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28 裂痕产生,回娘家(二更)

正文 328 裂痕产生,回娘家(二更)

    ( )医院

    秦家和沈家人终于坐到了一起,莫雅澜眼睛微微睁开,她此刻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靠在沈广平身上,余光瞥见沈安安那个模样,眼泪就啪嗒啪嗒往下落。

    她这一哭,弄得整个病房的气氛越发的压抑。

    秦振理轻轻咳嗽了一声,抬脚踹了一下秦圣哲。

    这个没眼力劲的东西,还不赶紧说点什么!

    秦圣哲被莫雅澜劈头盖脸的一顿胖揍,现在浑身都疼,秦振理怒目而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他站起来,直接走到了沈老爷子和沈老太太面前,“沈爷爷,沈奶奶,沈伯父,沈伯母,对不起!”

    沈老太太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人高马大的秦圣哲,忽然想到了沈余祐,眼泪就一个劲儿的往下落。

    沈老爷子忽然站了起来,秦圣哲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秦振理看着他没出息的样子,沈家人看他们的眼神又那般奇怪,这让他心里很舒服,他直接踹了秦圣哲的小腿一下,沈老爷子忽然抬手,朝着秦圣哲的侧脸就是狠狠一巴掌!

    这沈老爷子年轻时候也是当兵的,力气有的是,秦圣哲被打得身子趔趄了一下,险些栽倒!

    这打在秦圣哲身上,其实就好比是打在秦家夫妇身上面啊,秦振理忽然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疼,孙静闲刚刚准备站起来,就被秦振理给扯住了。

    “混账!”沈老爷子气得浑身颤抖!

    为了培养沈安安他们沈家倾尽了多少的精力和心血,现在说毁了就毁了!

    “沈伯父,这件事情确实是犬子做得不对,圣哲,你还不跪下道歉!”秦振理大声呵斥。

    秦圣哲捂着脸,沈老爷子这一下打下去,他觉得牙齿都松动了,嘴巴里面都是腥甜的血腥味,被打了还不算,现在还要跪着,他哪里咽得下这口气,可是秦振理这疾声厉色的模样,也着实是吓到他了。

    “你还不快点!”秦振理咬牙!

    秦圣哲走到沈老爷子面前,噗通一声跪下,“沈爷爷,我错了!”

    “你错了,你一声错了就可以赔偿我们安安一辈子么,她一辈子都被你毁了啊,你们秦家就一声道歉,难不成就要把所有的事情给抹去么!”莫雅澜声音不大,气若游丝,半夜熬到现在,她哪里来的力气啊。

    “圣哲!”秦振理踹了他一脚。

    “沈伯母,对不起,我会负责的!”

    秦圣哲心里已经将沈安安恨死了,这个臭女人,本来就是个二手货了,装得那么清纯无辜,什么东西!

    “负责?”沈老爷子轻哼,“你拿什么赔偿我们安安的一辈子!”

    沈家就沈安安一个女孩,加上沈余祐身子不好,又夭折了一个儿子,这沈家在沈安安身上不知道倾尽了多少的心血,秦圣哲这种二流子绝对不是他们心里女婿的最佳人选。

    “我会让圣哲迎娶安安的!”秦振理刚刚说完,眉头忽然皱起来,扭头瞪了孙静闲一眼。

    孙静闲的手按在他的胳膊上,使劲掐了一把。

    之前不知道沈安安伤得这么重,现在在医院看起来,这简直和废人没什么两样了啊,让自己儿子迎娶这样的女人,这不是娶了个菩萨回来供着么,图什么啊!

    “那个女明星你们打算如何处理!”

    秦圣哲迎娶沈安安这是定数,没办法,沈安安即使是个废人,代表的也是沈家,绝对不能让人骑到头上,那个女明星又是个什么鬼!

    秦振理颇为诧异,“老爷子,您说什么女明星!”

