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29 燕殊被扑,不打你不姓燕

正文 329 燕殊被扑,不打你不姓燕

    ( )医院

    白露醒过来的时候,自己人已经在医院了,她稍微动了动身子,忽然觉得腹部一阵胀痛,她双手撑着床,艰难的将身子往上面挪了挪,视线刚刚开阔一点,一张熟悉的脸映入她的眼睛。

    吓得她瞳孔猛然放大,双手一软,整个人头部撞到墙上,她的手指在颤抖,捏紧了被子。

    “秦夫人!”

    孙静闲穿着一身暗灰色的印花连衣裙,头发随意的披散着,整体的气度雍容华贵,显得十分端庄典雅,她抬头看向白露,“你醒了?”

    那口气带着一丝揶揄嘲弄,将白露仔仔细细打量了个遍,她身上还穿着拍戏时候穿的戏服,胸脯露出了大片白花花的肉,虽然用东西遮掩了一番,不过还是可以依稀看见那上面红的痕迹。

    “秦夫人,您怎么会在这里!”白露咬了咬嘴唇,被她看得心里发慌。

    “你说呢!”孙静闲起身朝着白露走过去。

    白露调整了一下呼吸,她只记得自己在片场昏死过去,别的事情是全部不记得了!

    因为她跟了秦圣哲许久,对秦家一干人等,也稍微了解了一些,孙静闲她也就是偶尔会在报纸上看过,真人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不知道您为什么会来找我!”孙静闲咬了咬嘴唇。

    孙静闲承认,她长得不错,作为一个三流明星,模样倒是过得去,只是身上狐媚气太重,玩玩就算了。

    她打开包,从里面掏出限量款的钱包,拉开拉链,里面装着鼓鼓的一摞钱,她直接从中抽了一叠出来,放在床头!

    “秦夫人,您这是什么意思!”白露的脸有些疼。

    “陪了我儿子这么久,这算是补偿,不够?”孙静闲眼中带着嘲弄。

    白露的脸瞬间煞白,这是几个意思?补偿?明明就是在侮辱她好么!

    “秦夫人,您是不是搞错了,我……”

    “你和我儿子的事情都上电视了,你还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么!”孙静闲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睥睨而又不屑。

    “我们秦家不是你这样三流戏子可以高攀的,人啊,最重要的就是有自知之明,懂么!”孙静闲嘴角扬起一丝淡淡得弧度,可是那语气却像是鞭子一般抽打着白露的心脏。

    她的手慢慢收紧,鲜红的指甲称着那白色的床单,透出了一丝凄凉之感。

    “你好歹陪了我儿子这么久,好处你也没少捞到吧!”

    “秦夫人……”白露咬着嘴唇。

    孙静闲忽然抬脚朝着窗口走去,刺眼的眼光从窗户透进来,整个房间安静得只能听见她高跟鞋的落地声。

    “白露,原名葛露,你出生在北边的一个小县城,从小家境贫寒,你父亲开出租,晚上会出去拉拉客赚些外快,你的母亲在一个小餐厅当服务员,一个月两三千,能够把你供养大,也是着实不易。”

    白露看着孙静闲的背影,虽然已经快五十了,可是身材仍旧保持得很好,袅娜而又纤细,从后面看,和少女没有一丝分别,说话语速平缓柔和,可是却刀刀致命,字字诛心。

    “秦夫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提到自己的家人,白露脸上露出了一丝怯意,因为她的父母根本不知道她在京都的事情。

    “你不妨打个电话回家问问!”孙静闲扭头,逆着光,让她的脸显得有些模糊。

    白露一听这话,立刻慌了,伸手摸手机,好在手机还在口袋里,她立刻给家里打电话,不消片刻电话就接通了。

    “喂——小露!”

    “妈!”白露立刻就听出了母亲口气中的异样,“您的口气很不对劲,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有人举报你爸开黑车,你爸被派出所的人抓了!”

