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327 战家维护,大闹医院

正文 327 战家维护,大闹医院

    ( )医院

    沈安安躺在病床上,她的脖子处用白色的支架固定着,双手都缠裹着厚厚的纱布,可以明显的看见打了石膏,她躺在床上,纱布从下巴处穿过,从头顶缠绕,将她整个脸裹了大半边,露出了一张惨白的小脸。e

    她平躺在床上,因为她太瘦了,盖着被子,你=纤细的脚脖子落在外面,瘦骨嶙峋。

    平时倒是没觉得她这么瘦,现在怎么感觉她瘦得可怜。

    她的眼睛触及到姜熹时,瞳孔忽然放大,她想要动弹,可是她的身体根本无法乱动,嘴巴张了张,喉咙处传来一阵刺痛。

    莫雅澜一直趴在床头,见着沈安安有动静,立刻跳起来,“安安,你是不是喉咙难受。”

    沈安安上半身几乎是不能动的,很大一部分都被固定住了,她的双脚胡乱的蹬着,那种感觉,可是有心无力。

    蹬了一会儿她就消停了,因为太费体力。

    姜熹没想到关戮禾下手这么狠,沈安安应该说陪了他许久,这个男人居然说废就废了她,真的冷血!

    沈安安这个模样,真的还不如直接死了干脆。

    双手废了,喉咙被破坏,关戮禾这是存心要让她生不如死啊。

    “安安现在的情况如何了?”燕老爷子直接走到沈老爷子身边。

    也就是几日不见,他的头发已经白光了,全部都是白发,整个人就好像瞬间苍老了,整个人也显得憔悴了许多,姜熹还记得第一次在燕家见到他的时候,是个和善,并且精神矍铄的老者,此刻活脱脱像是被人凌虐了一般。

    怎么可能不老!

    活了这么大的年纪,儿孙却接连出事,接二连三的打击,能不老么!

    沈老爷子或许没想到燕老爷子会过来,眉眼动了动,他现在整个人的精神面貌都是颓废的,显得十分的消极。

    一个孙子落狱,孙女被毁,而唯一一个能够扶起来的孙子,现在却要和他们家断绝了关系,这让他情何以堪。

    此刻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众人抬头看过去,居然是战霆和沈廷煊。

    战霆在门口看见平叔,就知道燕老爷子来了,他本来想赶着去工作之前将沈廷煊的事情解决掉的,没想到燕老爷子来得这么早。

    “老首战,沈伯父!”战霆穿着军装,那肩章上的金星显得有些刺眼。

    “你来这里做什么!”莫雅澜见到沈廷煊,就立刻跳脚,难不成是故意来看他们沈家的笑话的么!

    想到她此刻肩膀还很疼!

    “咳咳——”沈老爷子咳嗽一声,难不成沈廷煊的事情还有转机?

    “廷煊……”他的声音苍老而又嘶哑,透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孤独之感。

    战霆缓缓开口,“其实我这次过来,主要是为了廷煊的事情,既然他叫了我一声干爹,我觉得有些事情,作为长辈,我需要过来处理一下!”

    “干爹……哈哈——”莫雅澜轻笑,“还真是会巴结啊!一看我们家要完了,就忙不迭的投奔战家了?沈廷煊,我不得不说,你真是好本事啊!”

    “沈夫人,请你好好说话!”战霆面色冷峻,不怒自威。

    “难道不是?”

    “我觉得需要和你们说一声,廷煊本来是想要登报声明的,我觉得这样做未免有些伤感情,就阻止了他。”

    沈老爷子还以为事情有转机,原来是通知他们来了,是怕事情再生出什么事端么!

    “事情之情已经说清楚了,你又何必多此一举!”沈广平觉得战霆就是来打他的脸的。

    带着自己的儿子来打他的脸,真特么的疼。

    “因为北捷说过些日子想弄个宴会,我们战家也许久没这么热闹了!”

    姜熹嘴角抽了抽,她看见沈家人脸色都变得异常难看。

    这还不如登报声明呢!

    谁都知道沈廷煊在沈家不受宠,这刚刚断绝了关系,战家就全家欢迎,虽然只有两个人!

    不过脸打得也是太响了点!

    “你想如何就如何吧。”沈老爷子随手挥了挥手。

    他就是想管,也是有心无力啊!