    “你们秦家别装傻充愣!”莫雅澜气得浑身颤抖。

    沈安安双脚蹬着,她死都不想嫁给这个男人,一想到昨晚秦圣哲对自己做的那些龌龊之事,她就觉得恶心,她睁大眼睛,她不要啊……

    嫁到秦家,她真的会被活活折磨死的。

    “我真的不知道,什么女明星啊!”秦振理一脸茫然,看模样也不像是说假话。

    “电视上都报道了,他包养了一个女明星,现在她怀孕了。”莫雅澜这话透着一丝嘲弄和不屑,真是让她恶心透了,一想到自己的女儿要嫁给这样的男人,她就从心里反胃。

    “圣哲!”秦振理恶狠狠的瞪着他。

    “爸,不可能的,我……”秦圣哲有些慌了,他最近打得火热的人就白露一个,他不做他想。

    “沈老爷子,这件事情我们会处理的。”秦振理从嘴角勉强扯起一抹笑意,“实在对不起,这个混账以前真的不懂事,才做了这么多的糊涂事,你们放心,他以后一定会痛改前非的,一定不会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是么!”沈老爷子显然不信。

    “我保证!”秦振理气得牙痒痒。

    这种节骨眼,怎么又冒出了这种事情。

    这不是打沈家的脸么!

    秦家三个人出了医院,秦振理看了看孙静闲,“静闲,那个女人的事情你去处理一下。”

    “爸,她根本没有怀孕啊!”秦圣哲这方面的工作做得不错。

    “无论怀孕没有,这个女人都不能留!”秦振理瞪了一眼秦圣哲,直接打了一下他的脑袋,“你多大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爱玩,你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在盯着你,那个女人绝对留不得!”

    “我知道!”孙静闲点了点头。

    “她根本不可能怀孕的!”

    “你这段时间就好好待在家里,不许随便出去!就给我安心准备婚礼!”

    “爸——”

    “你怎么就不能有点出息!”秦振理真是恨铁不成钢。

    “沈安安的事情,我是真的……”

    “你闭嘴!”秦振理咬牙,“这段时间你都不许出去和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勾肩搭背,我告诉你,要是再被记者拍到什么东西,我真的会打断你的腿!”

    “爸——”

    “你能不能长大一点!这么大的人了,一点都不省心,要是没有我,你以为按照秦浥尘的性格,能容得下你?”

    秦圣哲咬牙。

    秦家公寓

    宋一唯到秦家的时候,秦序羽趴在秦浥尘身上睡着了,秦浥尘见到宋一唯,抱着秦序羽先上楼,宋一唯直接去了燕笙歌的房间,她躺在床上,脸色发白,血色尽褪,嘴唇干涩。

    秦浥尘轻声走了进来,“妈。”

    “怎么回事?”宋一唯指着燕笙歌,昨晚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一夜不见,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您出来一下。”秦浥尘请宋一唯出去。

    两个人到了门口,而此刻躺在床上的燕笙歌忽然睁开眼睛,她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小腹,有些胀痛。

    “到底怎么回事?神神秘秘的,你不是说医生来过了么,医生怎么说?”

    “她怀孕了!”秦浥尘脸上没有一丝喜色。

    “你说什么!”宋一唯睁大眼睛,那双和燕笙歌如出一辙的丹凤眼露出了一种惊骇的光,她诧异的盯着秦浥尘,像是要在他的身上灼烧出一个大洞一样。“秦浥尘,你怎么就……”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妈,我……”

    “让我想想!”宋一唯伸手扶着额头,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你告诉她了么!”

    “还没有,不过她自己的身体,她应该比谁都清楚,这个事情也瞒不住!”

    “你啊……”宋一唯叹了口气,伸手指着秦浥尘,嘴巴张了半天,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气得她将手又放了下去。

    “妈,你说这个事情该怎么办!”

    “你打算和她摊牌么!”