    “什么!”白露直接掀开被子,那动作像是马上要冲出去,她看向孙静闲,她只是低头拨弄着头发,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你别担心,你姨夫认识人,给点钱应该就能弄出来,你在京都自己照顾好自己,家里的事情,不用担心……”

    挂断电话,白露着急的看着孙静闲,“秦夫人,我保证不会和秦圣哲再联系了,求你放过我的父母,秦夫人……”

    “你这说可是当真?”孙静闲笑得人畜无害。

    “我发誓,我肯定不会再和他联系了!”

    “其实我们圣哲就是爱玩了一些,我们向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只是他要和沈家小姐结婚了,沈家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白露昨晚还见过了,沈安安出事的消息她也有所耳闻,他俩的照片这个圈子都传遍了,她第一时间就收到了高清无码的照片。

    她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确定要结婚了!

    “我不想沈家对我们家产生什么误会,你是个聪明的孩子,靠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了京都影视学院,一个人能混到今天这个地步,应该是很会审时度势的,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你也不想这么多年的努力付之东流才对。”

    “我明白!”白露咬着嘴唇。

    “明白最好了,希望以后不会有机会再见!”孙静闲说着就往外面走。

    “秦夫人,我的父亲……”白露急切的问道。

    “只要你听话,你的父亲就不会有事。”孙静闲拉开门。

    白露的经纪人就站在外门,看到孙静闲,也显得十分局促,门被打开的瞬间,一阵风吹了进来,放在床头的一叠钱被风吹了起来。

    有一些直接砸在了白露的脸上,孙静闲不如直接给她一巴掌来得痛快!

    孙静闲前脚离开,白露的经纪人就直接走了进去,看到房间纷纷扬扬的百元大钞,吓了一跳,伸手将门关上。

    “小露,你怎么就得罪了秦家!”经纪人拍着大腿。“你和秦圣哲那事不是结束了么!”

    白露一屁股坐在床上,地上床上都是钱,那刺目的红色,仿佛在嘲弄她的狼狈。

    “这秦夫人软刀子可是出了名的厉害!”经纪人弯腰将地上的钱捡起来,“之前和秦二少有关系的女人,但凡是死缠烂打的,都是秦夫人出手解决的,我早就和你说了,和这样的男人,你玩玩就行了。”

    “况且那种大家族,从来不会把我们这些人看在眼里的,秦家的财力在全球都是排的上的,这样的人家,你也是进不去的,不如趁早收手,这次估计是你住院的消息被狗仔传出去,他们说你怀孕了!”

    “怀孕!”白露每次都有吃避孕药,今天早晨还吃了,怎么会怀孕!

    “你是胃病低血糖发作,那群无良媒体就会乱报道,秦家估计怕惹急了沈家,这才来找你的茬。”经纪人已经将钱全部捡起来放在床边,“小露啊,还有个事情我想和你说一下。”

    “你说!”白露握着手机,手都在发抖。

    “今天我就得走了,不能在这里陪你了!”

    “你去哪里!”白露看着面前的女人。

    “我和你提个醒吧,公司怕得罪秦家,我刚刚接了老板的电话,我估计你会被……”经纪人不说,白露也明白她想说什么!

    “小露啊,这秦家是不想让你留在京都,我们这些人是不能和这些豪门大户斗的,这几天的住院费我都帮你缴清了,公司给你的房子过几天也会收回,你抽时间去把东西整理一下。”

    “那……”白露在这个圈子混了这么久,自然明白什么叫做狡兔死走狗烹!“我的戏……”

    “公司安排别人去了,小露啊,你……”

    “你不用说了,我都明白!”白露垂头,长发垂落在两侧,经纪人叹了口气就往外面走。

    攀附秦圣哲她也不想,可是没有办法,她想要在这个圈子里混出头,就必须找个有钱有势的金主,秦圣哲是她最佳的选择。

    她无奈的笑了笑,算了,反正都已经这样了。

    燕家

    燕持和叶繁夏因为一个案子临时出差,燕殊到了中午才回来,他刚刚抬脚往大宅里面走。

    就看见燕笙歌在大热天的裹着一个薄薄的外套,靠在莲池边的藤椅上晒太阳,他直接走过去,感觉到人靠近,燕笙歌才睁开眼,“二哥……”

    “眼睛怎么红了!”燕殊半蹲在地上,“哭了?”