    “嗯!”战霆看了一眼燕老爷子,打了个招呼,就带着沈廷煊要走,莫雅澜忽然急了,凭什么沈家出了事,沈廷煊却可以全身而退,她着急上火的去拉扯沈廷煊。

    而战霆身侧都是跟着警卫员的,几个人还以为莫雅澜是要袭击战霆,两个人上去,直接将莫雅澜给撂倒,只听见清脆的声响,莫雅澜整个人就被按在了地上。

    那整个身子撞击地面,听着就疼。

    “放开我——”莫雅澜扭动着身子。

    “你们干嘛,还不赶紧松开!”沈广平要上去拉扯,却被一把推开,他们是直接受战霆调令的,旁人说什么和他们都不相关。

    “袭击军官是重罪!沈夫人!”战霆一字一顿,铿锵有力,警告意味十足。

    “战霆!”沈老爷子起身。

    “行了,松开吧!”战霆大手一挥。“不要再有下次了,说不定他们会把你当成是恐怖人员,当场击毙!”

    战霆说着就往外面走!

    莫雅澜真是有苦难言,她懊恼的伸手捶打着地面,只能看着沈廷煊嘴角露出嘲弄的笑,从她身边一闪而过。

    “干爹,你说带我出去遛弯,就是来这里?”沈廷煊一早可是被骗出来的,说好去遛弯,就直接遛到了医院。

    而且谁见过遛弯的人,还穿得如此正式的。

    “北捷说你在沈家受了不少罪,你既然叫我一声干爹,护着你也是应该的,若是不过来敲打一番,莫雅澜这种人估计不会消停。”

    “嗯。”

    战家人关心人的方式都很特别,沈廷煊抿嘴一笑,“还是你听话,我说和战北捷出来遛弯,就和要他命一样。”

    沈廷煊嘴角一抽,因为前两日,战霆实在没办法,有一次直接约了人家姑娘等在他们录完必经的路口,和战北捷来了个偶遇,结果战北捷那日牵着大黑,大黑一吼,把人家姑娘直接给吓哭了。

    人家姑娘的家人自然要和战霆说道一番,战北捷回来之后,又是被他一顿数落!

    “人家姑娘好好在那里,你吓人家做什么!”

    结果战北捷扭头看着蹲在地上舔爪子的大黑:“你说你,人家姑娘好好站在那里,你乱叫什么!”

    大黑懵逼了!

    “你还敢推卸责任,战北捷,我平时就是这么教你的么!”战霆气得要死!

    “大黑,你自己说!是不是你把人姑娘吓走了!”

    “嗷呜——”大黑十分委屈,明明是你让我叫的,你还敢说!

    “你还委屈了,你还不承认,再不承认,今天就不许吃饭!”

    大黑可怜兮兮的看着战北捷,“嗷呜——”

    “爸,你看,它承认了!”

    “混蛋,你特么的当我是死人啊!”战霆直接抽出腰间的皮带,就追着战北捷跑!

    这种景象,几乎每天早上都要上演一遍,为了战北捷的婚事,战霆也是操碎了心,沈廷煊那日从楼上下来,就看见两个人围着沙发跑,那画面别提多滑稽了。

    大黑见到沈廷煊,撒开蹄子就朝着他扑过去!

    就像是拥抱他的整个春天!

    “嗷呜——”

    沈廷煊吓得往后退,他家的狗怎么回事,看见他就发情,我特么的又不是什么娃娃,想扑倒就扑倒!

    “廷煊!”战北捷急着找沈廷煊当挡箭牌,却被战霆抽到了胳膊。

    “我去——爸,你下手也太狠了!”

    “哼——”战霆见着沈廷煊,这才收了手,“廷煊,听说你认识不少女孩子!”

    “嗯!”沈廷煊忽然觉得背后凉凉的,这干爹是打算……

    “没事你多带着这个木头出去转转,要是有好姑娘的话,就给他介绍介绍……”

    “行啊!”沈廷煊应了下来。

    战北捷叹了口气,这都是什么鬼,这两个人居然统一战线了!

    “爸,你咋不说他还认识不少男孩子呢!”

    “哼——你要是有本事,就给我带个男人回家啊,男人都没有,更别说女人了!”

    “咳咳——”沈廷煊直接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爸,你瞧你,把廷煊吓到了!”战北捷伸手拍了拍沈廷煊的后背。

    沈廷煊挥手示意他别拍了。

    “你还咳嗽呢,我给你拍拍,拍一下好的比较快!”

    马丹,你这么重的手劲儿,是要把我拍死么!

    不过还有一个事情让沈廷煊一直耿耿于怀,那就是……

    他家的两只狗特么的居然都是公的!

    我去,你说要是母狗见着自己就扑就算了,那还能说他魅力比较大,可是公狗……沈廷煊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就瞬间变得很绝望了。

    战北捷还冲着他笑得幸灾乐祸,“要是一公一母,那还得了,指不定要生多少崽子,不过你的魅力也挺大,大黑见着你就一副着了魔的样子。”

    沈廷煊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他不需要好么!