    “我怕她……”秦浥尘嗫嚅着嘴巴,那张惊尘绝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怅然,“这个孩子不能要!”

    燕笙歌的手放在门把手上,那股寒意从的手蔓延到手臂,直至整个身体,她光着脚踩在地摊上,那彻骨的寒意从脚底慢慢侵袭上来,就像是有人拿着冰水从头到尾浇灌下来,像是有人掐住了她的喉咙,呼吸都困难。

    她的双脚就像是灌了铅,整个人呆愣的站在那里,心头的一丝热切,被瞬间浇灭,她伸手摸了摸肚子,指尖都在战栗。

    “浥尘,其实……”宋一唯想要开口,事情或许并没有那么糟糕,“你们完全可以……”

    “我不能冒险,这个孩子真的……”

    “不要了?”宋一唯的声音透着一丝无可奈何。

    “我没办法!”

    “什么叫没办法,秦浥尘,我认识的你不是这样的!”

    “妈,你小点声。”

    “你打算瞒着她多久,很快她就知道自己不是腹痛,是怀孕,你让她怎么办,你用什么理由告诉她,这个孩子你不要了!”

    “我……”秦浥尘语塞。

    燕笙歌伸手扶住墙,一步一步艰难的朝床边走去,她眼前一片模糊,一只手护着小腹,怀孕了……

    可是他不要这个孩子,为什么不要他,为什么……

    燕笙歌哪里听得进去门外两个人的对话,她现在满心满眼都是秦浥尘说不要这个孩子,她还没走到床边,双腿一软,眼前一黑,整个人直接栽倒在了床边,手一滑,将床头巨大的落地灯打落,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门外的两个人一惊,立刻往里面走。

    “笙笙……”秦浥尘立刻走过去,从后面将燕笙歌抱了起来,燕笙歌整个人缩在一起,浑身冰凉。

    “摔疼了没有,醒了怎么不叫我!”秦浥尘伸手捋起她的裤腿,检查她的小腿,索性没事,他的神情紧张,不似作假。

    “有点饿了。”燕笙歌咬了咬嘴唇。

    “身上怎么这么冰。”秦浥尘捧着她的脸,“很冷么!”

    “不冷。”

    “我抱一下就好了!”秦浥尘语气极致温柔,用脸蹭了一下她的小脸,“怎么都是冷汗。”

    宋一唯叹了口气,“我去楼下看看吃的!”说完就往外面走。

    “怎么还这么冷……”秦浥尘扯过被子裹在她的身上,将空调的温度调大一些,“笙笙……”

    “浥尘!”燕笙歌伸手抱住秦浥尘。

    “怎么了?”秦浥尘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动作轻柔,他的声音带着一丝蛊惑人心的魅力。

    秦浥尘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或许也是因为自己瞒着她一些事情,他此刻心慌意乱,她该不会是听到了什么吧,他立刻伸手捧住她的脸,“笙笙……”

    接下来的话还没开口,就被他硬生生的咽了下去,一滴眼泪落在他的手心,烫得他心疼。

    “笙笙,怎么哭了。”秦浥尘慌乱的给她擦眼泪。

    “乖,别哭,你有什么事情和我说,嗯?”秦浥尘看着他,他和她认识这么久,燕笙歌极少掉眼泪,他此刻慌乱成一团,手指都在微微颤抖,“你是不是……”

    知道了些什么。

    “肚子疼!”燕笙歌话到嘴边又被咽了下去。

    “我给你揉揉。”秦浥尘的手放在他的腹部,一股罪恶感从他心底升起,“笙笙……有个事情……”

    “我想睡一下。”燕笙歌扯过被子,就把自己整个人蒙起来。

    秦浥尘的手僵在半空中,她……

    秦序羽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他敲了敲门,“爹地,你在么!”

    “进来吧!”

    秦序羽推门进去,见到燕笙歌蒙头在睡觉,立刻压低声音,“妈咪还没醒么!”

