而且就几个字,一条短信,十个字和一个字是一样的价格啊。”

    “要不以后发语音好了!”

    燕隋将一只手放在裤子上,蹭了蹭手心的细汗,他不是不回,而是不知道回什么,这思来想去,时间就过去了,弄到最后,只能回几个字,他也很憋屈啊。

    而另一边的f国

    燕持刚刚谈判结束,心里窝了一肚子火,叶繁夏跟在他后面,快步走出了银行。

    “楚楚就是个傻白甜,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吸血鬼一样的大哥!”燕持气恼。

    “反正都签了字了,你也别气了!”一行人到了银行门口,外面飘起了小雨,有人递给叶繁夏一把伞,燕持注意到头顶一片暗色,扭头看向叶繁夏,从她手里接过伞,“我来吧!”说着一只手撑伞,一只手将叶繁夏护在怀里。

    “他们不是上司和秘书的关系么!”跟着出来的楚家员工有些不可置信。

    “他们也是恋人关系!”有人解释道。

    燕持身量高大,他又将叶繁夏紧紧护在怀里,身上难免落了雨,他直接脱掉外衣,放在一边,“回去煮点姜茶,待会儿感冒了。”叶繁夏伸手拨弄着他一侧的头发,沾染了一些水珠。

    这次说是过来谈合作,也是为了她故地重游吧,叶繁夏本来以为自己回到这里,肯定会觉得很不舒服,相反的,其实并没有那些感觉。

    其实若是没有那些经历,或许也不会有现在的自己。

    两个人到了酒店,他们住的是套房,两个人其实是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楚家的那位大少爷邀请他们去楚家做客来着,不过楚家在当地是贵族,楚家有世袭的爵位,他们家有大片广袤的草地,他家住的是古堡那种,占地面积近千平,有人说整个f国,有一半都是楚家的,这话说得倒是不假。

    他俩是实在住不习惯,所以才将他们安排在了酒店。

    而此刻银行楼上

    雨水将窗户模糊了一片,根本看不清楚外面的事物,男人伸手扯了扯领带,又到了雨季。

    “合同已经全部拟定好了。”

    “燕持定的飞机是几号的。”

    “28号。”

    “还有四天!”男人伸手拨弄着桌子上的笔,“让人暗中护着,别在我的地盘出什么意外。”

    “我明白,那您还有别的吩咐么?”

    “楚楚什么时候回来。”

    “小公子没说。”

    “真是玩疯了,找人的事情一点都不上心!等他回来再收拾他!”

    ------题外话------

    我最近发现自己真的挖了不少坑,从头至尾把小说撸了一遍……整理出了不少东西,我好想把自己埋了……

    燕小二:你确实是挖坑小能手!

    我:人家回填!

    燕持:撸一遍……你果然是个汉子!

    我:(╯‵□′)╯︵┻━┻我是萌妹子!

    燕持: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