    “肚子疼!”燕笙歌撅着嘴巴,一副撒娇的口吻。

    “秦浥尘呢,那个混蛋,这个时候怎么不在你身边,倒是你,肚子疼了,你不好好待在家,怎么到这边来了。”

    “想吃爸爸做的饭。”

    “爸回来了么!”

    “在做饭呢!”

    “肚子疼而已,生孩子分娩那么疼你都没哭,现在哭个什么劲儿,你这是光长了岁数么!”燕殊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外面热,和我进屋去。”

    “嗯!”燕笙歌点了点头,“二哥,你和嫂子以后想生男孩还是女孩?”

    “都可以,反正我不是不介意的,怎么忽然问这个。”

    “就是随便问问而已。”

    “你和浥尘是打算生二胎了?”

    燕笙歌眼中滑过一丝黯然,没等她开口,燕殊看见姜熹已经快步走了过去。

    姜熹正在厨房帮忙,“熹熹——”

    “你回来啦!”姜熹冲着燕殊笑了笑,燕殊快步走过去,搂着她的腰,对准她的嘴唇就狠狠的嘬了一口。

    “吧唧——”那声音贼大!

    “砰——”燕殊和姜熹身子一僵,裴燕泽正快速的将一根胡萝卜切丝,他抬头冲着燕殊一笑,“回来了?”

    “爸!”

    裴燕泽拿过一根黄瓜,非常快速的切丝,燕殊怎么觉得小腹一紧,“爸,需要我帮忙么!”

    “呵呵——”裴燕泽轻哼,“行了,带着你的媳妇儿出去吧。”

    “好了燕殊你出去,我再看会儿!”姜熹站在裴燕泽身边。

    说起来姜熹和裴燕泽的感情书更好一些,或许是觉得更加亲切吧。

    “你这丫头是准备偷师么!”

    “如果可以我是想拜师的!”姜熹笑得狡黠。

    裴燕泽一笑。

    “熹熹……”燕殊从后面抱住姜熹的腰,愣是不想撒手。

    “好了,别闹!”

    “抱一下……”

    “我在忙呢!”

    “我们就在边上看看就行,爸自己会搞定的!”

    “哎呦你这臭小子,你这是有了媳妇儿,就使劲坑你爹是不是!”裴燕泽拿着刀就朝着燕殊比划!

    “爸,你小心点,刀剑无眼!”

    “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东西!”裴燕泽叹了口气。

    “什么叫东西啊!”燕殊无语。

    “你看你这流里流气的样子,哪里像是我的儿子,我看你挺像战霆的儿子的。”

    燕殊嘴角抽了抽,“你是说战叔叔无赖流氓?”

    “你对自己的定位很准确!”裴燕泽轻笑,“你也知道自己无赖流氓啊!”

    “我……”

    燕殊冷哼,扭头出了厨房,燕笙歌坐在沙发上,不停的切换着电话,燕殊直接走过去,伸手握住她手中的遥控器,“你到底怎么了?”

    “没事啊!”燕笙歌冲着燕殊一笑。

    “别笑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笑得比哭还难看!”

    “二哥……人家肚子疼嘛!”

    “过来,二哥抱抱!”燕殊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嫂子不会吃醋么!”

    “废什么话,过来!”