    “醒了,你陪陪她,我去给她弄点吃的!”

    “嗯!”

    秦序羽说着爬上床,直接就钻入了燕笙歌的被子里面,“妈咪,我来啦!你身上好冰,我给你暖暖!”说着小小的胳膊就把燕笙歌抱住了。

    “妈咪……”秦序羽往燕笙歌怀里蹭了蹭。

    秦浥尘看了半天,才扭头出去,燕笙歌听见关门声,才伸手抱住了秦序羽,他的身子小小的,特别柔软,身上带着一丝热度,温暖得让她想落泪。

    “妈咪,你是不是肚子疼啊,我给你揉揉!”

    “嗯!”

    燕笙歌紧紧抱住自己的儿子,眼泪就啪嗒啪嗒往下落。

    说到底她还是没有勇气去质问秦浥尘,她害怕!

    她太爱他,她害怕和他争执,害怕和他争吵,有些时候爱人的一句话,是可以直接将你推入十八层地狱的。

    “妈咪,我给你揉揉,很快就不疼了,你要乖乖吃药,很快就会好的……”燕笙歌无奈的勾了勾嘴角,什么时候她需要一个孩子哄了。

    宋一唯正在厨房煲汤,扭头看了看秦浥尘,“怎么样?”

    “我也不知道!”秦浥尘此刻乱得很。

    “这个事情你若是不好开口,我回头和她说说看。”

    “妈,我想自己和她说。”

    “行吧,你拿捏好分寸就行。”

    半个小时之后,燕笙歌牵着秦序羽往楼下走,秦浥尘连忙过去扶住她,燕笙歌并未躲开,只是她的身子一僵,秦浥尘还是察觉到了。

    “妈,你在弄什么,好饿!”燕笙歌伸手揉了揉肚子。

    “你喜欢的,快来吃饭吧!”

    “嗯!”

    他们两个人太了解彼此了,燕笙歌即使不说,秦浥尘都知道他们之间出了问题。

    燕笙歌低头喝汤,宋一唯笑着坐在一边,“怎么样,我可不会做,还是你们家厨师做的,我就是打了个下手,你还专门咨询你爸。”

    “挺好喝的。”燕笙歌扭头看了看宋一唯,“我想回家住几天。”

    秦浥尘放在身侧的手瞬间收紧。

    “小笙……”宋一唯想要说什么,这话到了嘴边,却不懂该说什么。

    “估计是最近忙着服装秀的事情,太累了,浥尘还得忙着秦氏周年庆的事情,估计都没空管我,正好我也想回家吃爸做的饭。”

    宋一唯和秦浥尘对视一眼。

    “嗯,回去住几天。”

    燕笙歌低头喝汤,不去看秦浥尘的眼睛。

    秦序羽也察觉到了他们之间的异常,宋一唯看了看秦序羽,“小羽,你要不要和你妈咪一起过去?”

    秦序羽看了看燕笙歌,又侧头看了看秦浥尘,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秦浥尘露出那种表情,他嗫嚅了一下嘴巴,“我想在家。”

    “嗯,那你陪陪你爹地!”宋一唯摸了摸他的脑袋。

    秦家父子最后只能目送着燕笙歌离开,秦序羽抬头看了看秦浥尘:“爹地……”

    “我要去上班!”秦浥尘咬了咬牙。

    “我跟你去!”秦序羽就像个小尾巴一样跟着他去了公司。

    这秦氏的人对秦序羽自然是很熟悉的,只是秦序羽极少跟来公司,穿着一件明黄色的短袖,牛仔短裤,踩着黑色小凉鞋,反扣着一顶黑色的帽子,迈着小腿跟在秦浥尘后面跑。

    “爹地,你慢点儿!我跟不上了!”秦序羽气喘吁吁,什么时候他的腿才能长这么长啊!