    这两个人在医院一搅和,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沈老太太坐在一边,一直都没说话,她穿着一件灰白色的衣服,黑色长裤,姜熹这才注意到,她有着一双三寸金莲,很小的脚。

    一个人坐在角落,眼神显得空洞而又呆滞,估计接二连三的打击,对她的影响也很大吧。

    “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们打算怎么办!”燕老爷子开口。

    “等安安身体好一些,准备把她送出国。”

    “安安的身体……”燕老爷子喉咙有些干涩,“秦家那边是如何说的。”

    “昨晚秦振理打了个电话过来,被我挂了,之后就没有任何消息了。车祸是安安自己造成的,警方调查过了,没有任何人为的痕迹。”

    “爸,我要告秦圣哲强奸罪,若不是他,我们安安怎么会变成这样!”莫雅澜一边拍打身上灰尘,一边叫嚣着。

    “你是真不怕丢人么,这个事情过后,秦圣哲照样可以娶妻生子,可是安安怎么办!”

    姜熹怒了努嘴,这个社会对于女人来说,其实还是存在着一些不公。

    就好比一对夫妇,男人出轨了,大家都觉得正常,最多说他是个渣男,这种事情太普遍,人家接受度很高,若是换做女人,**荡妇,各种难听的话,瞬间能将一个女人打入地狱,只是对于沈安安,她是没有半分同情。

    “和秦家好好谈谈吧。”燕老爷子也不知道该如何说。

    气氛顺便变得有些尴尬,沈广平拿过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新闻台正在播放着新闻,上面忽然闪过了战霆的身影,沈广平心里憋闷,立刻调了个频道。

    “最新消息,演员白露今天早晨在片场昏迷,被直接送进了医院,根据同一个剧组的人说她很可能是怀孕了,而根据知情人的爆料,白露已经被秦二少包养了半年之久,不知道这个孩子能否让她顺利嫁入豪门!”

    沈广平立刻想要调台,莫雅澜立刻夺过遥控器。

    “据悉昨晚在活色生香不远处发生了一起车祸,沈家小姐沈安安受了重伤,目前还在医院救治,昨晚爆出了沈安安和秦二少亲密的照片,而沈安安被送去了医院不久,秦二少就进了白露的公寓,第二天天亮才离开,不知道沈小姐知道此事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而我们的记者在第一时间和秦家人去得了联系,根据秦家的说法,他们肯定要为沈安安负责,听口气是要打算迎娶沈安安,可是白露已经怀孕了,这场大家闺秀与平民明星的争斗,到底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收场呢,我们会持续关注。”

    姜熹十分佩服这些记者编故事的本事,若不是昨晚的事情,沈安安和秦圣哲根本就绑不到一起。

    而现在好了,居然变成了两女争一男的狗血戏码,还怀孕了?那个女人看起来十分懂的分寸,不像是会借着肚子嫁入豪门的人,不知道怎么想的。

    “啪——”莫雅澜气得将遥控器摔了出去!

    “这秦家简直欺人太甚!”

    姜熹抿了抿嘴,秦圣哲确实没脑子,不要刺激这种被逼急的兔子,咬人还是很疼的。

    况且她和莫雅澜交手几次,这个女人之前还是蛮有脑子的,只是自从沈余祐出事之后,感觉精神都变得不正常了。

    沈老爷子放在腿上的手也在缓缓收紧。

    秦家可不是在打他们脸么!

    刚刚出了事,就去找情人,秦圣哲也当真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而此刻秦圣哲提着果篮正在找病房。

    路过护士站还和一个护士跑了个眉眼,真是无时无刻不在发情。

    秦圣哲敲了敲门,推门进去,他没想到燕老爷子也在。

    他们两家也算是姻亲,不过因为秦浥尘和燕笙歌结婚的事情,秦家是万般不同意,和燕家闹掰了,所以现在关系都很僵硬。

    “燕爷爷,沈爷爷,沈伯父,沈伯……”秦圣哲话音未落,莫雅澜已经直接冲过去,冲着他的脸就猛地甩了一巴掌。

    秦圣哲身子趔趄了一下,整个人往后退了两步!

    “你做什么!”

    “要不是你,我的女儿怎么会变成这样,你现在还敢问我做什么,我就是要打死你这个混蛋,侮辱了我的女儿,害得我女儿出了车祸,我好好地女儿变成了这个样子,你居然还去外面沾花惹草,我打死你……”

    莫雅澜是把刚刚在战霆那边受的气全部都撒在了秦圣哲身上!

    “哎呦——”

    秦圣哲本来就不会什么拳脚功夫,昨晚被秦振理抽了几鞭子,又和白露酣战到了后半夜,早上没吃饭就过来了,他早就显得有些体力不济,而莫雅澜就像是疯了一样,手脚并用朝着他招呼!

    “嘶——”莫雅澜的指甲划破了他的脸,秦圣哲这才伸手一把将莫雅澜推开!

    “你疯了么!”