    燕笙歌笑着扭动着身子,抱住了燕殊,“二哥……”

    “嗯!”燕殊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你都是当妈的人了,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谁欺负你了,是不是秦浥尘,你和我说,我待会儿就去揍他,你肚子疼还把你丢在我家?”

    “不是的,我是想爸妈,想哥哥了!”燕笙歌趴在燕殊怀里。

    燕殊的身上一股阳光的味道,干燥而又清爽,带着一丝清冽温暖,燕笙歌额头抵在燕殊胸口,眼泪就啪嗒啪嗒往下落。

    “小笙……”燕殊有些急了。“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都说了肚子疼。”燕笙歌抱着燕殊,不许他乱动。“你别乱动,我就是想抱抱你。”

    “行,抱吧!”燕殊伸手摸着她的头发,这丫头和秦浥尘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他待会儿得找他问问去。

    这刚刚吃了饭,姜熹和燕笙歌在聊天,燕殊就拿起电话给秦浥尘打电话,没想到接电话的是秦序羽。

    “舅舅——”

    “你爸呢!”

    “他在喝酒!”

    我去,大中午的,喝什么酒……这两个人肯定是出问题了。

    秦浥尘

    “你们现在在哪儿呢!”

    “活色生香。”

    “秦浥尘这个王八蛋!”燕殊声音有些大,燕笙歌和姜熹同时看向他,燕殊轻轻咳嗽一声,“我立刻过去!”

    “嫂子,你跟二哥去看看!”燕笙歌推搡着姜熹。

    “我去干嘛啊!”姜熹一脸迷茫。

    “我怕他把秦浥尘揍了!”

    “啊?”

    “嫂子,你快去啊,嫂子……”

    “行了,我去看看!”

    燕殊刚刚刚发动车子,副驾驶的车门被瞬间拉开,姜熹已经坐了进去,“你来做什么!”

    “你去做什么我就去做什么!”

    燕殊轻哼,那丫头还真是心疼他!

    两个人刚刚到了活色生香,经理立刻跑了过去,“二少,可算是来了一个能说上话的。”

    “你这话说的,楚楚和阿陌都不在?”

    “小公子昨晚喝多了,估计还没醒吧,打了电话一直没人接,轩少的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我还在愁,该不该大少或者给您打个电话。”

    “秦浥尘人呢!”

    “在二楼包厢,我带您过去!”

    姜熹蹙眉,怎么大中午的就跑来喝酒。

    “他来多久了。”

    “大概是十点多过来的,当时我们正在打扫卫生,他偏要喝酒,我们也没办法,虽然没有正式营业,可我们也拦不住他啊,还带着秦家小少爷。”

    “什么!”姜熹睁大眼睛,“小羽也在。”

    “这都喝了两个多小时了,您可算是来了。”

    燕殊和姜熹进入包厢,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酒味,白天的活色生香很是安静,没有任何嘈杂的声音,房间里面正在播着动画片,秦序羽盘腿坐在沙发上,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动画,而另一侧的秦浥尘,坐在地上,身子斜靠在沙发上,眼神迷离,显然已经喝了不少。

    “舅妈——”秦序羽见着姜熹立刻从沙发上跳下去。

    “吃饭了没!”姜熹伸手摸了摸小羽的小脸。

    “刚刚经理叔叔给我叫了外卖,可是不好吃!”

    “那我带你出去吃点东西,燕殊,这里就交给你了!”

    “嗯!”

    酒吧里面也有吃的,只是不太适合秦序羽,姜熹带着他到了餐馆,点了两个菜一个汤,“舅妈,我们打包回去吃吧。”

    “你刚刚不是还说饿了么!快点吃吧。”

    “我怕舅舅把爹地给揍了。”秦序羽一脸担忧。

    “不至于的。”姜熹笑了笑,他都醉成那样了,燕殊不至于吧。

    “那我快点吃!”秦序羽也是饿极了,姜熹拿起勺子给他盛汤,“你爹地没带你吃东西?”