    秦浥尘直接扭头将他抱了起来,抬脚就往电梯走。

    “小少爷怎么忽然来了啊,真可爱。”

    “总裁平时都不言苟笑的,不过对儿子还是很疼爱的啊!”

    “对老婆也很好啊,哎……”女人叹了口气,“这燕三小姐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么,能让我们总裁如此痴情。”

    ……

    秦浥尘完全低估了秦序羽捣乱的能力。

    他只是去开了个会,等他回来之后,桌上的文件倒是没乱什么,可是所有的摆设几乎都掉了个个儿,他偌大的办公室地面上全部都是乐高!

    “这是怎么回事!”秦浥尘咬牙。

    “总裁,小少爷说想要玩乐高,所以……”

    “秦序羽,你家里不是有很多了么!”秦浥尘看着满地的乐高,花花绿绿的,简直头疼。

    “爹地,难不成你有一件衣服,就不买衣服穿了么!”

    “你……”秦浥尘揉了揉额角。

    “再说了,乐高分很多种,这些我都没玩过,挺好玩的。”

    “呵呵……”秦浥尘呵呵一笑。

    “你要做个慈爱的父亲!”秦序羽低头玩弄着手中的乐高,不去看秦浥尘。

    秦浥尘嘴角抽了抽,这是几个意思,他是说自己以前并不是个慈爱的父亲么!

    “以前我虐待你了么!”

    “大家都说你是我后爸,你好歹也展示一下你做父亲慈爱的一面啊!”秦序羽歪着脑袋冲着秦浥尘傻乐。

    秦浥尘伸手扯了扯领带,直接走过去,伸手将秦序羽从地上拖起来。

    “啊——爹地,我弄了一半呢,还没弄完!”

    “不吃饭了?”

    “吃,我们去吃什么!”这吃货提到吃的,别的东西就只能往后推了。

    “你说你怎么这么爱吃!”

    “我是你儿子,你不能嫌弃我!”

    “我怎么就不能嫌弃你了!”

    “说不定你小时候也这么爱吃呢!”

    “我……”秦浥尘语塞,那也没有他这么爱吃好么!

    燕家

    宋一唯送燕笙歌回房,很快燕老爷子和姜熹就回到了燕家,“对了,明天小殊和熹熹回临城。”

    “嗯!”宋一唯点了点头,“婚礼的事情是该提上日程了。”

    “那就麻烦伯母了。”姜熹笑了笑,忽然看到一侧的行李箱,“这是……”

    “小笙回来住几天!”

    “不是说不舒服么,医生怎么说!”

    宋一唯脸色有些难堪,燕老爷子倒是一笑,“那丫头从小就是雷声大雨点小那种,估计没什么事,你去收拾一下东西吧。”

    “嗯!”

    姜熹抬脚往楼上走,这还没走两步,就听见不远处的两个人压低声音,“怎么回事?和秦浥尘那臭小子闹矛盾了?”

    “差不多吧,心情不太好。”

    “那个混蛋,你把他叫来,看我不打断他的腿,结婚的时候怎么说的,信誓旦旦说会对我们小笙好的,这混蛋的话能信母猪都能上树,小笙那丫头非是不听,哼……”

    姜熹嘴角抽一抽,这怨念还真是大啊……

    不过秦浥尘和燕笙歌感情一向很好,估计是小打小闹,姜熹压根没往心里去!

    ------题外话------

    最近总是睡不够,╮(╯▽╰)╭一大早起来码字,昏昏欲睡,还老打喷嚏,肯定是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哼哼,肯定是的!

    燕小二:你不是天天被人说是后妈!

    我:(╯‵□′)╯︵┻━┻你敢说我对你不好!

    燕小二:哪里好!

    我:哇——你这种人真是翻脸无情,我早早就让你亲了熹熹,你咋不说,福利多好!

    燕小二:呵呵哒,所以憋了我这么久不让吃肉!

    我:咳咳……我去码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