    “你还敢推我,你把我女儿害成这样,你还敢推我!”

    “你女儿的事情,和我没有半点关系,不信你问姜熹啊!”秦圣哲伸手指着姜熹。

    姜熹忽然被点名,倒是一愣,有些茫然的盯着秦圣哲。

    “秦二少,您在说什么?”

    “你别装了,昨晚你就在场,你敢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么,沈安安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我心知肚明!”

    “你是说她和燕殊的事情?那个我确实知道,不过媒体那些照片都是瞎说的,沈小姐怎么可能对燕殊有什么想法呢!”

    “你别说些有的没的,我说的是她的胳膊……”

    “我不知道啊。”

    “你……”

    “你若是知道,你说啊,干嘛把事情推给我,昨晚我们出了酒店,一群人在活色生香定了包厢,玩到很晚,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姜熹可不想蹚浑水。

    “你这个女人……”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莫雅澜的直觉告诉她,姜熹一定是知道一些什么。

    沈安安不断蹬着腿,可是她根本说不出任何话,只能干蹬腿。

    “或许是昨晚他调戏了我,被燕殊说了几句,怀恨在心,这才把事情引到我的身上吧。秦二少,真是一点担当都没有。”

    秦圣哲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有苦难言!

    姜熹看着他憋屈的样子,心里一阵快意,就凭着家里有几个臭钱,就随便玩弄女人,他凭什么!

    “秦圣哲,我打死你!”莫雅澜觉得一定是秦圣哲转移注意力的方法,他一巴掌拍过去!

    秦圣哲被她一下子打懵了,他整个脑子都是晕乎乎的,眼前一阵花白,他往后退了两步,后背靠在另一侧的墙壁上,他伸手拍了拍脑袋,耳朵里面嗡嗡作响。

    他看见莫雅澜指着他不断地叫嚣着,可是他脑子晕乎乎的,根本听不清楚!

    孙静闲和秦振理提着果篮已经到了医院,却没想到到了医院,就看见莫雅澜对着自己儿子拳打脚踢的样子,孙静闲踩着高跟,直接跑过去,伸手将莫雅澜一下子推开,莫雅澜差点摔在地上。

    “圣哲,你没事吧!”孙静闲扶住自己的儿子。

    秦圣哲伸手揉了揉脑袋,被莫雅澜打得有些懵了!

    “你们家还敢来,你们儿子把我女儿弄成了这个样子,你们居然还敢出现!”莫雅澜指着楼梯处,“拿着你们的东西,给我滚出去!”

    “雅澜!”沈广平从后面抱住自己的妻子,“不好意思,她有些太激动了!”

    “可以理解!”秦振理示意自己的妻子扶着儿子站到自己身后,“这件事情是我们圣哲的错,所以我们特意过来给你们赔礼道歉,关于安安的事情我们也会尽力负责的!”

    “我们安安的一辈子都被你们毁了,你们要如何道歉!”莫雅澜嘶吼着。

    她最后的一个孩子,也没了!

    最后的希望也彻底消失了!

    莫雅澜浑身的力气就像是被抽干了一样,两眼一翻,整个人昏死过去!

    燕老爷子拉着姜熹先离开了,姜熹离开之前,两个人已经坐在一起商讨事情处理的方法了!

    对于秦家来说,是为了家里的声誉,也是不想事情进一步扩大,而不得不采取娶了沈安安的办法,而对于沈家来说,现在除了秦家,他们已经骑虎难下,而且或许和秦家联姻,对于他们来说,整个家族还有一线生机……

    秦浥尘已经收到了秦振理意欲和沈家联姻的消息。

    “你笑什么?”燕持坐在他的办公室,他们正好有合作要谈。

    “老头子想让秦圣哲娶了沈安安。”

    “只有这个办法,不过换做以前,或许你还需要好好谋划一番,现在小殊这一折腾,沈家废了,沈安安若是进门了,秦圣哲就是一步废棋。”燕持伸手敲打着膝盖。

    “若是不娶,沈家一闹,秦圣哲也得废。”

    ------题外话------

    秦圣哲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这叫恶人自有恶人磨,这沈安安只要一天不死,就是他心上的一根刺,他还不能对她怎么样,只能忍着,谁让他想招惹人家的,也是活该,╮(╯▽╰)╭没办法,我就是这样的亲妈,坏人就让他们自己互相伤害好了,咩哈哈……

    姜熹:我觉得最坏的人就是你!

    我:(╯‵□′)╯︵┻━┻你眼花了!

    姜熹:是么!燕殊你觉得呢!

    燕小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宠溺眼)

    我:不许在我面前秀恩爱!

    燕小二:我不仅要说,要亲呢!

    燕殊搂着姜熹猛地亲了一口姜熹的嘴巴,吧唧一口,十分大声!

    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