    “带了,可是那会儿我都不饿,我就没吃!”

    “你就不饿啊!”姜熹捏了捏他的小脸,“你可以打电话给你舅舅啊,或者给你妈咪,给我也行。”

    “我看爹地很伤心,人家不是说借酒消愁么,就让他喝呗,他要是醉得不省人事,我让经理叔叔派人送他回家就行,给你们打电话,不就等于告诉妈咪他白天喝酒了么,妈咪会生气的。”

    “你可真乖。”

    “没办法,那两个人太让人操心了!哎——”秦序羽耸了耸肩,“舅妈,你要不要吃一点,我也吃不完啊。”

    “我吃过才过来的,你吃吧,再喝口汤,慢慢吃!”

    “嗯哪!”

    而此刻活色生香里面,燕殊直接走到秦浥尘身边,抬脚踹了他一下。

    “唔——”秦浥尘眯着眼睛,试图将眼前的人看清楚。

    “秦浥尘!”燕殊又踢了一脚。

    “嗯。”秦浥尘将手中的酒瓶放在一边,“你……嗝——”

    燕殊看着一桌子的酒瓶,喝了不少,“你俩这是闹得哪一出,一个在我家哭哭啼啼的,一个就在这里买醉,到底怎么了……”

    “唔,嗝……”秦浥尘打了个酒嗝,“你是……呃,燕……燕,燕……”

    “燕殊!”燕殊拧了拧眉头,这家伙是不是喝太多了!

    “对……燕殊!”秦浥尘一拍手,“你怎么来了。”

    “我不过来,你是准备醉死在这里么!”燕殊无奈的叹了口气。

    “对……我要醉死!”秦浥尘说着就要拿酒,燕殊的手从他面前抄过去,将酒瓶夺了过去,“行了,别喝了!”

    “我要!”

    “不给!”

    “我要!”

    “秦浥尘,我说了不给,你听不懂人话么!”

    “给我!”秦浥尘伸手去抢,他的面前怎么有两个人影,不对,变成三个了……

    秦浥尘伸手揉了揉眼睛,怎么又变成两个人影,还一直在说话,真是烦人,他抬手就打了过去!

    “啪——”

    燕殊愣住了!

    马丹,这混蛋是在干嘛,虽然不疼,可是……

    这个混蛋居然打他!简直太放肆了!

    “咯咯……”秦浥尘忽然一笑,“给我……”

    “我特么的现在就给你!”燕殊捋起袖子,刚刚准备左右开弓,秦浥尘忽然起身,直接朝着他扑过去……

    姜熹一推门,就看见这两个人双双到底,秦浥尘趴在燕殊胸口,双手还在不停扒拉着,而燕殊则是一脸的生无可恋。

    我靠,我这被男人扑倒了!

    “你俩这是在干嘛!”姜熹拧眉,她就是出去了十几分钟而已。

    秦序羽歪着脑袋,“舅妈,爹地和舅舅在玩什么游戏!”

    “给我……”秦浥尘伸手去够酒瓶,他双手撑着地面,试图起来,可是浑身没力气,又摔在了燕殊身上。

    姜熹完全是愕然的,他俩这是唱得哪一出,给他……

    这话说得怎么这么撩人!

    “秦浥尘,我靠,老子今天不揍你就不姓燕!”燕殊一把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题外话------

    秦浥尘,啧啧……╮(╯▽╰)╭你说说你,干嘛呢,这不是找揍么!

    秦浥尘:我呸呸呸,回去好好洗个澡!

    燕小二:请给我准备热水,还要艾叶,我要驱邪!

    秦浥尘:你说什么?

    燕小二:你还敢问,秦浥尘,我是你小舅子!

    秦浥尘:二舅子!

    燕小二:放肆!

    秦浥尘:哦!

    燕小二:好嚣张啊!

    秦浥尘:嗯!

    燕小二:敢不敢多说一个字!

    秦浥尘:好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